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军事谍战 > > 4
4 文 / 谷语 更新时间:2012-8-5 20:27:34
 

柳若轩被省城的大学带走,一走就是三年,田砚萍老师在这三年中没少回去看丈夫。每次回来,田砚萍的目光就变得更加的忧郁,心中的无奈也更加深一层,这种苦难的日子似乎永远也看不到尽头。这次一去就是半个多月,今天回来后臂上的黑纱和手中抱着的蒙着黑色布幔的柳若轩的像框和骨灰盒,已经说明了所发生的一切。

六岁的柳明珠见母亲从大门进来欢呼着奔了过去。田砚萍一看见扑向自己的女儿立时心如刀搅,可怜的小明珠三年未见父亲,而如今一见竟已是父亲的遗像和骨灰,怎不教人痛断心肠!半个多月未见面的女儿象个蝴蝶一般飞向自己,她张开双臂紧紧抱住扑到自己怀里的女儿,眼泪就象是开了闸的洪水倾泄而下。想极了母亲父亲的小明珠也哇哇大哭,母女俩一时相拥而泣、大放悲声。

九岁的欧阳北辰拉着母亲的手也跟着掉泪,问道:“妈妈,田妈妈怎么了?”对刚刚朦胧懂事的小北辰来说已经大略知道是柳伯伯出事了,但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不懂。

满眼泪光的母亲蹲下身子用手擦着欧阳北辰脸上的眼泪说:“你柳伯伯出事了,他回不来了。”

被找回家的柳明俊悲愤之情难以抑制,目光呆滞、面色苍白的面容已被痛苦彻底扭曲,这个巨大的灾难几乎击垮了他。

无数次的批斗,无以复加的人格侮辱,残酷的肉体折磨使柳若轩心如死灰。哀莫大于心死,在他看来,世界末日亦不过如此。屈辱地活着不是柳若轩的性格,他选择了自己唯一可以得到的最后一丁点儿自由的缝隙——那就是从那扇没有玻璃的窗户跳出去。

那天的晚霞无比灿烂,柳若轩站在这座四层楼高的教学大楼的窗户边,紧盯着即将没入地平线的如火夕阳,想象着自己就是一只自由之鸟,伸展开洁白阔大的双翅,向着这血色的夕阳飞去,他要融入这绚烂无比、光焰四射的漫天晚霞之中……

当时还在省城的田砚萍老师在得知了自己丈夫的死讯后,巨大的悲痛击倒了她,田砚萍几度自杀都被救了回来。后来,由于看管很紧再加上渐渐冷静下来后她明白自己所肩负的巨大责任,她知道还有一双儿女需要自己抚养成人,无奈地默默吞下了这枚巨大的苦果,接受了所有的现实。在办理完丈夫的后事之后,她毅然决然地返回了映山镇,决心好好抚养两个孩子成人,以慰丈夫的在天之灵。据送田砚萍老师回来的干部说,柳若轩是由于抗拒改造不肯认罪而自绝于人民、自绝于国家的,被认定为以跳楼的方式畏罪自杀。人死后罪加一等,被定性为畏罪自杀的反革命分子。

实际上,在柳若轩得知一场更大的政治风暴就要来临之前,他就已经对自己的妻儿做了一些必要的安排。他曾经写了一封信留给妻子田砚萍,嘱咐她在家中发生大变故时,亲手交给自己的结拜兄弟欧阳学理。当天晚上,在家中客厅所设立的临时灵堂里,田砚萍拿出这封封好的柳若轩的亲笔信交给了欧阳学理。接信后欧阳学理见信封封皮上用毛笔写着“子琛贤弟亲启”几个酋劲有力的毛笔字,他表情凝重地打开了柳若轩留给他的这封最后遗书。

 

子琛贤弟:

旷以特殊身份至诸贵地,不蒙贤弟见弃反而引为知己、义结金兰,愚兄深感荣宠。

吾已预感,本次运动来势汹汹不比以往,波及范围之广、之深非比寻常。愚兄为资深之大右派,定会首当其冲而未可幸免矣。值此风雨飘摇之际,愚兄个人之人身安危已不足为要,妻儿所受牵累实乃让旷心生巨憾而无力助之,由此,心下不禁凄然!

妻,田氏砚萍,小吾十岁而志趣相投,与旷结为发妻哺育一子、一女,实乃愚兄生平最钟爱之女人。有妻若此、夫复何求,兄此生无憾矣!

