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军事谍战 > > 5
5 文 / 谷语 更新时间:2012-8-5 20:27:56
 

望眼欲穿的小明珠天天掰着手指头算日子,做梦都在想着她的明亮哥哥和他答应要带给自己的小松鼠。当欧阳学理和欧阳北辰背着大包、小包走进大门时,闻声而至的小明珠像是一只快乐的小鸟呼喊着飞扑过来。

“明亮哥哥,明亮哥哥!”小明珠兴奋地满脸通红,叫着飞跑过来拉住欧阳北辰的手欢呼雀跃。

欧阳北辰开心地笑着对明珠说:“你猜我给你带了什么?”

“在哪里,是不是小松鼠?”小明珠急切地问。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欧阳北辰神秘地一笑说道。

“明亮哥哥,快给我看看嘛,就看一眼,好不好啊?”小明珠摇着欧阳北辰的胳膊急切地说。

田砚萍和蓝雪梅这时已迎了过来,欧阳北辰急忙跟母亲和田妈妈问好。田砚萍笑着对小明珠说:“还不快帮哥哥把东西放回去,看你急得跟猴儿似的。这不,你明亮哥哥已经回来了,有的是时间玩呢。”听母亲这么一说,小明珠这才不情愿地帮着欧阳北辰把行李放回屋内。

稍作整理后,欧阳北辰拿过一个大布包,在小明珠期盼的目光下慢慢解开黑色的布幅,一只精致的方形竹笼露了出来。里面是一只灰褐色皮毛带着白色眼圈的活泼可爱的小松鼠。这只小松鼠的腹部毛色灰白而背部皮毛灰黑发亮,背上有三道从头部延伸至尾部的非常清晰的金色线条,它睁着惊恐的大眼睛在笼子里上窜下跳地动个不停。

“呀!真漂亮,真好玩!”小明珠一见到这只异常漂亮的金线小松鼠就一声惊呼,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她伸出手要去摸小松鼠毛茸茸的尾巴。

欧阳北辰急忙制止:“小心,它会咬人的。”

柳明珠连忙缩回手,转过头对着欧阳北辰问道:“明亮哥哥,那它吃什么呀?”

欧阳北辰说:“它最喜欢吃坚果。像松子啊、榛子啊、野山栗啊、葵花籽啊、花生啊、核桃啊什么的它都爱吃。”

“那我去给它拿花生去。”小明珠说着就要去拿。

欧阳北辰说道:“我都给它带着呢,还带了不少呢。有野山栗、松果、榛子、花生,都有,可多了。都是从山里带来的,是它家乡的东西,它可爱吃了。”

“明亮哥哥,那咱们给它喂点吃的吧,它肯定饿了。”柳明珠说。

“好吧,你等着,我去拿。”欧阳北辰说着起身去拿坚果。

欧阳北辰和柳明珠两人提着笼子和坚果到院子里去喂松鼠。看着小松鼠抱着果实灵活而又飞快地啃咬的样子,柳明珠咯咯咯地笑得格外开心,今天是柳明珠自从她的明亮哥哥离开她去了子午谷以后整个暑假最开心的一天。

两人美滋滋地逗着松鼠给它喂食,过了一会儿,柳明珠问欧阳北辰:“明亮哥哥,你说小松鼠会不会想家呀?”

欧阳北辰想了想说:“嗯,应该不会吧,咱们这里有吃的、有喝的,还有咱们俩和它玩,我想,它不会想家的。”

“它离开家乡和它的小伙伴,又被关在笼子里,我想它可能会不高兴的。”柳明珠说道。

“那咱们就对它好一点,时间长了它和我们熟悉了就不会想家了。”欧阳北辰说。

“那咱们给它起个名字吧。”柳明珠提议道。

“好吧,那它的名字你来给它起。”欧阳北辰说。

“嗯,我看它动来动去的,小脑袋晃个不停,象个铃铛,就叫它小铃铛吧。”柳明珠说道。

“好,就叫小铃铛。”欧阳北辰说。

松鼠小铃铛的到来给小明珠带来了莫大的快乐。现在,柳明珠每天放学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急急忙忙地回家给小铃铛喂食。没过多久,小铃铛就已经和柳明珠非常熟悉了,一见她就兴奋地在笼子里上窜下跳吱吱吱地叫个不停。

