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军事谍战 > > 3
3 文 / 谷语 更新时间:2012-8-5 20:27:14
 

猎人石敬成是方圆百里内有名的老猎人,一杆猎枪使得出神入化,他比欧阳学理大十几岁,在当地猎人和山民中很有名望。据说当年他曾经一人一枪带着自己心爱的两只猎犬,打到一只当地最凶狠的重达七百多斤的黑熊王。后来这黑熊王的巨大头颅被他精心地做成了一个标本挂在自家的墙上,当时曾经有人出高价他都没卖。年近六旬的石老猎人依然身手矫健、精神矍铄,和欧阳学理乃莫逆之交。当年欧阳学理在镇上开骨伤科门诊时没少给石猎人治病,老猎人也没少给欧阳学理送各种名贵山货和药材,两人之间的交情和友情绝非他人所能知。

石老猎人在子午谷有一处用于冬季狩猎的木屋,建在离寒潭不远的一个隐蔽处。每年冬闲的时候山民们就会进山狩猎,而寒潭却是山里各种动物的水源地之一。每到冬季,有些其他水源地或枯竭或结冰,唯独这寒潭四季不枯、不降也不结冰,所以有许多动物每到冬天都会来这里饮水。但是这子午谷非常陡峭难行,到了冬天别说是普通人就是几乎天天在山里打猎、采药之人,也只有那些最胆大的高手才敢进入。可以进入子午谷寒潭边饮水的动物也基本都是一些善于履险的鹿、麝、野山羊、山豹、山猫、狐狸、野山貂、猴子和各类飞禽等,还有本身就生活在谷里的动物,偶尔也有豺、狼、豹子等猛兽进来。据当地一些老猎人说,他们很久以前在此谷还曾经见到过老虎,但是近几十年却连老虎的影子也见不着了。

山谷中灌木丛生、植物繁茂,山坡上各种树木、竹子和野果树很多。因为人迹罕至,春夏时节,这里一片葱绿中点缀着姹紫嫣红的各类野花显得生机盎然。到了秋季,满谷的金、黄、红秋叶和各色野果成熟后的诱人色泽,将山谷涂染得金红灿灿分外迷人。冬季,这里更是人迹渺绝,只有那些非常熟悉此地形的有经验的老猎人才有可能到达这里。

石老猎人的狩猎木屋用原木建成,虽说建的粗糙但却非常结实耐用。屋内设施虽然简陋,但床、桌、凳、被褥、兽皮,以及灶、柴、案、马灯、电筒等等应用之物一应俱全,而米、面、油、干菜、腌菜、储菜、干蜡熏肉等储备食物丰足,足够三、五人一冬之所需。山里下过雪后,各种野兽都会定时去寒潭饮水,除了在各种猎物必经的道路上下捕兽夹和套索以外,石老猎人还经常深入山谷腹地和深山之中进行狩猎。这几年石老猎人年纪渐大,再加上年轻时所负旧伤时常发作,以致行动也不如从前那么麻利了。儿子石勇军在石老猎人多年的培养之下已成为他最得力的接班人。进山打猎的事现在基本都由儿子去做,而石老猎人自己就守在木屋中,只是在附近下下猎夹和套索,捕获些小型猎物。

欧阳学理自儿子小北辰满了周岁刚学会走路没多久,就开始带着他进山了,他用寒潭水给儿子洗澡、泡药浴。每年冬季在大雪快封山前,他就把小北辰送到石老猎人的冬季猎屋,由他来照看小北辰并天天给他用寒潭水洗澡和泡药浴,以让孩子适应山里恶劣的自然气候。从周岁后,欧阳学理就让小北辰一年四季只穿单衣,每当有雨雪天气时就让他自己去淋雨、玩泥巴、玩雪等,以适应各种恶劣的自然气候。在父亲的刻意调教下,一岁到五岁期间的小北辰就象是个小野人一般,浑身的皮肤黑不溜秋地透着褐红色,不知寒热。

当日田砚萍一见满院子的血杜鹃花,就知道小北辰肯定是要回来了。从大人的说话中隐约得知小北辰要回来的消息后,小明珠不禁兴奋地问道:“妈妈,是不是明亮哥哥要回来了?”

