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三章
第三章 文 / 尹慕书 更新时间:2012-5-21 20:16:59
 

 保险条款和美女都是陷阱:任何案件都有理由被拒赔,美女不成

 

1

 

“刚刚和勇哥在外面喝酒,头很痛,我在外面睡了,就这样吧,我先睡了。”方硕一只手搂着林妙妙,另一只手抓着电话漫不经心地冲电话里的李艾说。

另一边李艾嘟着嘴向方硕抱怨:“都快累死了,一天到处跑,饭也没吃上。”

方硕用手抹了一下脸,打着哈欠说道:“我也很累啊,你早点儿休息吧,辛苦了。”然后不等李艾回话便挂了电话。然后一转头抱过林妙妙说:“我的美人儿啊,你可真能折腾,弄得你方哥腰都酸了。”

林妙妙知道给方硕打电话的人是什么身份,她狐媚地一笑,说:“怎么?老婆查岗了?”

方硕咳了一声,笑嘻嘻地说道:“查她的,老子什么时候怕过她?”

林妙妙白了方硕一眼,提高嗓门说:“你们男人啊,都是这个样,家里的果子都不想吃,偏偏喜欢吃外面的果子。”

方硕搂着林妙妙悠悠地说:“外面的果子香嘛!怎么?我的美人吃醋啦?”

林妙妙捶了方硕一下,冷眼说:“去你的,我吃醋,想跟我上床的人多了,吃醋也轮不到我。”

方硕碰了一鼻子的灰,只能冷笑一声,点点头,不再说话。

林妙妙趴在方硕身上,媚笑着说:“哎,给我讲讲,你老婆是个什么样的人啊?”她知道,要想驾驭住方硕就必须把他家里的底细摸得一清二楚,尤其是他的女人。男人会被色欲冲昏头脑,女人则会被醋意冲昏头脑。当小三儿这事她林妙妙可是没少干过,她得弄清楚自己的对手是谁。

方硕别过脸看看林妙妙,从鼻子里不屑地哼了一声:“她?哼!”林妙妙这一看,立刻心知肚明,眼前这个男人和妻子的关系一定不和谐,要不就是冷战,要不就是有些私底下的矛盾还没爆发。这样最好,跟一个爱极了自己老婆的男人搞外遇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另一边,文勇送走了方硕和林妙妙便回到包厢继续跟他的哥儿们姐儿们喝酒。一个叫王智的家伙溜到文勇面前,低声说:“勇哥,那妞是谁啊,没见过啊,小模样还挺辣的嘛,怎么就能便宜方硕那混蛋了。”

文勇冷笑了一声,说:“他方大经理老子敢不给他点儿便宜占吗?”

王智丈二和尚一般摸摸头:“他凭什么啊?”

文勇看了王智一眼:“这事跟你无关,我有分寸。”

王智听到这话,便不再问。这个王智是文勇的金牌打手,人高马大,每次文勇要收拾谁他总是摩拳擦掌冲在最前头,久而久之也在圈子里混出了名声。今天看到林妙妙风骚的样子自己早已春心荡漾,本想借机勾搭一番的,却被方硕抢了先。为此王智心里极为不爽,但是听到大哥都这样说了也只能作罢。

文勇看了王智一眼,也清楚他心里想的什么,拍拍他的肩膀说:“兄弟,漂亮妞有的是,别他妈在一棵树上吊死,跟着勇哥不会亏待你。”

做事一根筋的王智根本不会多想文勇话中的玄机,只是一个劲儿地附和道:“知道,勇哥。”

文勇不再说话,一个人拿了一听啤酒坐在沙发上。这个手段凶狠的男人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让对手趴下的机会。他把整个身子靠在沙发上,二郎腿一跷,闭着眼睛想:方硕,老子给了你这么大一个便宜占,你是不是该弥补一下老子才对。

 

2

 

李艾这两天都在方硕老家帮忙为方母办丧事。农村死了人规矩多,什么守灵三天、神父祭天等等让身为千金的李艾极其吃不消。但毕竟是自己的婆婆下葬,而且丈夫又没来,她只能多担待一点儿。旁人看到李艾忙前忙后的对她的印象都很好,纷纷夸耀方硕,说方硕能干,找了个这么漂亮能干的媳妇。李艾听到这话也美滋滋的。这女人就是这样,有人夸耀自己的丈夫,她也得跟着乐呵上好半天。

