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二章
第二章 文 / 莲赋妩 更新时间:2012-6-24 23:23:43
 

试婚纱的日子,念卿早早请了假待在家里。

霍天擎没有来,让助理陈漠带着服装师化妆师上门帮她试妆。

婚纱和礼服都是手工定制的,刚运到G市。

念卿换好婚纱站在镜子前,谢子琪与服装师不住赞叹,“萧小姐穿这件婚纱真得很适合,您皮肤白,气质也好,说实话我打理过那么多艺人,萧小姐的身材与长相真得不输她们。”

她叫她萧小姐,念卿没介意,从镜子里朝她笑了笑。

谢子琪在旁道:“那是,我们卿风华绝代,举世无双。”

大家笑着,萧震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门口,敲敲门,“念卿。”

念卿转头看到他,“爸爸。”

谢子琪也跟着打招呼,“萧叔叔好。”

一旁随侍的工作人员也都忙礼貌的问好:“萧老爷好。”

萧震山走进来,笑着点头,“喛,好,都收拾好了吗?”

谢子琪道:“恩,差不多了。”言罢见父女俩交错的目光,便又道:“那……你们聊,我们先出去。”

带着工作人员退出后,房间里便只剩下念卿与萧震山二人了。

房间极安静,楼下的热闹丝毫不能影响到这里,水晶灯下,念卿如一樽塑好的瓷娃娃,晶滢剔透,惹人怜爱。

萧震山看着就要成为人妇的女儿,有些感慨的叹了口气。

念卿将沙发上的东西拿开,“爸,你坐啊。”

萧震山坐下,“你也坐,我有几句话要交待你。”

念卿依言坐下,“您说。”

萧震山语重心长的道:“不管怎样,婚姻不是儿戏,一旦嫁过去就不能再反悔了,你要伺候公婆,本分持家,霍家大儿子与大嫂都住在家里,你要对他们和善些,必竟是弟妹。”

“我知道爸。”

“你母亲去世的早,我这个做父亲的对你照顾不够,希望你……不要记恨我。”

“爸……”念卿心中一酸,低下头,“我没有记恨您。”

萧震山眼圈有些泛红,“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是我亏待了你。”

他仰天长叹,“你母亲若还活着,知道我让你做这件事,她一定饶不了我。”

“爸,是我自愿的。”

“念卿,你就是太善良。”

念卿顿了顿,艰难的开口,“爸,我有一句话想问您?”

萧震山缓下神色,“什么话?”

“您……有没有爱过她?”

她,就是念卿的生母慕诗诗。

母亲去世后,念卿很少提她,每当提起,也只说“她”。

萧震山迟疑了一会,沉重的叹了口气,“你母亲是个好女人,只是太要强了,念卿,其实你与你母亲很像,表面看着温柔似水,可心里却是一座冰山。”

念卿觉得内心有一点点痛楚,一旦男人说出这句话,便意味着不爱。

萧震山拍拍她的肩膀站起身,“好了,就要做新娘子了,开心点。”

念卿对他扯出一抹笑。

晚上,念卿头一次主动要求跟着谢子琪去酒吧。

谢子琪有些诧异的看着她,“怎么着?最后的单身派对?”

念卿笑笑不语。

酒吧很吵,重金属的爵士乐带着带着毁灭倾向。

谢子琪轻车熟路的带她上了卡座,点了些酒与小吃,她一边熟练的调着酒,一边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她。

念卿没抬头,“看我做什么?”

谢子琪一笑,“心虚了?”

念卿笑着摇摇头,没有接话。

子琪将调好的酒放到她面前,“来,未来的霍夫人,为了你最后一个单身夜干了罢。”

念卿看着那腥红的液体,轻轻晃了晃杯子,立时有一股酒味冲入鼻间,她皱了皱眉,端起来一口干了。

谢子琪原本逗她玩的,看她这么拼命一下子惊呆了,连忙夺杯子,“这可是烈酒姐姐,你以为是红糖水呢!”

念卿眼神虚空的看着她发笑,“子琪,今天我问了,他说没爱过。”

谢子琪怔了怔,放下杯子,“你问了?”

那件事一直是念卿的心结,她知道的。

想到这里,谢子琪坐过去,将她抱进怀里轻轻拍着,“别怕宝贝,还有我呢。”

念卿哭着道:“慕诗诗真是个傻子。”

高大英俊的男人与同伴一进来便引起了众人侧目。

侍者迎过来,“霍少您来了,包厢给您留着呢!这边请。”

霍天擎走到一半,脚步停了下来,目光紧紧锁定角落里的熟悉人影。

同伴疑惑的看着他,“怎么了霍总。”

霍天擎没有说话,对陈漠道:“你先带几位老总进去。”

“好的霍总。”

霍天擎站在黯影处,看着远处那个脆弱的小女人,突然间让他有种想要冲过去保护她的欲望。

他扬扬手指。

侍者连忙小跑着来到他面前,“有什么吩咐霍少?”

