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连载五
连载五 文 / 晓航 更新时间:2012-7-10 7:23:42
 

文秋凌确实是一个艺术家,在我的观念中艺术家就意味着两个特点,第一是做事不靠谱,行为古怪,第二就是自私。

文秋凌坚持要走,即使她没有得到幻想中的那笔钱,即使她女儿的生意遇到了问题。但是更奇怪的是,没人拦着她,桂小佳似乎特别习以为常,她好象把她妈当作了一只时来时去的老蝴蝶,没有什么离别的悲伤,只有一种没心没肺的去留随意。

“我真不明白,你们这一代对父母到底是什么感情?”我看着桂小佳不解地问她。

“都是人,给别人点自由好不好。”桂小佳白了一眼我,她噎得我一愣一愣的。

老罗也不拦着,刚开始我以为老罗是麻木或者扛着,后来看他真没当回事,我就不由自主地也问他,“罗大哥,你眼睁睁地看着文大姐走也不着急?”

“我着什么急?”老罗奇怪地反问我。

“哎,你那钱啊,文大姐一走你那笔大象租赁款就彻底没着没落啦。”我说。

“那算一件事吗?”老罗说。

我听了,一愣,不由得佩服着竖起大拇指说,“行,你真行,有胸怀。敢情你花钱就是为了和我们聚会来着,罗大哥,我是看出来了,你是真的视金钱如粪土,是一条真正的好汉。”

“唉,这就对啦,关键是咱们混到一起不容易—”老罗由衷地说。

文秋凌就这么走了,走之前的那个晚上,是属于文秋凌的。她一会儿诗词歌赋,一边唱念做打,使尽浑身解数。那一晚,文秋凌还演唱了她最爱的《拾梦记》,她唱足全本,彻底过了把戏瘾。《拾梦记》里的故事我已耳熟能详,不过是一般的才子佳人的套路,但是故事中的腔调却有一种辉煌即将落幕的离愁别绪。

文秋凌那天表现得特别好,她一举一动韵味十足,我们看得津津有味,不一会儿,老罗忍不住了,他跳出来要和文秋凌合唱。这老罗原来虽也会些,只是他十分业余,唱起来荒腔走板,着实不好听。虽然他这一阵儿没少受熏陶,但是毕竟时间短浅,没有什么太大的进步。于是他刚一出现,好好一出悲剧马上就变成了一幕喜剧,文秋凌塑造的红颜薄命之感立马丧失,换来我和小桂在一旁哈哈大笑

但文秋凌却不着恼,认认真真地和老罗对唱,一曲终了,文秋凌深情地握住老罗的手说:“罗大哥,此生得遇,真是幸会—”

“文大姐,我的人生也因你而精彩。”老罗也拽上了文词儿,我们俩在一旁乐不可支。

“大象之事,真是抱歉。”文秋凌又说。

“文大姐,这就叫缘分。”老罗说,“没有人在乎大象是否是真的,我们在乎的只是勇敢的梦想。”

“谢谢,罗大哥,你真是我的知音。”文秋凌感激地说,“如果一个人终生没有梦想,当他离开这个世界时不亦痛苦乎?”

文秋凌话音一落,我和小桂又一齐鼓掌大笑起来。

文秋凌走后,屋子里确实安静了许多,再也没有咿咿哑哑的唱戏声,再也没有高八度的人生议论。刚开始,我也觉得清净,但是时间一久,不知为什么心生寂寞,想起文大姐的出场与离开,总有一种虎头蛇尾,似真似幻之感。

桂小佳的工作还算是稳定,据说餐厅的生意比原来好了许多,老板为了奖励小桂,答应她和于静可以一起在西餐厅驻场唱歌,但是薪水只给她们一份半。有关“石舫时间”的生意确实是没了,人们都拒绝付费直奔目的地。老罗终日无事可做,于是他就撤退到我的老窝,天天和我泡在一起。

就是那么泡着,天天无所事事,我们毫无悬念地成为了莫逆之交。我从不主动问起老罗任何真实的个人情况,只是和他天天山南海北地侃。老罗经历丰富,故事也多,讲起来娓娓道来,有时还非常传奇,我呢,也许是压抑太久了,所以每天都倾诉着对生活的不满,老罗是一个好听众,他一边沉稳地听着,一边给出自己的心得或者评论。

我记得有一回他问我,“你就没有特别想做的事儿?”

