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连载六
连载六 文 / 晓航 更新时间:2012-7-10 7:24:10
 

刘星暴侃几个小时之后告退,晚上我们几个股东开了个小会,我们就关于是否寻找代理人问题展开了热烈讨论。会议中老罗认为应该实行总代理制度,他的理由是,这样做既旱涝保收又能减轻工作量,会轻松很多,林岚没有见到刘星,因此没有很大的倾向性。问到我的意见时,我具体也说不出什么意见,只是觉得刘星太能聊,他的计划太宏伟,这就让我本能的有点畏惧。

“另外我觉得这刘星象某种人—”我说。

“象谁?”大家问。

我皱着眉想想说:“可能我说的不准确啊,这刘星看着干净利索,即年轻又练达,待人接物特别得体,而且口才极好,有点象我当年见过的那种学生会干部。”

“学生会干部怎么了?”大家问。

“我靠,根据我上大学时的经验,那帮孙子可是纯粹的口贩子,做起事来既阴损又不着调,总体上是笑里藏刀吧。”我说。

由于意见不一,讨论没什么结果,此事暂时放下。接着,老罗又汇报了他最近的工作情况,为了应付销售,他已经加雇了山民进行采摘,然后在山谷里进行初步清洗加工,接着把半成品运到一个开发区的租赁厂房中进行深加工,成品出来之后,经过检验就直接配送。

我听了,对老罗相当佩服,这么复杂的事情,老罗举重若轻的就搞定了,要是我早觉得麻烦死了。我心想,这老罗原来一定是个干大事的人,说不定是什么企业家出身呢,只不过时运不济,暂时走了麦城而已。

“可是最近我碰见了一个奇怪的事情。”这时林岚插言道。

“什么?”我们问。

“有人投诉说,我们的无忧水无效。”她说。

我和老罗对看了一眼说:“其实,这效果不效果的也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又没什么标准。”

林岚皱着眉思索着说:“我是在想那个配方,它是从《拾梦记》中抄出来的,经过推敲,我略微增改了些,也不知是不是就此药性就减弱了?”

我和老罗一听就不以为然的摇起了头,我们说:“这没什么可担心的,大小姐,刘星说的好,这玩意儿就是卖个概念,又不是搞科研,反正只要喝不坏就行。”

林岚听了此言,瞟了我们一眼,想想又说:“既然如此,我看我们就该在短期内迅速改良配方,然后找个机会,把‘无忧水’这个品牌卖给大的饮料公司,全身而退。”

“退什么,”我们不解的争辩道,“谁跟挣钱有仇,咱们现在不是卖得挺好吗?”

“未雨绸缪吧。”林岚说,“不然,会出事情的。”

我们后来当然没有听林岚的话,大家觉得她的担心多多少少有点书生气,现在形势这么好,往上冲才对,怎么能退呢?

果然,我们的判断没错,‘无忧水’的销量依然直线上升,只是我们的产量还是跟不上。不过,由于林岚的坚持,扩大再生产并不坚决。我和桂小佳是小富即安,所以不太在意。而老罗就不同了,他明显是一个做过事情的人,具有雄心壮志,所以想法必然多些。其实,我也看出来了,原来没钱时,大家相当一致。但是这一旦有了利润,分歧自然就产生了,就好比那句话,共苦容易,同甘可就难了。

刘星一直没有放弃,他一直等待,他又找了我们几次,但大家都支支吾吾,互相推诿。后来他发现还是和老罗最谈得来,于是就把做工作的目标对准了老罗。这一回他们俩约在了一个豪华的商务会馆,时间是在晚上,待他们洗完搓完吃完按摩完后,在一个灯光幽暗的包间里,刘星开始了劝说工作。他还是先向老罗介绍了他更新后无与伦比的销售计划,谈起如果实行代理制,“无忧水”将畅销全球,老罗听了频频点头,接着他锋话一转,终于问到了主题,他问:“大哥,关于代理权的事儿你们到底怎么想的?”

