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Chapter 6 如果现在她在自己的面前,他一定毫不犹豫
Chapter 6 如果现在她在自己的面前,他一定毫不犹豫 文 / 小黄豆 更新时间:2012-7-10 0:07:08
 

【01】

 

宇阳公司泾城区的总监办公室里,秦宇此刻站在自己的办公桌旁,原本该他坐的位子上,此刻坐着一个年轻人。

年轻人有一张很帅气的脸,说帅气似乎又有些不准确,应该说很舒服。他坐在这里,虽然是上位者的姿态,却一点儿上位者的架势都没有。

慵懒的丹凤眼、小小的鼻子、微笑的嘴唇……他的五官每一个部位都很舒服,带着柔和的线条。温柔,所有人都会觉得他温柔。

可是,他是宇阳集团的总裁,他公司的名字就是按照他的名字命名的。这种人,即使含着笑,也能有震慑人心的魄力。因为他随随便便一句话,就能在商界掀起大波澜。

 

宇阳集团,是目前泾城最有实力的公司,便是久经沙场的戴松明,也要忌惮三分。

秦宇站在他面前,不无感慨道:“宇总果然料得先机,我们的安排给叶兆言不少干扰,估计很快就会有别的争端了。”

宇阳摇头:“没你说得那么神,不过是有个好点的情报网罢了。我可知道,叶兆言已经把那家跟他们作对的公司整得破产了,今天中午成功收购并接手重组。果然是人才啊!”叹息间有人才不为己用的惋惜。

他说话温润动听,不疾不徐,显得很有教养。秦宇却知道,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把自己的叔叔逼得无路可走,最后跳楼自杀,才算是成功把宇阳集团完整重组,宇阳集团也一步步走出乱象,发展到今天这般的重新辉煌。

能逼死亲人,说明他不会是个真的温柔的人。

 

秦宇低头想着事,差点儿走了神。

宇阳却接着夸赞:“你也不错,利用宋佳那个蠢女人的手段把新闻炒热,利用苏思瑶再次给叶兆言以沉重打击,同时也为我们公司在泾城打开困境下了一步好棋啊!”

“宇总,我——喀喀,惭愧,惭愧。”秦宇头上微微有点冒汗,垂下的眼中一抹厉色闪过,他的情报网果然无所不在。

“最不容易的是,你这么光明正大地在叶兆言眼皮底下抢了他的女人,果然胆色!”宇阳颇有看热闹的心情,似笑非笑地瞧着他,“这个女人真有那么好?”

他脸上那一瞬的兴趣让秦宇心中一紧……

新闻播出叶兆言最近强势整垮几家企业的消息。

等到秦宇退出去,办公室里只有他一人,看着电视轻笑:“果然铁腕强势,难怪戴松明这么放心这么器重,要对付你,恐怕真的要换一换方法了……”

他面色已经变得跃跃欲试,望着桌上投下的那一道阳光,眉眼一片温柔:“你终于就要遇到我了,是不是很期待?”

他的心里有声音在笑,一直笑到了眼里,可是眼神依然是那么冷,仿佛没有温度。

 

【02】

 

苏思瑶和肖晓纯走出来,准备去咖啡馆坐坐的时候,肖晓纯的电话响了。

苏思瑶瞥见她看到号码的时候脸就红了,捂着电话的下端支支吾吾道:“你、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无赖啊?我不是说了,下午五点半之前都是我的工作时间吗?

“我和苏姐在筹备酒会呢,上次和你说过,宇阳集团的酒会。

“哪个苏姐?著名主持人苏思瑶小姐,你没听说过?

“啊?

“啊?”

……

苏思瑶凭着她接电话时一脸丰富而欲盖弥彰的表情,就可以肯定小丫头谈恋爱了。她抿着嘴,一边笑,一边竖起耳朵听她提到了自己,然后就是一个接着一个的“啊”,好像遇到什么不可置信的事情似的。

 

过了一会儿,肖晓纯的大惊小怪终于结束,看见苏思瑶正满脸兴趣地看自己,红着脸支支吾吾道:“那、那个,一个朋友的电话……”

“哦——朋友,男朋友?”苏思瑶抓住机会戳她,“上班时间居然用来打情骂俏,越来越没有纪律了。”

“哎呀,苏姐,你行行好,饶了我吧!”肖晓纯急了,“我真不知道他会在这个时候来吵我,跟牛皮糖似的,黏上了就甩不掉。”

苏思瑶啧啧两声,还牛皮糖,没想到她谈个恋爱搞得这么腻歪,笑道:“算啦!看来喝不成下午茶了,你赶紧去约会吧,我回家去。”

“苏姐——”

“还想怎么样?”