田砚萍见女儿问,低头笑着对女儿点点头道:“是啊,小宝贝,是不是想明亮哥哥了?”小明珠仰起小脸兴奋地用力点点头,然后挣脱母亲的手朝院子里跑去。

女儿明珠比小北辰小三岁,是田砚萍老师随柳若轩教授下放映山镇后在映山镇生的。柳教授一直想要个女儿,三年前,女儿小明珠的出生给他阴郁的人生带来了温馨和睦和心灵抚慰。柳若轩中年得女,把女儿视为掌上明珠,就取名为柳明珠;而田砚萍因是大龄产妇冒险生女,自然也对这个女儿是呵护有加、关爱备至。

自从小明珠出生以来小北辰就对这个小妹妹十分喜爱。三岁的小北辰常闹着要抱明珠小妹妹,成天围着明珠的小摇篮转,和这个刚出生不久的小妹妹说话、一起玩儿。哥哥明俊比明珠大九岁,自然和妹妹玩不到一起去,而年龄相差三岁的小北辰和小明珠却更有共同语言。小明珠刚学会走路,就整天跟在明亮哥哥的后面像个小尾巴似得形影不离,两个小家伙似乎天生就有缘,咿咿呀呀地传递着大人们无法理解的某种交流信息。

几天后,父亲欧阳学理从山里接回了黑不溜秋的小北辰,母亲蓝雪梅见了儿子又是心疼又是高兴直抱着儿子亲不够。田砚萍下午从学校托儿所接回了女儿明珠,两个数月不见的小伙伴很快便热烈地玩到了一起……

 

又是一年秋肥时节,离中秋节不远了,平静的映山镇也已初步地感受到了国内政治气候变化前期的某种表面平静下的躁动和不安。欧阳北辰的五周岁生日就快到了,这才是欧阳学理最近一直在关心着的首要大事。因为在这个生日后,儿子将第一次迎来影响他这一生的里程碑式的一次非常关键的根本改变,他对此当然极为上心。

小北辰五周岁生日在两家人欢快、热闹的家宴中过得非常愉快。

这天晚上,欧阳学理将按祖传规矩为儿子欧阳北辰举行一个正式的入门仪式以正名份,这对欧阳世家的家传武功门派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欧阳学理家的家传武功门派称为“铁剑门”,是正宗的道家门派,据欧阳家谱记载最早可追溯至欧阳学理的曾祖父一辈,再向上就只能是欧阳家世代口口相传的传说了。这派武功绝学对传人的先天条件要求极为苛刻,适合的人选很难找寻,历来嫡传的入室弟子基本都是单传。虽然传到欧阳世家之后已经脱离了道教山门,但按照传统,依然要遵循道家的一些正式入门拜师仪式后方可成为其嫡传入室弟子,这是任何人都不能例外的。

子时一过,欧阳学理即将家中珍藏着的三幅古旧的卷轴画拿了出来,然后毕恭毕敬、小心翼翼地将其悬挂在了书房巨案后面的墙上。正中间挂着的那幅,画着的是一位长须冉冉、仙风道骨的背剑道士,这幅画即是“铁剑门”的创派祖师自号“铁剑道人”一玄子的画像。两侧各挂着一位古装老人画像,这两幅画像左、右分别是“铁剑门”第九代、第十代嫡传弟子,也即是欧阳世家第一代和第二代传人,即:欧阳学理的曾祖父和祖父的画像。大案子上摆放着一具紫黑色的木制剑架,架上一柄形式奇古的黝黑长剑。看此剑并非普通宝剑,外形似剑非剑,剑身比一般宝剑要宽、要长很多。此剑造型奇特,剑尖宽阔如刀,刃口平直,中脊线突出剑身,而中脊线两侧的剑身则呈弧面微凹,凹面铸有形式繁复的古式花纹图案,剑身整体向剑柄处略略收窄。剑柄较长,与剑身由同一种材料连铸成为一个整体,通体乌黑。剑柄及剑格上都铸有一些细致繁复的古式花纹,整柄剑在灯光的照耀下发出淡淡的黝黑暗光,看上去似乎分量不轻。此剑即是欧阳家传门派“铁剑门”的镇门之宝——“玄铁剑”。据家谱记载,数百年前,此剑是由铁剑门的创派祖师铁剑道人一玄子,用自己一生所收集到的一批万年陨铁精心铸炼而成。

在剑架下的案几上铺着一块黄色的绸缎,上面摆放着两匣线装书和一个紫红色大木盒。其中一部书匣上用篆书写着《铁剑门内丹》,另外一匣写着《铁剑门外丹》。每匣书计有四册,共八册。内丹篇分为《气》、《剑》、《拳》、《掌》四册;外丹篇分为《伤》、《筋》、《骨》、《皮》四册。红色大木盒中摆放着九种形式各异、大小、轻重各不相同,颜色黝黑的物件。计有镖形、八角形、十字形、锥形、丸形、金钱形、梭形、箭形、曲柄形九种,这即是欧阳家传武功门派“铁剑门”的暗器“流云镖”。因是道家门派,这“流云镖”原本共有六十四种不同大小、形状、轻重的器型样式,以合易经八八六十四卦之数,是“铁剑门”创派祖师铁剑道人一玄子当年用铸剑剩余陨铁精铸而成。实际上,这种“流云镖”是一种练习暗器手法的训练器材,配合铁剑门的内外功及手、眼、身、法、步的训练,以达到所谓“摘叶飞花皆可伤人”的地步。据说在后来的门派相传过程中,其中大部分“流云镖”的器型都渐渐遗失了,传到欧阳学理的手中时只剩下这九种器型了。但据欧阳学理父亲的说法,这种“流云镖”其实有许多种器型都是重复的,并且也可以使用其他替代物件来代替这类专用镖练习暗器手法。

