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励志成功 > > 寻找燕园“活法”
寻找燕园“活法” 文 / 甘相伟 更新时间:2012-6-6 11:31:48
 

免费名师课,免费名人讲座,北大为天下好学之人永远都敞开着知识殿堂之门。我为有这样的机会而深深感恩,就像一条自由游弋在河里的鱼儿一样,幸福感油然而生。

 

 

 

 

 

免费的资源价值最贵

 

  北大周其凤校长在给我这本书写推荐序的时候,特别对我说了一句话,他说:“北大的资源用之不竭,学生用的越多,北大就越好,越富有,越高兴。”

  周校长一方面是说我善于利用北大资源,不断充实自身,使自己更快成长,另一方面也一再表明,在北大这块沃土上,北大资源无处不在,无时不有。这里有很多奇珍异宝,所有的人尽管去取去用,对自己千万不要太吝啬。

  我进一步体会到,北大这种资源不但丰富异常,价值连城,而且它还是免费的。

  在我看来,这种免费资源大的方面可以叫她“北大精神”,小的方面可以叫她历史传统、大师宿儒、爱国进步、民主科学、宽松气氛、湖光塔影、艺术演出、海量藏书、周末讲座……

  转眼间我来到美丽的燕园将近5年了,自从在这个园子里开始生活,我一直身在其中,受益其中,再也没有离开过她。

  在这里,我时常感觉自己的脚步和心灵出奇地一致。我常常一个人站在未名湖畔的石舫上,静静地感受北大的无边气场。

  2012年的12月份到来的时候,我将迎来30岁的生日,古人云:“三十而立”,我也在不断地问自己,我立起来了吗?我还有哪方面的不足,我该如何去弥补?

  最后,我惊喜地发现,我人生所有的答案和出路都在北大,我只要自取所需,照着这条路往前走就是了。

  北大作为新文化运动的中心和五四运动的发祥地、中国最早的马克思主义和民主科学思想的源头,以及中国共产党最早的活动根据地之一,为民族的振兴和解放、国家的建设和发展、社会的文明和进步作出了不可替代的贡献,在中国走向现代化的进程中起到了重要的先锋作用。

  爱国、进步、民主、科学的传统精神和勤奋、严谨、求实、创新的学风在这里生生不息、代代相传。

  一所大学承载着一部历史,在世界高等教育史上也是罕见的。

  新儒家的代表人物、哈佛大学燕京学社的前任社长杜维明先生曾经这样评价北大,他说:“五四以来,北京大学不仅是中华民族争取独立自主的象征,而且是现代中国哲学家、史学家、文学家、社会学家、政治学家和自然科学家所向往的精神家园。仅此一端,世界其他大学,如东京、首尔、哈佛、牛津或柏林都无法望其项背。”

  这从一个侧面也体现了中国的对外开放水平、国家的综合实力、以及北大在世界教育史上的地位,也更加映射出北大独一无二的资源优势。

  2007年我进入北大后,北大保安大队首先给我们这些保安员创造了良好的学习计划。课余我便努力读书、旁听、写作,感觉到了收获的甜头。

  随后进入北大平民学校学习,获益更多。

  以前,老北大的校门口挂着一块牌子,写着“学堂重地,闲人免进”。后来蔡元培先生来北大当校长,就把这块牌子取掉,由他主持开办了“北大平民夜校”,要北大的教授和学生利用晚上的时间,为北大的校工上课。

  这就是北大平民学校的开端。

  时隔80多年之后,今天的北大平民学校仍然继承了这一传统。它是一所免费为北大后勤系统内的进城务工人员提供教育和培训的“学校”。

  学员全部来自北京大学餐饮中心、水暖中心、浴室、幼儿园等后勤系统,有保安、厨师、幼教等。教师全部是义务授课,同时还有北京大学学生志愿者辅助教学。

  北京大学重新创办平民学校,为进城务工人员提供继续教育的机会,可谓最大的免费资源之一。

  当我得知我的一个同事在2007年第二期平民学校学习后,受其影响,我在2008年上半年也报了名,结果有幸从北大后勤系统大约3000人中脱颖而出,单位领导最后根据我平常的工作表现和个人的学习愿望,确定了录取名单,于是我成为第三期平民学校的一名学员。

