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八章 婆婆来了
第八章 婆婆来了 文 / 凌丫丫 更新时间:2012-6-24 22:50:17
 

翌日醒来的时候,宇文达早已不知去向。

亏得柳儿进来伺候梳洗,才把他临行前留下的口信转达给她,原是北周武帝念宇文达母子情深,特许了云夫人迁至邺城近郊的怀德庵中清修,消息传到代奰王府时,那云夫人早已踏上行程十余日,一大早收到消息,他就亲自迎接去了。

心里咯噔了一下,这边代奰王的正妃李氏才刚刚和自己卯上,那边正牌婆婆后脚就来了,虽说并不住在府中,却摆明了是一枚定时炸弹级人物,倘若和李氏连成一气,自己眼看着唾手可得的好日子也该到头了。

对于这个素未蒙面的准婆婆,因为到这世界的时间尚短,她还没来得及探听到任何相关的讯息,别说是性情喜好,就连高矮胖瘦都无从知晓,眼下看来,不说是坐以待毙,却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见机行事了。

当然,单从宇文达的角度来看,那云夫人的容貌肯定差不了,可美人往往都自视颇高,比起寻常人来更难以亲近,特别是那种身份尴尬却又心怀不甘的……

孝廉是越想越食不知味,好好的一碗参须粥,愣是被她吃得味同嚼蜡。

连一旁伺候着的柳儿,都瞧出了她的心不在焉。

“姐姐可是在担心云老夫人的事?”见四下里无人,她也毫无顾忌起来。

孝廉看她一眼,自己有表现的如此明显么,连柳儿这实心眼儿的都看出来了。

“妹妹想到哪里去了,云夫人什么身份,那可是先皇的夫人,一路之上自有亲卫军护得周全,如今王爷也亲自赶了去迎接,我有什么好担心的呢!”柳儿无心的话倒是提醒了她,这代奰王府中,现如今不知有多少双眼睛正巴巴的盯着自己呢,可千万不能叫别人拿了把柄去。

“可是……”柳儿想不通,她分明是听到这件事之后就一直沉默不语的啊,况且,自己方才指的,明明不是那个意思。

“好了,好了!姐姐知道你是为我好,这份情我自是领了……现在我想到院子里去走走,你先忙去吧!”如果不及时制止住她,孝廉还真担心她又会说出什么话来。

见她一派轻松的放下粥碗,柳儿不得不怀疑自己刚才真的是多虑了,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收拾了碗筷就要转身离去。

“嗯,等一等——”

前脚刚跨出门槛,又被孝廉从身后叫住。

“呆会儿你找几个力气大的婆子来把那轮……车椅搬出门去,顺便叫小喜过来推我。”

这番不假思索的话刚一说完,孝廉就有点后悔,因为她看见柳儿眼中的亮光暗淡下来。

如果旁人尚且没能把这清陵轩怎么样,自己人就相互之间有了隔阂,那也就离土崩瓦解不远了。

“柳儿,”她轻唤一声,坦诚道:“你我既已姐妹相称,那些粗活儿、累活儿你也不用亲自动手,闲了约上要好的丫头婆子出去逛逛街,买些喜欢的小玩意儿,到丁总管那里支银两的时候,就说是给我买的……”

柳儿的脸色,因了孝廉的话透出一抹隐忍的光彩来。

这种时候,她当然不能半途而废,紧忙补充说:“待明儿姐姐也给柳儿寻摸一个好人家,成就一桩美事,只是不知妹妹中意什么样的男子,空了咱们再好好说道说道!”

她深知,作为一个身份卑微的孤女,能遇到一个好主子,混个衣食无忧已是不易,若能再配个称心如意郎君,那真的就堪称完美人生了。

孝廉毕竟是个现代人,对于古代那种主仆奴役关系的观念并不认同,在她的脑子里,人人生来平等,把追求幸福生活作为穷极一生追求的目标并不为过,所以,这个承诺对于她来说简直如同废话一样。