子,明俊,是为贤弟义子、入室弟子,贤弟视若己出,关爱之情溢于言表,养教之恩达之于外,现身体健硕、聪明好学,愚兄深以为慰、感铭五内。但如今,一切唯出身论,将来前途堪忧,若有可能可将明俊户籍转至贤弟之名下,将来或可变通而行以求谋身立命。

小女明珠,乖巧可爱,吾视为掌珠,砚萍亦呵爱有加,贤弟妹雪梅更对明珠呵护备至甚为喜爱。若有可能,将来许配北辰为妻,你我或为儿女亲家亦是一件天大之好事。

以上所言尽皆伦常之事,亦是你我两家亲如一家之现实。

风云起于清萍之末,既来之则安之。吾或有一去不返之虞,若如此,则妻儿大小一应之事,将尽皆托之于贤弟、贤弟妹之身矣!旷深知此任甚重,唯贤弟之能耳。

其上所言若干,已与贤弟平时有所论及,此时赘言以备不测。

愚兄无以为报,以图来世,旷顿首以谢!

 

此手书致于子琛贤弟敬鉴!

丙午年秋柳旷

 

欧阳学理看完这封柳若轩用毛笔行书书写的饱含深情、感人至深的亲笔信后深为动容,他将书信交与妻子蓝雪梅看,蓝雪梅看过之后不禁动容落泪。蓝雪梅将信递给田砚萍老师观看,田砚萍看到一半已是泪流满面泣不成声,重孝在身的柳明俊、柳明珠也早已是满面泪水抽泣连连。

欧阳学理长叹一声,走至柳若轩的遗像前低头三鞠躬,点上三炷香,道:“若轩兄之高洁小弟早知,所谓士可杀不可辱乃兄之做人准则。若非兄所受极大之侮辱和打击,定当不会做出如此舍身取义之壮举,小弟对若轩兄深表由衷之敬意!然,此举已全了兄之名节,而无尽的痛苦和悲伤却留给了妻儿朋友。今日小弟学理、弟妹雪梅及小儿北辰在此,对若轩兄表示深切哀悼以寄托我们一家之莫大哀思!若轩兄尽请安心西去,小弟欧阳学理在此发誓:兄所嘱托身后之一应诸事,学理、雪梅定当尽心竭力,绝不负兄之所托!”说完把香上于案头。随即,蓝雪梅和小北辰也一一过去祭拜。

柳若轩的死,让本来就内向的柳明俊更加沉默寡言。除了和母亲、师傅、师母有所交流外,几乎是整天不发一言。由于学校长时间地停课,他比平时更加刻苦地训练和完成母亲布置的各种文化课的学习。学校的高中部早已停课。柳明俊成天无所事事,只好天天在家练武习文并帮助母亲、师母做些家务。欧阳学理也已遵照柳若轩的遗嘱并征得田砚萍的同意,通过关系在镇上为柳明俊转了户口,户口簿上的柳明俊改名为欧阳明俊,以备他将来升学、参军、工作时政审可以顺利过关而有个好前途。

成千上万的受到过所谓中等教育的“知识青年”,在“广阔天地大有作为”、“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口号声中,怀着无限的激情和美好的憧憬,被下放到了全国各地原始、落后而贫穷的“广阔天地”之中,接受那种原始体力劳动的“再教育”去了。

快十七岁的柳明俊是第二批被下放的。为了远离这片让他饱受屈辱、痛苦的A省土地,他拒绝了师傅欧阳学理为他托关系搞到的就近下乡的指标,主动要求到最边远、最艰苦的地方去接受锻炼和改造。最终,他选择了去与缅、老、越接壤的云南边境地区插队。带着母亲牵挂的目光、妹妹明珠依依不舍的神情、师傅谆谆的教诲、师母万般的叮嘱和师弟欧阳北辰不舍的眼神,柳明俊,也即是改名后的欧阳明俊,怀着对未来美好的憧憬和向往,毅然决然地踏进了那片蛮荒、艰苦、蚊虫毒蛇肆虐、瘴戾之气纵横的亚热带丛林里,开荒种橡胶去了。

