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军事谍战 > > 7
7 文 / 谷语 更新时间:2012-8-5 20:28:41
 

欧阳北辰就要高中毕业了,“四人帮”两年前已经垮台,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前进。高中的这两年,欧阳北辰的身体突然间就窜了起来,常年的上乘武功训练使他的身体极为结实而匀称,帅气的脸庞虽说稚气未退,但棱角分明的面部轮廓和坚定眼神,已透露出果断而坚毅的神情了。

恢复高考已经一年了,许多高中学生都向往着上大学。这些年他们的学业被耽误得太多,在中学里并没学到多少有用的东西,但大家依然在努力地复习各种被耽误的功课准备参加高考。在高考和参军之间,父亲征求了欧阳北辰的意见。对于当时的年轻人来说,参军依然是同样令许多人无限向往的一条金光大道,并不次于上大学,况且当年征兵还有一个非常吸引人的原因,那就是有可能上前线为祖国而战。由于广西、云南的中越边境局势日趋紧张,国家动员年轻人报名参军报效国家,学校征兵动员室的宣传口号、宣传标语和宣传材料令人心潮澎湃、热血沸腾。在听了无数战争故事、战斗英雄故事、看着战争影片长大的年轻一代中,谁人心中没有英雄情结。北辰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报名参军,他认为以身报国是男儿本色,是他应该做的事情,也是他习武多年学以致用、报效国家的最好机会。欧阳学理理解并尊重了儿子的选择。

毕业后没多久就开始了征兵报名,报名人数之多超乎想象。当时参军是需要很多条件的,除了身体条件之外还要通过家庭出身、政治面貌等许多政审条件的审查而且还有名额的限制,所以竞争非常激烈。尽管欧阳北辰自身条件非常优越,但父亲为了争取名额仍然托了不少人情、走了不少关系,才使欧阳北辰顺利地报上名参了军,父亲所做的这一切后台工作他当时并不知晓。

上了初中后的柳明珠已开始拔身条了,没过两年就已婷婷玉立。女孩子发育早,上了初二之后就已开始来例假到了青春期,这时的她们大都已略知人事了。柳明珠这时候已开始有意识地逐渐疏远欧阳北辰,她已不像小时候那样成天腻着她的明亮哥哥,也不跟在他的屁股后面转了。虽然俩人依然在一起学习、做作业,但进入青春期的年轻人已经有了害羞心理,甚至有时候会偶尔感到别扭。柳明珠似乎更加明显,每当看见年轻的欧阳北辰穿着背心练功时暴起的肌肉、雄健的身姿,她会不由自主地脸红、心跳加快。

在欧阳北辰的心里、眼里,柳明珠依然是自己最疼爱的小妹妹、最漂亮的小公主。当然,随着年龄的增长、身心的发育,他有时候也会突然发现漂亮可爱的小明珠,已不再是以前那个成天跟在他身后撒娇使性的黄毛丫头了,柳明珠略显的女孩子特有的玲珑腰身,常常使他不由自主地暗自惊讶。柳明珠迅速地在变化,尤其是最近这两年变化之快常常令他吃惊不已。显然,柳明珠那藏在稚嫩神情背后无比惊人的美丽正在渐露峥嵘。欧阳北辰的心里有时候也会不由自主地波澜微动。

在柳明珠的心里,没有什么人可以和她的明亮哥哥相提并论,不论他年长年少、成熟与否。在她眼里,明亮哥哥就是完美的化身,她只崇拜她的明亮哥哥。现在他就要参军走了,柳明珠在心里为她的明亮哥哥感到无比高兴的同时,心中那抹淡淡的忧伤情绪却始终挥之不去。今年春天花开时节,明亮哥哥最后送给自己的那个血杜鹃花环虽然已经干枯了,但柳明珠依然用一块干净的绸布仔细地将它包好,珍藏在自己的柜子里。她在认真地考虑着一件事,在明亮哥哥参军走之前要送一件什么样的礼物给他呢?……

在家热热闹闹地过完十八周岁的生日后不久,欧阳北辰就接到了镇武装部发来的正式入伍通知书,过不了几天就要去正式报到了。

这天晚上,父亲把欧阳北辰叫进了书房,掩好门窗后他拿出了一本保存完好的旧式的深蓝色布面装帧的线装大本,这个大本封面的白色名楣上用毛笔写着《欧阳氏家谱》五个正楷大字。欧阳学理同时又把家传的拳谱秘籍拿出来,将铁剑门镇门之剑“玄铁剑”和“流云镖”也摆放在案几之上。看着父亲如此郑重其事地把自己那些珍藏的宝贝都一一拿了出来,欧阳北辰心里明白,今晚父亲有重要的话要对自己说。

