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连载四
连载四 文 / 晓航 更新时间:2012-7-10 7:23:07
 

桂小佳终于找到了工作,那是一家刚刚开张的西餐厅,他们需要一个吉他歌手为客人们伴奏佐餐。很幸运,老罗与桂小佳的生意也同时被允许在西餐厅里进行,原因就是餐厅新开,实在没什么人,老罗西装革履地坐在那里总能招徕些客人。

于是就有了一个奇特的场景,老罗坐在一张铺着白色桌布,上面有只红玫瑰的桌子旁,面前有一个红色的座牌,上面写着:石舫时间售票处,旁边有一沓有关这个生意的介绍资料。但是,显然,一切都是幻想,餐厅在幻想,桂小佳在幻想,老罗在幻想,没有人来吃饭,没有人来听歌,更没有人来买票。不过,人们坚持着。每天,餐厅经理坐在吧台里,桂小佳坐在小小的舞台上,老罗坐在餐桌旁,他们都认真地等待着他们生命中要出现的那些人,没有人知道那些人是谁,会在何时到达,但他们朝朝暮暮,一如既往,毫不气馁地守在自己的那棵树旁边。

不久之后,事实再次出乎我的意外,我的这帮狐朋狗友确实等着了。从某一天开始,不仅餐厅的生意好起来,连老罗的生意也开张了。

起初,是一个中年人,他是这个餐厅的最早的客人之一。中年人头发斑白,但是穿着讲究,他总是熟练地使用着刀叉,切割着七分熟的牛排,独自一人啜饮一瓶红酒。他用餐的时间很长,餐厅里的人都猜他是一个孤独的人,并且看样子他在未来的岁月中也注定孤独。有一天中年人走到老罗面前,问道:“你买卖的石舫时间是怎么回事?”

老罗摘下他的墨镜,微笑着把介绍材料递给中年人,中年人看完之后问老罗,“真的是这样吗?”

“真的。”老罗说。

“好的,这段时间我买了。”中年人说着掏出钱包拿出钱买了一张票,接着他又问,“然后呢”。

“然后请您向后转,走到那位百无聊赖的小姐面前,她会接着办理剩下的事宜。”老罗和气地说。

中年人转过身,坚定地向桂小佳走去,走到了桂小佳面前,他说:“我需要那段时间。”桂小佳抬起头问,“那您这辈子最喜欢的一首歌曲是什么?”

中年人听了这话之后,想了半天,忽然之间泪如雨下,他说,“我忘了——”

中年人就这样成了第一个尝试者,然后第二个,第三个接踵而来。生意就这样渐渐发展了起来,老罗忙起来,桂小佳忙起来,他们拿回来的钱日渐增多。挣钱伊始,桂小佳就夸张地向我支付了三个月的房租,我大喜过望,觉得刚认识的这帮狐朋真够意思。我把此事告诉了远在千里之外的网友林岚,林岚一如既往地对我周围发生的事情给予了高度评价,她认为我生活在一拔世所罕见的理想主义者中间,他们拥有梦想,毫不畏惧生活的苦难,这正是我们这个颓丧的时代所需要的。

“你怎么会有这么高的评价?这是在说我认识的这拔人吗?”我不相信地问。

“当然,你其实并不知道你们的价值。”林岚回答说。

慢慢地,我开始喜欢了上这种聚会般的生活。说实话,这些年我太孤独了,由于我老婆的原因,我早已和当年的朋友四散,没想到,金融危机一来我不仅恢复了单身,而且又重新过上当年年轻时啸聚山林般的生活。

老罗是收工之后几乎每天必到,一到之后由文秋凌掌勺做菜,很快,我们就开始吃饭。每天饭中必定有酒,酒不算高级,就是二锅头,但是够喝。酒到半酣,文秋凌必起而舞蹈,其略显肥硕的腰身晃动于整个房间,口中唱念有词,我和老罗则在一旁叫嚣鼓掌,曲到情深处,文秋凌或哀怨或豪放,我们都会被深深感动。

不过有一次,唱到酣畅处,文秋凌忽然收了音,她长叹一声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两位,我在此处也呆了些日子,早晚得离开了。”

我和老罗听了都一愣说:“别介啊大姐,你是咱们几人相遇的起因,你要是一走我们还有什么乐趣?”