我想想说:“没有,我就想这么呆着。”

老罗又问:“这样吧,我换个角度问,你有什么理想吗?或者什么事儿能特别引起你的兴趣?”

我想想说:“我吧,就想天天提笼架鸟,三妻四妾,再来个十间大瓦房什么的。”又琢磨一下觉得还不够准确,最后又加了一句,“反正就是彻底的游手好闲吧。”

老罗听完点点头说:“明白了,兄弟,你是唯一我见过的,真的没救的人。”

我们就这么呆着,狠狠的,全身心的呆着,这样的日子我很得意,因为这是我头一次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但是渐渐的,现实的压力又来了,桂小佳的工资甚少,也就仅仅够吃饭,而“石舫时间”再也卖不出去了,我未来的房租找谁收去?

我现在唯一肯定的是,我不会把桂小佳轰走把房另租别人。最近发生的一切,使我坚定地认为,我和她或者说我们是一伙的,大家应该有难同当,有福同享,不能不仗义。桂小佳其实也有同样的感受,她没有直说,但是不止一次地向我暗示,于静会帮她的,她们家有的是钱,可是,一直靠别人也不是个事儿啊,我想。

正挠头之际,我的网友,作为长期观察家的林岚忽然出了个主意。那一天我和她在网上聊天,抱怨未来不知怎么办,她问怎么了,我就巴拉巴拉地说了,她在网络那头沉默了一会,敲出了一些后来看来改变了我们这帮人历史的文字,她说:你们应该推出系列产品。

我不明白,要求和她视频,她打开视频,我问她什么意思,这个纸上谈兵的专家坐在千里之外的香闺里说:“你想,你们卖过大象,你们也卖过时间,我认为你们是一个相当优秀的销售团队,主要的问题是一直没有固定的产品,所以你们应该在推出系列产品上下功夫。”

“咦,有道理啊,我怎么没这么想过。”我拍拍脑袋说。

“那,我们下面该卖什么了呢?”我又问。

林岚想想说,“你还记得文大姐总唱的《拾梦记》吗?”

我当然记得,就是那个才子佳人的故事。我们聚会时,按照林岚的要求,我总是把视频打开给她直播,看来她也因此把这出戏听熟了。

“记得啊。”我说。

“那里头提过一种东西,叫做忘忧草。”林岚说。

“对,是有忘忧草,怎么了?”我问。

“据我所知,忘忧草学名萱草,又称金针草,《本草纲目》说,萱,宜下湿地,冬月丛生,叶如蒲蒜,辈而柔弱,新旧相代,四时青翠,五月抽茎开花,六出四垂,朝开暮蔫,至秋深乃尽……”林岚娓娓道来。

“好学问。”我不禁赞叹了一声,心想,这个小资简直是个现代版的王语嫣。

“《本草求真》中也说,萱草味甘而气微凉,能去湿利水,除热通淋,止渴消烦,开胸宽膈,令人心平气和,无有忧郁。”林岚说。

我听了频频点头,此时林岚接着解释道,“现在不是金融危机嘛,多少人惊慌失措,惶惶不可终日,而萱花虽小,却能让人忘却烦恼,你们如果能够推出一种忘忧草产品,肯定市场广大,应者云集。”

“着啊—,这个想法真是太绝妙了。”我听到这儿不禁一拍桌子。

 

