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军事谍战 > > 引子
引子 文 / 谷语 更新时间:2012-8-5 20:26:02
 

引    子

 

上世纪三十年代中期,北方重镇抚北镇发生了一起惊天血案,一夜之间,镇西头当地最大豪强恶绅李国豪一家老小七口人(包括四个儿子、一个孙子、一个侄子以及他自己),除了一个两岁的孩子和他家大儿子李显勋在省城做大官不在此地居住之外,凡是李氏家族中的直系成年男性全都死在了自己的房间里。其女性配偶或女性成员全都被击昏,而他家所有的下人都没事,但却没有一个人发现当天夜里有什么异常,大家睡得都很死,甚至连平常的起夜都没有。李家所豢养的那些平常骄横跋扈、恶名在外的护院武师和保镖们,就像是一群摆设,他们连对方的影子都没见着,就断胳膊断腿地伤了三、四个还被废了功夫,据说这些人大都是平常帮助李家欺男霸女、助纣为虐、作恶多端的恶奴。其他未受伤的十几个家丁都毫不知情、一夜无梦地睡到了天亮,打更站岗的那几个家丁,也都莫名其妙、毫无知觉地倒在地上昏睡了一夜。

虽说此地民风强悍近年来又是匪患不断,但自民国以来此镇还从未发生过如此重大的灭门血案!即使追溯到清朝康熙年间此镇开埠以来到现在,除了战乱之外,如此之大的灭门血案也是绝无仅有。案子传开后,当地四邻八乡的老百姓纷纷赶来看热闹,一时间抚北镇热闹非凡,既有人高兴的燃放鞭炮大肆庆祝,也有人痛哭流涕如丧考妣。案件引起了当地政府的高度重视,李家也早已被当地保安团层层围住。

经仔细勘察,发现死者李国豪本人的胸口上有一个黑紫色的拳印,其拳印的边缘非常整齐,但却凹陷下去约有一公分深,内脏已被拳力全然震碎,显然是具有极高深武功之人所为,至于是什么功夫、哪类拳法却是无人知晓。查勘过后,其余死者的伤痕也都基本如此,只是部位有所不同:有些人的拳印在后背,有些人在胸前。

如此高深的武功击打在这些略懂功夫皮毛之人的身上,就如同牛刀杀鸡、巨石击卵一般。那么,这到底是谁所为?……究竟是为什么?……他们之间又有着怎样的深仇大恨竟能让凶手下如此之重手?……一连串的疑云萦绕在人们心头……

其实凶手是谁只要一进凶案现场即可知晓,只是人们一时还无法确证。原来,杀人者在做完案子之后,在李家大院正门前的影壁上用红笔写下了“杀人者欧阳正云”七个斗大的、异常显眼、触目惊心的血淋淋红字。显然,凶手并不想隐瞒自己的所作所为。然而,不管是见过还是未见过此人,抚北镇全镇人都对这个姓名异常熟悉,可说是尽人皆知。因为,无论是他本人还是他的家族,都在抚北镇上大名鼎鼎。但他竟有如此身手并做下如此巨案,却真是大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此镇东头有一大户人家高墙深院复姓欧阳,据说当年也是从内地迁徙而来,传至欧阳正云已经是第四代了,在抚北镇也算是坐地老户。这欧阳家在抚北镇曾经是第一大户,数十年前人称“半街欧阳”。当年镇子东大街的一大半铺面都是欧阳家的,而抚北镇的东大街乃是此镇最为繁华的商业街。由此可知当年鼎盛时期欧阳家财力之雄厚、势力强大之一斑!

然而,世上没有不败的鲜花,盛极必衰是不变的铁律。随着时间的流逝,欧阳家逐渐走上了下坡路。到了欧阳正云父亲那一代,镇上崛起了一个新的豪强人物——李国豪。这位李国豪不但生意做得好也极会经营人际关系,善于勾结各种势力为己所用。他的大儿子李显勋很出息,跟了张大帅打了几场军阀混战之后,成了大帅的得力干将并做了高官。此后,李家迅速发迹,几年间就由原来抚北镇的二流豪绅成为了地方霸主,并开始欺男霸女、强买强卖,占有了大量土地田产、矿山林地、店铺商号,宗族势力也得以大大扩充。

这欧阳家虽说已是大不如前,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依然拥有许多抚北镇一流的商业旺铺,以及周边一些上好的山川林地和大片良田。这些优良资产早就勾起了迅速暴发起来的新霸李国豪贪婪的欲望,然而这同时也埋下了巨祸根子并葬送了他以及他一家老小的性命,还差点导致其断子绝孙!