霍天擎指指那边,“别让人骚扰那桌,她们结帐时通知我。”

“没问题霍少。”

霍天擎最后看了一眼,转身进了包厢。

这家酒吧是他常来的,环境不错,人也周到。

他今天带来的几个人都是与他有些生意往来的合作伙伴,其中一个笑着道:“霍少真是手眼通天,连南小姐都请得到。”

霍天擎笑笑。

南小姐娇嗔的道:“呦,霍少有请,我哪敢不来呀!”

南小姐是天娱旗下的艺人,近来因为跟霍少传绯闻风头十足。

他们旁若无人的打趣着,玩得十分尽性。而霍天擎只是坐在一旁慢慢的抿着水。

陈漠看出他的心不在焉,小声问道:“霍总,您是不是不舒服?”

霍天擎摇摇头,“这里你招呼着,我出去一下。”

他起身出了门。

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总是出现她泪流满面的画面。

霍天擎出了包厢,看到角落的位置己经没有人了,他四下看看,突然间觉得音乐那么刺耳, “该死的。”

他有些慌了,揪住一个侍者问道:“那桌的客人呢?我不是说了她们走时通知我吗?”

侍者吓得脸色惨白,“对不起霍少,我不知道……”

霍天擎放开他,飞快的冲出门去,门口客人进进出出,看到他不由惊呼侧目,“快看,是霍少。”

门外没有人,他焦急的找了一圈,最后,失落的回了酒吧。

刚进去就看到谢子琪在柜台付帐,而念卿不见踪影,霍天擎转身去了女厕。

门半掩着,他推门进去,看到她正痛苦的趴在洗手池边吐着。

他走过去,掏出手帕递给她。

“谢谢。”念卿说着,接过手帕擦了擦嘴角,抬起头,凌乱的发丝遮了她大半的容颜,脸颊红红的,一双迷茫的大眼睛看着镜子里自己,然后,看见了他,瞳孔慢慢放大,放大……

念卿认出他来,嘴唇动了动,没能说出话来。

他蹙眉看着她,沉声道:“我送你回去。”

“不,不用了。”念卿向后退了一步,身抵住洗手台,像是做了错事的孩子,不敢去看他的脸。

而他却不由分说的拿起她的包包,拉着她往外走。

路人侧目围观,念卿将头低到不能再低,“那个……我还有朋友在里面,她找不到我会着急的。”

“我会安排。”他显然不想理她。

念卿有些羞愧,结婚的前一天晚上被丈夫在酒吧抓个现形,确实有些过份了。

想了想,还是解释一下的好,“那个……我平时很少来的。”

霍天擎不理她,脸色黑得吓人。

迎面过来的人想要打招呼,看到他黑着的脸,都被吓了回去,乖乖闭了口。

“那个女人是谁啊?新宠儿?”一个人问同伴。

同伴摇摇头,“不知道,可能是。”

念卿在心中哀嚎,完蛋了,大家把她当成他新的绯闻女友了,若是被狗仔拍到,上了报纸,爸爸看到她这个样子被女婿捉住,一定会气死的。

想到这里,连忙将头发弄得更乱些,用手遮着脸。

他将她塞进副座。

上了车,掏出手机打电话,“喂,陈漠,我有事先走了,你代我向他们解释一下。”

挂了之后又拨通了另一个,“羽琪,我是天擎,你妹妹现在在“云天”,你跟她说一下,我把念卿接走了,让她不要担心,直接回家罢。”

之后,第三通,“喂,冯阿姨罢,您好,我是天擎,念卿现在跟我在一起,晚上可能会晚点回去,您不用担心,我知道,再见。”

念卿坐在旁边听他打电话,头昏昏沉沉的。

霍天擎转头看了她一眼,发动车子。

念卿问道:“你要带我去哪?”

霍天擎的语气冰冷如霜,“带你去醒醒酒。”

 

他将她带到一处郊外的私宅,看样子很久没人住了,房间空气潮湿,但是很干净,像是定期有人来打扫的样子。

他穿着鞋走进去。

念卿在门口迟疑着是就那么跟着他进去?还是停下来问他拖鞋在哪?

霍天擎转头看着她,“进来啊。”

难道她以为他想对她做什么?真是好笑……

念卿没看出他的心思,一脸天真的问道:“不用换鞋吗?”

霍天卿这才想起来,看着她脚上穿的高跟鞋,走到门旁换了鞋,又从鞋柜替她取了一双拖鞋,“喏。”

“谢谢”

念卿换了鞋走进去,好奇的四下看看。

房子很大,水晶灯在明亮的大理地板上映出斑斓的异彩,客厅没有太多家具,简洁的装修透出主人不俗的品味,两层的落地窗让后花园与不远处的湖泊尽收眼底,湖泊周围亮着一圈小灯,隐约可以看见岸边的秋千与小桥。花园子里种着山茶与梧桐,草坪上亮着几盏灯,一切宁静祥和。

念卿不由的赞叹,“好漂亮的房子。”

看着她天真的样子,霍天擎有些挫败了,难道他刚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他从卧室找了一套新睡衣扔给她,“去洗个澡冲冲身上的酒味。”

