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10暗流 ——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10暗流 ——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文 / 言氏小六 更新时间:2012-5-27 20:31:41
 

“只要擎儿喜欢,无论藏月抑或摘星,我都会双手奉上……”耳畔不断的回想起这一句轻言慢语,心房的位置蓦地就传来一阵不规则的律动,扑通扑通蹦跳的无比欢畅。这般奇异的感觉,言擎只觉得颊边的温度竟比那七月的骄阳还似火。

兵者,切忌焦躁急进。

深谐此道的言大公子自然不会去犯这个忌讳,他仅是俯首深深地看着眼前女扮男装的紫袍少年,唇角的浅笑淡然却又惑人。

数年来难得害羞次的言二少回神看到这一抹笑容,反射性地退后了步,扭头哼道,“大哥,你又在开我玩笑了!”

言惟墨蹙了蹙眉,刚想说些什么,却被一道熟悉的女音打断。

 

“惟墨公子!擎!”一抹绯色纱裙的少女朝着两人此时站立的方向挥了挥手道。

“吟铛?”言擎闻声,疑惑的回过头道。

于是,言大公子暗自扼腕,年少时的记忆太深刻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每每这种时候,总还有些路人甲乙出来碍事。思及此,他冷冷的朝着跟在曲吟铛身后的白衣少年看了眼。

果真,下一句便听到自家二弟那招牌式的招呼声。

 

“哟,小猫也在呀。来,给爷笑个。别整天板着那张水灵灵的小脸,多浪费资源呀~”言二少唱作俱佳的调侃道。

缓步从后头走来的白衣少年闻言,禁不住面色一黑,冷斥道,“好歹言府也是名门大户,怎生的你这般的无赖泼皮!”

“咳,这个还要怪惟墨管束不周。”不动声色的挡在了跃跃欲试的紫袍少年身前,言大公子轻咳一声道。

“我……我不是这意思……”看着眼前这青衣公子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曲项歌愣是憋红了一张嫩脸。

言惟墨方才缓缓道,“既然是误会,那就还请曲公子多多包容了。”

“哪里……”曲项歌顿觉无力。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言二少这肆无忌惮的性子,绝对是被言家人给宠出来的……

 

“擎,你和惟墨公子也是来这摘星阁用饭的?”轻轻拍了拍自家表弟的肩,曲吟铛好奇的看着两人道。

言擎眉梢微挑,“我还是比较喜欢藏月楼。”顿了顿,她看到某人面上明显勾起的弧度,这才侧脸道,“老字号,品质有保证而已!”

扑哧一声低笑传来,她抬眼看去,竟是绯色纱裙的少女捂着肚子,笑个不停的模样。

“吟铛?”言擎疑惑道。

抹了抹眼角笑出来的泪花,曲吟铛这才解释道,“没,擎你刚刚的样子,很像是前几天这两家酒楼打的广告。”

“……”

言二少反射性的摸了摸脸,自己长的有这么喜感么?随后她总结道,姑娘,你笑点太低了,真的……

 

“擎儿,不如我们一道去那摘星阁瞧瞧?”数年来的默契,他这一动作,言惟墨就已知晓这人定是又想到什么奇怪的地方去了,遂开口道。

这厮不是藏月楼的东家?定是又在打什么坏主意了……深刻了解某人本质的言二少思绪打了个圈,应声道,“大哥做东,小弟怎能不给面子。”

“惟墨公子不介意我们姐弟二人也一道去罢?”眨了眨眼,曲吟铛笑眯眯的探头道。

维持着在外一致的风度,青衣的翩翩公子抬手含笑道,“当然不会,二位请。”

“表姐……方才不是……”曲项歌看了不远处悠闲的紫袍少年一眼,不满道。

绯色纱裙的女子双手撑在他的肩上,盈盈一笑道,“项歌,难得碰上熟人你就放松些嘛,成日窝在后院摆弄那些刀刀剑剑的多闷呀!再说了,这摘星阁,我可喜欢的紧。”

“啧啧,小猫儿又害羞了。”把玩着手中的桃花扇,言二少吐出一句让他瞬间拍板的话。

曲项歌脸色唰的一红,瞪眼道,“胡说些什么,去便是!”

