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一章 杀了她!
第一章 杀了她! 文 / 凌丫丫 更新时间:2012-6-24 22:44:22
 

“嗡——”一片嘈杂,像是飞机贴着头皮飞过的声音,随之而来的,是突如其来的眼前一黑,那种比伸手不见五指还要令人恐惧的黑暗,一下子就把整个人都吞噬进去,衍生出一种把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脑子里的每一缕念头都掏空了的感觉,直到那嘈杂的尾音渐渐远去。

紧接着,是浑身的酸胀乏力感,那种像煮熟的面条一样软趴趴的感觉,而且,还带着一种很不舒服的束缚感。

孝廉本能的想要挣扎,但她却无力支撑的跌倒在地面上,不是那种坚硬的水泥地,也没有想象中带着土腥气的泥土,贴上脸的,是一些粗糙的沙粒,而紧贴身体的部分,甚至还有几粒指头大小的石子。

这些沙土和石子在她跌倒的瞬间,和她的身体产生了小小的摩擦,她甚至听到了皮肤划破的声音,但是,却感觉不到一丝的疼痛,整个身体,好像是别人的一样。

在沙土上趴了一会儿,那种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慢慢消失了,随即被另一种声音取代。

“呸!贱人——”

“不知廉耻的妖女!”

“如此妖女,唯有剥其皮,喝其血,啖其肉方能一泄我等心头之愤……”

——这是什么人的声音?孝廉像是做了一个极其漫长的梦,梦里面的呼声遥远而清晰。

“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些声音慢慢合成了完全相同的三个字——杀了她!

尽管身上很不舒服,但孝廉的脑子已经恢复了一些知觉,她明明记得,自己是看了舅舅的新书后玩心大起,特意趁“五·一”长假一个人跑去珙县看僰人悬棺的。

那些由两根圆木托立在悬崖峭壁上的悬棺,由于年代的久远,棺木都变成了腐朽的黑褐色,配合上当地阴沉沉的天气,令人产生一种肃杀的压迫感,而且,那个面色不善的导游小姐还说,相传明国初期,有一个男人到此地观摩,竟被猛然坠落的悬棺当场砸死……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孝廉恰巧走到峭壁下面,听到这里,倒是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仰脸去看,那些悬棺下的圆木经历了上千年的历史,怕真是经不住什么风吹雨打。心里正想着,就听见一声惊呼,走在队伍前面的导游突然神情大变,满脸惊骇的看着她……

后来的事,她竟不记得了。

莫不是那悬棺真的掉了下来,独独把自己砸中了吧!

孝廉叹一口气,早知道这样,应该去买彩票才对!

等等,脑子里的念头刚一闪过,她猛然发现,自己竟然能够支配这身体了,看起来,并不像想象中伤得那么重嘛!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感觉到喉咙里干得都要冒烟儿了,这是哪家医院,环境也太差了——不仅吵得要死,还连伤者家属都没有通知到!

发牢骚归发牢骚,求人不如求己,孝廉努力的掀了掀沉重的眼皮,慢慢睁开眼来。

一道强烈的太阳光立刻刺入了她的眼里,耀得她刚掀开了一条缝的双眼一阵刺痛——这是怎么回事?眼睛虽然闭上了,那片白茫茫的亮光却还在眼前晃动,而且,紧贴着身体的那些沙粒很烫。

很烫?孝廉心里一惊,再也顾不得刺眼的阳光,猛然睁开眼来——难道,自己现在还躺在那峭壁下面,那个一脸凶相的导游竟然把自己丢下了?

“我靠!”

她脱口骂道。

没想到的是,她这一出声,四周的吵闹声竟然停了下来。

强烈的阳光下,一时半会儿她还看得不太真切,只是隐隐约约的看到几个不算清晰的人影。

“她果然没有死!”

“竟然妄想装死蒙混过关!”