儿子柳明俊的离开,让坚强的田砚萍短时期内陷入了低沉的情绪之中。她常常思念儿子,但她也明白,儿子长大了要离开家和母亲的呵护是迟早的事情,但是儿子以这种方式离开并且离开的如此之远是她从未想到过的。很快,她把对儿子的思念和关爱,全都转化到了对女儿明珠和干儿子小北辰的身上,更加勤勉地督促、教导他们文化课的学习。她尽可能多地找来各类书籍来充实儿女们的文化素养,努力地把各种有用的知识和技能传授给他们。

可喜的是,聪明漂亮又颖悟的小明珠和坚韧而记忆力、理解能力绝好的小北辰都进步神速。这两个两小无猜的孩子虽然顽皮好动但都成绩优异,尤其是田砚萍最拿手的老本行英语,俩人学得都极好,这让田砚萍大感欣慰。田砚萍平时在家里都坚持让两个小家伙和自己用英语对话,不得使用汉语。这使得俩孩子的英语水平提高飞快,英语对话极为流利,词汇量和阅读能力也大有长进。

欧阳北辰小学毕业了。七月的映山镇正值盛夏,这个漫长的暑假假期欧阳北辰依然要去子午谷石老伯的猎屋去做一些特别的训练。主要就是每天子时用冰冷刺骨的寒潭水浸泡于大木桶中运气练习内功,这种特殊的练习对于铁剑门的内功有事半功倍的非凡功效。铁剑门的内功走阳刚一脉,偏重心、肝之脉气,因而练功时若有阴寒之气相助可平衡肝火、心火过旺而导致的偏差,可加速内气在奇经八脉之中的流转,以使至阳之气纯化、凝聚而结丹于丹田之内。

内功练至一定层次之后就会出现各种关口,这些关口若冲不过去,内功功力就不能更上一层楼,武功便也无法再更精进一步。有些关键的关口必须借用外力或者人力的相助才可冲破,如果长期不能过关,时间久了就会形成所谓的“死关”。一旦“死关”形成,练功者就被会固于这一关前而无法达到更高一层境界,就此止步于此。内功止步也意味着武功就此到头了,这一辈子的功夫就到此为止,无法练习更深、更高级别的功夫了,所以过关对于练武之人来说是极其重要的。十二周岁前的欧阳北辰练铁剑门内功心法已练到了最关键的第四关,也叫“天地关”。这一关是初学者由入门的前三关到登堂入室以窥上乘武功堂奥而进入中级阶段的瓶颈所在。欧阳北辰在开筋和开骨时早已打通了奇筋八脉,贯通任、督两脉的大小周天循环也在前三关的内功练习中冲破,在体内已形成了内息、内气大小周天的贯通和循环。

按照铁剑门内功导引心法的要旨,过“天地关”主要是要通过精炼的内气凝结于丹田之内,使之九转凝聚,将毕身内气功力凝于一点,即所谓的“纳须弥于介子之内,使之功凝一点以通天地”的冲关过程。天有三穴,为印堂至发际间的“天门穴”、头顶正中的“天顶穴”、后脑正中的“后顶穴”,这三处大穴在头部形成前、顶、后的三角形分布而相为呼应,是为“天三穴”;地也分三穴,是为双足足心左右各一的“涌泉穴”和肛门与阴部之间的“汇阴穴”,这三个大穴形成左、中、右向下的三角形分布而相为呼应,是为“地三穴”。这一关的目的就是要内、外贯通,使体内真气通过天三穴和地三穴与自然界的自然之气相贯通。前三关的内功心法练的是自身的内气、内息在自身体内奇筋八脉之中所做的大小周天的闭环式循环;而天地关要冲破的是把天三穴和地三穴与外界贯通,让自身的大小周天的循环与自然界相连、与天地日月相通,形成一个开放式的与大自然相通的可以使人体吸收天地日月之精华能量的大循环,使自身的内息、真气与自然界互通以交换能量,也就是实践道家所谓的“吸收天地日月之精华为我所用”思想的具体功法。这一关是铁剑门内功的第一重要关口,所以,这一关对欧阳北辰来说至关重要。

这一天,欧阳学理已收拾好相应物品就要带欧阳北辰出发去子午谷了。扎着两只羊角小辫的小明珠跟在欧阳北辰后面转来转去,她嘟着小嘴一脸的不高兴。其实小北辰也很希望带明珠妹妹去子午谷玩,但在父亲那里是没有任何商量余地的,再说田妈妈和母亲蓝雪梅也不同意。一来山高路险,明珠人小走不了这么危险的山路;二来子午谷动植物繁茂、地形复杂,生活相对艰苦、危险,并不适合小明珠在那里生活;三是欧阳北辰此去有极为重要的练功任务要完成,不可分心打搅;所以,从未去过子午谷的小明珠,这回的愿望又要落空了。这些所有不能让她去子午谷的客观原因,在柳明珠心里其实都不是导致她不开心的最主要原因。在柳明珠看来,欧阳北辰去哪里并不重要,最关键的是这会使自己和形影不离的明亮哥哥分开整整一个暑假见不着面,这才是让小明珠极不开心的真正原因。

