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励志成功 > > 第五章 生意场上耍无赖
第五章 生意场上耍无赖 文 / 欢乐蚁族 更新时间:2012-7-10 20:56:28
 

下班后,菲菲找到丁晨,把他领进了一家服装店,说:“今天姐心情好,给你买身新衣服。”

丁晨感激涕零,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菲菲就把自己对付客户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末了道:“算了不提上班的事儿了,哪天你去我家一趟吧,我不想再瞒下去了。咱好好跟父母沟通一下,我想做父母的没什么不能谈的,到时候好好表现。”

丁晨当然拍手称快:“天啊,我等这一天可是大旱望甘霖,他乡盼故知啊。”

服装店里,菲菲不停地让丁晨试衣服,热得丁晨满头大汗。

菲菲忍不住抱怨起服务员来:“你们怎么连空调都不开?这大热的天,不至于省这点电吧?”

服务员尴尬地笑了笑:“不好意思,现在停电了。”

菲菲继续找衣服,拿出一件粉色的T恤。

丁晨哀求:“菲菲,这件就算了吧。”

菲菲硬是把粉色的T恤塞进了丁晨手里:“让你试你就试!整天不是黑的就是白的,难看死了,怪不得我妈看不上你。”

“可是这个颜色我实在欣赏不了啊。”丁晨愁眉苦脸地说。

菲菲板起脸来:“你只负责穿,我负责欣赏。”

丁晨叹气试T恤去了,服务员偷笑。

菲菲得意地对服务员说:“这衣服一穿,也人模狗样的。打扮好一点再去我家,给我妈留点好印象。”然后又冲着试衣间喊,“你再不努力改善一下关系,可什么都晚了,我跟你说,我妈正发动亲友给我一打一打介绍对象呢。”

忽然,她看到了一套西装,赶紧走过去摸了摸:“服务员,把这套西装给我取下来。”

服务员打量了余菲菲一会,为难地说:“小姐,我们试试别的吧?”

菲菲皱起眉头:“怎么了?这套不能试?”

服务员点点头:“这套西装要八千八。”

菲菲沉下脸:“八千八,是人民币还是美元?”

丁晨穿着粉色的T恤走出试衣间,见菲菲正在跟服务员较劲,就拉了拉她的小手指:“菲菲,咱换一家店吧?”

服务员一惊,连忙说是人民币。

菲菲把手一挥:“那就不试了。你给我拿两套,包好。”

丁晨傻了眼:“菲菲!”

服务员也傻了眼:“你确定要吗?”

“不要不要。走吧菲菲。”丁晨拉菲菲,但菲菲站着不动,只顾命令服务员道:“赶紧包。”

服务员赶紧包好衣服,递给菲菲,哪知菲菲却不接,直接走到收银台前。

服务员无奈,只好抱着衣服跟着。

丁晨又叹气:“菲菲,要是给你买衣服,多少钱我都没话说,可是我用不着穿这么贵的。”

菲菲笑,故意掏出银行卡:“我刷卡。”

收银员尴尬地笑着:“对不起现在停电,不能刷卡。”

菲菲赶紧数落了他们一顿:“你们店连个自备的发电机都没有啊?还品牌店呢!算了,我们到别处去买吧。”

两个人走出了服装店,菲菲笑得弯下了腰,然后忽然又不笑了:“你说,刚才是我耍了他们吧?怎么我忽然觉得心里还是堵得慌呢?”

丁晨拍了拍她的肩膀:“堵什么啊,不就是咱暂时没钱吗?现在咱俩开始努力,合伙攒钱,多大个事儿啊。娘子,放心吧,跟着我,保证让你连吃带扔,有穿的还有浪费的,扬眉吐气趾高气扬。”

却说郑州有一家实力雄厚的大集团,正是欧阳的老爸所创办,因此也常被称作欧阳集团。

就在菲菲让父母准备好饭菜,说是要请几个朋友来吃饭的这天,欧阳的老爸欧阳自远把一叠文件给欧阳说:“欧阳,你也不小了,爸想给你点事情做做。”

欧阳接过文件欢呼起来:“噢耶,太好了,多谢爸爸啊!”