欧阳学理也不知是预感到了什么或是他认为在儿子成人后就应该把有关自己家族的一些历史、掌故告诉他,或许只有这样做才算是完成了自己做为父亲的某些重要职责,完成了背负在自己身上的家族先辈们对自己的某些殷切期望和寄托。按欧阳家族的传统来说,这一切在儿子年满十八周岁正式成人之后也必须去做,只是早晚的问题。他想,除了因欧阳家族有这样的传统做法之外,就权当这是儿子的成人礼了。

欧阳学理坐在长案后的太师椅里看着儿子毕恭毕敬地站在一边似乎有些紧张,他对欧阳北辰微微一笑,然后说道:“明亮啊,坐下吧。我今天有些事情要对你讲,这些事都是有关咱们欧阳家族自己家的事情。以前你还小,有些事情你理解不了也不能对你说,现在你已经长大成人了,我想,这些事情也该是让你知道的时候了,你听完后把它们记在心里别忘记就行了。等将来你有了自己孩子的时候,你也要把这些事情在他成人以后告诉他,这些都是我们欧阳家族自己的家史,作为后代子孙我们都有责任不让我们欧阳家族的这些血脉传承中断。”欧阳学理语重心长地对儿子说完这番话后,即开始了他的讲述……

 

欧阳世家有记载可查的历史可追溯到晚清时期,其开派、立家先祖的名讳为:欧阳赐,又名:欧阳一铁。这位先祖从辈分上算是欧阳北辰爷爷的爷爷,他应称之为太爷爷。实际上,欧阳世家的这位先祖是当时名动江湖的一位北方绿林道上占山为王的绿林大豪,江湖人称“一铁断魂”,手下有一帮武功及马术高超的弟兄,号称“流云十九骑”。

欧阳世家的这位先祖的身世极为奇特,其出生时正值天下大乱。当时,太平军横扫满清天下,他们攻城拔寨、烧杀掳掠,打得晚清政府摇摇欲坠。而就在太平军发动的一场攻城拔寨的战火中,刚出生不久的欧阳世家的这位先祖在襁褓中即成了一名孤儿,有幸被一位恰巧路过的道家世外奇人所救。这位道人见这个婴儿骨骼精奇极适合练习自家门派的上乘武功,于是决定收养这个婴儿做自己的衣钵传人。他从这个婴儿的襁褓中发现了一幅白色方巾,上面简单写有婴儿的生辰八字和来历,看来是急就之笔。方巾上的字迹仅说明这个婴儿来自附近一个叫做欧阳堡的城堡,而这个欧阳堡已经毁于太平军长矛贼的这场战火之中,全堡的人都已死伤、逃亡殆尽,城堡也被太平军所放的一把大火烧成一片焦土瓦砾,成了一座死城。这位奇人从这面方巾上的内容判断,这个婴儿是欧阳堡的后人。据他所知,这座叫欧阳堡的城堡中所有的居民,全都是欧阳氏家族的后人,并无外姓。所以,这个婴儿也应该姓欧阳无疑。他认为,这是上天赐予他的一个难得的衣钵传人,于是他给这个婴儿起名为:赐,姓名——欧阳赐。

这个幸运的孤儿欧阳赐,从小在这位世外奇人处学得了一身好本领。师傅即将仙游之际,将他的身世来历全都告诉了他。安排完师傅的身后事,欧阳赐即下山闯荡江湖寻觅身世家仇,以图快意恩仇。这欧阳赐在江湖上闯荡十数年,多方探查寻觅,终于得报灭族之大仇,同时在江湖上也闯荡出一个响亮的名头,当时在北方绿林道中人称:“一铁断魂”。

