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六章
第六章 文 / 尹慕书 更新时间:2012-5-21 20:18:19
 

异地赔付比登天还难:异地理赔没人愿意受理

 

保险公司是有地区差异的,异地的保险工作人员哪会如此热衷非本地的案子呢?每天那么多保险理赔案,自己的案子还忙不过来,谁理你?再说了,也没什么油水。

 

1

 

城市渐渐地进入了下班期的繁忙。车流和人流仿佛一下子从地下冒了出来,突然就遍布了所有的大街小巷。方硕开着他的捷达车焦躁地按着喇叭,和林妙妙约定的时间是晚上7点,他可不想迟到,尤其是在这时候。然而现实总是不那么尽人意,尽管方硕尽可能地加快了速度,在这种拥挤的交通环境下那也无异于是蜗牛加快了一下蠕动的频率而已。当他赶到的时候依然比原定的时间晚了20分钟。而林妙妙早已在那儿等着他了。

这是一个很有情调的西餐馆,来消费的基本都是情侣。霓虹和蜡烛布满每一张餐桌,再加上悠扬的萨克斯乐,实在让人流连忘返。可方硕实在没心情细品这浪漫的情怀。

“方哥,你怎么迟到了?”林妙妙嘟着嘴,百试不爽的撒娇又派上了用场。

“堵车堵车。”方硕一边擦汗一边回答。然后他抬眼注意观察了一下林妙妙,以确定眼前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动怒。

“方哥,瞧你累的,来,我帮你擦把汗。”林妙妙妩媚地一笑,从包里拿出一张湿纸巾冲着方硕的脸上就开始抹。那湿纸巾散发着妩媚的香气,仿佛是林妙妙身上的体香,方硕渐渐地又有些不自然了,他一边死死地盯着林妙妙,一边抬头享受她细嫩的指尖在自己脸上滑过的惬意。然后在猛一瞬间他又想起了今天来见林妙妙的真实目的—好险,差点又上当了。“可不能这样,孰轻孰重一定要分清楚才是啊!”方硕暗自提醒自己道,可就连他自己也不敢保证,当林妙妙下一秒再做出什么举动来的时候自己依然能保持哪怕这么一丝的冷静。

看到方硕心神不宁的样子,林妙妙在心里不屑地笑了一声。怎么每个男人都是这样,只要她发起一点点柔情蜜语的攻势,他们马上就毫无抵抗之力,一溃千里。

“方哥,咱们吃点什么好呢?”林妙妙擦拭完方硕脸上的汗珠,将那用过的湿纸巾卷成一团丢在方硕手上,一边问他。

方硕把那湿纸巾捏得紧紧的,轻笑了一声,回答道:“你想吃什么随便点就是了。”

林妙妙也不客气,微笑着拿过菜单便点,牛排、沙拉、甜点、红酒,一样也没落下。方硕倒也不介意,现在把这个女人哄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在萨克斯乐的悠扬婉转中,他们的菜品很快上齐。林妙妙招呼服务生给她和方硕的酒杯里倒上红酒,然后优雅地举起杯子冲方硕微笑一下:“方哥,先喝一杯?”

方硕举杯回应。一杯红酒下肚,林妙妙也不再客套,开门见山地就问:“方哥今天来不是光为了请我吃顿饭吧?”

“当然不是,”方硕顿了顿,继续道,“你上午不是跟我说案子的事情吗?你方哥我可是一点儿没敢怠慢你的事情。这不,案子现在就结了,你看看。”说罢,方硕从公文包里拿出结案报告书递给林妙妙。

林妙妙脸上笑靥如花,接过方硕递过来的结案报告书扫视了一圈,眼睛便直盯向赔偿金额部分,一看车损不到6万,死亡赔偿金加其他损失不到20万,心里不禁大骂,这比她预想中的低了起码一半,这方硕竟然算计到自己头上了,要知道就算赔够了自己心目中想要的50万也不可能打发她林妙妙走,那更别说现在这么一点“小钱”了,林妙妙可是从来不会做亏本生意的。