  在平民学校学习期间,学校开设的课程很多,每周都有非常优质的课程,比如学会学习、人际交往、网络课程、理财、英语、计算机、国学和礼仪方面的课程等,这些课都是由北大很有名气的老师来讲。

  我感觉自己通过在平民学校的进修,获得了一种无形的精神力量,内在受到了熏陶,对我的生命触动很大。

  在这里,我们上课的气氛非常好,老师会鼓励大家多发言,学员们会积极主动地加入到讨论中来,有什么不懂的还可以和身边的志愿者交流,我觉得这种感觉幸福极了。

  平民学校更像是一个大家庭,不仅是上课,我们平常还会举办各类运动会、文艺晚会等,我当时还在文艺晚会上表演过诗歌朗诵。

  通过一学期的学习,我们每个人都顺利结业,获得了学校颁发的结业证书,实际上,我们收获的不仅仅是这样的一张证书,更是一种无形的精神财富。

  当初刚进入北大时,我曾对自己做过一个规划:第一,要继续阅读大量文学作品,保持良好的写作习惯;第二,要阅读比较有宏观视野的书籍,拥有社会学的思维方式;第三,要保持对思想、政治、教育方面的关注;第四,要学习日常英语口语,保持对语言的敏感性。

  这几个方面,在北大我都做到了,而且都有额外收获的惊喜,这些得益于对北大各种资源的使用。

  在北大,我也曾受惠于许多老师,他们也是北大的无价财富。

  比如我人生中的第一张飞机票是韩凌教授帮我买的,年轻的韩老师是一位特别热心的学者,他不仅鼓励我多读书,继续深造,还特别关照我的学习和生活,并且赠送我很多书籍,像《读库》系列书籍,此外,他还经常和我探讨学术问题,让我深深受益。

  我在环境学院工作时,唐孝炎院士经常让助手给我带好吃的东西,每次见面的时候我就向唐老师问好,她70多岁的高龄还给本科生上课,做学术演讲,尽管身体不好,还是要到学校走一走、看一看,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学者!

  著名农村问题专家叶文虎教授,曾专门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询问我的人生理想和未来的职业规划,还和我畅谈三农问题、新生代农民工在城市的发展方向等话题,也为我的新书写了评语,叶老师不仅学问做得好,还担任过北京市政协副主席,令人敬佩!

  我永远记得这些恩惠。它将鼓励我在人生发展道路上更加奋发前进。

  有时,当我早上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还躺在北大,心中便充满了无限

 

的感恩。

  的确,一个人的成长和成功需要平台,有时小人物也需要大舞台,而北大就是一个免费的大平台,北大就是一个成功的大环境。

  只要你有幸经过这里,或者在这里停留,那么你的人生将会无比丰盈,因为这里处处是免费的无价资源。

  对于北大,对于我生命中的北大,我想套用艾青的那句诗表达我对北大的热爱:“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未名湖爱得深沉。” 

 

 

讲座是北大的一道风景线

  近些年,社会上各种版本的“北大讲座”系列图书非常畅销。

  这一方面彰显了北大的影响力,另一方面彰显了北大学术的魅力。向往北大的人,无不向往北大的讲座,平日里,散布在各个教室的周末讲座更是北大最别致的一道校园风景。

  不敢想象,如果北大没有讲座,那么它将变成思想贫瘠、荒芜人烟的戈壁滩;如果北大没有讲座,那么北大精神的百分之八十都将孱弱无力。

  到底什么是“讲座”呢?通常来说,就是学者台上讲,学子座下听。

  有人总结说,北大有“三多”:一是社团组织多,二是学术活动多,三是思想流派多。而“三多”的集中体现,就是各种琳琅满目,丰富多彩的讲座。接着有人会说:不听讲座,不算到北大;还有人说:在北大课可以不上,但讲座决不能不听。

