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二章 阶下囚
第二章 阶下囚 文 / 凌丫丫 更新时间:2012-6-24 22:45:02
 

孝廉是被渴醒的。

在她悠悠然苏醒过来的时候,眼中还带着几许慵懒疲惫的倦意,她甚至试图习惯性的扭动着身体伸出胳膊来,想像往常一样美美的伸个懒腰。

但很快,她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双手和头部被固定在两块拼合起来的木板里,而这木板又是镶嵌在一只大木笼子里的,根本就没法活动,在这近一米见方的木笼子里,身体倒是毫无约束,但脚上却沉甸甸的挪动一下都十分困难。

刑场上的那句“刀下留人”犹在耳边,但照眼前的情形看来,自己并没有被“劫”走,只是暂时保住了一条小命,并再次沦为阶下囚。

这一发现,让孝廉大受打击。

也不知是睡了一觉恢复了体能,还是终于认清了现实,她尽可能的仔细观察了一番,结果却悲哀的发现,别说是她这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人,就是一只苍蝇怕也很难在身负重枷、外加十来名看起来武力值趋于中高阶水平的官兵押送下逃脱。

对于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孝廉来说,整个队伍行进的速度并不算快,但暴晒在耀眼的日光下,加上马车卷起的滚滚沙尘,令她在空调室中窝惯了的躯体很是难受。

躯体?哦,拜托,这蓬头垢面的身子根本就不是自己的!

一边毫不留情的驳斥着自己可笑的想法,她一边极力的告诉自己,都已经这样了,还是要对这具躯体好一些,毕竟,这才是日后赖以生存的本钱。

“喂,水——水——”她竭力装出一副半昏迷的状态,发出嘶哑的声音。

紧跟在囚车旁边的两名小卒明明听见了,却置若罔闻。

对于他们的反应,孝廉有些怒了,明明死罪已免,这些人为什么还这么一副死样儿!

她刚要再次开口,忽然听见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

“她怎么样了?”

声音从左侧后方传来,虽然看不见人,那声音却并不像想像中那么冷漠。

“水……给我水……”孝廉赶紧抢在小卒们答话之前低喊。

“给她水!”那个声音命令道。

俩名小卒心不甘情不愿的狠狠瞪她一眼,其中一人从腰间摸出一只水囊,飞身爬上囚车,拔去塞子,把囊口凑到她嘴边。

如果可以,她真的想狠狠的骂那小卒一顿,明明看她脑袋不能动弹,还故意把水囊放在距离她的嘴唇三指远的地方,害得她不得不踮起脚尖,伸长了脖子把嘴巴凑过去,结果刚一碰到囊口,他就飞快的把囊向上一托,一大口带着酸涩味道的凉水顿时冲进嗓子眼儿里,呛得她直咳嗽。

“真难喝……”好在她反应及时,呛咳几声,把凉水吐出来也就好了。

因了她这一句无心的话,那小卒的一双眼睛瞪得溜圆,只差没把她生吞活剥掉了。

“聂大哥,我看她根本就无大碍,你又何苦担忧,还是同我回到马车中歇息去罢!”

孝廉应声看去,说话的,却是一名年约十七、八岁的年轻男子,并未着军中服饰,穿着也不十分华丽,举手投足间流露出一种放荡不羁的形态。

“少倾,她毕竟是个女儿家,况且我王有令……”

很显然,那位命令小卒给她水喝的男子已经动了恻隐之心,而他的话里提及王命,事关自己的前途命运,孝廉当然要竖起耳朵仔细听。

“聂大哥——”那被称做少倾的男子似乎意识到了她的意图,紧忙打断他说:“小弟早已腹中空空,不如早些赶到驿站,先行祭了五脏庙再说!”说完,不由分说拉了那姓聂的策马离去。

俩人离开了不到五分钟,一名小厮打扮的少年过来,附在守卫的小卒耳侧嘀嘀咕咕说一通,又神情古怪的扫了孝廉一眼,匆匆转身离开。

这一幕,孝廉并没有注意到,事实上,她还在对刚才的俩人耿耿于怀。

“这位小哥,可否再给口水喝?”很明显,这些押送的官兵似乎都对自己抱有一定的抵触情绪,在这种情形下,她不得不审时度势放低姿态。

她的要求再次遭到了无视,小卒们只管默默的低头行路,将她的话当做耳旁风。

“几位官爷,小女子实在是饥渴难当……”她略微带点含糊不清的哭腔说。

“上头有令,女子既嫌清水难喝,大可不必委屈。”大约是怕她一直这么呱噪下去,那小卒索性直接告诉她。

什么?他是在处罚自己刚才那声小小的抱怨吗?

孝廉不可置信的瞪大双眼,这种命令,肯定是那个叫少倾的下的,要不是他,那个姓聂的说不定一时心软,就让人把自己从囚车上解救出来,放到那马车上了呢!