这欧阳赐的成名绝学,除了他身负的那一柄师门传下来的斩金断铁的“玄铁剑”所使出的流云剑法外,还有铁锥拳、五行截脉掌和流云镖。之所以闯出了“一铁断魂”的名号,就因他的铁剑和铁拳,无论剑、拳哪招出手,只需一招,中者非死即残,从来不用出第二剑或第二拳。因此,江湖中人送外号——“一铁断魂”。他原本姓名为欧阳赐,但江湖人却都喜欢称呼这位外号“一铁断魂”的绿林豪杰为欧阳一铁,以至于他的真实姓名——欧阳赐,反而不为人所知了。于是,他在江湖闯荡时就索性将自己的姓名改为欧阳一铁,而不用原姓名欧阳赐。

这“一铁断魂”在江湖闯荡时名头响亮、声誉极好,因此,有许多身负奇技的江湖亡命依附于他。他就此聚集遴选了一批身手矫捷、马术高超的奇能异士,组建成了一支绿林奇兵“流云十九骑”,就此啸聚山林、占山为王,成为北方绿林道上的一方豪强。

由于“一铁断魂”本人与太平军有灭族大仇,所以这些呼啸而来、呼啸而去、速度极快、战力极强的绿林好汉们,专门与太平军和当地的一些与太平军有勾结的山大王为敌。他们经常抢劫太平军的物资军粮,同时也抢劫与太平军有勾结的山寨、土匪们。后来,清廷官府见这欧阳一铁和他的“流云十九骑”,在北方绿林道的名头越来越响亮、势力越来越大,故与他接洽协商、以图结盟,共同打击太平军和与其有勾结的地方匪患。很快,双方一拍即合达成了盟约。不久,当地清政府的官兵即与“一铁断魂”及其手下的“流云十九骑”联手,共同奋力剿灭了附近十几座与太平军有勾结的山寨,一举靖平了当地匪患,而这位著名的绿林大豪“一铁断魂”也因此立下了不世大功获得清廷重赏。

欧阳一铁和他的“流云十九骑”因功获得大量封赏,但也和太平军结下了巨大血仇,同时也在绿林道上树立了许多巨仇。太平军失败后没多久,他就在官府的协助之下,带着大量劫来和赏赐得来的钱财合法地归隐田园,并以巨商身份隐身在了关外一处新兴城镇——抚北镇。如此一来,这位绿林大豪“一铁断魂”,就又顺理成章地恢复了原名——欧阳赐,摇身一变成为了当地新晋的一大地方豪绅。

虽说这欧阳赐钱多地多,可能因为年轻时杀戮过重、沾染血腥太多,以至于家中人丁一直不旺、代代单传,一直到欧阳正云一辈三代都是独子。好在欧阳家后代虽然都是独子,但却个个骨骼精奇、身强体健极适合练武,继承了欧阳赐良好的遗传基因。到了欧阳北辰的父亲欧阳学理这一辈,这种单传情况才有所好转。欧阳北辰的爷爷欧阳正云生了两个儿子,老大欧阳学理(字子琛);老二欧阳学智(字子博)。老大欧阳学理喜欢习武,对家传武功极感兴趣、勤学不辍。而老二欧阳学智却对武功毫无兴趣而喜欢习文,爱好读书写字、诗词歌赋,这哥俩一武一文相得益彰,看来是天垂欧阳世家。

欧阳赐在抚北镇往东发展扩建之时,曾捐建了一条新的商业街——东大街。此街建成后有一大半街面店铺为欧阳家所有,欧阳家也就此成为了抚北镇第一大户,当时人称“半街欧阳”。到了欧阳学理爷爷时期,欧阳家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随后,家中连遭变故,欧阳学理的爷爷也英年早逝。欧阳学理的父亲欧阳正云,年轻时对经商不感兴趣,对家业的打理也不上心,因不善经营而导致家道迅速败落以致债务缠身。欧阳学理二十岁结婚前家道已然中落,他和自己私塾老师的女儿蓝雪梅成亲后没多久,老岳父去世了。

当地有一近十几年内才崛起的李姓豪强叫李国豪,因有官府的靠山,在当地经常强买强卖、横行霸道。李国豪见欧阳家败落到如此地步,打算趁火打劫。他看中了欧阳家的一些优良土地和几处较好街面店铺,打算以极为低贱的价格予以收购。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欧阳家虽然家业败落但依然是势大不倒,仍然拥有许多保家保底的优良产业。欧阳正云确实是不善理财,但却绝非软弱可欺之人,他当然不肯向这位豪强恶绅李国豪让步低头。因此,欧阳北辰的爷爷欧阳正云与这位李姓豪强恶绅结了仇。抚北镇地处关外,此处地广人稀、土地肥沃、物产丰饶,但当地民风强悍、匪患成灾。这位阴险毒辣的豪绅李国豪怀恨在心,一不做二不休,暗中勾结了当地一股势力最大的土匪,计划夜袭欧阳家灭门,意欲将欧阳正云一家一举连根铲除,以图彻底侵夺其所有家产。

