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五章
第五章 文 / 尹慕书 更新时间:2012-5-21 20:17:55
 

理赔快慢保险公司说了算:保险公司赔付慢的理由都是不成立的

 

 

 

所谓保险公司赔付慢的理由都是不成立的,要是他想赔给你,一两百万也能在一个星期内结案,否则就算一两百块拖你个半年十个月也是有可能的。

1

 

“我想听你解释,到底是怎么回事?”方硕倒上一杯咖啡,呷了一口,不动声色地问了一句。

洪斌看着方硕的脸,蓦地就想起了刚刚林妙妙说的种种,突然觉得这个男人恶心—虽然他从来都没对方硕有过好感,不过这次的反感情绪更深。再说了,有了保护美女的义务在身,他也不再是以前那个胆小怕事的洪斌了。所以都说男人的蜕变需要一个契机,这样看来,果然不假。

“我不知道方经理找我来有什么事,我自认为工作上没有错误。”

方硕看了他一眼,轻蔑道:“谁跟你说工作,你自己做错了什么你知道。”

“那方经理认为我做错了什么?”

方硕一拍桌子,怒道:“你耍我是不?我早上是怎么说的,我让你们不要说我在,你倒好,直接给我引狼入室,你到底是什么居心!”

洪斌在心里冷笑了一下,实在不想和眼前这个人过多地纠缠。于是他死死盯着方硕,眼神里流露出诸多不爽:“方经理原来说这事,那都是因为您给我布置的事情太多我一时忘了,您觉得工作重要还是您的私事重要呢?”

方硕大怒:“什么叫我的私事,你就这点儿小事情都办不好你还能做什么!”

“方经理要觉得我办事不力,大可跟张总说我不行,然后让我走人,”洪斌冷冰冰地说,“不过我倒是要提醒方经理一件事,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说罢转身要走。

方硕闻言大惊,急忙叫住洪斌,问:“你在说什么?”

洪斌耸耸肩:“没什么,清者自清。”这个时候的洪斌总算有点儿男人的样子了,这还得拜林妙妙所赐。

豆大的汗珠再次从方硕的额头上滴下。任凭他削尖了脑袋也想不出洪斌为什么会知道这事。难道他认识林妙妙?不可能,以前从来没听说过,而且办公室那么多人看到他只是给林妙妙指了自己办公室的位置,林妙妙出门的时候还调侃了他,那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方硕抬眼看了看洪斌,手里端着的那杯咖啡似乎也不那么浓香了。他再次在心里权衡了一下,然后告诉自己: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如果他洪斌敢无理取闹的话那我方硕绝对饶不了他,可是万一他真的知道了什么可就不好办了。既然这样,不如试探他一下,看看这家伙到底有什么秘密是自己还不知道的。

想到这儿,方硕又恢复了往日的镇定。他继续端起那杯已经有些微冷的咖啡,小小地抿了一口,然后冷笑着说:“我不管你心里想的什么,或者听到了什么,总之你给我听清楚了,这件事我现在也不想再追究下去,不过工作上如果敢给我出点儿什么纰漏,我不会放过你。”

这话里威胁的成分重了。方硕就想借这威胁的口气来试探洪斌,如果他依旧面不改色那事情一定比较严重,起码能证明洪斌知道了他和林妙妙之间的事。

让方硕觉得不幸的是,洪斌确实面不改色。不仅这样,他还反威胁方硕道:“方经理大可认真监督我工作,如果觉得我有什么不对的可以马上让我离开,那是您的权利,我们每个人该做什么都是自己决定的,人在做,天在看”,不是吗?”

到这个时候,终于能看出洪斌有点儿律师的影子了,伶牙俐齿连方硕也甘拜下风。可惜的是这潜能被激发出来得太晚了一些。

方硕见洪斌不为所动,不耐烦地朝他摆摆手。待洪斌离开,方硕郁闷地坐在椅子上抓头,本以为找到个美女可以玩玩,没想到惹火上身现在甩也甩不掉。这事该怎么办,可真得让他好好思考一下才是。

晚上7点。林妙妙准时出现在了音乐酒吧,她找到一个角落处的位置坐下来以后就拨通了文勇的电话,待到电话接通林妙妙不快地抱怨道:“勇哥,你怎么回事啊,哪有让女人等男人的道理。”

