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十一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第十一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文 / 凌丫丫 更新时间:2012-6-24 22:55:27
 

“姐姐,方才你可真是担心死柳儿了!”

出了意璟堂的院门,柳儿就忍不住拍着胸脯吁出一口气来。

孝廉但笑不语,这事,恐怕并非表面看来那么简单,其中定是大有文章,至于拿自己毒害碧姬做幌子,不过只是开场戏而已。

柳儿哭丧着脸直骂:“小双那丫头平时看着挺老实,竟是个吃里扒外的,姐姐万万不可轻饶了她……”

面对她的愤怒,孝廉并没有要把事情说破的念头,正要出声制止她继续说下去,却只听见一墙之隔的前院一片喧哗。

“王爷和王妃可是在后院的意璟堂?”

不等她命柳儿去问,丁总管的声音已经急匆匆的闯进来,肥胖的身躯已经如同陀螺一般夹裹着小旋风跑进来。

“廉夫人?”

若不是她躲闪及时,险些被迎头撞上。

“发生了什么事?”

“回廉夫人,前厅的宾客不知怎么搞的,闹着要亲临后院拜见云老夫人……”

“前些时候听丫头们说,来的都是邺城内有头有脸的人物,和代奰王府套近乎都来不及,怎么会起哄?”她索性直接问道。

他认命的叹一口气,据实相告:“若是旁人,小人或许还有办法可以平息,偏偏那闹得最凶的,却是李府的人!”

李府?孝廉眉梢一挑:“哪个李府?”

“还能有哪个——”丁玖哭丧着脸,两手一摊,压低了嗓音道:“不就是代奰王妃娘家那个李府么……”

“带我去看看!”

她的决定,听在丁玖的耳朵里,无疑是乱上添乱:“夫人,不可……”

哪知对方两眼一瞪:“怎么,你是在怀疑本夫人的能力吗?”

“……小人不敢!”他是不敢,凭她轻易颠覆一个国家的能力,以及这些日子以来在代奰王府风生水起的日子,叫他哪敢多说一个不字!

为了方便,孝廉换上了一身男装。

来到前院的时候,果然看见一名紫袍男子推开随侍的美人儿冲了过来,下手很是有些不分轻重,竟一掌将人推得跌倒在地。紧跟在他身后的一干男子见状,也纷纷走过来。

“小弟因故来迟,有劳各位亲临远迎了!”绷紧了声带,再添上一丝不易察觉的鼻音,孝廉迎着众人翩翩然走过去,施上一礼,笑道。

领头的男子好不容易鼓动起众人出了厅门,忽见一白面俊美的少年施施然立在身前,笑容身姿虽是十分谦卑,眼中却划过一丝若有似无的狡黠,不由得一愣。

“你是何人?竟敢挡我去路!若再不让开,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见他放下狠话,她也赫然收起笑脸,冷冷道:“在下以为,诸位是为了代奰王与云老夫人母子团聚拜贺而来,如此看来,各位竟是为了煽动众人闹事而来!”

她这番话,带着质问的口吻,倒有些不问三七二十一,先扣上一顶“聚众闹事”的帽子下来的意思。

由此一来,众人对于她的身份,便愈加的揣测不定起来。在这代奰王府中,能用这种口吻说话的人,除了宇文达,他们实在是想不出还有什么人。

“敢问这位公子怎么称呼?”人群中,走出一位年长的蓝衫男子,语气较之紫袍男子,自是温和了许多。

“我……”

“表少爷,您身子不好,千万别因小事伤了身子,呆会儿王爷怪罪下来,小的可担当不起啊!”

对于自己这一身男装的身份,孝廉一时没有想好,不想紧随其后的丁玖倒是机灵,忙装出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来上一句。

身子不好的表少爷——唔,不错,足可暂为代替宇文达招呼宾客了。

在心中暗暗赞叹一句,孝廉随即手捂胸口,闷咳两声,挤出一个牵强的笑容来:“无名小卒,不足挂齿!”

口中虽是在回答那蓝衫男子的话,双眼却瞥向那紫袍男子,心中暗想,我倒是要看看你敢怎么对一个“先天不足的表少爷”不客气!

 

“表少爷?别来无恙啊!”

那紫袍男子正一脸疑惑的打量着眼前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表少爷”,身后忽然响起一个极不和谐的声音——感情还真有人认识这么一号人物啊!

