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科幻灵异 > > 第三章 笔仙游戏
第三章 笔仙游戏 文 / 偏离纬度 更新时间:2012-7-24 20:14:20
 

(一)

今天出外勤,刑警队的人都走空了,只有副队长小刘正拍着桌子教训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子。那女孩穿着一身黑色的漆皮紧身衣,顶着一头五颜六色的直发,还算精致的面孔却满是倔强与叛逆之色。面对小刘软硬兼施的询问,她只是不屑地偏着头,靠在木椅中。

杜亦羽一向很少过来这边,身为一个法医,他似乎对刑警的工作缺乏基本的兴趣与好奇。不过今天,他刚刚放下验尸报告,便被小刘一把抓住胳膊。他一愣,小刘已经对那个女孩低吼道:“你问问他!他干法医这么多年,什么时候见过鬼?!”

“没见过。”杜亦羽应付事似的随口说了一句便打算走开,小刘却将他按在旁边的椅子上说道:“你等等再走!”

然后,小刘便扔给他一份口供,瞪着女孩,对他道:“还不到18岁,非法集会,并导致严重后果”

“哼!”小女孩不屑地冷哼一声,阴阳怪气道:“你若再不放本副使走,下一个倒霉的就是你了!”

小刘气得一拍桌子,对杜亦羽道:“你看看,这哪是一个小姑娘说的话啊?!副使?你是什么副使啊!啊?我告诉你,你们要再这么胡闹下去,到时候成了腐尸都没人知道!”

“要你管?!我告诉你,你还没和我姐结婚呢!就算你们结婚了,也轮不着你来管我!”小姑娘梗着脖子,毫不客气道:“我警告你,刘清林!你再拍桌子,我就告你人身攻击!”

“董小泉!”小刘气得站起来道:“你以为你在看电影啊?!我告诉你……”

“行了。”杜亦羽拍了拍小刘的肩膀,指着董小泉道:“把她屁股下的那根笔拿过来。”

小刘和董小泉同时一愣,下一刻,小刘突然抬起身子,在董小泉反应过来前便拉开她,一把抓起椅子上的一根钢笔,怪叫道:“你什么时候拿的?你要干吗?!”

董小泉怨恨地瞪了杜亦羽一眼,双手抱胸,晃着上半身道:“逃跑啊!我怎么能被困在这里!”

“你!”小刘瞪着眼睛,气了半天,见董小泉又大大咧咧地坐回椅子上。他终于全身无力似地偎回椅子里,带着一丝哀求对杜亦羽道:“你都看到了!帮帮忙!”

杜亦羽无奈道:“我能帮什么?”

“帮我告诉她,这世上没有鬼!”

“你有什么证据?!” 董小泉立刻反驳道:“想也不想就去否定那些自己不能理解的事物,你们这些大人都是这样固执、愚蠢!”女孩根本不给小刘说话的机会,连珠炮似的道:“我就不明白了,你们不也没见过外星人吗?为什么却相信外星人的存在?我告诉你,科学解释不了的事物不等于不存在,只是人类的科学还没有发展到那里!如果退回五百年,不知有多少化学反应会被当成妖术呢!”

“既然你说在过去化学反应会被当成妖术,为什么不想想,也许你见到的那些法术,正是有人利用科学在骗你呢?”小刘脑筋一动,自觉这句劝到了点子上,可没想到,董小泉根本毫无动容之色,哼了一声道:“我师父是有真本事的!”

“你!”小刘气道:“气死我了!杜亦羽!”

“叫我干吗?她说得很有道理啊。”

“喂!”

“怎么样?刘清林?”董小泉有些意外地看了杜亦羽一眼:“现在该承认是你思想太过僵化了吧?”

“你们那根本就是胡来!”小刘气得又拍了拍桌子喊道:“你要非信这个,干脆剃个光头去当尼姑!省得你姐天天替你操心!”

“不懂别乱讲!我是学道法的,当什么尼姑?!”董小泉也来了气,跳起来,想也不想就道:“我告诉你,佛道两家!我的身体已经献给仙师了,你别胡说八道!”

“什么?!”小刘听得心里一惊,跳起来就去抓董小泉的胳膊,杜亦羽叹了口气,拦下小刘道:“你再怎么急也解决不了问题的。”

小刘气呼呼地坐下,喝了一大口凉水,看来要有半天说不出什么话了。

董小泉晃悠着上半身,满脸不妥协的神情看向窗外。

杜亦羽用笔头一下一下敲着桌子,缓缓道:“你说你相信有‘鬼’,那我想问问你,你真的了解‘鬼’这种存在吗?”

董小泉“哦”了一声,不答反问道:“你是干法医的?”

“对。”

“那我问问你,你真的了解那些尸体的全部吗?”

杜亦羽淡淡一笑道:“当然不,我只会去了解我需要知道的。”

“对呀,我也一样!看着你挺精明的,怎么也会问出这种蠢问题。我告诉你,别想充当什么爱心人士,也别想旁敲侧击地说服我!惺惺作态!”