当荷枪实弹如临大敌的保安团把欧阳家的大院团团围住后,镇长带领保安团长亲自上前叩门……

大门打开,早如所料,欧阳家所有的田产、林产、山地、铺面、动产以及不动产早已低价变卖,一家人也已然如仙鹤袅袅不知所终了。至此,已可断定那位杀人留名者——欧阳正云,正是此凶案的正凶!由此可见,此次案发是早有预谋,应是经事先精心策划而后实施的,而触发案件的详细缘由也因案件双方当事人的死亡与逃匿成为了一个惊天谜局!

李国豪的大儿子李显勋侥幸逃过一劫。悲痛过后,遭受到如此巨大打击的李显勋,发誓要报此杀父灭门之天大血仇!

军人出身的李显勋深知对手身手了得,也知道自己家中已没有了可以顶门立户的其他成年男子,因此,在抚北镇他已是无心也无力再重整旗鼓、重振李家了。丧葬之事完毕后,李显勋遣散了一干仆从、家丁,变卖了所有家产田地,带着亲属家眷定居于省城,并在军政府的全力协助下,下发了全国通缉令追缉凶手。他很清楚,在当时混乱的时局下依靠军政府来对付这种身怀绝技的武功高手,无异于缘木求鱼、大海捞针。于是,他拿出重金雇请众多武林高手保护家小,同时在江湖上广发英雄帖悬赏追杀凶手和其已潜逃了的两个儿子……

 

时间飞逝、日月如梭,历史的车轮进入了公元21世纪……

公元2005年,秋。

闷热的夏季总算过去了,刚立过秋没几天,空气中的湿闷气息已然一扫而空,天气爽快的就象是在人身上涂上了一层滑石粉。傍晚时分,天空飘起了小雨,第一场秋雨来得很及时,往往这个时候或许会有电话进来。正这样想的时候,电话铃声已不期而至了……

抓起电话,听筒里传来一个陌生中年男子低沉雄浑、带有磁性的浑厚嗓音:“喂,您好!请问您是谷语先生吗?”

“嗯!是的,我是。请问先生您是……”我略感疑惑地问。

“哦!是这样,鄙人复姓欧阳,单名一个成功的成字,前不久才从国外回来。我听子雨介绍过您,也读过先生写的一些文章和小说。恕我冒昧评论,本人总体上感觉谷先生的文笔非常优美从容,小说中人物的心理描写也很细腻传神,故事结构的设计也是跌宕起伏、疏落有致,不但内容丰富,层次感也极强,的确有很高的可读性和艺术性。我个人认为,谷先生是个写故事的高手。子雨对您非常推崇,鄙人也觉得先生确实是实至名归。”

从电话中可听出他普通话极标准,声音低沉有力,富有磁性,胸腔共鸣极是雄浑。语音音调虽然不高,但吐字极为清晰圆润,中气十足,穿透力极强,音色足以与当下一流男中音配音演员相媲美!

“噢!原来是欧阳先生!呵呵,惭愧、惭愧!”我忙谦虚道,“您太客气了,实在是过奖了。子雨早就跟我说起过您,真是久仰,今日能在电话里与您相识,实属三生有幸!”

子雨大名叫夏子雨,是我的一位挚友,他和这位欧阳先生是发小。子雨早就跟我提起过这位神秘的人物,并曾简略地告诉过我这个人的一些故事和经历。从子雨的介绍中得知,此人经历非凡,有着非常独特的传奇色彩,我早想结识他。今日电话突至,在听了他电话中极富魅力的声音之后,即刻勾起了我强烈的好奇心。说实话,此人语音中似乎蕴含着某种神秘的魔力,我想,拥有这种音质与音色的人定然异于常人,我非常想知道这位拥有如此美声的男子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于是,我接着说道:“欧阳先生,子雨曾给我介绍过您。我听子雨说,您的经历有非常独特的传奇色彩。在下作为一名小说作者,一直期望能与先生您这样拥有独特经历的人成为朋友,亲耳倾听您的那些奇特、丰富的人生经历,以期作为我不可多得的小说素材。不知先生可否愿意当面赐教?”

