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09补身 —— 这补身之物,还要从虎鞭鹿茸一类说起
09补身 —— 这补身之物,还要从虎鞭鹿茸一类说起 文 / 言氏小六 更新时间:2012-5-27 20:31:17
 

言府晚膳的圆桌上,看着两侧空荡荡的座位而显得格外冷清的气氛,言擎终是忍不住开口道,“娘,小砚还没回来?”

一双保养得宜的素手慵懒地捧起淡青的瓷碗,言夫人轻扫了她一眼道,“我还以为你不会注意到呢。”

言擎嘴角抽了抽,“怎么可能,那么大个活人,难不成我是瞎子?”

一向作壁上观的言老爷咂巴了下口中的嫩笋,方才意有所指道,“眼不盲,心盲而已!”紧跟着清脆的一声啪响,他手中的玉筷落在了桌面上。

“啧啧,老爹又说错话了吧,居然连筷子都拿不稳了。”言二少眼疾手快的夹走了盘中仅剩的最后一块红烧肉,幸灾乐祸道。

言老爷闻言,先是吹胡子瞪眼了番,紧接着侧过头委委屈屈地对着自家夫人道,“夫人,那小子又抢我的肉!”

神态自若的伸出玉筷夹过言擎刚抢到的红烧肉,再无视了某老爷满面欣慰的表情,一口咬了下去,言夫人这才悠悠道,“老爷,吃素益于身,这肉就交给我帮你解决了。”

“夫人,你你……损人利己!”言老爷颤着音道。

言夫人先是凉凉的瞥了他一眼,“那我让厨子再多上几盘肉给老爷如何?”然后顿了顿,,似笑非笑地提醒道,“全都归老爷一个人呢。”

言擎:“……”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言老爷:“……”呜呜,他才不要撑死,夫人绝对会让他全部吃完的。

“老爷?”言夫人声音愈发的温柔道。

轻蹭了下掌心的薄汗,言老爷讪讪的哼唱道,“这个,吃素好,吃素妙,吃素强身健体,长命百岁!”

 

“噗……”言二少还未来得及吞咽下去的热茶一口喷了出来,看着注意力被吸引过来的二人,她才执起茶杯掩饰道,“两位请继续,莫要搭理我……”

不甘心的冷哼了声,言老爷刚想开口,就听见一句轻咳,连忙噤声。夫人惹不得,男子汉大丈夫,忍了!

“擎儿,你有事找砚儿?”言夫人挑眉问道。

言擎有些迟疑地开口,“也不是什么大事,娘可知道他去了哪?”先前在河边之时,她一心关注着大哥的伤势,并未多加留意。回府后再想起,她总觉得自家三弟不太对劲的样子。

晕黄的灯光露在落在长睫上形成一圈暗影,言夫人缓缓道,“晚膳之前他就回来了,不过似乎是因先前吊楼的崩塌,腰给扭了下。”

“欸?娘也听说了……”言擎抿了抿唇,呐呐道。

言夫人不正经的飞了个媚眼,“小样,泉城这么丁点大的地方,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言老爷:“……”

“……我用完了,两位请继续……”言二少果断的放下茶杯,转身离开。

看着逃得比兔子还快的二儿子,言老爷不满道,“夫人……”

“嘘,儿孙自有儿孙福。长夜漫漫,不如……”一指抵在眼前之人的唇间,一身华服的贵妇人凑上前压低声音道。

“唔……”

于是芙蓉帐暖度春宵……

 

入夜的凉风拂过,言擎踩着双木屐绕过院内的花丛,白皙的足间微微感觉到些湿意。

将因为先前为了便于行走而撩高的衣摆垂下,直至掩住脚上的木屐,她才抬起手轻轻的叩响了的屋门。

 

“谁?”屋内先是一阵稀疏声,这才传来略为一句低沉的询问。

褂衣下的一手紧了紧,言擎应声道,“小砚,是我。”

“砰!”

“咣当!”

闻言,屋内顿时发出一阵连续的声响。

言擎略一迟疑,抬高音量道,“小砚?你怎么了?”