几乎是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这一声张扬的呼喊吸引了过去。孝廉免不了也仰面瞧去,这一看,却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那是一个身着青色锦袍的高个青年男子,风度翩翩,眉目如星,举手投足之间,流露出一种不羁的神采。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对于阴魂不散这个词,她总算是有了深刻的理解。

青年男子眉梢一挑:“我来这里,一则是为了拜会代奰王,二则自然是为了探望表少爷你!”

孝廉哪里会不明白,他特意在语气中加重了“表少爷”三个字,意在提醒自己:别以为穿了男装我就不认识你!

“三弟——”出乎她意料的是,那名紫袍男子亦在同一时间惊喜道。

孝廉总算明白过来,原来这家伙和那紫袍男子是一伙的。

“李喆,我当是谁,原来是你!”青年男子抬步上前,却是连眼角的余光都没有扫那紫袍男子一眼。

三弟?李喆?敢情这家伙的全名叫李少倾,按照年纪来看,想必就是那代奰王妃李氏的弟弟了。

如今,自己身为代奰王宇文达的廉夫人,而他则是代奰王妃李氏的亲兄弟,尽管于公于私,俩人都只能愈加的势不两立。

干笑两声,孝廉索性上前扯住他的袍袖:“即是如此,久不相见,咱们更得好好叙一叙……”

“表少爷……”

那李少倾尚且波澜不惊,反倒是丁玖着急,禁不住上前一步,欲言又止。

“丁管家,”睇他一眼,孝廉扬声:“还不快请各位贵宾正堂就座!”

经她这么一提醒,丁玖这才记起眼前的情形,忙不迭的与手下几个好言相劝。

那个李喆,见俩人状若熟识,便不好再硬闯后院,只得趋上前来作揖道:“三弟既与这位表少爷为旧识,何不介绍给为兄的认识认识——”

眼见少倾别有用意的笑眼看来,孝廉虽是满心不爽,还是不得不谦和的还上一礼:“在下孝廉。”

“表……哦,云公子……”李喆话未说完,已一躬身,深深施了一礼。

“云公子,你就是这么招待远道而来的朋友吗?”少倾的话含了几分戏谑,一步越过孝廉,挡在她身前,轻咳一声:“李喆,今日一来就见你急匆匆的要往后院闯,莫不是还真把你表妹夫家当自己家了?”

他这话一下点醒了李喆,不由面色一暗:“为兄前来邺城,意外得知那个亡国妖女,竟妄想陷害我李氏族妹,叫我怎能忍得下这口气!”

“所以,你就赶来府中找这代奰王讨个说法?”少倾适时的接过话头,双眼却一瞬不移的瞄着孝廉。

见他面色不善的看过来,孝廉心中又添一堵。

“这么说来,三公子对于你表兄所说并不知情?”既是宿命中的死敌,如不趁机打压戏耍一番,那就不是她孝廉一贯的风格了。

“表兄?”少倾看一眼李喆,知道她是误会了,便也不解释,顺势道:“听云公子的意思,这事你定然是略知一二了?”

岂止是略知一二,她连三四五六都猜得八九不离十了,只是,这事叫她如何开口说。

“王爷来了!”

三人正各怀心事立在一处,忽闻丁总管一声欢呼,孝廉扭头看时,宇文达已然恢复了往日温文儒雅的模样,在燕姬及几名小厮的陪同下大步走来。

燕姬的出现,表明这场后院女人们的闹剧终于传到了云夫人的耳朵里。

“云表弟身子单薄,何苦来前堂凑着热闹,这就让燕姬送你回房歇着去吧!”宇文达目光闪烁,说出来的话与语句中流露出的关切极不相称。

“我……”我就想看看热闹!孝廉当然知道此刻不宜多说,只得悻悻然应一声,随燕姬离去。

“好生照看表少爷!”

足足行出三五步远,一阵轻风捎来宇文达近似咬牙切齿的叮嘱,他这话,很显然是对紧随其后的柳儿说的。

“真想不到,廉夫人还是一个喜好喧闹的人!”