 

自从回到映山镇后,除了早晨太阳未出前的站桩功和夜晚的打坐练气以及天天要做的拍打功之外,父亲已正式开始传授欧阳家传武功的拳、掌、剑、暗器、轻功等核心功夫,欧阳北辰的武功训练已经从打基础进入到实战技击的中级阶段了。

“铁锥者,一线如铁,取直不弯,拳正则力凝,直击而劲发如宏。拳出四方,气凝于拳,力走一线直击若锥,直而不僵也。身为根,气为本,气为劲之母,劲为力之源,气足而劲生,劲到则力发也。力乃劲之速者也……”欧阳北辰背着“铁锥拳”的拳谱功诀,认真地聆听着父亲的详细讲解。

“人的身体结构并非象尺子一样僵直,而是柔软曲折的。人的力量的产生也并不是直来直去的,是通过全身的各个关节、韧带、肌肉带动人体的骨骼综合运动而产生的。但铁锥拳的拳理要求我们,所有要发出的力量必须通过拳头直击出去,而击出力量最短、最快、最有效的途径就是直线,这符合物理学上两点之间最短的距离是直线的原理。拳头的击出就像是铁锤击打铁钉一样,直击最省力、效率最高、撞击力也最大。

普通人击出的拳的力道有限,即便是使出全身最大的力气效果也非常有限,况且击中物体后会有同等力道的反作用力,而反作用力的回击效应却常常造成自身的很大损伤。这些年从小就给你打基础熬练你的筋、骨、皮和练习上乘内功,就是要用内功所生的内力来化解回击之力,使内力借助筋、骨、皮之形把回击之力化解于外界、消弭于无形之中。同时,内力也可以使击出之力成倍地叠加,这种叠加可产生几倍、十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功效。最后,练至最高境界时,可使人体本身所发出的劲力,配合练上乘内功吸纳的天地日月之精华所形成的内丹转化为的内气,也就是自身吸收利用的自然界的某种特殊能量,以这样所形成的力道共同作用于物体上,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摧毁它,就能达到所谓‘腐物’的神奇功力。本门功夫练到极致,所有的物体,包括木、石、铜、铁等物到你手中,就可随意使之变形、破碎,就如同变魔术一般。”欧阳学理解说道。

说话间,他已将准备好的一块两寸多厚的非常结实的木板,架放于场地中的两摞砖之间。随即,他提气运功、微抬手臂,轻呵一声,闪电般一拳击下。只听得“噗!”的一声闷响,木板其他地方完好无损,而正中间拳锋所及之处已然腐碎,其边缘犹如刀切一般整齐,木板已被洞穿了一个拳面大小的孔洞。

从未见过父亲真实功夫的欧阳北辰拿起木板不禁看得呆了,发了半天愣,心想:天呐,这铁锥拳可真够厉害的,竟有如此的威力,真是神乎其技!父亲见欧阳北辰面现惊讶与兴奋之色,不由轻叹一声道:“唉!可惜,我小时候由于家遭变故,你爷爷也无心顾及给我打牢基础,我也就只能练到这个地步了。咱家这个铁锥拳练到再高一个层次时,一拳击下这几寸厚的木板,可以做到木板正面完好无损,而背面就犹如被一个铁钉钉出了一个眼一般被击穿,力量可以如此精纯地集中到一点之上,真的是很神奇啊。如果练到最高境界,那就可以化任何东西为齑粉,那是咱们铁剑门拳谱密籍中所记载的传说中的最高境界,将来是否能够练成,那就要看你自己的造化和努力了。”