肖晓纯一脸央求的样子,眼巴巴地看着苏思瑶:“晚上一起好不好?”

苏思瑶嘴巴张大:“你们小情侣约会呢,喊我这么大个灯泡去干什么?”

肖晓纯一脸不知所措地看着她:“我也是这么想的啊,可他偏偏说见过你,说是熟人,硬是要再见见。”

“啊?”苏思瑶也不知所措了。肖晓纯的男朋友居然认识自己?

 

苏思瑶跟着肖晓纯走进那条街的时候,心里忍不住打战,后悔的情绪一点一点翻涌。怎么就因为肖晓纯无辜可怜地恳求一下,自己就答应了来这里?

虽然一路上都在问肖晓纯,她的男朋友究竟是谁,但她就是不肯说。

等她真的站在了“夜色酒吧”的门口,她才突然抓住肖晓纯的胳膊,犹豫道:“小纯,你的男朋友真在里面?”

“是啊,苏姐,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肖晓纯看见苏思瑶的脸色都变了。

苏思瑶摇着她胳膊:“那你的男朋友是不是姓钱?你说他经营了一家酒吧。”

肖晓纯听得越发云里雾里,不知道苏思瑶怎么突然紧张到如此地步了,握着她的手疑惑道:“为什么姓钱呀?他明明姓顾!”

“姓顾?这家酒吧明明是——”

肖晓纯叹气:“我就说嘛,苏姐你生活这么低调,怎么可能认识他,他刚来泾城买下这家酒吧。”

苏思瑶心下稍安,迎面走来的男人却有些眼熟。

眼前这个笑得很奸诈很狡猾的男人,依稀真的好像在哪里见过。

 

“苏小姐,不记得了?”男人的手在苏思瑶面前晃来晃去,被肖晓纯皱着眉头一下子拍掉,只能讪讪道,“泓清?”

“啊!你!”苏思瑶如遭电击般反应过来,这个男人,就是那天带着她和叶兆言在泓清温泉会馆里四处转悠的顾思川!

顾思川拖着肖晓纯,毫无廉耻心地往自己怀里拽,一点儿也没有因为苏思瑶在对面而拘谨几分。肖晓纯则红了脸,一边挣扎一边小声道:“干什么?有人看着呢。”

顾思川不在乎地笑:“这有什么?你是我的女人,又不是地下的,干吗不能光明正大秀秀恩爱啊。”说完就在肖晓纯的脸上亲了一口,苏思瑶借着酒吧昏暗的灯光,还是可以很明显地看到肖晓纯的脸红了。

她心里只觉得翻江倒海般难受,因为顾思川说的那句话,地下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肖晓纯被顾思川调戏得不知所措,最后急了,狠狠在顾思川的脚面上踩了一下,顾思川这才吃痛地放开她,她面带羞怒地转身就跑。

顾思川瞥见,急忙去拉,又在沙发上撞了一下,疼得面部抽动:“喂,小纯,你去哪儿?”

“洗手间!擦鞋!”

苏思瑶眼看着他们打情骂俏不亦乐乎,始终冷冷地坐在对面,直到肖晓纯走远才开腔:“我当是哪个旧相识想要见我,原来是顾先生。”

“不然,苏小姐以为呢?”顾思川这会儿也不再低头喊疼了,优雅地端起手中的杯子,向苏思瑶举了举道,“以为是钱晨哲?”

苏思瑶瞳孔微缩:“这么说,顾先生买下这家酒吧,果然是别有用心?”她当然不敢相信,有人会买下这个场子,就是为了特地和自己在这里相遇。但是她真的想不到还有别的什么原因。

 

顾思川不置可否地耸肩:“上次一面之缘,我对苏小姐印象很深刻,叶总的女人,当然不会是一般人。只是前几天突然看到报纸上说,苏小姐和别人在一起了,这件事——”

“你来向我求证?”苏思瑶笑,“我还以为是叶兆言让你来的。”

“叶总现在很忙,没有空。”顾思川把杯中酒都饮尽,意味深长道,“我只是凑巧在这里碰见苏小姐。”

苏思瑶冷笑:“他忙?你是他的下属,能闲着?”她一点儿也不相信顾思川的鬼话。

顾思川故作沉吟道:“其实……叶总在忙他自身的订婚事宜,这个,我真的帮不上什么忙!”