“这个嘛,我们一时还无法决定。”老罗为难地摸摸下巴说。

“你难道不想把事情做大吗?”刘星问。

“当然想做大了。”老罗说。

“可是其他几位股东似乎并不这么想。”刘星说,老罗听了此话默默无语。

过了一会儿刘星又说,“大哥,想必你听说过瓦岗寨的故事吧。”

“嗯,有所耳闻。”老罗说。

“据说,这拔人原来叫‘甲柳楼四十六兄弟’,刚结拜时都特仗义,后来有一部分人在瓦岗寨上凑齐了一起占山为王,可再后来,大家各为其主,弄得个反目成仇,尤其是罗成和单雄信,最后还不是刀兵相见。”刘星说。

“你想说什么呢?”老罗皱起眉问。

“大哥,这个社会就是个战场,可不相信什么善男信女,”刘星说,“恕我直言,您这“瓦岗”公司可不象个正经公司,管理,财务都基本上是空白,现在好是因为产品独特,可是经不起风雨,你比如,就咱公司这产品,早晚有人复制,到时咱们瓦岗公司能不能抗得住冲击就得另说。”

“这倒是,中国人抄别人的东西快着呢。”老罗点点头说。

“所以,你不如悄悄把配方卖给我,然后扬长而去,因为据我猜想,你不卖早晚别人他会卖。”刘星说。

老罗深思着,他反复摸着下巴,过了一会儿,他问刘星,“那你要这配方干嘛用呢?”

“我不过是把它包装一下,卖给别人呗,这个世界上总有最后最傻的那头猪存在,它的名字有很多,比如兄弟、风投、散户、爱情什么的。”刘星说。

老罗和刘星分手时已经快午夜了,不得不说刘星精准的分析,深深触动了他。这个世界上确实很少有好人,有时在一块肥肉面前,先下手为强是必须的。老罗思索良久,他没有回家,而是下意识地来到了西餐厅。餐厅里,晚上的表演还没有散,恰好是最后一节。客人虽然不多不少,但是气氛相当温柔暧昧。老罗走进来,熟门熟路走到右边靠窗的位子坐下,他点了一瓶啤酒一边喝一边抽烟,一边想事情。

桂小佳和于静正坐在台上表演,现在她们已经小有名气了。根据观众的要求,她们正好在唱非著名歌曲《灵魂深处的大象》。在灯光下,两个穿着黑色衣裙的壁人相对而坐,她们皮肤白晰,神态典雅,于静的长发与桂小佳的短发交相辉映,她们洁白的手指轻轻滑动,用深情的嗓音唱着那首老罗耳熟能详的歌:你是我灵魂深处的大象,最孤独时的自行车,永远不变的自行车……

老罗一直紧紧盯着舞台,等到两人结束了最后一句时,他把啤酒一饮而尽,然后冲着服务生叫了一声:“兄弟,结帐!”

老罗最终做出了决定,第二天他又和刘星见了面,他告诉刘星说:“不行,兄弟,我不能背叛他们,他们在我最落魄的时候给了我从未有过的温暖,我不能忘恩负义。”

刘星象看着外星人一样看着老罗,他奇怪地问,“你们不是乌合之众吗?”

“确实是这样。”老罗显得很惭愧,“兄弟,也许你不理解,但我们这一代不管好人还是坏人,确实有这种令人不齿的情感。就像你鄙视的那种说辞,友谊,信义什么的,我知道你觉得可笑,真不好意思——”

刘星一脸的失望,他白白的脸灰暗下来,这时老罗看着绝望的刘星,话锋一转说,“不过,为补偿你的努力,或许我们可以做点别的生意。”

“什么生意?”刘星嘘了一口气问。

“我前一阵手里屯了一批大象,后来由于某些原因停顿了下来,不过,最近有一个朋友告诉我,那批大象已经可以到位了,我正想重新开始呢,怎么样,你想不想接手,或者我们合作?”老罗说。