欧阳家祖上毕竟曾是北方著名的江湖豪强,有着很深的绿林背景。当地这股大土匪内部首领中也有欧阳家世交的后人,故而欧阳正云早一天得到了这一惊天的绝密消息。当时的世道极乱,日本人对关外早已是垂涎欲滴、虎视眈眈了,眼看着就要发动战争。欧阳北辰的爷爷欧阳正云是个极有血性之人,不愿做亡国奴,在这之前他也早有变卖家产回关内的打算。当他得知这一消息后,知道此事的发生已不可避免,就在当天他迅速在暗地里悄悄地低价变卖了所有祖业家产换成了黄金银元。就在土匪要血洗欧阳家的当天夜里,他提前一步秘密遣散了家中一干仆从,让大儿子欧阳学理带上媳妇蓝雪梅和弟弟欧阳学智及所有钱财、细软去关内自谋生路,并坚决地让两个儿子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都永远不许回头!

在他把所有家人都秘密遣散送走之后不久,就在暗处发现数十名全副武装的土匪已将他家大院秘密包围了。他的血液开始变冷,眼里闪烁出灼灼寒光。欧阳正云的身上流淌着的毕竟是威震关外的先祖绿林大豪强“一铁断魂”那不羁的血液,有仇不报会使他毕生不得安宁。午夜时分,与土匪发动血洗欧阳家的时间几乎是同一时刻,欧阳正云赶到了李家大院。他凭着一身家传绝技只身跃入李国豪家中,将所有保镖家丁用截脉掌打晕,将那几个恶奴的腿打折,把李家所有女性成员和仆从点了睡穴,然后将这位豪强恶绅李国豪一家老小七口直系成年男性(包括四个儿子、一个孙子、一个侄子以及李国豪本人)用铁锥拳全数击毙,因不忍下手而保留了一个两岁男孩的性命。做完这一切之后的欧阳正云,为了彻底断绝儿子再回抚北镇的念头并将追凶者引向自己,在李家大院正门前的影壁上用红笔书写了:杀人者欧阳正云!七个斗大的红字,而后飘然离去。殊不知,这同时却也将自己的两个儿子逼向了颠沛流离、亡命天涯的痛苦深渊。土匪们当然是扑空而返,而李氏家族却因此遭受到了几乎灭门之大祸,整个事件的发展至此已变成了诡异无比的现世果报,当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这位豪强恶绅李国豪有个很有出息的大儿子叫李显勋,早年被父亲送进军校,后来跟随张大帅打了几场军阀混战之后成为了大帅的得力干将做了高官。他父亲李国豪就因他的地位势力而在抚北镇横行不法、迅速发迹,由本来的二流豪强成为地方霸主。李显勋因在军界供职常年不住在抚北镇家中而侥幸逃过一劫,当他得知家中的大变故后悲痛欲绝。悲痛过后,遭受到如此巨大打击的他发誓要报此杀父灭门的血仇。他深知对手身手了得,也知道自己家中已没有可以顶门立户的其他男人,在抚北镇他也已无心力再重整旗鼓重振李家了。于是,他变卖了所有家产并遣散众人,带着亲属定居于省城,在军政府的全力帮助下,下了全国通缉令缉拿凶手。他很清楚,在当时混乱的时局下依靠政府是根本无效的,他同时花重金雇请众多江湖高手保护家小,并追杀凶手欧阳正云和其已潜逃的两个儿子欧阳学理和欧阳学智。

在此期间,欧阳正云为了将李显勋追杀自己儿子的注意力全都引向自己,曾多次趁机接近此人意图杀之,由于李显勋防备周密都被他躲过。但这也为欧阳正云两个儿子安全逃离关外赢得了充足时间,否则欧阳学理和欧阳学智可能还没进关内就已被李显勋派人捕杀了。欧阳正云在企图暗杀李显勋数月之后,见无机可乘,此时杀心也已逐渐消退,就放弃了。他想,此时儿子们定然已安全逃入关内了,已基本达成所愿。况且正值乱世当头,日本人也开始入侵中国,客观上也减缓了李显勋的追杀脚步;再加上自己大儿子欧阳学理的一身本事和所带诸多钱财,谅也是有惊无险,定能逢凶化吉。所以,他就此遁入深山道观修行去了,从此不知所终。