苏思瑶浑身一震,订婚?那晚钱晨哲说的事情,居然是真的。

他们都是泾城里面有身份有背景的人物,这点消息只怕都已经知道了,自己还存着一丝侥幸!怪不得——

她想起前一晚叶兆言给自己的电话,让自己等他。没有期限,没有承诺,只是让自己等他。

 

“苏姐?你们在聊什么?”肖晓纯再回来的时候,虽然还是坐在顾思川的身边,但是离了一定的距离,还用眼神狠狠剜了顾思川一记。

顾思川顿时安分许多,没有像刚才那般肆无忌惮,反而帮着苏思瑶答道:“没什么,只是在说这几天你们电视台合作的那个宇阳集团,似乎有点麻烦。”

“麻烦?”肖晓纯瞪他,“又是你那个心狠手辣的俊男上司?有他出手,泾城哪家公司不吃亏?”

顾思川玩笑:“哈哈哈,你才知道,而且,有他出手,没有女人不吃亏的。”

“滚,别唬我了,报纸上都说他是Gay了!”

苏思瑶低着头,安静地听对面两个人一真一假地吵闹,心里只觉得冰冷麻木。

她突然狠狠倒掉了手中的柠檬水,抢过对面顾思川手中的酒瓶,倒了满满一杯,仰头灌下,然后一阵咳嗽,呛得自己眼泪横流。

顾思川喝的酒原来是洋酒,好辣!

她一口气灌下去,开始只觉得有一点儿麻,一吸气就觉得喉咙里如同被针扎一样疼痛,酒精度高得让她受不了。

 

“苏姐!”肖晓纯被苏思瑶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呆了,“苏姐你没事吧?”

“苏小姐。”顾思川也微微皱眉,没有想到她会激动至此。

苏思瑶头埋在手臂里面,摇摇手,然后抬头笑着说:“没、没关系,我还要喝!洋酒果然够劲儿!”

她又灌了一杯,却被顾思川拦住想要继续的手。他担心地看着苏思瑶:“苏小姐,你别喝了,这样很危险。”

“是啊,苏姐,不要喝了。”肖晓纯也担心地看着她,不明白她怎么会突然这样。

苏思瑶捂着嘴巴,突然一阵火烧火燎的感觉从胸口往上涌,烧心烧肺……酒吧里喧嚣的音乐,晃眼的灯光,混浊的空气……都让她受不了,她跌跌撞撞地起身就往外跑。

“苏姐——”肖晓纯正想要追上去,却被顾思川一把拉住。

他说:“小纯,别担心,她只是心情不好,不会有事的。”

“可是——”肖晓纯还想说什么,却见他摇了摇头。

“放心,相信我。”

 

苏思瑶狼狈地跑出酒吧,她不想被顾思川和肖晓纯看见自己的狼狈和脆弱。此刻的自己,只想一个人,慢慢消化。

虽然怀疑过程,虽然怀疑顾思川的动机,但是她终究还是有了在乎……

原本以为自己会狠心放下所有,真的听到这样的消息,原本麻木的感觉好像突然又回来了,就像是那天见到叶兆言和唐梦恬坐在一个包厢里时的心情。

她此刻又回想起来,那是一种被背叛的感觉,愤怒、忌妒、伤心……所有情绪交织在一起。

虽然那个时候,他们已经注定形同陌路,可是她还是会觉得被背叛了。在她还没有从难过中走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开始筹备和另一个女人订婚,多少让她觉得自己很可怜。

今天碰见他的下属,不知道是不是受他指使,她不敢多想却无法忍住……

 

酒醉的时候,好像有一团火在胸口烧着,无处宣泄。她真想到他面前,揪着他的领子问一声,他究竟有没有爱过自己?五年的时间里,他究竟有没有过一丝爱?

可是此刻走出酒吧,晚风冰凉地吹过,她反而有了几分清醒。如果爱,怎么忍心伤害?他怕是早就在心里做好了这样的准备吧?唐梦恬有姿色有背景有身份,任何男人看了都很难不动心,叶兆言也是男人。

而且她知道,叶兆言不是Gay,他是喜欢女人的。

苏思瑶在寒风中咧嘴笑了,涩涩的声音在黑夜中显得特别难听。苦情的失恋女人,这一刻她如此定位自己。

 

【03】

 

第二天一早,苏思瑶急匆匆赶到了电视台,这才知道,今天的泾城再一次被轰动了。

肖晓纯拿着一沓报纸冲进她办公室:“苏姐,今天的头条居然有两个啊!”

苏思瑶诧异:“什么意思?”

头条头条,顾名思义就是头一条重要的新闻,怎么可能会有两个?

肖晓纯挤眼睛,示意她自己看,就是不肯说。

苏思瑶接过一沓报纸,才发现几乎泾城的大小报刊杂志都肖晓纯搜集了过来,第一页上的那个头条映入眼帘,她的手微微抖了一下,一沓纸就哗啦啦落了满地。

 

“苏姐?!”肖晓纯惊讶了一下,手忙脚乱地蹲下去帮她捡报纸杂志,一边数落,“你至于这么激动吗?不就是嫁了个门当户对的男人吗?苏姐你可是我们电视台的一姐,再说了,你家秦宇也不比那个钻石一号差啊!”