念卿接过睡衣,迟疑的站在那里,“我……喝点开水就行了。”

第一次到未婚夫家就洗澡,挺别扭的。

而他显然不想理她这些,打开一扇门,“浴室在这儿,进去罢。”

念卿看了看他,最后,还是乖乖的进去了。

霍天擎在厨房煮茶,冰箱很满,他想了想,又切了些水果与蛋糕端过去。

念卿洗了澡出来,睡衣是她的,尽管她已经将袖管裤管都卷起来许多,可看上去依旧很宽大,头发半湿着披在肩上。

霍天擎摆好盘子,转身看到她,差点笑出声来,忍了忍道:“过来坐罢,你一定饿了,我准备了些点心。”

她的样子很滑稽,像是偷穿了大人衣服的孩子。

念卿红着脸,扭捏得走过去坐下,“谢谢。”

他没说话,坐在对面喝着茶,专注的看报纸。

念卿小口小口的吃着蛋糕,总觉得应该说点什么,气氛太尴尬了,于是她没话找话说,“蛋糕真好吃,是你做的吗?你手真巧。”

他语气淡漠,连看都不看她,“赵婶做的。”

“哦。”念卿讪讪的,默默低下头喝茶。

过了一会,她又道:“这房子真漂亮,是你的吗?真好。”

他从报纸里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

念卿简直羞愧到想死!她刚才一定像极了贪图富翁财产的物质女。

喝了茶后,他便送她回去了。

路上他专注的驾着车,念卿几次看看他,还是没敢再去招惹他。

到家时,他破天荒的一起下了车,“走罢,我送你进去。”

念卿呆滞的站在那里,“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他没理会她,直接过去按了门铃,“霍天擎。”

念卿跟着他进了门,十二点多了,大家居然都没睡,父亲跟冯阿姨站在门口,用异样的目光审视着他们。

霍天擎面不改色,坦然的道:“对不起岳父岳母,让你们担心了,我带念卿去吃饭,没注意时间。”

念卿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真佩服商人说谎时的面不改色与处变不惊的应对能力,她站在他旁边,怯懦的叫了一声:“爸,冯阿姨。”

萧震山点点头,“进来罢。”

冯阿姨也道:“快进来坐,喝杯茶再走。”

霍天擎被他们拉着去了客厅,念卿道:“我上楼换件衣服。”

说完,就匆匆上了楼。

念卿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像是做了什么坏事,那么的不安。

她换了衣服,坐在镜子前梳头,回想自己今晚做得几件傻事,频频想死!

门外,有人敲了几下门。

“谁呀?”念卿疑惑的过去开了门,看到是他,不由的吃惊,“你……怎么上来的?”

看着她惊吓的表情,霍天擎快要被她打败了,“放心,过了明路的,你先让我进去。”

他从门缝里挤进去,关了门。

看着一个不算太熟的男人进了闺房,念卿有些无措的站在那里。

霍天擎打量着她的房间,转头看见她还愣在那里,笑着道:“我跟伯父说我上来跟你打声招呼就走,所以你别紧张。”

“哦。”她低着头。

霍天擎笑了笑,看着她房间里的那些小玩意儿,觉得新奇不已。

音乐盒,相册,飘雪的水晶球,威尼与木偶,芭比和白雪公主……都都是女孩子的东西,站在这一堆粉红色中间,他简直觉得自己是异类,掉进了童话世界。

他尽力压着内心的惊讶,斟酌着适当词问:“你……喜欢“这些”啊!”。

念卿笑着摇摇头,“这个房间是我小时候的,我回来之前一直没动过,所以……它还是二十年前的样子。”

霍天擎哦了一声,没再说什么,关于她的事他听说过一些。

过了一会,他道:“我走了,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罢!”

“我送你。”

“不必……”说完,又补充了一句,“额……你身上还有酒味,别让岳父岳母发现了。”

念卿赶忙抬起袖子闻闻,果真有一股酒味。

她讪讪的送他到门口,“那……路上小心。”

“晚安。”

念卿关上门,身子靠在门上。

你好,晚安。

多么和谐的夜晚!

 

五月将尽,念卿来到墓地看望妈妈。

她穿了长裙,带来一束她最爱的白茶花。

清晨的公墓一个人都没有,露气潮湿,她蹲下身,掏出手帕擦去墓碑上遗落的些许尘埃,墓碑上帖着妈妈的遗照,念卿看着看着,眼圈就红了。

爸爸说的没错,她跟妈妈很像,一样的长眉,凤眼,一样的鹅蛋脸,一样的……倔强而脆弱。

***

霍家向来重排场,原本婚礼该办得体面气派,可萧震山再三强调不要过度招摇,与亲家商议后选择了中西合璧的的婚礼。仪式就在霍宅后院举行,只请了重要的亲朋,即便这样也还硬是把霍家千坪的院子给坐满了。

