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10
10 文 / 宋美凤 更新时间:2012-7-10 20:43:50
 

没有想到,事情又出现线索。

 

那天,中午时分,叶程依旧是在工地埋头苦干。

于静敲门进来,问她要不要订餐。

她简单回应:“帮我带份三明治就好。”

于静应声出门,忍不住这样想:一个女人,已经要什么有什么,何苦为难自己?

片刻后,有人敲门。

叶程以为于静神速,已经帮她买来午餐。

一抬头,才发现,原来另有其人,是那个叫温凡的大学生。

他匆忙进门,说明来意,问叶程要不要见一个关键人物。

叶程内心忐忑,但身体却不由自主站了起来,她的本能战胜理智,替她做出决定。

 

在街边那个永远静谧如秋天般的蓝山咖啡馆里,叶程见到了一个慈祥的女医生,年纪大概在五十岁出头的样子,眼神哀怨,满脸倦容,看起来似乎境遇不顺。

叶程伸出手来,嘴角一丝恍惚的笑意暴露了她内心的迷茫:“您好。”

对方抬起头来,看见她,突然一怔,难以置信地、不可思议地张张嘴,最终却将询问的目光转向了一旁的温凡。

温凡立刻响应:“她就是朱盈盈。”

“朱盈盈”三个字一入耳,叶程睁大眼,张大嘴。

谁?谁是朱盈盈?她怀疑自己的听力。

温凡马上揭晓答案:“从前,你叫朱盈盈。”

从前,从前是多久,前世还是今生?

叶程用力稳住一颗跳动的心,她强力沉着发问:“什么时候的事情?”

这个时候,坐在对面的中年女医生开始说话:“那个时候,大概是六年前,你和现在判若两人。”

叶程感觉自己的血液瞬间自脚底抽干,她端起咖啡杯,手不稳,咖啡洒出来,温凡眼疾手快,已经唤来服务员。

她喝一口咖啡,稳稳神,继续问:“阿姨,您什么时候认识的我?那个时候我是怎样的人?请详细谈谈。”

阿姨缓缓端起咖啡杯,喝一小口,清清喉咙,娓娓道来。

“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有四个月,但若不仔细留意,根本看不出痕迹……”

叶程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

“你一走入妇科,整个诊所的人都抬起头来看你,你走后,大家都说,这样漂亮的人,真应该去拍电影。”说到这里,她轻声叹口气,声音变得凄楚,“可是呀,红颜似乎总是命薄,你第一次来,有一个帅气的年轻男孩陪你来的,可是,后来,来的就只有你自己,大家都可怜你……孩子九个月的时候,你的父母突然出现。”

叶程鼓起勇气发问:“那个年轻男孩可是杜氏集团的大少爷?”

女医生点点头:“虽然经过这么些年,可是杜少爷一样英俊潇洒,除了人更加成熟,竟然少有变化。”

这个时候,女医生的电话响起,她接听,然后面露惊慌之色,匆匆说了几句,电话未挂断,人已经起身。

她向他们告辞:“温先生,叶小姐,实在不好意思,我有点急事,我们下次再约。”

叶程心急,想知道下文,但她的教养提醒她不能强人所难,于是,礼貌地和对方告别。

走出那间咖啡厅,叶程感到天旋地转,欲哭无泪。

 

那是一个普通的秋天的下午,天空高远,空气清冽,但叶程却感不到,她只觉寒气自她的脚底升腾起来,使她遍体生寒,叶程打个冷颤,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恐惧。

温凡陪她走了很远的路,然后拦了辆车要送她回公司,她谢绝:“我想一个人回去,十分感谢你。”

年轻人善解人意地点点头,挥手告别。

但车子刚走,叶程马上改变主意,探出头去呼唤他:“送我一程,可以吗?”

年轻人立刻转身,跑过来,打开车门,突然觉得这样召之即来呼之即去有些没有面子,嘴角扬了扬,嘲讽地说:“你看,对你来说,我就是个百搭的人,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干什么都可以。”

叶程觉察到对方面色的起承转合,安抚地说:“百搭的人怎么能有侦探的潜力,分明比专业的人还能干。”

年轻人究竟阅历浅,经不住恭维话,脸上已经有笑意。

隔一小会儿,叶程问:“怎么找到这样关键的人物?”

