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玄幻武侠 > > 第五章
第五章 文 / 泉凌波 更新时间:2012-7-10 0:26:38
 

  躲在窗户外小心翼翼的从窗缝间看进去,我眯起一只眼,屏住呼吸打量着屋内。

  果然,这个时段正是苍曜在书房内办公的时辰,不过他并不是一个人,清岚正在一旁伺候着,端茶送水,递笔研墨。

  那些原本应该是我的职责,清岚却帮我做了。

  难怪迟到了这么久也没人来催我呢,原来有人替班了啊?清岚姐,你真是太好人了!

  我在心中默默的感谢了清岚无数次,目光旋即不由自主的落到一旁的苍曜脸上。

  他微微低着头,表情平静,看不出什么异样来,衣冠整洁,专心的看着各级文书,间或取过茶杯轻抿一口,从头到尾都不曾把脑袋抬起来。

  几乎是下意识的,我凝神看向他的后脑勺。

  听清岚姐说我当真砸下去了,而且没记错的话,我当时力气使的蛮大的,不过这么看起来也没啥异样嘛,并非我想象中的那样,后脑勺肿了一大块。

  突然,苍曜脑袋一动,猛地抬了起来,正好面对我的方向。我吓了一大跳,连忙缩头,躲在了窗户底下,一颗心砰砰直跳。

  该不会被看见了吧?

  我已经用苍绯教我的法子隐藏起自己的气息了,应该不会被察觉的,清岚不就完全没发觉我的存在是吗?那么苍曜也应该没发现对吧?

  提心吊胆的躲了半天,屋内并没什么反应,依旧那么安安静静的,我这才放下心来,蹲在墙角下歪头沉思。

  一直这么怠工下去也不是办法,毕竟清岚也不能总替我当值啊,她自己事情也很多的,可是我又不敢和苍曜照面……

  要不我就趁苍曜不在书房的时候再进去?嗯,这是个好主意!

  一下子想通这点,我刚要松口气,又连忙捂住自己嘴巴。

  好险,差点就发出声音了。

  正在这个时候,书房内忽然响起脚步声,我暗道不好,连忙猫着腰钻进了一旁的小树丛内。

  刚藏好,就听到房门“吱呀”一声打开,然后苍曜与清岚两人就缓步从我面前的走廊上走了过去。

  一直目送着他们走远,身影消失了很久,我才长长松了一口气。

  呼,总算躲过去了。

  手脚并用的钻出树丛,我一边拍打着身上的灰尘,一边扭头看向苍曜离开的方向,沉吟片刻,就像做贼似的钻进书房。

  趁着苍曜不在,我先快点打扫整理好书房离开!

  天界洁净,房内并无灰尘,我需要做的,只是把书桌上的笔砚纸张之类的整理整理,然后把苍曜已经看完的书籍放回原位而已,很轻松,花不了多少时间。

  也许是因为心神不定的关系,平时一刻钟就能完成的事情,我一个时辰都还没做好,不是弄倒这个就是撞到那个,反倒更花功夫收拾。

  好不容易整理好书架,我二话不说就打算离开,哪知一转身,就猛地撞上了放置那盆小莲花的高几,摇摇晃晃的,花盆眼看就要摔到地上变得粉碎。

  糟糕!

  我心中暗叫不妙,想也不想就伸手接住花盆,自己却重心不稳,狠狠的摔倒在地,疼得我哀号起来。

  “好痛!”

  顾不得背上一阵阵的刺痛,我忙不迭的先查看怀里的小花盆,完好无损,只是洒了一点水出来,奇怪的是,那些水一落到地面上,就迅速变成了一颗颗的小水晶。

  我见状惊讶不已。

  这花盆里面的水都是灵气所化,而且非常的熟悉,应该是苍曜的,他干嘛在书房内用灵气养着一朵小莲花?

  背依旧痛的很,我根本爬不起来,干脆双手双脚摊开躺在地板上,任由小花盆放在一旁,大口喘气,突然间,一个怯生生的女子声音飘飘忽忽的,游丝一般钻进我耳朵里。

  “对……对不起,你摔疼了吧?”