文勇正开车在赴约的路上,听到林妙妙的电话就觉得心里直犯痒。漂亮女人可以秒杀一切男人,何况本来色心十足的文勇。文勇一面跟林妙妙解释说自己堵车,一面加大油门往音乐酒吧而去。

灯红酒绿的夜生活即将开始。音乐酒吧里一片歌舞升平的景象。时不时有穿着艳丽的女人穿梭在人群中,花枝招展地四处勾搭,那些平时看不到的放纵和淫邪在此刻一览无余。文勇吹着口哨打着哈欠在人群中寻找林妙妙的踪迹。时不时有人跟他打招呼,他也只是敷衍着回应,今天晚上他的主角只有林妙妙一个,上次就想抓住她,没想到让方硕抢了先,这次主动送上门来再让她跑掉可对不起“勇哥”这个江湖名号。林妙妙正坐在角落里喝酒,不少男人上来跟她搭讪,她都轻松地化解了。对于她来说,除非她愿意,否则没人可以把她怎么样。

“林美女,好久不见啊。”文勇找到了林妙妙,摇晃着身子走到她的面前,一脸坏笑地打招呼,“今天找我有何贵干啊?”

林妙妙一看这阵势当然也知道了文勇今天的来意。她倒不回避,如果文勇能满足她的需求的话那她也不介意陪文勇睡上一觉。对于游走在两个男人之间这种事情,她早已驾轻就熟。

“勇哥,今天妹妹找你来是想让你帮忙的。”

“林美女太客气了,什么帮不帮的,你只管开口。”方硕搓搓手,坐在对面的位置上。

“方硕想甩了我,你觉得我该怎么办?”

文勇一听这话觉得头皮有点发麻,他不知道方硕是脑子让门挤了还是怎么回事,这林妙妙岂是这么轻松能甩掉的?本来还指望用林妙妙拖住方硕日后好提条件,没想到这么快就要泡汤。不过也好,被方硕甩了文勇自然就可以借机而上,他早眼红林妙妙了,现在不是天赐良机?于是他乐呵呵地说:“他方硕算个屁啊,你等着,老子哪天废了他,替我们林美女出气。”

林妙妙轻轻地一笑,说:“那倒不必,我压根就没想跟那个蠢货过下去。”

“那林美女今天到底有何贵干?”

林妙妙看了文勇一眼,轻声说:“勇哥也是直肠子的人,我就跟你说实话,我是来跟勇哥谈一桩生意的。”

“生意?什么生意?”文勇歪着头问道。

“你也知道,我以前那个死男人的案子还拖在方硕手里,这个案子要是搞得好我可以得到五六十万,所以现在还不到和方硕说再见的时候,我希望勇哥能帮我尽量拖住方硕,事成之后我会分三成的好处费给勇哥,而且我给你保证,以后你还会有很多惊喜,只要我们合作了,那绝对比你跟方硕合作来钱快。”

文勇也算是聪明人,一听林妙妙这么说也就知道了林妙妙接近方硕的用意,这正好和他不谋而合,方硕手里掌握着他的大量证据,而且自恃可以让文勇图利便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文勇的威信,文勇早就看他不顺眼,现在林妙妙的出现正好让他有了对付方硕的条件。

于是文勇想也没多想,端起酒杯对林妙妙说道:“林美女真是女中豪杰啊,有意思。”

林妙妙也端起杯子一脸的媚笑:“勇哥的意思是答应我的要求了?”

文勇哈哈大笑:“合作愉快。”

随着清脆的酒杯撞击声,映射出的是两人不怀好意的笑容。

“林美女说了,我还会有其他惊喜不是?”

“当然,不知道勇哥想要什么惊喜?”

“这个嘛,林美女你懂的,哈哈……”文勇奸邪的眼神透露了一切。

于是,交易就这么达成了。

 

2

 

对于方硕来说,这个时候他的日子并不算好过。一个林妙妙让他挣不脱甩不掉就算了,还冒出一个洪斌来搅局。他可不想让这些事情第二天就变成全公司同胞茶余饭后的调侃话题,于是,他费尽心思地考虑如何将这件事情平息下来。他和李艾才刚刚结婚,要是就离了,那脸往哪里都不好搁。况且李家那么大的财产还在他面前摆着,怎么着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出乱子。对于他来说,现在经营好这段婚姻比什么都重要,要知道数年之后,一旦李艾的老爸见鬼去了,他便可以分到不菲的财产。所以此刻李艾对于他来说无异于命根子,是无论怎样都不能放弃的。

“你回来了。”看到方硕回家,李艾急忙小心翼翼地问。

方硕“嗯”了一声,轻轻地坐到沙发上,李艾急忙靠上来问他:“晚上你想吃点什么?”