孝廉本来心有不甘,听燕姬这么一说,不由翻个白眼:“莫非燕姬认为,后院女子,应该人人都如你这般清心寡欲么?”话一说完,她就不由暗自懊悔,今日怎的也学了柳儿那样嘴快。

对于她无心的诘问,燕姬也不恼,仿若没有听见一样,轻言一句:“廉夫人劳累了,好生歇着罢!”说完,也不等她回答,径直转身离去。

直到用晚饭的时间都过了,宇文达才姗姗来迟。此时,孝廉正恹恹的倚在窗边描一朵盛放的紫芍药。

前世的她,是学艺术设计出身,什么国画、油画的都算系统的学过,技艺虽不能和古时大户千金打小修习的琴棋书画相比,却自有一份这时代所缺乏的写实意境。

宇文达悄然立于她身后多时,却见她神情专注,一副心无旁骛的模样,倒是和以往任何时候所见的冯小怜大不相同,不由也专心看她作画。

孝廉作画用的并非此时常用的毛笔,而是女子画眉用的青黛,小小的一块儿,用纤长如葱的手指仔细的拿捏着,一点一点颇有章程的涂抹出光泽细腻的一片花瓣来,尽管只用了单一的色调,却愣是描绘得栩栩如生,娇艳可人。

许是长时间的捏着青黛手指有些酸了,眼看着一朵芍药跃然纸上,孝廉扔掉青黛,吁一口气,撅起粉嫩的薄唇轻轻一吹,将那纸面上的浮尘拂开去,露出一抹心满意足的笑容。

端是这一举一动,竟叫他看呆了。

“柳儿——”孝廉小心的捏着自己的大作转身呼唤,却一头撞入一面粉白厚实的墙。

这一异状,叫她吃了一惊,慌忙之间,就要作势去揉那刚刚完成的芍药。

“廉儿不可!”见她如此举动,宇文达忽觉可惜,急忙将那青黛绘成的牡丹抢在手中,只是为时已晚,那原本惟妙惟肖的芍药早已被揉得惨不忍睹。

心知这种作画方式并非此时的人所常见,孝廉心虚之余,不由涨红了一张小脸,声如蚊蝇:“闲来无事,胡乱涂鸦,见不得人的!”

哪知他却莞尔一笑,正色道:“这青黛画虽与世人所识迥异,比之常见的水墨画少了几许写意,却别有一番生动美妙,真是令人大开眼界啊!”

孝廉眨了眨眼,唇边漾起笑意:“依王爷所见,廉儿的青黛画,若是在街市上设铺售卖,可否会有人愿意买?”

宇文达沉吟片刻,面色微沉:“廉儿莫非想让人说,本王苛待府中姬妾,令其廉夫人当街卖画为生?”

知他不把自己的话当真,孝廉也不多加辩解,低低的伸出手来:“让王爷见笑了,快些把那东西还给我吧!”

听她这么一说,宇文达不仅不将那青黛画交出来,反而兀自展开细看起来,口中一边啧啧赞叹,一边不住的说:“认识廉儿五载有余,却不知还有如此技艺,这世间如你一般的女子,只怕是仅此一个而已!”

 

他这一番话,说得极其认真。至于是真心实意的夸赞,还是别有深意,孝廉并不想深究。

“柳儿,我都看到你的裙角了,躲躲藏藏的干什么?还不快来把你要的纸样拿走!”她陡然提高嗓门,略含几分恼意道。

宇文达随之扭过头去,恰巧看见柳儿红着一张脸迈着小碎步跑进来。

一脸茫然的看了看孝廉空无一物的双手,又把目光落到他的身上,拧着脑袋去看他手中的物件,几次三番瞧不见,脑门上都渗出了浅浅的薄汗,只好干瞪着双眼立着,也不敢开口向他讨要。她着急的模样确实好笑,一旁的孝廉见了,忍不住咯咯咯的笑出声来。

“廉姐姐……”

柳儿可怜兮兮的样子着实有趣,连宇文达都要忍俊不禁,忙将青黛画从袖中摸出来,递过去,眼见她接了,又顿觉不舍。

时间过得飞快,俩人不过说了会儿话,天色就暗了下来。孝廉命人取了清水来将手洗净,回头见他还怔怔的立在房中,不由垂了眼帘。

“时候不早了,廉儿也有些乏了,王爷忙乎了一整天,怎么还这么精神?”

宇文达被她这么一问,才算是回过神来,想起自己的来意,竟然早忘得一干二净,心里难免有些焦躁。

“廉儿,”情不自禁的走过去执起她的纤纤素手,宇文达的眼中流露出一抹柔和的光彩:“我素知你聪明过人,给本王为妾,本是委屈了你,但这王族琐事,加之后院的纷争,很是让我头疼,你……”

“王爷尽管宽了心,这后院女人间的纷争,廉儿从未想过要去参与,如若王爷信不过……”

“廉儿——”踏出一步,他又回过头来看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性情果敢坚毅的代奰王,何时变得如此的婆婆妈妈,难道廉儿这个北齐的妖妃、王爷的弃妾,竟如毒蛇猛兽般令人惧怕吗?”连珠炮似的说完这段话,孝廉忽而产生一种不好的预感。

“谁说你是本王的弃妾?”听她这么一说,他竟红了眼,“什么人说的混账话……”

宇文达喉头一动,嘴里嘟哝一声,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欺身上前,展臂扣住她的后脑勺,将脸贴了上去。

“在本王眼中,廉儿就是那千般好!”呢喃软语,带着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

“你……”

孝廉低低的惊呼声,只来得及吐出一个字,便被他含入了口中,化作一阵含糊的嘤咛。

今晚,来得也太突然了!她该怎么办?

