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连载二
连载二 文 / 晓航 更新时间:2012-7-10 7:22:12
 

很不中用,在这场蛮不讲理的谈判中,我被迫签下了城下之盟,不仅房租交纳期限失推迟了,而且屋里还多了一个房客,就是桂小佳她妈。

妈的,我怎么这么窝囊,怪不得我老婆说我废物呢,一想到这屈辱的结果,我就不断地骂自己。可是随后每天一见着文秋凌那张银盆般的笑脸,我又把该说的话全部一下子咽回去。算了,听之任之吧,我想,她太能说了,天生就能用吐沫把别人淹没,我在她身边能活下来就不易了。

为了偿还房租,文秋凌没有食言,她开始在我的客厅里工作起来。起初,我也不以为意,可是她说话声音太大,生意上的事情也不避着我,于是几天之后,当她的通话内容再次强行灌到我耳朵里时,我终于感到太雷了。忍了很久,我实在忍不住,不得不问她,“大姐,你做的是什么生意啊?”

“我做的是环保生意。”文秋凌向我耐心解释。她说她认识一个城市的动物园园长,现在动物园一般都不景气,财政拨款基本上只是杯水车薪,门票又赚不了几个钱,所以,动物园就面临一个生存问题。她认识的这个园长,手里恰好有一批独具特色的东南亚大象,他一直想把这批大象租出去,弄点收入回来,可是总找不到接收的商业机构。可巧,文秋凌来到这个城市后,发现最大的问题就是污染问题,工厂多,汽车多,因此废气就多根本不环保,天永远是灰色的。所以她突发奇想,为什么不能让一些人租赁大象作为交通工具上下班呢?这不仅环保而且标新立异。尤其是一些富人,他们如果租了大象,不仅可以标榜自己的公益行为,还可以酣畅淋漓的在大街上招摇过市以显示自己尊贵的身份,这不是一举两得吗?

“我明白了,你是打算把大象当作自行车来用。”我说。

“没错,就是这个想法。”文秋凌坚决地说。

我听到这儿真的要晕了,我一边听一边摇自己的头,怀疑我又被谁打了一棍子,这时从我身边经过的桂小佳侧过头问我,“哥哥,你肯定是在问自己,这是不是一场梦啊—”

“是,就这么回事。”我说。

“这不奇怪,我妈一生最拿手的把戏,就是给别人制造梦想,让他们永远不会醒来—”桂小佳笑嘻嘻地解释到。

桂小佳所言不虚,或者说文秋凌给了我太深的刺激,当天下午,在躲避失败人生的传统午睡中,我果然被迫拥有了一场梦,令我意外的是,在梦中,我看到了不一样的桂小佳。

那似乎是一个雨天,绵绵细雨笼罩了城市。城市的喧哗好像比一般的时候稀疏了很多,街道上人不多,人们打着伞两两而行。车飞快的开过马路,溅起的水花四散飞扬。我不知为什么正从一个立交桥上走过,桥上的我当时很犹豫,琢磨着到底走向何方,是左还是右?

就在此时,我看到了桂小佳,她骑着一头大象在人行横道旁安静地等待着。周围是一大块略显突兀的人群,人们对于她的大象毫无反应,他们只是认真的关注着来往的车辆。绿灯亮起,人群随即穿过马路。桂小佳骑着大象走在人群中间,她的脸上有一种落寞,还有一丝迷茫,好像在想什么事情。走过人行道,人群各自散开,桂小佳却停住了。她如同我一样有点不知所措,前看后看下不了决心。此时她抬起头,看到天桥上的我。我们长时间的对视着,我觉得她目光忧郁,心中似有难处。她想了很久,才张开嘴问了我一个问题,她说:哥哥,这是哪儿?

我想想,摇摇头说:不知道,我也不知身处何方。

回答完之后我醒了,这是一个不轻松的梦,梦里桂小佳欲言又止的样子让我颇费思量。这时我听到外面有人在说话,于是我揉着眼睛走出屋,迷迷糊糊看到桂小佳与文秋凌母女俩在聊天。

文秋凌纳闷地问桂小佳:“它怎么会像一辆自行车呢?”

桂小佳回答道:“是的,真的很像,就像那种具有古典气质的,充满机械优美的自行车,它如空气一般自然滑动,如果没有摩擦,将不会停止。”

“那么,它骑上去的感觉怎么样?”文秋凌又问。

“一种稳定,有规律的漂浮感。”桂小佳说,“它似乎浮于一切的表面,却充满一种难以想象的冷静,还有一点点的高瞻远瞩。”

“这种感觉真是太棒了。”文秋凌赞叹道,然后接着问,“那么后来呢?”