“钻石一号?”苏思瑶掩饰恍惚的心思。

肖晓纯停了停,指着手上一张报纸上叶兆言巨大的彩照笑着说:“我们私下给泾城的年轻单身钻石男排过号了,这个叶兆言名列第一,被我们称为钻石一号!”

“什么钻石一号?女人怎么都喜欢这个?”这时候门被打开了,秦宇笑着走进来,看见满地乱七八糟的报纸停住,眼睛迅速掠过报纸上的几幅图片,笑意也僵了一僵,“是啊!哪有女人不喜欢钻石的!”

肖晓纯因为苏思瑶平易近人的缘故,连带着对待和她亲近的人也变得没大没小:“秦先生你瞧瞧人家订婚的这个戒指,上面的钻石多大多闪亮呀!将来你跟苏姐订婚,可不能比这个小了。”

 

“订婚?哦——你是说今天早上的头条,信书集团的叶总和你们电视台的新星主持唐小姐?”秦宇的目光状似无意地扫过一旁的苏思瑶,“小丫头尽会胡说八道,你们苏姐还没答应说嫁给我呢。再说了,她也不喜欢钻石这些东西。”

“我哪有胡说八道!你刚刚不是说女人都喜欢这个嘛,你敢说苏姐不是女人?”肖晓纯自从和秦宇熟了之后,就越发和他乱来,此时拿着苏思瑶来压他,“再说了,我们苏姐可是电视台一姐,什么都比那个小蜜糖强了去了,嫁的人怎么也不该比她差吧?”

秦宇装作满头汗地点头:“是是是,小纯说得是,是不该差。”

苏思瑶冷眼旁观倒也不插话。

肖晓纯见到秦宇无语地笑着摇头,知道他也是乐得听自己拿两个人之间的事情磨嘴皮子,懒得再跟他继续说了。

 

苏思瑶别过脸,指着肖晓纯好不容易捡起来的报纸道:“让你手忙脚乱,把报纸弄得到处都是,还不快给我拿过来。”

肖晓纯奇了:“哎,苏姐,怎么——”

“还废话,你刚刚说的两个头条是什么意思?”苏思瑶打断肖晓纯的话。

肖晓纯被成功地转移了注意力,雀跃道:“另一条就是,宇阳集团明天晚上要办一个酒会,很热闹呢。”

苏思瑶笑道:“行了,你先出去吧!秦先生来得多了,你也越发懒了,连咖啡都不给泡一杯。”

肖晓纯经她提醒,连忙关了门出去。

秦宇似乎猜到她的意思,淡笑道:“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时间怎么会偏偏巧合了,那天晚上的事情你也看到——”

“是吗?”苏思瑶随手把报纸丢在桌上,“明天就是宇阳集团的酒会了,信书集团就传叶兆言订婚的消息,很明显他们是故意要抢在你们前头发布这样的消息来吸引眼球,这样怎么着都能抢到这几天各大报纸杂志的不少版面。不得不说,他们的做法很高明。”

 

信书集团的办公室里,叶兆言背着双手站在窗前,高楼之上朝下看,风景有一种缥缈之感。他的嘴角抿着,看不出一丝态度。

身后的秘书道:“叶总,关于订婚的事情,在今早已经跟各大媒体发布了消息,要不要再特地办一场订婚仪式?”

叶兆言摆手:“不用了,戴总此时应该要头痛这个宇阳集团了,没有工夫再做这些,索性就这样吧!通知市场部做好准备,接下来会有硬仗要打,明天各部门负责人都随我去参加宇阳集团的酒会。”

秘书退下。

他依旧看着窗外,神情依然淡定,仿佛得失早就不能扰乱他。

 

【04】

 

“电视台准备在此基础上继续推进新的节目,还请了宇阳集团的总裁宇总来给我们的新节目做第一期的开档嘉宾,说是要在昨天酒会的基础上再次炒作一把。”

“哇,宇阳集团的那个帅气总裁亲自上节目?那不是会满足很多少女的八卦心理?”肖晓纯听到唐梦恬说到这个消息,还是忍不住跳出来惊叫。她对于这些八卦娱乐很感兴趣。

唐梦恬也忍不住笑道:“貌似是要打造成兼具娱乐生活和游戏玩乐的轻松性访谈类节目,定位自由变化,所以可能会有你们关心的八卦问题哦。”

苏思瑶朝肖晓纯飞去一记“关你什么事”的眼神,沉吟道:“就是我和你,一起主持的那档节目?这个安排挺不错的,可是,时间确定了吗?宇阳集团的总裁似乎很忙的,我们应该先去征求他的意见。”

唐梦恬也有些不确定了:“我也只是刚刚在上楼的时候遇见孙台长,听他要我来和你商量这个事情的,说最好放在周末黄金档来打造这个节目,但是不知道宇总——”

 

电话这时候响了,苏思瑶示意噤声,接起:“喂你好,这里是泾城市电视台,我是苏思瑶。”

“苏小姐——”

熟悉的声音,让她微微一愣:“宇总?”