我带着发现新大陆的心情把知识分子美女林岚卖忘忧草的建议告诉了大家,众人一听皆高声称绝妙,都认为我认识的这一网络美女简直是天才,奇思妙想与文秋凌相比几乎毫不逊色。经过七嘴八舌的讨论,大家达成共识,都觉得我应该力邀请美女北上,和大家见面,认真探讨一下她的计划的可能性。

在大家的劝说下我点头同意了,本来我们网聊了这么长时间,也该见见面了,这一回正好有了这个机会,我于是毅然下了英雄贴。林岚没有犹豫就答应了,隔天,她就告诉我她已经买好了火车票,要求我去接站。

六月骄阳似火,在火车站纷纷攘攘的人海中,等了两个小时,我终于等到了林岚,她穿了一身白色的连衣裙,长发披肩,身上散发着一种成熟的知性美。

“知识分子—”我走过去叫她。

她回过头一看是我,一笑说:“租房子的—”

我毫不犹豫张开双臂拥抱了她,她也同样用力拥抱了我,我闻到她身上的香气,抚摸到了她瀑布一般的长发,我想,生活中只要有女人在,就永远有希望。

我们回了家,搞定该搞定的事。当天晚上,在西餐厅举行了隆重的欢迎晚宴。所有人都到齐了,大家就象一家人一样连说带笑渡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林岚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但是除了书本知识,她对现实中的许多世俗之事却一无所知。

“那么姐姐,忘忧草到底是怎么回事?”饭局中是桂小佳提出了大家最关心的问题。

“这忘忧草我来之前细查过,在《拾梦记》中不是有一段情节说那对青年男女误食忘忧草之后,相对而眠三日吗?我原想,这是某种戏剧的夸张,不过,一查之下方知,这忘忧草确有这种功用,且效力不可小看。”林岚娓娓道来。

“到底哪儿能弄到忘忧草呢?”老罗心热地问道。

林岚笑笑说,忘忧草并不难找,在《拾梦记》中,除了那些优美无比的戏文唱词,作者就曾提到忘忧草原生于南方,后来被人带至北方山谷,大面积种植改良,最后山谷之中漫山遍野皆是,当时人称那个地方为忘忧谷。

“那忘忧谷又在哪儿?”我问。

“这个问得好,其实,要找忘忧谷,线索倒是着落在已经离开的那位文大姐身上。”林岚这时候说。

“噢,这有意思啊,是怎么回事呢?”大家一听更加来了兴趣。

“在我看来,其实文大姐是按着《拾梦记》原稿,寻忘忧谷而来的。”林岚说。

大家听了一齐看桂小佳,桂小佳摇摇头说,“不会吧,我从来没听我妈说过,也不知她最终找到了没有?”

“我觉得文大姐一定是尽兴而还,只不过她并未告诉大家而已。我判断忘忧谷就在这个城市附近,我们只要设法找到它,就会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忘忧草。”林岚肯定地说。

随后的一个月,我陪着林岚跑遍了这个城市的各个郊县,别说,我虽生长于此,但这个城市实在是太大了,我其实对这周围的山山水水并不了解。这一回,为了陪林岚倒是有机会一览美景。可几次往返下来,我们均空手而归。休息两天,林岚又上网查资料,找线索,然后再拉着我出发去实地考察。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在西北方最远的一个郊县发现了我们苦苦追寻的东西。

那是一个早晨,我们坐了头一班车赶到县城,然后雇了一辆车直奔预定地点。车开了不远,在公路旁停下。我们下车沿着土路走下公路,大致走了约摸两公里,发现一个山谷赫然在望。我们曲曲折折沿着小路走去,上了一个缓坡,再向下时,眼前忽的豁然开朗。整个山谷,漫山遍野长满了桔红色的忘忧草,生生不息,层层叠叠,我们相视一笑,随即携手走入花丛之中。徜徉中细观此物,只见叶片细长,花为筒状,花瓣向外张开,花色鲜艳异常。