文秋凌听了一摇头说:“我命薄福浅,注定终生飘荡,这是改不了的——”

 

桂小佳工作的时间比较长,她除了白天卖时间,晚上还要唱歌。因此她与我们厮混的时间倒是不那么多。生意好了,碰到的客人自然多起来,什么样的脾气禀性都有,有的豪爽有的罗嗦,有的清楚有的糊涂,每个人的音乐素质也不一样。有人坚定果决,一张嘴马上能说出自己喜欢的音乐;有人磨磨叽叽,想了半天说了十个八个还是不肯定自己到底中意什么。小桂很是乖巧,她一一应付,基本上能妥善解决。不过有一回,我却看见小桂出了一次纰漏。那天,我因为无聊就去找老罗聊天,当然也想看看欣欣向荣的生意景象。刚一落座,只见一个穿着黑色衣衫的女士急匆匆地走进餐厅,她走到小桂面前,摘下大大的帽子,迫不及待地说:“小姑娘,我要求重新测量那段时间。”

“为什么?”桂小佳问。

“因为我觉得你给我的时间范围只对了一半。”黑衣女士说。

“何以见得呢?”桂小佳不解地问。

“是这样,我严格按照你定的时间去了。我等了很久,确实看到了一些未知的东西。” 黑衣女士严肃地说,“一开始我先看到了黑色,你知道我喜欢黑色,接着那些黑色飘动起来,它们震荡,分裂,后来就变成黑色的鸟,漫天地飞过来。”

黑衣女士双手比划着,看得出她十分在意那些片段,“那些鸟直接飞向我,可就在它们要到达我的一瞬间,它们一下子变为白色,很突然的,没有前兆,我当时心怦怦跳着,心想,也许这些飞鸟本来就是白色,只不过它们恰好经历了极夜,可就在我热切期待其他更为璀璨的情景时,我忽然听到了一声巨响,那肯定是一种时间断裂的巨响,然后一切就消失了,连同影象,气味,声音,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对不起,女士,你说的这些我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我真的很难理解。”桂小佳诚恳地说。

“可是我见过了,我肯定,答案其实就在那声巨响之后,只是你恰好把那段时间错误地掐断了。”黑衣女士不无遗憾地说。

桂小佳听了,不禁皱起了眉, 她确实有点抓瞎,于是她想了想说:“那您坚持再测一次?”

黑衣女士立刻说:“当然,我想再测一次,我一定要看到答案。”

小桂依言重新开始,但是这一回她明显有点拿捏不准,那个女士说完她的曲目之后就坐在她不远处等待,小桂拿起吉他弹了几遍,那个女士却并无反应。桂小佳没有什么头绪,她拿着笔,犹豫了几次也没在纸条上写下什么。这时,老罗和我已经看出端倪,看样子得有人出来帮小桂一下子了。于是,老罗站起来走到那个女士面前恭敬地说:“这样吧,女士,请允许我们先给您唱一首大街上流行的爱情歌曲——《灵魂深处的大象》,让您先换换脑子,然后您二位再一起凑那段时间,如何?”

那个女士愣了一下,她肯定觉得老罗有点唐突,但是由于比较好玩她还是宽容地说:“那好吧。”

看那位女士一许可,老罗马上一挥手冲着我说:“来,兄弟,该咱哥俩了。”

我一听也毫不客气地站了起来,走过去和老罗并排站在一起,其实我是期待很久了,一直想能为大家的生意做点贡献,可就是找不到机会,这回可得卖点力气。

“好,我们开始了。”老罗说,接着示意小桂,她随即弹起了前奏,我俩马上声情并茂地唱了起来。

“你是我灵魂深处的大象,你是我最孤独时的自行车,永远不变的自行车,别人离开的时候,你一直围绕在我身边,总是默默不语……”

我们哥俩是合唱,老罗是假美声,我是绝对的通俗,我们特别认真地唱着,感觉怎么就像帕瓦罗蒂与斯汀一起合唱《我的太阳》那样自豪,我们俩唱完,那个女士情不自禁地鼓起了掌。

“行啊,两个老家伙可以啊——”桂小佳此时非常意外地说。

“你以为呐。”我说,“就是因为你妈的熏陶,我们俩这身上现在弄得全是艺术细胞。”

“确实太棒了,真是声情并茂。”一旁的黑衣女士真诚地说,“你们是搞艺术的吧?”