“……”

 

“关注潮流名人。”

“把握时尚资讯。”

“聚焦,每周六晚黄金时间,让我们走近最想了解的人物!”

……

播完这段花絮之后,站在演播室观看的宇阳和秦宇脸上俱露出笑意来,看来这次进驻泾城市场,选择和电视台合作是做对了。

苏思瑶默不作声地看着每个人脸上的表情,暗暗纳闷,宇总一向行事低调讨厌曝光,这回怎么一再转性,上这种有点带八卦性质的节目?

前天她还在和唐梦恬质疑的时候,宇阳居然主动打电话过来,答应参加电视台最新金牌节目的录制,甚至约好今天来录制……

和上次酒会不同,这回的事情涉及到节目制作,每个环节都需要由专人来负责,苏思瑶只负责主持,任务轻松许多。

在陪同观看花絮的过程中,她忍不住咳嗽了好几回,肖晓纯一直很担心地看着她,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接下来的节目。

 

“苏小姐身体不舒服?听肖助理说是前天晚上不小心感冒了?”宇阳关切地微笑着,在她眼里显得很假。他哪里是在关心自己,分明是在拐着弯子说自己不负责任,中途丢下酒会自己跑了。

都怪叶兆言那浑蛋,想起那天的事,苏思瑶心中不禁愤愤。

秦宇也面色淡淡地瞥过来,和前几日的亲昵甜蜜有了几分区别,这样的疏离在其他几个人眼里看来多少有些揣测。

宇阳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对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一向漠然,但是今天不知道怎么的,居然也开始悄悄在两人之间打量,兴趣盎然得让自己都有几分奇怪。

“秦和女朋友闹矛盾了?”宇阳意味深长道,“苏小姐是很出色的女人,秦你可要花上十二分的心思对待呀,不然真的很难守得住。”

也不知道是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还是别的什么,似乎正巧说到了点子上。他的话一说完,两个人脸色又是一变。

 

节目结束后,秦宇因为公司有点急事要处理,不得不先走。苏思瑶不冷不淡地送走他,继续和工作人员一起整理现场。

“苏小姐不想收视率再高点?”宇阳居然没有走,站在她的身后笑得讳莫如深。

苏思瑶一眼望过去,就知道他又在算计。这种感觉很不好,明知道对方是在算计自己,偏偏不能怎么样。

苏思瑶想到电视台和他们公司还要保持长期友好的合作关系,深吸一口气,我忍!她斟酌了一下道:“不知道宇总说的收视率再高点,是怎么个再高法?”

“……”

 

“开车,去珍宝斋。”苏思瑶跟着宇阳上车,然后听到他这么吩咐,心里微微有些诧异。难道他还想再补拍一个外景,所以带自己去实地看看?

一路上宇阳的目光就一直密集地罩着她,让她有透不过气来的感觉,索性闭上眼睛,装睡。这阵子的事情发生得太多,她都来不及想。

 

“宇总,这只镯子触手温润,色泽剔透,在同类中绝对是佼佼者,您眼光如炬,肯定没少见过好东西,觉得怎么样?”柜台前的大师傅竭力推荐着。

苏思瑶一晃神,手上只觉得一温一凉,然后一只镯子就套在了自己的手上。她的手白皙细腻,本来就很好看,再配上这只绿莹莹的镯子,显得分外好看,也不知道是哪个衬了哪个。

“你干什么?”她一惊,耳朵都红了。

“这个怎么样?”肇事者看也不看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细细瘦瘦的手腕看着,也不知道是在看镯子还是看人。

他绝对是故意的!苏思瑶觉得他的恶作剧有点无聊,然后就感觉不远处有闪光灯,心中顿时警铃大作。

然后这会儿她突然明白过来,这就是他说的炒作?!

 

电视台第一女主持勾搭上宇阳集团年轻有为的总裁,这个消息如果上了报纸,肯定是头条,而且还有人拍到两人甜蜜同逛“珍宝斋”。

苏思瑶已经完全可以想象,明天那些报纸会怎么胡说八道了。说是两个人来买定情信物,准备结婚?