当时正值抗战初年,到处都是躲避战火失去家园的逃难难民,欧阳学理带着妻子蓝雪梅和弟弟欧阳学智,隐姓埋名、四处漂泊以逃避官方的缉拿和仇家高手的追杀,同时还要躲避战火。整个过程曲折艰辛历经无数生死磨难,却不幸在一次日本战机的狂轰滥炸中与弟弟欧阳学智离散,直到现在也不知其生死下落。欧阳学理曾经不顾安危带着妻子蓝雪梅踏遍了全中国的山山水水四处寻找,可一直都没能找到,这件事也成了欧阳学理一生中最大的遗憾和心病。

欧阳学理在映山镇彻底安顿好之后,分别在解放前后秘密潜回过北方故乡抚北镇各一趟,皆因战乱和发展太快,原先那个小镇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早已变得面目全非了。现在整个镇子已发展成为一个中等规模的城市,自家所在的旧街巷早已不复存在,就连自家祖坟的坟地都已经淹没于扩城改造的地下,目前也已无迹可寻、不知所终了……

 

听完父亲所说的自家这段传奇般的家史,欧阳北辰错愕不已。他从来没想到过自己的家族史竟然是如此曲折离奇,就象是在听一个传说中的故事一般,一时竟让他回不过神来。

定了定神之后,欧阳北辰问道:“那么我的那个学智叔叔就再也没有音信、再也找不到了吗?”

父亲欧阳学理深叹一口气道:“我一生中最遗憾的就是这件事,这件事折磨了我大半辈子!你学智叔叔打小不喜欢武功就爱读书,他的文化课学得极好、天分很高,比我强多了。他比我小四岁,如果他还在人间算来也该五十六岁了。”

说话间,欧阳学理已然眼眶微红、鼻头发酸了。看来,这是欧阳学理这位历尽磨难的坚韧汉子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欧阳北辰心想,怪不得每年给父亲过生日时都会在桌子上多放一副杯筷,现在想来是为这个自己第一次听说从未见过、到现在都不知生死下落的亲叔叔准备的。去年给父亲过六十大寿时,好象听父亲自言自语地念叨过叔叔学智的名字,只是自己不明白也没多问。看来,父亲非常疼爱自己的这个亲弟弟,对自己没有尽到长兄的责任自责了一辈子,父亲脸上很少有笑容恐怕也是这个原因造成的。

沉默了一会儿,欧阳学理说道:“过几天你就要参军走了,家里的事你不必挂心,你母亲的身体虽然不太好但也没什么大碍。你柳伯伯在世的时候就已经把明珠许配给你了,从小我们就看着她长大,就象亲生女儿一样,和你青梅竹马也是天生的一对儿。你不要笑,虽然现在不时兴这种父母之命式的婚配,但那是你柳伯伯临终时最后的遗愿,我们要尊重。我和你母亲也希望你将来能把明珠娶回家,成为我们欧阳家的儿媳妇。”

欧阳北辰心里暗暗发笑,不由自主地笑出了声。心想,父亲真是从旧社会过来的人,到现在还有这种封建思想。不过,打心眼儿里来说北辰根本不反对父亲的这个看似守旧的想法,反倒是有一种异样的幸福感和害羞感涌上心头,呵呵地傻笑着。

欧阳北辰忍住笑说道:“明珠还小呢,我也才刚高中毕业,将来再说吧。就算我愿意,人家明珠长大了也未必就愿意。”

欧阳学理微笑着说道:“我也是提前给你提个醒儿,免得你将来不知道我们大人们的心思。至于功夫,以你现在的程度除了内功还差火候外,其他方面已基本没什么问题了。咱们家传的武功是一绝啊,那可是宝中之宝,无论什么时候你都一定不能放弃练功,一定要把它发扬光大。”他抚着案上的秘籍、铁剑深情地说道:“这些东西将来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要好好地把它们保存好,把它们传下去!”

欧阳北辰坚定地点点头说:“爸,您放心,儿子知道该怎么做!”