她不动声色地抬眼看了一眼方硕,把结案报告书还给了他。然后苦笑着说:“方哥啊,这太少了点吧。”

方硕哈哈大笑:“我的林美女啊,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老实了,我只能赔这么多不代表你只能拿到那么多钱啊,那交警出具的事故认定书上写明的损失金额也不止这么多呢,剩下的钱你自己找那傻蛋贴就是,别给我出难题啊。”

“那可不行,方哥,这话得你去说。”林妙妙再一次嘟着嘴撒娇。

而方硕总是对林妙妙的撒娇没辙,他苦笑了一声,点点头说:“好了,这事啊包在你方哥我头上,一定不会少了你的。”

话音刚落,林妙妙突然站起来走到方硕面前抱住了他,方硕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听见林妙妙在他耳边喃喃低语:“方哥,你真好,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对不对?”

方硕被林妙妙这一抱弄得措手不及,心中暗暗叫苦,自己今天本来是来跟林妙妙理清关系的,没想到又让林妙妙缠上了,而他偏偏就无法抗拒林妙妙这曼妙的身体。怎么办?再一次沉沦?那李艾,尤其是李家的财产就不要了?得不偿失啊。

方硕心里正打着鼓,林妙妙又变本加厉地把身体紧紧地贴在方硕身上,轻声地在他耳边说:“方哥,我要我们在一起。”

方硕犹豫着告诉自己不能回应,否则就无法回头了,他深知林妙妙的厉害,但是此刻欲望的因子再次在他的身体里蔓延,他渐渐地觉得自己的手脚开始不听使唤,林妙妙那身体好像控制着自己的大脑一样,让他无法冷静。他挣扎再三,终于理智被欲望战胜,转身一把抱住了林妙妙。然后便听见林妙妙银铃般的清脆笑声,和她时不时地回荡在耳边的声音:“方哥,别去想你老婆,咱们好好快活一下。”

方硕心里一狠,管不了那么多了,林妙妙对于他来说就是无法抗拒的诱惑。他匆忙结完账,一把抱起林妙妙就往车上走。对于绝大多数男人而言,他们的雄性荷尔蒙有时候会是杀死他们的毒药。说到那些心机厚重想要在你这里有所斩获的女人,她们对付你就只需要用一种手段就够了,而且屡试屡爽,从来不会失手。

就在那辆捷达车的后排,两人再一次紧紧缠绵。相同的是缠绵的方式,不同的是缠绵的地点。而且林妙妙知道,这一次方硕已经无法逃脱自己的手掌心了,不管他方硕的老婆再怎么诡计多端,也别想再让方硕从她的手中逃脱。女人之间的争夺有时候就是这样,鱼死网破,要么成功,要么成仁。可林妙妙机关算尽终究还是算漏了一个人。她不知道方硕抱她上车的时候还有另一双眼睛正死死地盯着他们。

郭芸此刻正坐在离他们不远的另一辆车上冷冷地看着这一切。下午的时候她接到了李艾的电话,电话中李艾告诉她方硕晚上又不回家吃饭了。原本李艾这一通电话只是为了倾诉,但是郭芸毕竟是聪明人,方硕是什么人她心里也很清楚,一听这消息郭芸立刻料定方硕一定又耐不住寂寞要会情人,便开着车等在方硕的公司门口,从方硕离开公司开始便跟着他,一直到那家西餐馆,再到方硕抱着林妙妙上车苟合,这一切都被她尽收眼底。事情果然和她料想得一模一样。郭芸无奈地摇摇头,低头摆弄自己手上的相机。她把所有能看到的场景用照相机拍了下来,她知道,这是李艾目前唯一能要挟方硕的东西。她不再想帮李艾抢回方硕,只想用这些证据,好好地教训一下方硕。

这个男人,是时候让他为自己的嚣张付出代价了。

 