方硕冷眼看着李艾。他不明白为什么她不质问自己昨晚去了哪里。她与林妙妙对质的口气明明那么强硬,为什么到他方硕这里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还是她已经在暗中调查自己的行踪了,所以才会不动声色?想到这儿,方硕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这事就更难纠缠了。

李艾依旧像往日那样默不作声地在厨房做饭炒菜。方硕听着锅铲刷刷的声音越发觉得难熬。他点了一支烟起身来到厨房,靠在厨房门上试探着说:“那个……昨天晚上……”

没等他说完李艾便回应说:“没事了,我知道了,我相信你。”

方硕自己吃了个瘪,郁闷不已。他知道这事已经没有解释的余地,于是悻悻地退出来。坐在沙发上继续吸烟,并思考应该如何为自己圆场。李艾转过头偷偷地看了方硕一眼,心痛不已地叹了一口气。

其实这做法都是郭芸教她的。

早上的时候郭芸约了李艾在楼下的咖啡厅见面,然后跟她说:“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不动声色,否则你无法震慑住他,也就无从知晓他现在到底和那狐狸精怎么样了。”

李艾不明白郭芸的目的,她觉得这样做只会让方硕变本加厉。但是郭芸的自信让她无法拒绝。郭芸说:“听我的,对付方硕这小子必须要反其道而行之。”

李艾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问:“那么,然后我该怎么做呢?”

郭芸说:“方硕自己做了什么他心里清楚,你这叫以退为进,方硕一定会以为你知道了所有的事情,到时候他自然会因为害怕你做出一些其他的举动而退缩,这比你像个泼妇一样跟他闹好得多。记住,优雅是我们女人最好的武器,无论何时何地,都不能丢了我们的优雅。而接下来我们就步步为营,总会让方硕自己乖乖地放弃那个狐狸精。”

好一个以退为进。郭芸的猜想立刻就被现实证明了。方硕果然以为李艾知道了一切,此刻他的心里正在七上八下着,不知道怎么办好。

其实女人才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动物,绝大多数自以为是的男人碰到真正聪明的女人时都会自乱阵脚,而很悲哀的事情是,方硕一下碰上了两个。于是,他平日里的那些高傲和冷静在这个时候被打得粉碎,他迫切地想要知道一切的真相,包括林妙妙,包括李艾,当然还包括那个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牵扯进来的洪斌。

想到这儿方硕开始后悔自己的举动。在这场游戏里他注定会被至少一个女人拴住,但这还不算什么,如果是同时被两个女人拴住的话那他就死定了,这就如同古时候的车裂,他的身体只能被她们撕得粉碎,然后魂飞魄散。

这天晚上洪斌给林妙妙打了个电话。接到电话时林妙妙正跟文勇厮混在一起,她漫不经心地接起电话“喂”了一声,就听见洪斌给她说:“林姐,我已经照你说的办了,方硕那家伙果然慌了。”

而林妙妙的整个身子正被文勇死死地搂着,也没仔细听洪斌的话。她尽力调整自己的呼吸,然后回答说:“嗯,你干得很好。”

“林姐,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呢?我说过一定会帮你出这口气的。”

文勇开始吻上林妙妙的脖子,一阵难以抗拒的痒让林妙妙欲望倍增。“啊……什么?我知道了,我再给你打过去吧,我现在有事呢。”说完也不管洪斌怎么想就挂了电话。

文勇一下将林妙妙扑倒,用略带不屑的口气在林妙妙的耳边问道:“哪个混蛋敢在这个时候打扰我们的好事?”

林妙妙此刻正欲火焚身,也没多想就直接回答:“方硕公司一个傻小子,我想用来做我们的棋子。”

文勇的眼珠转个不停:“傻小子?恐怕是你的又一个爱慕者吧?”