“小泉!”小刘低斥,有些后悔这样莽撞地拉杜亦羽帮这个忙。他虽然从未见杜亦羽与人争吵过,可整个警局,他最不想惹的,就是这个冷淡的男人了!杜亦羽没有继续说什么,只是继续用笔敲着桌子。一时间,这个办公室变得意外的安静,那一下一下的敲击声自然就显得更加的明显。

小刘不住偷看杜亦羽的脸色,却什么也看不出来,于是,他心里便越发地后悔起来!他以一个警察的直觉发誓,杜亦羽绝对是个危险的男人。唉……不会把小泉搞成神经病吧?

目光随着那根笔一下下地起落,董小泉偷偷地瞥着那个男人,不知为何,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她只有在看师父施法的时候感受过!

这令她感到十分困惑,可渐渐的,脑子里渐渐变得空灵下来,一阵茫然之后,她变得非常的平静,似乎无论是什么,她都愿意去接受一样!

“你师父叫什么?”不期然地,杜亦羽手中的敲击不停,却突然问道。

“不知道。”董小泉虽然是否定的回答,可语气里却没有一丝反抗。

“他长什么样?”杜亦羽再问。

“不知道。”董小泉目光紧紧地盯着那只笔,生硬地回答着:“师父每次出现,都带着面具。”

小刘陡然吸了口气,眼中再次升起怒火,忍不住叫道:“见都没见过,你就这么相信他?!还什么把身子给了他?!你!”

意外的,董小泉丝毫没有反驳,只是愣愣地看着那只笔,不动、不言、不怒。

小刘也感到不对劲了,疑惑的看向杜亦羽。

“噢?”杜亦羽顿了一下,追问道:“她施的法术,可有令死人复活?”

“有。”董小泉眼皮抖动了一下,似乎对这个问题反应很大。

小刘皱了皱眉,问道:“你们集会的场所在哪?”

“……”

“你们集会的场所在哪?”小刘又大声问了一遍,可董小泉就像听不到他说话一样,呆呆地看着杜亦羽手里的笔一下,一下,一下……

小刘用力吸了一口气,惊异地看向杜亦羽,低声道:“你……你别告诉我你会催眠……”

“法医也要学心理学的。”杜亦羽淡淡地说,却令小刘倒吸了一口凉气,禁不住在心里嘀咕了一句“简直是个怪物!”

“你们集会的场所在哪?”杜亦羽又问了一遍,董小泉的眼中显出一种茫然,半天才摇头道:“不知道……”

“那你每次是怎么去参加聚会的?”杜亦羽耐心地问着。

“跟随着师父的召唤而去。”

“都说什么呢?!”小刘皱眉问。

“可能也是一种催眠术。”杜亦羽目光一闪,似是想到了什么,对小刘做了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继续问道:“你师父是男的,还是女的?”

“女的。”董小泉毫不犹豫道。

“咦?!”小刘一愣,忍不住低呼出声,“这死丫头,说什么把身子……靠!”

就在这时,杜亦羽手中的笔突然停下,小刘一愣,不由叫道:“别停啊!”

就在同一时刻,董小泉眼皮一抖,神情一怔,已经醒了过来。她飞快地眨了眨眼看向小刘,疑惑道:“什么别停?”

杜亦羽道:“我对你说的很感兴趣,如果你们再有聚会,可不可以叫上我一起?”

董小泉一愣,却很快就笑道:“这我得问问,不过,平时我们自己也会举行一些聚会,你可以来参加。”

杜亦羽点了点头,站起来对小刘道:“别为难她了,你自己的事就够多的了,别瞎操心了。”

小刘看着杜亦羽颇有深意的眼神,会意地点了点头,对董小泉道:“你今天先走吧,不过我告诉你,无论干什么,自己心里得有个度!”

董小泉理都不理小刘的教训,站起身就往外走,走到门口突然回过头对杜亦羽笑道:“长这么帅,怎么会做法医啊?”

“我只会和尸体打交道。”

“呵呵,你太幽默了。”董小泉摆摆手道:“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好。”

董小泉刚一出门,小刘就忍不住压低声音对杜亦羽道:“你要干什么?别怪我没提醒你,私自查案可是犯纪律的。”

杜亦羽懒洋洋地挥挥手道:“我对查案没兴趣。”

小刘皱眉,拉住杜亦羽道:“那你打算怎么做?”

“你要不就交给我什么都别问,要不另请高明。”

小刘尴尬地笑道:“我这不是担心嘛。”

“有什么担心的?”

小刘很想说“担心你没有人性,把小泉整得太惨”,可话到嘴边却只是咕哝道:“担心小泉出事呗,你没听她刚才说什么死人复活……靠,看来真的好好查查这事了。”

“我劝你先别查,如果真的是非法组织,你这个小姨子怕是也无法全身而退。”

“可是……这组织听起来怪邪乎的,如果真的涉及人命,我怎么能为了……唉,我不能不管啊!”

杜亦羽微翘起唇角,淡淡道:“你放心吧。死人复活这种事情,不是玩了什么手段骗这些无知女孩,就是一帮小女孩胡闹。没有那么严重。”

“唉,但愿吧。”

 

(二)

从刑警队出来,杜亦羽没有回办公室,而是直接开车到了狐狸那里,不想在那里看到了孟久、雨灵和翡月。

“靠!”孟久看到他跳起来夸张地叫道:“你果然早就知道狐狸回来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杜亦羽不理孟久,却冷冷地看向雨灵,低沉的语气中带着怒意:“你又用修罗刀了?!”