欧阳自远微笑着指了指女儿手里的文件:“这是尚软科技新提供的升级方案,你今天熟悉一下,明天开始着手,这件事你来负责,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与张经理商量。”

欧阳一愣:“尚软?我上次不是极力推荐和晟吗?”她一心只想帮丁晨,很着急啊。

欧阳自远摇摇头,然后笑眯眯地盯着女儿说:“我认为你选择和晟的理由并不充足,这家公司的实力不如尚软。”

欧阳眼珠子一转:“但和晟的服务好,而且尚软的实力强并不能代表他们的创新能力强——另外,如果这个项目要我负责,那选择的权力也应该给我。”

欧阳自远沉吟半晌,最后才勉强采取了一个公平的方法:“好,我可以给和晟一个机会。下午你安排一个会议,让他们两家当面做出展示,我希望和晟能够打动我。”

欧阳不依不饶地伸出小手指:“你保证公平?咱俩拉钩。”

欧阳自远大笑:“你真孩子气。放心吧,我说话算话。”

欧阳一听兴奋了,赶紧开车来到了和晟公司……

和晟公司的人见是欧阳集团的大小姐来了,都殷勤得很。

“欧阳小姐!欢迎欢迎,请坐请坐!”欧阳前脚刚进技术部,康松林就端上了一杯热茶。

欧阳把茶挡掉:“别那么多废话,把你们公司的人全给我叫过来,一个都不能少。”

康松林赶紧点头:“好的好的,请稍等。”

片刻之后,欧阳就被康松林请进了和晟的会议室,而总经理牛仲强已经笑眯眯地坐着了,全体员工也都毕恭毕敬地站列好了。

“欧阳小姐,公司的人都在这了。”康松林巴结着说。

牛仲强也一个劲儿地配合:“欧阳小姐,前段时间贵公司跟我们说的升级的事情,和晟一直当作是现阶段最重要任务,现在方案已经完善,不过,欧阳先生一直没给我们答复。”

欧阳站起来,双手一拍:“那就行!我就知道选择你们公司是对的。你们都是技术天才,全天下最优秀的脑袋都在你们和晟。照这样下去,微软总有一天会被你们灭掉的!”然后伸手指一个个指过去,在丁晨身上停留的时间最长,“不但有本事,一个个还都长得那么帅!看看看看,有这么多帅气的才子,我们这次合作的事情就定了吧!”

被欧阳指过的人都喜形于色,拍手欢呼。

欧阳把尚软的文件扬了扬:“但是现在尚软要跟你们竞争哦,他们连方案都做好了,我爸爸好像很满意呢。”

康松林赶紧找到策划书,递给欧阳:“我们的方案也做好了,来,欧阳小姐,我给您讲解一下。”

欧阳装模作样地翻看起来:“我自己会看的。”突然爆出一声道,“这就是你们这群技术天才做的方案?狗屁!狗屁不通!你们,一个个是吃三鹿奶粉了还是怎么了?”

所有人都傻了,只有牛仲强还强打着笑脸。

“欧阳小姐!您看得懂吗?我们哪一点不符合您的要求?哪一点没做到最好!您根本不懂技术,还是我来给您讲解吧。”丁晨忍不住站出来说。

欧阳“扑哧”一笑,朝丁晨招招手:“就你吧,下午跟我去开会,把你们的方案跟尚软当面对比一下。”

众人再次傻掉。

欧阳转向牛仲强眨了眨眼睛:“牛总,刚才很抱歉。我爸爸也不懂技术,但是他会看人,基本上也是这么几招。看别人夸你的时候能不能沉住气,骂你的时候能不能保持自信,差不多就有指望了。你们刚才的反应我也看了,跟你们技术疯子谈人情世故还真有点为难,也就丁晨这么一个还差不多的。”

丁晨尴尬地抓了抓头发:“欧阳,我不是有自信,我是跟你比较熟,其他人都怕你呢……其实我也是新来公司,对这个项目都不太熟悉呢。”

牛仲强摆摆手,丁晨不再说话,然后牛仲强带头给欧阳鼓掌:“我们感谢欧阳小姐给我们上了这么生动的一课!各位,你们的技术是有目共睹的,但是社会经验严重欠缺,来,让我们感谢欧阳小姐。”

欧阳摆摆手:“算了算了,别搞得那么邪乎!牛总,这对付我爸的招数就别用我身上了,你们把事情做好比什么都好!丁晨,你刚才说你还不熟悉,那你愣着干吗,还不赶紧熟悉去!”