“没……”屋内之人反射性的回道。

 

半响,屋门吱呀一声被推了开。

半明半昧的灯火下,垂坠至肩下的墨发上沾染着清晰可见的水珠,素来清冷的俊颜竟是带着丝难言的窘迫。言擎好奇的打量道,“小砚,你在沐浴?”

言三公子低咳了声,“没,只是洗了把脸而已……这季节……燥的很……”

“啧啧,小砚这副样子可是会让我觉得刚刚你有做些不可见人的事情呢。”睨了他身后半掩的屋内一眼,言擎打趣道。

言惟砚霎时语塞,待到反应过来他话中之意后,才扭头道,“二哥尽是想着这些……”

踮起足尖拍了拍自家三弟的肩,言擎这才一脸深明大义之色的道,“别害羞,二哥懂的,这个满腔热血无处挥发的年纪,为兄也经历过……”话说,老大也就算了,这老三是吃什么的,居然也一下子窜这么高,害的她拍个肩都得踮脚。兴许是放养问题,好在她比寻常女子要高上那么几分,平日里穿着暗置夹层的鞋履倒是也看不出什么。

 

他到底懂什么了……为了避免这个话题诡异的延续下去,言三公子终是恢复了往日的面瘫脸,冷然道,“二哥找我有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了?”言擎撇了撇嘴,这才继续道,“听娘说你扭了腰,喏。”一直垂在衣袖下的左手伸出。

看着摊在掌心内的碧色软膏,言惟砚心下百味杂陈,声音低了低道,“这是?”

言擎凝了凝眉,“祛瘀活血的膏药,你先进去躺着,我来帮你推拿。”

“推拿?”言惟砚怔怔的反问道。

“怎么?你不是扭伤了腰么?不推拿化散淤血怎行,可别小看了我。要说起这推拿,言府上下估计无人能及你二哥。”以为是信不过她的技术,言擎这才信誓旦旦道。

“……”

敏锐的捕捉到某个词汇,言三公子眉角禁不住一跳,“扭伤?”

“对呀,娘说你因为先前吊楼的崩塌才扭伤到腰的。”言二少乖巧的点了点头道。

言惟砚扶额正身道,“二哥,我没有扭伤腰。”

“小砚,你可是在怪我当时没有留意到你的伤?”墨色的衣袖被轻轻的攥住,言擎掩面低叹道。

“二哥,不是这样的……”他蓦地一僵,有些无措的开口解释道。

言擎仰起脸,神色间愈发的凄凉和惨淡,“那为什么不愿意让为兄帮你推拿一番呢?”

“……”言三公子心下顿时半是挣扎半是煎熬。

 

蓦地,他像是豁出去了一般,沉声道,“因为我的伤不在腰间,而是在……”话音逐渐弱了下去。

“欸?”视线触及他半掩在身前颤抖的手背上,言擎惊的忘了自己此时还在扮忧伤的状态。

猛然回味过来,言擎捂紧了嘴,颤声道,“难道你伤的是那个位置?”

言三公子垂眸,默不作声。

“怪不得……”言擎不自觉地倒退了两步,恍然大悟。

一手将软膏放在他掌心内,言二少严肃的正色道,“小砚,你放心……为兄,定会托人寻来补身的药材……让你重振雄风的!”唯恐伤到自家三弟的男性自尊,最后几字,她含含糊糊的半掩了过去。语毕,飞速的踩着木屐离开了。

 

徒留侧倚在屋门前的墨衣男子,一脸茫然的看着手心内的碧色软膏。二哥今天怎么这般好说话……他只是想说,自己不慎擦伤了腿侧而已,否则以二哥的性格,难保不齐会扒光他来推拿……

罢了,那个伤口还是莫让他知晓的好。

低头看了眼掌心内的物事,言惟砚的唇角勾勒出一抹浅浅的弧度。

 

纠结的送完药,言擎忽然记起另一号该照料的伤患,于是匆匆赶到伙房,截过婢女手中备好的白粥,这才又绕回了东厢。

支起一手在屋门上敲了敲,听到内间传来的应声后,言擎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半伏在软榻上的青衣男子,手中执着本小册,头也不回的吩咐道,“晚膳送来后便退下罢,无需服侍。”

闻言,端着玉瓷小碗的言擎沉声道,“受伤了就该好好休养,大哥你总是这般不注重身体。”

“擎儿?”言惟墨略为讶异的回过身。

放下手中的托盘,快步上前夺过他手中的小册,言擎抿唇道,“大公子,该起身用膳了!”