脑中“嗡”的一声,便只能感觉到一片灼热,晕乎乎的,舌尖在他撩拨下像一条瞬间冻僵的小蛇,慢慢苏醒过来,与他生涩的纠缠在一起。

当察觉到他的手指攀上自己的胸前的衣襟时,孝廉脑中再度钝了一下,随即生出一丝熏熏然的感觉,脚下有些发飘,脑子却很快恢复了理智。竭力的用双手去推他,他却愈发的贴得紧了。

心中一动,她毅然将手指伸向他的胁下,轻轻的一挠,他果然如同被人用弓箭命中一般猛然一抖,极不舒服的扭动了一下身子。

就这一下的空隙,她抓住了机会:“你再乱来,我可要叫人了!”

宇文达一愣,脸上随即带了几分压抑不住的笑意:“你叫好了,就算叫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来的!”

就算没有当场石化,孝廉也瞬间愣在了当场——这话,不是小说中常见的无良恶少施暴前惯用的经典对白么?!

无视她的心乱如麻,宇文达嘴角一扬,顺势将她扑倒在床榻上。

“等一等——”感觉到他身上的香气铺头盖面的袭来,她心若擂鼓,叫声也染上一抹俏生生的魅惑而不自知。

“唔……”宇文达并没有停下的意思,只是稍稍仰面瞧了她一眼,便又埋首于当前的事务中——他在忙着解她腰间的束带。

察觉到他忙碌的手指,孝廉这才感到肩胸前一片清凉,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外袍已经褪去,耳畔响起了对方微微的喘息声,她只觉得胸中涟漪阵阵,脑中仅剩的一点儿理智也渐渐淡去……

“今生今世,绝不背弃!”仓促间,她突然记起在长安城中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他的誓言犹在耳侧:“宇文郎君,别忘了你的誓言……”

她的声音娇柔入骨,换了旁人,早已情不自禁,听在宇文达耳中,却如同蹬时被泼了一盆冰凉水,从头凉到脚。

“啪”的一声响,孝廉只觉得身上一轻,不明所以的睁开双眼一看,赫然发现他已直起身来,脸上犹自印着一个鲜红掌印。

莫非,是自己激动之余打了他?

不等她开口询问,宇文达却一言不发的转身奔出门去,竟然连衣袍都未及整理一下。呆怔了半晌,孝廉总算明白过来,一把抓过薄被捂住头脸,无声的呜咽起来。

 

兀自掩在薄被里啜泣一会儿,孝廉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可笑,这个表面温良的代奰王,自己究竟了解多少呢?宇文达的离去,彻底提醒了她,这代奰王府始终不是久留之地,这一点,其实自己是早就心知肚明的。

想到这里,她胡乱的抹一把脸上的泪痕,方才那些没来由的怨气终究是来得突然,去得更快!

所有的问题都想透了,她也有些乏了,一头扑进床榻深处,昏昏然睡去,嘴角犹自挂着不自禁的笑意。

“廉夫人,王爷命人送了好多品色各异的芍药来!”一大早,小喜春风满面的送了洗漱用品过来。

对于窗外一干忙碌着将芍药花盆搬到院中的身影,孝廉并无半分讶异,与之相较,倒是出现在此时的小喜比较令她上心,瞧她那模样,倒像是一早就准备好有话要说。

“有什么就说吧!”

她话音刚落,小喜已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奴婢求廉夫人饶过小双!”

孝廉被她的举动唬得一怔,稍加思索。

“给我一个理由!”故意把声音放得四平八稳,让人瞧不出任何情绪,起是孝廉心中,不是没有疑虑的。

“如果奴婢说小双若不是受人胁迫,断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廉夫人会相信么?”小喜虽是卑微的跪倒在地,说起话来却不卑不亢,条理清晰。

孝廉不由蹙眉,好一个大胆的丫头:“依你看来,‘受人胁迫’可以作为陷害别人之后,轻易将自己摘清的借口么?”