喜宴上高朋满座,佣人忙得不可开交。

北陆总军司令府与霍氏集团的婚礼,商圈名流们自然挤破了头都要过来捧场,大门外停放的车子一字排开,几乎占满了大半条马路,颇为壮观。

与前面的热闹相比,后堂显得静多了。

二楼的化妆室里,念卿穿着洁白的婚纱坐在椅子上对着双手发呆,闺蜜兼化妆师兼伴娘的谢子琪刚才听说周董来了就丢下她追星去了。

念卿抬眼去看墙上的时钟,垂眸的时候看到镜子里一张苍白的脸,目光怔了怔,差点认不出。今天的她很美,洁白婚纱,华丽的钻石,犹如童话里走出来的公主,意大利高级手工定制的婚纱将她的身材衬托的完美无暇,当子琪口气酸酸的说出它的价钱时念卿也吓着了。

再有半个小时婚礼就要开始了,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很不安。

除了偶尔楼下传来的欢笑声,这房间静得吓人,她几乎可以听到自己咚咚雷人的心跳声。

抬起头,正好看到推门进来的那个人,念卿目光闪了闪,垂下眸,长长的睫毛覆了眼睑。

霍天擎推门进来,笔挺的黑色西服将他的身材衬托的完美无暇,在看到她的时候眸瞳闪过一道异光,随即别过脸去,他轻咳了一声道:“准备好了吗?就快开始了。”

淳厚的男性嗓音,语气客气中带着疏离。

“恩,准备好了。”念卿站起来,礼貌微笑,彼此敷衍得滴水不透。

她本想走过去,可厚重的礼服让她实在举步维艰,只好尴尬的朝他笑笑。

霍天擎察觉她的不便,脸上表情更加生硬,“你再坐会,岳父一会就来。”

“好。”

他转身要走,想想,还是对她扯了抹笑出来,关门离去。

想必,他也尴尬罢。

必竟,不太熟的两个人就这么结婚了。

过了一会,父亲萧震山走进来,念卿站起来叫了一声,“爸。”

萧震山点点头,对她伸出手“走罢女儿。”

念卿捥上父亲结实的臂膀,踏上红毯。

父亲走得很慢,身姿挺直,下巴微昂,军人的修养与骄傲让他永远都一丝不苟,律己律人。

还记得小时候有许多次,念卿都想靠在他怀里说,爸,保护我。

这世上还有哪里比父亲的胸怀更温暖更安全?可她连这点愿望都是奢侈的。

父亲的怀抱总是有人,不是世则,就是世均,或者妹妹世颜,纵然哥哥妹妹都不在,也还有一个冯阿姨,她根本插不进去。

她是谁?她姓慕。

现在,终于靠在父亲结实的臂膀,却要嫁人了。

念卿悄悄打量着父亲,发现他头上已经长了白发。

念卿鼻头发酸,低下头,是啊,不管从前有多恨,他终究是父亲。

院子里坐满了宾客,热闹不已。

台上主持人正做着即兴的开场。

牧师与新郎已经就位

台上悬挂的红色绸布上用毛笔写着几个苍劲有力的大字,王颖宣的亲笔,欢迎莅临霍天擎先生与慕念卿女士的婚礼。

宾客中有人啧啧一叹,“呦,听说现在他一个字卖到五位数,这几个字倒值些钱。”

另一人接腔,“得了罢,少丢人。”

正说话,一个人插了进来,张口酒气冲天,“喛,妈,大姐嫁进来的时候可没这排场,霍家也太厚此薄彼了。”

苏张氏怒瞪一眼儿子,低喝:“少胡说,这不是在家里,可以任你耍酒风,要是让人听见了像什么话,还不快住嘴呢。”说着紧张的看了看四周,幸好没人注意他们,大伙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站在场台前的新郎身上。

新郎今天气势逼人,高大挺拨的身姿与英俊帅气的脸庞让他一出现,就成了全场注目的焦点。

随着主持人的讲说,现场渐渐安静下来,等待新娘出场。

人群中仔细瞅瞅,也能看到几个熟脸儿,都是平时在娱乐版的熟人,说是普通朋友,谁又知道不是来砸场子的,霍二少的桃花向来又执着又疯狂。

儿媳罗佳英看了看,也凑过来说,“妈,也不能怪靖安这么说,你看今天的排场,比大姐进门时可风光多了,就算我们家条件有限,也不能这么挤兑人呀,摆明了欺负大姐老实嘛。”

“就是。”苏靖安立刻附和。

苏张氏不说话,脸色沉下来,目光远远的落在宾客席间一个坐轮椅的男人身上,咬着牙冷笑了几声:“这会儿倒还有脸说这些,若不是为了你们,我跟你爸怎么忍心把你姐姐嫁给那么个废人,我们家再不济,你姐姐再不好,找一个身体齐全的总可以罢,何苦在霍家受这份活死人罪。”

闻言,苏靖安歇了气,没劲的低下头不再说话。

媳妇也讪讪闭了嘴,避开婆婆的目光狠狠的瞪了丈夫一眼。

追光灯调了个头,照向入口方向,新娘子出场了,人群中一下子骚动起来。

婆媳三人也停了话题朝那边看过去。

宾客席间有人低声议论,“新娘子满清秀的,这婚纱我在杂志上见过,是范今年设计的新款,价格不菲,听说威廉王妃明年结婚也订得这一系列。”

“这倒其次,只是却记不起来还有个三女儿,难道是一直在国外留学吗?”