欧阳学理整好衣衫,对着已经一一摆好各种物品的案几虔诚地跪下,磕头行礼。他口中念道:“铁剑门第十一代嫡传弟子、欧阳世家第四代传人,不肖子孙欧阳学理向祖师、祖先磕头了。”说完行三记重叩之礼。行完大礼欧阳学理继续说道:“不肖弟子欧阳学理才疏学浅、资质粗鄙,未能发扬光大铁剑门和欧阳世家,深感惭愧。虽说弟子无能却也不敢有半点懈怠、偷懒之处,近些年来潜心钻研本门各项学问,自认为已窥门径、颇有收获。近年,弟子至中年方喜得一子,得传烟火,聊以告慰先师、先祖,还望各位先师祖在天之灵庇佑!此子资质上佳、聪明颖悟,现已至入门年龄,今日在此行入师门之大礼以告各位先师、先祖萌准!弟子欧阳学理定当尽心竭虑、教子成才、不负所望,以光大师门、家门!”说完又拜了三拜之后方才起身。

小北辰站在一边看着父亲的这一番举动,心中懵懵懂懂也不明白,只是觉着好玩,但是看父亲不苟言笑一脸严肃的样子倒也不敢喧闹。这时,父亲拉着小北辰的手说道:“明亮,过去给祖师和祖先磕三个头行礼。”按照父亲的指引,小北辰跪在地上认真地给三张画像行了磕头大礼。

行过大礼后,父亲背对着画像往案前一站,对着小北辰说:“明亮,过来跪下,给我磕三个头,要说:师傅在上请受弟子欧阳北辰拜师大礼!先说完这些话再磕头,明白吗?”

小北辰看着父亲严肃的面容,点点头说:“明白。”然后走过去跪在父亲面前,双手抱拳对着父亲说道:“师傅在上,请受弟子欧阳北辰拜师大礼!”

清亮的童音入耳,见儿子行完郑重的拜师大礼后欧阳学理的脸上露出了笑容。随后,父子二人分别点了三炷香上于案上。因时代不同,当时社会上对破四旧、破除封建迷信之类的事情闹得很凶,但欧阳学理却依然坚持在家中暗中举行了简化的传统拜师大礼,由此可见他对此事的看重!

拜师仪式结束后,欧阳学理带着儿子来到自家后院。后院是欧阳学理专用的练武之地,三合土地面的场地很大、很平整。院墙四周载着高大茂密的竹篱笆,使得外人很难窥视院内的举动。院子里有许多自制的练功用的木桩、木架、沙坑、竹网等物,其粗细大小不同、高低错落不一,看似凌乱无序。

来到院子,欧阳学理对儿子欧阳北辰说道:“明亮,你今天满五岁了,我们刚才已经举行过正式的拜师仪式,从现在起你就是铁剑门第十二代嫡传弟子、欧阳世家第五代的正式传人了,所以今晚我们正式开始练武。从今天开始,你今后不但要练习武功还要把家传的所有典籍背熟记牢,这会是很苦的。但你是个男子汉,是我欧阳学理的儿子、欧阳世家的子孙,今后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你都不许退缩、叫苦!你明白了吗?”看着父亲严肃而坚定的面孔,小北辰半懂不懂地点点头。

父亲微微地点点头道:“今天我们正式开筋!”

还没等小北辰明白过来,父亲已然把他的两只胳膊拉直靠在一根木桩上开始为他开筋了。虽说儿童筋软容易开,欧阳学理运用自家内功手法化解了不少小北辰的痛苦,即便是这样,依然让小北辰痛得眼泪直流、冷汗直冒,但他却紧咬牙关一声未叫,这让欧阳学理心中大感欣慰。开筋必然疏脉,是需要疏通奇经八脉的。所谓神走里、气走脉,而脉通筋骨,内气的流转在经脉,所以在开筋后就要开始内气的锻炼了。

开过筋后的小北辰正式开始了家传武功的艰苦训练,每天早晨四点准时起床和师兄柳明俊一起到后院练武。先是活动筋骨、热身,然后是压腿、下腰、劈叉、翻筋斗、穿桩、走桩等普通软功、基本功的训练,晚上是父亲一字一句地教他背诵晦涩难懂的家传典籍、秘诀,然后用内功功力助他疏通经脉、打坐导引和练气,天天如此、寒暑不断……