欧阳学理点点头,说道:“咱家的功夫来自道家。道家讲究练精化气、练气化神、练神还虚,最后的目的是还虚以得道成仙。仙界很遥远、也很虚幻,咱们暂且不管它。你练了这么多年功夫也知道,咱家的功夫中没有固定的招式套路。其实,真正的上乘武功是根本没有所谓的招式套路的,更不象现在电影中你来我往地打斗几十个回合,那些在现实中都是不存在的。攻防之间的转换仿若电光石火,克敌制胜就在瞬间,所以那些套路招式是基本无用的。即便是功力相当的对手也绝不会超过三、五回合,一般也就是一、两照面就已分出胜负或是两败俱伤了。对战结果定然有胜有负或是互有损伤,只是双方所伤轻重不同而已,不存在所谓平手。咱家的武功是有一些定式,就好象下棋,一定要有一些定式,但这些定式是前人在实际对战的经验中总结出来的,是在血与命的搏击经验中总结出来的宝贵财富。我知道这些定式在平常的训练中你早已把它们练得滚瓜烂熟、了然于胸了,你下一步要练的是尽量去忘掉这些定式。”

欧阳北辰听到父亲这样说有些疑惑,问道:“忘掉那些定式?”

父亲点点头道:“对!忘掉那些定式。所谓的忘掉,是指你要把它们化在你的心里、化在你的血液里、化在你的骨髓里,最后化为你意识中的一部分。其实就是要求你练气化神、形神合一,让这些外在定式的形和你的神,也就是你的意识合而为一,你明白吗?”

欧阳北辰沉吟着答道:“唔……好象有些明白、又有些不明白。”

欧阳学理继续解释道:“上乘武功的精要所在,就是由简入繁、再由繁入简最后返璞归真。前面所练比如掌法、比如剑法、比如拳法、比如暗器之类,你现在都已练得很熟。你要记住,各式各法无不是以克敌制胜为要意、为目的,而你现在所要做的即是融会贯通这些所有门类的招式、方法,让它们由繁难趋于简单,最后返璞归真。所谓璞、真,即是自然和本性。说的再明白些,就是需要你将这些所有练过的功法、定式练到纯熟的不露痕迹,融化在你的意识之中,就好象是天生就具备的一般,心到意到、意到式到、式到力到、随心所欲、变化无穷。当你想达到什么目的时,就可以非常自然地心随所愿地达到目的而不露痕迹。你明白了吗?”

欧阳北辰似乎有些明白了,他点点头说:“爸,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其实是说,所有的这些功夫都不是孤立的,它们之间是有内在联系的。我要把它们有机地融合在一起,最后达到练一就是练百,练百也就是练一的目的。”他脸上不禁露出兴奋的神色,感觉到自己好象已经窥视到上乘武功中精髓要意的端倪了。

欧阳学理点点头又摇摇头,沉思了一下说道:“看来你只是明白了其中的一部分。随着功力的加深你就会慢慢地都明白的,不着急!我上面所说的都是你下一阶段武功练习中最重要的指导要义,你只要理解了就什么都好办了,至于不理解的部分就要在今后的训练中边练习边摸索,要多思考、慢慢地去理解。至于秘籍中所说的练神还虚、还虚以得道成仙,那是要看各人造化的事了,我也不理解其中真正的奥秘之所在,我们就不去说它了。好了,今天我们就谈到这里,你回去好好休息吧,明天还要早起。”随后,父子俩即各自回房休息。

在镇武装部报完到后新兵们集中在一起,它们全部都换上了部队下发的全新的棉质新兵作训服。在那个物资短缺的年代,人们由于营养不良普遍来说身材都不太高,身高一米八三的欧阳北辰比其他新兵高出一头,站在一排排新兵队列中犹如鹤立鸡群。部队宽松的新冬装穿在新兵身上显得臃肿而肥大,但穿在高大挺拔的欧阳北辰身上却显得英武合体。

父亲欧阳学理、母亲蓝雪梅与领着明珠的田砚萍一起前来为欧阳北辰送行。镇中心电影院前的小广场上红旗招展、人山人海,镇上的社火队卖力地敲锣打鼓把镇中心广场上的气氛搞得是热闹非凡一派节日气象。等各种仪式完成后,就是新兵和亲朋好友互相道别的时间。

看见胸前戴着大红花、精神抖擞的儿子,母亲蓝雪梅满脸的笑意,帮儿子整整帽子、拽拽衣角,冷呀、热呀的嘴里不停地叮嘱个没完。

田砚萍也笑意盈盈地看着欧阳北辰,叮嘱着说:“别忘了文化课的学习,要多背单词、多读句子,将来会有大用的。英汉词典带上了吗?”