刘星一听,眼球一转,他的脸上慢慢浮起一丝笑容,他说:“这个倒也有趣,愿闻其详。”

老罗于是把前前后后,来龙去脉都说了,什么租赁,新式公交工具,环保,尊贵的身份等等概念,全都细细道来,刘星越听眼睛越亮,到最后他完全由失望转为喜悦,就差拍手叫好了。

“这真是一个天才的设计!”刘星感叹道。

“那当然,向你透露一下,这一开始是一个老艺术家想出来的点子。”老罗神秘地说。

“牛逼。”刘星点点头,他想了一会儿,果断地说:“好吧,这事我干了,我来接手这批大象。”

老罗一听,笑笑说,“兄弟,生意当然是好生意,但是这事儿你可得想好,入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我当然明白,不会无的放矢。”刘星很明戏地说,“你知道这些大象像什么吗?它们其实就象现在市面上暴炒的那些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字画。现在很多人给当官的送礼,早已花样翻新。比如你是当官的,手里有一张假画或者什么不值钱的书法作品,我非说它值几百万,然后我就从你手里买过来。这样一来,两厢得利,我这边既送了钱,你这边又不落把柄,这多好。”刘星说。

“方法是不错,可是还是有点直接。”老罗替那些当官的想了想说。

“所以啊,我可以利用手中的大象,向我们那个地方的官员赠送大象养护券。一张养护券代表要为一只大象提供一年的物质支持,这种行为是公益行为,动物保护行为,官员们一定不会拒绝。然后我再向各个企业吹风,让他们适时从官员手中高价购买这种养护券,这样,在正当的旗帜下,不就是各得其所,人人得利了嘛。”刘星说。

“高,实在是高。”老罗听到这儿,不由地由衷赞叹起来,不过,过了一会儿他又说,“但是,这种养护券也有限,不能卖太多吧,万一大象不能全部到位怎么办?”

“嘿嘿,放心吧,罗大哥,大象只是一个说辞,有那么一两只就行,大象券咱们可以任意发,只要有人愿意买就行,这就叫市场,这就叫大象无形。”刘星说,然后他又转转眼珠道,“大哥,另外,那个配方的事儿你再考虑考虑,说不定峰回路转,咱哥俩还能在这个项目上合作呢。”

“行行行,我再考虑考虑。”老罗说,其实他满脑子都是那存在或不存在的大象,他想,妈的,我总算把这批库存卖出去了——

 

 

正是因为扩大再生产没有进行下去,所以“无忧水”的产量一直上不去,这就给了人们炒作的空间。它的价格被一些炒家很快地拉高,每天我们都能在林岚设计的小小的“无忧”网上,看到挤满了求购者的小脑袋,还有一帮好事者标出的最新价格。

令人奇怪的是,仿制品还没有出现,这是怎么了?一般中国人抄袭一个产品的时候从来都是敢为天下先的,他们怎么这次没了动静呢?我们想不出头绪,所以就不想了。我们这拔人的优点就是没心没肺,我们知道一旦竞争对手闯入这个领域,我们将被迅速击溃,但我们不在乎,我们就只看眼前,象猪一样盲目的享受着目前片刻的欢娱。

桂小佳和于静的歌唱事业有了新的发展,她们又开发了一个酒吧,酒吧的老板答应让她们去唱下午到傍晚的那一段时间,于是,为了给她们凑人气,我和老罗几次巴巴赶到很远的地方去给她们捧场。一天,刚坐定一会儿,喝了两口啤酒,林岚的电话就来了,她在电话里低声而急促地告诉我出事了,我问出了什么事,她说有人卖假冒商品,致使部分群众食物中毒,现在质检局工商局来公司进行联合调查。

看来该来的总得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点破事还真不禁念叨。

我放下电话,和老罗一说,两人马上决定回去,在路上,我和老罗还商量了好几种对策。

到家进了屋,我们果然看见有几个人在,全都穿着制服,流里流气的。我看了林岚一眼,发现她的脸都吓白了。我假装热情地招呼那几个人,正递烟说好话,琢磨中午去哪儿吃,这时只听老罗哼了一声,他冲着其中一个人说:“你不是那谁谁谁吗?”