“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

短暂的静默之后,那种整齐划一的呼号声再次响起来,而且一声高过一声,急促、迫切而热烈。

孝廉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如果,这不是昏迷期间的一场梦,自己不是打着石膏躺在病床上,也不是被该死的导游抛弃了,那……

她惶恐的挣扎着抬起头来,“嗖——”的一声,还没等她看清眼前的情况,一个貌似坚硬的东西直接砸到了脑门上,然后,碎裂开来,一片粘稠清凉的液体溢出来,顺着额角和散乱的长发,哩哩啦啦流了满头满脸。

流血了?她被砸得身子一歪,差点又一脸扎到那粗糙的沙砾上,很快,她就看清了碎裂在自己脑袋上的东西,居然是一枚鸡蛋。

这样一来,她更闹不清眼前的情形了。

这是个梦,这一定是个极具真实感的噩梦而已!孝廉强自镇定着,片刻之间,她被四面八方砸来的东西纷纷命中,这些东西,除了鸡蛋之外,还有烂菜帮子、烂柿子、熟地瓜等等,甚至,还有一只臭气熏天的烂鞋。

这只脏得看不出颜色的鞋,恰巧落到距离她的脸不到两指的距离,直熏得她恶心不已,无奈长时间没吃东西,难受了半天,却只是吐出一些黄绿色的苦水来。

好在一番挣扎之后,总算是距离那只散发着恶臭的破鞋远了一些,而且,她十分吃力的跪坐起来。

“呼——”嫌恶的盯着那只鞋,她总算可以畅快的吸一口气了,尽管空气中还飘着似有若无的缕缕臭气。

就在她与那只臭鞋作斗争的时候,有人扯着嗓子喊了一句,由于腔调怪异,孝廉并没有听清,只是隐约觉得那声音跟破锣似的沙哑难听。

“噗——”一声闷响,众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再没有人顾得上扔孝廉了。

虽是松了一口气,她眼角的余光却瞥见一样东西自不远处飞了出去——这东西飞出去的线路和刚才扔过来的烂菜帮子不太一样,没有抛物线,它是直直的飞出去的,掉落在地上的时候还胡乱的滚动了一小段儿。

完全是出于本能,孝廉扭头看去,由于距离较远,她只看见一个西瓜大小,黑咕隆咚的球形体。

“啊——啊——”周遭夹杂着某些人欢呼的声音。

到了这个时候,她才想起来抬眼看向那些发出噪音的人——那些人,穿着打扮怪异,言行举止非同寻常,最最骇人的是,他们看向自己的眼光充满了愤恨、蔑视和深深的厌恶。

“噗——”又是一声闷响。

那些围观的人再度欢呼起来,脸上甚至露出一种苦大仇深的笑容,尽管那粗糙黝黑的笑脸比哭还难看。

孝廉的脸色突然变得煞白,尽管双眼被黏糊糊的鸡蛋、发丝混合体挡住了一大半,看得并不真切,但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猛地转过头,她看到一个足有两米高的壮汉向这边看来,那大汉皮肤极黑,留着铮亮的光头,络腮胡,满脸横肉,目光凶恶,走起路来赤裸的上半身肥肉颤动,步履却显得很轻盈。

他的目光只是在孝廉身上一扫,便收回去了,落在五人开外身着白色囚服的一个人身上。

“求求你,不要杀我!求求你!求求你……”那人被大汉的目光一扫,顿时浑身犹如筛糠,声音更是细弱蚊蝇颤抖不已,细听之下,竟然是个女人!

孝廉睁大了双眼,她刚才刻意忽略了一些东西,但这一刻,所有的一切都突然清晰起来——那大汉的左手上,拎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大刀,刀口的血槽上,还滴滴答答的淌着温热的鲜血。

孝廉只觉得眼前一黑,要不是及时咬住舌头,差点昏了过去。

她闭上双眼,不敢去看那血腥的一幕,但耳中“噗——”的一声钝响吓得她浑身的毛孔都张开了,汗如泉涌。

这不是在做梦!她哆哆嗦嗦的想,一股腥甜的味道在口腔里泛滥开来,想来是舌头被咬破了,好疼!冷静,冷静,你要冷静!她一连深呼吸几口,十分可笑的告诉自己:电影里面的主角都会在最后关头被人救起,自己好歹也是个穿越者,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死了呢!

作为一个成日里泡在穿越小说里的网编,如果真的可以穿越,她至少可以立马想出上千种安身立命的营生来,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穿越则意味着重新死一次,而且还要受尽死亡恐惧感的折磨之后再以这种方式窝囊的死去!