丁晨立刻抓起了头发:“我……我就是把基本的功能模块搞清楚也得一天啊!”

欧阳扁扁嘴:“没那么多时间,半天,晚上你就跟我走!”

丁晨一愣:“晚上?晚上我还有事呢。”

欧阳走近丁晨,瞪着他眼睛:“你觉得是你的私事重要还是这个方案重要?”

再说余菲菲那边,此时,报社社长刘卫东正在主持广告部会议。他字正腔圆地说:“前面一段时间各位的工作卓有成效,欠款清理取得非常大的进展。接下来我们要主动出击,争取更多的优质客户,对于怎么推动业务发展,各位有什么想法没有?”

但大家沉默着,没有人配合他。

罗大川赶紧鼓励员工们:“都说说啊。”

但大家还是沉默。

罗大川怒道:“平时你们闲聊那么多话,关键时候都哑巴了?要我点名问吗?”

菲菲同事A照本宣科地说:“我们要努力学习,钻研业务知识,提升业务能力……”

大家笑,罗大川尴尬。

罗大川挥手让A坐下:“我是让你想办法,不是让你发表领导讲话。”

同事B说:“优惠政策可以继续完善,优惠力度也需要再大一点,可以借鉴银行、商超的做法,推出积分制度,积分等级和优惠程度挂钩。这样我们出去和别人说的时候吸引力也大一点。”

刘卫东点点头,罗大川心中稍感宽慰:“这个想法可以考虑,还有吗?”

许雯雯说:“马上就是中秋节了,我们可以考虑赠送一点礼品吗?礼品就相当于敲门砖,只要他收下了,再开口谈业务就容易多了。”

罗大川想了想:“这个办法也可以考虑。”

刘卫东转向菲菲:“余菲菲,你有什么想法吗?”

菲菲嫣然一笑:“有,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合适。”

刘卫东也笑了:“不知道是不是合适?这话可不像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怎么忽然胆小了?”

菲菲谈了谈她的观点:“我想,别人在我们这里做广告,他要的不是能省多少钱,也不在乎你给他们带什么礼品,他要的是效果,是一期广告做下来能让他挣多少钱。如果我们带着礼品上门,开口就是我们多么便宜,这样没谈正题气势就先弱了。噢,我不懂做业务,说错了大家别介意。”

刘卫东奇怪地看看她:“余菲菲,这不是你说话的风格呀,看来在广告部这段时间,你有进步。你的说法我认可,继续说。”

菲菲认真地说:“我们开口谈的时候根本就别提优惠,别提价格。只跟他们讲我们报纸的销量跟质量,讲受众群体,只要这点可以打动他,价格反而是次要问题。”

刘卫东微笑着点点头。

罗大川数落其他员工道:“看看,余菲菲说得多好,平时我也都这么跟你们说,但是你们这群歪嘴和尚白白念坏了我的好经。”

同事们撇嘴。

刘卫东一本正经地说:“余菲菲的思路是正确的,这是做事情应该有的自信心态。你再说一说具体办法,你没经验说错也没关系,大家可以帮你修正。”

“办法我还真没有,跟各位业务前辈比起来我要学习的地方还很多。”菲菲犹豫着说,“不过倒是有个歪点子。”

罗大川挥挥手:“说吧,只要有用。”

菲菲提议:“我们先把已有客户做一下统计,找出他们的竞争对手,再去他们对手那里谈业务。去的时候带上报纸,跟他们讲在我们这里做广告效果多好多好,你不信?不信没关系,你看,他们在我们这里做之后是怎么样怎么样的。”

罗大川立刻拍手:“好,这个想法好。”

刘卫东满意地笑着:“办法倒也不错,思路正确、手段独特,所谓奇正相和——那今天就先说到这里,余下的工作具体由罗主任安排。接下来,我要说一下对余菲菲的处理。”

菲菲睁大了眼睛:“处理我?”