  一般来说,凭借它的声望,被邀请者不管名气多大,职位多高,都不会拒绝。于是,北大的学生有福了,可以见识到各个领域最优秀的思想者。

  尤其让外人羡慕的是,北大学生一直有听取世界顶级讲座的运气和机会,这也是北大学子开阔眼界的重要途径。

  现在,北大校园内每天还会在条幅上、BBS上、讲座网上公布各种各样的讲座信息和一些热门人物的热门讲座。

  每次开讲前,门前都会挤满听讲的学生,座位更是被提前数小时“预订”,桌面上满是用于占座的物品。主讲人带来的是思想的盛宴,听众带来的是问题、思索、感悟和辩论,好不惬意。

  北大校园里至今还流传着一个真实而经典的段子。

  20世纪90年代初,北大邀请一批著名专家学者组成讲师团,在学校定期演讲,一位毕业校友强烈要求加入。校方问:人家都是著名专家学者,你的身份是什么?他想了想说,我是著名本科生。

  在北大听讲座,也是我汲取学术养料,丰富精神内涵的一个重要途径。自从我进入北大当保安开始,工作之余我只做三件事:阅读、蹭课、听讲座。

  我通过在北大的学习,可以体味北大前校长许智宏称讲座为“知识快餐”的意思。

  他说,讲座可以让学子们了解数理化、天地生、文史哲、政经法诸学科的最为基本的东西,也可以让他们深入研究与探讨某一方面的学术前沿问题。

  我正是通过阅读和听讲座获得了很多专业以外的知识,开阔了眼界,启发了思维。

  在北大,大大小小的讲座我听了上百场。比如,我在光华管理学院听过王石讲他早年的创业史、冯仑讲他的企业经营战略,还听过俞敏洪、杨澜、李开复、林毅夫、黄怒波、张亚勤等人讲述他们的奋斗史。

  其中我印象比较深的是地产界思想家冯仑的讲座。

  记得有一次在北大英杰交流中心,听他讲“从野蛮生长到理想丰满”,我觉得很有味道。

  他说他曾经和大陆一批企业家去拜访香港首富李嘉诚先生,李先生专门到电梯口去迎接他们,和他们一一握手,同时李先生还看到旁边有一位服务员站在那里,李先生又过去跟这位站岗的服务员握手。

  李先生的做人品格给大陆企业家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们都想知道李嘉诚成功的秘诀到底是什么?李先生告诉他们八个字“拥有自我,建立无我”。

  说简单点,就是你既要把自己当回事,又别太把自己当回事。这给大陆企业家上了有益的一课。

  冯仑还谈到,李嘉诚先生虽是香港首富,可是在李先生之前一定有人比他更有钱,那这些人都到哪里去了?比尔·盖茨是世界首富,可是在他之前一定有人比他更有钱,那这些人又现在何处?

  冯仑最后总结说这是因为他们都有一个伟大的理想,一开始就走正道,并用一生去经营,所谓伟大都是熬出来的,守正才能出奇。  

  这给我们青年学子以很大 在他的“理想丰满”讲座会场的人生启迪,只要你坚持理想并为之奋斗,发财致富只是顺便的事,它只是你事业的附属品。

  他也告诫我们今天的年轻人,干任何事情都不能投机取巧,要脚踏实地,钱心跟着人心走。尤其是在当今这个浮躁的社会,一夜暴富、急功近利的心态弥漫在青年人中间,这也是很多人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人在做事情的时候,如果一开始就错了,后面也就全部错了。所以树立一个远大的理想,每天为着这个目标去努力,哪怕是每天进步1%,只要你坚持走下去,就算暂时没有达成目标,其结果也是好的。