看了眼玉瓷碗内的白粥,言大公子揉了揉额际,“擎儿,这也太清淡了点。”

“受伤了当然得吃的清淡些。”不感兴趣的翻了翻手中的小册,言擎提醒道。

“我手酸,肩上根本使不出力,不如擎儿你帮帮我?”懒懒地侧卧在软榻上,任由松散开的发丝垂落而下,青衣男子耍赖道。

倒是难得见他这般温温散散的模样,再思及这伤的由来,言擎倒也不矫情,捧过小碗,执起调羹就准备开喂。

刻意的半偎在他的身侧,言大公子心满意足的享受着意料之外的福利,嘴里清淡无味的稀粥也有如山珍海味般愈发的甘美。至于有些隐秘,也不急于一时,反正时间还长着……

 

“大哥……”身后之人有些迟疑的开口道。

“恩?”

“你……知道哪些是可以壮阳补肾的药材么?”

“噗……咳咳……”一口白粥呛在喉间,言惟墨咳了半天,这才神色复杂的道,“擎儿,你……”

放下小碗,言擎认真道,“大哥,告诉我吧,这是为了小砚好……”

言惟墨一怔,“三弟?”

“对……小砚他居然伤到了……”言擎哽咽道。

“……”思考了下这个问题的可能性,言大公子默默掩面,三弟真是难为你连这都被误会了。

“大哥?”

言惟墨挑起眉,“这补身之物,还要从虎鞭鹿茸一类说起,擎儿,你且等为兄慢慢跟你道来……”

 

东厢外,一名华服妇人满意的把玩着手中的折扇,“兄恭弟亲,甚好甚好……”

不甘被冷落的言老爷凑到她耳边道,“夫人,别管那帮臭小子,咱们继续。”

“老爷,你真猴急。”眉梢一挑,华服妇人瞪眼道。

委委屈屈的蹭了蹭,言老爷这才小声辩解,“明明是夫人你先……”

“老爷,言府家规第一条?”

“谨遵夫人教诲……”

“乖,夜长着呢……”

 

“鹿茸、虎鞭、狗肾、肉苁蓉……”一边端着空着的玉瓷碗从东厢的屋内走出,言擎一边歪着头默念道。再想到自家三弟那个难以启齿的问题,她就不由得加快了脚下的步子,一路直奔伙房。

伙房前的木门半掩着,流泻出微暖的光晕,隐约传来几句低声的交谈,耳畔敏锐的捕捉到某个熟悉的地方,言擎挑了挑眉,侧过身屏息在外偷听着。

“唉,忙活了一天,快累趴下了都。”一阵稀疏声传来,略带着一丝娇媚的女音抱怨道。

另一人则显的温婉许多,“快些收拾完,早点回去休息罢。”

“也对,我明日还要出府呢!”娇媚的女音蓦地一转,得意洋洋道。

“小容你明日要去哪?”稍远处,又一道声音插了进来问道。

娇媚的女音压低了声道,“我在府外的小姨给安排了亲事,就约在那摘星阁。”

“摘星阁?”先前的温婉女音疑惑道。

“哇!小容你说的摘星阁可是那座新开在藏月楼对面的酒楼?”

“恩哼。”

“啧啧,看来小容要攀上高枝儿喽。赶明富裕了,可别忘了我们这群姐妹呀!”

“那是自然。”

顿了顿,温婉的女音似乎有些好奇道,“这两间酒楼的名字还真对仗的,莫不是同一个老板所开的?”

娇媚的女音冷嗤一声,“怎么可能!这两间酒楼闹的可厉害了,你的消息也太落后了些。”

“怎么?说来听听看?”

“别说这名字,就连位置,价格,菜式和花样,摘星阁都处处跟藏月楼争着,据说是要挤垮泉城第一楼呢!”