刚刚那个拍照的,肯定是宇阳安排的,他和秦宇是一个公司的,连手段也难免如出一辙。

 

苏思瑶瞪了宇阳一眼,慢慢腾腾地将手上的镯子取下来道:“宇总的意思我不大明白,难道是宇阳集团昨天又有什么生意输给了信书集团?”

“这是什么意思?”宇阳不明白。

苏思瑶笑道:“商场上占不到便宜,索性就到别的地方造点事情来惹麻烦,好激起叶兆言的火气。宇总的手段未免小家子气。”

“小家子气?你是这么猜我的?”宇阳的脸色不好看,这个女人,总是不肯屈服,即使知道没办法拒绝,也要狠狠挖苦一下自己。

 

“宇总还是不要再玩这些小把戏了,叶兆言和我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苏思瑶顺手拿过包,觉得有些浪费时间。

她走了两步,被一只手拦住。

宇阳笑道:“苏小姐单身了?那我可不可以公开追求苏小姐呢?”

“宇总你不是在开玩笑吧?”苏思瑶故作诧异,“为了打击对手,连自己都搭进来一起演,真是舍得!”

“如果我再次强调说,我是认真的呢?”

“那我也必须强调,我现在的男朋友叫秦宇,宇总是装作不知道,还是忘了?”

 

苏思瑶绕过挡在自己面前的手:“如果没有别的事,我想先失陪了。宇总下次还想炒作来刺激对手的话,不妨拉上我们电视台另一位主持人,她是叶兆言的正牌女友,或者能达到更好的刺激效果。

“另外,节目的后期制作已经全面展开,如果没有意外,三天后宇总就可以在电视上看到自己的风采了。相信宇阳集团的明天会更美好!”

下面,她该头痛的是叶兆言了,第二期的嘉宾,她该去哪里和他见面比较安全?

 

【05】

 

“丁零丁零——”

办公室的电话响了,叶兆言接起:“喂,你好,我是叶兆言。”

“兆言,我是梦恬。”唐梦恬的声音在电话里也很悦耳,“晚上忙不忙,有没有空一起吃晚饭?”

叶兆言的脸色都青了,他手机有三四个未接来电,都是她的,照理来说以他们当下的情侣身份也不算多,可是对叶兆言来说已经很多了。

他讨厌这个女人一直摆不清自己的位置,真以为是自己的女人?打不通自己的手机就打办公室的电话,她是觉得自己的底线在她面前可以稍稍让步了?

 

“还不死心?”电话那头有男人的声音传来,叶兆言微微皱眉。

唐梦恬一只手捏紧手机,一只手连忙捂住听筒,狠狠瞪了一眼对面的男人,后者脸上难掩幸灾乐祸的神情。

“看来你也不是没有事情做嘛,以后不要做打电话到我办公室来这种蠢事了!还有,今晚我有应酬,没空一起吃晚饭了,再见!”叶兆言依然是不客气的腔调,不耐烦地挂了电话。

越来越黏人了,这种女人,早点儿甩掉恐怕比较好吧?什么时候找个机会和她摊牌比较好,大不了多分她一点儿……

 

“我早就说过了,到这会儿你还不信?”唐梦恬对面的男人语气倨傲如同他的表情,居然是钱晨哲这厮。

唐梦恬身子微微偏转,双手环在胸前,挡住他直勾勾窥伺的目光,冷冷道:“要多少,告诉我那个女人是谁!”

“你知道我要的不是钱。”

唐梦恬笑道:“钱先生不要说笑了,你知道那不可能!”

“那我就只好再等等。你也知道,这种事情,别人说了你未必会信,也不可信。只有我,可以很明白地告诉你。”钱晨哲算计地看着她,“我相信,为了叶兆言,这个代价值得!”

他说完就起身离开,给她慢慢考虑的时间。他算准了唐梦恬这个女人,为了叶兆言杀人放火都干得出,何况是脱个衣服?

 

【06】

 

“秦总,您不能进去,秦总,现在是中午午休时间,宇总要休息,你不能这样——”秘书小姐一脸紧张惶急地跟在秦宇后面进来。

“小刘,你先出去吧,没关系。”

“谢谢宇总!”秘书小姐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然后把门带上了。

秦宇直接道:“宇总不知道思瑶是我女朋友吗?”

“你说电视台的名主持苏小姐?”宇阳并没有回避或者心虚,“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

秦宇心里头一瞬就转过了许多念头,依然冷静道:“不管怎么样,我的女朋友,希望宇总不要再和她牵扯不清了,对您的声誉有损,更是会刺激到一些您的强劲对手。”

宇阳笑道:“我不明白秦总的意思,能不能说得具体点,我什么时候和苏小姐牵扯不清了?”