那个人一愣,抬起头特不忿地说:“我是,你谁呀?”

“我谁呀?”老罗冷笑一声说:“罗大头你还认识吗?”

那个人一听,仔细辨认一下,立马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脸上瞬间堆满了笑,“哎哟,罗大哥呀,敢情是您的买卖,我们哪知道啊。”

“麻利儿的,赶紧滚蛋,骗到老子头上来了。”老罗这时愤怒地嚷道。

那几个人一听这话,立刻拿着皮包计算器等装备,兔子一般跑了。

原来这是一帮骗子,到这儿来蒙钱来了,人一走,我终于松了一口气,我一屁股坐在林岚对面,歇了好半天我才说:“大小姐,以后搞清楚点,你也太缺乏社会经验了。”

林岚说,“我哪知道啊,我现在一看见流里流气的,就把他们当公务员。”

“看来咱们是让人盯上了。”这时老罗思索着说。

“所以,我看我们还是适可而止吧。”林岚有些害怕地说。

我和老罗对视一眼,然后一阵儿沉默。

“哎,知识分子,什么叫大象无形啊?”这时老罗似乎想起了一件事,他问林岚。

林岚听了想想说:“这是一句流行语,它的意思是说大象是看不到的,它们在虚拟的世界里,在人类最深刻的思维里。”

我们两人听了都似懂非懂,有点茫然若失。

 

骗子的事儿刚刚过去没多久,刘星就又回来了。那天,他找到我们公司,恰好只有我在,他坐下来一如既往的暴侃,等把我侃晕之后,就开始安安稳稳地看电视。看了很久,我看他实在没有撤退的意思,就试探着问他这回来有何贵干,是不是还是代理权的事儿,那个事儿我们这儿还没考虑好呢。他说没事,老几位先考虑着,他这回来是专等老罗的。我一想,对啊,怎么老罗有几天没露面了?我于是找机会溜出门给老罗打了手机,问他,“喂,你这几天干什么呢?”

他说:“没事儿,呆着呢。”

我说:“这刘星可又来了,照样一通暴侃,然后就坐在沙发上持之以恒地等你。”

“没什么异样吧?”老罗问。

“没有。”我说,又问他,“到底怎么了?”

老罗听了直言相告,他说他把手里的大象卖给他了,以为这个小子得回去一段时间,没想到,前两天这小子又打招呼说要回来找他,他看这小子回来得如此迅速,怕出什么意外,所以就故意先躲几天。我听了之后,不禁呲着牙乐起来,心想,这刘星看着白白净净清清爽爽的一个人怎么这么不中用,连那种虚无飘缈的大象都敢买,脑子进水了不成?打完电话,我依照老罗的吩咐又去和刘星聊天,刘星健谈如常,假装不经意间,我提起大象的事儿,不提还好,一提他就特别兴奋地说:“卖了,全卖了,官人与商人一抢而空。”

“是吗,这么抢手?”我听了简直难以置信。

“当然!所以,我这回来就是想问问罗大哥手里还有没有这样的奇货。”刘星特别渴望地说。

终于把刘星对付走,我第一时间又给老罗打了电话,我把情况一说,老罗也感到意外,“嘿,没想到,这大象就这么卖出去了?”