田砚萍老师每天放学后把女儿从学校的幼儿园接回家。这是小明珠最感高兴的时候,只要回家就可以见到明亮哥哥,又可以找他去玩,这是明珠最最期盼的。虽然明亮哥哥经常在后院不停地跳啊、跑啊的,可那依然是小明珠最高兴、最快乐的时光。一般晚饭后小欧阳北辰就会去田老师家和明珠妹妹一起识字、学英语。两个孩子都非常聪明,尤其是小明珠似乎有天生的语言天赋,记忆力极强,虽然比欧阳北辰小三岁,可是还经常纠正哥哥小北辰不正确的发音。

快乐而无忧无虑的童年没过几年,快到入学年龄的小北辰和已入托的小明珠从大人们日渐忧虑的目光和谈话中,已隐约感知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就要发生了。一天,从幼儿园回来后的小明珠告诉欧阳北辰说:“明亮哥哥,我从明天开始就不去幼儿园了,妈妈说学校要关了,幼儿园也要关了。”

小北辰高兴地说:“那太好了!明珠妹妹,你以后就可以天天和我在一起玩了,我练功的时候你陪我好不好?练功真的很闷的。”

小明珠高兴地拍着小手说:“好啊,好啊,明亮哥哥我也要和你一起练功,你教我好不好?”

小北辰说:“明珠妹妹,练功很苦的,真的没意思。再说你没学过会受伤的,你只要跟着我就行了,我一练完就带你去林子里抓小鸟、捉蚂蚱去,好不好?”

小明珠眨了眨大眼睛嘟着小嘴说:“那好吧,那你可要快点练。”旋即又无限神往地问道:“明亮哥哥,你能捉住小鸟吗?蚂蚱多不多?”

小北辰说:“小鸟不好捉,蚂蚱好捉、很多的,还有蝴蝶和蜻蜓,可好看了。”

小明珠欢呼雀跃:“噢……噢,明亮哥哥我还要蝴蝶,我还要蜻蜓,你要给我抓。”……

 

柳教授再一次遭受到了更加巨大到冲击:从省城大学里来的干部把柳教授带回了省城接受批斗。在柳教授被带回省城接受批斗的近两年时间内,田砚萍老师几乎是月月都回去看柳教授,每次回来后都是满眼的忧伤、满腹的心事。看着她那苍白的面容、憔悴的神情,每次都会让蓝雪梅心疼地止不住掉泪。

政治气候的变化对欧阳学理一家的影响不大,他对此既无奈也无兴趣,对柳若轩所遭受的那些不公平待遇和折磨,非常地气愤和同情但却也无可奈何。学校罢课、工厂停产,一时间,似乎所有的人都手拿小红书在不停地学习和高呼口号,街道上时不时地可以看到有人在遭受批斗、游街。学校里高年级的学生都去搞大串连了,那些没有学上的低年级的孩子们成群结队地在街上游荡。

欧阳北辰换牙那天父亲要正式为他开骨了。所谓开骨,就是使用欧阳家秘传的铁剑门的一系列手法,运用内功及针灸打通骨脉。骨脉打通之后,配合独特的营养调理方式以改善欧阳北辰骨骼的生长,使骨骼在生长的过程中变的更加致密、更加结实,使之韧性更大、强度更强而异于常人。这种方法在中国传统上乘武学派别里是一种练习上乘武学打根基的常用的不传秘法,只是各家各派所用的手法、方法及调理方式不同而已,各有其妙,很是神秘和神奇。

铁剑门的武功源自道家,道家本身讲究内外兼修。作为一种上乘的内外兼修的武功绝学,若要练功者将来有大成就必须从小训练和调理,一旦错过了年龄就会错失时机,即便将来练的再刻苦、再用功也难臻大成,这就是中国传统的上乘武功的独特之处。所以,对练武者而言,尤其是内外兼修的上乘功夫,必须从小就打好坚实的基础,当然这种基础并非一般人所能打得起的,是需要具备多种特殊条件的。

按铁剑门的秘籍,开骨讲究先阴后阳、先内后外、先下后上。其实不管是人还是动物,出生后最先、最早发育的都必然是四肢,尤其是下肢。因此,按照先后顺序以人体的丹田为中心,首先向下疏通腿部骨脉。子时,欧阳学理让小北辰仰面躺卧于竹榻之上调整呼吸渐渐入定,然后拿出十几支银针由上而下分别扎入北辰双腿之上的十几个穴位,稍后功惯双掌,按一定的顺序使用点、按、捏、拍、拿、推等不同的手法在北辰双腿上的各个关节穴位之间运功,直到北辰的双腿、双脚上的所有关节都响起清脆的如爆豆般的噼啪声不绝于耳,如此循环三次后方才收手,然后是上肢、胸腔。仰面做完之后,把北辰翻身俯卧,以同样的方法按顺序和时辰把背面的脊柱、颈椎、头部都一一开过。