雨灵直视着杜亦羽,连她自己都感到有些吃惊,对于杜亦羽的怒气,她竟一点也不感到紧张……是自己的性格变强了,还是……自己的情感变得冷淡了?

“杜兄……”孟久还没说出什么,杜亦羽却冷冷道:“闭嘴!”

孟久一愣,心里也有些火气上升,对于雨灵的变化,他比谁都不安,比谁都害怕,一直到现在,他手里的冷汗出了一层又一层,可凭什么他要装得如此冷静?!想着,他就想大喊大叫,发泄一下心中的不满!

他还没发作,杜亦羽却突然抓起桌上一把水果刀,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空档一刀划过雨灵的手臂。然后,又在所有人的震惊之下,用手沾了一下那伤口流出的血。

“嘶……”

本来已经要叫出来的几口人都愣住了,雨灵的血竟像硫酸一样,腐蚀着杜亦羽的手指。

“这……”

这下连雨灵都忍不住动容:“为什么?”

杜亦羽冷哼一声,自桌上抽出一张餐巾纸随便包在手上,没心情再继续他到此的目的,转身就往外走。

“喂!慢着!”孟久拦住杜亦羽,急道:“这怎么回事?”

杜亦羽看着孟久,却是一声不出,直到把孟久看得有些发毛,才缓缓道:“她的血已经拥有力量了!再让她使那修罗刀,她就快成了驱魔的武器了!”

翡月过去帮雨灵止血,却神色复杂地看向杜亦羽……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孟久带着怒气大声道:“你到底隐藏了什么?!看在老天的份上,你能不能不要再耍我们这些无知小民了!”

杜亦羽冷冷地看了一眼孟久,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旁边雨灵却是一震,神情在那一瞬间变得有些复杂。

……

那是……多久之前的记忆?

混战!

鲜血!

疯狂的杀戮!

痛苦的心灵!

虽然样子变了,可那样强大的力量,是……杜亦羽吧?

世上为何会有画尸人这个种族的存在?

对于他们来说,死亡到底是意味着什么?

只为了他的力量,雷明德那些人便追逐着转世的他!

趁他尚未觉醒,将那个唯一不因他的怪异而疏远他,唯一爱着他,全心全意对他的女人变作那丑恶的巨虫!

那样残忍的过程,发生在他最爱的人身上,可他却无能为力!

伤害那个无辜的女人,只为了……要他被最爱的人攻击,只为了束缚住他的手脚,让他无法发挥全力,他们才能趁机对他下咒,让他成为他们的棋子……

杀死自己最爱的人……

记忆到这里,雨灵只觉眼前突然一黑,整个人仿佛都陷入了一片黑色的泥潭,不能动,也不能呼吸……

就在这时,一个白色的身影出现在那片黑暗中,给人的感觉是那样的温和、平静,像是天上的神仙,拥有可以治愈一切伤痛的力量。那个温和的人向痛苦的杜亦羽伸出手,将他带到一处隐秘的山林,将自己知道的所有倾囊相授——不仅仅是法术,还有坚强和快乐。杜亦羽称他为——师父。

眼前的画面突然跳开,不再是那静谧的山林,而是血腥的战场。

那战斗的画面不断转换,无论是山间还是城池;无论人多,还是人少,杜亦羽总是身陷其中!

随着他的胜利越来越多,画尸人各个门派渐渐消失,越来越多的曾被画尸人奴役的术者得到解脱。在那恐怖的厮杀中,只有两个画尸人一直伴随杜亦羽走过来,并肩而战,走到了画尸人的巅峰状态,却也结束了画尸人鼎盛的时代。

那两个人,从语言和行为来看,一个应该是鲁海,而另一个,雨灵不知为什么,总是看不清那人的面貌。无论她多努力,却只有模糊的身影,但为什么,令她感觉那样的熟悉?

雨灵猛地惊醒,喘息着从床上坐起。这些不知从哪而来的记忆,如沙尘般,一点一点地堆入她灵魂的角落里,迟早有一天,会将现在的她完全淹没!

窗外稀稀拉拉地下着小雨,昨天在狐狸那里闹得不欢而散,孟久这两天的情绪也很糟糕。牛章权一直昏迷着,偶然会大叫着说着胡话,整个人像是随时都会崩溃一样。而翡月的情况也不乐观,昨晚,她好像又做了什么噩梦……孟久和狐狸虽然跑去大厦解决了那个活尸,可问题似乎没有得到根本的解决。唉,杜亦羽看起来完全没有要帮翡月的意思。一向冷静的他,那天竟会发那么大的火,到底是为什么呢?

这该死的记忆,到底还有多少是我不知道的?!难道真的要等到自己变得不再是自己,才能知道杜亦羽不肯说出口的秘密吗?!

“起来了。”翡月端着一杯咖啡走进来,淡粉色的睡裙修饰出她完美的曲线,白皙的肌肤配着红润丰满的双唇,还有鬓角那柔嫩的汗毛,就连雨灵都忍不住咽了口吐沫,这个女人,似乎天生就带着一种狐媚般的风情!