“呵,你倒忘了,萧司令的前妻慕诗诗不是还生了一个女儿吗?现在这冯氏是继室,听说当时是被养在别业里的,生了两个儿子后死活硬闹着让萧司令把她接回府中,生生的把个慕诗诗气死了,后来自己又生了一个女儿,叫世颜,是幺女,新娘子叫念卿,排老三。”

“呦,还有这段故事呢,冯佳慧看不出来这么有手段。”

“嗨,萧家的事且多呢,回头说给你。”

萧震山牵着女儿沿长长的红毯步向气宇轩昂的女婿。

“我把女儿交给你了。”

“我会好好待念卿的。”霍天卿鞠了一躬,对岳父彬彬有礼。

简单的交接仪式后,她已是他的人。

父亲临去看了她一眼,眼眶湿润。

念卿对他微微笑了笑,跟着霍天擎走向牧师。

那段不远的距离,他牵着她,紧紧的……

牧师的语气平稳而安详,“婚姻的盟约,是上帝在创世纪之初所设立…上帝藉着婚姻,使夫妇俩人在心智、肉体和意念上彼此联合,共享琴瑟之乐。所以无论是福乐或困苦,都当彼此安慰和扶助…应以谨慎恭敬的态度,来遵循上帝所设立的婚姻圣礼。”

听着这话,念卿有些心虚的低下头。

“慕念卿女士,你是否愿意接受这位男子为夫,在婚姻誓约中共同生活。无论康健或病患,你都爱护他、安慰他、尊重他、扶助他,终生忠贞不渝,绝无异心?”      

“我愿意。”

“霍天擎先生,你是否愿意接受这位女子为妻,在婚姻誓约中共同生活。无论康健或病患,你都爱护他、安慰他、尊重他、扶助他,终生忠贞不渝,绝无异心?”   

“是的,我愿意。”

牧师:“现在,交换戒指。”

牧师:“请跟着我说,我奉上帝的圣名,接受你(你)为妻(夫)。从今以后,无论安乐困苦,富贵贫穷,终生不渝。这是我的誓约。”

牧师:“根据神圣经给我们权柄,我宣布你们为夫妇。神所配合的人不可分开!”

念卿弯腰谢礼,抬起头时,正好看见他注视着自己,脸一红,低下头去。

霍天擎有些抱歉的道:“戒指大了点。”

念卿:“没关系,可以拿去改。”

戒指是他选的,她一直没见过,现在想来,这场婚礼似乎真的太仓促了些。

简单的仪式过后,念卿被请到楼上换敬酒服,服装师帮她选了一套桃红色的长礼服。

谢子琪夸道:“我们卿好漂亮。”

念卿笑了笑。

门外有佣人上来催请,“少夫人,二少爷请您下去。”

念卿忙应道:“知道了,就来。”

谢子琪匆匆帮她收拾好扶她下去,到了客厅,看见佣人正抬着一箱子东西进来。

刚才客人几乎都到齐了,送来的礼金与礼物也一律放在后楼的储藏室里,这会又搬了东西进来,念卿不禁多看了两眼。

子琪扶着她路过,眼尖看到上面的签名,叫道:“沈曼青?”

沈曼青?

念卿目光闪了闪,没言语。

来到现场,霍天擎已等在那里,满身的酒味,看样子已被人罐了不少酒,看见她出来,尴尬得低下头,“那个……我带你见见家人。”

念卿:“好。”

他拉着她来到主桌前,霍季勋正与一位朋友说着话,霍天富与妻子苏薇安坐在一旁。

霍天擎走过去,“爸,我带念卿过来了。”

霍季勋转过头,一脸和谒的笑意,“哦,念卿,你看看这位是谁?”

念卿抬起头,看到他身边坐着的那位中年男人,忍不住一怔,叫道:“陆叔叔?”

陆援朝笑着点点头,“小卿啊!能看到你嫁人,陆叔叔很高兴。”

念卿道:“谢谢陆叔叔。”

陆援朝伸出手,做了个下压的动作,“有空来家里,你阿姨也想你了。”

念卿脸上笑容沉了一分,语气依然,“知道了陆叔叔,代我向阿姨问好,也……代我问陆笙哥好。”

陆援朝点点头。

霍季勋在旁道:“听说你家公子留学了?就一根独苗你也舍得?”