开过骨之后,欧阳北辰每天练完功都会被父亲按一定的顺序和时辰运功捏穴、捏骨,然后服用父亲亲自调配的中药骨汤。这种特制的骨汤是由十几味中药材加上动物的筋、骨熬制而成。六十年代生活条件不好、物资短缺,但是欧阳学理与山里的许多猎户交情不薄,自会经常有各种野味、腊味、山珍特产送到家中,所以各种原材料倒是不缺。他还经常去当地的屠宰场收买些猪、牛、羊的骨、筋等物配制成骨汤,或者与各种中药按秘方熬炼成丸、散之类的成药,定时给欧阳北辰服用。这种特制的骨汤及成药,欧阳北辰一直服用到十八岁成人为止,其间从未间断过。

开过骨之后直到八岁,欧阳北辰开始练身法、步法和轻身功夫里的下盘功夫。父亲在后院里立了许多碗口粗的木桩,在木桩不同的高、低部位安有一些凸出的小木柱,木柱之间的缝隙很窄,仅容小北辰一人侧身通过。每天的穿桩路径都不同,必须以最快的速度穿桩而过。穿越这些木桩必须以仰身、侧身、翻身、侧滑、下滑、上穿、下穿,闪、转、腾、挪、跌、伸、缩、引、滚、绕等等各种不同的身法、步法的综合运用才行,身上经常被桩子碰得是青紫不断,这项穿桩练习一直贯穿了欧阳北辰的整个青少年时期而且难度越来越大。

铁剑门的轻功是一绝,习练方式也是内外结合,平时穿桩时随着难度的增大需要在腿上捆绑沙袋。随着内功功力的增长,欧阳北辰已经开始了提气奔跃、借力腾跃等的练习,而其中“提气跑山”则是其中最基础的地盘功夫。所谓“提气跑山”是轻功功法打基础阶段的重要的基础性训练,就是在两腿之上绑缚沙袋,内气上提轻身,在山中奔跑。使用腾跃、飞奔、攀爬、疾走等训练方式,以适应各种缓、陡、坡降、平直、岩、沟、坎、洼、草地、湿地、硬地、软地等等的地形环境。每天早晨,欧阳北辰都会在日出之前提气跑到十几里外的紫霞坡上并在旭日初升之时迎着日出在坡上站桩吐纳一小时,然后再跑回来。在此期间他会做一件很特别的事情:由于明珠的父亲柳教授被带走,小明珠时常会因为思念父亲而哭泣,因此,为了哄自己最疼爱的明珠妹妹高兴,每当花开时节,欧阳北辰都会每天采摘一束血杜鹃花带回来送给明珠妹妹,或者是用这些花给明珠妹妹编个小花冠戴在她头上哄她开心,时间久了,这竟成了一种习惯……

柳明俊做为欧阳北辰的师兄是欧阳学理的干儿子和入室大弟子。欧阳学理第一次见到柳明俊时就发现他身体单薄体质不是很好,但骨骼不错。当时他就决定先把柳明俊的身体调理一番,然后再正式把他收为入室弟子并因材施教地传授他一些铁剑门的武功。欧阳家传武功绝技本来是不传外人的,一来是因为他敬重柳若轩先生的为人、学问以及他和自己的相知结拜之情;二来是传统观念极强而当时又没有儿子的欧阳学理对聪明倔强的柳明俊是真心喜爱,正式收明俊做了自己的干儿子,因此自然有义务把自己的一身本事毫不保留地传给自己的干儿子。限于柳明俊自身的身体条件和资质,前几年欧阳学理一直是以饮食和营养配合药理为主来对明俊进行体质调理,直到六岁以后才开始为明俊开筋、疏脉,教他导引练气并开始学习铁剑门的入门基础功夫。明俊换牙稍晚,直到八岁才为他开骨。

柳明俊自被干爹欧阳学理正式收为弟子后,这个内心丰富而敏感的早熟孩子知道师傅是为自己好,练功格外勤勉刻苦,欧阳学理也根据柳明俊的身体条件因材施教,因而效果显著。柳明俊自上学后刚开始的第一年,还因为身体单薄而受到个别同学的欺负,二年级后学校里的小同学已无人敢再欺负他了。家庭情况的特殊,同学们中愿意主动和他交往的很少,成为他朋友的更是绝无仅有。同学们的歧视使他从小就已深切地感受到了自己父母所遭受到的无情迫害和不公正待遇,这使他幼小的心理过早成熟。这一切,都造成了他内心敏感而叛逆的强烈心理趋向。性格内向、心高气傲的柳明俊,从来不把任何歧视他的同学放在眼里。从小学到中学他的学习成绩都极好,但他历来都沉默寡言、独来独往。