“啧啧,还真是大手笔……”

 

听到这,言擎揉了揉发酸的手臂,终是忍不住推开了半掩的木门。

吱呀一声,伙房内的众人这才扭过头看来。

“二,二少!”最先回过神来的是那道温婉女音的粉衣小婢。言擎看了眼,青丝素面,虽不惑人,却别有番干净的味道,果然是音如其人。

余下的几人也随后反应过来,躬身道,“二少。”

“姐姐们不必多礼。”抬了抬手中的托盘,言擎眉目含笑道。

晕黄的灯火下,一身浅紫长袍的少年眼角弯弯,如瀑的墨发松松懒懒的挽在肩后,举手投足间,风姿无限,几名侍女看的是好一阵的愣怔。

少爷啊,你一个男子居然长得如此祸水,这让奴家怎么活呀怎么活!膜拜在自家少爷的皮相下,娇媚的婢女捧着躁动的小心肝瞬间荡漾了……

“刚刚,似乎听到你们提起了藏月楼?”紫袍少年低笑道。

不着痕迹的凑上前几步,翠绿裙衫的婢女殷勤道,“二少难道也对这两间酒楼的明争暗斗有兴趣?”

话音一落,言擎就已知晓了她的身份。矫揉造作的姿态,再加上那身翠色的衣衫,看来是三弟那边的小婢。唔,怪不得要另寻高枝了……

言府伺候的婢女分三类,均已三色衣衫来辨识。言夫人那房的大多着紫衫,以此类推,伺候言大公子的则是粉衣,至于言三公子名下,就是翠绿了。最后就是极为特殊的二少,仅由两名小厮伺候日常起居。

 

也莫怪乎这群小婢看到言二少会激动,这言府的少主,先不说那两位公子前不久才归来,就是这性子。啧啧,大公子看上去风度翩翩却是给人以一种奇异的疏离感。别说亲近了,一众想要飞上枝头的小婢每每看到他那般似笑非笑的高贵模样,都恨不得立刻抹杀掉自己的存在感。

另一位三公子,那就更别提了,简直就是面瘫与冰山的结合体,生生可惜了那张俊颜。不过据府内匿名统计,其实……大部分人都无法接受言三公子除了面无表情以外的表情……三公子还是冷着脸比较有男人味……

相比之下,还是二少最为正常和人气高,虽然他是断袖……虽然他调戏的美人遍布全城……于是立刻有二少党亲卫队蹦出来,理直气壮道,“这泉城上下,有谁的姿容能与言二少相提并论的,被调戏那是你们的荣幸!”

就这样……二少的花边记事曾一度在众女之间疯传,并且人气之高,一时竟无人能出其左右。

总结就是,某种叫做腐女的生物,是不分年段不分时代不分地点而存在的……

 

“那么这位姐姐可否详细的告知小生一番呢?”蝶翼般的长睫轻轻眨了眨,言二少抽出那把招牌性的桃花扇,轻轻勾起绿裙小婢颊边的一束长发道。

娇俏的绿裙小婢满面绯色的点了点头道,“小女子愿为二少分忧解疑。”

站在最末处的一名蓝衣小厮嘴角一抽,姑娘呀,你怎么不说二少我愿为你征服天下算了……啧啧,少爷又开始骗人了……

轻呵口热气,满意的看着身前之人的绯色加深,紫袍的少年方才缓缓道,“既然如此,那就多谢姐姐了。”

“不,这是奴婢的福分……”娇俏的小婢仰起脸,欲语还休道。

饶是风流强悍如我们的二少,此时也禁不住背后拂过一阵恶寒,姑娘……这又不是在唱大戏,要不要这么煽情……

“少爷……”两眼迷蒙的碧裙小婢凑上前道。

握拳轻咳一声,言二少侧身一挪道,“诸位姐姐身子娇弱,言擎今日落水后微感不适,莫要让你们也染上寒症才是。”

“二少真是太体贴了!”

“……晚上回去就投票站二少这边!”

“……”

一众的赞誉,殊不知她们口中的言二少听的头都大了圈。这时,先前那名温婉的粉衣小婢徐徐上前两步,轻声道,“听说在半月前,一直空置在藏月楼对面的小阁突然间易了主。并且在一夕之间大变模样,无论是菜式、价格、花样都极力排挤着藏月楼,此间名为摘星阁。”

言擎饶有兴味的细细打量了这名粉衣少女一眼,“敢问姐姐芳名?”