欧阳北辰说:“带上了。田妈妈,您放心,我不会忘的,我一定会用心学习的。”

柳明珠高兴地挤上前来拉着欧阳北辰的手说:“明亮哥哥,到部队后一定要给我写信啊,你要把你在部队的所有情况都告诉我。”

欧阳北辰含笑看着明珠说:“忘不了,我第一封信就写给你。”

柳明珠满脸惊喜地说:“真的!明亮哥哥你可要说话算数,我会把你写的信全都保存好的。等你回来我把这些信全都拿出来,然后我们在一起全部再重看一遍,你说好不好?”

欧阳北辰笑着说:“当然好!明珠妹妹,我走了就剩你一个了,在家要听大人的话啊,别乱跑。”

明珠扑闪着美丽的大眼睛紧闭嘴唇用力点点头,突然间感到一股难舍难分的强烈情绪涌上心头,真舍不得让明亮哥哥走啊。她强忍着心酸和眼泪,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用小手绢包着的东西塞进北辰的手心里,趴在北辰的耳朵上说:“千万别丢了。”

欧阳北辰疑惑地问:“是什么?”

柳明珠说:“先放口袋里,回头再看,永远不许丢!”说完,扭头退到人群后面。

父亲走过来对欧阳北辰说:“到了部队一切靠自己,任何时候都不要荒废了练功。以你现在的功夫部队上的训练不算什么,但千万不要骄傲,不许在人前显山露水、自低身份。该说的都说过了,也不用再说什么了,记住,骄傲是大敌,谦虚内敛才是成功之道。”

父亲的教诲让欧阳北辰心里感觉一热,用力点头道:“爸,您放心,儿子明白您的意思,我不会让您失望的!”父亲满意地点点头。

出发的时间到了,在接新兵的军官指挥下,新兵们纷纷爬上部队接新兵的军车,这时广场上也更加热闹起来。上了车的新兵从车上伸出手与亲人握手告别,在车下的亲朋好友也纷纷伸手与车上的人握最后一次手,一时间鼓乐大震,高音喇叭也放出《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解放军军歌嘹亮的歌声。人们互相大声地道着别、挥着手,军车伴着高亢嘹亮的军歌声一辆接一辆徐徐开动驶出了镇子向国道开去。

看着车子开动渐渐远去,柳明珠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就像是憋了很久蓄势待泄的洪水,一旦闸门开启即滚滚而下。她转身趴在母亲田砚萍的肩头大声恸哭起来,蓝雪梅也止不住地直抹眼泪。生离死别最是让人柔肠寸断难以自抑,一时间广场上不少人都是笑中带泪抽泣涟涟。

眼见着映山镇在视线中逐渐模糊直至消失,欧阳北辰才从告别的离情别绪中回过神来。他伸手将柳明珠送给他的那个小布包从衣兜里掏出来,布包是用明珠最喜欢的一方苏绣小方巾包裹而成。打开布包,只见在绣着淡雅兰草的乳白色丝绸方巾中,包着一枚翡红色的比铜钱略大的翡翠玉扣,一根红色丝线拴在这枚温润晶莹的玻璃种翡红色翡翠玉扣上。看到这枚晶莹剔透的玉扣,欧阳北辰心里顿时涌出一股甜蜜而又幸福的热流。他知道这是明珠从小就戴在脖子上、挂在胸前的翡玉护身玉扣,也是她母亲田砚萍从小戴到大的传家玉扣。这枚玉扣自柳明珠出生后,母亲田砚萍就把它戴在女儿的颈项上从未离身,是田砚萍传家的女儿护身符。欧阳北辰紧紧地攥着这枚仿佛还带着明珠体温的护身玉扣,他明白明珠的心思,这枚玉扣代表着柳明珠炽热的一颗心。他在心里默默地发誓:明珠妹妹,你放心,我欧阳北辰一生都绝不会和这枚玉扣分离片刻!

 
上篇:6 返回目录 下篇:8
点击人数(4665) | 推荐本文(3)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