遗憾的是,眼前这位小姑娘就偏偏吃这一套。

经她这么一说,柳儿的脸色早已羞得通红,哪里还顾及得到方才的一点儿不快,口中娇慎一声:“姐姐——”扭头一溜烟儿跑没了影儿。

孝廉温柔贴心的笑容僵在脸上,可不能怪她耍了点儿小手腕啊,她哪里想得到这一招如此好用,古人如此好糊弄……

不大会儿功夫,小喜就领着四个身强力壮的婆子进来。

几个人先把孝廉搀扶到轮椅上,再合力抬起来,从屋子里到平坦的院子里,足足花了十分钟的时间,可见这实木轮椅定是密度较大的好木材所制。

打发走婆子们,小喜就推起轮椅,沿着一条青石板铺就的幽静小道,缓缓前行。

这小道两旁皆为翠竹和假山石,伴着点缀其间的几片兰花,时时有不知名的鸟啼声闯入耳畔,如果再增添几分萦绕不去的薄雾,那就真的胜似人间仙境了。

对于这处幽静所在,孝廉并不陌生,因为这里正是当日宇文达推着她来过地方。

其实清陵轩中还有一处人工建造的荷花池,池上修有九曲雕花小桥,直达中央精巧别致的宁心亭,那荷花池也因此得名宁心池,池外种满各种说不上名贵,却异常特别鲜有的花草,加上池边上的一圈儿垂柳,又是一番迥然不同的风光。

因为通往清陵轩外的道路恰好经过那里,孝廉倒也见过那一处景致,却奈何那道路是由鹅卵石铺就而成,这轮椅推上去可就真的是寸步难行了。

就算不因为这个,其实她还是更喜欢这竹影掩映的小道,置身其中,让人觉得心旷神怡,即使烦恼,也即刻去了大半儿。

默默的行了好大一会儿,她终于忍不住开口:“小喜可是有心事?”

“呃?”小喜被她问得一怔,赶紧矢口否认:“小喜见夫人默不作声,自然不敢随意打扰!”

按理说,出了长安城不久,柳儿就跟在自己身边,俩人又姐妹相称,自是比旁人更为可信一些,但无论是上次串演的那一出戏,还是这次的事,她都在最后时刻被借口支开了,原因无它,只是孝廉总觉得,她那心直口快的性子,办起事来始终不如经验丰富的小喜来得稳妥,但小喜之于自己,始终是个时日不长的新人,这一点,不得不令她加倍的小心谨慎。

脸上挂起一抹温和的笑意,孝廉开口道:“小喜比我在这府中待的时日要长,对这府中的事物想必也是十分的熟悉吧!”

“回夫人,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像小喜的朋友一样亲密。”

孝廉背对着,并没有看到她脸上淡淡的落寞,当然,这也不是她所关心的重点。

“小喜不愿离开,总不能是为了你这些草木朋友吧!”孝廉的口吻淡淡的,很随意的样子。

“呃,夫人有所不知,小喜的父母去得早,若不是承蒙这府中主人的收留,只怕是……所以,小喜早把这里当做了自己的家一样。”

这个理由,孝廉当然可以接受,由此可以看出,这丫头还是一个很重情义的人。

“对于我的身世,想必小喜已略有耳闻吧?”

岂止是“略有耳闻”那么简单,不光是代奰王府,就是整个邺城之中,又有几人不知晓昔日北齐后主高纬的淑妃便是今日代奰王的廉夫人呢!

“是的。”

对于小喜的坦言,她很满意。

“说实话,你觉得我这个人怎样?”诱导工作虽然有点繁复,但她忍了。

小喜留意到,她并没有自称本夫人,而是一直以“我”代称,可见并没有把自己当下人的意思,倒是与自己旧主的性情颇为相似。

“夫人为人宽宏,平日里不拘小节,待人和善,并不像旁人说的那么……”

“哦?”孝廉当然不能相信她对自己的看法竟是如此的泛泛。

“不像旁人说的那么不堪,那些流言若是真的,想来夫人定是局势所迫,不得已而为之!”天知道,这一番话并非小喜原创,只是被人问起,她就自然而然的顺嘴说了出来。

“你真的这么看待?”