铁剑门铁锥拳的练功方法也很独特,先练击打千层纸,直到把千层纸打光,然后练沙袋,沙袋练完后再练铁砂。这些练完后开始练铁锥,其实就是一种特制的一尺多长的锥形大铁钉,开始钉冒大如拳面,而后逐渐缩小。先是把这种铁锥轻钉在一寸厚的木板之上运功直击,渐渐地把木板加厚、钉冒缩小并四面放置,然后快速击打。之所以要使用这种钉形铁锥,就是为了保证击出的拳的力道在任何方向上、任何体位下、任何情形中都必须是直的、正的,以符合“一线如铁,取直不弯,拳正则力凝”的要旨。如果击打出的拳稍有不正,则钉形铁锥就极易歪斜,因此,这是一种训练和校正练功者发力方向的极好方法。

两年多来,欧阳北辰的武功突飞猛进,自破了天地关后内功功力也是一日千里。随着内功功力的日益精深,欧阳北辰对家传武功的领悟也更加深刻。父亲已经开始让他记忆人体经络和穴位图,背诵掌谱中的“子午流注图”诀,欧阳学理准备给北辰传授铁剑门武功中“五行截脉掌”的核心功法“截穴功”了。

所谓“截穴”和“点穴”的原理基本是一样的,之所以称呼不同,是因为它们不管是在练功方法上还是使用方法上都有较大的不同之处。点穴是从针灸刺穴演变而来的,它是一种依靠外力使人体穴位在一定时间内产生麻痹从而导致身体的某种功能暂时或者永久性丧失的一种功夫。这种功夫的要求非常高,要依据人体穴位和穴位“子午流注”的时辰来实施。中国道家的经络理论认为,人体是从自然中而生,因而人体的经脉气血的运行,也合于自然四时的周天运行规律,所以,每个时辰人体气血所对应的流注方向、穴位、强弱、功能都不一样,而“子午流注图”就是这种人体经脉气血运行方位、强弱、功能与时辰对应的线路图。

这种图形非常复杂,对各种不同武功门派来说虽然大同小异,但各个门派由于内功不同因而也都各有不同的理解和用法。点穴是一种上乘的武功,不但要求习武之人要有精深的内、外功,还要有深厚的中医经脉理论知识作基础,所以不是一般人所能习练的。首先,身体先天条件要好;其次,要有较高的文化水准和悟性;即便如此,也要经过名师的的指导和多年的刻苦训练才能小有所成。而且在技击实战中这种功夫的实用性并不高,使用范围较窄,使用条件苛刻,仅作为辅助性功夫,多用于医疗方面。

欧阳世家铁剑门的“截穴功”则是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拓展和发展而出的一种在实战中非常实用的技击功夫。一般来讲,点穴功是针对某一特定的穴位在某一特定的时辰内,以某种恰当的方式用恰当的力量准确击中才会达到所要达到的特别效果,因此就要求施用之人的把握要非常准确和严格,这在动态的瞬息万变的激烈搏击过程中是很难做到的,所以基本上只适用于静态情形之下。而“截穴功”则有所不同,虽然依然要根据穴位气血的子午流注图来选择时机和部位,但是范围却要大得多,不是去点某一个特定的穴位,而是去“截”某一特定区域内的某一部分穴位。就是说可以在某一时间段内以特殊的手法和功法,击中身体某一部分特定区域内所有的单一穴位或多个穴位都有效,从而达到麻痹或者毁伤敌方身体某一特定区域功能的作用。所以这门功夫对内、外功的要求非常高,对劲力拿捏、收放、控制的要求更高,但是相对降低了对精确度方面异常繁琐复杂的要求,在动态实战中的威力很大、很灵活,具有优良的可操作性和实用性。

既然可以截穴也就可以解穴,这就是这门功夫的奇妙所在。练这门功夫,内功功力达不到一定水准是不可以进行练习的。欧阳学理已开始让欧阳北辰先从经络穴位的示意图和子午流注歌诀来入手,目前来看,欧阳北辰的内功已有了一定的火候,已经基本具备练习这门功夫的练功条件了。