罗军强绰号“强子”,既沉着冷静又坚决果断,是本镇镇长罗本忠的儿子,是镇中学少年团伙“五大金刚”的头领,手下号称有“四大金刚”。他们分别是:第一大金刚绰号叫“黑子”,敦实强壮,学名叫李斌,是镇人武部部长李海的儿子;第二大金刚绰号叫“骡子”,个子瘦高,学名叫罗大勇,是镇供销社社长的儿子;第三大金刚绰号“狼眼”,双眼角上挑仿若豺狼,学名叫柴国庆,是镇派出所所长柴立群的儿子;第四大金刚绰号“贝壳”,话多而机敏,学名叫张小贝,是镇邮电局局长的儿子。这五个少年以强子罗军强为首,在镇中学的学生中强横霸道、打架斗殴无人敢惹。他们的父母都是镇上的干部,相互之间非常熟悉,在镇上都是家境比较优越的家庭,因此这几个少年组成了小团体。他们从小到大玩在一起,从小学直到中学,这五名少年仗着优越的家庭条件横行校内外。

作为同一学校、同一年级的同学,柳明俊一般不怎么搭理他们,他们也不敢随便惹柳明俊。文革开始后,学校里的高年级学生们天天忙着闹革命,他们罢课、游行、串联、批斗老师,闹得是一塌糊涂、不可开交,学校的正常课程也是上上、停停地极不正常。刚上中学的他们都还是孩子,本来就生性好动而不安定,对这种不上学放假闹革命的混乱状态感到无比的兴奋和快乐,他们就象是放出笼的小鸟欢呼雀跃、叫闹不停。高年级的学生们去闹革命搞大串联走了之后,剩下这些刚上中学初一、初二的低年级学生们就只好去寻找他们自己的快乐天地了。他们上山抓鸟扑蝶,下河摸鱼捉虾,去爬山,去河里游泳,甚至无聊到去惹马蜂窝,时间长了孩子们都玩疯了。

初二的第一学期刚开学,学校上课就又不正常了,大串联等红卫兵运动的开始使得学校提前放了署假。一天,这五人约好去河里游泳,他们打打闹闹地刚走上街道,就看见柳明俊背着个书包在街上走着,看样子好像要回家。

狼眼柴国庆看了柳明俊一眼说道:“听说这小子有功夫、会武术,很厉害。”

瘦高个骡子罗大勇说:“光是听说你又没见过,真打起来还不知道谁厉害呢,也许就是个花拳秀腿。”

贝壳张小贝说:“要不然骡子你上去试试,打不过了我们再一起上。”

骡子罗大勇瞪了贝壳张小贝一眼:“你小子打架从来都是躲在最后面,这次也该你先上一回了吧,别总是说风凉话靠嘴皮子吃饭。”

贝壳张小贝斜着眼看了看骡子罗大勇撇撇嘴没吭声。黑子李斌平时打架就最猛,下手很黑、很毒,每次惹事打架他都是冲在最前面。

黑子转身对为首的强子罗军强说:“强子,怎么样?我们过去截了他!”

见黑子这么说,其他几位少年也都转眼看着强子。强子低头想了一下,头一摆说:“走,过去看看!”

镇中学的这五大金刚和柳明俊只是同一年级并不在一个班级,在学校正常上课时由于学校的纪律和老师的监管比较严格,再者当时年龄也小并未发生过什么大的冲突。经过这一年多来的动乱,学校及社会的正常秩序已被严重地破坏了,这几个少年所形成的小团体在半学校、半社会的情形下,已经沾染上了很多社会上的那些好勇斗狠的文革式的暴力武斗习气,他们经常在社会上与各种同龄或不同龄的孩子们打架斗殴并以凶狠顽劣、无法无天为荣。

几个少年快步追上柳明俊,然后转身形成一个半圆形的人墙堵住了明俊。其实柳明俊也早已看见这几个经常在街上疯打疯闹的所谓“五大金刚”,只是平时见了他们都绕着走并不和他们打照面,今日不巧偏偏碰到这几个凑在一起的家伙和自己走在同一条街上,看来这次是躲不过去了。其实柳明俊心里早就清楚,自己迟早有一天要和这几个猖狂不羁的小子们有一场较量,只是没想到是在今天。早熟的柳明俊心里有底,自己早就想好好收拾一下这几个狂妄自大的家伙,今天他们居然堵截自己,心下不禁冷冷一笑:看来今天是该让他们尝尝自己的拳头、打击这几个狂妄无知的家伙那嚣张无比气焰的时候了,要让他们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打架”!

柳明俊冷冷地扫视了他们五个一眼问道:“你们有什么事?”