“是啊,我记得你当时多坐蜡呀——”我说。

老罗在电话那头沉思了一会儿说,“他不是口口声声想要奇货吗?这样吧,兄弟,这次由你出面,咱们再卖给他点东西。”

“什么?”我问。

“石舫时间。”老罗说。

“不是都不行了吗?还卖?”我问。

“嗨,兄弟,有人想买,咱就可以卖,这就叫市场,谁跟钱有仇啊。另外,天底下有猪,咱也拦不住啊。”老罗说。

我磨叽了很久,还是决定按照老罗的吩咐这么做了。说实话,我也不算什么正人君子,老罗的那套说辞我基本上同意,反正是愿打愿挨的事儿。况且这刘星见天来家里坐着大侃,弄得也挺烦的。布局之前,我跟桂小佳打了个招呼,想让她配合一下,桂小佳一听就瞪起了眼睛,她说:“赵晓川,明知不顶用了你还卖,这不是缺德吗?”

“什么叫缺德,这叫生意,一个愿买一个愿卖。原来你妈不就是这么卖给罗大哥大象的吗?”我说。

“我妈当时不知道大象到不了位,可是现在石舫里全是人,去了肯定什么也看不到,那不就穿帮了吗?”桂小佳说。

“不会。我刚刚又去了一次石舫,那帮俗人呆了一段时间,看看没效果就撤了,现在石舫清净得很,所以说不定我们的生意又回来了。”我说。

桂小佳听了没法反驳,但是显得有点郁闷,她知道这件事明显有风险。过了一会儿,她有点纳闷地自言自语道:“看这刘星口若悬河,也挺聪明的,怎么做起事来这么笨,奇怪!”

我听了嘻嘻一笑说:“你还真替别人着想,不是说你们80后没有责任感吗?”

桂小佳又瞪了我一眼说,“你别用80后说事儿啊,都是你们这拨老棒子给瞎划分,这好人坏人不分年代。”

最终,我带着刘星去了西餐厅。在西餐厅中,桂小佳与于静的风采果然让他流连忘返,他当然知道“忘忧草”组合,网上那些飘来荡去的传说他耳熟能详,而她们真实优美的歌声又使刘星深深沉醉。于是,在午夜时分,我看到时机成熟之后,向他提出了另一桩生意:石舫时间。我详细描述了整个生意,不出所料,这桩生意的想象力再次让刘星叹服,他听得心旷神怡,两眼炯炯有神,似乎另一个金矿在几步之遥向他招手。

“关键是,在这段时间内你可以看到你未来的瞬间,决定你现在到底走不走这条路。”我最后总结说。

“太绝了,真是太绝了,这事儿我干了。”刘星兴奋地说。

演出结束后,刘星走向了桂小佳,他向桂小佳说明了来意,桂小佳看看他,看看我,然后据实相告说,“这档生意前一阵我们做来着,可后来让那帮小市民给毁了,这个你知道吧?”

“我知道。”刘星平静地说。

“知道你还去?”桂小佳不解地问。

“赵总不是说那帮小市民又散了吗?无论如何,我得去试试。”刘星说。

桂小佳忍不住皱起眉说:“你可想好,这个生意风险还是比较大的,它有点像六脉神剑,时灵时不灵。”

“没事,我觉得这里充满无限商机,值得一试。”刘星说,然后又有点神秘地向我补充道,“据我所知,我们那儿的那些官员,由于干的缺德事儿太多,天天求神拜佛,内心非常忐忑,所以,我想这个石舫时间会卖的很好。”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祝你好运吧——”桂小佳无奈地说。

于是,桂小佳马上开始弹琴测试,不久,她测出了第一份关于刘星自己的时间。她把时间交给刘星,刘星如获至宝般地收好。

几天后,深夜之中,石舫果然空无一人。清净再现,刘星到来。他坐定,等待,冥想,共振,在出世与入世之间盘旋很久。最终,他脱离开一切,脸上露出宁静的笑容,他想:真好,简直是天衣无缝——

 
上篇:连载五 返回目录 下篇:连载七
点击人数(8058) | 推荐本文(6)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