陆援朝一笑,“唉,舍不得有什么办法?那孩子犟,两年前死活要闹着走,没办法。”

霍季勋点头,“哦。”

愣了一会才想起来什么,又对念卿道:“这是你大哥,之前见过的。”

念卿忙鞠了一躬,“大哥。”

霍天富腼腆的笑了笑,“喛。”

霍季勋又介绍道:“这是你大嫂。”

念卿依次行礼:“大嫂。

苏薇安点点头,“念卿啊,以后进了门就是一家人了,不用这么见外,你大哥身体不好,现在公司全凭天擎帮忙打理,辛苦他了。”

念卿听了这话,微微一怔。

霍季勋在旁冷哼一声,“他大嫂,那边亲家没人招呼,你也不过去看看。”

苏薇安嘴角笑意一沉,听话的站起身,对他福福身,“爸,那我过去了。”

霍季勋:“恩。”

苏薇安临去又对念卿笑了笑。

念卿无措的站在那里。

霍季勋道:“行了,天擎,你带念卿过去罢,这里我跟你陆叔叔说话。”

“走罢。”霍天擎拉着她走向一旁。

婚礼很热闹,院子里到处都是欢笑声。

大家脸上洋溢着笑容,却丝毫没有注意到他。

偏院里,一个人默默站在游泳池边,背影看起来很凄凉。

谢子琪走过去,默默站在他身边,“好了,都看到了,你可以走了,她很幸福。”

陆笙没有说话,目光望着波光嶙峋的水面。

谢子琪叹了口气:“我不明白你为什么非要来,明明知道会心痛。”

陆笙笑了笑,笑意却不能到达眼底,“她今天很美。”

谢子琪:“是啊,念卿本来就美。”

陆笙:“子琪,有没有酒?”

谢子琪:“……”

陆笙穿着西服,就那么盘腿坐在游泳池边,对着瓶子罐酒。

池水如镜子般闪耀,照亮他憔悴的容颜。他眼中布满红血丝,干涸的嘴唇被酒液浸湿,才稍微显得不那么吓人。

 

佛罗伦萨

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山中星点灯火,念卿突然想到徐志摩诗中的那一句,“爱,就让我在这儿清静的园内,闭着眼,死在你胸前。”

楼下,霍天擎在打着电话。

这是他们蜜月的第三天,白天他带她出去玩,晚上,就这样听着他打电话,一通接一通,处理着公司的事务。

念卿转过身,站在栏杆旁边看着他。

“这种小事也来烦我,行政部的人是干什么吃的?”霍天擎一声咆哮挂了电话,抬起头看见她,“不好意思。”

念卿摇摇头,“没关系,如果你真的忙,我们可以早点回去。”

霍天擎犹豫了一阵,对她道:“对不起。”

***

念卿提着行李回到家,吴妈开了门一阵吃惊,赶忙回身去叫老爷夫人,“三小姐回来了,夫人……”

冯阿姨从里头走出来,疑惑的朝后看看,“怎么只你一个人?天擎呢?”

念卿道:“哦,他公司里有事,从机场直接回公司了。”

冯阿姨点点头,接着又是一阵蹙眉,“那你也不该回家里来呀!蜜月后回娘家,被亲家知道还以为你们闹了别扭呢!”

念卿怔愣的站在那里。

这时,世颜从里面走出来,冷笑着道:“我妈的意思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往后,你少来我们家罢!”

冯阿姨转身瞪了她一眼,“胡说什么!回去。”

世颜一跺脚气哼哼的进去了。

念卿有些抱歉的道:“不好意思,我……”忘了自己是有夫之妇。

只是这话,她没能说出口。

冯阿姨也道:“算了,既然回来了,喝杯茶再走,吴妈,帮三小姐把东西提进去。”

走的时候,冯阿姨让家里的车送她回去,念卿坚持没用。

路上,意外的接到公公的电话,“念卿啊,天擎的电话打不通,你们现在在哪?怎么还不回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天擎这孩子欺负你了?”

念卿摇摇头,“没有,我们一会就回去。”

“好的,晚上等你们一起吃饭。”

挂了电话,念卿吩咐司机,“麻烦您调头,去富天。”

办公楼里充斥着快节奏的氛围,大家都在忙碌着,接待小姐狐疑的将她看了好几遍,反复与报纸上的人对比了好几遍,最后终于放她进去。

“霍太太这边请。”助理热情的带她去办公室。

念卿低着头,却仍能感觉到大家好奇的目光。

“喂,这就是总裁夫人?跟报纸上不太像呀!”

“刚结婚就来探班,管得也太严了。”

听着这些议论声,助理将她带到了办公室门口,“不好意思霍太太,霍总正在开会,您在里面稍等一下。”

助理甜美的微笑,给她送了杯咖啡便退了出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念卿独自坐在纱发上,看着空无一人的屋子,突然觉得自己今天不该来。

她站起身,想要离开,办公室的门就要这时被推开了。

霍天擎埋头看着一份文件,边走边道:“这次的招标不能出岔子……”

在他的身后还跟着几个员工。

他走进来,看到她微微一怔,“你……什么时候来的。”

念卿有些尴尬的道:“刚到。”

霍天擎将手中的文件交给助理,转身吩咐道:“你们先出去。”

“是,霍总。”

他在她对面的纱发上坐下,“不好意思,公司的事实在多,我不是让小陈送你回家了吗?”