“此花倒是秀气,似乎小家碧玉一般。”我笑道。

“这只是原种,你往那边看。”林岚说着指向我们的左侧,我抬头,果然看见前方左侧花开得更加灿烂,而花朵却大如杯口,每葶抽花之多蔚为状观。

“据说,那就是后人配育的品种。”林岚说。

“厉害,看了这改良品种,我倒相信文大姐一定来过,这么美丽的地方,一定是一个艺术家梦寐以求的。”我不禁感叹一声。

林岚微微一笑说,“没错,这就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寻找的梦幻。”她说着,在花丛中蹲下身再次细看那些细小的花朵,然后又摘下一朵放在鼻前闻了闻说,“据说,一般忘忧草分为观赏与食用两类,只是不知这种是哪一类。”她说着把摘下的花朵放入口中,细细咀嚼起来。

两个小时后,林岚在花丛中睁开眼,我一直守在她身边,这两个小时我什么也没干,就这么坐着盯着她清秀的面庞,我坚信她会醒来的 。

“怎么样,忘忧草味道如何?”我问。

“此物味甘,食之令人昏然如醉,乐而忘忧,书上写的果然不错。”林岚揉揉眼睛说。

回来之后,林岚以一个知识分子的本能开始了研究。她自然而然地占据了我的卧室还有我的书桌及电脑,我欣然让位退居到客厅,和常驻此地的老罗汇合。自此,我们这个小世界形成了三分天下的形式,桂小佳占据小卧室,她仍旧是练琴听CD,我与老罗居中暴侃,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林岚则在世界的另一头长时间无语沉思。

林岚想起事情来,常常非常投入。她有时会打开门,背着双手,自顾自地在房中踱步;有时会管我们要一支烟点上,抽上两口又掐掉;有时她会走到桂小佳的房间默默地听她弹琴,却不予以置评。没人打扰她,我们都知道这就是一个知识分子的范儿,社会上统称为思想家。她的研究是我们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因为那指向我们未来实实在在的生存方向。

有一次,她又从我和老罗中间穿过,待她走回屋关上门,我指着卧室说:“此美女风格与文大姐迥异,但是却真的很适合当咱们的领导。”

“那是,她与文大姐就是一文一武,各擅胜场。”老罗也由衷地赞道。

“如果把文大姐比做凤雏,她就是卧龙,所以凤雏虽去,卧龙又至,我等必得天下。”我撇着嘴做豪迈状。

“说不定你还能得儿子呢—”这时桂小佳在那屋插嘴道。

“放肆,小丫头片子,没大没小的。”我喝斥道,桂小佳听了嘻嘻一笑。

林岚最终把她的计划和盘托出,她有一天召集大家开会,把她这些天的思考结果向大家做了通报。首先,她设计了一个产品,是一种忘忧草饮料,名为“无忧水”,配方已经做好,单等试制。其次,她还制定了销售计划,她认为我们目前没有现成的销售渠道,因此忘忧草饮料应该以网络销售为主。为了进行网络销售,我们必须先制造一个话题,这个话题她思索良久,决定利用文秋凌与桂小佳母女俩来做个故事。她初步编的故事是这样,作为艺术家的文秋凌虽终生吟唱《拾梦记》,但是却遍寻忘忧谷而不得。后来当她于无奈之中飘然离去之后,桂小佳成立了“忘忧草”组合继承了她的艺术理想,并苦心孤诣最终在这个城市找到了忘忧谷。

大家听了这个详细而庞大的计划都默不作声,在心里慢慢琢磨。一会儿桂小佳忍不住疑惑地说:“姐姐,那个故事吉利吗?我妈又没死。”

“妹妹,这就叫艺术创作。”林岚耐心解释地说。

桂小佳皱皱眉,然后就看我,我这时点点头说:“我看还行,这故事小资且动人,易于在网络上传播,那然后呢?”