“是。你要账的事,有不对的地方。”刘卫东咳嗽了一声。

菲菲赶紧应付,装出乖小孩的样子:“是,我错了。请领导批评,保证坚决改正错误。”

“那你先说说看,你错哪里了?”刘卫东打量了她一眼。

菲菲支支吾吾:“我……不知道。”

刘卫东轻叩着桌子:“你要账的手段具有很大的风险。这件事你没做错,但是你做的这件事很重大,重大到整个报社都要为你的行为承担风险。而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你没有跟任何人商量,你要知道,即便是罗主任,要做这么大的动作,也要先取得我的同意,集中我们全部人的力量来完成。你倒好,一个人全拿下了。”

菲菲站起来鞠躬:“噢!我给领导和各位同事道歉。”

刘卫东故意板起脸来:“你的处理结果是这样的,警告一次,奖金扣发百分之十。”

菲菲叹了口气:“能不能把警告给加重一点,换成严重警告或者记过,然后奖金就别扣了?”

刘卫东一愣,彻底无语了。

回说丁晨这边。他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走进了牛仲强的办公室。

牛仲强奇怪地看着他:“有什么事?”

“牛总,我刚才想了想,还是得康经理去。”

“为什么?”

“我的能力确实不足,功能的实现机制我还不了解,就算现在学也来不及了。我不能让公司这么长时间的劳动因为我而失败。至于欧阳说的我心态好也不成立,那仅仅是因为我对她的做事风格了解多一些,至少我就觉得康经理心态比我好很多。我去找欧阳讲,让康经理去,应该可以说通。”

牛仲强喝茶,久久不语。

丁晨忍不住叫了他一声:“牛总……”

牛仲强放下茶杯:“你是公司新人,对吧?”

“是。”

“这是公司一项重大项目是吧?”

“是。”

牛仲强淡淡一笑:“一般来说,新人接受重任,想到的都是表现自己、证明自己。而你能在这时候还保持清醒,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还能想着不浪费大家的劳动成果,你能说你心态不好吗?”

“谢谢牛总指点,但是这件事很重要,不是我没自信。”丁晨着急地说。

牛仲强点点头:“你说的我也知道,丁晨,我可以跟你说说我的看法——我认为,即便是康经理去,我们拿下这个项目难度也非常大。与其如此,我们不如完全按照欧阳小姐的意思,起码可以争取她的好感和帮助。而且就算失败了又怎么样?公司多了欧阳小姐这个朋友,以后有其他项目我们还是有机会。你去吧,用平常心去讲解,但是要用十分力去准备。”

而此时,菲菲家正在热火朝天地张罗着,等着菲菲的朋友们来吃饭。

章月芳提着大包小包,里面都是菜。

余鹏程吓得咂咂嘴:“怎么买这么多菜?也不叫我一声。”

章月芳劈头盖脸地说:“你忙啊,你是越老越忙,我可不敢使唤你……老余,我听说菲菲又跟丁晨好上了,这次她会不会把丁晨也叫来啊?”

余鹏程想了想:“当时她打电话跟丁晨分手,咱不是都听得真真的吗?怎么,他们还玩这手?”

章月芳把菜扔地上:“我怎么知道,菲菲还不都是你惯的?要是丁晨真来,我倒要问问他,他要是解释好了能喝上汤,解释不好我一脚把他踹出门去。”

余鹏程苦笑着:“嗯,那你说他能怎么解释呢?”

章月芳往身上系了个围裙:“也对啊,到时候他一开口我们就堵住他的嘴,然后揭穿他的骗术。”

余鹏程跟在章月芳身后,帮她把菜拎进厨房里:“咱是不是把丁晨想得太坏了?”