“后来,她就来了,她从浓雾中出现,站在大象前向我一笑,然后爬上大象,和我一起朝着更深的方向走去。”桂小佳笑笑说。

“超酷的想法, 这样的大象实在令人神往。”文秋凌说,“佳佳,无论如何,我肯定是全力支持你的,我们家的人生来就是为理想献身的,别管是不是自投罗网,我们从不退却。”不过文秋凌想了一下,过了一会儿又说:“但是有时,乘坐大象的迷雾之旅是不是能有人同行,那就看造化了,那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

桂小佳听了认真地点点头。

我站着,不明所以地听着母女俩不着四六的对话。慢慢的,我完全清醒过来,此时我看看窗外说:“怎么真的下雨了?难道今天是一个雨天吗?”

母女俩闻言转过头,盯着窗外,都默不作声。我想,妈的,谁说这是梦,她们的对话虽然还是很雷,但是就是生活本身。

 

文秋凌就这么富有想象力地干了下去。但是,令人难以理解地是,她根本没有受到阻碍。她那些不知是真是假的大象真的一只又一只地租了出去!不久,我就难以置信地收到了我的全额房租,我拿着钱数了又数,新的,真实的纸币,充满了深刻的物质感。看来,不服不行,这个世上就是有些人有脑子,挣钱就是快。

由于文秋凌按时付了房租,我一个月的吃喝有了保障,因此我们的关系还就真的近乎了起来。晚上,吃完饭,只要不看电视,我就听她神乎其神地瞎侃。她口才确实好,可以滔滔不绝声情并茂连讲几个小时,她谈她唱过的戏,她呆过的剧团,她走南闯北的经历,外带很多的情感纠葛。我听得津津有味,乐此不疲,有时文秋凌说着说着还站起来,唱上那么一段,那种南方剧种我虽不太懂,但看她那手势身段,眼神什么的,再加上十分逶迤的唱腔,果然是练家子出身,惹得我不禁鼓掌唱采。

“大姐,牛,你是一真正的艺术家!”我因为房租的事感到满意,因此由衷的感叹道。

“唉,我算什么艺术家,不过是一辈子漂泊不定,戏梦人生罢了。”文秋凌不无幽怨地说,音调中有一种红颜易逝的萧索。

可是这种宁静的日子没过几天,麻烦还是来了。那是一天下午,我午睡刚醒,推开门看到文秋凌正坐在客厅里看韩剧,我洗把脸冲了一杯咖啡,也坐下来跟着看。没过一会儿,门铃响了,我走过去,打开门,只见门口站了一个身材魁梧的家伙,他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头锃亮的向后背着,手提一密码箱,带着一付可以盖住半边脸的墨镜。他也没等我让,就毫不客气地走了进来,大大咧咧地环视了一下客厅,然后用一种超级雄性的嗓音问,“谁是文秋凌?”

“我是—”文秋凌坐在沙发上抬起头说。

来人摘下眼镜,露出一张驴脸,他有一双大而深刻的眼睛,眼光中有一种说不出的狠毒,看样子有五十来岁。

“您是哪位?”文秋凌若无其事地问。

“我是黑社会,姓罗—”来人说着,走过来一屁股坐到侧面的沙发上,他把码箱放下,然后把穿着闪亮皮鞋的双脚大大咧咧地担在我的茶几上,这个动作干净利落,顺利地穿越了茶几上的餐巾纸、水果、以及方便面等杂物。

我和文秋凌都愣了,此时来人打开码箱,拿出一个精致的铁盒,打开盒子,他掏出一根粗粗的雪茄叼在嘴上,然后颐指气使地说:“火儿—”

我一听这话,立刻一个箭步窜上去,找出打火机给来人点上。我算看出来了,这做派是典型的警匪片的开头,无论如何,不能让他接下来按照程序拿出冲锋枪什么的大开杀戒。文秋凌此时也看出了不对,但她相当镇定,笑嘻嘻地向来人凑过去。

“大哥,您怎么一付八十年代的行头啊?”文秋凌问。

老罗一听,马上看了看自己,他不信地反问:“怎么可能呢?我新买的呀—”

文秋凌听了,撇撇嘴不信地一笑,又特别礼貌地问:“大哥,您来我这小店有何贵干?”

老罗听了这话,立刻从自己衣服的质疑中抬起头,他严肃地质问道:“是你卖的大象吧?”

“是啊—”文秋凌说。

老罗此时忽然把雪茄往烟缸里一戳,声音提高了八度说:“你缺德不缺德,那一百多头大象都卖到我手里了!”