  “好痛啊——咦?”我刚回答了一声突然察觉不对劲,吓得一个激灵跳起来,满屋子乱转:“谁?是谁在说话?”

  奇怪,这屋子里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吗?怎么会突然有其他人说话的声音?

  我摆出个戒备的姿势小心翼翼在书房内查看,可来回转了几圈,连书架后面都看过了,完全没有其他人的身影,那刚才是谁在说话?还是最近受惊过度出现了幻听?

  仔细聆听许久,屋子里安安静静,除了自己的呼吸声就再没有别的声音了,我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果然是幻听!我刚松口气,哪知道那女声又突然响了起来。

  “你……刚才摔疼了吧?真抱歉……”

  音量比之前大声了许多,这下子我听得清清楚楚,吓得一跳三张高,惊慌失措。

  “哇啊!是谁?到底是谁在说话?”

  我团团乱转想找出声音的来源,可到处都找遍了,依旧没有发现,不由困惑地挠头。

  “是我,那朵小莲花。”女声叫道。

  “什么?”我又是一惊,连忙把目光投向地上的小花盆,只见那朵小莲花正微微的摇摆着,像是在印证她说的话一样,之前听到的女声就再度传了出来:“真对不起,刚才害你摔跤,没事吧?”

  原来小莲花真的会说话?莲花小仙子?难怪苍曜会用灵气养着了,不过话说回来,他养个莲花小仙子做啥啊?

  我挠着头百思不得其解,倒是小莲花又轻轻的摇晃了几下,迟疑的继续问:“你……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我这才回过神来,连忙使劲摆手,想起来刚才自己差点把小花盆撞落,当下又道:“倒是刚才我差点撞到你。”

  “谢谢你刚才接住我。”小莲花颇为礼貌,一迭声的谢谢,我反倒有点不好意思起来,讪讪的挠头,想了想又连忙把花盆捧起来,小心地重新放到高几上,然后细细的端详。

  不仔细看还没发现,这朵莲花除了大小与寻常莲花不一样之外,花瓣上也隐隐透着浅色银光,那是灵气正在汇聚的样子。

  没想到这朵小莲花居然能堂而皇之的在天帝书房内修炼,这倒是奇闻,从未听说过的事情,看起来小莲花来头不小啊。

  我一边感慨一边顺手替她擦了擦花盆,结果马上又换来小莲花的感谢:“谢谢你。”

  她似乎很难得和人说话的样子,听起来很兴奋似的。

  也难怪,平时都是苍曜在书房内,谁那么大胆子敢找他闲扯啊,也难怪小莲花会一直闷不出声了。

  只见她轻轻摇晃着花瓣,问:“你是小草对吧?丹灵宫的碧络仙子?”

  我点头:“没错,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小莲花又摇了摇,好像有些扭捏的样子:“因为平时进出这房间的人,除了苍曜和清岚,就只有你了。”

  “哦……”我闻言摸了摸下巴,扬起一边眉,颇有点讶异。

  想不到小莲花居然敢直呼苍曜名字……可是,听见她那么亲密的叫着苍曜名字,不知怎地,我心里突然有些不舒服起来,连忙摇摇头,挥去那股异样感,又道:“那你一直都在这里?待了很久了?”

  既然已经能有了自己的意识而且能说话,修行时间应该不短了,距离修成人形也没多久了……

  想着想着我脑中突然灵光一闪,猛地想起一件事。

  等下!小莲花一直都待在书房内,那岂不是昨晚的事情……她都看见了?

  一想起来这件事,我顿时整张脸都火辣辣的直烧上来,连忙咳嗽一声,忙不迭的岔开话题:“咳咳……那个……你……有名字吗?”

  “有啊。”小莲花又兴奋的摇晃了几下,“苍曜一直都叫我‘莲生’。”

  “莲生……”我把她名字小声默念了几遍,只听她又犹豫着喊我:“小草……”

  “在。”

  她左右摇晃着小花朵,像是很兴奋的样子,用期待的语气问:“在这儿都没人陪我说话,你能经常来找我说话吗?”