市井上关于冯小怜风流韵事的传言,大有愈演愈烈之势,其中推波助澜的必定少不了那位本应知书达理的代奰王妃,因为冯小怜的过去毕竟和自己毫无瓜葛,作为二十一世纪来的人,她自然并不为所动,只是没有想到,一个年仅十六的小丫头竟会看得如此透彻。

“是。”

孝廉几乎就要跳起来问她是否愿意与自己荣辱与共、同仇敌忾了,但作为夹缝求生的冯小怜,她不能。

“如果我有一些私事需要你的帮助,你愿意全心全意的去做,并答应替我保守秘密吗?”不知为什么,她突然生出想要为自己留一条后路的念头。

对于她突如其来的转移话题,小喜愣了一愣,半晌才道:“夫人指的是……”

话说一半,见孝廉转过头冲自己眨了眨眼睛,便会意的俯下身去。

把心里早已想好的事情简单交代了几句,孝廉就适时的结束了话题。

“夫人请放心,小喜如今跟了夫人,便是夫人的人,夫人吩咐的事定会用心去办!”小喜的声音并不大,却说得很是中肯。

孝廉点点头,见不知不觉间俩人已到了竹林中央腹地上,这里空间虽不很大,却建有一座别致的琉璃的小亭,亭旁分立几处假山石,配上点缀其间的几丛幽兰,实在是个让人心旷神怡的幽静所在。

“你去忙吧,我在这里呆会儿!”

小喜没有想到,不知不觉间,自己竟然将廉夫人推到这里来了,本来心里还有些懊悔,听她这么说,只得领命离开。

目送着小喜的身影消失在竹林中,孝廉就开始试图用双手转动硕大的木轮,却不想这东西的笨重程度实在不能和后世轻巧的轮椅相比,折腾了半天那木椅也只是在原地转了大半圈,倒是出了一身的细汗,她一发狠,索性放弃,直接站起身来。

离开木椅走了两步,她又忽然后悔起来,这里竹林密布,人迹鲜有,倒不担心被别有用心的人瞧见,但自己此时的举动还是未免冲动了一些。

脑子里念头一动,想到这些天装作行动不便,成天的躺在床上,早已腻歪得要死,就又轻松起来,不趁那云夫人没到的时候好好给自己放个假,到时候还不知什么样呢!

这样一想,她就忍不住露出一脸顽皮的笑容,甚至还孩子气的伸了伸舌头。

她哪里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早已落入了别人的眼里。

“什么人?”

心里刚一放松,就听见一个冷冽的男声低低的传来,明明身旁没有任何人,那声音却像是在耳畔一样,有一种不怒自威的疏离感。

这一声,吓得孝廉几乎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你是什么人?”定了定神,想到自己廉夫人的身份,她把脸一沉,色厉内荏道:“这里可是代奰王府,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鼠辈都可以随意闯入的!”

对于她的反斥,对方并没有即刻应答,过了良久,才传来几乎低不可闻的一声冷哼。

他越是不肯现身,孝廉就越是心神不安。

“有本事别躲着藏着,还不快给本夫人滚出来!”这一声,她又拔高了三分音调。

竹林里依然没有任何动静,除了徐徐的风声之外,根本没有活物的来过的迹象,让人几乎要以为刚才的那一声清冷的男声不过是幻觉而已。

也许是职业习惯,孝廉是一个想象力特别丰富的人,这种时候,她难免会联想到作为前兰陵王的居所,当初被高纬一杯毒酒赐死的,极有可能不止那美男子一个人,不知牵连了多少在府中谋生的人,如果这世间真有冤魂不散这一回事,那这人迹罕至的竹林……

她不敢再想下去了。

一阵凉风吹过,很快就把她的声音刮了个无影无踪。

孝廉深知,自己既然能到了冯小怜的身上,对于这个世界来说,鬼怪神力之类极有可能是真实存在的。

竭力稳住身子,她往前踏出一步,正要再次开口,那个男声突然再次响起。

“我当什么人,原来是蜜桃夫人,别来无恙?”这一次,男子的声音少了几分凌厉,多了几缕说不清的情绪。

只是这些孝廉并没有留意到,她只是惊恐的发现,那男子的声音居然是从自己身后传来的。

如果立刻转身,能看到“他”吗?

“蜜桃夫人还记得我吗?”没等她做出决定,男子已再次开口:“为什么不敢回头看我!”

孝廉听得后背一阵更似一阵的寒冷,尽管那男子的声音听不出年龄,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凄厉,真的如同惨死的鬼魂一般。

“你认错人了。”

她紧闭上双眼,深吸一口气,令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更镇定一些。

回答她的,是长时间的静默。

孝廉一动不动的立在原地,她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是全神贯注的留意着来自身后的动静,可惜的是,直到她僵直的双腿都有些麻木了,再也没用任何声音传来。

“他”走了?