“翡月,我们今天去找杜亦羽吧?”

“为了我?”

雨灵点了点头,翡月把咖啡塞进雨灵的手里,很坚决道:“不去。”

“为什么?”

“不为什么!而且,不是有孟久和那个净月帮忙吗?对了,给我讲讲那个狐狸是怎么回事!”

雨灵摇了摇头,随口道:“问那狐狸的事干吗?”

“我怎么总觉得,在哪看到过他?”

雨灵想了想:“既然你不想去找杜亦羽,那我们直接去找狐狸吧。”

与此同时,狐狸的那个小店里正闹得不可开交。

几个执法人员鱼贯而入,带着搜查令,说是有人举报这里利用迷信坑害群众,致使二人精神恍惚,四人昏迷不醒,数十人被骗钱财。

净月笑眯眯地听着,晃动了一下手里的报纸道:“不会是这个记者举报的吧?”

领头的人冷着脸道:“我们有规定保护举报人的信息。”

净月一本正经地读着报纸的标题:老夫妇轻信鬼神,一碗符汤陷昏迷;黑小店迷信害人,佛道不分夸海口。

“既然你看到这篇报导了,我们也想问问,你给那对老夫妇的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两个老人会陷入昏迷?”

净月瞪起眼道:“你们有证据证明吗?他们昏迷,和我有什么关系?!”

那人皱眉还没说话,旁边一个年轻小伙已经不客气道:“还用证据吗?不会那么巧吧?二人精神恍惚、四人昏迷不醒,都是来过你店里的客人!你能说这些跟你无关吗?”

净月不屑地看向那小伙子,冷笑道:“你没基本常识吗?身为一个国家公务人员,没有证据却胡说八道,我可以告你诬陷的。”

“你!”

领头那人拉住冲动的小伙子,对净月道:“证据我们会找的,你这里已经涉嫌迷信活动,所以请你暂停营业,待一切都调查清楚再说。”

“这可有点麻烦了……” 净月挠挠头,看向那领头的,有意无意地将中指和无名指收回,另外一只手已经摸在了旁边桌子上的八卦镜。

就在这时,孟久的声音突然自门口响起:“呀,雷所长,您怎么在这?”

孟久边说,边快步走进来,拿起桌子上的八卦镜,随口道:“又买了个新镜子啊?行啊你,生意兴隆啊。”

净月皱了皱眉,那个雷所长也道:“孟总,你们认识?”

“岂知认识,交情非浅呢。” 孟久笑,随即又压低声音道:“你们这是……不会怀疑他搞迷信活动吧?”

雷所长不动声色道:“嗯,不过还只是怀疑。你搞易经也好、风水算命也好,就是不能说妖道鬼,扰乱社会。孟总,这里面的分寸,你最清楚。”

孟久很是正经道:“这位净月道长是地道的道家传人,学的是易经,练的是功夫,做的是帮人修身养性的善事,不会做那些违法的事的。”

雷所长点了点头,却还是冷着脸道:“好,只要没事,我们也不会冤枉他。不过,这里暂时还是要停业整顿几天。”

孟久也装得很明理地点头道:“配合工作,这没问题。”

“行,既然这样,我们先走了。小王、小午带人来办一下停业整顿的手续……”

(三)

雷队长一行人走后,孟久便忍不住对净月道:“我的净月道长,你刚才要干什么?这是人类社会,有它的法则!”

净月又好笑又好气地看着孟久道:“你脑子傻了?我会做那种事吗?!”

“那你?”

净月一把抢过孟久手里的八卦镜道:“那记者成天跟我鬼头鬼脑的,我就想利用利用他!好不容易鱼上钩了,我当然要提杆了!”看着孟久一脸疑惑,净月笑道:“那几个人都有严重的心理疾病,我只是借助幻觉让他们治愈心灵。过两天他们醒过来,看到报导,一定会给我正名。到时候,我再将幻觉说成心理暗示,那你想,我的名气还不迅速提升?到时候,我再开个心理诊所,真的假的一块来……财源滚滚啊!不过,最难的,就是那些人只是普通人,人轻言微,所以,我才想给那雷所长一个‘心理暗示’,让他也有点问题,而且让他隐约感到必须来找我才能解决那问题……到时候,我再用心理学那么一治疗——”说着净月一拍手,笑道:“大功告成!”

孟久被净月说得半天不知该说什么,良久才吐出一口气,苦笑道:“怪不得人们总是说‘狐狸精’,果然是……”

“喂!”净月道:“你来干吗?自以为是地坏了我的好事,还敢贬低我!”

孟久白了狐狸一眼,突然从怀里掏出修罗刀拍在桌子上:“你应该知道不少这刀的事吧?”

净月一愣,随即笑道:“修罗刀分雌雄双刀,乃上古神器,也是唯一可以伤害,乃至永恒地杀死画尸人的神器。”

孟久等了一会,忍不住气道:“就这些?!”

“是啊。”

“我靠!这些我都知道!”

“其他的……哦,对了……”

“什么?”

