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十章 你可知罪
第十章 你可知罪 文 / 凌丫丫 更新时间:2012-6-24 22:54:46
 

心情复杂的呆坐许久,宇文达后来又说了些什么,她是半个字也没有听进去。

“谁在那里?”直到柳儿大声的喝斥,才把她的思绪拉回来。柳儿已经找来了大夫,正领着他过来,恰巧看到一个生面孔的小丫头探头探脑的躲在一棵大柳树下张望。

“禀王爷……廉夫人,是王妃差我过来寻你们的……”小丫头的偷窥行为被抓了个正着,心里难免有些忐忑,说话也不太利索了。

看一眼沉默不语的宇文达,孝廉忽然有些心浮气躁:“说吧,什么事?”

小丫头目光闪烁的偷偷瞄了宇文达一眼,见他冷着脸一言不发,心下愈发的慌乱:“王妃只说,只说请王爷和廉夫人过去,一切见了便知!”

孝廉微微蹙了眉,这又是打得什么主意?

“早间李氏确实做得过分了些,廉儿看在为夫的面子上,就不要和她一般见识了,随我过去瞧瞧罢!”她没料到,他居然劝自己不要和他的正妃斗气,孝廉心中的失望,又添了几分。

“但凭王爷做主!”她恭敬的一福,无形中将俩人之间的距离拉开了许多。

 

见到宇文达一个人走进来,李氏心头诧异之余,不免双眼一亮。然而,不等她开口说话,孝廉的身影便也落入了她的视线中。

一股莫名的怨气,突如其来的冲开干涸的喉头,带着几分怨气直接砸过去:“冯小怜,你可知罪?”

她这一句怒喝,立即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

孝廉一愣,见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身上,这才记起自己现在还顶着一个惑国妖妃的名号,不由前行两步,平静道:“禀王妃,孝廉不知!”

“放肆!当着王爷和王妃的面,你敢说自己无罪?”眼看李氏气得脸色红一阵,白一阵,彩云也顾不得许多了,帮着主子怒喝出声。

“好你个狗仗人势的奴婢,什么时候轮到你对廉夫人大呼小叫的了!”柳儿一听,也不甘示弱,一句话给顶了回去!

“柳儿,不得喧哗!”

彩云还要还嘴,却见孝廉一把拉住柳儿,冷脸站出来:“彩云姑娘,是谁教你这么对主子说话的?”

“我……”彩云自知理亏,一时张惶失措,忙把求助的目光投向李氏。

李氏当然知道孝廉并不是针对彩云,言下之意,摆明了是说自己管教无方,纵容婢女胡言乱语。

“王爷,彩云是不对,但有人仗着您的几分恩宠,就目中无人,甚至毒害府中别的姬妾,这样的人,岂能容得?”李氏毕竟是官宦人家的千金小姐出身,这种时候,还是有几分急智的,懂得适时的岔开话题。

一直沉默不语的宇文达,因了她这席话,脸上流泻出几分不耐的神情来。

“王妃所言,可有真凭实据?”

李氏等的就是这句话,有了前几次的交锋,她深知如果不是有备而来,实在难以撼动孝廉在他心中的位置。

“此事妾身也是听碧姬亲口说出方才得知一二,后又仔细询问了当时在场的下人,取了物证,这才敢请您来主持公道,是非曲直,王爷叫她来一问便知!”

李氏字字笃定,不仅口口声声言明人证物证俱全,还直言不讳的把碧姬推出来,明眼人一看就知是蓄谋已久。

孝廉倒也不着急辩解,反而神情自若的傲然挺立,她倒是要看看,这一回,他们究竟要耍什么把戏。

待到碧姬在两名丫头的搀扶下出现在众人面前时,早已和先前所见大不相同,不仅面若白纸,鬓发凌乱,甚至连挪动脚步的力气都没有了,完全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

镇静如宇文达,也因她这副模样骇了一跳。

“碧姬妹妹,姐姐已将王爷请到,你大可不必害怕,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李氏颇有几分得意的睇了孝廉一眼,火上浇油道:“王爷定会替你做主的!”

李氏的这一招,不可谓不毒辣,如果计谋得逞,就算是为了代奰王府的名誉,宇文达也不可再偏袒自己。

 

 

碧姬的到来,成功的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而她则一直双眸微闭,一副气若游丝的脆弱模样,仿佛多走一步都随时会晕厥过去一样。

“给碧姬搬把椅子来,坐下说话!”