  见她满怀期待的样子,我也笑嘻嘻的点头应承:“当然可以。”

  反正,我只要趁着苍曜不在的时候溜进来就好啦!

 

 

  之后一段时间,我都是趁着苍曜离开了书房去前殿之际,才悄悄的摸进去整理和打扫,同时也陪莲生聊天。

  也许是因为很少有人能陪她聊天的关系,莲生出乎意料的相当健谈,只是对自己的身世她也不是很清楚,只记得自己前世似乎出了什么意外,差点就魂飞魄散,苍曜把她残余的魂魄收集起来置于天界仙莲之中,借以凝聚灵气,修复三魂七魄,然后就一直是这副小莲花的样子,在苍曜的书房内待了很久很久。

  我也颇意外,没料到在天帝宫内,除了清岚之外还能交到新朋友,虽然新朋友只是个连人形都无法修成的小莲花,不过也不错啦,总比没有的好,再说了我在天界一向没什么朋友缘,如今有了飞鸢之外的新朋友,倒是很高兴。

  有了小莲生陪我,在天帝宫憋闷的日子也总算好过了点。

  我依旧整天躲着苍曜,甚至只要远远的看见他的影子,就会二话不说拔腿就逃,躲进角落里直到苍曜走远才出来。

  对这样的情况,清岚苦笑过无数次,连莲生都忍不住笑话我,可没办法啊,我真的害怕,害怕和苍曜再次见面。

  虽然苍曜并不打算追究我砸他脑袋的事情,但我就是鼓不起勇气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当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每次想起,那个吻仿佛还停留在我的唇上一样,他双唇的温度,还有轻微的颤抖,都还鲜明的一如往昔,让我一想起来就忍不住羞得涨红脸颊,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真是的,早知今日悔不当初,就不该来什么天帝宫当这个劳什子的侍女!如今好想回去啊,可问题是……苍曜肯放我走么?

  我苦恼的使劲挠头,挠得自己头发都乱成一团,还是无计可施,正在苦恼之际,听见房门被人推开,我连忙回头。

  “还在这儿啊?”清岚笑吟吟的走过来:“起来了,不许偷懒。”

  她从衣架上取下衣裳递给我:“快换了去书房。”

  “才不要!我才不要去!”我闻言死死抱住床柱,拼命摇头:“清岚姐救命!别让我去书房!”

  清岚使劲把我拽下来,又好气又好笑的道:“让你去书房当值又不是要你的命,干嘛怕成这样?”

  “可是……可是……”我眼泪汪汪的看着她,哀求道:“人家真的很害怕嘛……”

  清岚并不知苍曜曾经吻我一事,只当我还在为砸了天帝一镇纸而害怕,耸耸肩,不以为然的道:“陛下让我转达,说他并不介意——”

  她一边说指了指后脑勺,做出个拍打的手势,然后继续说:“——并不介意这件事,也没打算追究你的冒犯之罪,所以你不用担心,照常当值便是,陛下不会计较的。”

  我心想重点并不在这里好不好?可是又不敢对清岚说实话,只是死皮赖脸的磨蹭:“好姐姐再帮我替一天班嘛好不好?再帮我一次嘛~~~”

  禁不起我的软磨硬泡,清岚最后还是心软了,无可奈何的叹口气,点头应承:“好吧,最后一次哟。”

  “最后一次最后一次!”我点头如捣蒜。

  反正先把今天躲过去再说!

  清岚看着我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什么话都没说出来,无奈的长叹一口气:“唉~~~”

  我继续看着她闪耀星星眼装无辜。

  清岚早被我这表情锻炼出了免疫力,翻了个白眼就转身要走,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又停下脚步,对我道:“对了,小草也帮我一个忙。”

  “什么事?”我睁大眼。

  清岚笑嘻嘻的:“你替我去落樱阁取百年宴的请函。”

  “咦?”我闻言一愣,旋即叫了一声:“百年宴?又到时候了?”