林妙妙“咯咯”地笑个不停,双手绕过文勇的脖子,一用力,便把他的整个身子压回了自己身上。

而另一边,方硕和李艾两口子正坐在桌子前吃晚饭。对于李艾来说,她已经很久没和方硕像这样一起吃过晚饭了,这感觉,甚至就像他们刚刚认识时那样。她仔细地看了几眼方硕的脸,四年了还是一样的冷漠,让人难以接近。

“怎么了?”方硕发现李艾正在看自己,此刻李艾的每一个表情都会让他觉得浑身上下不舒服。而单纯的李艾却误以为方硕在关心自己,她脸上泛着红晕,嘟着嘴说:“没什么,好久没看到你了,想好好看看你。”

当人怀着不同心思的时候对同一句话的理解往往会出现巨大的偏差。李艾温馨甜蜜的问候在方硕眼里就变成了另一种味道。他觉得,那一句“好久没看到你”充满了暗示和威胁的成分,那分明就在警告他说:“你知道的,我已经很久没看到你回家了。”想到这儿,他心里如一团乱麻般忐忑,也不再答话,焦急地扒了两口饭。李艾见方硕不说话,也不再说,两人就这么面对面地坐着,一言不发。

夜安静得窒息。一切似乎又归于了平静。

 

3

 

“方经理,我那案子怎么样了?”一大清早方硕刚到办公室就接到了撞死林妙妙未婚夫的那司机的电话。这哥儿们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竟然直接把电话打到了方硕那里。

“不是跟你说了别催我吗?”方硕毫不客气地回答道,“你到底怎么回事啊?赔款还想不想拿!”其实方硕心里还是多少有点儿可怜这司机的,不过没办法,上了文勇的贼船就必须跟他一条道走到黑,没退路可言—虽然最开始其实是他主动给文勇修建这贼船的,不过人总是能为自己找到开脱的借口。

“方经理,你是不知道啊,那林妙妙刚刚打电话问我要钱,直接跟我说如果三天内拿不到钱就会让我好看,我这实在是没办法了啊。”

“林妙妙?她跟你说什么?”

“她早上打电话直接问我要钱。我说保险公司还没给批下来,让她再等等,她就急了,就跟我说三天内让我把钱给她打过去,不管保险公司赔没赔,否则一定让我好看。方经理,我实在是惹不起那女人啊。”

方硕听了这话皱了皱眉头,然后闷声答了一句:“好了,我知道了,我尽量给你办下来。就这样吧,我还忙着呢。”说完这话方硕就挂断了电话,然后坐在椅子上思索着。这林妙妙明明知道自己这段时间压根没管过这桩案子,还这么急着催那司机,到底是出于什么居心呢?他知道自己现在千方百计想甩掉林妙妙必然已经惹恼了这个女人,那么现在她这样算是报复还是想拿着赔款就直接走人?方硕完全不得而知。他突然觉得自己一直在明处,而林妙妙却在暗处,这场战役还没开打他就已经落了下风。正想到这儿,林妙妙的电话突然打了进来。方硕来不及多想就接起电话,电话另一边传来林妙妙哭哭啼啼的声音:“方哥,你真的打算逼死我?”

本来还合计着要好好盘问林妙妙一番的方硕在听到林妙妙这哭声的时候自己倒先吓了一大跳。任何女人的眼泪都是对付男人的杀手锏,更何况是美艳无比的林妙妙。林妙妙这哭声让方硕有些措手不及,他急急地问林妙妙:“怎么了?”

电话里传来的依然是林妙妙抽泣的声音:“方哥,你就这么把我甩了,我那案子你也不管,你说我一个弱女子有什么办法生活啊?”

“哎哟,我的小美人,我都跟你说了你多心了,我什么时候说过要甩了你?”男人在女人的柔情打击下通常会不由自主地表达出自己的保护欲,很不幸,在道行高深的林妙妙面前,方硕再次中招了,这一句“什么时候说过要甩了你”必将变成林妙妙日后拖住他的重要把柄。

“方哥,你真的不会甩了我?”

“不会,怎么会呢?”

“那你晚上得请我吃饭,当是赔罪。”林妙妙撒娇道。

“行行,你说晚上想吃什么咱就吃什么,行不?”方硕算是怕了眼前这个女人,知道对方想缠着自己,可就是躲不开,忍不住要掉进她的圈套。那一瞬方硕突然觉得这么下去不行,可他能怎么办呢?既然躲也躲不开那还不如就这么玩下去,大不了和林妙妙说清楚自己的想法,让她自己厌恶,兴许她便不会缠着他了吧。

方硕的如意算盘打得精明,却不知林妙妙的算盘比他高明得多。关于方硕是个什么人,家庭背景以及李艾的家庭背景林妙妙早已经在文勇那儿打听得清清楚楚,她清楚地明白方硕不肯放弃李艾的原因是什么,这才正中她的下怀—好啊,你方硕不是舍不得李家的财产吗?告诉你我林妙妙更舍不得,在这种情况下我不但不会逼你离婚,反而会心安理得地做这个小三儿,毕竟不是人人都有这种赚钱机会的。