他对碧姬的呵护,自然换来了李氏的不满,她略一思索,便趋步上前,体贴道:“此事说来话长,王爷亲迎母亲舟车劳顿,且坐下慢慢听她道来吧!”

宇文达沉着脸,低哼一声,兀自走到早已备好的靠椅上坐好,随即便下意识的把目光向孝廉投过去。

李氏面上隐隐现出一抹亢奋的光彩来,立即在他右侧并排着的位置上坐下来。唯有孝廉依旧立在原地,未有任何动作,对于他的注视,竟然视若无睹。

“碧姬妹妹,你现在可以说了!”李氏抬了抬手,装作不经意的瞄一眼静立一旁的孝廉,面目和悦的补充一句:“尽可能详尽一些,别叫人家钻了空子去!”

自始自终,碧姬都不曾抬头看过孝廉一眼,此刻听了李氏的话,这才微微抬头,泪光涟涟的述说起来。

她的说辞,听在孝廉耳中自然是错漏百出,但她却依然一动不动的立在原处,双眸低垂,仿若一尊形态逼真的雕塑。

“……今儿个一早,廉夫人就差了丫头过来让奴婢过去,奴婢以为她有什么事要吩咐,就匆忙过去了,连丫头都来不及带一个,哪知……”碧姬说到这里,不由抽泣几声,这才回忆道:“她只是邀请奴婢一起用粥,说是小米粥不仅益脾养胃,还对奴婢腹中的胎儿好处颇多……”

当碧姬提及“胎儿”俩字时,连宇文达都露出一脸惊诧的神色:“你有了身孕?”

对于俩人串通陷害一事,孝廉虽已心中有数,却完全没有想到她会有此一招,不由迅速抬起头来。

“王爷忘了,上月中旬,您曾与碧姬有过一宿之欢……”李氏及时提醒一句,顺势示意碧姬继续说下去。

宇文达的脸色,由此愈加的沉了一沉,却不再言语,转而将目光落到了碧姬的身上。大约是感受到来自他的注视,碧姬不由得极其细微的瑟缩了一下,愈发的显得楚楚可怜。

“……奴婢陪着廉夫人喝了一碗小米粥,又随她沿着宁心池散步,刚走出不足百步远,突觉腹痛难忍……恰在此时王爷和云老夫人回府,奴婢本想告假回屋歇息,廉夫人却说,如此重要的场合,奴婢若不在场,定会招人闲话……奴婢强忍腹痛,直至见过云老夫人回到房中,方才松懈下来,没曾想……”说到此处,她竟情不自禁的掩面啜泣起来。

“没曾想,碧姬你就因为我的一碗小米粥小产了!”孝廉泉水般清澈的声音,扰乱了碧姬精心营造的哀痛氛围,也使得包括李氏在内的所有目光都再度聚集过来。

她压抑的怒意,早已看在宇文达的眼里。扭头看一眼面有得意之色的李氏,他不紧不慢的开口:“王妃既说人证、物证俱全,不妨呈上来一看!”

“王爷请稍候——”

李氏胸有成竹的一使眼色,彩云便捧着一只没来得及清洗的雕花木碗上来,身后还跟着一名面向敦厚、身形略胖的中年妇女。

除了孝廉的清陵轩中,府中再无人使用木碗,这是众所皆知的事情。

“禀王爷,此木碗正是早间碧姬在廉夫人处所用的,奴婢已差人送到药铺查过,那碗小米粥里混了木薯粉,这木薯粉无色无味,却有活血化瘀的功效,可至孕妇滑胎小产。”

彩云语毕,将那木碗呈上来,宇文达仔细看了,确实只见以及干涸的米粥痕迹,没有任何异常。

“这一位是府中的厨娘,廉夫人早间所用的小米粥,正是她亲手熬制的。”彩云小退半步,将身后的中年妇女让出来。

那中年妇女显然没有见过如此氛围,紧张得双腿直哆嗦,两鬓更是冷汗隐隐,心若打鼓。

“本王问你,廉夫人让你熬制小米粥时,可曾要你加入木薯粉?”宇文达知道,李氏之所以如此大张旗鼓的请了自己来,此事肯定不若表面看来那么简单,如不当场找出纰漏来,怕是难堵悠悠众口,索性直接开口询问。

“奴婢……不……不曾。”

“那你可曾瞧见有人往这粥里添加东西?”看一眼岿然不动的李氏,他耐住性子再问。

“也不曾。”许是见高高在上的王爷并不若想象中一般凶神恶煞,她这回倒是答得利索了许多。

“哦——”故意将字音拖得绵延悠长,他意味深长的看一眼李氏,心想,既是如此,就算碧姬因粥小产,你又凭何断定谁的主意?