本着气死猫不偿命的原则,紫袍少年徐徐经过他身边之时,再次丢下个水雷,“乖,早知如此,何必傲娇。”

“……”

 

一路踏进这摘星阁,倒像是进入了另一番天地。

若是藏月楼是以素洁高雅为主的布置摆设,那么这摘星阁便可算的是妖娆奢靡,撩开大门后的深紫珠帘,一名身着嫩黄抹胸缎裙的少妇踩着莲步迎上前道,“哟,这不是先前刚用完饭的两位客官么?”

少妇一身浓郁的香粉味扑面而来,言擎禁不住嘴角抽了抽,高人,就算是天天熏香都未必有这般程度的浓厚粉味。倒也不难闻,主要言二少不好熟女那一口,自然是对这种妖媚型的退散了。

“掌柜的,介绍了两位朋友来这,麻烦安排个雅座。”曲吟铛倒是毫不在意的轻笑道。

施施然的朝几人飞了个媚眼,这少妇方才朗声道,“翠儿,来领这几位客官上雅座去!”说完,她便一扭一摆的走回柜台处。

瞧瞧这酥胸半露,纤腰翘臀,一颦一笑间皆是诱人风情的小样,真的只是个掌柜么……言二少深深的感慨了,眼角的余光却下意识地朝着前方的青衣男子面上看了眼,目不斜视,一副禁欲君子的姿态。很好,不愧是大哥,光这定力就非常人能比!

 

“擎儿?”看着还呆站在原地的紫袍少年,言惟墨疑惑道。

被这声提醒惊到的言擎方才反应过来,匆匆跟上踏上二楼的人。

终是看不惯他这般姿态,曲项歌冷哼一声讽刺道,“看来言二少是被那掌柜的给迷了眼。”

言擎倒也不恼,提溜着手中的桃扇凑了过去含笑道,“小猫莫不是又吃醋了?放心,少爷我会给你留个位置的。”

曲项歌VS言擎=曲公子再一次完败

 

“你你,简直是不知所谓!”被调戏的曲公子白玉面上窜上两朵红云,咬紧了牙关甩袖而去。

抽回差点被挥落的折扇,言二少这才兴致颇好的敲着拍子道,“驯猫之道果然还需多多研究,老是炸毛呢。”

行走至最前方的两人看到他们之间的互动,倒是皆相视而笑,至于这笑容的含义就不得而知了。

 

二楼的雅座,布置倒也算得上精致。数十张红棕长桌围成了个圈,两桌之间却又摆着半人高的花鸟图屏风,既是保留了空间又不会相互干扰。

看着忙前忙后端着果盘和斟茶的艳服少女,言擎这才指着正中间的搭起的青石台子问道,“这位姐姐,今日可是有什么节目?”

一身瑰色纱裙的少女捧着茶壶倾身上前,眉眼弯弯道,“客官想必还是头回来吧?这台子每逢三五日便会有多才多艺的俏姑娘来助兴表演呢。”

“这倒是新鲜。”言大公子抬眸意味深长道。

“可不是,还请各位慢慢享用,若是有吩咐的话,摇一下桌角的铜铃即可。”也不多搭话,少女眨了眨眼就退了出去。

 

“这楼里的糕点倒也还算爽口,擎你尝尝。”率先拈起一块菱形的方糕咬了口,曲吟铛感慨般的推荐道。

“能得吟铛如此赞誉,还真要尝尝看。”将折扇放在桌面上,言擎挑了块嫩黄的软糕放入嘴里。甜而不腻,入口即化,她抿了抿唇冲着身旁的青衫男子挑了挑眉示意到。

留意到自家二弟使的眼色,言惟墨也不含糊,直接执起一块相同的软糕尝了尝。“这摘星阁果真是名不虚传……”他敛眉低赞了句,眸中意味难明。

几人正说着,一连串“叮叮咚咚”的琴音传来。

只见两名面上罩着轻纱的年轻女子在台上盈盈福了个身道,“诸位客官,粉黛和碧落此番有礼了。”