脑子里一旦产生这个想法,她就再也支撑不住,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确定下来,“他”已经不在这里了。

 

柳儿找来的时候,正巧看到孝廉略显狼狈的坐在地上,心头一惊,急忙跑过去搀扶。

“我不碍事。”见到柳儿,她才发现自己此时的姿势不妥,顺势站起身来。

见她好像真的没有什么,柳儿才放下心来,见四下里没有一个人影,忍不住埋怨:“小喜这丫头太不像话,竟然让姐姐一个人在这里,这万一有个好歹……”

嘴里叨咕着,瞥见孝廉眉头微蹙的样子,赶紧改口:“姐姐,那个李氏不知道又要出什么幺蛾子,刚才差人来找你,说是要为云老妇人准备接风洗尘的事宜,请你过去一趟。”

事实上,府中各种事宜的操办管理,本应是正妃的事,与她这个小小的廉夫人并没有什么关系,那李氏叫自己去,肯定又是想趁宇文达不在府中的时候找自己的茬儿,她这一点小伎俩连柳儿都一眼就看穿了,更何况是处处小心的孝廉。

“妹妹,”反手捉住柳儿的手腕,她不得不细细叮嘱:“你知道的,这代奰王府不比外面,凡事要多加留心,不可随便叫人拿了把柄去!”

柳儿虽然心直口快,却也并不痴笨,听她这么一提点,马上改口:“姐姐教训得是,妹妹日后一定谨记!那代奰王妃那边——”

“叫上小双,我们这就过去!”

主仆三个离开清陵轩,刚走了一多半儿的路程,就远远的看见一个粉衣绿袄的美人儿春风满面的从小径上走来,美人儿的身后,跟了一行十数名丫头婆子,想不引人注目都不行。

孝廉知道,那美人儿原是李氏的陪嫁丫头,名唤碧儿,后来不知为什么,由李氏做主,收在宇文达身边做了姬妾。

因为这桩事由,李氏还落了一个贤良淑德的好名声。

那碧姬也是个知恩图报的丫头,虽是收了姬妾,却仍然不肯搬离东院,每天都和往常一样伺候在李氏身边,俨然成了李氏的心腹兼左右手。

“奴婢见过廉夫人!”

孝廉正出神间,碧姬已经含笑走到她身前,落落大方的盈盈一拜。

“快快请起,都是自家姐妹,碧姬何必如此多礼!”她紧忙虚扶一把,恳切道。

孝廉当然知道,按照自己在代奰王府的身份,根本不用对方如此礼遇,她若是一副鼻孔朝天、洋洋得意的模样,倒也罢了,偏偏却是这般多礼,更需小心应对才是。

待到碧姬顺着她的意思站起身来,她才看清,这丫头的长相并不十分出众,穿着打扮也并不如同寻常姬妾一般花枝招展,比起貌似端庄贤惠的李氏来尚且还要逊色许多,却是一副低眉顺眼的乖巧样儿,想来正是因为这一点,李氏才会想到把这样的一个人儿安排到自己夫君的枕头边儿。

再一看她身后的人,一个个全都是生面孔,想来都是李氏从长安带过来的,心里就又有了计较。

“碧姬这是——”

这碧姬果然伶俐,见孝廉往她身后扫了一眼,即刻会意:“王妃让我将这府中管事的几个都召集到意璟堂去。”

“可是为了云夫人接风洗尘的事?”孝廉心中分明已有答案,却故意追问一句。

碧姬面上的笑容仍是一成不变道:“正是。”

“那感情好,”她脸上的笑意又添了三分:“我也正是为此而来,正好一同前往!”

“廉夫人请!”

