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连载七
连载七 文 / 晓航 更新时间:2012-7-10 7:24:37
 

没人想到关于“无忧水”的炒作会渐渐走入疯狂之境。根本就没有什么现实依据,无忧水的功效被越传越神,无限夸大,据说它不仅可以使人忘忧,还可以治病,甚至可以使人羽化成仙。

不是单纯的一个人,一个公司,而是所有沉浸在传说中的人们都陷入了某种疯狂。不讲任何道理,也没有任何理智,网络上充斥着无数有关“无忧水”的虚幻之词,人民群众如同一个无法理喻的整体在谎言、欺骗、激情的怂恿下向着一个莫名的方向勇敢地前进。

我们确实赚到了钱,但是大钱却不是我们赚的。我们不知道是谁赚到了,但是知道有人前手捣后手,一只手一只手地卖过去,出手的人就是赢家,而接手的人会马上在下一刻去寻找另一个想接手的人。总有人接手,因此这个游戏就一棒接一棒地玩下去,即使这些人只是得到了一个远期交货的保证书而已。

太难以理解了,当人们面对一个明显是编织起来的梦幻时,为何会具有如此忘我的献身精神呢?我们想不清楚,也不明白我们当初胡编乱造的产品为何如此受到追捧,因此我们就如同往常一样干脆不想了。

只有知识分子林岚一直是清醒的,她每天都密切地关注着网上不断上涨的“无忧水”的价格。有一天她正式向我们警告说,泡沫已经产生,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我们必须准备撤退。可是大家均感到无所谓,我们反驳说,这又不是我们炒的,谁当最后一头猪管我们屁事。

相反,另外一件事却引起了我们的警惕。因为刘星在暴侃时告诉我们,国家总体经济形势依然严峻,央行为了拯救经济,准备继续狂发货币。这会通货膨胀的,这个我们懂,这会把我们辛辛苦苦挣来的钱给胀没的,按照原来课本的说法,这是对劳动人民的赤裸裸的掠夺——

于是,大家决定把手里好不容易挣来的这点钱买成可以防通胀的东东。大家讨论来讨论去探讨了很多品种,后来老罗说,他听刘星说最近艺术品市场价格大幅下滑,不如咱们去抄个底。大家连忙问,去哪儿抄,老罗说刘星熟,他老给当官的送礼,对这事儿门清。大家说,那就赶紧吧,让刘星联络一些艺术家,咱们去买!

随后,某一天,在刘星的撮合下,我们去拜访了某位艺术大师。我们先假模三道让他给“无忧水”品牌提词,然后递上一笔丰厚的润笔,接着就参观了大师与他的弟子们举行的联合画展。画展规模不小,大师及众弟子的画作均有充分展示,因为要花钱,我们这些艺术盲认真看了画展。甭说,还真不错,对我们这样的外行来说这些画已经相当有水平,花鸟鱼虫,山水人物,应有尽有,品种确实齐全。

正陶醉间,忽然于静咦了一声,她招呼大家过去看。大家走过去,只见展厅东侧挂了类似“八扇屏”似的八幅画,上面画了两个古代美女正在弹琴鼓瑟,神情沉醉。

“这不是画了我们的梦吗?”此时于静惊奇地说。

“是啊,这应该是我们俩啊!”桂小佳看了也很吃惊。

众人一听一起细瞧画作,这八幅画似有连续情节,也似乎可以独立成篇,每幅都好象要讲一个故事,而连起来之后又特别的意味深长,不过看到最后时,两个美女却黯然分手,看到这个结局,我心中一动,心想,这不对,这也不太吉利了。

 

 

终于,林岚的担心成为了事实,我们出事了。

出事之前,征兆一而再再而三地显现,只是我们始终沉浸在娱乐的盛宴中毫无察觉。第一次是在有一天清晨,我当时还没睡醒,就听见有人敲门。我迷迷登登走过去打开门,只见一个胖大妇女堵在了门口,她一见我就毫不客气地嚷嚷道,“你们是瓦岗公司吗?”

