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2
2 文 / 7998*微凉 更新时间:2012-6-2 19:15:10
 

[一]

 

我曾细数过自己犯下的许多错误,好了伤疤忘了疼绝对是其中最可怕的,也是我犯得最多的一样。

小艾的那件事情对我来说,像是生命中一场可怕的海啸,但是当那场海啸平息之后,我便连水的气味都没能再多想起一点。

孟浩然时常来约我去打篮球,他大概是不想我花太多的时间在家里面对着我的父亲。孟浩然是知道的,我的成功和我的桎梏,我的一切都来源于我的父亲,我的父亲就是我人生中的十字架。

我的荣耀和痛苦,都是因为他。

就像是在表姐的婚礼上初见那个女生一样,我根本无法表露出我的感情,也无法像她那般赤裸的灵魂,因为我的灵魂早已经被束缚起来了。

小艾自杀未遂之后,我有打电话给她。

但我没有和她见面。

我不知道这是否是为她好,我知道自己不爱她是一部分,但更重要的是,我可以肯定我仍然没有可以将她的爱和灵魂带走的勇气和力量。

我曾想,如果可以,我会做得更好,但我不知道要怎么做得更好,而这一点,被我埋得很深很深。有时候我觉得我是个偏执的人,我总是期望被人知道,却又将自己藏得很深。

就算我有许多的朋友,我也总会出神。偶尔朋友和我聊天,和我讲球技,和我讲二次上篮和入樽,我总觉得他们不是真实存在的,甚至他们还不如我脚下那坚实冰冷的水泥地实在,甚至我觉得,他们还不如脚下的水泥理解我。

有时候,我曾调笑般地想起,会不会等到有一日,我只能挖一个树洞,将我所有的心事对树干说。

 

 

我对高中的学校相当熟悉,因为它离我家不远。在我入学之前,我总是望着那几幢神圣的教学楼,想着自己总有一天会名正言顺地坐在那里,成为那里最好的学生。

而当我真正属于这所学校时,我最在意的东西却已经不是当初的教学楼了。我总是会独自一人去操场尽头的那一个小剧场。那里总是锁着门,在很久以前便被废弃了,门的铁链上已经长满了粗糙的褐色铁锈,显得沉重而无助,而那几扇拱形的玻璃窗上也堆满了灰尘。

这里以前是学校举行开学典礼和表演节目的地方,但是随着这里成为高升学率的重点高中后,开学典礼的场地自然换成了气派的大礼堂,而至于所谓的文艺表演,大概早就被人忘于九霄云外了。

我提着小提琴,站在这座破落的小剧场前,回望那所堂皇的教学楼时,才知道,原来自己从前坚信不疑的梦想,根本就不是梦想。

如果非要说我的梦想,那大概有几个,比如说再见到在表姐婚礼上遇见的女生,或是关于小提琴的。总之,我的梦想已经与这里再无关系。

 

 

[二]

 

我拿着小提琴准备离开学校的时候,忽然有一群女生叫住了我,她们嘻嘻哈哈的,嬉戏般地互相推搡着。

“有什么事吗?”我问她们。

然后她们便开始七嘴八舌地和我聊天,话题五花八门,从喜欢哪类女生、平时吃什么、拉小提琴多久了,到有没有女朋友之类的话题。我尽量微笑着为她们解答。

高中和初中最大的不同,大概是那些女生似乎在一夜之间变得勇敢了许多,有些人会光明正大地开始注意哪个男生,不像初中时,只将一颗种子埋在心里。我有时甚至会看见一些女生对哪个漂亮的男生吹口哨,这让我有些不习惯。