“呵呵,谷语先生您客气了!赐教不敢当,我们当然可以见面聊聊,彼此之间能够相互交流学习,这也是我此次给您打电话的主要原因。再者说,子雨介绍的朋友我也信得过。我相信,我们会成为朋友的。”

“既然这样,不知欧阳先生今晚是否有时间?”我连忙问道。

“是的,有时间。”欧阳先生回答道。

我看了下表,然后说道:“这样吧,欧阳先生,现在是下午七点四十分,八点三十分我在南大街上的星岛咖啡一个名叫‘蓝色梦幻’的包间等您。不知先生对这座城市是否熟悉?”

“没问题!谷语先生。一会儿见,Bye!”欧阳先生答应得爽快而干脆,看来他应是有备而来。

“Bye,欧阳先生!”

挂断电话,我立即给星岛打了订座电话。星岛咖啡坐落于这座城市的闹市区,位置极佳,容易找寻。“蓝色梦幻”是我常去的包间,其中西合璧式的装修与陈设都很精致。最主要的是,它的隔音做得很棒,非常地清静。同时,它的整体布局与其格调非常协调,陈设也颇为雅致,让人感觉既高雅又温馨,是一个闹中取静的好地方,极适合品茗谈话。

胡乱扒拉了几口饭并略略收拾了一下,我就去了星岛。到了包间一看表,时间还差五分钟。

八点三十分,非常准时,几乎是分秒不差,敲门声准点响起。推开门,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来人看上去很年轻,大约三十余岁,黑色短发,面容坚毅的国字脸,浓黑剑眉下的一双眼睛异常明亮,目光深邃而犀利,但却神采内敛,似乎又深含忧郁。此人鼻梁挺直,棱角分明的脸上有一张唇线清晰而性感的嘴唇,两侧微微上挑的嘴角给这张冷峻的面孔添上了些许暖意,因而显得生动了许多。可以说,这是一张非常英俊的男人气很重的脸庞,但其老成持重的神色似乎与年龄有些不匹配。从身形上看,他身材极是匀称,身高在一米八以上,双臂结实有力、肌肉紧实,长腿、宽肩、细腰、厚背,身上无一丝赘肉;古铜色的皮肤异常健康致密,一看便知他经常参加体育锻炼。他穿着一件质地很好的蓝色短袖T恤,铁灰色的西装裤配一双黑色高档软质系带牛皮鞋。但奇怪的是,他知道我并非女性,手中却拿着一束色彩鲜艳如血的火红色杜鹃花。

他见我看着那束花发愣,微微一笑道:“鄙人欧阳成。是谷语先生吧,久仰大名!”说着,晃了晃手中花,“这是我家乡特产的一种花,我们的话题和这花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所以,今日初次见面我把它带来,权当是话题引子,请别见怪。”说话间,微露出一口整齐洁白的坚齿,脸上挂着善意的微笑。

见他如此解释,我连忙伸出手握住他伸过来的有力大手:“哦,没关系,没关系,欧阳先生不必客气,请!”

我感到他手掌的皮肤有异于常人,很柔软但却非常富有弹性,似乎有股温热的气息在掌心中不停地流转。

“谢谢!”他说道,随手把花交给了服务员,服务员麻利地将花插入茶桌当中的花瓶里。

“欧阳先生您喝点什么,咖啡还是茶?”落座后我问道。

“还是茶吧,就要乌龙茶。”欧阳成说道。

“呵呵,看来我们的爱好基本一致。那就来一壶冻顶乌龙吧!”我看着欧阳成说道,他微笑着点了点头。服务员接过点单,转身离去。

“欧阳先生此次回国主要是省亲还是旅游?”我问道。

“国内已没什么亲戚了,主要还是来旅游。就是想回国看看,看看家乡的山水,看看家乡的山花,顺便给亲人们扫扫墓。”说至此,欧阳成感慨地摇了摇头:“唔,已多年未回来过了!”眼神顿显晶亮并布满了沉沉阴郁之色,似已有泪光隐现。

“哦,是这样!”我点头恍然道,“那么,欧阳先生是否要在国内逗留一些时日?”我随后问。

“是的!”他点头答道,“最多一星期,或许三五日,说不定。看情况吧!”随即,他略做沉思,然后继续说道:“其实我已经回来一段时间了,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本来是打算要走的,但我和子雨聊天时他跟我提起您,劝我找您聊聊。他以前也跟我多次提起过您,虽说我们没见过面但我依然对您印象深刻。我能感觉到,子雨他很为有您这样一个朋友而感到骄傲!”