念卿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如实说:“刚才爸爸打电话,要我们一起回家。”

不管他们之间如何冷淡,表面上总要看得过去的。

霍天擎天上的脸情怔住,“你等我一下。”

他起身过去拨了内线,“Lily,半个小时后的会取消。”

他拿了外套过来,将她从纱发上拉起来,“走,我们回家。”

霍家其实很简单,霍天擎母亲去世后,霍季勋一直没有续弦,大儿子霍天富十六岁时发生意外,高位瘫痪,八年前与苏薇安结婚,婚后育有一子。

二儿子霍天擎留学归来后帮助父亲打理公司。

饭桌上,霍季勋看起来心情不错,掏出一个红包放到念卿面前,“这个月的零花钱。”

念卿有些受宠若惊,转头询问霍天擎,而他只是淡淡的道:“爸给你的就拿着罢。”

念卿:“那……谢谢爸。”

对面,苏薇安笑着道:“爸爸对弟妹真好,像待亲生女儿一样。”

霍季勋没有说话。

念卿隔着桌子对她低了低头,算作打了招呼。

新房在二楼,与大嫂道了晚安后,念卿上了楼,书房就在拐角处,房间里有些嘈杂声,隐约可以听见爸爸生气的置问,“不是说好了一周吗?怎么三天就回来了?”

霍天擎的解释言简意赅,仿佛连解释也懒得,“公司里有些事。”

霍季勋:“我看不这么简单罢?是不是你欺负念卿了?”

霍天擎没说话。

霍季勋沉重的叹了口气,“天擎,念卿是个好孩子,不管她合不合你的意,她嫁给你就是你的妻子,你赶紧把你在外头那些不着四六的人全都给我清理干净了,跟念卿好好过日子,来年生个孩子,你妈妈在天之灵也可以放心了。”

霍天擎不言语,末了,轻轻说一句,“娶她进门不就是为了挡开那些女人吗?”

念卿站在门外,觉得全身的血液逆流而上,冲向脑门,她手指颤抖着,回了房。

卧房是个套间,霍天擎回到房间,起居室里没有人,落地灯亮着,他走进去,看到她还没睡,一动不动的站在窗边。

他问:“怎么还不睡?”

念卿没转身,“睡不着。”

霍天擎顿了顿道:“早点睡罢!我……在外间。”

他转身走了。

听着门关上的声音,念卿深呼了一口气,眼泪慢慢划落下来,原来他娶她过门只是为了替他挡开那些趋之若鹜的追随者。

***

念卿请了半个月婚假,因为回来得早,她就提前去上班了。

“停停停,念卿,你又错了一个调……”

念卿低下头,“不好意思老师,我……”

“算了算了,你是不是不舒服,我看你脸色苍白,如果不舒服就回去休息罢。”

从剧院出来,念卿拨通了子琪的电话,“在哪?”

电话那头,谢子琪惊喜的道:“呦,新娘子蜜月归来了,玩得开心吗?”

念卿跟她寒暄了一阵,约在商场见面。

半个小时后,谢子琪出现在门口,从人群中找到坐在长椅上的她。

“这位美女,请问可不可以交个朋友?”她打趣的道,在她身边坐下。

念卿笑着道:“你怎么这么快?从哪来的。”

谢子琪道:“哦,我在中西路办点事。”

念卿站起身:“走罢,陪我给外公外婆买点东西。”

进了商场,谢子琪一边帮着念卿挑东西,一边问道:“卿,你要回枫乔?”

念卿正在看一件衣服,随口应道:“对呀,结婚时外公外婆没有来,我想回去看看她们。”

谢子琪迟疑的看着她,“那……霍天擎陪你一起去吗?”

念卿怔了怔,回道:“他忙,我自己回去就可以。”

买好了东西,念卿与谢子琪一起去吃饭。

餐厅是子琪选的,一家挺有名的西餐馆,装潢得富丽堂皇,进进出出的的客人中偶尔有几个明星,念卿走进去才想起来,这家店霍天擎带她来过,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谢子琪熟门熟路的,好像经常来,她挑了偏僻的位子入座。

“好的,大嫂,那我晚点回去。”念卿挂了电话道:“我们点菜罢。”

谢子琪一边点菜,一边试探的道:“怎么着?霍太太现在出来吃个饭都要给家里打招呼呀?”

念卿笑笑不语。

点了菜,静等着上菜的时候,谢子琪起身去洗手间,念卿无聊的翻着餐厅的宣传页,脑子里却一直回荡着昨天晚上霍天擎的那句话。

她合上画册,痛苦的闭上眼。

“霍少,您的位子订好了,请跟我来。”

侍应生热情的招呼着。

念卿抬了眸,看到西装笔挺的霍天擎带着几个人进了包厢。三男两女。

他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对陌生人不苟言笑,冷若冰霜……

“小姐,小姐……您的菜好了。”

侍应生叫了几次,念卿才总算回过神来,“哦,谢谢。”

服务生狐疑的看了她一眼,“那,您请慢用。”

念卿收回目光,端起水杯喝水,极力想压住心中不安。

……

谢子琪从洗手间回来,一边擦着手,一边抱怨道:“明明两个女厕,另一个非不让人用,也不知道哪个明星在里头,我看外头很多保镖,明星了不起呀?真是的。”

念卿站起身,“子琪,我们走罢,我有点不舒服。”

谢子琪怔愣的站在那里, “你怎么了?一脸的苍白。”

念卿低下头,“没事,下次我再请你吃饭。”

说完,率先朝门口走去,谢子琪怔愣的站了一会,提着包包跟出去,“喛,念卿,你到底怎么了?”