“明亮哥哥,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柳明珠带着哭腔问道。

欧阳北辰看了看眼含泪花的小明珠,歪着头想了想说:“听我爸说要快过完暑假才可以回来。明珠妹妹你别难过了,我回来给你带一只最漂亮的小松鼠。”

“嗯,你可要说话算数。可是我还是不想让你走!”柳明珠的眼泪不争气地噼里啪啦地掉了下来,抽泣着说道。

欧阳北辰为柳明珠擦了擦眼泪说:“别哭了明珠妹妹,我尽量争取早点回来。其实我也不想一个人去,可是你太小了,我又要天天练功不能陪你玩也没人照顾你,我保证下次一定带你去,好不好?”看着依依不舍抽泣不停的小明珠,想到就要和朝夕相处的明珠妹妹分别这么久,欧阳北辰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眼眶也略有点发红。

石老猎人的儿子石勇军曾经在欧阳学理的指点下练过几年外家功夫,虽说限于资质和年龄没能正式成为入室弟子,可也基本算是欧阳学理的外室弟子。今天石勇军牵着一头骡子等在师傅欧阳学理家的门口,帮着师傅把准备好的两只大包搭在骡背上。穿着背心短裤的欧阳北辰跟着父亲走出大门,田砚萍牵着女儿柳明珠的手和蓝雪梅一起出来送父子俩。小明珠拉着欧阳北辰的手舍不得松开,北辰低头在小明珠耳边耳语几句悄悄话后她才很不情愿地放手让北辰离去。一直看着他们一行三人远去直到消失在山路尽头的密林中,小明珠转身扑在母亲怀中哇哇大哭。

到子午谷安置停当稍作休息后,欧阳学理和石勇军就忙着做一些必要的准备工作。欧阳北辰自从到了子午谷就天天泡寒潭练内功,一直练了九天。这天下午,父亲准备了两只大木桶,一只桶底包着厚铁皮的木桶架在几块大石头上,下面放着一些用于点火的木柴,另一只空桶放在旁边。

看着父亲在木屋内摆弄着一些瓶瓶罐罐的又拿出一包包配好的中草药,欧阳北辰不禁好奇地问:“爸,你今天弄这些药材准备做什么用?”

欧阳学理说道:“明亮啊,你在十二岁时必须要过天地关。再有一个多月你就满十二岁了,我根据你的练功计划和进展,安排今天晚上子时为你开皮,你先去好好休息休息吧。”

欧阳北辰一听说要开皮,不禁吃惊地叫了一声“啊”。父亲回头看了他一眼,看到父亲严厉的眼神他不禁打了个冷战,心想今晚可有罪受了,马上嗫嚅着说:“哦,那、那我去睡一会儿。”说完吐了下舌头,去里屋床上睡觉去了。

所谓开皮,就是外家功夫对人体皮肤和肌肉组织抗击打能力训练的开端。这是一种以一系列内外功配合特制的药物,并以不同的方式作用于皮肤和肌肉组织的特殊训练方法,是为人体适应今后艰苦的排打功夫的训练所做的初期准备。所谓的排打功夫是类似于金钟罩、铁布衫一类的外家功夫,各门各派的开皮训练也是各有千秋,内藏不同玄机。北辰本次来子午谷的主要练功任务是冲破欧阳世家铁剑门内功的第四关“天地关”,此关一过就可进入练习铁剑门最核心的拳、掌、剑功夫的大门了。铁剑门最核心的拳、掌功夫是“铁锥拳”和“五行截脉掌”,剑法是“流云剑法”以及“流云镖”暗器手法。