这门功夫的练功诀要是个“融”字诀。这是个非常讲究技巧运用的功夫,它要求练功者把身法、眼法、步法和掌法配合,以内力贯注于掌指之上,遵照子午流注图上所标注穴位的歌诀,按不同时辰和不同的要求,准确地击打在所标注的穴位上,真可谓变化万端、奇幻莫测,因而难度极高。其中的心法、诀窍、密法、手法、歌诀非常繁复,需要很好的记忆力和烂熟的练习。它要求天、地、人、时的全面融合,这对任何人来说都不是件容易办到的事情,欧阳北辰也不例外,因此他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中秋节快到了,这天,山中的一位和欧阳学理大夫关系极好的药农,送来了几大捆他精心制作的血杜鹃的腊花,这种腊花是每年中秋节和整个冬季里欧阳学理家必备的一种装饰。这种独特的血杜鹃的腊花和一般的干花有很大的不同,它看上去和真正的鲜花几乎完全一样。这种干花没有通常那种干花的酥脆,不论花朵和枝叶都依然保持着柔软和弹性,甚至连花香都依然保持得很完美,就仿佛刚刚采摘下来的鲜花一样。

这种腊花的制作方法非常独特,当地山里特产一种特有的野生小籽蓖麻,当这种蓖麻成熟后采摘其蓖麻籽榨出油来,再把这种蓖麻油经过蒸馏之后使之变得纯净透明、无色无味,这种加工好的蓖麻油具有非常强的脱水和渗透作用。将这种纯净的蓖麻油放入大缸之中,将刚采摘好的新鲜血杜鹃花浸入其中二十四个小时,然后换一次油再浸泡二十四个小时,这样就可以把花叶梗茎之中的水分全都置换出来而使油完全渗入其中。在置换水分的过程之中,它可以将花朵、花叶和茎梗的色彩完全保留下来,而使花、叶的形态几乎没有任何变化。在浸泡完成后,捞出来晾控多余油分,晾好之后再喷涂三遍专采血杜鹃花蜜的蜜蜂的蜂蜡,然后在通风之处风干即可。虽说简单,但实际上操作起来依然有很多秘法和秘技,而在那种特别的蓖麻油之中还要添加一些独特的添加药剂才可以制作成功,所以并非是什么都人可制作好的。这样制作出来的腊花,通常情况下保存一至两年都没什么问题。

欧阳学理每年都要用这种花来装饰自己家的环境,因为蓝雪梅非常痴迷于这种花。今年的中秋节过得很难忘,之所以难忘并非因为圆满,恰恰是因为非常的不圆满所致。当蓝雪梅把家中的大客厅布满这血红色的杜鹃花,点上喜庆的红蜡烛,布置得无比喜庆堂皇,在两家人正准备吃丰盛的中秋团圆晚饭的时候,就在这个难忘的中秋之夜,田砚萍得到了一个她最不希望得到的消息,那就是她正式地接到了儿子柳明俊失踪的确切的官方通知书!

自从柳明俊走了之后,由于路途遥遥他中间只回来探过一次家,即便是那仅有的一次探亲他也没待多久。听他说就是想回家看看母亲、妹妹、师傅、师母和师弟欧阳北辰,对于他“战天斗地”的蛮荒边疆的情况很少提及,但他似乎对于那里的某些欧阳北辰还搞不太懂的“革命斗争形势”充满了无限的向往和期待,这些都让母亲田砚萍和师傅欧阳学理非常担心。欧阳北辰后来才搞明白,那些所谓的“革命斗争形势”不是国内的,而是处于滇、缅、老、越边境的其他第三世界的“革命兄弟”国家的游击队的“革命斗争形势”。

就在这个中秋之夜正式接到确切的失踪人员通知书后,田砚萍就被这个不幸的消息击倒了。她知道自己现在已无法找到自己的儿子了,也没有条件亲自去缅越边境地区找寻自己失踪的儿子,她显得是那么的无奈和无助却又心有不甘,她因此大病一场。她始终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会消失、会失踪,她认定自己的儿子还活着。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已到了文革后期,看着其他人家的儿女们回家的回家、探亲的探亲,似乎有一种大返城的暗潮在涌动。那些有条件有门路的人家,都在想方设法接回自己的儿女,给他们安排工作或让他们去上学进修。欧阳学理通过各种渠道反复打听、寻找,依然无法得到任何有关柳明俊的确切消息。田砚萍的心情沮丧到了极点,美丽端庄、气质高雅的她,仿佛突然间苍老、憔悴了许多。情绪的低落和不稳定,常常使她彻夜难眠、无端发火,也经常丢三落四忘性大增。