  此外,中文系的名师如陈平原、温儒敏、陈晓明、曹文轩等教授的学术讲座和课程,我也认真聆听和切身体验过。

  遗憾的是,钱理群教授和陆俭明教授已经退休了,但有一次,我还是有幸听到钱教授回校给同学们讲学者的责任意识以及我们作为“后死者”的社会担当。

  此外,陆俭明教授也被邀请回校给研究生做学术报告,我有幸当场感受他的语言魅力。

  一次,讲座结束后,陆教授夫妻俩去给自己当年恩师的遗孀拜年,回来时,我们再次在校园内相遇,我主动问候陆老夫妇。他很好奇,问我怎么认识他的,我说我刚听过您的讲座,他显得很高兴。因这讲座得来的缘分,我们互祝新年,小叙了会儿,他还主动询问我在北大的生活学习情况,让我好好利用北大丰富的教育资源,多充实提高自己。

  从中文系毕业的著名作家刘震云,其作品《一句顶一万句》获得了2011年矛盾文学奖。那次在“中国作家北大行”的系列活动现场,我有幸聆听了他谈创作的感悟。

  有意思的是,在中文系百年系庆论坛上,刘震云饱含深情地回忆了关于中文系一些老教授的故事,还说到当年自己的班主任程郁缀老师曾组织同班同学聚会,但听说班上最漂亮的那个女生从美国回来了,因为自己当时还在河南的村里,所以没来参加,其中还有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他想把对这位女生的回忆永远保持在20年前,当时全场轰动。

  北大著名教授,美学家叶朗先生的课和讲座我也有幸多次聆听,他讲课深入浅出,幽默风趣,引人入胜,他给人的感觉也是亲切和善,所以颇受学生好评。我在校园里经常能碰到他,但我并没有和他说过话,我发现他总是低着头走路,像在思考什么问题。

  在北大的日子里,在一个又一个的讲座现场,我常常为学者们的学术造诣所陶醉,也为他们的人格魅力所感染,更为很多教授的无私分享所深深地感动。

  我想北大正因为有了这些宝贵的讲座,才让学术薪火代代相传,才日益凸显出北大的核心竞争力。身处这样的校园,我甘愿在学术的世界里一直聆听下去。

 

 

只有精神打败物质才算成功

 

  在北大人的精神血脉里,一直有一种温暖的东西被传承了下来,它跟功利无关,跟金钱无关。

  每个北大人读书做学问都会自觉地承担起这样一种使命,那就是要推动人类文明的进步,推动中国的进步。

  周国平说,任何一种真实的活法必定包含两个要素,一是健康的生命本能,二是严肃的精神追求。生命本能受到压制而萎靡不振,是因为活得不真实。精神上没有严肃的追求,随波逐流,也是活得不真实。这两个方面又是互相依存的,生命本能若无精神的目标是盲目的,精神追求若无本能的发动是空洞的。

  在北大,想要活得真实,就得有精神的目标,就得有严肃的精神追求,一旦选择这种活法,你就是自由的、愉悦的,你的生命就是活泼的、跳跃的。

  北大人向来重精神,我想北大以及北大人能够成功就在这一点上。

  钱理群教授说过,在生存、温饱基本解决,即达到衣食无虞以后,人在精神与物质上应有什么追求就是一个大问题。

  北大历史上的很多学者、教授,他们显然更注重精神对人的生命的意义,他们追求的是“简单的物质生活与丰裕的精神生活”。

  因此,就能如孔夫子所说,“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他们不追求外在于自我生命的东西,那都是身外之物,是应该而且可以淡然看之的。

  老校长蔡元培和胡适在这方面做得更是卓越,著名哲学家冯友兰先生的弟子钱耕森教授曾专门写了一篇文章谈他们的租房故事。他们曾长期居无定所,屡次搬家,虽身为名教授并兼要职,生活依然清苦,但他们不误立身行道,无暇计较个人得失。

  晚年蔡元培定居上海期间,先后租房竟然多达五次,几乎是过一年多就得搬一次家,总是寄人篱下。

  在这种情况下,蔡先生的好朋友和好学生蒋梦麟、胡适、王星拱、丁燮林、赵畸、罗家伦,于蔡先生七十岁前夕的1935年9月7日,特地集体联名写信给蔡先生:

  “孑民先生:

  我们都是平日最敬爱先生的人,知道明年一月十四日(误,实际上是十一日),是先生七十岁的寿辰,我们都想准备一点贺礼,略表我们敬爱的微意。我们觉得我们要送一件礼物给一位师友,必须选他所最缺少的东西。我们知道先生为国家,为学术,劳瘁了一生,至今还没有一所房屋,所以不但全家租人家的房子住,就是书籍,也还分散在北平、南京、上海、杭州各地,没有一个归垅庋藏的地方。因此我们商定这回献给先生的寿礼,是先生此时最缺少的一所可以住家藏书的房屋—各地的响应,已超过了我们当初的期望。

  现在我们很恭敬的把一点微薄的礼物献给先生;很诚恳的盼望先生接受我们这一点诚意!我们希望先生把这所大家献奉的房屋,用作颐养、著作的地方;同时也可看作社会的一座公共纪念坊,因为这是几百个公民用来纪念他们最敬爱的一个公民的。我们还希望先生的子孙和我们的子孙,都知道社会对于一位终身尽忠于国家和文化而不及其私的公民,是不会忘记的。

 

     我们很诚心的祝

     先生的健康!

    和先生一家的健康!

                                                        蒋梦麟胡适王星拱

                                                        丁燮林赵畸罗家伦

                                                    中华民国二十四年九月七日”

 

  这些北大元老处劣境而不觉,说明他们立身处世,所追求和所持守的是多奉献,少索取;重精神,轻物质;约己严,待人宽;要富而仁,不要富而不仁。

  他们的人生态度是求实的,他们的人生理想是远大的,他们的人生境界是高尚的。这就从根本上决定了他们对购房和租房的取舍了。

  我们从蔡元培和胡适两位老北大人对待住房的态度,可以感受到他们崇高的人格和精神,值得我们后人钦佩与效法。

  眼下的社会,我们的生活光怪陆离,物欲铺天盖地,你稍不留神就会迷失其中。

  现在很多人不仅家的空间被更多的物质占领,他们心灵的空间也已经越来越窄了,现代人的焦虑感也越来越强,每天匆匆忙忙地赶路,但总与幸福擦肩而过。

  如果我们再去看看“五四”前后那批北大人,他们的一言一行都震撼人心,他们相比今人更关注心灵世界的成长,甚至与世俗社会格格不入,但是他们不是失败者,因为时代的最强音大多都是从这里发出来的。

  有句话说得非常好,一切奢侈品都给精神活动带来不便,人生最美好的享受都依赖于心灵能力,是钱买不来的。在北大,你可以从相反的方面去体会,一切精神活动都给北大人巨大的利益和方便。

  实际上,真正的快乐对于物质的依赖十分有限,英国功利主义者全都主张快乐更多地依赖于精神而非物质。

  所以,我坚信在北大夜以继日地泡图书馆,疯狂地阅读,如饥似渴地听课听讲座,随时随地交流讨论,都是北大最美的精神风景,都是北大最殊胜的灵魂生活。

  原来,北大人精神生活一直不曾贫瘠,物质生活也不曾匮乏。一个真正的北大学子只要经过真正的北大生活,无论走到哪里都将是成功和幸福的。

 

 

燕园那些段子

 

  北大很大,也很老。所以它流传下来的段子自然就多。

  这几年我在北大也听过不少,其中一些非常精妙。

  或许你会问,北大人还会这样吗?是啊,北大人就是会这样。

  总的来说,燕园段子体现了北大师生的热情、憧憬、希望、爱情、学业、乐趣、才智、烦闷、空虚、沮丧、悲凉、愤怒、嫉妒、……各个方面和各种情绪,它们看上去五光十色、芜杂无序,但也幽默有趣,意味深长。

  北大师长或校友津津乐道的一些经典北大旧事,诸如在王瑶先生的烟斗熏陶中增长学问,在未名湖畔追随宗白华先生进行“美学散步”,在大礼堂前将时任副校长的文化泰斗季羡林先生当做校工、让其帮忙看管行李……