若要打通“天地关”,首先必须要先开皮,除旧迎新并借以完成冲关任务,同时也为进入修习铁剑门中级阶段内外兼修的功夫打下良好的基础。

夜里子时,欧阳学理将几十味秘制中草药熬制好的汤剂从所带的药罐中倒入架在木柴上的大木桶里。桶中已灌入大半桶寒潭水,同时他把另外十几包配好的草药也一同撒入桶中并在桶底点火加热。在此之前,欧阳北辰早已脱光衣裤运功入定。欧阳学理走过来拿起一根拇指粗细的装满草药粉末的长布袋连续拍打欧阳北辰裸露的身躯,从上到下的每一寸皮肤都被拍打得发红、发胀。如此拍打大约一个小时左右,欧阳学理让儿子欧阳北辰迅速跳入已经烧得很热的大木桶里盘坐运功,抵抗药汤的热力并使皮肤充分吸收药力。

旁边的另一木桶里已经装入了大半桶寒潭冷水,待时辰火候一到,欧阳学理将北辰迅速抱入冷水桶内继续运功。不久,即见欧阳北辰的面色由赤红渐渐变为白色、青白色。见时机已到,欧阳学理立即将儿子欧阳北辰从木桶内抱出,平放于竹床之上,此时的欧阳北辰已处于半昏迷的状态之中。欧阳学理迅速功运双掌,掌指上下翻飞,在欧阳北辰前胸后背的几十个穴位上一阵拍打、拿捏和推拿。随着欧阳学理连续的上下运功发力,欧阳北辰全身上下的皮肤也渐渐地由青白变红再变紫。火候一到,欧阳学理把早已备好的一种散发着浓烈药香的褐红色秘制膏药涂满欧阳北辰全身,然后用纱布将他全身密密地裹了起来。此时的欧阳北辰已被裹得像具木乃伊,昏睡了过去,这一觉直睡了整整二十四个小时才醒了过来。

一直守在儿子身边的欧阳学理,见欧阳北辰已清醒过来,当即为他把纱布拆下。洗浴过后,欧阳北辰全身上下的皮肤已由紫色变为非常均匀的灰白色。他仔细察看了之后非常满意地点点头:“唔,很好,很好。”

随后,欧阳学理即返回了映山镇,欧阳北辰继续留在山里练功、读书。

二十余天后,欧阳学理回到了子午谷。一天夜里,睡得正香的欧阳北辰突然觉得浑身奇痒无比,不禁在梦中大叫道:“好痒啊!……”伸手就要往身上抓。此时,早已守候在他身边的父亲已迅速抓住他的双手沉声道:“不可乱抓,快运功入定!”

已然清醒的欧阳北辰立即翻身而起,盘腿端坐于榻上,五心朝天、调整呼吸、运功内视,强压浑身的麻痒之感。渐渐地,心燥被止住,一股清凉之感涌上心头,浑身上下的麻痒之感亦逐渐消退。如此,一直运功调息至天光大亮。收功后,欧阳北辰浑身的麻痒感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三天。第四天,欧阳北辰发现自己的皮肤开始大块、大块地脱落,他很惊慌。父亲欧阳学理告诉他说:“这是正常情况,你已经进入了换皮阶段。这几天你身上原来的旧皮肤都将逐渐脱落干净,脱完后,开皮就算是完成了。再过几天你就过十二岁生日了,过了生日后等到月圆之时,我们就可以冲关了。”欧阳北辰点点头。

欧阳北辰身上脱落处的新皮肤看上去非常光滑、细腻、弹性十足,比之以前的旧皮肤更加紧实、致密。刚露出的新皮肤很白,过了几天即已逐渐恢复了他以前淡古铜色的肤色,非常地健康、漂亮,仿佛有一层油光在皮肤的表面隐隐流转、闪动。

开皮完成后,父亲为他制定了新的特殊练功计划。他的身体每天都要用特制的装满药末的细布袋拍打,然后泡药浴运功恢复。这种药袋子逐渐由粗变细,最后换成很细的在药水中熬煮过的牛筋鞭,这样的训练需要三年时间。然后,换成木棍、铁棍继续训练,直至练到他的皮肤及皮下组织会对外界的突然袭击产生自然感应式的自主预警,并能作出迅速反应从而将其化解;同时,还要能对外界的击打产生一种自动感应式的由内而外的反击抗力时为止。事实上,此种类型的艰苦训练要贯穿欧阳北辰的整个少年、青年时期,直至其大成。