“我自横刀向天笑”这种死法并不适合她,她是个女人,一个胆小如鼠的女人,她还没有谈过恋爱,还没有结婚生孩子,还没有……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凄厉的笑声蓦地把她拉回了现实中,在她右侧的第二个女人大概是吓疯了,猛地窜起来,一张脸扭曲得跟鬼似的。

“你敢取本宫的头颅!你知道本宫是谁吗?本宫是……”

不等那癫狂的女人叫嚣完毕,一直粗壮的胳膊从她背后伸出来,一把捉住她的后颈,另一只手绕过她的脸侧把一团乱麻塞到嘴里,手臂一压,便将她按倒在地,却是再也不能动弹半分。

紧接着,那个手持大刀的汉子走过来,毫无怜惜的把刀高高扬起,“噗——”的一声,又一颗人头滚落在地。

那人头在沙砾中滚了一圈,更加的脏乱不堪,停下来的时候脸部却正好对着强作镇静的孝廉,一双圆睁的眼里血丝密布,凌厉的瞪视着。

孝廉再不能自持,浑身一软,跌坐在地上,那些劫刑场的高手怕是不能来了!她双眼一闭,心里那个恨啊,左右是个死,明明已经死了,而且还死得不知不觉痛快淋漓,为什么老天不长眼,还要她穿到这个地方来重死一次!身首异处,据说还是不能转世投胎的……

突然,跪在她身侧那个屎尿尽出的女人拼尽浑身力气向她撞来,撞得她七荤八素横躺在地。

“你说话啊,快点把你那叫男子销魂媚骨的手段使出来,把他们一个个都惑住,本宫……本宫……”

孝廉有些厌恶的睁开眼盯着这个女人,怎么一个个都自称“本宫”,莫非,自己这身子还是个皇妃?可皇妃又怎样,就算三千宠爱于一身,最后不也落得个身首异处的结局,倒不如寻常人家的孩子命好。

“噗——”的一声,侩子手并没有给那嫔妃留下太多说话的余地,干净利落的一刀下去,头颅滚落一旁,那张能言善辩的嘴还兀自张着。

女人颈动脉里喷溅而出的鲜血湿透了她的半边身体,温热的血液灼得孝廉一阵哆嗦。

十来分钟之后,刑场上就只剩她孤零零的一个囚犯了,满地血淋淋的脑袋,叫人触目惊心。

她并不晕血,但见到这样的场景,还是忍不住大吐特吐起来,这样一来,那种浑身上下包裹得紧紧的恐惧感反而淡了许多。

肚子里没有任何东西可吐,那种翻江倒海的感觉更是搅得她五脏六腑都不得安生,她真想就这样一口气憋不过来,直接吐死过去。

但折腾了半天,在吐出几滩黄绿相间的胆汁之后,她还是活生生的跪在刑场上,这叫她脑海中唯一的希望也破灭了。

就在她咬紧牙关梗着脖子等待大刀落下的时候,一个清朗的男声忽然响起。

“这位大哥且慢!”

孝廉睁眼一看,那是一个衣着简朴的少年,虽然宽大的袖袍上补丁压着补丁,却是眉清目秀,很有点谦谦君子的风范。

尽管料定他这样的文弱书生不可能劫法场,但看起来也像是心地善良的主儿,大约是这身子本尊的旧相识也说不定,好歹也能帮忙收个尸什么的吧!

少年目光坚定的飞快看她一眼,随即为侩子手奉上一碗美酒,眼睁睁的看着对方一口喝下,又忙不迭的从腰间摸出几块碎银来,施礼道:“有劳了,在下愿啖其第一刀肉!”

孝廉本来还觉得这场景有点温情脉脉的感觉,突然听他这么一说,顿时惊恐万分,本来还以为脑袋掉了不过碗大的疤,咬咬牙就过去了,如今听他这一说,莫不是——要将这具身体凌迟处死!

天哪,我孝廉从小安分守己,工作恪尽职守,从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怎么会落得这么个下场?

“老天爷,不公啊!”要知道,这具身体的本尊早就死了,这会子凌迟处死遭罪的可是自己,惊呼一声,她终于忍不住涕泪齐下。

而这个时候,两个身强力壮的男人一起走上来架起她,拖拽着到一边的圆木架子上捆绑起来。

身体一被固定上,她脑子里就闪现出四个字来——咬舌自尽!虽然记不起是在哪本狗血穿越小说里看到的了,但眼下看来,长痛不如短痛,只能这样了。

“刀下留人!”

孝廉口中腥甜的液体刚刚溢出来,就听见有人从远处高声叫道。

对了,劫法场的开场白都是这样……

她心头一喜,只觉得两眼一黑,顿时不省人事。

 
上篇:暂无记录 返回目录 下篇:第二章 阶下囚
点击人数(2163) | 推荐本文(6)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