章月芳从老公手里拿过一袋芹菜,扔在盆里开始洗:“什么太坏了!你不知道现在的小年轻啊,那瞎话跟甜言蜜语都是论斤批发的,菲菲没经过事儿,一时糊涂,你可不能也跟着糊涂,到时候眼睛可得瞪大点看着。”

余鹏程把砧板准备好,又操起一把菜刀:“我觉得这个思路有点不妥,抱着成见听他解释,那他就不用说了,说什么都是错的。我们应该用客观公正的态度来对待他。”

章月芳横了一眼过来:“老余,你什么意思啊?净帮着外人说话!你说你是不是觉得丁晨挺好的?”

余鹏程低头切熟牛肉:“你看看你看看,怎么说着说着就急了,等会儿丁晨真过来了,我就一句话不跟他说,让他一边凉快去。”

章月芳点点头,继续洗芹菜:“这还差不多。去给我倒杯水去。”

这天的事儿还真多,也就是这天,徐磊从北京回来了。

火车站里,徐磊见到来接他的周小雅和谢云迁,不禁有点郁闷。

徐磊开始讨厌起谢云迁来:“怎么又是你啊?”

谢云迁大叫着:“徐磊,没你这样做人的啊,我可是好心来接你!”

徐磊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拉起小雅的手就走。

小雅一步一回头地看着谢云迁,然后劝徐磊道:“徐磊,人家也是好心。”

徐磊甩开了小雅,自己拖着行李箱往前走。

谢云迁跑到小雅身边:“我看徐磊是真没救了。”

徐磊忍不住停下脚步:“你说的是什么话呀?”

小雅赶紧打圆场:“你俩怎么见面就吵啊?”

徐磊对小雅说:“别理他,这家伙存心捣乱,他老头子把他的工作安排得好好的,我们可是还得为前途拼搏、为饭碗着急。”

谢云迁皱了皱眉头:“喂,你从北京回来,我就上赶着过来给你接风,我这个朋友可当得够仁至义尽了吧?”

徐磊冷笑着:“朋友?哦,朋友。”

谢云迁忍不住问:“对啦,你北上考公务员,到底考上没有啊?”

徐磊白了他一眼:“没考上,你想怎么样?”

谢云迁耸了耸肩:“你还说我靠我爸爸,你呢?工作都没有,生活费还不是得靠家里?”

小雅插上来说:“哦,我会资助他一点的,等他以后赚了大钱才好带我享福嘛。”但话一出口又赶紧捂住了嘴。

谢云迁嘿嘿笑起来:“长见识了。以前只听说过啃老的,现在居然还有啃女朋友的!你他妈的倒也忍心!你也好意思啊!”

徐磊暴跳如雷:“你骂谁?你再说一遍试试!”

谢云迁嘴角一弯,一巴掌扇徐磊脸上。

徐磊愣了一下,然后和谢云迁扭打在一处。

已经是黄昏了,夕阳挂在天边,摇摇欲坠。

菲菲下班出了报社,跟许雯雯边走边谈:“雯雯,你不能这么绝情吧?我这两眼一抹黑,到人家那里门都进不去,姐姐你不带我谁带我?”

许雯雯掩嘴笑道:“菲菲,这是刘社长亲自交代的,第一次一定要你一个人去。真遇到问题了我再帮你想办法。“

菲菲伸手去刮她的鼻子:“刘社长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招的是记者,过来就成业务员了。据说这业务员可是世界上难度最大的工种,我白脖一个,到了怎么跟人家打招呼啊,第一句话说什么呀?”

许雯雯推了菲菲一把:“你只管去,到了你自然就会了。这是咱们广告部一个传统,新人的第一次业务一定要独立完成,没有人带,这是刘社长定下的规矩。如果你跟着我,到时候咱俩都不好办。”

菲菲凑到许雯雯耳边:“咱俩不说谁知道……”

“有个仙女下凡来,她凡事不按牌理出牌,只要手指头向天空一甩,时间就停摆……”手机响起。

菲菲接起电话:“小雅,你这死丫头终于想起来我了?……啊,怎么会打起来?我马上过去找你。”

然后她转身就跑,也来不及跟许雯雯多说了:“雯雯,我朋友出了点事,得过去看看。”

菲菲拦了辆的士,飞快地赶到了火车站。

小雅一见菲菲来了,像碰到救星一样:“菲菲,菲菲!”