“啊?不会吧?那些大象租赁权我卖了很多人呀。”文秋凌不相信地说。

“那他妈仅仅是个开头—”老罗断喝道。

然后,不等我们说话,老罗就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原来,文秋凌确实是分别卖的,但是现在社会上的人都学会了炒作,他们购买了大象租赁权之后,又转手倒给了别人,别人一看这玩意儿不错肯定有市场,就又加了价再次卖给了另外的别人。按老罗的说法,他刚刚从里头出来,什么事都不摸门,手头有点积蓄,正愁没事儿干。他一看这个项目好,就动了心思,他想,不如把这批大象都弄到手,把它们当作城市出租车之类的交通工具在大街上运营,这玩意又环保又新鲜,一定会抢手的,一定会赚钱的。可是当他把老本花光购买了所有的大象租赁权之后,才发现没有一头大象能够真正到位。于是,他愤怒了,他去找那些卖给他大象的人,众人一个推一个,绕来绕去,他最终找到了文秋凌这个始作俑者。

“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老罗此时伤心欲绝地问。

“大哥,这事你听我解释。”文秋凌这时说:“首先,我对你的不幸遭遇深表同情,我真的不知道最后所有的大象都到了你手里,其次,我没有卖过一百多头啊,我才卖了十几头,这肯定是那些无良中间商谎报数量,吃空饷的行为,估计他们把动物园未成年的小象还有象妈妈肚子里的胎儿都算进去了,第三,大象没有到位的原因是这样,动物园由于资金匮乏,导致设备陈旧,管理不善。前一阵有一些大象吃不饱,为了弄吃的,大象从象园之中跑了,目前有关人员正追呢,我现在正等待着进一步的消息,一旦大象被追回,咱们马上落实大象到位的事情。”

老罗皱着眉听着,闷闷地又抽起雪茄,看他那倒了霉的样子,我也不得不张口劝慰他,“大哥,现在这个社会就这样,只要有机会,什么都能炒作,哪怕是一筐烂梨,炒着炒着就成一美人了。”

“太不讲信誉了,这太不讲信誉了。”老罗听到这儿忍不住愤怒地说,“这才几年,怎么都变成这样了?”

我们慢慢安抚着老罗,老罗的火气一点一点地消散下去,我们跟他谈世事变迁,谈人间冷暖。文秋凌与我轮番上阵,侃侃而谈,抱怨现在,怀念过去,但是依然憧憬未来。老罗叼着雪茄,一口一口深深地吸着,过了好一阵,他忽然长叹一声,他说,其实他也是做生意出身,知道这种事儿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只不过刚一出来,就上了这个恶当,实在咽不下这口气而已。我们正聊着,这时桂小佳从里屋钻出来,她看看我们几个老家伙坐在一起没完没了的神侃,忽然说:“各位,你们也聊半天了,我给你们唱首歌解解闷吧。”

我和文秋凌对看一眼,马上说好,我们想现在有人出来活跃一下气氛当然好。于是桂小佳回屋拿来了琴,她调调弦,然后唱了起来。那是一首舒缓而忧郁的情歌,旋律异常优美,小桂的嗓音有点哑哑的,充满了磁性。“你是我灵魂深处的大象,你是我最孤独的自行车,永远不变的自行车。别人离开的时候,你一直围绕在我身边,总是默默不语……”她的音准把握得很好,神情异常投入,一曲终了,屋子里沉寂一片。

“怎么样?”桂小佳抬起头征求意见般地问我们。

“很好,真的很好。”我说,实话说我没想到这首曲子如此优美。“这首曲子叫什么?”我问。

“叫《灵魂深处的大象》,是我和一个朋友写的。”桂小佳说。

我听了点头不禁笑了笑,心想,怪不得,前一阵听她们母女俩聊天涉及过里头的事儿,看来这文秋凌倒卖大象的灵感多半跟这首歌有关。

“曲子是不错。”老罗这时也说,“只是这里头怎么也有大象,最近真是跟大象干上了。”

老罗话音一落,大家不禁莞尔。桂小佳这时看看我们,笑嘻嘻地说:“我有一个直觉,不知当讲不当讲。”

“什么?说吧——”我们问。

“我觉得,也许你们三个老家伙就因为大象结了善缘呢!”桂小佳说,大家一听,互相对看了几秒,老罗没说什么,又接着深深抽了口雪茄。

“罗大哥,是这样,”桂小佳这时话锋一转,她又说,“我听你们聊了一下午,也觉得你怪不容易的,不过光抱怨没用,这样吧,要是你信得过我,我推荐你一个可以翻本的项目。”

“真的吗?”老罗一听,立刻抬起了头。

“我建议你去卖一段时间。”桂小佳说,“这是我和一个朋友在一个石舫练琴时偶然发现的,在那段时间里一个人可以模模糊糊地看到他未来的某个瞬间,因此他可以在此刻决定是否走现在的这条路。”

又来了,这可能吗?我一听心里就叫了起来,这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但是嘴上忍住什么也没说。

桂小佳这时很有信心地接着说,“我可以和你合作,我来找到那段时间,你把它卖给别人,然后我们分钱。”

老罗听着慢慢皱起了眉,他抽着雪茄,铜铃大眼在眼眶中骨碌着,想了好久,他才慢慢地说:“这种时间生意我还真没做过。但是毫无疑问,这应该是一个绝妙的主意。

“大哥,慎重吧——”我听到这儿,实在忍不住说。

 
上篇:连载一 返回目录 下篇:连载三
点击人数(7982) | 推荐本文(6)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