“哼!那宇总昨天和思瑶去珍宝斋看首饰,闹得今天媒体人人皆知,这是什么意思?”秦宇愠怒了。

 

宇阳看着面前这个男人,这么久以来一直在自己面前隐忍而恭敬的姿态果然不是他的全部,为了一个女人居然就忍不下去,恭敬不下去了吗?

他威胁了自己之后又神色不定地说起昨天的事情,是怕自己为了利用苏思瑶,所以在叶兆言面前做出那一场戏?

不否认,自己的确有这方面的考虑,不然怎么会特地选择那个时候来故意和苏思瑶演一出。但是,对于苏思瑶这么容易引起自己兴趣的女人,他似乎也不完全只是一点点兴趣和利用。

宇阳的脸上露出跃跃欲试的神态:“秦总口口声声说她是你的女朋友,那就是还没结婚了?如今结了婚的都可以离婚,何况只是男女朋友的关系?难道美女就只能让你一人追求?”

 

“宇总你这意思似乎已经没有商量的余地了?”秦宇的脸色难看到不能再难看。

宇阳刻薄一笑道:“商量?秦总觉得你有什么可以拿来和我商量的?除了苏小姐?”言下之意,你连工资收入和地位都是我给的,凭什么来和我打商量?

“你!”

“秦总不要费心思了,苏小姐现在还是你的女朋友,以后嘛——呵呵呵。”

门“砰”的一声被甩上,将宇阳肆意的笑声关在办公室里。

宇阳在门关上的一刻突然噤声,眼中肃然,他知道,过不了多久,宇阳集团泾城区的总监要开始准备新的人选了。

 

【07】

 

“丁零——”苏思瑶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

“喂?”

“苏小姐?”对方的语气疏离冷漠得有几分诡异,“我是叶兆言。”

苏思瑶听惯了他叫自己素素,叫自己妖精,从来没听到他这么叫过自己。

苏小姐?呵呵,她在心里冷笑了两声,然后迅速调整:“啊,是叶先生?”

客气点好,客气点就能当成什么都没发生过,他们两个人之间没有过关系。地下的,阳光下的,什么复杂关系都不曾存在。

叶兆言的目光定定地锁在面前的报纸上,这个女人,又和自己的对手去挑首饰,这样的新闻铺天盖地……刺痛了他的眼睛。

午后的阳光从窗户投进来,还是生不起半分暖意。办公室一地狼藉,所有文件雪花一般地落在地上,散得到处都是,显示这里刚刚发生过一场大风暴。

“叶先生?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苏思瑶听见听筒里传来粗重的喘息声,似是压抑隐忍,但还是透出一点儿不寻常来。

他又在发什么神经?这个念头只是瞬间闪过,很快又被她忽略了过去。他发什么神经,怎么想,跟自己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叶兆言被她喊得定了定神,眼前居然又突然一黑,然后又恢复明亮的感觉。他捏着手里那支漂亮的签字笔道:“我打电话,是想跟你说之前约好的今天下午访谈的事情。”

“哦,是约好你来演播室,我刚刚听导播说过,放心吧!”苏思瑶有松一口气的感觉,幸好是说工作,不然她真的会不自在。

叶兆言否定了她的话:“不是的,我想说,这次的访谈,取消!”

“什么?取消?”苏思瑶愣了一下,“为什么?”

“为什么?你知道的!”叶兆言说得似是而非,手指在屏幕上划过,微微摩挲着那张冰冷的脸,慢慢往下,停在细长的脖子处。

如果现在她在自己的面前,他一定毫不犹豫地狠狠地掐下去!

天知道,他现在多么想掐死她!

 

苏思瑶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却因为他那句话心神微微一恍惚,冷静自持地想了想道:“叶先生,工作归工作。我想,私人的那些事情早就可以告一段落了,何必因为这个影响了工作呢?叶先生是聪明人,之前电视台为宇阳集团做的广告宣传你也看到效果了,不然不会主动提出跟我们合作,不是吗?”

如果真的只是为了那点宣传,他怎么可能找电视台?信书集团在泾城的影响力是几十年的,宇阳集团做广告做死了也比不上,他怎么可能在乎这么点儿?

叶兆言的手指在屏幕上划得刺刺响,真想掐死这个女人!真想!

 

尽管心里特别想,但是他还是克制住了,漫不经心道:“苏小姐误会了,这些事过了这么久,难道苏小姐还没放得下?我的意思是,苏小姐以前就知道我很忙,现在也是一样,今天下午临时有事,没法拍摄了,苏小姐不要见怪。等下回有了空,我再分别联系你和导播吧!”

“啊?哦!”苏思瑶顿时为自己的自作多情感到羞耻。

“那就这样?拜拜?”