中午的时候洪斌给林妙妙打了一个电话,询问下一步计划。林妙妙告诉他说:“你别着急,先给我看紧方硕最近的行踪,尤其是最近他做的案子有没有什么违规操作什么的。”

洪斌点点头,说:“这个方硕,平时就喜欢对客户吃拿卡要,这次我一定给他盯紧了。”

“对,抓住他的把柄,以后才能对付他。”林妙妙不紧不慢地说。

“我知道了,林姐。”洪斌回答道,然后他低头想了想,欲言又止道:“林姐,昨天晚上……”

林妙妙闻言大吃一惊,心想难道是自己昨晚喘息的声音太大被听到了,连忙问:“昨天晚上怎么了?”

“那个,昨天晚上怎么那么快就把我电话挂了,我还想多跟你说会儿话呢。”

林妙妙听到这儿方才松了一口气,心想原来这傻小子对自己有了好感,那更好利用。林妙妙轻声地笑了一下,说:“傻瓜,昨晚林姐太累了,所以没跟你多聊几句,别在意了。”

林妙妙那一句温柔的傻瓜就让洪斌真的犯傻了,他呵呵地笑着说:“没事林姐,我就是问问。”

“好了,今天林姐补偿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洪斌一听这话就来劲儿了,噼里啪啦说了半个小时,甚至连下班回家的时候看到一个要饭的老太婆这等无聊的事情也侃得兴致盎然,直听得林妙妙哈欠连天。

李艾最近心情不错。方硕这几天下班都准时回家,也没有陌生电话和短信来往,李艾觉得自己应该把丈夫抢回来了。郭芸却仍然时不时地出来提醒她说:“男人做了对不起女人的事情一般都会在某段时间内加倍对这个女人好,一方面减轻自己的内疚感,另一方面让女人放松警惕。你最好小心点儿,方硕不是那么容易就会收手的。”

但李艾现在对郭芸这话完全就不感冒,她觉得眼见为实,一来自己没看见方硕是否真的出轨,二来最近方硕的表现让她觉得有信心,所以她觉得郭芸只是杞人忧天而已。

郭芸对此很无奈,但毕竟这疑似出轨的是李艾的老公,所以她只能提出建议,不能帮着李艾作决定,这就跟皇帝不急太监急一个道理,无论你多么努力地想要帮忙,可对方觉得无所谓,那怎么着也是白搭。郭芸没有办法,只能在心里祈祷李艾单纯的想法能变为现实。

在林妙妙的软磨硬泡下,方硕终于开始着手解决那个困扰他多时的大案子。他仔细清理了案件的经过,然后把定损发往公司核损部门,很快得到了通过的批复。这很容易理解,一个大面积受损的毕加索加一辆同样受损严重的东风重卡总共定损才五万九千多,而且客户还签字认可了,这不摆明“坑爹”吗?有这等好事保险公司当然不会给自己找不痛快。于是,很快,在方硕的斡旋之下车损的理算膳制和核赔工作也全面结束。

然后方硕打了个电话给公司医核部门,详细说明了案件的情况,并且告知因为是大案客户追得较急,必须要尽快结案,千万不能拖成未决。于是医核部门动作也够快,当天下午下班前就把医核报告递交到方硕手中,方硕签字后同样交给上级公司的核损核赔部门,同样告诉对方是大案需要尽快落实,得到肯定的批复后这个案子算是基本能结案了,接下来就等着赔款进账就行。由此可见,所谓保险公司赔付慢的理由都是不存在的,只要是他想赔给你,一两百万也能在一个星期内结案,否则就算一两百块拖你个半年十个月也是有可能的。你不能单单去责备理赔的工作人员,人家毕竟也是吃这碗饭的打工仔,犯不着每个案子都那么尽心尽力。

晚上下班后方硕给李艾打了个电话说加班不能回家吃饭。然后拿着这桩案子的结案报告书准备去见林妙妙,他已经准备好把这个当做给林妙妙的礼物,然后告诉他自己想跟她彻底断绝关系的真实想法,但是显而易见,林妙妙早已算计在他的前头了。

 

 
上篇:第四章 返回目录 下篇:第六章
点击人数(2161)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