菲菲左顾右盼:“他们在哪里打?”

“他们打完了,徐磊刚让我买了云南白药。”小雅伸手往前面路边一指。

菲菲望过去,只见徐磊和谢云迁鼻青脸肿地站着,互不理睬。

小雅要往徐磊两人那边跑过去,被菲菲拉住说:“打完了?这么快?还云南白药,他怎么不叫救护车啊,打架还打得这么没档次,买创可贴就行了!没种的家伙!”

过了一会,菲菲才来到了两人身边,转了个圈,又从附近的绿化带里拿起了一根木杆,用力一折两段递给二人:“来啊,怎么不打了,现在观众裁判都有了,继续啊!”

两人没吭声。

菲菲把木杆轻轻地打在谢云迁小腿上。

“疼。”谢云迁跳起来躲开了。

菲菲把木杆扔了:“你也知道疼啊,还以为你是黑侠呢,小屁孩还学人家黑社会。你呢?”

徐磊赶紧站在小雅旁边。

菲菲点点头:“哦,这个时候想起来小雅了!北上的时候怎么就没想着呢?电话都没一个,我们小雅多担心啊。”

徐磊不语。

小雅拿出云南白药:“赶紧涂你的药吧。”

菲菲从小雅那里拿了一半药过来,给了谢云迁。

徐磊边让小雅涂药边撒娇:“嗷,小雅,你轻点,疼。还有这里、这里,我们小雅真贤惠。”

谢云迁背过身去:“我的神啊,让我死吧,我顶不住了。”

菲菲就没小雅这么温柔了,又一脚踢在谢云迁小腿上:“想死容易,前边有马路,后面有铁路,实在不行还有歪脖树,你要是还嫌不过瘾我可以代劳慢慢踢死你。”

虽然天色已暗,但丁晨还在和晟公司里耐心地听着几个同事的轮流讲解。

欧阳边嗑瓜子边看表:“你们快点啊,时间差不多了。”

“大姐,这还差得远呢!”丁晨苦笑。

这个时候,欧阳手机铃声响起,是《斯琴高丽的伤心》,这倒让丁晨一惊:“下雨天淋湿了自己,生病没人关心;爱情来了,缠绵过后,还会是一个人;爸爸妈妈海誓山盟,最后还是离婚,这是斯琴高丽的伤心……”

欧阳打开翻盖,出去接电话了:“张经理啊,你跟我爸说,洗把脸我就过去了……尚软尚软,尚什么软,让他们等一会儿!”

“不是说了让他们等会儿吗?噢,是爸啊,我还以为是张经理呢……呵呵,我在蛋糕店呢。这不快中秋节了吗,正好在路边看到月饼,我想弄点给我奶奶寄过去。”

“爸,不是的,他这里是手工制作,我这会儿正动手做着呢,是啊是啊我满手面的,我这不是正好有机会表现一下孝心吗?等着就等着呗,等会儿怎么了?……噢,和晟啊?没事没事,等会儿我弄完了给他们打个招呼。”

欧阳自远的办公室中,欧阳自远挂掉电话,又拿起,叫年轻儒雅的张经理进来:“安排尚软的人在会议展示他们的软件,你来负责,结束后给我一个评估报告。”

张经理小心翼翼地请示道:“总裁,不等和晟和欧阳助理了吗?”

欧阳自远摆摆手:“不需要等了,你去安排人吧,记住,结束后要给我一个客观的评估报告。”

“明白。”张经理点点头出去了。

再说菲菲那边,她已经带着小雅、谢云迁、徐磊进到家里来了。

余鹏程打开门:“月芳,菲菲回来了!”在菲菲的几个朋友里扫视一下,没看见丁晨,就放下心来,招呼众人入座。

菲菲走向厨房:“妈在做什么啊,这么香?你做这么多菜啊?”

章月芳点点头:“是啊,反正咱也要吃,索性就多做点了,都过来了啊?”

菲菲小声说:“还差一个呢。”

章月芳怔了一下:“谁呀?”

菲菲刚要答话,小雅就进来了:“阿姨,我来帮您吧?”