“谢谢!”我微笑着点了点头,心里对子雨充满谢意。

他看着我微微一笑,点了一下头继续道:“后来,我认真地考虑过,认为子雨的建议或许是对的。”

我默默地点了点头。

他喝了口茶,略做沉吟:“唔,我想,应该找个人来说说我的经历以及发生在我的家族和我身上的故事。我认为,这些故事应该有一些很独特的价值,最起码对于像您这样喜欢这类题材的作家来说,应该是有些特别价值的。”

我马上点头道:“当然,肯定非常有价值!”

他看着我微微一笑:“不过,我说的这些经历和故事或许会把您吓住,它离您的世界实在是太过遥远了!”说着,他微微地摇了摇头,“对您来说,这几乎就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事情;或许您会认为这是一个杜撰的或是传说中的故事,但对我来说,它却是我的人生!实际上,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事情都曾真实发生过,仅仅是因为有些事情离普通人的生活确实太过遥远,所以,听起来就好像是天方夜谭一般!听过我的故事后,我不知道您会做出怎样的判断;但如果您不能肯定,那您就权当是在听一个比较特殊的传奇故事好了,这样或许更能让您自己接受!”

听到他这番颇为独特的开场白却更加挑起了我的好奇心,心下不由暗自揣测:这是个什么样的故事、他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这个谜一样的年轻人,将会带给我怎样的奇特、震撼与惊异呢?

正胡思乱想之际,服务员已把功夫茶的整套用具都搬来了。不一会儿功夫,酒精炉蓝色的火苗已然温和地舔在了透明玻璃烧水杯的杯底,服务员将茶具一一展开。水本身就是开的,稍一加热就翻滚了开来。烫杯、洗茶、冲茶、泡茶等一系列程序完成后,服务员将两盅茶递到了我们面前。嗅过闻香杯的香气后我们各自抿了一口茶,服务员期待地看着我们,我们同时点点头。

“唔!不错!你去忙吧,我们有话要谈,请把门关好,谢谢!”我对服务员点头道。

“好的,如果先生有什么需要请按呼叫器。”服务员说完,退出了房间。

在品过了几杯茶并就此随意品评了几句之后,欧阳成突然对我说道:“谷语先生,在正式谈话开始前我有几个要求想声明一下,不知先生可否接受?”

“当然,欧阳先生请讲!”我点头道。

“第一,我们的谈话内容仅限于您我之间;第二,您将来如果写小说可以任意使用这些素材;第三,您可以速记,但不可以录音录像;第四,我现在所有的背景资料除了我告诉您,否则您不能打听或调查,这对您不利;第五,这些内容您不可以透露给任何媒体或者相关的政府部门,否则你会有危险!”说完,他紧盯着我的双眼问道:“这些您可以做到吗?”

我感觉一丝如刃寒光从他那双异常明亮的双目中透射过来,不禁下意识地打了个寒战。

“没问题!”我点头道,“您的这些要求我完全可以做到!”

“很好,我相信您肯定会做到!我们的谈话正式开始。”他严肃地点头道。随即,略顿了一下之后他问:“我的职业您猜得到吗?”

我愣了一下。他接着道:“您可以猜猜看!”

我看着他略加思索,然后沉吟着猜测:“唔,我感觉您身上有一股非常神秘的气息,很冷!但我不敢妄加判断。我想,或许您是做与情报、间谍之类有关的秘密工作的吧?”

他微笑着看了我一眼,然后低头喝了一杯茶,随后说道:“您猜得有一点点靠边,但还差得很远!”说着,摇了摇头。略顿了一下之后,他接着说道:“您应该听说过世界上有一种职业,叫做——‘刺客’,或者——‘杀手’的吧?”他抬头看着我问道,神情很平和。

我心中一震,异常吃惊地看着他道:“难道您是——‘刺客’?”

“对!”他缓缓地点了点头,“我是一名职业刺客,也就是通常所说的职业杀手!但需要澄清的是:职业刺客并非滥杀无辜者的屠夫!在这个行业里我还是有一些名声的。如果您在公安部有人的话,将来您可以去打听一下,十几年前在国内有一桩叫‘血杜鹃案’的著名案例,他们或许可以证实我今天所告诉您的!”