“二少折杀奴婢了,唤婢子莲衣即可。”她盈盈福了个身,进退皆宜道。

藏月楼屹立在泉城多年,她又怎会不清楚,这莲衣分明知晓她想问的是摘星阁,却并未点破,好一颗玲珑心,难道大哥那边的人都比较聪明?

“那么,谢谢莲衣姑娘,诸位姐姐还请继续,我先回房了。”得到了想要的答案,言擎自然不会再多待,她抬高音量对着还在喋喋不休的其余几名婢女道。

 

“二少,你……不再多待会么?夜路不平,还是让容儿来为你执灯吧?”娇俏的翠裙小婢撒娇道。

“夜寒风冷,还请诸位姐姐保重身体。小姿,看够了么?”再次被这柔媚的女音逼退,言擎无可奈何的对着最末处的蓝衣小厮道。

“小的该死,这就护送少爷回房,姐姐们不必多虑。”笑嘻嘻的从众人身后窜出,小姿轻笑道。

看到这般架势,众女再不甘心也只得恭送少爷离去。

 

二人一路绕过长廊,言擎这才冷哼道,“你倒是看的开心。”

一手掌着灯笼,小姿笑眯眯地捏着嗓子道,“夜路不平,还是让小姿来为你掌灯吧。”

“……”

言擎先是好一阵的毛骨悚然,接着才凉凉道,“乖,二少允你掌一辈子的灯。若是缺了一天,就扣你半月的薪俸!”

闻言,蓝衣小童苦着脸道,“还是让那容儿姑娘来吧,这份工,小姿做不起!”

看到有人吃瘪,言擎的心情自然转好,便也不多计较,“明日若是有人问起,你就说我在房里歇息。”

“少爷想去那摘星阁?”小姿反应过来道。

银辉月下,紫袍少年随意的挽起半边衣袖道,“乖,有些事心里知晓就好。”

 

隔日用了早点后,言擎便一人溜至城内。

看着藏月楼对面那座华丽的鎏金招牌后,饶是在言府财大气粗惯了的她,也不得不承认,这摘星阁真像个暴发户。

四柱三层,飞檐高耸,二楼以上更是纱帘飞舞,阁内隐约有靡靡之音传来,打量了好半天,言二少这才撇嘴不屑道,“还真是像那小倌阁,用饭歇息之处居然整成这般模样。”

眼角的余光竟是看到一抹淡青色的身影,言擎不由得一怔。

只见一名身着灰袍的中年男子追了出来,口中喊道,“东家,等等。”

三人相距不远,言擎自然也听见了这一声,她有些疑惑的继续看去。这名灰袍男子她自是识得,藏月楼的掌柜,只是这东家一称居然喊的是自家大哥?

掌柜摊开手心,似乎在递过什么东西,由于角度的关系,言擎并没有看清。

“倒是我大意了,记得照先前所说的做罢。”背过身的青衣男子道。

这个声音,言擎眯了眯眸,他到底还有多少事情瞒着……

 

“二,二少!”掌柜的抬起头便看见那名神色阴郁的蓝衣少年,顿时惊道。

青衣男子一愣,转过身看了去,“擎儿?”

“藏月楼的东家?”踱步上前,言擎凉凉道。

摆了摆手势,示意掌柜先退下后,言惟墨这才噙笑道,“擎儿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言二少鼻腔轻哼一声,“大哥莫要再扯开话题,我倒是不知道你离开泉城六年,什么时候摇身一变成藏月楼的东家了!”

黑眸敛去几抹深思,言惟墨缓缓道,“还记得以前我若是惹的擎儿不开心了,擎儿就喜欢带着三弟来这藏月楼躲着,对么?”

“你!”儿时的窘事被掀开,言二少扭脸哼道。

倾身上前,几缕调皮的墨发滑落在蓝衣少年的颊边,少女的秀姿越发的掩饰不住了,他慢声轻笑道,“只要擎儿喜欢,无论藏月抑或摘星,我都会双手奉上……”

 

 
上篇:08惊变 —— 只要你安好,这点小伤算不上什么 返回目录 下篇:10暗流 ——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点击人数(3059)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