2

 

“你是说,这些都是你昨天拍的?”拿着郭芸送来的相片李艾顿时就懵了。这照片上显示的内容对她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虽然以前方硕就有过种种出轨的迹象,但毕竟没有真正的证据来证明,而现在,一切都明了了—方硕的的确确而且不止一次地背着她跟情人厮混。她看着郭芸的照片愣在那里许久不能出一言,只有眼角渗出的眼泪泄露着她此刻近乎绝望的心情。她再次看了看那些照片,那的确是方硕没有错,而且,跟方硕在一起的那个女人确实很漂亮。

“现在你知道了吧,总说我在杞人忧天。我都给你说了他方硕不会这么轻易收手的。”

“芸芸,我该怎么办?”李艾可怜巴巴地看着郭芸,这个时候她唯一能指望和依靠的就只有郭芸了。

郭芸看看李艾,一字一顿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艾艾,现在的情况已经很明显了,方硕这家伙根本不值得你付出,跟他散了吧,大不了让别人调侃几句,当它是耳旁风就是了,总比你拿一辈子跟他开玩笑强。”

“散了?”这两个字敏感地刺激着李艾的神经。能散了吗?就这么散了?当年自己不顾父母亲友的重重劝阻非要跟方硕结婚,这让她现在如何面对自己的家人。李艾咬咬牙,在心里暗示自己:不行,绝对不行,就算拖,就算抢也要把方硕弄回自己的身边。

她坚定地看着郭芸,强忍住泪水说:“芸芸,我现在不能跟方硕就这么算了,这不是我跟他两个人的事。”

“艾艾,这就是你和他两个人的事,你到底在犹豫什么?”

李艾的表情突然变得坚定起来,她轻轻地笑了一下:“谢谢你,我还是不能就这么算了,起码我要给自己和家人一个说法才是,而不是逃避。”

郭芸吃惊地看着眼前的李艾,在这一刻李艾表现出一种让人难以捉摸的情绪,即使郭芸和她是这么多年的闺蜜也无法猜透她的内心。郭芸第一次觉得平时那么软弱的李艾在此刻有一种神秘的力量,但她无法预知,这种力量将指引李艾去往何方?郭芸顿了一下,叹了口气说:“方硕是你的老公,最终的决定当然得由你来作,只是我不能这么便宜了他,最起码的我要让他为自己的出轨付出代价。”

李艾也不反对,她只是幽幽地说:“嗯,你可以这么做,但最终我仍然希望他回到我的身边,即使要散也不能这么散了。”

郭芸无奈地耸耸肩:“好吧。”

此刻方硕正坐在办公室整理这段时间的案件,值班的查勘员把最近接到的理赔案全部汇总到了他这里,他被这些杂七杂八的案件搞得焦头烂额。其实保险理赔这工作真是一个技术活,既不能得罪客户又不能得罪公司,要么夹在当中两头受气,要么就把两边都玩得团团转,黑与白之间是没有灰色地带的。所以通常情况下,我们都会觉得保险公司的理赔人员特别难打交道,用一句通俗易懂的话说就是“跟人精一样,怎么也算不过他们”。其实这也难为了他们,毕竟自己的工作性质不一样,在一个公司上班就始终要站对立场,他们的立场就是公司,至于客户,虽然顶着上帝之名,但忠诚的斗士也是可以向上帝宣战的。

“方经理,你的快件。”办公室工作人员送来一封邮件。

“放在那里就是。”方硕头也没抬一下,估计又是外地寄过来的案子,本地车在外地出险这种跨界理赔案件是最麻烦的,不仅要等着异地把案件的流程做完,自己还有义务帮着收集取证,但最终赔款却是在他们这里,换句话说,客户可能天天坐在你的办公室逼问什么时候赔偿,你却不知道怎样答复—因为这案子压根不是你在受理—可同样的,异地的工作人员哪会如此热衷非本地的案子呢?每天那么多保险理赔案,自己门前雪还没扫干净,哪有闲心关注“国际”大事?方硕骂骂咧咧了几句,走过去拿起快件看了一眼—这不像是其他支公司寄过来的理赔案件,因为快件的封面上只有收信人,没有寄信人的丝毫信息。方硕觉得那快件有些奇怪,但还是把它拆开了。