我心中怦怦直跳,下意识地喝了一杯茶,努力平复自己的心绪。

他看了我一眼,微微一笑道:“您不必紧张!我已经退出这个行业了,您就权当是在听一个朋友讲一段离奇的故事就可以了。”

我尴尬地笑了笑,摇摇头道:“我不紧张,只是有些吃惊罢了。”

“那就好。”他微笑着对我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您或许对刺客这个古老的行业了解得不多,但实际上这是一个伴随着人类文明的出现而产生的最古老的行业之一。不管是中国还是外国,过去还是现在,刺客早就存在,现在依然存在。咱们国家最伟大的史学家司马迁的《史记》中,就记载过好几位历史上有名的大刺客的事迹。像刺秦的荆轲、刺庆忌的要离、刺吴王僚的专诸、刺侠累的聂政等等,这些您应该都知道吧?”见我点点头,他接着道:“同样,国外也有许多历史上有名的大刺客。比如,刺死古罗马皇帝恺撒大帝的布鲁图斯;刺杀奥匈帝国皇储斐迪南大公的普林西普;刺杀希特勒未遂的德国军官史陶芬伯格上校,以及刺杀林肯总统的布思等等。完全可以这么说,这些历史上著名刺客的行为,从某种意义上影响甚至改变了人类历史的进程!”

“是的,从这一角度而言,确实如此!”我点头赞同道。

他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这个行业经过数千年的不断演化和发展,现在已成为一种具有极高商业价值和高额利润但同时具有极大风险、极为严密组织的高度职业化、专业化的专门行业,已经变得非常完善了。不再是曾经的那种某些野心家、个人或者政治经济团体,为了某种政治、经济或者其他目的临时组建而成的组织或小团体了。当然,这是一种极为边缘的、极其危险残酷甚至残忍的行业,不可能为大多数人所熟知。

这一行业的顶级组织进入门槛极高因而人数不多,但是其组织机构严密,规则极为严酷。我可以简略地给您介绍一下目前世界上比较有名的几大刺客、杀手组织,以使您对这一行业有个大概的了解……”

于是,欧阳成从目前世界上主要的几大刺客、杀手组织的起源和发展开始谈起,向我介绍了一些他们的基本情况。以下是经我简单整理后的一些概况:

 

1.雷达(Radar)

这个组织的原名翻译过来叫“晚餐后的消遣”(Recration after dinner)缩写为Rad,起源于西方十七、十八世纪欧洲、美洲对非洲的黑奴买卖时期的一种狩猎游戏。当时许多来自南欧、中欧地区的欧洲白人种植园主、矿主和高级贵族在南美洲发了财后喜欢打猎,后来他们逐渐喜欢上了一种变态的杀人游戏,叫做“猎人游戏”。他们认为打动物没有意思,因为动物没有人那么聪明和有头脑,所以打久了就感到不那么刺激和有意思了。于是,他们就学古罗马人,把一些想获得自由的黑奴或者犯了死罪的死囚放入一个小岛或者大的狩猎场,给他们一些简单的防身武器,让他们置身于野兽出没的危险地区。然后这些爱好打猎和寻求刺激的庄园主、矿主或者贵族们,就会带上自己心爱的猎犬、拿上猎枪,全副武装地去猎杀他们的新“猎物”。如果这些“猎物”在规定时间内逃过了他们的猎杀,就将获得自由,否则将失去生命。这是一种极不公平的、极端残忍野蛮的猎杀游戏。这个游戏组织很秘密,而这种游戏也只在那些变态的噬杀成性的庄园主、矿主和高级贵族中流行,由那些干着肮脏勾当的奴隶贩子们创建出来,用于讨好那些大的种植园主、矿山主、大奴隶买主以及有权势的上层贵族们。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残忍的游戏组织逐渐演变成了一个臭名昭著的血腥杀手集团。到了后期,这个组织遭到了越来越多的庄园主、矿主和贵族们的抵制而逐渐失势。再后来,它渐渐发展成为一个为了金钱专门做杀人勾当的专业的秘密国际职业杀手组织。这个组织开始时的英文缩写名称是Rad,后来因为名声太臭,再加上国际刑警组织联合世界上众多国家的警力,开始加大了对他们的打击力度,以及后来随着世界各国国家安全部门对他们了解的逐渐增多,也加大了对其的打击力度。至此,他们才感到自己在国际上的生存空间逐步缩小以致陷入了空前的危机当中。于是,他们决定转型,由原来的半地下彻底转入地下;由原来的只要给钱就滥杀无辜,改变为只为高端客户服务,着力于打造品牌。由此,他们重新制定了一些严格的组织原则和一整套非常严密的行动准则。

这个组织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就已经完成了彻底转型,并将总部迁移到了欧洲某个国家所属的一个叫做Radar(雷达)的神秘海外私人小岛上。这座小岛的地理位置非常隐秘,不为世人所知。因而,这个组织为了变得更加隐秘以及重新定义自身,将其组织名称也改为这个小岛的名字,即:Radar(雷达)。