晚上吃过晚饭,李艾正打着哈欠收拾碗筷,张老娘从一旁走过来,看着李艾细嫩的双手,心疼地说:“姑娘这几天真累坏了吧,瞧这手做这事多可惜啊!”嘴上虽如此在说,却没有任何要上来帮忙的意思。

李艾也不介意,冲她笑笑,说:“没关系的,应该的嘛。”

张老娘歪着头想了想,然后说:“你说硕子这孩子也真是的,死了老娘居然也不回来看看。”

李艾急忙解释道:“他确实是工作上走不开,您看,我这不来了吗?我好歹也是他妻子,这个代表总是可以当的吧。”

张老娘叹口气说:“唉,你们都是城里挣大钱的娃儿,不了解我们农村穷老太婆的想法。硕子他妈啊做梦都想硕子能回来看她一看,结果这到死都没能看到,我觉得啊,有时候挣那么多钱啊都干吗去啊,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到头来连亲娘都不能送一程。闺女啊,硕子他娘惨啊,真的……”说到这儿,张老娘哽咽着抹了一把泪,毕竟是几十年的邻居。

李艾见张老娘突然老泪纵横,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一边给张老娘抹眼泪一边安慰她说:“张大妈你就别难过了,我相信方硕也一样很难过,他这个人就是这样什么事情都不会写在脸上的。”

张大妈点点头,不再说话。李艾默默地看了一眼窗外,一片漆黑的天空,看不到星星和月亮。那黑如此深邃,似乎看不见一丝光亮与希望,只有呼啸的风咆哮着撕裂宁静,将落叶连同尘埃放肆地吹向空中再狠狠摔到地面。李艾看着这一切,突然心生恐惧,她躲在角落处的一隅,蜷缩着身子,心里不停地默念:“方硕,你在哪里?我很害怕。”

而方硕此刻正在宾馆的床上搂着林妙妙性感的身躯呼呼大睡。林妙妙出神入化的床上功夫把他折腾得够呛,方硕早已累得筋疲力尽。

而他身旁的林妙妙却毫无睡意,她轻蔑地盯着身旁熟睡的方硕,在心里盘算着如何让这个男人彻底成为自己的俘虏。她只是一个除了曼妙身姿便再无其他优势的女人,她需要一个又一个的猎物供养她的身体与生活,不管对方是否愿意,只要上过她的床,便别想轻易下床。

想到这儿,她微微一笑,那眼神在黑暗中异常刺眼,与黑夜相得益彰,深不可测。

第二天,方硕早早地就醒过来了,而林妙妙正在他身边睡得安静。方硕看看林妙妙,想想自己昨晚跟这个女人翻云覆雨了一个晚上,不禁打了个哆嗦。此刻方硕早已冷静下来,他是个聪明人,知道一般的女人都不容易得手,可林妙妙这个如此聪明的女人却偏偏让他这么轻松就得手了,这当中自然有不可告人的玄机,但方硕却无法参透其中的玄妙,想来想去只能当做酒后乱性。

他揉揉惺忪的睡眼,再次看了一眼熟睡中的林妙妙,便不声不响地起了床,草草地洗漱过后便蹑手蹑脚地离开了宾馆。

清晨的空气很新鲜,方硕伸了伸懒腰,打着哈欠在这个刚刚苏醒的城市里走动。这时文勇的电话打了过来,方硕想也不用想便知道他要问些什么,果不其然,电话里文勇坏笑着问道:“方经理,昨夜可爽?”

方硕恢复了往日的冷静,他漫不经心地答道:“勇哥是想谈正事还是闲聊?”

文勇脸上一黑,心里暗骂道:“方硕啊方硕,你别以为老子治不了你,这次你可是把柄落在哥哥我这里了。”心里虽这样想,可口里却依然满嘴吊儿郎当的流氓话:“方经理,别那么小气,跟兄弟分享分享,那妞怎么样?”

方硕被文勇问得不耐烦,顺口回答说:“不怎么样,勇哥要喜欢随便用。”在方硕眼里,除了钱没有什么是他不能舍弃的,何况一个一夜情的女人。

文勇深吸了一口气,耐着性子跟方硕磨嘴皮子:“笑话笑话,方经理的女人我文勇哪敢动,哈哈,既然方经理不愿意谈这个事情就算了,兄弟我就是问候问候你,怕你昨晚精力耗费得太多现在瘫在床上了。”

方硕冷笑一声,回答说:“这样啊,放心,我没那么不中用,不劳勇哥你费心了,我要上班了,有什么事再联系吧。”