 

“你是说,方硕现在已经尽在你的掌握中了?”文勇摇着手里的酒杯不屑地说。

“是的,那家伙现在已经不可能飞出我的手掌心了,现在要做的就是如何让他乖乖地为我们所用。”林妙妙把头靠在椅子上,跷起二郎腿得意地说。

“那么,让他们结婚吧。”文勇点燃一根烟,不紧不慢地丢下这么一句话。

林妙妙眉头一紧:“结婚?他们不是已经结婚了吗?”

“当然,不过他老婆的爸妈可不这么看,不举办一场像样的婚礼,这些老鬼可不愿意把财产留给下一代。懂吗?”文勇眼睛盯着林妙妙。

“那勇哥的意思是,这事等到他们结婚后再办?”

“不,现在就办,把准备工作做好。”

“这么说,勇哥已经有办法了?”林妙妙看看文勇。

“当然,其他的我会搞定,你只管搞定方硕就是。”文勇的眼睛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凶光,在透过落地窗的阳光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刺眼。

 

“妈的,这到底是什么人干的!”方硕坐在办公室里对着一组照片低声怒吼着。没错,他拆开的快递里整整齐齐地叠着那晚他和林妙妙私会的照片,拍照片的人似乎一直在盯着他,每个细节和过程都被记录在案,除此之外,寄件人还留给他一封信,信上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自己做了什么事你心里最清楚,别以为大家都是傻瓜。”信是打印的,方硕根本看不出是谁写的。他的脑袋里一次次地浮现出可能寄信的人。林妙妙?不可能,她那时正在和自己亲热,而且她也没道理找人来拍这种照片威胁自己,那样对她也没好处。李艾?也不可能,那天晚上李艾还用家里的座机给自己打了电话,那么还有谁?“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方硕反复想着这句话,似乎在他的印象中有人跟他这么说过,再仔细想想,一个名字突然浮现在他的脑海—难道是他?

“方硕,你在干吗?”突然出现在办公室门口的张建让方硕着实吓了一大跳。他急忙把照片收起来应声道:“张总,有事吗?”

张建走进来看到方硕手里拿着的东西,问道:“怎么了,那是什么?”

“没什么,私人物品而已。”

张建眉头一皱:“你不知道办公时间禁止做私人的事情吗?”

“是,对不起张总,我马上收好。”

“这是洪斌刚刚报来的案件分析表,他认为你办理的几个案子有疑点,你看看吧,回头给我解释一下怎么回事。”

“洪斌……”方硕咬咬牙记下这个名字,然后接过案件分析表一看,上面赫然列出的第一个案子,就是林妙妙未婚夫死亡那个理赔案,在案件分析上洪斌直言不讳:“该案件医核审理存在重大误区,当值医核人员无法提供详细死亡赔付标准以及相关证明,同时,本案提供的人伤赔付分支不明确。故建议本案重核。”

这是事实,由于这个案子是在半天内赶出来的,方硕根本没让医核出面,而是自己写了医核报告提交检查。这样案件出现疑点也是很正常的,只是洪斌,他为什么要这么干?这本来不属于他的工作,他到底想干什么?他和林妙妙是什么关系?还是,他认识其他的谁,比如李艾?一连串的问号出现在方硕的脑海中,让他心烦意乱。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洪斌这个眼中钉他必须除掉,否则他在这公司就永无宁日。

女人与女人之间的争斗往往在暗处,表面上两人可能很亲密,丝毫看不出有什么问题,背地里却竭尽所能捅别人的刀子;而男人则不尽相同,男人间的争夺更多地发生在正面,男性的雄性荷尔蒙在这个时候总是会提醒他们冲动,即使他们明知道冲动是魔鬼。