其实,Radar(雷达)这个词是法国的一个地名和法语中的一个常用姓(注:与英文的专业名词Radar[雷达]的拼写是一致的)。当然,他们这样做还有另外一个更深层次的用意,那就是为了遮掩这个组织臭名昭著的历史起源,以使自己彻底脱胎换骨成为一个适应历史潮流的新型刺客杀手组织。总之,对他们来说这是个一举数得之举。

经过数百年的发展和演变,这个组织累积了深厚的职业底蕴。原则上他们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干,但他们所招募的刺客却是全世界最顶级的职业杀手,因此,昂贵的价格和极高的个人素质客观上制约了他们的某些行为。不论从经济实力还是职业化程度,也不论从资源、管理、人力、名气、情报网以及网络化程度、科技化程度等各方面综合而言,他们都是当之无愧的全球业界老大。当然,他们有着自己的一套非常独特的基本组织原则和非常严密的组织管理规则,这在本书后面的一些章节中,将会逐步揭示。

 

2.天谴(Justice)

据说这是个由一些美国的退休后富有正义感的老法官以上帝的名义创立的秘密处决组织。是对那些罪恶昭彰但通过正常司法审判程序得以逃脱的无法无天的杀人恶魔,或是罪大恶极、天理不容的犯罪分子采取的用于法外执行的秘密杀手组织。他们代表了上帝的意志和终极审判,创立者和管理者都是一些资深的富有正义感的老法官们。实际上,这个杀手组织成立于美国黑帮泛滥成灾的上世纪二十年代,最早是由他们牵头设立了一笔基金并联合那些有钱的苦主们共同发起成立的。

这个组织的初衷是好的,本是出于伸张正义,但毕竟不合法。所以,这个组织极为秘密,以至于是否真的存在这个组织都一直是个谜。他们刚开始执行任务时雇用的刺客,大都是一些心理素质极好、身手很棒的富有正义感的职业警官和退伍军人等,当然酬金不菲。发展到后来渐渐演变成为了一个以商业目的为主要目的的职业杀手组织。当然,这个组织所接的活是有着自己独特的原则的,他们和别的杀手组织还是有着一些本质的区别。

由于这个组织有非常严密的组织规则和原则,他们创立时就非常严密和规范,并有自己的信条和信仰,因此,他们对于杀手的筛选非常严格,甚至可以说是苛刻!他们没有任何文字记录,除了面谈之外,一切都是以某种形式的密语和组织内部符号来进行联络的。即便是找到这类东西也无法证明这个组织的存在和他们所实施的任何行动记录。也就是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可以证明这个组织存在的具有法律意义的文字证据。

 

3.杀天(Killsky)

简称KS组织。这个组织是由原苏联解体后的克格勃以及苏联特种部队的一些军官所创立。

前苏联解体后这个国家暂时陷入了混乱,许多前克格勃的特工和特种部队的专业人士失去了过去优越的收入,生活境况变得很糟糕。而这些经过特殊训练的生性冷酷无情的身怀绝技的人士,找到了这种适合他们职业特点的市场空间,于是这个组织应运而生。本来这是个用来为俄罗斯境内的一些黑社会老大、金融寡头、石油大亨、实业界大老板、政界显要、军界高官等人士服务的专业刺客组织,他们为这些高端人士提供谋杀、暗杀、绑架、偷渡、走私、洗钱、复仇、保安、保镖、窃听、调查以及搜集情报等等一系列全套的专业的克格勃式的服务。由于这个组织的人员全都来自前苏联的克格勃和特种部队,人员素质极高并具有高超的专业技能,因而迅速崛起,成为了世界上首屈一指的新兴的职业杀手组织。

其实这个组织的俄文名称很奇怪,它的原意是:“把天空杀掉”。俄罗斯的这些创立者想表达的意思是:除了上帝以外没有我们不敢杀的。因为上帝是在天上的,上帝以下就是天空了,天空之内的皆可杀。但是英文就只能简单地直译成:kill sky。中文直译意思就是“杀死天空”或者“谋杀天空”,按汉语习惯翻译过来就是:杀天,也可以叫做:天杀。