“是啊-”我说。

“你们生产的产品怎么一点效果没有?”她质问道。

“不可能。”我冷漠地回答道。

“你看,你们的短期强效无忧水,专门治疗考前综合症的,一点屁用也没有。”胖妇女说着把一个瓶子举到我眼前。

“不对——”我拿过瓶子看看说,“本公司没生产过这种产品。”

“骗人,就是你们生产的,这上面有你们的地址,你们这帮骗子。”胖妇女一把揪住我的脖领子,“我们家孩子喝了什么用都没有,他照样在考试前抑郁得一塌糊涂。”

第二件事是桂小佳碰见的。那是一天夜里她回家,楼道里灯亮的一刻,她忽然发现门口半躺半卧了一个人。桂小佳吓得不禁叫了一声,此人一见桂小佳,立刻扑过来,大声叫道,“偶像,偶像,我可见到你了。”桂小佳吓得退了两步,仔细一看,只见此人衣衫不整,满脸络腮胡子,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大老爷们。

“你是谁呀——”桂小佳战战兢兢地问。

“你别管我是谁了,我就知道你是忘忧草组合中的一只,你叫桂小佳,对不对?”大老爷们说。

“是我,你有什么事?”桂小佳一边说一边往后退。

“偶像,赶紧跑吧。”大老爷们说。

“我为什么要跑?”桂小佳哆哆嗦嗦地问。

“别问为什么了,快跑吧,他们有一万多人呢,都要来砍你。”大老爷们说。

“不可能,砍我干什么呀,我没招谁惹谁啊?”桂小佳辩解道。

此时,大老爷们扑通一下跪下了,他哇地一声哭了起来,他一把拉住桂小佳的手说:“偶像,求你了,你跑吧,赶紧跑吧,我是冒着被他们打死的可能来向你报信儿的。”

这时桂小佳再也受不了了,她吓得抽出手,调过头撒腿就跑。

真的,我们无法确认出事的准确日子,只是知道从某一天起,有一个谣言传播开来。那就是无忧水根本没有效果,实际上就是一种毫无价值的糖水,喝多少都白搭,其偶然的药效完全靠饮用者的自我暗示。谣言传播者为了表示严谨,还在《红楼梦》里找到了证据,他们说书里那个张道士就是这么干的。

另一个致命的打击来自网络上的一个贴子,它明明白白分析了“无忧水”的组成成分,最后它的结论是“无忧水”就是水,没有任何忘忧功能。

于是,市场忽然崩溃了。“无忧水”的现货价格从高位如同自由落体一般落了下来,惨烈的卖盘夺路而逃,但是几乎没有人接盘。很明显,这是二十一世纪又一次的郁金香事件,如同几个世纪前的荷兰,人们瞬间之后明白,他们手中的现货和未来的期货都一钱不值,而当他们想把手中的炸弹抛出去的时候,却正好引爆了炸弹。爆炸威力无比,它马上消灭了所有的希望与泡沫。

整个崩溃的过程很迅速,先是巨大的恐慌,拼命的奔跑,然后是绝望与死亡。血流成河之后,残余的幸存者聚集起来,他们带着痛苦、悲伤、愤怒,开始了复仇之旅,他们强烈要求行政当局惩办始作俑者,于是“瓦岗”公司在劫难逃。

工商局,质检局,公安局联合行动,他们组成联合调查组对我们“瓦岗”公司开始进行了调查,我们所有的人都被吓坏了,虽然我们自认为并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虽然《拾梦记》上明明白白写着那张药方,虽然各种医书中记载着它的疗效,可我们还是害怕了。我们知道,这件事必须有责任人或者替罪羊出现,才能得到平息。

因此,我们决定集体逃跑,各自浪迹天涯。

在逃跑之前,桂小佳提出给我们每一个人都测一次石舫时间。我和老罗想想同意了,我们两个人想法相同,就是这么多年来,我们真的不知道未来的路在哪里,所以我们挺想看看答案。但是林岚拒绝了,她的理由是,作为知识分子,她更坚信理性的力量。

去自测之前,我想起了一件事,我问桂小佳,“妹妹,你们曾经在石舫呆过那么长的时间,你们的未来将会怎样?”

“我们早已看到过自己的未来,只不过一直没说。”桂小佳笑笑说,“很遗憾,我们终将一事无成,但我们就打算这样下去,飞蛾扑火,直至灭亡。”

“牛逼,你们才是生活中真正的寻梦组合。”我说。

我去了,时间选在了一个午夜时分。我一个人摸索着找到那条小路,在荒草中默默前进。路很难走,让我不禁想起这一段的生活。湖面与石舫出现在不远处,湖水广大,石舫坚定,我仰头看看天上的星星,它们饱含着意味深长的沉默。

我一边走一边思考。 我很少能拥有这种宁静的时间,在这种单纯的宁静中,我尝试着接受自己,接受自己的溃败,把溃败和与溃败搏斗当作正常生活的一部分,当作生命意义的一部分。

 我走入石舫,坐下,心中一片空白,我在等待着那段时间的到来。桂小佳给我的那段时间不长不短,有二十分钟。据经历过的客人们说,要想捕捉到精确的时间点,实在是因人而异,有人听音乐会起作用,有人只要在心中默默回想即可,关键是要全神贯注。