“我们先把这个话题炒起来,引起人们的注意,接着我们再制造一个民族主义话题。”林岚说。

“什么话题?”老罗问。

“我们就说,当桂小佳找到忘忧谷时,发现外国资本已经悄悄进入此地,他们打算整体购买忘忧谷,然后把所有忘忧草运到国外加工制作成饮料,然后再卖回给中国人。”林岚说。

“这也太黑了,这事不行—”我和老罗一听果然起了民族主义情绪,同时叫了起来。

“因此,中国人不高兴,这是外国资本的一个通天阴谋,实在令人发指。”林岚非常严肃的说。

“没错,是可啃孰不可啃,我们民族的利益不能就这样丧失了!”我和老罗跟看见了一样,头一回感到国家或者民族的责任。

 

林岚把计划定下来之后就开始了执行。首先她必须组织生产与销售团队,这事儿老罗不用动员第一时间就冲了上去,瞬间之后,他就成了罗总,接着马上要动员的闲散劳动力就是我了。我这人一般比较被动,什么事儿就爱动动嘴,一到干实事儿就往后退,但此时我却身不由己,怎么着都得上阵。按照老罗的说法,这是一个团队的事儿,我要是现在掉链子基本上就属于缺德了。

经过分工,老罗负责了试制与生产工作,我和桂小佳负责销售,以我为主,以桂小佳为辅,林岚总负责。根据成例,众人都是股东,成立的新公司,被命名为“瓦岗”公司,注册地点依然是在我的房间,林岚查过我的房子属于商住两用,注册没问题。

但是最关键的问题是启动资金,我们这些人都比较拮据,哪儿有钱来做企业。有一天晚上,在我屋子里,我们商量来商量去找不出办法,最后林岚说:“这样吧,我先垫上一部分。”

“那怎么成,人家傍男人都挣钱,你却掏钱,这不反了吗?”我说。

林岚摇摇头说,“没事儿,我自愿和你们绑在一起,不关旁人的事。”

听了这话,我的心中瞬间有一种感动,望望灯光下的林岚,我觉得她那种盲目的不计后果的方式,就是某种知识分子的幼稚的牺牲精神。

林岚出了钱之后,金额还不完全够,这时还是于静跳了出来,她听说此事后填补了另一半空缺,我们想一起说声谢谢,但是看到于静那种超脱出世的样子,又集体咽了下去。于是,我们的“瓦岗”公司起动了,老罗一边雇人采摘忘忧草,一边按照林岚的配方试制“无忧水”。同时,我和桂小佳在网上进行了疯狂的煽动。按照林岚的设计,我们先炒作“忘忧草”组合的故事,且配发了桂小佳和于静的一些美女照片,其中还有个别比较暧昧挑逗的,网络里立刻轰动了。

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几乎所有网络闲民都知道了这个组合,人们也开始不断下载她们那首非著名的《灵魂深处的大象》。接着,话题深入,渐渐指向了忘忧谷,在此期间,老罗别出心裁雇佣了一些大鼻子留学生出现在忘忧谷,他们流里流气,刻意装出一付贪婪与攫取的样子。

等这拔拙劣的演员走后,他们遍访忘忧谷的照片迅速贴在了各个网站,于是人们惊醒了,愤怒了,看来外国人又在插手我们民族最后的一块自留地,这哪儿成,得起来,和他们丫干!