周围隔着屏风的几桌倒是极为捧场的鼓起了掌,依稀可以听到几声叫好。

两朵姐妹花一弹一唱配合的极为默契,琴弦拨动间,另一名少女合着音吟唱道,“日色欲尽花含烟,月明如素愁不眠……”

 

“惟墨今日身子稍有不适,就不多留,先行回去了。”曲子听到一半,言大公子已是萌生了去意道。

“欸?”曲吟铛疑惑的扭过头道。

“吟铛,今日就先到这里罢。大哥身体不适,我陪着他回去,改日再聚。”言擎本就对这些歌舞风月不感兴趣,再想到自家大哥身后的伤,当下也坐不住了。

见状,曲吟铛柔声道,“既然惟墨公子身子不适,那我也就不多留了,改天再上门找你们玩。”

“那么恭候大驾。”曲吟铛这般爽朗大方的姿态倒是意外的合了言擎的胃口,她半开玩笑道。

“就这么说定了!”

“……”

 

走出这摘星阁,言擎方才长舒了口气道,“这摘星阁其他的倒还好,就是这股子味道让人没法适应。”

言大公子回眸低笑,“擎儿对这摘星阁怎么看?”

“布置精巧,糕点出奇的味道好,只是怎么看都有种风月场所的奢靡之风,倒像是跟你的藏月楼正好相反。”言擎摸了摸下巴,看了眼身后,这才压低声音继续道,“其实,我有个好办法!”

“哦,说来听听?”言惟墨似笑非笑的道。

见他又是这般神色,紫袍少年咽了口唾沫兴奋道,“东家,既然这摘星阁请的都是姑娘,那不如我们藏月楼就雇佣一批清俊男子……”其余的部分在某道越来越灼热的目光下自动消音。

 

言大公子暗暗的磨了磨牙,“真难为擎儿有这般妙计了……”

言擎自是知道自家大哥不会采纳这个主意,视线掠过他的背部,方才迟疑地道,“大哥,你不觉得最近这些事情似乎有点……”吊楼的崩塌再加上这突然冒出的摘星阁,若是先前还不明白,那么今日知晓了藏月楼的幕后东家是言惟墨后,倒像是可以冲着言家而来了。

青衫男子抬手揉了下他的发顶,轻笑道,“莫要多虑了,这些事我自有安排。擎儿你,只要像现在这般快活的做个言二少便足矣……”

 

东厢的书房内,两人隔桌相对。

案几上齐齐摆放着青色的玉杯,泛着清茶的香气,白皙的指尖摩挲过平滑的表面,身着月白深衣的男子淡然道,“近来之事,想必不用我多言,三弟心下也该清楚。”

端坐在对面的墨袍男子半侧着脸,令人无法看清他的神情,只听那清冷如雪的声音缓缓道,“藏月楼一事,的确有所耳闻。”

低叹口气,言惟墨姿态从容的半倚在身后的软榻边,挑眉道,“有所耳闻几字也太过清浅,我可是向来很相信三弟的能力。”

墨色的绸服宛若流水一般划过桌角,言惟砚转了个身,对着眼前之人正色道,“大哥是藏月楼的东家。”

 

半倚在塌边的清俊男子很是矜持的略微頜首,表示确认。

“大哥坑了我不少钱财。”言惟砚定定的注视着他,声音里竟是含了几分的委屈。

修长的指尖霎时一僵,言大公子向来运转神速的大脑中有那么一瞬的空白,他怔怔道,“三弟何出此言?”是他幻听了么,为什么这话题竟是朝着诡异的方向奔了过去。

“想必大哥也知道,二哥素来最是喜欢去藏月楼,但是每每付账之人却是我,而这藏月楼的收费也更是以贵字闻名。”言惟砚一本正经的清算着。

对面的言大公子木然,“所以?”