念卿闭眸靠在椅靠上休息,路上一句话都不说。

谢子琪一边驾着车,一边试探的道:“卿,你好像有心事?”

念卿没睁眼,“没事,我只是累了。”

谢子琪还想要说什么,看到她疲惫的样子,终是不忍不再说,送她到家门口,念卿下了车,“路上慢点,我回去了。”

 “再见。”

 “再见。”

客厅里,大哥一家三口正在看电视。

念卿过去打了招呼,“大哥,大嫂,我回来了。”

大嫂哄着森森,一抬头看到她回来,笑着道:“怎么回来得这么早,不是说吃完再回来吗?

念卿笑了笑,“哦,没什么胃口。”

大嫂看着她的脸色,有些担心的道:“你看起来不太好,是不是生病了?”

念卿,“没事大嫂,那……我先上楼了。”

飞奔上楼,念卿将身子靠在门上,长长舒了一口气。

霍天擎很晚才回来,跌跌撞撞上了楼,念卿去替他开门,刚打开门,浓重的酒味扑面而来,他如一段木桩似的栽到她身上。

楼下传来爸爸骂人的声音,“刚结婚就喝成这样回来,太不像话了。”

大嫂劝道:“您就别骂了,天擎他也是为了应酬。”

念卿吃力的扶着他,一边对外道:“爸,没事的,您回房休息罢。”

霍季勋还在骂骂咧咧,“也就念卿脾气好,容得了你……”

霍天擎醉得厉害,整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到她身上,念卿将他扶到沙发上,拧了毛巾过来替他擦脸。

霍天擎一直闭着眸,眉头痛苦的紧锁着。

念卿擦着擦着,不自觉得停下来,看着他,他的唇紧抿着,鼻梁高挺……他的肤色是健康的古铜色,一张迷人的脸庞,不苟言笑的时候常常会让人觉得难以靠近。

念卿用手指轻轻地描绘着他脸庞的轮廓,心微微揪痛,为什么要把自己罐得这么醉?为什么这么痛苦?是因为娶了她吗?

念卿叹了口气,替他脱了外套,扶他上床睡觉,转身要离开的时候,他意识模糊的拉住了她,“别走……”

别走,是要对他心爱的那个人说吗?

念卿怔了怔,无言的在床边坐下,“我不走,乖乖睡罢。”

看着他安稳的睡颜,她心中五味杂陈。直到他睡安稳了,她才起身离开,在外间的纱发上睡下。

清晨

霍天擎醒过来,头疼欲裂,他坐起身,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而身边空无一人床单平整,明显昨晚没人睡过,他下了床走到外间的起居室,看到纱发上放着一条叠好的毯子。

佣人在外敲了敲门,“二少爷您醒了吗?”

霍天擎沉声应道:“什么事?”

“老爷叫您下去。”

“知道了,你先下去罢。”霍天擎拿着那条仿佛还带着她体温的毯子站了一会才进去。

他简单的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下楼来,霍季勋坐在纱发上看报纸,听到声音,眼也不抬,“坐。”

霍天擎在他对面的位置坐下,“什么事爸?”

霍季勋放下报纸,一脸严肃的看着他,“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霍天擎茫然,“什么日子?”

霍季勋被他噎住,急促的喘了几口气,压下怒火,低喝道:“你还有脸问,今天是你媳妇儿回门的日子,你现在才起床。”

霍天擎痛苦的抹了把脸,想起来,“对不起爸,我现在就过去。”

他起身要走,霍季勋叫住他道:“等等,她没有回萧家,回枫乔外婆家去了,我让小陈送她过去的,你现在过去罢,还不算晚。”

“知道了爸。”

霍天擎出了门向车库走过去,院子里有佣人在剪草,看到他纷纷低头打招呼,“二少爷早。”

“早。”霍天擎面无表情的往车库走。

他的亚光黑的兰博基尼旁停着一辆脚踏车。

霍天擎怔了怔,叫来佣人,“你过来?”

佣人放了水管走过来,“什么事少爷?”

霍天擎双手插在口袋,用下巴指指脚踏车,“说过多少遍了,佣人的车放到后边的车库。”

佣人低着头,小声咕哝道:“少爷,那……那是少夫人的车。”

闻言,霍天擎脸上黑了几分,停了好长时间才道:“行了,你下去罢。”

“是,少爷。”

霍天擎走过去,蹙眉盯着那辆脚踏车,最后,他长腿跨上她的小车子,在车库里骑了几圈,直到有佣人用奇怪的眼神看他,他才讪讪的将脚踏车扔在一旁,上车离去。

 
上篇:第一章 返回目录 下篇:第三章
点击人数(3027) | 推荐本文(5)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