看着母亲变成这样,柳明珠非常伤心。哥哥柳明俊平常非常疼爱她、喜欢她这个唯一的亲妹妹,但现在她心里既思念哥哥也痛恨哥哥。她痛恨哥哥的行为,他不顾亲人的感受只图为证明自己的人生价值,就甘愿去冒生命危险来实践自己所谓的“崇高理想”,柳明珠认为哥哥很自私。欧阳北辰看着柳明珠的心情不好,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她,自己的练功、学习任务很重,只能抽空多陪陪她。心情阴郁的柳明珠,只要明亮哥哥练完功可以陪她说说话、陪她玩一会儿也就会立刻变得非常开心了。在她的心目中,除了母亲外,一身本事的和自己又有着共同语言的明亮哥哥才是她最大的依靠和精神支柱。

又是一个美好的暑假,柳明珠小学毕业了,而欧阳北辰也初中毕业了。田砚萍决定在这个暑假自己亲自去一趟儿子柳明俊插队的地方去做最后一次努力,看是否可以找到哪怕一丁点儿子下落的消息和线索。对于田砚萍这个固执的决定,欧阳学理和蓝雪梅百般劝说都无法改变她坚定的心意。

蓝雪梅说:“你实在要去,就让学理请假陪你去一趟吧,免得你再出什么意外让我们担惊受怕无法担待。”

田砚萍拉着蓝雪梅的手坚决地说:“欧阳大夫、雪梅,你们的心意我心领了。这件事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一定要再去一趟的,否则不甘心。就我自己去,不用任何人陪,我没问题的。前几次都是欧阳大夫亲自去的,他已经非常尽力了,我衷心地感谢你们。这次就不用你们再操心了,我自己能解决。你们自己也都有自己的工作要忙,还有两个孩子需要你们照顾呢,明珠我就托付给你们照看了,你们就放心吧,我自有分寸,我会照顾自己的。”

欧阳学理见田砚萍如此坚定,知道她心意已决,再劝也无用,此刻他深深理解作为一个母亲的心理。他只好说:“不管是否有消息和结果,都尽量早日回来。记住,我们现在是一家人,我和雪梅时刻记挂着你的安危,明珠和明亮也需要你。”田砚萍深深地点了点头,眼神中充满着无比的坚毅。

送走了母亲,柳明珠的心情也极度低落。想着关山重重、路途遥遥,母亲的身体也不是太好,不禁热泪又盈满眼眶。

欧阳北辰牵着她的手为她擦眼泪:“明珠妹妹,别再哭了,眼睛都哭肿了。你不是特别想去子午谷吗,过两天我就带你去玩,今年暑假我还要去那里练功,咱们一起去。正好你也可以到那里散散心,那里的风景美极了,山坡上有很多好看的野花,还有各种小鸟、小动物,还有一个很神秘的山洞,我可以带你去,非常好玩,你一定喜欢。”

听了欧阳北辰这么说,柳明珠明白她的明亮哥哥是真心地关心爱护自己,她虽然依旧心系母亲和哥哥而致心情阴郁高兴不起来,但那里毕竟是自己做梦都想去的地方,心中顿时感到无比的温暖和感动,她抬起犹如梨花带雨般的楚楚小脸,含着笑对欧阳北辰用力点了点头。