“自古以来,还从未发生过修罗刀易主的情况……”净月饶有深意地看着孟久道:“修罗刀会认你为主已经够怪的了,易主这种事简直是奇闻了!就好像你的亲生孩子,突然为了什么原因不认你了……”

孟久疑惑地看着净月道:“你想说什么?”

净月挠着耳朵道:“没想说什么,随便说说而已。”

孟久盯着净月,良久,叹了口气道:“算了,算了,狐狸怕猎人,狐狸精怕画尸人,你也就这点出息。”

净月笑道:“你激我也没用,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孟久很是烦闷地叠着桌上的几张符纸,还是忍不住道:“我这两天一直在想那大厦里的细节,一切都太可疑了!”

“比如?”

“那天是一个朋友来托我去的,不过,他也说不清那大厦的主人是谁,具体怎么回事也说不清,只说在化妆的时候出岔了。当时我也没在意,可后来闹出活尸,我才发现不对头。那可是活尸啊!要是化妆出问题就闹活尸,这世上的法师道士怕是都要死光了!陈小玲当初化为活尸,便是有人在背后出手,这次怕是也不例外。而且,就算我到处去找有关修罗刀的资料,可怎么就那么巧?就在我刚得到那本有关修罗刀古本的第二天,就出现活尸?我怎么想,怎么觉得这里面有事!”

“为了什么?”

“我刚拿到古本,正在对古本的研究最放不下的时候,那两天,几乎连上厕所都会把刀拿出来研究!更何况,我目前最需要的就是再次使用修罗刀,怎会放弃如此好的实践研究的机会,必然会带着刀去大厦。在突发情况下,我很有可能随手将不能用的刀放在那里,当我陷入幻境或者活尸的纠缠时,便可以让雨灵去用那把刀……”或许,真让雨灵说中了,说不定什么旧货市场、网上二手书、桥头地摊什么的都能碰到这本书……恶寒啊!

净月皱眉:“这也太复杂了吧?而且,不确定因素也很多啊!”

孟久沉吟道:“至今我们遇到的那些事,哪件不是这样?广布局,细筹划,我们在不知不觉中便被设计了,他要做的,只是等我们触动一个个机关,不是这个,就是那个,最终流向他设计好的陷阱……”说着,他看向净月:“鲁海在你这里就说明你还在帮他找他的身体,以及那个凡图,对不对?”

净月一愣,脑中猛地闪过一个念头,惊疑道:“雨灵之所以会去大厦,是因为牛章权,或者说翡月要找你……而翡月和牛掌权的问题,都和她有关……如果这都是她设计的?靠!这个人是疯子吧?!她到底要做什么啊!”

孟久道:“他?”

净月看向孟久:“女字旁的她,一个隐秘多年的画尸人……我和鲁海虽然发现她重新出世,却完全没有和凡图联系起来……”说着,净月将那个画尸人的事情简要地说了说。

孟久点了点头,有些奇怪:“不过这有点怪啊,翡月说她只是做了个梦,怎么会沾上那些秽气,引得术法上身呢?”

净月一愣:“什么梦?她不是和牛章权一样沾上的那些秽气?”

孟久摇头道:“不是,牛章权是做生意路过,应该是偶然,凡图不可能做到这么细。而翡月却仅仅只在梦里见到,她之所以做梦,倒是有可能是凡图的设计。”

净月心里一动:“她的梦是什么?”

孟久将翡月的梦讲了一遍,净月突然大叫一声,跳起:“靠!原来是她!”

“什么?”

“她在梦里看到的那个挖女尸的人,是我啊!”净月脑筋飞速运转,急道:“靠!我当时就感到有人在透过我偷窥,竟然是她?!而且,她为何会看穿我是狐狸?!靠!孟久,你这个徒弟到底是什么人?!”

“是个神偷……”孟久苦笑:“她的出现,不会也是凡图的计划吧?”孟久不理净月,自言自语道:“对啊,如果知道她是小偷,凡图可以轻松地利用一个珠宝展把她吸引到杭州西湖……”

“是啊,便是那古本,都有可能是算定翡月出发来找你的日期让你得到的。”

孟久和净月对望一眼,都感到一种不可抑制的寒冷!

这个凡图,简直是……他究竟要做什么?

净月突然一拍桌子,猛地站起来:“不行,我得找杜亦羽去!”

“我跟你一块去!”孟久想也不想,收起修罗刀便跟了出去。

 

(四)

“喂,孟总?”电话里传来孟久秘书焦急的声音:“你在哪啊?”

“怎么了?”

“我一个朋友的孩子,玩笔仙,玩出事来了!”

孟久瞥了狐狸一眼,道:“我们是做殡仪的,又不是除鬼的。”

“孟总!”秘书在那边道:“您就别跟我绕弯子了,跟了您这么多年,您成天到底都在干什么,我多少也猜得到一些。再说了,我也没别人能求了!”

“喂,狐狸——”孟久捂上电话:“给你介绍个生意?”

狐狸瞥了孟久一眼:“君子不夺人之美。”

“少来,二一添做五?”

狐狸竖了竖耳朵,歪着头:“你担心什么?”

孟久对着电话那头道:“小邢,把地址发短信给我。我这就过去。”

狐狸被孟久拽上了车,开了一会,孟久突然沉声道:“说实话,我总觉得自己最近有些怪。”

狐狸眨巴眨巴眼睛:“什么怪?怎么怪?”