这个组织在国际上以胆大妄为、残忍无情、无所不为而出名。虽然这个组织的人员很专业也很胆大凶狠,但是,他们也和前苏联出产的产品和装备一样:粗糙。后来俄罗斯渐渐走上了正轨,其总部也被迫迁移到国外并在全世界范围内招募顶尖杀手,同时也为世界上的各类组织、私人机构及私人提供各种类型的专业服务。据说,为了钱他们甚至为恐怖组织提供培训,包括为拉登所领导的“基地”组织以及阿富汗的“塔利班”提供培训。这是一个目前世界上业务范围最广的杀手组织。

 

4.黑手党(Mafia意大利)

这个组织由来已久,主要是以意大利西西里岛裔的人为杀手,是国际上最为知名的一个黑社会组织,可谓是妇孺皆知。其业务也主要是黑手党家族内部的争权夺利各为其主的凶杀和谋杀,当然,他们也在国际上提供杀手、刺客等一些特殊业务。近些年来,黑手党屡遭重创,已不复当年之盛、之勇,但是因其历史传承极长、底蕴深厚,在世界上的名头依然非常响亮,仍然是老牌的国际一流杀手组织。

 

5.哥伦比亚麦德林卡特尔(贩毒集团)

这个组织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制造了许多骇人听闻震惊世界的谋杀、凶杀、暴力案件,杀害了成千上万的各国政要、显贵、政府官员、军官,可以说是当时世界上最胆大妄为、实力最为强大的敢与哥伦比亚政府甚至是全世界为敌的贩毒集团和杀手恐怖组织。世界各国政府联合起来,经过近二十年的打击和清剿,这个组织遭受重创,已基本瓦解,现已转入地下,规模、实力和影响力也大不如前。

此外,比较著名的就是美国的“赏金猎人”。这是个合法的传统民间组织,只要有政府颁发的准入执照任何人都可以组建或者加入。业务大都是追捕有高额赏格的逃犯、嫌犯以及接受各种团体、组织、个人的调查取证甚至组建雇佣军等工作。因为美国政府高额悬赏基地组织的领导人,目前在阿富汗也有许多这类人。他们基本上是由私家侦探、退役警察、退伍军人、私营保安公司里的人员组成。这类组织结构松散临时性很强(也有单飞的),但是一定要在法律的范围内行事。当然,这只是法律的约定,实际上这些人基本上都是游走在法律的边缘,一不小心就会出格。因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也可以称之为:准杀手组织。

另外,其他的一些国家现在依然有一些为某种政治目的和宗教目的服务的恐怖杀手组织,但他们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刺客组织,现在世界各国基本上都把他们定义为“恐怖组织”。例如: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即:英国)的“爱尔兰共和军”组织(注:现已式微);意大利的“红色旅”组织(注:现已瓦解);西班牙的“埃塔”组织(注:现已瓦解);斯里兰卡的“猛虎”组织(注:现已瓦解);印尼的“阿布沙耶夫”组织(注:现已式微);以及目前世界上最为活跃的拉登领导的“基地”组织,等等。

杀手组织的这些情况介绍完之后,欧阳成饮了几杯茶略作休息。随后,他紧盯着桌上那束他带来的鲜艳如血的杜鹃花说道:“每当我心情低落或者情绪萎靡不振的时候,只要我看到这花或闻到它那独特的花香,我都会感到全身心的放松,任何烦恼就都不存在了……”

看来,以这束神秘的花作为话题引子的故事要展开了,我想。随即,我抬眼看着这束花说道:“您进来的时候我已经注意到这花了,感觉它很独特。这是我所见过的颜色最奇特、最鲜艳的红色花朵。”

他伸手把花束移到自己面前,微闭双眼把脸埋进花束,将鼻子凑近花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呼出,似乎这花独特的香气已让他深深地陶醉了……

略顿了一会儿之后,他说道:“这种花您可能认识它,它就是杜鹃花,也叫映山红,很多地方都有这种山花。它生命力顽强,花型很美,是国内分布最为广泛的一种花。但是您现在看到的这束花很特别,您看它的颜色,就像是刚流出来的鲜血,鲜艳而富有光泽。它和一般的杜鹃花大不一样,它的花瓣比普通的杜鹃花肥厚,花型也更加端正、更加庞大。花瓣的表面有一层细小的鳞片微微地衍射着光线,使它纯正的血红色好像泛着油光一般,就像是雄鸡刚流出的鲜血。所以,我们那里把这一品种称之为‘鸡血红’,又叫‘血杜鹃’,是我家乡独有的一个品种。