外家功夫中有几种硬功,其中就有著名的金钟罩、铁布衫等硬气功功夫。一般的硬气功是需要事先运好内气于某一特定部位然后才可以进行击打,不事先做好准备是没有效果的。这种近乎表演性质的硬气功在实战当中基本无用,是属于外家功夫中最下乘的功夫。所谓的金钟罩、铁布衫之类的排打功夫,在外家功夫中则可以算得上是中乘功夫。这类功夫只是一种被动防御性的功夫,可以使人体的抗击打能力大幅度提高,但并非没有限度,在实战中也是有一定作用的。人的身体毕竟为血肉之躯,即便是有钢筋铁甲的防护,在抵御外力的强大击打时也是有极限的。外家功夫中的上乘排打功夫,不但要求人体的抗击打能力强大,还必须能对外界的击打或突然袭击作出主动的反应和感应,并同时具有应对和化解这些击打和突然袭击的能力。此功练成后,一旦有外界物体来袭,身体就会对来袭物体的大小、形状、锐度、力道、速度、距离等信息,自动产生一系列的感应,这些身体感应会在脑海里瞬间形成准确的判断,身体也同时自然而然地就会作出及时反应来抗拒或者化解这些袭击,就如同有特异功能一般。而这些反应和感应都是自然产生的,是极其敏感的心意相通的一种特殊能力。这样的功夫,就需要高强度的和专业的内外功配合训练才可能做到。这就是上乘武功和普通武术的根本区别,它不但表现在内功的训练上,也表现在外功功法的训练上,同时和人的天资也有极大的关系。

欧阳北辰最终能否练成这门功夫,与他目前所练铁剑门内功是否能够冲破“天地关”,以进入本门内功的中级阶段有很大的关系。总之,这里面包含着人的天赋、机缘、武功门派、训练方法和手段,还有师承高下、时机把握、后天个人的刻苦努力等等所有各方面条件的综合,是缺一不可的。

根据铁剑门的内功练功心法,冲破“天地关”必须选择在天气良好的月圆之夜,日期一般选择在夏至过后至立秋之前每月十五左右的几天时间内为最好。开完皮后的这些日子,欧阳学理观察到儿子的旧皮肤已逐渐脱落干净并且恢复得很完美。随后的一些日子里,欧阳北辰的武功训练也未出现什么异常情况,看来已是完满地完成了开皮任务,冲关前的各项准备已然做得很充分了。

这天是阴历十五的月圆之夜,一轮饱满明亮的圆月挂在天上。夜空万里无云天气极好,看来时机非常适合,欧阳学理决定当夜子时为儿子欧阳北辰正式冲关。欧阳学理让自己的外室弟子石勇军守在木屋外面,不许任何人或任何动物前来打扰。一切准备停当后,欧阳学理拿出两根三寸长的比针灸用银针略粗的特制银针,擦拭消毒后摆在旁边的桌案上,欧阳北辰此时早已裸露上身面南背北盘腿坐在竹床之上行功多时了。按要求在午夜月上中天的子时,欧阳北辰必须功运九转,将全身真气凝聚在中丹田之中心于一点。

子时一到,欧阳学理立即对儿子欧阳北辰轻声说道:“功运九转凝聚内丹于一点,沿督脉上行于泥丸宫!”听到父亲的指令,欧阳北辰开始将全身流转于经脉之中的纯阳之气凝聚于中丹田。欧阳北辰感觉到丹田之内真气充盈,由左至右往复旋转凝聚成一个鸡蛋大小的内丹。继续旋转凝聚,渐渐地已犹如鸽蛋般大小然后是珍珠大小直至凝聚成一个闪着明亮刺目白光的光点。随后,他将这一光点缓缓地由丹田内提出,过会阴穴,然后让它沿着督脉向上丹田泥丸宫缓缓上行。欧阳学理一直在儿子欧阳北辰背后观察,看到他背脊上的督脉从尾椎骨处开始凸起一个小鼓包,缓缓沿着督脉上行,这个小鼓包每经过一节脊椎骨关节时,都会响起一声清脆的犹如爆豆般的噼啪声响。他暗自点头,心想:儿子的内丹劲力十足,内气已然非常精纯,内丹的凝聚也十分到位。看来,今夜冲关成功的把握性应该非常大!

欧阳学理在儿子欧阳北辰背后紧盯着这个小鼓包,直至小鼓包过了风府穴、后顶穴进入泥丸宫到达上丹田。他迅速拿起案上的两根银针,分别刺入欧阳北辰后脖颈风府穴和前脖颈喉结穴以封住督、任二脉。封好穴脉后,只见他立于欧阳北辰背后,双目微闭深吸一口气,功凝双掌,然后用双掌掌心紧贴欧阳北辰头部两侧的太阳穴缓缓发功,同时向欧阳北辰发布指令:“引导我发出的内气,催动内丹外冲天顶穴!”