  “是啊。”清岚笑道:“邀请函这几天就会送至各处仙府,我放在落樱阁忘记拿走,你帮我去取一下,放到我房间内就好。”

  “嗯,记住了。”我点头。

  只是取个东西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快去吧。”清岚笑了笑,就转身离开了,我看着她离开的方向发了一会儿呆,就起身也离开了房间。

 

 

  落樱阁位在天帝宫后方的花园东南角,正如其名,被一大片樱花树包围着,仿若漂浮在一片云海之上的小舟。因着天界的灵气流转,樱花树重复着开花落花的过程,花瓣飘落下来,一层又一层,然后被风吹散四方。

  沿着樱花林中的小路来到阁楼下,我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

  安安静静的,并没有其他侍者的身影,我爬上楼,楼上也是一片宁静,风把垂着的轻纱吹得缓缓飘动,落下的樱花瓣就随之飞入了楼内,在地板上东一片西一片的,煞是好看。

  我探着头,踮起脚尖走进屋内,左右张望。

  屋子很宽敞,靠近窗户的地方垂着及地的青竹帘,屋子竖着一面屏风,前方摆着精致的书案,走近前去,可以看到笔还搁在砚台边上,而预想中的厚厚一叠邀请函却不见踪影,只在书案正中放着一张请函,精致的印花,上面墨迹犹新,似乎才写好似的。

  奇怪,清岚说的确实是来取百年宴邀请函啊,怎么会只有一张?

  我好奇的拿起来,印入眼帘的四个字顿时就让我忍不住叫出声来。

  “云华上仙?”

  这张请函竟然是写给云华的?而且字迹非常的熟悉,工整文雅,看起来好像在哪里看过——

  “是谁?”

  低垂的青竹帘后突然传出男子的声音,我完全没想到这里还会有其他人,吓的又是一声尖叫,忙不迭的转身,那张写有云华名字的请函也随之飘落在地,那人掀起竹帘走出来,请函就正好落到他脚边。

  一见那人样貌,我又是吓得心脏一跳,脱口喊:“苍曜……陛下?”

  那人正是苍曜,长发并未束起,而是随意的搭在肩上,衣襟稍微有些敞开,似乎刚才正在小睡,却被我这个不速之客给吵醒了,神情看起来有点疲惫,不过更多的是惊讶,似乎他也没料到出现的人居然会是我,颇感意外。

  我却早就“唰”地红了脸,手足无措。

  早知道会撞见苍曜,我才不会来这儿呢!

  下意识的想要逃走,可苍曜那黝黑的眸子一看过来,我就再也迈不开步子,眼睁睁的看着他弯腰拾起那张请函,然后缓步向我走过来。

  看着那张熟悉的英俊面孔在眼前渐渐放大,我颤抖着脸皮干笑两声:“陛……陛下……”

  见到我紧张得浑身都僵直了,苍曜似乎苦笑了一下,只是把请函重新放回书案上,柔声问:“怎么会是你?清岚呢?”

  “呃……”我顿时语塞。

  总不能说清岚去顶我的班了所以才窜到这儿来的吧?

  见我迟迟不语,苍曜轻轻的不出声的叹口气,就低下头,喃喃自语似的说道:“明明让她一个时辰后叫醒我,怎么却不见了?”

  我闻言睁大眼。

  苍曜是让清岚来叫醒他,岂不是说,清岚明明知道苍曜就在这儿小睡,却还骗我来这里取邀请函?

  糟糕!被她设计了!

  我懊恼不已,苍曜也明白了其中的关节所在,忍不住无奈的苦笑,低声开口:“清岚真是的,明明叫她别做多余的事情……”

  他说完就不再吭声,我也找不到话说,又不敢离开,而对方那双黝黑深沉的眸子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更是让我心慌忐忑,低下头去搅着手指站立不安。

  想不到躲了这么久还是被逮到了,他……会怎么做?骂我?罚我?还是——

  眼角瞥见苍曜脚步移动,我一慌,下意识的就往后退,他前进一步我退一步,一颗心更是跳的几乎快蹦出来。

  “噗!”苍曜却突然笑出声,我惊讶的抬头,却见他忍俊不禁的样子,表情却又像苦笑又像无奈。

  “小草,你不用怕成这样。”

  苍曜拢拢自己敞开的衣襟,缓步上前,脸上是和往常一样文雅温和的淡淡笑容。

  “难得有机会单独相处,倒也正好。”他温柔的笑道。

  我却听得眼皮直跳。

  上次单独相处的结果就是我被他强吻、他被我砸晕,这次又想做什么?