挂了电话,两人同时冷冷地一笑。

林妙妙一早起来不见了方硕,心里不禁一阵狂喜。她就等着方硕自己跑掉,越跑证明他越害怕事情被闹大,那么她就越要把事情闹大,自死了未婚夫之后她还没找到下一张长期饭票,此刻他方硕自己送上门来岂有不接受之理?哼,方硕,上了老娘的床就别想下来了,我可不是什么一夜情女郎。想到这里,她也翻身起床,坐在床头浓妆艳抹起来。

早已在办公室忙碌的方硕压根儿把林妙妙忘到了脑后,他正在为一桩保险理赔案挠头,这是一桩典型的骗保案,他反复检查着刚刚拍回来的事故照片,企图从中找到破绽,却被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他听到办公室门口有个女人在问:“请问方经理办公室在哪里?”这声音分明是林妙妙,方硕心里不禁一沉,这个林妙妙,她到底想干吗?

一旁的人引着林妙妙来到了方硕办公室的门口,方硕看着林妙妙,她依旧一身妖娆的打扮,右手夹着一支修长的女士香烟,轻轻地吐了一口烟,一脸媚笑地看着方硕:“怎么了方哥,不欢迎我?都不请我进来喝杯茶?”

方硕反应了过来,既然来都来了,逃也逃不掉,索性就说个明白吧。他点点头,做出一个请进的姿势,然后问:“想喝点儿什么?”

谁知道林妙妙二话不说直接一屁股坐到了方硕身上,撒娇说:“人家什么都不想喝,就想喝你。”

方硕笑了一声,说:“这可是在办公室,你好歹给我个面子吧。先下来,有事好好谈。”

林妙妙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然后轻轻地在方硕耳边说:“方哥,你不厚道啊,哪有干完了就跑的道理,我今天可已经给足你面子了,不然现在就不是坐在这里给你说话了。”

方硕知道自己理亏,点点头说:“好吧,你要多少钱?”

林妙妙哈哈大笑:“你当我是妓女吗?”

方硕也跟着笑:“林小姐可真会开玩笑,我哪里有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咱们这事你说该怎么办?”

林妙妙吸了一口烟,把脸靠近方硕,然后将烟圈吐在方硕的脸上,压低声音笑着说:“这要是换作以前,我会找来一帮朋友,然后让他们卸掉你一条腿。可是对你我就是不忍心,谁叫我喜欢你呢?”

方硕从这话里听出了威胁的味道,他也知道,如果要玩狠的,必然他吃亏,且不管自己在道上的朋友是否比林妙妙更狠,单是这件事情传出去对他的影响都是不可估量的。这个时候跟林妙妙玩硬的显然不是上策,既然如此不如就拖着吧,反正他认为自己不会不是这个女人的对手。

方硕调整了一下呼吸,耸耸肩:“然后呢?接着说。”

林妙妙继续说:“所以呢,你只要好好疼我,我保证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方硕问:“我凭什么相信你呢?”

林妙妙大怒:“敬酒不吃吃罚酒,你有其他的选择吗?”

方硕点点头:“好吧,当我没说过,可是林小姐到底要我干什么?”

林妙妙狐媚地往方硕怀里一躺,轻声说道:“什么林小姐,叫我妙妙。”

方硕想了想,不能在这里让她激动,毕竟隔墙有耳,这林妙妙要一旦闹腾起来,事情不好收拾。于是他叫了一声:“妙妙,你想我怎么样呢?”

“方哥,我喜欢你,我就要你好好疼我。”

“可是你忘了,我有老婆。”

“我可不管,要么跟你老婆离掉跟我,就算你离不掉那也得疼我,谁叫我喜欢你。”

方硕仔细揣摩林妙妙话里的玄机,可一向聪明的他却没能识破林妙妙的伪装。都说温柔乡是英雄冢,在林妙妙伪善的柔情中,方硕也断了自己的慧根,任凭平常多么善于分析的头脑都没了分析能力,方硕只认定一点——这个林妙妙一定是真的爱上自己了——他大概把全天下的女人都当做李艾一样单纯了。

想到这里,他轻轻地搂过林妙妙低声说:“妙妙,方哥不会亏待你,你乖,现在方哥还要工作,你先去其他地方玩,晚上下班来找我好吗?”