几个少年看到冷静沉着的像个大人似的柳明俊眼中射出的寒光,不禁打了个冷战。这几个小子心下全都犯起了嘀咕:不会真的很厉害吧?……

虽说略做迟疑,但依然是少年心性,既然已经挑衅了就绝不退缩!

愣头青黑子李斌斜着眼说:“听说你武术练得很好、打架很厉害,我们想见识一下。”

柳明俊问:“你们想打架?”

“对,就是想和你打架,想教训一下你这个大右派的儿子!”强子罗军强扬着下巴、挑着眼挑衅着说道。

柳明俊面无表情地看着强子罗军强道:“既然是这样,在这大街上人来人往的也不好动手,换个没人的地方陪你们练练,怎么样?”

见柳明俊这么毫不犹豫,几个少年相互看了看,胆气一壮,纷纷说道:“好、可以!……”

嘴快的贝壳张小贝说:“我知道一个地方,在学校操场后面的山坡上。那地方很平,还有草,也没人去。”

柳明俊说:“那地方我知道。我们分开走,你们先去,我随后来,一会儿见!”说完,他绕开几个少年径直走了。

看着柳明俊昂然离去,几个少年不禁愕然:这小子今天居然一点都不怯阵,别是真有功夫吧?……

说实话,这几个少年心下各自都在打鼓,因为他们早就听说柳明俊不好惹又不好在同伴面前表露。但转念又一想:我们五个人个个都是好手,平时连高年级的同学都经常被我们追打得到处跑,再怎么着也不至于吃亏吧!?

强子罗军强手一挥道:“走,我们先过去,捡几块砖头、棍子什么的藏在草丛里,到时候大家可不能怂,下手都狠着点儿!”

到了地方,五个人各自捡了砖头、石块、木棍什么的拿在手里。黑子李斌看见大家手里拿着的东西不禁心中有气,骂道:“我操!我们五个对他一个居然还要拿这些东西,这传出去也太丢人了吧!”说完,他把自己手里的两块半截砖远远地扔了出去,“我就不信,我们五个人十只拳头打不过他一个人的两只拳头!”他恶狠狠地说,眼里冒出桀骜不驯的凶光。

骡子罗大勇看了看黑子也把自己手里的砖扔了,说道:“也是啊,我们几个就是压也把他压趴下了,哪还用得着这些!”

狡猾的贝壳张小贝撇撇嘴道:“我还是防着点儿,有备无患嘛。”

狼眼柴国庆跟着说:“就是,我也不扔,先放着也许有用。”

强子罗军强顺手把手上的一根木棍扔到一边的深草丛里,说道:“要打,就要把他彻底打服、打倒!大家各自站好自己的位置,如果不行,就大家一起上!”

随即,他把大家所站的位置逐一做了安排并做了一番交代。看来,他并未小看柳明俊的实力。

看着柳明俊走过来,几个少年立即站了起来走到场地中间。柳明俊叉开双腿伸开双臂略一扩胸只听得劈劈啪啪一阵如爆豆般的关节声响,围住柳明俊的几个少年互相对望一眼都没吭声。

柳明俊轻蔑地看着他们几个说道:“你们几个最好一起上,免得我多费事!”

这句话立即惹怒了脾气暴躁的黑子李斌,只见他象一只发怒的小疯虎,嘴里叫骂着挥舞着双拳向柳明俊猛扑过来。他刚扑到柳明俊跟前,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呢,只觉自己眼前一黑、金星乱冒,当即仰天倒了下去。与此同时,其他几个少年见黑子已经发动了也都跳着、叫着、手脚并用地扑了过来。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柳明俊已然迅速发动,在他快速的闪转腾挪之间,几个少年已是人仰马翻、东倒西歪地倒了下去。这几个少年哪经得起柳明俊一双铁拳的击打,他们连站都站不起来了,只听得躺在地上的这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凶悍少年,哭爹叫娘地嚎叫连天。

如此迅速地就解决了战斗让柳明俊自己都愣了一下,心中不由怀疑地想:难道这几个家伙就是那些同学们传说中很厉害、很会打架、人人都害怕的所谓的“五大金刚”吗?这几个小子也太经不起打了吧!

实际上,柳明俊并不清楚自己这些年来所练铁剑门内外兼修的上乘武功到底有多厉害,他用这么高深的武功去对付这么几个懵懂冲动的毛头小子,那还不就犹如牛刀杀鸡、猫戏老鼠一般简单至极,他自己甚至连筋骨都还没活动开。当然了,这几个自以为在社会上混了几天打架心狠手辣的傻小子,竟敢与柳明俊这种练过上乘武功的少年交手,那还不是以卵击石自讨没趣!