明知宇文达有心袒护孝廉,李氏却并未气馁,温声对那厨娘说:“你可还记得,这小米粥做好之时,是什么人来取走的?”

厨娘瞪大了一双迷茫的眼睛,想了想,肯定道:“是廉夫人身边的小双姑娘。”

此话一出,连宇文达都不由得向着孝廉的方向看去。

“若是这样,不如请小双丫头来一问——”李氏赶紧说。话音未落,彩云已经带着小双远远的走来。

“廉夫人……你,你不要怪奴婢,奴婢也是不得已……”人未到,声先至,小双说完这句话,却是一头跪倒在孝廉腿边。

“小双,怎么会是你?”不等孝廉开口,柳儿早已按捺不住惊呼出声。而一旁低低啜泣的碧姬,此刻也神情一变,泣不成声。

 

 “碧姬丧子心切,口不能言,不如由小女子来代为痛述如何?”孝廉因了心中的激愤,一张小脸却已不再柔和如初,反而显现出一种鲜有的冷色来。

“柳儿,碧姬小产体虚,还不快请大夫过来小心诊治!”

虽然不明所以,但见孝廉终于发话,柳儿忙亲自去请那还留在清陵轩中的大夫。

大夫姓吴,在邺城中也算是颇有些名气,为城中权贵出诊早已是常事。请脉良久,以至于低垂的头颅上已有滚圆的汗珠滴下,也还浑然不觉。

“吴大夫不必紧张,照实细说便是。”

孝廉的宽慰,顿时令他坦然了不少,捋了捋稀疏的山羊胡,慢吞吞的站起身来,清一清嗓子,便开口。

“老夫方才仔细诊察,这位夫人气血不固,头晕目眩,实乃产后调养不当所致……”

他话一出口,碧姬愈发的面露悲痛之色,泪珠儿像断了线的珠子般扑簌簌的往下掉。

李氏面上的喜色,却是迟了数秒才浮现出来的,不管怎样,这人是她孝廉找来的,诊断的结果却和自己预期的分毫不差,谋害宇文一门子嗣的罪名,可就成了铁板上钉钉子了。

“冯小怜,你还有什么话说?”再次看向孝廉时,她已全然是一副胜券在握的胜利者姿态。

“我——”一字出口,孝廉看到宇文达拿茶杯的手不易察觉的顿了一顿,忽而改口:“我无话可说。”

随着她的话音,只听见“哗啦”一声,他手中的茶杯竟然一倾,连茶带水一股脑儿的淌了自个儿一身。

宇文达的失手,更是加深了李氏的疯狂,狠狠的瞪一眼正在手忙脚乱帮他收拾的彩云,她呼的站起身来。

“来人,把这个阴狠毒辣的女人绑上见官!”

众下人被她的叫嚣唬得一愣,却并无一人动弹,纷纷侧首看向面色铁青的宇文达。

“王妃,你眼中可还有本王?”虽然脸色极差,宇文达的语气却并不激烈,只是透着一丝疏离的冷意。

“王爷——”李氏想不明白,堂堂的代奰王府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不闻不问不说,还首当其冲的来挑自己的不是。

“吴大夫何不把话说完。”扫视着众人各相迥异的神情,孝廉微微一笑。

众人这才记起,方才吴大夫的话,确实像没来得及说完的样子,是李氏从中生生的截了去。

微微一颌首,吴大夫四平八稳的开口:“老夫说过,这位夫人气血不固,头晕目眩,实乃产后调养不当所致,但有一点小人不得不如实禀告——这位夫人的小产,已是数日前的事情,并非今日新创。”

众人一片哗然,连碧姬自己都倒吸一口冷气:“你……”

“吴大夫,妾身还有一事请教!”施上一礼,孝廉肃然道:“妾身不才,对医道并无了解,听闻木薯粉可致人小产一说,不知能否成立?”

吴大夫拈须淡然,晃动着一颗硕大的脑袋,呵呵一笑,吐出四个字来:“无稽之谈。”

“既然如此,那妾身就此谢过吴大夫直言相告了!”孝廉说完,转身对着面带异色的宇文达,浅浅一笑:“是非曲直,想来王爷已经听清,既与妾身无关,那廉儿就要告辞了!”

“你……”

但不等李氏再开口,孝廉早已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转身离去。

 
上篇:第九章 微妙的婆媳关系 返回目录 下篇:第十一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点击人数(2964) | 推荐本文(6)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