在我想来,孟浩然应该最喜欢这种情形。

新学年总会有一些学生热衷于评选校花校草这种老少咸宜的活动,我偶尔会被搭讪的原因,大概是因为我成了校草,又或许是因为小提琴优雅的杀伤力。

但我本身对这些事情并不在意,我觉得我早已脱离了同龄学生的范围,因为我不只有和他们一样的东西,我还有我的父亲、我的成长给予我的一些不同的东西。

校花那边的评选可疯狂了,我经常见着班上的谁谁谁要去给哪个女生投票,有人甚至在学校里当众拉票了。

在我在校门口附近被那群莺莺燕燕缠着聊天的时候,我的视线越过她们时,我看到了吕婉,她也看到了我。

我不知道是因为唇彩或是天生的关系,吕婉的嘴唇颜色十分红,和她修长的黛眉、精致的五官相映着,更加出彩。

吕婉是学校里人气最旺的校花候选人,她十分漂亮,还与我同届。

我不知道她是否有化妆,但她的气质几乎是无可挑剔的。据说她以前学过书法、芭蕾什么的,反正在她的身上,总能看到些精致的东西,而不仅仅是靠妆容样貌堆砌出来的那种肤浅的漂亮。

我在高年级学生做出来的那本校花候选人的册子上见过她的照片,当时我在选校花的全民运动中,也投了她一票。而现在在校门口,被一群女生簇拥着的她,谈笑风生,美目盼兮,倒真像是小公主一般。

我想她应该是知道我的。她看着我,眼神中没有闪避,倒像是我身上有什么东西勾起了她的兴趣一样。或许这样说也并不准确,我觉得她的眼神,更多是类似于第一次见到比熊犬或是龙猫那样的眼神。

我们就这样对视了两三秒,然后她转身离去。

我和身边的那群女生聊了一会儿,也转身走了。我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这一条路似乎从某天起,不知不觉被填满了来自撒哈拉的风,苦闷、阴沉、荒芜、残忍。

说到选校花的事就不得不提孟浩然,那家伙还为了我将票投给吕婉后诟病了我一番。他说你那是什么大众眼光,只知道相貌。还说他以前看女生也只知道看她们的相貌,而现在经历得多了,才知道自己以前的肤浅。他说他现在终于知道,女生的身材也是很重要的。这令我十分无语。

孟浩然痛斥了我一番之后,还说他觉得有一个女生更应该当校花,只可惜他的人缘不广,即使偷拍了那女生的照片,想要让她报名参加校花的评选,最终也没有成功。

“伟大的人总是孤独的。”孟浩然这样感慨着。虽然事实是从和他认识到现在,我都没看出他有多孤独。

孟浩然最近一直念着我开学后都不怎么去打球了,他说最近他们在打比赛,遇到一支实力挺不错的球队,让我到时不要再玩失踪了,不然以后他们遇到那支球队不好打。

我当时只是笑,并没有回答他。

我知道孟浩然是我的好朋友,甚至这么长的时间下来,他已经成了我的兄弟。但我还是有些看不起他,在心底里我觉得他可能并没有我这样好。但矛盾的是,我偶尔会想着,我要是能成为像他那样的人,或是和他对换就好了,这样我可能就会没有这么多的烦恼。

这真是一个有点可笑的事情:有一天,我们居然念念不忘地,想要变成那个心底里,我们觉得不如自己的人。

 

 

 

[三]

 

几天后,我在去教室的路上遇到了吕婉。和我上次看到她不同的是,她的身边并没有其他女生。

她笑着打招呼说:“你好,余言。”

我点了点头说:“Hi,吕婉。”

她会意地笑了,说:“我就猜你知道我的名字。”

“我还投了你一票呢,就是‘那个’的。”我回答道。

“这个我倒是不知道,不过还真谢谢你了。”她说着。她一点都不做作胆怯,落落大方,这令她在我心里突然加了些分,虽然从一开始我便不认为她是那种只有外貌的女生。

她忽然对我说:“上次我看到有蛮多女生围着你转的,你有什么感觉?”