此时,老罗经过反复试制的饮料早已万事俱备,头一批几百只“无忧水”已经装瓶等待,这些无忧水不过是把忘忧草熬制之后略加了些糖分和酒精,味道说不上好坏,只是不难喝,喝不死人而已。老罗精准地控制了制作成本,他仅仅雇佣了两个人就干完了所有的活儿。

很快,就在网络上的情绪上升到一定程度之后,“无忧水”静悄悄地开始了网络直销,不久,第一批货卖了出去,第二批加量生产之后也是马上告罄。

“没想到啊,我们的产品这么受欢迎。”我难以置信地感叹道。

“这说明我们判断对了,人们真的忧愁,他们迷惘、压抑,所以他们很希望能乐而忘忧,不知所终。”林岚沉稳地说。

“太好了,要是全国人民都得了忧郁症,我们不就发了。”老罗在一边憧憬着说。

不过,我们最终经过讨论还是拒绝了一个传销组织的建议,虽然他们开的价很高,但是传销组织的种种劣迹,让我们觉得那就是一反动会道门,我们虽然喜欢钱,可还没有到不管不顾的地步,所以狠心把这个财神挡在了门外。

可是,要是人走运,那财气是挡不住的。“无忧水”渐渐热销,慢慢的不断有各色人等开始上门求购。我的两室一厅几乎成了一个门市部,一天到晚,总有人笑脸过来和我们讨价还价。我们一一礼遇,却在利益上毫不让步。此时,林岚开始思考知识产权的问题,她觉得必须得进行商标注册,她很担心人们不久就会生产出仿制品。

有一天下午,我顶着暑热刚从专利局回来,一进屋,就看见老罗正在与一个小伙子兴高采烈地吃西瓜,他一看我进来,就连忙叫道,“赵总,来来来吃点凉的。”(我们现在都彼此称“总”了)

我走到沙发前落坐,他随即介绍道,“这是赵总,这位是青年才俊刘星。”

我和刘星打了个招呼,这小伙子果然年轻,文质彬彬,一表人才。他带着一付金丝眼镜,穿着烫过的衬衣,看起来就象是一个“挨踢(IT)”人士。由于太热,我把主要经历都放在了吃西瓜上,我迅速干掉半个,又觉得不过瘾,去冰箱里拿了瓶绿茶,才开始安心听他们聊天。

没想到一听之下,我却觉得相当吃惊。这刘星见识不凡,讲起话来逻辑缜密,滔滔不绝,颇有儒将之风。按他的介绍,他原来是官场中人,后来因为一些小事儿辞职下海搞起了咨询公司,他的公司主要是给一些企业做管理方面的培训,也给一些个人做如何升官的指导,不过,令他没想到的是,他的公司赚的第一笔大钱竟然是卖无忧水,这是他们的一个业务员,偶然在网上参与了团购买了一些,没想到买回来之后一捣腾立刻销售一空。后来他们又团购了一批货,价格提了100%,可还是瞬间就卖没了,再后来等他们筹集到公司能运用的所有流动资金后准备大批购买时,却发现断货了,什么也买不着。

刘星敏锐地感到了这个产品的独特性,他于是认真研究了这个案例,发现了这明显是在卖概念。

“太高了,真是太高了。”刘星吃着西瓜夸赞道。“这种策划只有罗总赵总这样的人才才能做出来。其实,没有人真的关注这个产品到底效果怎么样,关键是中国人都渴望治疗那种一望无际的忧愁,他们现在有吃有喝但就是觉得没劲,无聊,外加忧愁。”

“所言不虚,真是火眼金睛,我们当初就是这么想的。”我听了不得不承认。这时,老罗抹抹嘴说:“刘星,把你的想法向赵总说说看。”

“简单。”刘星说:“我的想法就是无忧水生产应该扩大规模,如果资金不够我可以入股,提供流动资金。另外我想作为贵公司在华北区的总代理,每年保证固定销量,支付固定代理费。如果做得好,我还想成为大中华区总代理,要是再发展了,我们可以共同走向美国、日本、欧洲,还有各大新兴市场。”

“怎么样,兄弟?”老罗这时瞪着铜铃大眼问我,我听了没敢说话,我心想,好是好,可就我们这几块料,把事儿做得那么大也不现实啊—

 
上篇:连载四 返回目录 下篇:连载六
点击人数(7260) | 推荐本文(6)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