“您看得太准了。”老罗得意地摘下墨镜,他呲着牙对女士说:“人家都管我们叫玛丽亚组合。”

小桂一听,立刻捂着嘴狂笑了起来,大笑过后,她收了笑容,说:“好了,我可以重新开始了,我断定能找到那段时间,谢谢两位老家伙的插科打诨。”

桂小佳的这次失误是个偶然事件,我只当它是生活中的插曲。可令我想不到的是,这件事却让我见到了这段生活必将到来的另一个人。这个人对我说不上重要,但是她却是我们这帮人生活的一部分。那也是一天下午,还是我午睡刚醒。我正在冰箱里找喝的,忽然门铃响了。我拿着一瓶可乐走过去,打开门,只见门口站了一个瘦瘦高高的女孩子,她长头发,细长的眼睛,身上背了一把吉他。

“你找谁?”我问。

“我找桂小佳。”她说。

“她在,她今天正好休息,没上班,桂小佳——”我回头叫了一声。

门开了,桂小佳也是迷迷糊糊的,她看见长发女孩的第一话就是,“你终于来了——”然后,她的眼圈瞬间就红了。长发女孩看到她,放下琴,走过去,伸开双臂,两个人一下子拥抱在一起,久久不愿放开。

来的女孩正是于静,桂小佳最好的朋友,玛丽亚组合的另一位歌手。她和桂小佳在大学期间天天泡在一起,几乎唱遍了各个高校,可毕业后,于静并没有遵守一起唱下去的誓言,而是屈从于家族的压力准备出国留学,桂小佳跟她谈了无数次,可是都没有效果。于是,桂小佳放弃了,她打算独自坚持下去。

那天晚上,我们举行了欢迎晚宴,本来就是没这件事,晚上我们老几位也总得喝点,现在玛丽亚组合重逢,当然要表达一下我们的欣喜之情。酒至半酣,文秋凌问于静,“静静,真没想到,你会回来找我们佳佳,不是说彻底不干了吗?”

于静抽了一口烟说:“阿姨,其实我一直就没有死心。我一直悄悄地关注着小桂的一切。比如她的博客,上回我看到她在博客里写,为了生活去卖时间,期间还忙中出错,让客人指摘。我心里不好受,实在忍不住就过来了,我想,如果我在,我们两个人就一定不会出错。

“这有什么难受的——”我在旁边插话说,“这就是生活,我多少年就这样,天天被指责。”

“她的生活好。”这时桂小佳喝了一口酒,她把胳膊搭在于静肩上说,“她们家腰缠万贯,是大财主。”

于静听了笑笑说:“是,我们家有钱的很,他们的意思是让我出国念个MBA,将来回来掌管家族企业,可是我想来想去,当女商人实在没意思,还是当艺术家吧,为艺术,豁了。”于静词儿给的挺大,但是表情一直是淡淡的,声音很安静。

我和老罗一听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说,“就是,咱就按照自己的愿望活一回。下面,不如让两位艺术家给咱们露一手,咱们也沾点艺术气。”话音一落,文秋凌立刻连声说好,她是酷爱搞艺术。我们马上收拾餐桌,先把碗筷放进厨房,桌子搞干净再点上蜡烛,接着把屋子里灯一关,一派小资情调立刻显现出来。

两个女孩顺手拿起琴,调调弦之后,就一起唱了起来,她们唱的自然是《灵魂深处的大象》,乐曲优美舒缓,略带忧伤。我整个人都沉浸在音乐当中,在她们歌唱的每一分每一秒我都被所有的事情打动,音乐,蜡光,手指的弹动,一张又一张的脸,眼神,还有各种瞬间的神情,而在她们歌唱的每一分每一秒之后,我都在内心里企望时间能重新返回刚才的场景。

她们俩一直唱了很久,我一边听一边喝啤酒,思绪浮想联翩。我再次想起我乏善可陈的一生,每次我一想到自己,都充满了自卑与伤感,没错,我就是那种烂人,不努力也没有努力的能力,总是作为芸芸众生中的分母赖皮的活下去。但是此刻,音乐给了我力量,似乎生活的一切困苦都不算什么,即使作为分母,我的内心也充满一种宁静而坚定的东西——某种说不出的存在感或者意义感。

 

于静的到来,不仅重建了玛丽亚组合,她后来还提出了一个令我们吃惊的想法。因为她深知“石舫时间”的绝妙处,所以打算劝说她的家族按照风险投资的方式把这个项目买下。这真是一个意外的喜讯,如果真是这样,我们这些股东虽说不上发了,但是肯定要过上很长一段衣食无忧的生活了。

于是每个人都开始凭空美滋滋地盘算起来,我估计自己赚到一至两年的房租不成问题,老罗琢磨着这回投资大象的钱连本带息再加上利润全回来了。于静和桂小佳两个女孩则憧憬着她们如何制作第一张自己的CD,如何包装如何发行。

于静果真去做了努力,她抛弃了自己的不善言谈,上上下下游说了整个家族,很快,这个有钱有势的财阀集团就被这个不着边际的项目打动了,在最后董事会的投票中,于静的父亲投了同意票,董事长带头支持了集团历史上最不靠谱的一次投资。

当于静打电话把这个好消息报告给桂小佳时,屋中所有的人都高兴地鼓起掌来,大家有一种恍如梦幻的感觉,看着大家兴奋的笑脸,我心想,妈的,好日子总算来了,我终于可以坐吃山空了!