  这些画面早已不可见,只能从口耳相传的各类轶闻中怀想当年。

  比如,一代国学大师刘文典,学贯中西,思想学问博大精深,是当之无愧的学术大师。1916年到北大任教,但恃才自傲,狷介无比,每日口不离烟,常口衔一支,虽在与人讲话烟却依然粘在唇边。

  先生性情幽默滑稽,善谈笑,只是语不择言,常常触怒对方。他说中国懂得庄子的共有一个半人,一个是庄子本人,另外半个就是他。

  他当时不仅看不起搞新文学的沈从文,甚至连蒋介石也不放在眼里。一次他见到蒋介石,毫无顾忌地直呼其名,顿时惹怒了蒋介石。为此,蒋找人传话斥责他,他仍不改口,蒋介石为此下令逮捕了他,但刘仍毫不在乎,后经北大蔡元培等人出面说情,才恢复了自由身。

  北大还流传着陈独秀激出个书法家的段子。据说,任教于北大时的沈尹默先生诗好,更擅长书法,那时北大的一院、二院、三院门前都挂着长牌,上面的字都出自沈尹默之手。

  第一次去沈先生家拜访的陈独秀进门便大声说道:“我叫陈独秀,昨天我看到了你写的诗,诗做得很好,字其俗入骨。”

  话虽刺耳,说的却是事实,于是,沈先生接受批评,每日从基本功做起,坚持苦练下去,最终成就了自己。

  北大历史上最怪的教授可能就要数辜鸿铭了。他有“北大第一怪人”之称,周作人先生曾有这样一段文字描述他:“北大顶古怪的人物,恐怕众口一词的要推辜鸿铭了吧。

  他是福建闽南人,大概先代是华侨吧,他的母亲是西洋人,他生得一副深眼睛高鼻子的洋人相貌,头上一撮黄头发,却编了一条小辫子,冬天穿枣红宁绸的长袖方马褂,上戴瓜皮小帽;不要说在民国十年前后的北京,就是在前清时代,马路上遇见这样一位小城市里华装教士似的人物,大家也不免要张大了眼睛看得出神的吧。

  辜鸿铭不仅着装怪异,说话也怪:一是骂人,他性格孤僻,愤世嫉俗,看不惯之事张口敢骂,而且善骂;二是诡辩,他说话幽默,又喜欢胡搅蛮缠。

  他有一个观点就是主张男人纳妾,竟说什么男人好比茶壶,女人好比茶杯,一把茶壶配上几只茶杯,不是很自然的事情吗。

  而他上课的时候,更是与众不同。他每次上课都带一个童仆为他装烟倒茶,他就坐在靠椅上,慢吞吞地讲课,一会儿吸水烟,一会儿喝茶,好像很享受的样子,学生们则着急地等着他。结果情况很惨,一学期他只教了学生六首英文诗。

  在北大历史上,这样的段子随地散落,举不胜举。新时期,北大的段子也是层出不穷,最有名的当属孔庆东师徒俩。

  有一次,北大教授严家炎到徒弟孔庆东书房参观,发现满坑满谷都是金庸的书,便叹曰:“到了孔庆东的书房,才知道通俗文学为什么这样畅销。”

   过了一星期,孔庆东回拜严家炎老师,严教授也请他参观自己的藏书,孔庆东看后大叹说:“到了‘严加严’老师的书房,才知道严肃的学术著作为什么这样难买,原来都给您藏起来了!”

  此外,关于北京大学前校长许智宏的笑谈也很有名:当网上疯传低分生俞敏洪创办“新东方”,高材生遁入空门、卖猪肉者前仆后继……

   一位老师说:“干脆将北大改成佛学院或屠宰场吧。”

   许智宏笑答:“北大毕业也可以卖猪肉。不过我的学生就是卖肉也是北大水平—只赚不赔!”