“最近,我的力量似乎变得很不稳定,有时候,会莫名其妙地变强,强到连自己都控制不了的地步。”

狐狸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行了,别说了。”狐狸耸了耸肩,半真半假道:“我有时候也会莫名其妙地厉害起来,不过那都是扯淡,再厉害你能把姓杜的摁在地上?唉,老孟,你要是不排斥,我认识好的心理医生……”

孟久“哧”地刹住车,瞪着狐狸看了半天,直到把狐狸都看得有些毛了,突然又踩下油门,害得狐狸一个趔趄倒在车座上。

孟久的跑车停在富丽小区门口,下了车,却意外地看到那个出现在狐狸店里的记者正在楼下走来走去,看似在等什么人。狐狸皱了皱眉,又是这麻烦的家伙……它突然笑道:“我说孟大法师,不过一个笔仙,你还是自己搞定吧。”说完弹了个响指,忽的一下就消失了。

“靠!”孟久跺了跺脚,又气又无奈地喃喃道:“早知道,刚才真应该给这死狐狸贴张符,押着他过来!”

孟久走过去,那记者看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走上来:“是孟总吗?”

孟久点了点头,道:“你是?”

记者连忙上来握手道:“您好,您好,我是张超,小邢让我在这等您。”

握了手,孟久也没多问,便被张超让到21楼,大厦的顶层。

“孟总!”小邢迎上来,介绍了一下屋里的人:“我朋友马丽,她爱人冯响。”

孟久点了点头问:“出事的呢?”

“她孩子冯小丽,还有小丽的表姐季宁宁。”

“那这个人呢?”孟久指向张超,狐狸看到这个人就跑了,这里面不定有什么事呢。

“我是小邢的朋友。”张超立刻自我介绍,孟久看了他一眼,简单道:“无关的人请出去。”

“孟总。”小邢感到面子上有点过不去,孟久却靠在墙上,不为所动道:“无关的人请出去,或者我走。”

“张超?”小邢尴尬地看向那记者,却似乎在躲避着表姐马丽的目光。

张超一笑,道:“孟总,我并不是无关的人。”

孟久挑眉,张超道:“我也参与了那个笔仙游戏。”

孟久神色微动,看看张超,又看看马丽愤怒的目光,叹了口气:“是你先松手的吧?”

“对。”张超眼珠子一转,似乎很感兴趣:“有什么问题吗?”

孟久冷笑,没有说什么,推开一脸欠揍的张超,朝那关着的房门走去:“小邢,给我倒杯水”。

“小丽她……”马丽离开丈夫的手臂,跟上来犹豫道:“不会有事吧?”

孟久向马丽微微一笑,柔声道:“放心,笔仙是很温和的,不会有事的。”

小邢给孟久倒了杯白开水,才对马丽道:“放心吧,孟总很厉害的。”

孟久接过水,却不喝,而是从怀里掏出一张符,随手一晃,便奇迹般地燃烧起来。马超眼里露出惊奇怀疑的神色,然后,不解地看着孟久将烧完的纸灰放入那杯水,递到他的面前。

“喝了,跟我进去。”

张超愣了愣,但很快反应过来,毫不犹豫地接过水,好像喝药一样,一仰脖灌下去,咳了两声,皱眉道:“这,这有啥用?”

孟久看着张超,露出一个莫测高深的笑容:“没用,逗逗你,怕你太紧张了。”说完,便推门走了进去。

张超一愣,脸上愤怒的神色一闪而过,随即露出一个老好人似的苦笑跟了进去。

门一推开,张超就愣了。这屋子他刚才来过,小丽和她表姐还是他帮忙抬到床上的,可此刻,整个房间都变得很奇怪。眼前似乎飘着一层浓雾,温度也显得有些高,床上的两个女孩头脚相反地躺着,相互抱着另外一个人的脚,眼睛睁得大大的,却毫无神采,浑身上下动也不动,似是完全不知道他们进来。这诡异的感觉让他心跳有些加速,即便不相信鬼神,也会感到紧张。

“孟……”张超刚一张口,便被孟久捂住嘴,推到门侧的墙上。然后,听到孟久低声道:“出去!”

“啊?”张超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孟久拉着离开了那房间。

“孟总?”小邢奇怪地看着这么快就出来的两个人。

孟久对小邢摆摆手,转向张超:“你们玩笔仙的东西呢?”

“在这。”小丽的妈妈指着客厅中的一个硬纸板,上面放着一根2B铅笔。

孟久走过去,只看了一眼,脸色就有些变了。

“出什么事了?”张超疑惑地走过来。

孟久深吸一口气,看向张超道:“这上面的都是谁画的?”

“小丽画的。” 张超看着孟久冷冷的眼神,咳嗽了一声,呵呵道:“我找的图,她照着画的。”

“哪来的图?”

“问这个干吗?”

孟久冷哼,指着那图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图吗?”