她问完后直直地看着我的眼睛,似乎单刀直入地想从里面找到什么答案。我也看着她,但她那清丽的眼神,令我无从捉摸她的深意。

于是我只好耸耸肩,实话实说:“是有点……怎么说,骄傲的,但也只是一点。还是觉得有些麻烦吧。”

她似乎很满意我这个答案,笑着说:“嗯,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我没有去烦你。我也是知道你的,你长得很帅,人又很温柔,会拉小提琴,成绩比我好。”

“以后当朋友吧。”我和吕婉说着话,不知不觉已走到了我的教室门口,有几个和我比较熟络的男生对我挤眉弄眼的,颇有几分揶揄的神色,我急于结束这次谈话。

吕婉有些感慨地看了一眼我的教室,她说:“虽然没考上重点班是我的失误,但我想我也有足够的资格和你平起平坐,当你的好朋友的。”

我笑了笑说:“人都是一样的,哪有什么不能平起平坐的。”

“不一样的。”她固执地说,“下次我会展示给你看的。”

我没再和她争,只是微微笑了笑,进了教室后独自面对教室里那些男生的戏弄和恭喜,还有女生们古怪的眼神跟窃窃私语。

也就是在这天放学后,我在家门口的邮筒里看到了一封给我的信。

一个黄褐色的粗糙的信封,很老旧古板的款式,邮票的位置上盖着邮戳,收件人写的是我的名字,但是寄信人那里只写了“全国中学生英文大赛”几个字。

我想起了前几天接到的一个电话,有人在电话里说,他们准备举办一个全国中学生英文大赛,在全国范围内挑了一些人选,因为我的中考英语成绩不错,我入选了。电话本身倒没有什么问题,可令我疑惑的是,那个人给我留了一个号码,说是活动方还需要很长的准备时间,还有现在尚未确定到时选手过去比赛的费用问题,便草草了之。

我觉得这事不大靠谱,而且搞不好是某个诈骗集团的新招数,毕竟学生好骗,谁都想去赢个什么比赛,得个什么奖。基于这种想法,我便没将这个事情往心里去,但没想到他们真的寄了信件给我,而且里面有几张比赛的入场券,还有参赛者的参赛证件样本,信里说要我将自己的相片和资料发过去,便会有完整的证件给我。

我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信,觉得还是和父亲商量一下比较好。

我确实是一个健忘的人,在小艾的事情发生之后,我曾觉得会恨我父亲,恨他一辈子。但现在的事实是我和他跟从前没什么太大的区别,我一有事情仍会第一时间去找他商量,他也乐于为我解惑。

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我懦弱得就像一个无脊椎软体生物。

父亲看了一下那些信件,又打了电话过去,还看了一些他们提供的资料。他们的程序和证件什么的倒是有模有样的,条理也说得通,只是我们在网上查不到关于这次比赛的任何信息,倒是发现确实有一些人通过这样的方式行骗。安全起见,我跟父亲说我先去找我们的老师问一下,身为教育工作者,他们应该对这些比较了解。

于是我骑车去学校里找我们的班主任。

找老师询问所花费的时间,比我所想的还要多许多。虽然老师认为那个机构的证件什么的都没问题,但他一样找不到对方的任何资料。他说之前倒是有人和他说过这个事情,但他没在意,也没存对方的电话。我们弄到很晚的时候,才有老师的一个朋友说知道这个比赛是正规的,是国家教育机构为了改善孩子的英文学习环境而举办的一次比赛。因为是第一届,而且离比赛时间还有些长,宣传策划什么的还没出来,所以知道的人不多。

知道这些后我终于松了口气。

在回家的路上,一场大暴雨忽然倾盆而至,我被浇了个透心凉,而且撞倒了前面一个突然跑过来的女生。

而当我看清那个女生的时候,我突然就觉得,我目前的难过,也不是什么惨痛难当的事。因为我遇见了这世界里,我前所未有的幸福。

这个下着暴雨的夜晚,或许是众神之手合力为我所施展的一次命运的转舵,我再次遇到了两年前在表姐婚礼上见过的那个女生。

我看着她,看着她在我的面前,看着她被大雨浇湿了的头发和脸颊,看着她的睫毛上挂着的泪水或雨珠。

这是一次得来不易的遇见。

我的脑海里关于其他一切,全都被我抛空,这一刻我才知道,除了她之外,那所有的一切,根本都不是我在意的。

我只想要帮她擦拭那些雨水,我只想要安慰她。

这种愿望如果强烈到足以被称之为欲望,那我的欲望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纯洁的欲望。

所有的人,错过了我们这样的年纪,都不会再有。

 
上篇:1 返回目录 下篇:3
点击人数(3100) | 推荐本文(3)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