“一壶雨花茶,一碟绿豆糕竟是能高达十两白银!”声调微微抬高,充分表达了主人的愤慨。

言大公子:“……”

 

“小砚,小砚!”一道呼唤声传来,紧接着是一连串的脚步声在长廊上响起。

书房的门被推开,言擎手中捧着一个玉瓷小碗兴冲冲地道,“终于找到你了,快来把它给喝掉。”

微凝的气氛被打破,被点名的言惟砚看了眼那碗泛着热气的黏稠液体,迟疑地道,“二哥,那是?”

“大补之物!”言擎匆匆上前几步,将玉碗摆在案几上道。

待到看清那碗中所盛之物后,倚在软榻边的言大公子终是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看到言擎不满的朝这边瞪了眼后,他才干咳两声道,“这是擎儿的一番心意,的确很补……”

 

没有忽略那一抹扑鼻而来的苦涩之味,言惟砚蹙眉道,“二哥,这里面放了些什么?”

“鹿茸、虎鞭、狗肾、肉苁蓉……”言擎歪了歪头,认真的数道。

他每说一词,言惟砚的脸色便沉上一分,好不容易清算完毕,言三公子神色间已是犹如黑云低压一般。

纵然言二少神经再如何粗,此时也意识到自家三弟的表情实在是算不上感动,她呐呐道,“小砚,怎么了?”

深吸了口气,言惟砚面无表情道,“二哥准备这……给我喝?”

“当然,不是给你,难道我还自己喝不成!”言二少理直气壮的反问道。

书房内静默了片刻,言惟砚很是艰难的吐出一句,“那敢问二哥是否知道这些药材的用途?”

 

有些心虚的扫了眼软榻边的清俊男子一眼,言二少低声道,“壮……壮……”她咬了咬牙,飞快的接道,“壮阳健体,重振雄风!”

“……”

半倚在软榻上的言惟墨摆正了坐姿,看似不动声色,实则半掩在月白深衣下的左臂已经隐忍不住的抖了抖。

言三公子起身,双手紧紧地背在身后,暗沉的声音中隐隐有股咬牙切齿的意味,“多谢二哥关心,但是惟砚正值青年,想必还用不上这等补药!”嗷嗷,言三公子怒气破表,经鉴定,一天之内竟有两句话已破二十字以上。

只可惜,言二少以为他是碍于面子,才硬撑着开口。毕竟据说只要是个男人都很计较能不能和行不行这种问题的!于是乎,她略带暗示的开口道,“小砚,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已经询问过了,只要照着这方子喝足两个月,保证你生龙活虎绝无后患之忧!”

“啪”的一声脆响,青色的茶杯滚落在地面上。看着两人投来的视线,言惟墨强忍着满腹的笑意,挑高了眉梢道,“当我不存在便是,两位请继续。”

“……”

 

言三公子揉了揉跳的无比欢畅的太阳穴,长吁了口气道,“二哥多虑了,我真的用不上这种东西。”

言擎一急,脱口而出道,“你上次不是说伤到了男子最脆弱的地方么?怎么会不需要,这可是我准备了好久的药材!再说了,大哥也是自己人,绝对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而笑话你的,男子汉大丈夫别扭个什么劲!”

“敢问二哥,我何时有这般说法?”言惟砚僵硬地开口道。

言擎一副豁出去了的模样,“这可是你要求我说的,别怪我……就是前天晚上我不是拿了扭伤的软膏给你,结果你一手遮遮掩掩的挡在那个位置上,完后对我说你的伤不在腰上……”

 

“砰”的一声,刚被主人捡起不久的青色茶杯再一次热情的奔着大地之母的怀抱而去,言大公子终是忍不住一手扶在案几上,肩膀不停地颤动着。结果这一激动,背后的旧伤再度发出警告,他蓦地倒抽了口凉气,哭笑不得的无奈道,“擎儿,你就放过为兄罢……”

言擎站在原地,顿感莫名的眨了眨眼。

“二哥,你误会了……此等补药,还是都留给大哥享用罢!”说完,一身墨色绸服的言惟砚拂袖而去。

 