“不就是玩笔仙用的?这不,‘是’、‘不是’、‘好’、‘不好’……”

“布局呢?”孟久用大拇指按在一个“九”字上,中指伸出正好按在“坤”字上,而小指则恰好指向一角的“鬼”字。

 “哼!”孟久冷哼,看向张超:“这是一个招灵卦!你被人骗了!”这世上哪有什么笔仙啊,不过是意识共鸣罢了。

“啊?”

“图哪来的?”

“路边道士卖的,文质彬彬的。”

“文质彬彬的?”孟久神色一动,急道:“岁数顶多四十,颇有气质,左眼太阳穴上有颗痣,手上戴着一个龙头的黄金戒指?”

“你也见过?”

孟久长出一口气,是他吗?那个给他修罗刀,并有可能是凡图的那家伙!

从怀里掏出一对空白的符纸,向小邢要了白水、碟子、小镜子、DVD光盘等东西,不顾那些人怪异的目光,坐在沙发上,拿出瑞士军刀,在手臂上划了一条血痕,滴在碟子里。

“孟总。”小邢拿来餐巾纸,虽然听说公司做法事的时候,孟总偶尔也会弄出点血糊弄糊弄人,可第一次亲眼看到,再加上这种气氛之下,她才知道那些客户为什么如此相信孟久了。不过,这次似乎是真的有点不寻常,不会有问题吧……

孟久又烧了张符纸,扔在白水中,再倒进碟子里将那几滴血稀释一下,然后才用食指沾了往空白的符纸上画着古怪的符号。

“胶水?”

“有。”小丽爸连忙答应着。

孟久又沾着血水在小镜子和DVD盘上画下咒符后,接过胶水,将一张符纸裹在那根2B铅笔上贴好。

“好了!”孟久站起身,将一堆符纸和胶水塞进张超手里道:“你还跟我进来。”

走到门口,却又突然停下,指着桌上剩下的半杯混有符灰的白水道:“你还是把那个喝了吧。”

“喂?!”

张超眼里浮起一丝愤怒,这些装神弄鬼的家伙,一个比一个招人烦!

孟久看着张超,一字一字道:“那是救命的,你不喝也没关系,出事别后悔就成。”

张超气得脸红,怎肯再去喝,小邢却把那水端了过来递给他:“宁可信其有,孟总他们出法事的时候,经常会喝这个的。”

“不喝!”

“张超,别赌气,好吗?”

看着小邢一脸的为难,张超叹了口气,接过来一口气喝下去,“咳咳”纸灰贴在嗓子眼,实在他妈的难受!

“记住,我们不出来,你们绝对不能进来!”孟久做了最后的交代,带着张超重新进入那个房间。

关上门,张超又是愣了,这次房间似乎又变了……房顶的白炽灯怪异地发出红光,墙壁上出现许多裂痕,地板踩上去竟有些烫脚……再看小丽和表姐,张超一口气差点噎在嗓子眼,那两个女孩身子拧麻花一样地缠在一起,扭成一个S形。最恐怖的,是两个人的眼睛都大张着,却毫无焦距。

孟久一边将小镜子和DVD碟贴在墙上,一边道:“把那些符纸都贴到门上和窗上。”他娘的,也不知道招来了多少!如果这是凡图通过这个白痴记者设下的又一个埋伏,那么目标是谁?自己,还是狐狸?或是都有?目的又是什么?

“孟总。”张超一边听话地贴着符,一边不住地回头看看床上那两个女孩,虽然还是不愿相信什么神鬼之说,却也被这诡异的气氛弄得有些紧张,嘴上也便话多起来:“这到底怎么回事?”

孟久一丝不苟地贴着DVD,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道:“你是记者吧?”

“啊?”张超心里一抖,随即笑道:“怎么会……”

“你不承认没关系,但我要提醒你,不要再去惹净月那家伙了。”

“什,什么啊……”

“哼,你到现在还没事,是因为那家伙要利用你。别把他惹毛了,不然,谁也救不了你。”

张超笑容有些僵硬,眼里却是不屑,那个假半仙现在连他的采访都不敢接受,又能做什么?哼!早晚要给这些装神弄鬼的家伙曝曝光。

孟久贴好最后一个DVD,走到窗边,神情肃穆,只一动念,便感到自己身体中的力量蠢蠢欲动。

他陡然深吸一口气,努力地平定自己的精神,最近这是怎么了?这些莫名其妙的力量都是从哪跑出来的?他感到自己就像一个被烧开的高压锅,却唯独没有那个最关键的气阀!如果控制不住,那后果不堪设想啊!

费了好大力气调匀气息,孟久小心翼翼地调动着身体里的力量,缓慢而有节奏地念出一串符咒,双手用力均匀地抚过一个女孩的额头、肩臂、脊椎,又同样抚过另外一个女孩的额头、肩臂、脊椎。

女孩的身体渐渐松开,脸上僵硬的神情开始变得柔和起来,孟久深吸一口气,十指不停地相互揉搓着,直到发热。然后,他小心地用指肚压过女孩的眉毛、颧骨、嘴唇、鼻梁,最后,缓慢而坚定地合上两个女孩的眼睛。

这一连串动作做完,孟久感到自己后背都湿透了,张超虽然在一旁看着,却也是不觉浑身紧绷着,这……是在做什么啊……为什么让他觉得气氛如此凝重呢?