  也许是我太过明显的流露出戒备的神色来,苍曜微微一怔,唇边的笑容也带上了苦涩的味道,轻叹一声,缓缓开口:“小草别怕,我不会再对你做什么。”

  “……”我没吭声,可苍曜接下来的话却让我睁大了眼,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竟然说“对不起”?

  身为天帝之尊,居然向我这么个普通的下位小仙子说“对不起?”

  我目瞪口呆傻愣愣的站在那儿,半晌没反应过来,直到苍曜走近我身边,又低声说了一次:“抱歉,小草,上次吓到你了。”,我才知道这并不是做梦,而是正在发生的现实。

  苍曜他真的在向我道歉!

  这可真是太出乎意料之外了!

  我愣在那儿半晌做声不得,苍曜一直等着回答,见我迟迟没有反应,素来波澜不惊的面容也难得的有些紧张起来,和往常镇定自若的样子判若两人。

  这表情真是太难得见到了,千载难逢,我越看越觉得好笑,终究没忍住,“噗哧”一声笑出来。

  这一笑,之前那种紧张又尴尬的气氛顿时一扫而空。

  见我笑个不停,苍曜脸上居然微微一红,迟疑了片刻就再度开口:“小草,那天晚上是我酒后失态,非常抱歉,希望你能原谅。”

  他诚心诚意的道歉了好几次,我再不作回应就说不过去了,而且……那天晚上的事情,说实话,让我介意到现在的,并非生气,而是尴尬与不好意思,还有心里那份难以言说的萌动。

  所以我不敢和苍曜面对面,因为害怕自己紧张的心跳会被对方看穿;而一见到苍曜的面孔,我会忍不住脸红,手足无措。

  奇怪,怎么在他面前我会是这个样子?

  我挠着头百思不得其解,见苍曜还在等着我回答,连忙道:“陛下别这么说,我……小仙担当不起。”

  “小草……”苍曜似乎还想说什么,我不等他说出口,就慌张的继续说道:“那晚的事情,小仙已经不介意了。”

  “是吗?”苍曜闻言像是松了口气,可眼神却有些深沉起来,旋即又微笑着开口:“那么明天的当值,应该就是小草出现在书房了吧?”

  “自然!自然!”我使劲点头。

  苍曜脸上笑意更浓,见他目不转睛的看着我,一双眸子越显漆黑,我心里又是忍不住一跳,连忙转开脸,岔开话题:“那个……百年宴的邀请函……”

  虽然只说了这么一句,苍曜马上明白过来,笑着问:“清岚说让你来拿?”

  “对……”我撅起嘴,很小声嘀咕:“虽然明显被她给卖了……”

  苍曜不是聋子,这句牢骚音量虽轻也明显听得清清楚楚,一副想笑又忍住了的表情,从书案上拿起那张唯一的邀请函递给我,说道:“她早已写好送到各处仙府了,这里只有这张。”

  我扫眼那熟悉的名字,又小心翼翼的开口:“给……云华上仙的?”

  苍曜点点头,看我还站在那儿,就道:“你送去给清岚,让她和往常一样,亲自送去紫云宫。”

  见他转身重新走回帘内,我捧着请函连忙退出屋外。

  走下楼梯,阁楼外的樱花随风飘落,有几片花瓣正好落到手中的请函上,我低头看去,纸张是淡淡的云过天青色,上面墨迹犹新,工整的写着“云华上仙”四个字,落款“苍曜”。

  原来如此……原来百年宴的请函,只有这一张,给云华上仙的这张,才是苍曜亲笔所写,亲自邀请,可是……

  云华上仙却从来不曾回应过。

 

 
上篇:第四章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13305) | 推荐本文(3)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