林妙妙一嘟嘴,用手在方硕的脸上轻轻地捏了一把,然后说:“别忘了你说的。”然后自觉地从方硕的身上跳起来,跟他挥手说拜拜。

林妙妙走后,方硕坐在办公桌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想自己早上想太多了,这个林妙妙无非是喜欢上自己了,就算不是顶多也是只想找个男人当靠山,要点儿钱花而已,有什么可怕的,什么大风大浪他没见过,一个小女人就能把他治住?岂非笑话?但他显然小看了林妙妙的手段。最毒不过妇人心,林妙妙要让他一步步落入自己的手里,不得翻身。这场游戏就是愿者上钩。很显然,此刻有人已经上钩了。

 

3

 

李艾总算忙活完了方母的丧事,准备起程回家。在离开前两个小时,张老娘把李艾叫到了身边。这个张老娘,别看一直身在农村,却是真真正正的一个老江湖,那方硕是什么样的人她心里清楚得很。起初她不想和李艾说这些的,但是这几天李艾的表现确实让她觉得这女孩跟着方硕算是耽误了,于是张老娘果断地告诉李艾她应该离开方硕。这听起来的确有点儿疯狂,要劝一个跟自己刚刚认识的人离开她老公,这事估计也只有张老娘能做出来。

在自家的院子里,张老娘让李艾坐在自己的身边,一手挽着李艾,一边像长辈一样语重心长地跟她说:“你这女娃子心肠真好,能跟我说说你是怎么认识硕子的吗?”

李艾不知道张老娘为什么突然问这个,她想了一下,一五一十地把跟方硕认识的经过告诉了张老娘。她觉得,大概张老娘就是好奇而已。

张老娘听完李艾的叙述后点了点头,问:“你觉得硕子这人怎么样?”

李艾开始发现张老娘有些奇怪,出于礼貌,她回答道:“挺好啊,张大妈应该很了解他吧。”

张老娘轻声一笑,叹口气说:“你这女娃太善良了,我就是了解他才和你说这些。硕子这娃从小就和他爹妈过不来,那个时候他爹妈确实对他太差了一点儿,结果养成了他的冷漠性格和自卑感,他对谁都总有一种怀疑的心理,而且一门心思就想着发大财。这估计一辈子都没人能改变他了。他这次不来参加他妈的葬礼绝对不是什么公司的事情。娃儿,你相信我,我是觉得你人很好才跟你说这些。硕子不是什么好鸟,你得多长个心眼。”

听张老娘说完这一席话,李艾心里反而很平静。在她耳边从来就没有中断过关于方硕的质疑,但她却一直信任自己的丈夫,并固执地认为耳听为虚。所以很自然的,张老娘的话也无法引起她的重视,她只是微微一笑,说:“谢谢张大妈的关心,我知道怎么和他相处,这点就不劳您老操心了。”

张老娘见李艾压根不开窍,也急了,索性直接把话挑明。她一摇头,苦笑着说:“我认识硕子比你早多了,可以说我是看着他长大的,这娃不是你能驾驭的,听我的,趁早别跟他过了,省得以后后悔。”

李艾一听这话直接懵了。她早料到张老娘今天会跟她说些什么,但是没想到竟然是这个意思。她觉得很纳闷:我们两口子过自己的日子,你非亲非故的凭什么指指点点?她上下打量了张老娘一圈,说:“张大妈,我觉得这事用不着您来操心吧!我和他能不能过我心里清楚。”

张老娘继续说:“我知道你听到这话会不开心。也是,我一个老婆子本来就不该过问你们年轻人的事情,况且你们又不是我的孩子。可是你想想,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些,我拆散你们对我有什么好处?我只是不想看到你这么好的女娃子被糟蹋了,你实在不愿意听我也没办法,我可不想自讨没趣。”张老娘说完撇撇嘴,自顾自地走了,留李艾一个人傻傻地坐在那里,不知道干什么好。

李艾是个老实的女孩子,张老娘往这边说,她也顺着往下想。这一想不打紧,觉得还真是那么回事—都说闲言碎语能打死人,更何况张老娘这么一本正经。李艾心想:那倒也是,张大妈拆散我们对她没什么好处,既然如此这张大妈说的话可能就是真心的了。但单纯的李艾始终不愿意怀疑自己的丈夫:兴许是张大妈不喜欢方硕呢?再或者是两个家庭本来就有矛盾?李艾用种种借口为方硕搪塞,最后以一种近乎画饼充饥的阿Q心理告诉自己:我老公一定不会对不起我,一定不会。她就这么忽略了张老娘的劝告,即使张老娘说得完全正确—因为此刻方硕已经勾搭上了狐狸精林妙妙,可惜的是李艾对此一无所知,而且压根不愿意过问。张老娘挽着李艾的手一直走到村口边的公路上,嘴上还不停地念叨,李艾支吾着回应了几声,一辆回城的大巴汽车出现在她们的面前。李艾一招手,车子停在了她们面前,她跟张老娘挥挥手然后准备上车,张老娘还不忘提醒她一句:“好女娃,记得张大妈说的话,回去好好想想。”