两个人谁都没有注意,远处的房顶,一个白衣男子微笑,俯视着房间里的一切。一只蓝色光芒的小鸟从房间外飞起,穿过两幢塔楼,画了一个漂亮的弧线落在他的肩膀,那个男人伸手将小鸟握在手里,一道蓝光悄然流进手上那个龙头的戒指中。男人嘴角的笑意缓缓收起,眼角浅浅的皱纹勾画出智慧的痕迹:“有些快了呢……还不够……”

(五)

“好了。”孟久擦了把汗,长出一口气,拿起那个玩笔仙的硬纸板和铅笔放在床边的茶几上,看向张超笑道:“再玩一盘吧。”

“啊?”张超有些不知所措,结巴道:“咱,咱俩?”

孟久很开心地咧嘴一笑,说出一句差点让张超跳起来的话:“你们三个。”

“你有责任!”孟久不等张超叫出来,已然接着道:“你害她们俩变成现在这样,难道不该负责吗?”

张超讥笑道:“你真以为我相信她们是被笔仙缠身了?”

“那你说是什么原因?”

“我怎么知道。”张超没有注意到自己略微提高的声音:“我又不是医生。”

“那你为何不送她们去医院?”孟久表情突然严肃起来:“为了自己的采访,为了出名,你连自己女朋友的侄女都能牺牲吗?”

“你!”张超憋红了脸,恼羞成怒,却因为被说中了事实而发作不出来。半天,才冷笑道:“你们这些假道士除了装神弄鬼,胡乱指责人,还能怎样?”

“能怎样,试试不就知道了?”孟久挑衅道:“怎么?怕了?”说着将笔拍在他手里。

张超看着手里的笔,又看向躺着的两个女孩,不知为什么,后背一阵发凉。

“怕?我怕什么!”张超梗着脖子:“这种蠢事,你说做,我就做啊?!”

“我已经做了。”孟久又不急不缓地道:“你提前松手,被聚集而来的浮游意识找不到附身的人柱,才搞得现在这样。”

“人柱?”记者的习惯让他一下便抓住这个生僻却别有意思的词。

“人们所谓的笔仙,说白了,就是一种意识的交流,玩的人如果精神集中,则意识间可能产生共鸣,互相牵扯,所以,有时才会选出一些‘别人绝对不会知道’的答案。”孟久话音一转,沉声道:“但是,你拿来的那张图却是一个聚灵阵。它的作用就是将附近所有浮游意识聚集而起,形成数个混乱却强大的意识体。这些意识体将会进入人柱之中,供施法之人驱使。”

“哈哈——”张超冷笑:“你的意思是,我们就是人柱?好啊,那施法的人呢?”

“也是你们。”孟久将那张图展开,铺在床上,冷声道:“这不过是个圈套,你们既是启动阵法之人,亦是阵法的人柱。”

张超看着面前的图,闷哼道:“荒谬!”

孟久摇头叹道:“只是,你半途松手,虽然看似逃过一劫,可也只是暂时的。”

“哈哈,那我会怎么样?厉鬼缠身?”张超半讥半讽,却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早已失了平日的镇定。

见这小子油盐不进的样子,孟久脸色一沉,随手托起一个女孩子的一只手,做上下摆动的样子,阴笑道:“会怎样?弄不好,死人会堆成山的!”

张超早已被这里的气氛弄得浑身上下不舒服,此时被孟久一吓,脸色便是一白,不觉退后一步,狼狈地撞在衣架上,被女孩子毛围脖拂过脖颈,吓得手一哆嗦,下意识将那根铅笔扔在地上。

孟久捡起铅笔,毫不客气地抓住张超的手,拉到床前,又拉过梳妆台前的一把椅子,也不管张超嘴里不住的反对,硬是将他按下,然后把铅笔再次塞到他手里,沉着脸道:“这事不解决,别看你现在没事,等这两个女孩死了,你死得更惨,不信你试试!”

张超嘴巴子哆嗦了一下,想解释说自己根本不信这个,可墙上突然“噗”的一声,一股黑水从墙上的裂缝中蹿出来,惊得他张大了嘴半天吐不出一个字!

还真……有点邪门。

……

净月为了避开那个纠缠不休的张超而遁走,此时化作白狐,在一座座大厦楼顶悠闲地溜达,脑子却在飞速地运转着。最近,从山头村到尸虫,再从那封印的女尸到现在的活尸,他总是隐隐约约感到一种不协调!可到底是哪里,却又说不出来……

雨灵的出现!

孟久变强的力量!

纠缠至今的凡图!

画尸人的历史!

这里面一定有他们所忽略的地方,也一定就是他最近那种不安情绪的原因!可究竟是什么?!

狐狸甩了甩耳朵,还是回去看看吧……孟久那小子,别真出什么事……

狐狸想着,几个起落,跳下大厦,在空中留下一道优美的白线,落在一条黑暗的胡同里,这才恢复人形。

净月拍拍手,准备走上大街,打个车回去。也就在下一刹那,他整个人都如僵住一样定住身形,脸上露出一种自内而外的恐惧,缓缓转过头……

 
上篇:第二章 大厦惊魂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10164) | 推荐本文(1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