年轻人立刻给了她一个不是答案的答案:“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叶程继续说下去:“对方不见得愿意透露这样的信息,毕竟对杜氏并不好,谁也不愿意趟这个浑水。”

年轻人仍然嘲讽地笑:“在社会上呆久了,人人只相信名利,自小到大学校教育的美好品质,诸如,公平,善良,正义等,大概都成了幼稚不成气候的代名词。”

叶程不禁对身边的这个理想主义大男孩另眼相看,有点意思。

叶程这样回应他:“不不不,你是例外。”

年轻人不理她,突然叹气:“成人的世界真是无聊,简单而言就两个字‘虚伪’。”停顿片刻,终于回归到话题,“你大抵也猜到了,想要一个人就范无非就两种方式:一种叫威逼,一种叫利诱。”

叶程烦乱的心绪突然自这句话中得到缓解,她调侃说:“还有第三种啊,叫德育。”

“那是理想,不是现实。”

叶程禁不住发笑,多么有趣的年轻人。

少顷,她又问:“威逼不是你的方式,利诱你也没有筹码,这就奇怪了。”

年轻人立刻答:“我没有,但有人有。”

“谁?”叶程又吃一惊,这一日所经历的事情简直像一出侦探电视剧,处处让她震惊。

年轻人说出两个字,叶程的嘴立刻张成了O形。

因为她听到的是“杨文”两个字。

“他又如何知道这件事?谁叫他出力?”

“反正不是我。”年轻人马上表明立场。

“那是谁?”

“一个人想要付出,且又不计回报,那就是所谓的心甘情愿吧?”

叶程低下头,说不出话来。

她又不是麻木不仁,怎么会不懂。

但一切都太过突然,她需要时间来分析,研究,做出判断。

 

那一日,叶程在办公室坐至夜幕四合。

她这样推理:她怀了他的孩子,但他已经对她没有感情,决心要抛弃她,她的孩子流产,双亲又去世,他良心发现,悔不当初,又决定重新照顾她……

不不不,良心哪里会产生那么大的力量。

多少负心汉什么都有,唯独缺少良心。

那么,还有其他可能?也许,他作为一介社会名流,此事为媒体所报道,迫于舆论压力,他不得不明媒正娶,从此一起生活。

不不不,还是说不通。

他那样待她,如果都不是“真爱”,那也真不知道真爱是怎样一回事了。

再退一步,如果一切都是表演,那他也太可怕太深沉了。

或许,是因为她太过天真单纯?

头又开始疼,叶程按按太阳穴,头埋在双手中,许久抬不起来。

 

那天晚上,叶程突然无法面对这个世界上她最最亲密的人。她感到彻骨的悲哀。

她坐在化妆镜前搽晚霜,发现镜子里的人目光涣散,神情四处无依,一瞬间里,她竟然歇斯底里地笑出来。

杜子山自浴室走出来。

他看到爱妻嘴角残留的笑意,以为她心情奇好,走到她身边,自身后搂住她。

于是,镜子里立刻出现两张脸:男的英俊成熟,女的秀美典雅。

世界上这样的组合多吗?不多的。

她曾以为她自己何其幸运,也曾因此无比地感激过命运。

但是,大凡好得不像真的事情最终证明都不是真的。

杜子山在她耳畔轻轻细语:“我们结婚两周年纪念日就要到了,有没有想过怎样过?”

她听到他的声音,微微怔一下,突然浑身微微起了寒意。

杜子山注意到爱妻眼中的凉意,从后面搂紧她,将她拥入怀中。

他吻她的颈,她的发,她的脸。

她内心迷惘,不知所措。

她爱他吗?当然,她曾经以为,她在世界上所有的一切不过是他。

他喃喃道:“告诉我,怎么做你才能无忧无虑?”

她回答:“你待我已经足够好。”

“不,不是的,如果足够好,你不会这么不快乐,一定是我哪里做得不好。”

他抱起爱妻,轻轻将她放到床上,侧着身子躺在她身边,用手抚摸她的脸:“你永远不知道我有多么爱你。”

他的目光情深似海,叫她内心隐隐悸动。

恍惚中,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子山,曾经,你是不是也爱我如现在?你是不是待我始终如一?”

杜子山声音没有半丝犹疑:“是,从来都是,也永远都是。”

话音刚落,她的嘴已经被紧紧堵上,再也不能说话,再也不能思考,再也不能怀疑。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明媚的阳光晃人眼,叶程揉揉眼睛,缓一缓,发现一切烦恼各归各位,点一次名,一个不少,全体似一只怪兽噌噌在原位虎视眈眈,叶程不由得长长叹一口气,坐起来。

看看身边,空空如也,知道时间已经不早了,一看表,果然已经过了十点。

转身间,看到梳妆台上的纸条。

 

程:

今天要去巴黎那边开会,大概一个星期后才能回来。早上起来记得喝汤,我已经叫刘妈煮好。

 

爱你的子山

 

若不是真心爱一个人,又怎能如此体贴温柔?况且,如若他不爱她,她又有什么资本叫他来骗她?完全没有必要。

可是,那些前尘往事又当如何解释?事情扑朔迷离,叫她感到闹心。

叶程握着纸条怔怔发呆,直到女佣刘妈喊她喝汤。

罢了罢了,人生最重要的是快乐,这样较真于人于己有什么好处?

喝汤的时候,叶程这样安慰自己,脑子里已经开始筹划公司的事情。

 

 

 
上篇:9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4921) | 推荐本文(2)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