“不能!”

瞪大了双眼瞧着这个没有一丝慌乱的丫头,孝廉甚至怀疑,她是一个潜伏在王府中的北齐余党。她不禁为自己离奇的想法好笑。孝廉的笑声传到小喜耳中,却又变成了另一层意思。

“所以,奴婢才求廉夫人放过小双!”言下之意,若不是如此,我又何苦跪在这里求你!

满怀兴趣的瞧着这个貌似卑躬屈膝的丫头,孝廉双眼微眯:“小双现在在哪里?”

“被丁总管绑在柴房里,若是再迟一步,怕就要被送去见官,做了旁人的替死鬼了……”

“哦,既然是丁总管绑了她,你求我作甚?难不成,是我授意丁总管这么做的吗?”一边说,她一边伸出纤纤细指来,从梳妆盒中挑了一支样式简洁的玛瑙簪子,装模作样的在发髻上比划。

对于她的故意刁难,小喜并不气躁,砰的一声将额头抵在地面上:“丁总管绑了小双,自然是王爷授意,但廉夫人是当事人,又深得王爷厚爱……”

她话没说完,孝廉就明白了,原来她只当是昨夜俩人共处一室,早已有了夫妻之实,只要自己不计前嫌,稍稍吹一吹枕头风,便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要我帮她说话也不难,但你须得答应我一件事!”这种时候如果还不趁机敲诈,那就太对不起自己了。

听她应得干脆,小喜自是答得笃定:“奴婢悉听廉夫人差遣,绝不反悔!”

孝廉换了一副温和的笑脸:“你起来吧!”

没想,小喜不仅没有马上站起身来,反而抬起一张满是疑惑的小脸看过来:“廉夫人还没有吩咐奴婢……”

孝廉眼珠一转,计上心来:“这件事我还没有想好,你只需记着欠我这么一个差使就是了,日后待我想好了,随时告诉你!”

虽是微微一怔,却也想不出其中有何不妥,小喜只得点点头,站起身来。

 

孝廉再次见到宇文达的时候,他正独自呆在书房里出神,甚至连有人推门而入的声音都没有听见。

前行至案前,她讶异的发现,他专心致志的注视着的,并非案上的书卷,而是指尖拈着的一小束青丝。

真没想到,他居然还是个多情的种子,这青丝,不知是哪位风华绝代的小娘子头上的了。

“婢妾见过王爷!”刻意提高了嗓音,她中规中矩的盈盈一福。

“呃?”想是完全没有料到她的到访,宇文达手指一收,那缕青丝随即藏入了手心里:“怎么是你?”

迎上他略显慌乱的眼神,孝廉一脸平静,仿若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是婢妾唐突了。婢妾此次前来,是想向王爷讨一个人——”

蓦然抬起头来,他的眼中,并没有任何惊异的表情,似乎早已猜到了她心中的所想。

“你意欲如何惩治于她?”

惩治?孝廉不由嫣然一笑,把目光从他脸上移开:“丫头人小不懂事,婢妾又怎会和她一般见识,再说,放着那罪魁祸首不去惩治,为难一个小丫头又有什么用。”

“可无论如何,她的确出卖了你,这样的丫头,岂可纵容?”目光落到她淡漠的面容上,他有一瞬间的失神,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子?

“……归根结底,这一切都是婢妾引起的,所以,婢妾有一个不情之请——”终于将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说出来,孝廉抬起头来。

他直视自己的双眼,散发着深不可测亮光。

因了她的这番话,宇文达的眉头锁得更紧了。自从听丁总管说,廉夫人以没有花匠打理为借口,把那些摆放在她窗外的芍药花都移到了云老夫人的颐仙阁之后,他就知道,对于昨晚发生的事,她真的生气了。

如果可以弥补,他不介意答应她的任何要求。

“婢妾感激不尽!”孝廉一激动,就呼的站起身来:“婢妾请求王爷允许小女子离开代奰王府,从此以后尽可自生自灭,再与任何人没有瓜葛!”

“不可!”他万万没有料到,她的“请求”竟是这么一回事。

眼看就要达成所愿,孝廉自是不甘心:“大丈夫怎可言而无信!”

宇文达袍袖一挥:“本王何时应承过你了?”

瞪大了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孝廉怔怔的看着他——他,确实没有应承过……

 

 
上篇:第十章 你可知罪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6204) | 推荐本文(6)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