直至脚步声消失于屋外,言惟墨这才将茶杯放下,嘴角含笑道,“擎儿,可真有你的。”

“小砚这是害羞了还是又别扭了?”言擎移步坐在桌前,撇嘴道。

言大公子倒是难得好心的替自家三弟辩解了一回,“大概是擎儿你误会他了,三弟的身子,其实没你想象中的那般孱弱。”

“那这些药材岂不是都浪费了?”指尖绕着案几上的玉瓷小碗打了个旋,言擎不满道。

抬手执起一旁散乱的账簿,言惟墨没太在意的道,“放那罢,一会让下人收拾干净便是,偌大个言府还不至于会缺这一碗药材。”

 

“大哥,你这就错了,怎能这般的浪费!”言擎收回手,不悦道。

难得素来铺张浪费的言二少会这么说,手中的账簿半掩着脸,言惟墨颇感兴味的看了他一眼,“既然如此,那擎儿有何良策不妨说来听听?”

言二少抬手指着那一碗墨色液体,很是认真的道,“最简单的便是交给大哥喝下去,既不会浪费我的一番心血,又能起到强健体魄之效。”

“擎儿……不要随便质疑为兄的能力……”言惟墨禁不住嘴角抽搐道。

言二少捧着那碗“珍贵”的补药,可怜兮兮地道,“大哥,你就从了吧。多补补也不是什么坏事。”

闻言,月白深衣的男子动作蓦地僵住,深深看了这个女扮男装的少年一眼。随后他挪开了挡在两人之间的账簿,倾身上前,似笑非笑道,“擎儿,你最好莫要再多言。否则,我会亲口把这碗补药喂你喝下去……”

 

又是那般的调子,言擎不自在的朝后挪了挪,避开那道湿热的气息,转移了话题道,“大哥,藏月楼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虽然有些遗憾于某只小白兔逃避的态度,但是言大公子的耐性明显还不错,顺着话题应声道,“惟砚这小子倒是被你给带坏了,说话弯弯道道的。”

看着两人之间重归于安全距离后,言擎这才反驳道,“这是污蔑,我才没有带坏小砚!”

言惟墨偏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倒也没多说,只是缓缓道,“三弟方才的话倒是提醒了我件事,既然这摘星阁发出了战帖,我们又岂有不接之理。”

 

“小砚?”言二少不得要领的疑惑道。

言惟墨頜首,“这摘星阁虽然来势汹汹,却并未有坚实的基础,既然两家酒楼风格迥异,那么我们便可从这价格之处入手。”

“对,言府的名下尚有不少提供原料的铺子,还有城郊那几处田地!”言擎两眼一亮,一手敲在掌心道。

“呵呵,擎儿这次倒是反应的快。”言惟墨低笑一声赞道。

言擎佯装了个鬼脸,狗腿道,“那是,可别小看我!再怎么说也是言大才子的弟弟,当然不能给你丢了面子。”

雕花的栏窗处透入的一抹斜阳落在月白深衣的男子身上,整个人顿时镀上了层暖金色,随手将账簿丢在一旁,他噙笑道,“我倒是想看看这摘星阁的主人会怎么做……”

 

摘星阁顶层——

一袭嫩黄抹胸绸裙的少妇半跪在地上,沉声报道,“主子,这藏月楼竟是同我们玩起了价格战,不知……”

“嘘,随他们玩下去便是。”一道慵懒动人的女音从飘舞的纱帘后传来。

少妇蹙起眉,迟疑道,“可是主子,时间上……”

一阵稀疏声响起,少妇顿时垂首噤声。

似是翻了个身的少女这才缓缓道,“姮,你在急些什么呢?能不能告诉我听听?”女音依旧曼妙动人,其间蕴含的深意却让跪在地上的少妇禁不住冷颤了下。

“一切听从主子的吩咐。”

“乖。既然人生苦短,何不及时行乐?”

“……”

(未完待续……)

 
上篇:09补身 —— 这补身之物,还要从虎鞭鹿茸一类说起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5144)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