我决定听音乐。因为我平时对音乐知之甚少,说不出什么特别喜欢的,所以我选择了桂小佳他们那首非著名歌曲《灵魂深处的大象》。我打开MP3,桂小佳与于静优美的合音立刻传来。我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为了看到未来,我把整个MP3里只存了这么一首歌曲,它反反复复能呻吟三个多小时。

果然,在音乐的帮助下,我精确的捕捉到了时间窗口,并且通过窗口我看到了自己。

那是一个秋天,一个老人缓慢的踽踽独行。他身材瘦削,神情忧郁,脸上有一道自左而右的伤疤。他走过灿烂的街景时,沉默无语,然后于无边落叶之中坐在一张公园的长椅上。

人们从他身旁走过,他们与他彼此不闻不问,好像对穿而过的流水。令我惊奇的是,很久之后,老人站起身,他开始动手调整脸上的伤疤。他摘下伤疤,注视了好一会儿,然后又重新贴在脸上,只是方向改为自右至左,使它看起来是另一种味道。

那条伤疤竟然是一个人生的道具。

难道未来我会成为一个魔术师吗?我目瞪口呆地想,此刻那段时间消失了,幻影远去,眼前又恢复了黑暗。

我仔细回想着我看到的一切,没错,那就是我,那就是我的未来,但是那些景象对现在的我来说毫无意义,它们与我现在可能的所有道路都毫无关联。我断定,不管我现在在做什么,未来我都会走向这同一条道路。也许,伤疤就在每个人的心底,只不过它以不同的角度呈现在生活的脸庞中。

夜深了,我站起身,关掉MP3,环视一下四周,周围依然是一片黑暗,依然没有明确的亮光。就这样吧,让生活按照它自己的方式来吧,我想,可能,人生就是一个谜,当它真相大白时,也正是它结束的时刻。

最后的时刻到了,“瓦岗”公司的所有成员参与了最后一场盛宴。桂小佳、于静、老罗、我、林岚,大家围坐在一起絮絮而谈,我们谈起已经先行离开的艺术家文秋凌,谈起表面精明实际上满脑子浆糊的刘星,谈起我们喜剧般的创业,谈起众人鸵鸟式的没心没肺。我们一起交谈,两两交谈,一边交谈一边喝大酒, 就连平时滴酒不沾的林岚也不例外。

后来在桂小佳与于静的带领下,我们开始合唱《灵魂深处的大象》,一遍又一遍,我和老罗边唱边哭,后来干脆抱在一起痛哭,林岚爱怜地看了我很久,一会儿她站起来,泪眼蒙蒙地独自走向屋外。

音乐停止了,我和老罗也停止了哭泣,似曾相识的夜晚,似曾相识的桌上的红烛,熟悉的小资房间,只是这一回不是开始而是结束。但是在我的内心中非常感谢这些人的到来,与他们的不期而遇让我在生活中看到了某些已经忘却的动人的力量,比如友情,爱情,还有梦想。我拿了一张餐巾纸擦干鼻涕眼泪,然后说出了临别赠言,我说:“再见了,兄弟们,我虽然是个卑微的鄙俗的,有时还不知廉耻的烂人,但是正是你们让我明白,在生活中我可以同样拥有梦想,同样渴望尊严与自由,同样渴望被拯救。”

老罗说的比我通俗,他也擦干鼻涕眼泪说,“我就坦白吧,我不是从来遮着掩着不说我过去是干什么的嘛。我原来吧组织过偷渡,也算是个做大事的人,可是出来之后呢,我发现时代变了。没人理我了,人人觉得我过时,我他妈就像一条丧家犬似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可没想到,后来见到了大家,我觉得每个人都把我当回事,这让我特他妈愉快。说实话挣不挣钱无所谓,我觉得就是温暖,你们给了我温暖,这种温暖我一辈子忘不了。”

桂小佳一直在听我们说,她也哭得稀里哗啦的,于静坐在一旁眼睛红红的,一张又一张给她递纸,轮到桂小佳时她抬起头说:“等我们老的时候,一定会想起这个房间的,它是我们飞蛾扑火开始追寻梦想的地方。”然后她又转过头对我说:“赵哥哥,谢谢你,你是那么宽容大度,又毫无原则,你是一个好男人,你是一个女人十次八次恋爱失败后最终的选择。”

 
上篇:连载六 返回目录 下篇:连载八
点击人数(8068) | 推荐本文(6)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