章月芳赶紧用双手护住菜说:“不用了不用了,你们去歇着吧,我自己就行了。”

菲菲回到客厅里,见桌子上摆着水,余鹏程正在查看徐磊脸上的伤,还说:“你这要比他严重点,不过没事,都是软组织损伤,年轻人十来天就好了。我给你们开点药吧。”

菲菲咯咯笑着:“爸,你就甭管他们,也不用开药,让他们慢慢好,正好长个记性。”

余鹏程瞪了女儿一眼:“菲菲,注意说话方式。”

谢云迁和徐磊对望一眼,徐磊马上说:“伯父没事的,菲菲说得对,我们就应该慢慢好,长长记性。”

谢云迁也点头附和:“对对对,平时菲菲就教育我们不要打架,都怪我们太气盛了,一不留神就弄成了这样,真是对不起菲菲的谆谆教导。”

徐磊再接过话头:“我一定要牢牢记住这次教训,坚决杜绝打架斗殴,争取不再让菲菲为我们操心。”

谢云迁拍打胸脯:“我向您保证,这是我们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伯父可以做我的证人,如果我再犯,我就把名字反着写。”

余鹏程疑惑地看着他俩,菲菲在一旁咬牙切齿地说:“爸,你先去书房歇会儿,一会儿开饭了我叫你。”

余鹏程笑:“怎么,想支开我啊?”

菲菲眼珠子一转:“不是想支开,而是下面这段比较暴力,老人、小孩禁止观看。”

余鹏程叹了口气走了:“哎,你们俩多担待,从小把她宠坏了,你们聊,我歇会儿。”

菲菲见老爸一走,双手叉腰道:“行啊,还真看不出你们有这本事,长能耐了是吧?刚才还打得血头血脸呢,这一转眼就成统一战线了?”

谢云迁抱着头嚷嚷起来:“大姐您就让我们歇会儿吧,我现在头还嗡嗡响呢。”

徐磊也怕怕地说:“我也是,给点面子吧。”

菲菲这才呼了口气:“你们……算了,懒得管你们,等会儿丁晨来了,你们陪他跟我爸爸喝几杯,也算是给你们调解了。”

不过菲菲可能还不知道,丁晨现在还在欧阳集团门口,是欧阳刚刚开车载他来的。

欧阳自远看着丁晨:“你是和晟的?”

丁晨点点头:“是。欧阳总裁好。”

欧阳自远盯着丁晨,久久不语。

丁晨在欧阳自远注视下,目光坦然。

欧阳试图打破沉默:“爸……”

欧阳自远转过身往公司里走进去了:“进去吧。”

会议室里,张经理与其他人员围坐在圆桌边。

欧阳看看他们问道:“张经理,尚软的人呢?”

张经理淡淡地说:“他们展示完已经走了。”

欧阳皱了皱眉头:“走了?不等我就走了,是不是放弃了?”

欧阳自远冲着张经理说:“你先帮我招呼一下和晟公司的人员,我想跟欧阳助理单独谈谈。”

张经理点点头,把丁晨带出去了。

欧阳自远示意欧阳坐,然后慢慢地说:“是我让尚软走的。”

欧阳急得跳了起来:“你不是说要公平竞争,当面展示吗?为什么让尚软先展示并且不等我们就走了?你是不是已经定下尚软了?”

欧阳自远笑了笑:“好,既然你说到公平,那让尚软长时间等待公平吗?”

欧阳叹了口气:“那是我的工作失误,我愿意接受惩罚。”

欧阳自远用手指轻叩着会议桌:“让尚软走就是对你们的惩罚,并且我现在已经倾向于尚软,接下来,我希望和晟能让我改变主意。”

欧阳跑上前去,摇着爸爸的手臂:“不对,和晟是和晟,我是我,对我的惩罚为什么要与和晟挂钩呢?”

欧阳自远松开女儿,平静地摁响了铃,让丁晨进来:“可以开始了。”

丁晨吸了口气,开始展示和晟的软件……

菲菲家中,众人把饭菜端上桌,余鹏程还拿出了一瓶白酒。

菲菲看了看表,小声嘀咕着:“死丁晨,怎么还没死过来啊!”