随即,所有的人都着手制定花钱计划。我最没出息,只打算单独溜出去吃点好的,下趟馆子,就吃日餐,怀念一下我有工作的日子,然后再想其他。老罗已经开始研究下一个投资项目,自打他出来之后,他与这个社会打了个平手,他很有信心赢得第三场比赛的胜利。文秋凌的计划最宏大,那是一份出游计划,它直指我国广大的北部边境地区,由于有了钱,文秋凌已经把去吃谁的目标改为去玩谁,她基本上认定了一些传说中美丽而不着边际的地区,包括沙漠、风口、冰川、高原。

“大姐,你这组计划相当梦幻,怎么想起当驴族来了?”我看了她的方案十分惊诧地说。

“大兄弟,人生苦短,大好河山总是要尽量游一游的。”文秋凌透出一股巾帼豪气。

“文大姐,那小桂你就不管啦?”老罗在一旁问。

“她,我管得还少啊?”文秋凌说,“她现在也过了难关了,我呢,也该管管自己了。我可不愿意一辈子呆在一个地方。”

但是,令我们所有人意外的是,我们都太过乐观了。其实,这也是因为我们这些人对风险投资毫无认识,根本不知道做起项目来里面的沟沟坎坎多得是。某天,正当我们这些社会闲散人员再次聚众大侃时,负责项目执行的一个职业经理人给于静打了电话,他客气地说:“小姐,事情有点麻烦。”

“怎么了?”于静问。

“我们考察了石舫,情况似乎并不太好,您不妨去看看。”职业经理人说。

于静和桂小佳闻言去了,她们是在一个晚上去的,到达时是七点多钟,她们相携走过小路,一种莫名其妙的担心一直洋溢心间,当她们看到石舫时果真惊呆了,石舫里坐满了人,大家聊着天,嗑着瓜子,打着牌,整个石舫基本上相当于一个没有茶水的茶馆。

两个女孩惊愕地走过去,踏上石舫,桂小佳试探着问一个人,“大哥,这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你们来了还问我?”那个人反问道。

“我们也是听了个大概。”桂小佳含糊地说。

“嗨,就是哪儿哪儿都盛传,在这里猜生意结果特别灵,所以大家就都过来看看,这不,有人打牌,有人算命,就是看能不能挣着钱,过两天这一定就有摇签的了。”那个人说。

桂小佳和于静对视着,面面相觑。

两个人溃退回来的时候,恰好只有我在。她们告诉我,我们是毁在了人们一种占便宜的心理上。桂小佳的石舫时间的确卖出了名气,不少人因此而受益,她的客人也渐渐增多了。但是另一部分狡猾的中国人听说这件事之后则选择绕过付费这道关口,直奔石舫。他们并不清楚石舫时间的真实含义,只是以讹传讹地认为到达那里等到同于免费算命。在这个免费就是美的时代,中国人是不会放过这种美的。

“他们坐满了整个石舫,黑压压的,在那里一边说笑一边打牌,就象马上要买到去往天堂的火车票似的。”桂小佳说。

“他们能得到他们想要的一切吗?”我问。

“当然不,他们只要不开启自己的心灵,就永远都是瞎子。”桂小佳有些愤怒地说。

“是这样。”这时于静接着说,“人们的心常常是被蒙蔽的。只有通过音乐或者冥想,一个人才可以拥有某种智慧,洞穿历史或者未来的某些片段。我们在不经意间掌握了一个等式,左边是一个人的音乐,中间是人本身,右边是一段位于石舫的共振时间。没有我们的帮助,人们将一无所获。”

我点点头,又问了我最关心的问题,“那我们的项目怎么办?”

“完了。”于静摇摇头,冷静地说,“据我对商业的了解,一切都完了。”

 
上篇:连载三 返回目录 下篇:连载五
点击人数(7686) | 推荐本文(6)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