这种花只生长在我们那里一座向阳的山坡上,也只有那一片山坡才能生长出这种花。历年来有许多人想移栽都没有成功,这花只要离开那片山坡就会发生变化,就会失去花香。虽然它的颜色依然红艳,比一般的花要好看,但是这种独特的像是鸡血般鲜艳而纯正的血红色就会失去。就是在当地也不能够移栽,它只能生长在那一片特别的山坡上。”

“唔,真的很特别!”我按照他的讲解,仔细地观察这些花朵,发现的确如此。“那么,是什么原因造成这种情况的呢?”我好奇地问。

“到目前为止这依然是个谜。”欧阳成微摇着头回答道,“但当地的百姓却相信这与一个神奇的传说有关。这个在当地广泛流传着的有趣的神话故事,我随后会慢慢讲给你听。”接着,他手指着花朵道:“您看,它的花蕊长而饱满,蕊蕾圆而坚实,还具有一种独特而淡雅的幽香,您闻闻!”说着,他把花束凑到了我面前。

我低头仔细地闻了闻这束奇特的山花。顿时,一股清幽而淡雅的独特香气,迅速通过鼻腔窜入我的脑海之中,使我感到有一种短暂的眩晕,花香已沁入肺腑之中。随即,头脑为之一清,思维似乎也变得更加清晰、敏锐了起来。同时,我闻到了一种淡淡的药香。

“唔,是的,这花香真的很特别、很提神,似乎有种淡淡的很好闻的药香味儿。”我点头道。

欧阳成看了我一眼,神秘地一笑,说道:“当你深深地吸入这种花的香气的时候,它那种独特的花香就会沁入你的肺腑、进入你的头脑,你会有短暂的眩晕,然后你就会陶醉在这种美妙的花香里。它会让你的心神获得安宁,你会变得平和、宁静,头脑清醒,并使你的心灵得到慰藉。这种花香我从小就爱闻,它已经沁入了我的心脾、肺腑、血液之中,已和我融为一体,我的一生都已离不开它芳香的滋润了……”说着,他微微地摇了摇头。

他说得很深情,似乎不是在说花,倒像是在诉说和表白自己与生死恋人之间的那种发自肺腑的真情挚爱。

他微闭上双眼略作停顿,然后继续说道:“其实,这花还是一味上好的中药,有着非常独特的药用价值。因为它在医药方面所具有的神奇特性,它还有一个非常特别的别名,也是药名,我家乡的采药人和猎户都把这种花叫做:‘血刺’。”

“‘血刺’?……”我疑惑地问,“是血液的血,针刺的刺吗?”

“是的,就是这两个字!”欧阳成点了点头。

“唔!这个别名真的很特别!”我点头道,接着问:“那么,这也一定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吧?”

“对!叫‘血刺’是有原因的。”欧阳成微微地点了点头,“在我们那里只有那些采药人、中医、猎人才这么叫,而普通百姓都叫它‘血杜鹃’。”旋即,他面色一黯,又沉沉地点头道:“唔!是啊,这花确实有着许多特别之处!然而,最关键的是它承载了我前半生太多的回忆。它伴随着我美好的童年生活和快乐的少年时代,更代表着那段让我一生都刻骨铭心也痛不欲生并彻底改变了我人生道路的初恋……”

几天后,我的电子邮箱收到一封从国外发来的邮件,上面写道:

 

尊敬的谷语先生:

您好!我们上次的谈话非常愉快,我很高兴。谢谢您有如此耐心倾听一个仿若疯子的人诉说一个犹如天方夜谭般的奇特故事。我很清楚,对一个有正常判断能力的人来说这也许是一种折磨,但是我一直相信您是一个有着超常判断能力的人,因此,我们之间的谈话变得愉快而和谐,仿若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非常感谢您的倾听,与您谈话真的是一种非常美好的享受!

需要说明的是我自己的真实姓名其实是欧阳北辰。

我之所以要使用化名是因为我的职业需要所致。然而从目前情况来看,我的真实姓名反而更加不为人所知,这个名字已在十几年前死去。因此,您可以在小说中使用他。至于其他与我相关的人物的姓名,您可以使用我所告诉您的,您也可以自己改编。当然,这些都由您自己来决定,我无权干涉。

还有一个需要澄清的问题是:我其实并未完全脱离相关行业,但是我却有着非常大的选择权。至于将来我会接到哪些让我感兴趣的任务并且完成情况如何,我想我会非常乐意与您共同分享的!

 

您所信赖的朋友:欧阳北辰

2005年8月16日    

 
上篇:暂无记录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4118) | 推荐本文(3)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