谢云迁安慰她说:“丁晨现在是技术骨干,朝五晚九的也很正常,你以后就习惯了。”

菲菲瞪了一眼谢云迁。

章月芳一听连忙问道:“丁……晨?什么,丁晨也要来?”

“对,要来,我跟他还在一起呢。”菲菲撇撇嘴,拨了丁晨的电话,但对方拒绝接听。

章月芳余鹏程对望一下,但碍于这么多客人在场不好发作。

谢云迁把筷子放下:“没事没事,还是等等吧,这主客还没到我们这些陪客不能喧宾夺主啊。”

徐磊也附和说:“就是就是,估计他也快了,刚才说不准正挤在公交车上呢。”

余鹏程赶紧招呼大家快吃:“什么主客陪客的,都是客,月芳,不等了吧?”

章月芳先吃了起来:“不等了,大家吃吧。”但看看旁边的人都没在吃就又放下了筷子。

菲菲咬了咬牙:“我再给你打个试试。”她再次拨打丁晨的号码,居然通了,不禁怒喝道,“你搞什么搞!给你五分钟,五分钟你不出现在我面前,自己看着办吧!”

可电话里却传出了欧阳那娇滴滴的尖叫声:“你跟我凶什么凶?丁晨现在在忙,懂事的话就别打扰我们。”

菲菲拿着被挂断的电话,发愣。

“怎么是女人的声音,菲菲,这是怎么回事?”章月芳也感到有点儿不太对劲。

菲菲勉强笑了笑:“估计是打错了吧。”

欧阳集团的会议室里,丁晨刚展示完毕坐下。

欧阳自远对张经理说:“给你十五分钟拿出一个客观的评估报告,并分析尚软与和晟的优劣,能完成吧?”

张经理连连点头:“总裁,没有问题。”然后把自家的员工都带出去了。

欧阳自远闭目养神了一会,忽然问道:“你叫什么?”

丁晨赶紧坐正身体:“丁晨。”

欧阳自远淡淡一笑:“哦,刚才没有介绍你自己吧?”

丁晨不禁有点脸红:“不好意思,刚才疏忽了。”

欧阳连忙帮丁晨说好话:“他是和晟的技术骨干,这个项目就是他主抓的。”

欧阳自远继续问下去:“参加工作几年了?”

丁晨想了想,最后还是诚实地回答说:“我是今年毕业的,刚刚参加工作。”

欧阳自远平静地问道:“这个项目你们公司几个人在做?”

丁晨继续坦白:“算上我有十二个人。”

欧阳自远刚要再问什么,张经理已经拿着报告进来了。

欧阳自远接过报告,看完,然后给欧阳递过去,同时对丁晨说:“丁晨,我可以告诉你,你们两家方案并无明显优劣,但我倾向于尚软,你还有什么需要补充说明的吗?”

欧阳又插了进来:“但和晟报价低。”

欧阳自远摇摇头:“这点不重要。”

丁晨咬了咬牙,然后才道:“我没有什么需要补充的,但是我想知道您为什么倾向于尚软。”

欧阳自远看着天花板:“好吧,因为尚软的实力强于你们和晟。”

欧阳合上报告:“但和晟价格低啊,既然两家的方案差别不大,实力又都足以应对我们的需求,为什么不选择和晟呢?”

欧阳自远站起身来:“欧阳助理,应你要求,我已经给过和晟机会了,但是和晟并没有足够的理由让我推翻原来的想法而放弃尚软。我以总裁的身份宣布,选择尚软。”

欧阳也站起身来:“我以总裁女儿的身份宣布,选择和晟……如果你选尚软,我明天就去妈妈家里,再也不回来了!”

欧阳自远只感到头皮发麻:“欧阳,咱今天说好的要公平的,这不是家里的事情,你不能耍赖。”

欧阳嘟着嘴:“耍赖也是你先耍赖,现在张经理已经给出了报告,两家得分相同,如果选择尚软,仅仅是你利用总裁的身份行使特权!你可以用你的身份,我为什么就不能用我的身份?”

 
上篇:第四章 歪招妙招显神通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12483) | 推荐本文(4)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