  凡是在北大待过的人,都会对北大各个时期各个版本的北大段子感兴趣,实际上,北大人这么喜爱北大段子,也因为它在不声不响地滋养着北大人的身心灵,很多人能够从中获益,北大是个多故事的地方,也是传统深厚的精神高地。

  我喜爱听北大段子,我喜爱有段子的北大,因为这样的北大很精神,很可爱。

 

北大的精神地带

 

  北大燕园是个热闹的地方。

  北大的一个学子说过这样一句话:或许北大既不是中国最大的大学,也未必是最美的,但是却是我最熟悉和最热爱的地方。

  比如,最让北大人留恋的精神地带,除了未名湖,必是三角地了。

  三角地,其实面积不大,不到10平米,因形状似三角形而得名。它与北大百年讲堂仅一路之隔。

  在历史上,它作为北大 “民间信息发布中心”,曾是北大师生发表见解,表达观点的民主阵地。

  尤其20世纪80年代,三角地就是北大的代名词。它是一个思想圣地,是北大精神的缩影,是蔡元培“自由民主,兼容并包”的象征。

  20世纪90年代后的信息栏上,贴满了租房、讲座、求职的信息,北大学生在三角地查看信息已经成为北大的一个特色。

  遗憾的是,2007年11月,存在了几十年的北大三角地信息栏被拆除,那时我刚到燕园两个月,听说拆除的消息,我也深感遗憾。

  校方称信息栏商业信息过多,此举为环境整治的需要。

  在北大它是一个信息集散地,各个协会的海报在这粘贴,当然也避免不了一些住房之类的广告,但不可否认,它是燕园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现在三角地已成了校园中心的代名词。

  我听说拆除三角地的消息传到钱理群教授那儿的时候,68岁的钱老显得有些激动,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说道:“那以后所有消息都得先通过学校审批了?”

  未及回答,钱老重又靠回原位,默默道:“那就不再是‘三角地’了。”

  可见,这样一块小小的区域,已经成为如钱老等一批北大人的精神记忆。

  现执教于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的著名诗人西川1981年考入北大时,发现周围的同学“只要是字,都会凑过去看”。

  当年的北大,每幢宿舍楼有一个电视机房,报纸杂志很少,地处学生上下学必经之路的“三角地”,理所当然成为校园生活不可取代的一部分。

  每次路过“三角地”,这位校园诗人总会跳下车,把破单车一架,凑近布告牌,搜索最新人文讲座、社团信息与学术争鸣。从大饭厅打完饭的学生,许多端着饭盆径直走到布告牌前,边看边吃。也正是在这个时候,“三角地”开始进一步确立它的价值,渐渐成为北大精神的象征。

  关于三角地,让西川至今印象深刻的还有一件趣事,1980年代中期,“三角地”上演了中国首场行为艺术。

  据说一天中午,几个年轻人从长梯子爬上“三角地”旁的学三食堂,在一块木板后,开始往下面扔衣服。他与驻足的学生都看呆了,衣服扔完后,几人往外走,女生都低下了头,只有男生看见他们都穿着泳裤。

  随即,这几个前卫的文艺青年“晕菜”了,食堂的师傅不知什么原因,已把长梯子搬走了。

  2007年的时候,这里还曾发生过一段浪漫的故事。

  当时一位刚刚研究生毕业的女孩,在北大偶遇一名被单位保送到北大读研的男生,并一见钟情喜欢上了对方。

  故事没有继续发展下去,但这个女孩单恋这名男生已有9年。那天,已是吉林大学教师的女孩再次来到北大三角地,贴出征婚启事,也了却自己一桩心愿。

  可想而知,如果三角地没拆,也许这里可以引发我们更多的话题。

  关于三角地这块精神地带的拆除问题,各方意见褒贬不一,似乎大多数人是惋惜的、遗憾的,我本人也是持这种意见,感觉三角地是一段不可抹去的历史,它承载着北大人的精神信仰。

  如今北大三角地依然热闹,依然被人关注和提起,这里每天依然是人流穿梭,各种宣传条幅和活动展板摆满两侧,每到学期初,这里还是各种学生社团的宣传活动“阵地”。

  在这块精神领地上,北大人将演绎出更多美丽动人的故事出来。 

 
上篇:每天都在“战”斗 返回目录 下篇:保安都是励志书
点击人数(9412) | 推荐本文(5)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