孝廉也不推脱,径直由柳儿推着轮椅,行在了碧姬等人的前面,远远看去,倒像是她领着一干丫头婆子前往意璟堂一般。

一行人入了意璟堂,却不见李氏的身影,只见彩云领着四个小丫头等候在厅内。

因为坐在轮椅上,孝廉想要跨过门槛进入厅内便成了难事,见她丝毫没有要下来的意思,几个跟在后面的婆子就要上来帮忙。

站在门口的彩云忽然轻咳两声,声音不算大,却令两个刚迈出步子的婆子对视一眼,又悄悄的缩回脚去。

余下几个动作快的,人已走到孝廉旁边,其中一个愣是生生的旋过身去,装作忘记了带东西,一拍脑门,“哎哟”一声,急忙退了下去。

这样一来,就只剩下两个年纪稍微轻一些的,手都扶上了椅背,她们也不好意思再找什么由子离开,只得硬着头皮帮着柳儿和小双将轮椅抬进门去。

直到众人都入了厅堂,却还不见李氏的身影。

孝廉倒是无所谓,偌大的厅堂之中,旁人都是毕恭毕敬的立在一侧,就她一个人舒舒服服的坐着,如果她要摆谱,就尽管摆个够吧,只是苦了柳儿、小双两个丫头。

果然,看了看站得笔直的碧姬,彩云首先忍不住了,小声的打发了小丫头去请王妃。

又过了十来分钟,李氏才沉着脸慢吞吞的走出来。

她的目光在孝廉身上扫过的时候,飞快的浮现出一缕戾气,想来如果不是强压住,恐怕即刻就要发作了。

“奴婢见过代奰王妃!”碧姬出人意料的一俯身跪了下去,双膝着地的力道不小,直撞得地面“咚”的一声轻响。

她这一声,倒是提醒了那些不明就里的丫头婆子,纷纷跟着跪拜下去,潮水一般倾倒了一片。

“见过代奰王妃!”孝廉坐在轮椅上,欠了欠身,一脸歉意的垂首道。

她这一声,又把李氏的注意力拉了回来,她看着孝廉的目光,甚至带了一丝怨毒。

“碧儿,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既然王爷已经把你收了房,今后你和本王妃就姐妹相称,你怎么能还这么轻贱自己呢!”

孝廉能够感觉到,虽然是在和碧姬说话,但李氏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过自己。

果然,她话锋一转,语气中夹了一丝阴冷:“廉妹妹,你说是不是?上次你那一声‘姐姐’,叫得本王妃好感动呢!”

“王妃说好,那自然就好了。”做出一副谦卑的姿态,孝廉口中应声道,心底却免不了好笑,这夹枪带棒的说话谁不会啊!

李氏被她一句话噎得够呛,一向自视颇高的李府千金,和一个出身卑贱的小女子姐妹相称也就算了,却还要连带忍下一个专攻狐媚之术的妖女,实在是自降身份。

而她的这一声回应,完全等于是坐实了这一事实,怎能叫她不窝火。

 

三人坐定之后,李氏便命彩云宣读她早已拟好的接风内容,彩云念一项,李氏点一点头,偶尔还会满意的够唇一笑,待到完毕,又笑着问下首的俩人如此安排是否妥当等等。

孝廉秉性懒散,又不好出风头,对于这类事情,自然是能避则避,只要不危害到自己的利益,乐不得袖手旁观呢!对于她的这些主意,便一贯的点头称好。

碧姬听得比她仔细,竟然在彩云念完之后又提出一些细节问题来,反而弄得李氏面色不快,一扫先前的和蔼形象。

对于这一切,孝廉看在眼里,却不为所动,对于主仆俩人的关系毫无兴趣的她,更想知道的是,李氏这次究竟在玩什么把戏?

很快,李氏就自行揭开了答案。

“姐姐虽是嫁入王府早一些,却也鲜有见到云夫人,想来廉妹妹就更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了,不如,这次接风洗尘的事宜就交由两位妹妹主持,本……我也正好乐得清闲一回!”

李氏的提议,无疑是在平静的湖面上丢下了一粒石子,立即就激起了孝廉的警惕。

“王妃姐姐玩笑了,这样的大事哪是我能处置得好的!”孝廉首先开口反对。

“是啊,我们万万不可代为……”

碧姬的话刚说一半,就被李氏打断了:“难道两位妹妹真的不愿意帮姐姐一把,忍心看我一个人累死累活的操持这王府的大小事宜吗?”说话间,已带有哀怨的语气。

孝廉还真没想到,她居然会来这一手,她倒不是处理不来这些事物,只是免不了要把事情往最坏的方向去想。

如果自己真傻得应承下来,说不定她也学了自己倒打一耙,跑到婆婆面前哭诉一通,说冯小怜那个狐媚子勾引了自己的夫君不说,还企图夺取代奰王府的内务管理权力,到时候可真是浑身是嘴都难以说清啊!