发了一会儿愣之后,柳明俊兴味索然地坐在稍高点的坡上看着坡下还兀自躺在地上吱哇乱叫的几个少年,不禁感到既好笑、又无聊,内心深深一叹:嗨!真没劲!心中一片茫然……

受伤较轻的贝壳张小贝先爬了起来,一瘸一拐地站立不稳,脸上还挂着痛苦的泪花。他看了看还躺在地上的其他几位小兄弟、又看了看坐在坡上冷眼看着他们的柳明俊,说道:“你下手也太狠了!你看看,他们都快被你打死了!”他手指着躺在地上的小兄弟们,脸上的表情痛苦而悲伤。

柳明俊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说道:“我还奇怪呢,就你们这几个纸糊的家伙,我还没怎么动手呢就已经成这样了,也配跟我挑战?我真不明白你们平常有什么值得狂妄的!”说着,站起来向他走去。

贝壳张小贝不禁吓得往后退了几步,惊恐地摇摆着手说:“你别过来,你还想打呀?”

柳明俊没理他,径直走到还躺在地上的强子跟前说道:“我知道自己下手的轻重。我还是高估了你们,下手稍重了点,不过都没重伤,只是一些皮肉伤。就你们几块料别说是五个人,再来十个在我眼里也跟蚂蚁差不多,我如果下手再重一点的话,你们都得断手、断腿。今天我就放过你们,今后离我远点,再找事别怪我下手狠,下次就没这么便宜了!”说完,冰冷如箭的目光在每个人的脸上一一扫过,吓得这帮小子都不敢吭声,每个人心里都咚咚直跳。

看着柳明俊昂然离去,疼痛感渐消的少年们慢慢从地上踉跄着爬了起来。强子摸着肿胀的脸颊道:“我都没看见这家伙是怎么打到我的,就倒地上起不来了。”随即,他环视着大家问道:“你们有谁看见他是怎么出手的吗?”

黑子李斌揉着青紫的眼眶说:“我就看见拳头在我眼前一晃,好像头碰到了石头一样眼冒金星,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到现在头还是晕的。”

“这家伙动作太快了,我肚子上挨了一脚,差点把苦胆都吐出来。”骡子罗大勇说。

“我胸口好像是挨了一肘,感觉心脏都要停止了,心口疼得直想喘气,我怀疑我的肋骨断了。”狼眼柴国庆说。

贝壳张小贝跟着说道:“我离得远点,就这样还是被他用掌抡了一下砍到了脖子上。我感觉肩膀都快被他砍断了,这小子真他妈厉害,手太重了,手掌就像砍刀一样。”

“那你们有谁的拳头打到他了没有?”强子问,大家互相看了看都回答道:“没有!”

“唉!看来这家伙真是练过真功夫的,我们几个连他的边都沾不到,更别说跟他打了,我们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以后最好别惹他,离他远点。”强子无奈地说道。几个挨了一顿臭揍的少年既沮丧又害怕,心想:如果今后再招惹了柳明俊,那可真不是好玩的!

鼻青脸肿的几个少年回到各自家中免不了家长的又一顿痛斥责骂,真是倒霉到家了。从此之后,这几个少年不管是在校内还是校外,只要看见柳明俊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绕着走,躲得远远的,而柳明俊也不去招惹他们,依然是独来独往、我行我素。此仗过后,柳明俊的名声也不知是由谁传出,从此之后,他的大名传遍校内外,无人敢惹!

其实,从内心来说柳明俊对这次打架也是心惊胆战的。他倒不是怕那些小子们报复而是怕被师傅知道,若是师傅知道了那可真不是好玩的,功不外露和不许斗殴那可是师门戒律。师傅一再地对他和欧阳北辰强调:绝对不允许在外面与任何人打架斗殴,否则严惩不贷!

实际上别说是打架斗殴了,就是学校举办的各类运动会,师傅都不允许他们参加。师傅曾经说过他们所接受的不是普通人所接受的一般性质的体育训练,不管从那方面来说,他们都不可以和普通同学们相比较。师傅曾经拿钢铁和鸡蛋给他们打比方,师傅告诫他俩说,他和欧阳北辰就好比千锤百炼的钢铁,而他们的同学们则好比是鸡蛋,拿钢铁去碰鸡蛋其结果可想而知,那既不公平、也无必要。因此,欧阳学理绝不允许柳明俊和欧阳北辰参加学校里举办的运动会,说那既不公平也不公正,不是处在同一层次上的公平竞赛。每当学校开运动会,师傅都会想方设法给他们俩请假不让他们参加,即便是实在推托不了参加了,也决不允许拿任何名次,否则是要受罚的。师傅的惩罚那可真是非常的严厉和残酷,他俩可都深有体会。由此可知,柳明俊此次打架后内心压力之大!直到数日后没什么事情发生,柳明俊高悬着的一颗心才真正放了下来。看来,师傅并不知道他打架斗殴一事,真是万幸!

 
上篇:2 返回目录 下篇:4
点击人数(4467) | 推荐本文(3)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