“嗯。”李艾应了一声,便匆匆上车。剩下张老娘在车窗边喃喃自语,然后就听到一声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转眼之间,大巴车便消失在尘埃中。

 

4

 

“方哥,你终于下班了,妹妹我等你好久了。”

方硕刚刚从办公室出来就碰到迎面而来的林妙妙。她早已算好时间在方硕公司的楼下等着,见到方硕过来便迎了上去。

方硕捏了一把林妙妙的脸,冲她说:“小美人,晚上想吃什么?”

林妙妙脸上泛着红晕,眼睛里不时透出一股勾魂的光,轻轻地在方硕耳边说:“我想吃你。”

一席话让方硕的男性荷尔蒙迅速膨胀,一股热血直上脑门,要不是在大街上恐怕就直接把林妙妙按下了。

林妙妙一见方硕起了反应,微微一笑,说:“方哥,我真的不饿,不如我们先去玩玩。”

方硕一看林妙妙如此风骚主动,心里的色欲早已蠢蠢欲动,他一把搂过林妙妙说:“走,方哥带你去好地方。”

两人来到一家高级宾馆的单人房,方硕立刻把林妙妙扑到床上。林妙妙嘿嘿一笑,轻声说了一句:“讨厌。”

方硕的心早已痒痒,疯狂地扒掉林妙妙的衣服,说:“我让你见识什么叫真正的讨厌。”

 

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挂着“请勿打扰”的房间里便不时传来男女的喘息声。完事后林妙妙躺在方硕身上说:“方哥,你好厉害。”方硕点燃一根烟,微笑不语。

而另一边,回程的汽车正呼啸着在坑坑洼洼的公路上行驶。李艾坐在靠车窗的位置回想下午张老娘跟自己说的话,突然觉得心烦意乱。她不住地告诫自己不能乱想,也不该乱想,但是此刻,张老娘的话早已搅乱了她平静的心理。

一路的颠簸让李艾疲惫不已,当她到家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方硕并不在家,李艾看到空空如也的房间心里有些难受。张老娘的话仿佛就在她的耳边回荡:“这个男人是你不能驾驭的。”那声音越来越清晰,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挥之不去,令她心烦意乱。女人的直觉告诉她,方硕一定去了他不该去的地方。可是她应该怎么找到他?或者怎么挽回他?

李艾看着窗外的星星点点,想起自己和方硕的种种,越发觉得张老娘说得有理,只是在看到事实的真相之前,她宁愿强迫自己相信方硕。犹豫之中李艾拿出手机按下了方硕的电话号码,却始终无法按下拨号键,她亦不知道自己在犹豫什么,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将电话放在了一旁。她终究连质问方硕的勇气都没有。

“方硕,你在哪里?”

方硕此刻正躺在林妙妙的枕边呼呼大睡,早忘了自己的妻子以及刚去世的老母亲。刚才他耗费了太多的体力,林妙妙的温柔像癌细胞一样迅速在他的身体里扩散,并深入每一个角落,无药可救。夜很宁静,只能听到方硕的呼吸声,林妙妙依然和上次一样毫无睡意,她不停地转动着眼珠仿佛在找寻些什么。突然似乎看到什么东西亮了一下,再定睛一看,原来是方硕的电话。她拿过电话一看,发现有一条来自李艾的短信。原来方硕害怕别人打扰他和林妙妙的好事,特意把电话调成了静音模式。林妙妙看见方硕这么重视自己,胆子越发大起来。她直接打开了短信,看到这样一串文字:

“方硕,你在哪里?”

林妙妙轻蔑地笑了一声,突然对眼前这位尚未见过面的情敌产生了兴趣。她看看电话里的短信再看看方硕,决定自己先单独领教这个对手一番。于是她用方硕的手机回复李艾说:“别等他了,他不会回来了。”

收到短信的李艾又惊又气。担心了这么久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吗?眼前这条短信显然不是出自方硕之手,那么对方到底是谁呢?李艾不敢去想,害怕一想就不能自拔。她很想打个电话过去,好好听听那女人的声音,然后告诉对方:别碰自己的老公。可她终究没有这么做。她颤抖着拨通了郭芸的电话,在“嘟”过三声之后听到了一个熟悉而不屑的声音:

“什么事啊,我都睡觉了。”

李艾握着电话一言不发,只是眼泪不止,一个劲儿地啜泣。那声音通过中国移动的强力传输,跨越几条大街传到了郭芸的耳朵里。郭芸一听,噌地一下便从床上翻起来,大声说道:“艾艾,你怎么了?是不是方硕那小子欺负你了?”