她恶毒的在脑子里刻画着一个场景,两个大男人同乘一辆马车,能玩出什么花样来,放到二十一世纪任谁都能想象得到,搞不好就是一出古代版的背背山!而根据她对俩人的大致揣测,那个叫少倾的,十有八九就是一小受……

这种想法虽然并没有缓解她身体上的不适,却很好的转移了她情绪上的压力,这样一来,并没有感觉到过了多长时间,押送的车队却缓缓的停下来。

这次,没等她开口,两名小卒已经主动打开木笼子,解开枷锁,一左一右的挽住她的手臂,把人弄下囚车来。

孝廉早就饿得肚子咕咕叫了,看到这家不大的路边野店,顿时来了精神。

要知道,因为早产的缘故,她一向体弱,低血压、低血糖,怎么吃也不胖的身材,能够长到1米六以上的身高,真的已经很不容易了。

如今这个身体显然要比以前好多了,饥渴交加,加上长途跋涉,居然没有晕过去,实在是因祸得福。

还没踏入店门,她就被扑面而来的饭菜香味儿撩拨得食指大动。

“几位官爷请慢用!”

店小二端着香味四溢的盘子,一个类似于漂移般的动作从她身前走过,顿时把她的所有注意力都吸引过去了。

随着菜盘子的落下,她终于看清,那张摆放了四、五个小菜的桌子旁边,端正的坐着两个年轻男子,他们正并没有马上动筷,而是一本正经的看着自己。

这其中的一名男子,她是认识的,正是那个不给自己水喝的少倾,公平点说,这家伙长得细皮嫩肉、星目剑眉、挺鼻薄唇的,配上一身宽袍大袖的装束,倒是非常的养眼,偏偏他那眸子里含着一缕令人讨厌的讥讽,叫人多看一眼都觉得晦气。

孝廉果断的把目光移到另一名男子身上,他肤色微黑,身板挺拔,穿一身沉重的金属盔甲,配上大黑且长的披风,显得格外的顺眼,一派英姿飒爽的英雄气概。

这位,应该就是那个聂大哥了。

想都没想,她就冲着“聂大哥”粲然一笑。

“坐吧!”姓聂的胳膊一伸,指着俩人之间的空位说。

孝廉嫌那两个扶她的小卒走得太慢,干脆一把扒拉开,两眼放光的向着满桌的美酒好菜扑去,哪知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

好在姓聂的眼疾手快,在她即将与地面亲密接触之前冲出来。

“至于么?”

就在孝廉想要开口表达感激的时候,少倾不紧不慢的开口了:“就算是美色当前,好歹也得顾着些女儿家的矜持才是!”说完,还眉头一挑,斜睨她一眼,露出一抹极力隐忍的笑意。

 

这一顿饭,孝廉吃得狼吞虎咽,形象全无。

放在原来,她虽然不是出身豪门的如花美眷,却也十分顾及自己眉清目秀的乖乖女形象,特别是帅哥当前,更要目不斜视,咀嚼无声。

现在的她毫无顾忌,一来是正经八百的死过一次,又在鬼门关前溜了一圈,算是顿悟了人生的真谛;二来,作为一个脏乱不堪的阶下囚,别说是这些押解的官兵,就连亲妈来了也不一定能认出这本尊的真面目来。

所以,这一顿饭,她吃得心安理得。

孝廉是打着饱嗝自己爬上囚车的,在众官兵们诧异的目光下,她反倒出奇的镇定。

五月的午后,还不算炎热,伴着徐徐的小暖风,万分无聊的她竟然昏昏然的睡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感觉到有人正在卸去自己身上的枷锁,动作很轻,像是怕惊扰了自己的美梦。

莫非,营救这具躯体本尊的人终于姗姗来迟?可耳边并没有传来任何厮杀的声音。

孝廉竭力保持着假寐的姿态,任由那些人把自己从大木笼子里弄出来,忽然,有冰凉的东西飘落在裸露的皮肤上,害得她差点就忍不住睁开眼来。

“好了,我来吧!”是姓聂的声音。

没等孝廉反应过来,一双有力的大手把她打横抱起来,过了一会儿,又把她放在一处柔软的地方躺下。

“一笑相倾国便亡,何劳荆棘始堪伤?……”少倾的声音鬼魅一样随之响起。

“少倾,武帝有旨,要善待于她!”不知为什么,姓聂的说起话来有些底气不足。

孝廉悄悄的掀开眼皮,她看到姓聂的面色一红,紧忙转身离开,少倾却站在一旁大笑出声。

“聂云兄,暴雨将至,你难道要宽衣解带,痛痛快快的清洗一把么?”