欧阳北辰直觉两侧太阳穴有两股极强大的热流缓缓进入,他迅速引导这两股内气合二为一,催动自己已凝聚的内丹向头顶门的天顶穴冲去。这时,他立刻感觉到天顶穴的阻力异常地强大,内丹一冲到天顶穴就犹如皮球碰到坚硬无比的天花板顶一般即被弹回,如此反复了几次,他感觉到自己内丹的力量远远不足以冲破天顶穴。

这时,父亲又向他发出了指令:“引导我的内气,在上丹田内九转凝聚!”

欧阳北辰收内丹入泥丸宫,引导父亲所发内气继续旋转凝结。在父亲源源不断的强大内气的催动下,内丹开始旋转。随着父亲强大而精纯内力的不断催动,渐渐地,他感觉内丹似乎越转越快,发出的白光也越来越强、越来越亮,欧阳北辰发觉这个越来越快地旋转着的内丹好像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了。此时,他已完全放松了下来,也就在那一刹那间,他感觉那已脱离自己控制的正在高速旋转着的内丹,突然间爆发出一股强烈而眩目的光芒冲天而起,旋转着直向位于颅顶的天顶穴异常强劲而猛烈地冲击过去。“轰!……”的一声巨大的炸裂般的闷响在脑海中闪现,他只觉自己的头脑一片白茫茫空寂,意识瞬间消失,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存在了,一切都是空的、亮的、白的,寂静无声,犹如凤凰涅磐般,只剩灰烬……

许久之后,欧阳北辰的意识仿佛从天外云游回来了,他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引导着天空中的那一轮明月在自己的脑海中进进出出。一会儿从天顶穴进来,一会儿又从前面额头的天门穴出去,过一会儿从后脑的后顶穴进来,又从天顶穴出去……。如此反反复复、进进出出,他感觉自己的头脑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明亮,好像自己已与天空、月亮都融为了一体,和大自然融为了一体。自己的意识在和月魄玩,他们玩得开心极了,自己也感觉到无限的舒服、舒心和无限的放松,从未体验过的畅快、惬意,恍若神仙一般……

满头大汗的欧阳学理,身上的衣衫早已被重汗湿透,闭目跌坐于塌上缓缓调息。许久之后他才调息完毕,一睁开双眼,便看到儿子欧阳北辰五心朝天仿佛老僧入定般结伽趺坐于竹床之上,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已经进入了物我两忘之境。只见他头顶的天顶穴、天门穴、后顶穴这天三穴隐隐有白色的光华闪闪烁烁、时隐时现。看到这个情景,欧阳学理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道家内功心法有一个非常关键的层次叫做“三华聚顶”,其实就是打通了天顶穴、天门穴、后顶穴这天三穴与外界的通路,贯通了人体和大自然的那一种神秘而不可见的能量交换方式。一旦贯通了天三穴,练内功时,人体头部的这三大穴位会有隐隐的光华闪动,功力越深厚这种现象就越明显。内功深厚之人在练功时,旁观之人会看到这三处穴位各有一团雾气或者是光晕在流转,各类不同的功法所表现出来的外在形式也各有不同。所以,道家把这一现象称之为“三华聚顶”或者“三花聚顶”,其实都是一回事,这是练上乘内功练至中高级阶段的重要标志。

欧阳家传的铁剑门武功是道家门派,这一关是必过的。现如今在自己父亲欧阳学理竭尽全力的协助之下,欧阳北辰终于冲破了天三穴踏进了上乘武功的殿堂,今后成就的大小就看他自己的努力和领悟了。天三穴一过,下面的地三穴的冲关相对简单些。第二天的夜里,在父亲的助力之下,没费多大功夫三大地穴也都已全部贯通。这样,欧阳北辰的内功终于贯通了与天地之间的联系,真正形成了人体内息与宇宙自然之间的大周天循环,使他的武功层次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天地。

在这个漫长的署假即将结束之时,欧阳北辰顺利地完成了他人生中最关键的一次冲关。几天后,他们顺利地返回了映山镇。

 
上篇:3 返回目录 下篇:5
点击人数(4617) | 推荐本文(3)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