李艾一听这话哭得更厉害了:“芸芸,你别说了……别说了……”

“那个臭小子,老娘我饶不了他!等等,艾艾,你现在在哪里,我跟你说,你别难过,我马上来找你。”

“芸芸,我在家里,方硕不在,我真的很难受,真的……”

“艾艾,你等我,十分钟之内我就赶过来!”郭芸一边穿衣服一边冲着电话那头吼。

草草收拾一番后,郭芸三步并作两步地冲下楼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李艾的住处而去。而李艾挂了郭芸的电话后一个人坐在客厅的地板上抽泣。整个房间没开一盏灯,漆黑一片,李艾觉得,整个世界都像这个房间一样,看不到一丝光亮。她不停地告诫自己要冷静,可是眼泪却无法停止。

郭芸来得很准时,十分钟,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地出现在了李艾的房门口。她是个急性子,刚到楼梯口就大声嚷嚷:“艾艾,我来了!快开门啊!”

李艾急忙从地板上站起来,抹抹眼泪,打开了房间的门。

面对郭芸的是一片漆黑,而李艾正蓬头垢面地站在她的面前,她不禁吓了一大跳。而李艾一看到郭芸过来,委屈之情似乎找到了释放的地方,倒在郭芸身上放声大哭起来。

郭芸扶着李艾走进客厅,关好门,打开灯,跟李艾说:“好了,现在就咱俩在,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一五一十地跟我说。”

李艾点点头,把方硕母亲去世,自己代替方硕为其母送终,以及张老娘跟她说的那些话一股脑儿地全告诉了郭芸,然后说:“我本来不愿意相信那些话,可是今天回来他居然真的不在家,我给他发短信,居然是另外一个人回复的,她说他今天晚上不会回来,让我别等……”说完把手机递给了郭芸,那上面赫然就是林妙妙嚣张的挑衅。

郭芸听到这些,再看看那条短信,立刻气不打一处来。这确实太欺负人了,你睡了我的男人还装出一副很牛的样子奉劝我放手,天底下哪会有这种事?李艾好惹,这个郭芸可不是省油的灯,至少在对付男人方面,和林妙妙能称得上是对手。其实早在李艾和方硕刚在一起的时候郭芸就说过方硕绝对不会是一个好男人,出轨是迟早的事,只是没想到这么快,这刚刚结婚就在外面偷腥,实在太说不过去。郭芸忍不住埋怨了一句:“看吧,早告诉你他不是什么好鸟,你当时就听不进去,现在知道了?”

李艾委屈得像个做错了事的小孩,挣扎着说:“芸芸,你别说了,你帮帮我,我该怎么办?”

“唉,还能怎么办?这刚刚领证总不能马上就离吧,这换作你爸妈或者其他人得怎么想啊。”

“是啊,”李艾把头埋得很低,用极其微弱的声音说,“芸芸,我要怎么挽回他?”

郭芸咬着牙想了一会儿说:“事到如今,逃也逃不掉了,既然对方那么嚣张,我们可千万别被她的气势吓住,她要来硬的咱们就跟她来硬的,毕竟你还有结婚证在手上,我就不信他方硕这么死要面子的人敢把事情闹大。”

“那芸芸你的意思是?”

“直接跟那小三儿宣战,把自己的老公抢回来。”

“宣战……”李艾听到这个词的时候心里有点儿恍惚,这个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人压根不知道怎么迎战对方,现在居然要让她主动宣战。

“哎呀,我的艾艾,你就强硬一次行不?有什么好怕的,什么事情能比老公都给人抢走了更可怕?拿出你的胆子来,况且你还有我呢!”

李艾看看郭芸的眼神,默默地点了点头,其实她依然没有信心,只是郭芸在她身边她觉得安心罢了。郭芸抢过李艾的手机给拿着方硕手机的林妙妙回了一条短信:

“警告你,少打我男人的主意,否则有你好看的。”

 

 
上篇:第二章 返回目录 下篇:第四章
点击人数(2285)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