去子午谷的山路虽然艰险,但对于已练了一身好功夫又年年都来的欧阳北辰而言犹如闲庭信步;对第一次去的小明珠而言那可是步步艰辛、困难重重。不过有明亮哥哥和石勇军大哥的帮助,这些困难就都变的乐趣无限了。经常是小明珠走累了、爬不动山了就只好趴在明亮哥哥的背上赖着不肯下来,让明亮哥哥背着真的是很舒服而又惬意的事情。好在一向疼爱明珠妹妹的欧阳北辰也乐意背着这个精怪而又聪明的小妹妹,这对他而言并不是一件多么辛苦的事情,他依然是步履轻快、呼吸均匀。师哥石勇军见半大的欧阳北辰背着小明珠爬山、涉水、过涧、登坡如履平地,走如此远的山路仍然气息不乱、精力充沛,不禁心下暗自赞叹北辰近几年武功的精进。

山里气温凉爽、空气清新,趴在欧阳北辰背上舒服而又安全的小明珠几乎快睡着了。在翻过最后一道山梁后眼前豁然开朗,一道缓坡蜿蜒通向谷底,两边茂密的树木也渐渐稀疏。远远望去,静卧远处谷底的碧眼寒潭犹如一块晶莹碧透的大翡翠,在阳光的映射下发出幽绿变幻的神秘光影。山坡上绿草如茵,各色野花漫山遍野地怒放着,阵阵清风袭来,香气扑鼻,不禁使人心旷神怡。

看到如此美妙景致的柳明珠,附在欧阳北辰耳边轻轻说道:“明亮哥哥,放我下来,我要下来自己走。”

“脚不痛了?”欧阳北辰笑着问道。

“早就不痛了,就是想让你多背我一会儿。”小明珠耍赖说。

“小懒猫,一路上多好的风景,你都没体验到吧。”欧阳北辰说。

“谁说的,我都看见了,你以为我睡着了,其实没有,我睁着眼呢。”柳明珠说。

放下小明珠后,她立即兴高采烈地拉着欧阳北辰跑去摘野花。看见几天来挂在明珠妹妹脸上的阴霾一扫而光露出灿烂的笑容,欧阳北辰也异常地开心。看来这次把明珠妹妹带到子午谷来是个正确的决定,为这事欧阳北辰可没少给母亲蓝雪梅做思想工作,在父亲面前立誓保证自己绝不耽误武功的训练和文化课的学习。欧阳北辰心中明白,小明珠所有的喜怒哀乐就如同连着自己的心,只要能让他的明珠妹妹开心,无论让他做什么他都心甘情愿。

一会儿功夫,柳明珠手里就已摘了一大把的各色野花,她把花交到欧阳北辰手里,然后又跑去摘。欧阳北辰把花放在地上,认真地编着一个花环。等小明珠又把一大把的野花摘来的时候,一个初具形状的花环已编得差不多了,他把柳明珠摘来的各色野花密密地插入已编好的花环上。欧阳北辰把一个五彩斑斓的带着醉人芬芳的美丽花环戴在小明珠头上,后退几步仔细端详。柳明珠扑闪着漂亮的大眼睛,粉嫩白皙的脸庞被充满生机的鲜花映衬的分外娇艳。

欧阳北辰禁不住呆了呆,和他两小无猜从小玩到大的柳明珠就如同自己的一个影子和尾巴,他从未注意过也从未认真仔细打量过小明珠。今天,在灿烂明亮的阳光下、在蓝天白云的晴空下、在这个绿草如茵繁花似锦生机勃勃的山坡上,头戴五彩花环迎风而立的小明珠,漂亮美丽得就恍如一个从九天下凡而来的小仙女。

柳明珠见欧阳北辰呆呆地盯着自己看,不禁诧异地问道:“明亮哥哥,好不好看嘛,是不是不好看啊?”

欧阳北辰回过神来,忙说:“哦,好看,、好看,太好看了!明珠妹妹,你戴上这个花环,漂亮得就象是天上下凡的小仙女,美极了!”

柳明珠见欧阳北辰如此一说,显得无比惊喜:“真的?!明亮哥哥。”她迅速跑过来拉着欧阳北辰的手高兴地说道:“那咱们再去摘些花,你给我做一个更大、更漂亮的花环,我戴给你看好不好?”

 
上篇:4 返回目录 下篇:6
点击人数(4374) | 推荐本文(3)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