方硕怒气冲冲地走到洪斌的座位前,把手上的案件分析表丢在洪斌的桌子上,然后弯下腰,脸死死地贴着洪斌,然后目露凶光,压低声音说:“洪斌,你行啊,案件分析得挺到位。”

洪斌看了方硕一眼,继续埋头做自己的事情,一边说:“对不起了方经理,我只是按规矩办事。如有得罪的地方,还请见谅。”洪斌的声音平静得出奇,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但这声音此刻在方硕的耳中听起来却那样的刺耳,这个洪斌,仿佛在一夜之间就换了一个人,过去唯唯诺诺的书生气丝毫见不到了;现在出现在方硕眼前的分明就是一个心狠手辣要置自己于死地的腹黑男。即使方硕幻想了各种有可能令洪斌跟自己作对的原因,但他仍然没猜出来。

可也正是因为未知才恐惧,对于方硕来说,让洪斌彻底离开这家公司是唯一的选择,只有不在一个屋檐下共事,才能保证他不会被洪斌监视与左右。他看看洪斌不屑于自己的脸庞,突然冰冷地一笑,用明显带着威胁的口气警告洪斌:“很好,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能耐。”然后也不管洪斌作何回答,转身走回自己的办公室。

而洪斌此刻的心中也是毛着。他何尝不知道方硕的能耐,对方可是一个在行业内摸爬滚打了十年从来屹立不倒的家伙,这样的人可能不是精英,但起码算是老江湖,要玩手段他不一定能玩得过方硕。可他又固执地想帮林妙妙的忙,他觉得方硕千错万错也好,唯一不该错的就是连林妙妙这么漂亮的女孩子都不放过。他也道不明自己为什么愿意帮林妙妙,为了美人宁愿放弃自己的整个江山。可惜的是,美人压根不屑他的江山,那一点儿狭小的疆土根本不够她栖息。

 

3

 

“你是说,你把照片寄到了方硕的办公室?”郭芸瞪大眼睛看着李艾,“天哪,艾艾,你真的那么做了,你比我还来得猛啊?”

李艾点点头:“我想我也只能那么做了,让他知道他的行为已经败露,他是不是就会收敛一点。”

郭芸摇摇头:“别指望狗能改得了吃屎。不过你这么做也对,起码让方硕那丫尝点儿苦头,现在可能他正坐在办公室百思不得其解吧,哈哈。”

李艾附和地苦笑了一声,实际上她寄出照片时心里是很矛盾的,一方面担心丈夫怀疑到自己头上使事情更难以收场,另一方面却又不得不以此为要挟劝回自己的丈夫。可她哪里知道,男人可不是容易妥协的动物,越是危机四伏越是乐在其中,那种刺激的感觉更能让偷情的男人乐此不疲。

郭芸一拍李艾的肩膀:“艾艾,别管了,这种男人随他去吧。我啊还是要劝你,趁着现在没小孩儿,跟他散了得了,什么婚礼这些的都别举行了,时间拖得越久你就陷得越深。”郭芸到底看不下去自己的好友受到煎熬,她想来想去唯有让李艾离开方硕才是最好的解脱,即使她知道自己说一千次一万次也难以改变李艾的初衷,但她还是要说。李艾就是这么一个倔强的人,一如当年她力排众议非要跟方硕结婚一样。只要她认定的事情一般人很难改变。

郭芸的猜测是对的,李艾再一次拒绝了她的建议:“芸芸,你知道吗?我们现在不能散,要是真散了你让我爸我妈的脸往哪儿搁,以后我还能在这个家里生活下去吗?”