“嗯,拜拜。”

放下?!想起他那双薄唇随随便便就说出这两个字,不费半点力气,她突然有一丝自己都无法理解的愤怒怨恨情绪……

 

【08】

 

晚饭和秦宇一起吃,气氛沉闷压抑。

秦宇抬头,欲言又止。

苏思瑶早就知道他有话要说,停下刀叉问道:“你想问珍宝斋的事情?”

“不是,我知道肯定是宇阳搞出来的花样,与你无关。”

“嗯哼?看起来你也不至于无知无觉。”苏思瑶耸肩,“你这个顶头上司花样太多,跟着他肯定辛苦。”

秦宇心里也郁闷,尤其是当自己的上司对自己女友表现出极其浓厚兴趣的时候,想要心安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喂!秦宇,我是来和你吃饭的,不是来看你发呆的。”苏思瑶的勺子在他面前晃了晃,打断他纷乱的思绪。

秦宇沉默地看着她:“思瑶,如果我注定,嗯,我是说如果——”

“什么?”苏思瑶的勺子拨弄了一下汤里的菜花。

“如果,我注定留不住你、你会去叶兆言的身边,还是宇阳的身边?”

苏思瑶看着他,脸上表情突然严肃了,然后冷笑道:“这么快就觉得自己该出局了?秦宇,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真的对自己有点信心,或者说你从来都不想做我男朋友,还是不敢?”

“思瑶,我只是宇阳集团泾城区的总监,是宇阳任命的,真正的决策人是他!”

“那又怎么样?叶兆言也不过是信书集团的二把手,不然为什么要娶唐梦恬来巩固地位?”苏思瑶道,“你在他面前都捡不起勇气来,何况是你的顶头上司面前?因为这些束手束脚,连感情都要让,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了!”

 

秦宇看得出她的失望,这么多年自己一直都是让她失望的那个。

在她爱着自己的时候,自己看不到。在她躺在别的男人身下的时候,自己转身离开。在她考虑自己的时候,自己又退缩犹豫了。

秦宇也瞧不起这样的自己,这样的自己,怎么看都觉得配不上她。不如叶兆言狠辣决断,不如宇阳根基深厚,这样那样的缺憾让自己觉得卑微。

他垂下眼睑解释:“思瑶,你不明白,我和叶兆言不一样!戴松明老了,离不开他,宇阳还很年轻!”

“秦宇,你想抽身而退了,对不对?”苏思瑶洞彻一切的目光,根本由不得他逃避,她从来都是清醒的,所以总是觉得冰冷彻骨。

被男人抛弃,已经不是什么稀罕事了,无论是为了前程,还是为了别人,都不过是借口。说起来,还不是不够爱?自己在他们心中的重量,从来都是无足轻重,可有可无。他们渴望掌控更多,女人,不过是锦上添花的点缀。

 

苏思瑶心里觉得好笑,再见的时候,听他说后悔说遗憾说深爱,那样深情地看着自己,好像再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拦他向前的决心和勇气。

隔了那么多年的光阴,她依稀能够回想起当年自己爱而不得的悲凉。尽管再拥有的时候她已经不再爱他,他依然用尽心机手段,从危险的对手叶兆言手下将自己抢来,在众目睽睽之下细说深情。

自己一直奇怪,为什么他做得这样好,自己还是觉得有层东西隔着?是自己太敏感太冷心,还是别的原因?

现在听他说分别的前奏,一字一句都小心斟酌着为以后打伏笔,虽然没说分手,却已经昭然若揭,只等外力一冲,便会粉碎一般。这样脆弱不堪的,也能称之为爱?

 

“思瑶,不要这样看着我,我心慌。”秦宇的手伸出,挡在苏思瑶的眼前,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但是一定是让自己后悔的话。

这一瞬间,秦宇突然觉得这辈子,他再也没有可能走进她的心里去,站在和叶兆言、宇阳同样高度的位置上。

他还没争取,就已经败了。

“秦宇,我早就知道,你还是没有勇气。”苏思瑶叹气,“我要的,是肯真心待我,舍不得伤害我的男人,不会为了任何人任何事抛下我。叶兆言做不到,你也做不到!我从一开始就不相信你,事实证明,我没有再动心,是对的。”

她承认,顶着男女朋友的头衔这么长时间,她终究再没有爱过他,所以她并没有再次受到那么残酷的伤害。

“思瑶——”

桌椅在地面上擦过,发出巨大的声响。餐厅里面的平静一下子被打破,桌上碗碟哗哗响动一片,原来是她起身太猛,带动了桌布。

苏思瑶站在秦宇的对面,居高临下道:“我们分手吧!”

 

 

 

 
上篇:Chapter 5 等你?让我等你结婚,还是让我等你生子?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5937) | 推荐本文(2)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