但她已经这么说了,如果一口回绝,当着这么多丫头婆子的面,似乎又显得太不近情理。

想了一想,她的脸上流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王妃姐姐千金之躯,自然是娇贵,请恕做妹妹的愚钝,实在是有心无力,但凡是能帮得上忙的,谨遵姐姐吩咐就是!”

孝廉的回答,显然是出乎李氏的意料。

“廉姐姐说的是,王妃尽管吩咐就是,跑跑腿儿之类的差使,碧儿还是能够胜任的。”

见碧姬也跟着附和,她也不便坚持了,脸色一缓,笑道:“你两个真是滑头,那我安排下来,你们就不许再有任何推脱之辞了哦!”

俩人一起点头,孝廉还随之爽快的应了一声。

“这接风洗尘的事由比较复杂,我就各自给你们拨一部分下去……”李氏说着,看俩人一眼:“久闻廉妹妹素日在宫中擅长安排节目,娱乐帝王,不如就负责晚间的节目如何?”

她这话一说完,厅中各人都是面色一变,一直站在孝廉身后的柳儿更是抬腿欲往前来。

其中唯一神色如常的,唯有始作俑者和当事者俩人。

碧姬想来是担心孝廉被她的话激怒,还暗地里扯了扯她的衣袖,抬眼看见她并无任何不妥,这才悄悄的缩回了手指。

李氏当众揭起冯小怜的旧事,孝廉并不意外,倒是碧姬的表现大大的出乎她的意料。

即便这样,她却仍是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王妃姐姐如此抬爱,做妹妹的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见她并无异动,李氏似乎小有失望,不过,很快她就找回了自己的话头:“碧儿妹妹办事伶俐,就负责拟定宴客名单、准备宴席、善后事宜的处理吧!”

对于她的吩咐,碧姬自然是恭敬的应答下来。

按照李氏的吩咐,事不宜迟,一旦说定,孝廉和碧姬就各自找了借口退出意璟堂来。

和来时一样,柳儿推着孝廉走在前面,眼看出了院门就要直奔清陵轩而去,却冷不丁被碧姬从后面唤住。

“廉夫人——”她迈着小碎步赶上前来,一张透着红晕的小脸满是诚恳:“夫人如今身子不便,如有什么需要,大可打发人来找碧儿。”

孝廉仔细的听完她的话,脸上漾起温和的笑意:“王妃姐姐都说了,日后咱们大可姐妹相称,碧姬妹妹似乎不大情愿呢!”

她这番话如同软刀子,乍一听起来似在提点对方,实则暗含指责其不把代奰王妃的话放在眼里的意思。

哪知碧姬听了,只是稍稍垂了眼角,露出一副羞涩的神情,淡淡一笑,继而一脸坦诚的迎上她的目光。

“看起来,是做姐姐的多虑了,碧姬妹妹和王妃的关系,又岂是我等能够相比的呢!”虽然心中不由暗暗称其定力奇佳,孝廉仍是一副笑盈盈的模样,不咸不淡的添上一句。

这一回,碧姬终于低低的开口:“有时候,正是因为时日长了,熟知一切,才更令人心寒!”她把声音压得只有孝廉一个人才能听清,话音一落,便匆匆福了一福,作势转身离去。

“如此,那姐姐就要先谢过碧姬妹妹的好意了!”孝廉的声音婉转悠扬,脆生生的撵上去,也不知那碧姬究竟有没有听清。

“看起来,那个一脸老实的碧姬还真不是个省油的灯呢!”

主仆三人一踏入清陵轩的大门,柳儿就忍不住低声道出自己的看法。

孝廉摇了摇头,不置可否,她知道,柳儿不过是看碧姬担了重任还开口说要帮她分担,便以为对方是个好大喜功、爱出风头的普通姬妾,先不论她说得是否正确,这口快的毛病却是一时半会儿难以改掉的了。

至于碧姬,她倒是真的希望她如同柳儿说的那样,她最为担心的是,这昔日的主仆二人,今日在自己面前演的是一出古代版的无间道,她可没有心情去陪他们玩这种劳心费力的游戏。

 
上篇:第七章 逃跑新郎 返回目录 下篇:第九章 微妙的婆媳关系
点击人数(2164) | 推荐本文(6)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