这是个问题,李艾的老爸跟李艾也算是一个脾气,都是看似软弱,实则犟到骨子里的那种。郭芸叹了一口气,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帮李艾逃离这个圈子,其实她心里本来有了一大堆惩戒方硕的法子,可李艾不愿意跟方硕分手,这让她的计划无法付诸行动。事到如今她也只能无奈地笑了一下,然后拍拍李艾说:“那你自己小心。”

李艾眨眨眼睛看着郭芸,脸上露出了久违的微笑。两人就这么面对面地坐着,都不再说话,空气也仿佛凝固了。但郭芸心里很清楚方硕的为人,即使这一次李艾成功地让方硕摆脱了林妙妙回到她的身边,日后方硕还会因为其他诱惑而做出伤害她的事情。有些男人之所以被称为坏男人,就是因为他们永远都不知道如何学好。

“什么?找到方硕在工作中出的问题了?”林妙妙歪着脖子皱着眉头对着电话里喊道。她的头发有些凌乱,风吹得她睁不开眼睛。

“是的,林姐,方硕这次有个大案子我怀疑收取了中间价。”洪斌躲在无人的角落,焦急地注视着四周,一边小心翼翼地跟他的林姐汇报情况。林妙妙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张,嘴角微微上扬浮现出一丝微笑:“哦,说来听听。”

“咳,”洪斌咳了一声,然后一字一顿地说:“上个月在103国道上出了一桩大案,一辆毕加索被一辆东风重卡压得成了一堆废铁,而且还死了一个人,但是这个案子在理赔过程中却十分不完善,看得出来方硕是把案子赶出来的,里面有很多不合规的地方,疑点很多,最重要的是整个案子的人伤核赔根本没人受理过,这点我专门打电话去了人伤核查部门询问,他们都说没收到过这个案子,这就意味着方硕是自己滥用职权把这个案子结案的,案件的审核步骤都没走完。我在想,方硕一定是收取了某些中间费用,才会这样做。”

听到这里林妙妙刚刚舒张的眉头又一次紧锁。这不就是自己的那个案子吗?洪斌显然还不知道这个案子的原委。然而片刻之后她再次嘴角上扬。对了,让洪斌以自己的案子为资本要挟方硕也好,一方面自己可以因为拿不到赔款给方硕施压,另一方面方硕也就不会怀疑到是她林妙妙唆使洪斌使他的坏了。正好两全其美,想不到洪斌这个傻小子办事还挺得力的。

“谢谢你小洪,真的很感谢你。但还是要麻烦你继续看看这个案子有什么问题,一定要让方硕这个坏蛋获得应有的惩罚。”林妙妙装得真切,瞬间又变回到和洪斌打交道的角色。

也难为了洪斌,男人面对美女时免疫力本来就会减弱,更何况遇到一个会演戏的美女,林妙妙这一出连着一出的,仿佛将好莱坞大片的银幕搬到了洪斌的眼前,你让他如何分辨?要知道他洪斌的脑细胞本来就不发达,这样一来被玩得团团转也就没什么值得惊讶的了。

而另一边—在文勇的汽修厂的办公室里,出现了一个神秘的身影。

“哎哟,陈经理来啦,坐坐坐。”

那个陈经理微笑着答应了一声,便坐在了沙发上。这人年龄有四十上下,戴着金边眼镜,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的。文勇恭恭敬敬地掏出一支中华烟递给陈经理,再帮他点燃,然后问:“陈经理,我和你说的事情准备好了?”

陈经理轻巧地吐出一排烟圈:“准备好了,勇哥放心。”

“有多大把握能成功?”

“我查了那人的资料,也了解了一下他的为人,应该问题不大。不保证百分之百成功,至少也能有百分之八十的成功率。”

“好,陈经理,这事就拜托你了,事成之后一定重重有谢。”

“勇哥跟我客气了不是,咱哥儿们嘛。哈哈。”陈经理笑得奸邪,配合着文勇的笑声传到汽修厂的每一个角落。

但没人知道他们在聊什么。

 
上篇:第五章 返回目录 下篇:第七章
点击人数(2579)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