见聂云并不搭理自己,少倾止住笑声,用手撑住车辕,纵身一跃,坐了上去。

原来是要下雨了,那个叫聂云的怕自己被雨淋湿了,回去交不了差,给挪到马车上了。

果然,不过几分钟时间,外面响起沙沙的雨声,渐渐地,雨声越来越大,落到马车棚上,稀里哗啦的响成一片。

马车上的布帘太薄,轻而易举的就被夹裹着雨星的风掀开来,有好几次,她都看见头戴斗笠、身披蓑衣的少倾转过头张望。

被他这么看了几次,孝廉就有些心慌了,她清楚的记得,这官道的一侧是陡斜的山坡,雨要是一直这么下下去,会不会有泥石流之类的灾难突然发生呢?

“传话下去,加快速度,务必在天黑前赶到驿站!”

聂云的声音在马车外响起,也许,他也有着和孝廉一样的担忧。

脑中闪过灾难后的情形,马仰车翻,自己趁乱逃出押解队伍,躲在乱石堆后看着一众官兵手忙脚乱的情形,她忍不住笑出声来。

“何事将你乐成这样?”

孝廉一回头,正好对上少倾微微眯缝的双眼,眼中那抹嘲讽的意味更重了。

极力敛住喜色,她垂下眼皮盯住他手里湿漉漉的斗笠:“我只是高兴自己总算从阎王手里捡回一条命来。”

“我?”少倾皱起眉头。

孝廉一怔,她差点忘了,现在是古代!慌忙把头低低的垂下去,心里这才惊觉——自己竟然不知道现在身处哪个朝代?更连这具躯体本尊姓甚名谁都没搞清……作为一个阅穿越文无数的网编,她自知没脸去见那些强悍的前辈。

“呃,是小女子——”她硬着头皮更正。

她这话一出,少倾的脸上更是多了几缕难以琢磨的表情,只是刹那间,又恢复了惯有的模样。

“淑妃娘娘,你该不会还惦记着邺城皇宫里的荣华富贵吧!”他转过头不看他,嘴里却几乎低不可闻的嘀咕了一句。

他这话说得有点儿莫名其妙,但孝廉却受到了启发,她甚至下定决心,在摸清一切之前,尽量少说话,多观察,为自己今后的古代生活做好充足的准备工作,免得再露了马脚,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见她沉默的跪坐在马车里,一副小心谨慎的样子,少倾也不再搭理她,自顾把斗笠挂在马车帘外,身子往后一仰,用手枕着脑袋,闭眼睡起觉来。

马车棚内本就不大,这样一来,他就占据了一多半的空间。

孝廉心头不满,却不敢再轻易开口,只好维持着那个跪坐的姿势,身体僵硬得像一尊雕像。

这个时候,她的脑子却没有半分停歇,根据之前听来的只字片语,开始认真的分析自己的处境。

雨水冲刷的声音越来越大,几乎把马车外的一切声响都完全隔绝开了。

孝廉的脑子很乱,首先,她是一个对历史及其不感冒的人,毫不夸张的说,印象中最差的一次,她甚至考过十三分,以至于后来看到历史类的小说,她都会下意识的绕开史事内容,特别是那些战争情节,差点要了她的小命。

想了很久,她依然没有什么收获,只感觉到双腿酸麻发痛得厉害。

看一眼身边那个讨厌的家伙,他倒是双眼紧闭,睡得正香。

她真的很想趁机狠狠踢他两脚,或者是把他那张大理石一样的脸弄得和自己一样脏。

正想得出神,少倾忽然低声嘀咕着转过身去,只留下一个宽阔的后背给她。

尽管他的声音不大,语句又含糊不清,她还是听到了他嘀咕的内容。

“一笑相倾国便亡,何劳荆棘始堪伤?……小怜玉体横陈夜,已报周师入晋阳。”孝廉跟着复述一遍,脸色随之一变。

那天刚到珙县,就有一个菜鸟写手给她打电话,心情激动的告诉她,她想来想去,还是想写冯小怜——那个害得北齐后主高纬国破家亡的女人。

为了这事,早在她第一次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孝廉就直截了当的说过,不建议你写那个女人。

当然,她并没有告诉她太多自己的想法,在那写手的一再追问下,她只说了三个字:不和谐。

那写手听了她义正言辞的劝说,总算是打消了这个念头,但她自己却因为偶然的好奇,百度了一下相关的内容,关于冯小怜的百度百科里,就有这么一首诗。

如果自己记得没错,那是一首名为《北齐》的诗,说的就是北齐后主高纬的淑妃冯小怜的故事。

想到这里,孝廉心头吃了一惊,莫非,自己竟然阴差阳错的穿越到了南北朝时期,还附身到了北齐后主的淑妃冯小怜躯体上!

这一吓非同小可,她脑子里的第一个念头,竟是难以想象的尴尬,随即感到浑身上下火烧一样,下意识的伸手摸一下脸——好烫!

 

 
上篇:第一章 杀了她! 返回目录 下篇:第三章 采花双淫
点击人数(2294) | 推荐本文(6)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