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二章
第二章 文 / 尹慕书 更新时间:2012-5-21 20:16:31
 

第二章

保险公司和汽修厂的勾结:保险理赔玩得就是一个狠字

 

 

文勇递过报价单,方硕一看,好家伙,总共12万多的修理费,自己的定损金额还不超过6万,这下有那哥儿们好看的了。方硕嘴角抹出一丝微笑。文勇在一旁阴险地一笑:“差价有6万多,搞得定不?搞定了按我们的约定你就有2万多的好处费。”

 

 

1

 

此刻李艾正在厨房里洗碗,突然听到方硕从房间里传来一声尖叫。她大吃一惊,急忙跑过来,关切地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而这时的方硕正神情紧张地坐在床上喘气,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上滴滴渗流下来。李艾看得心疼,急忙起身去拿毛巾来给他擦,方硕却向她摆摆手:“我没事,别担心。”

“可是你……”李艾显然很担心。

“我说了我没事。”方硕立刻恢复了往日的冷酷,这么多年来他都是这么处变不惊的。李艾知道不能改变方硕的想法,只能低低地应了一声,继续回到厨房洗碗。

方硕深深地出了一口气,然后把头埋在被子里。他又被与上次在车上同样的噩梦惊醒了。梦中依然是他的母亲,依然披头散发地朝他狞笑,依然跟他说和上次一样的话。方硕使劲儿地抓头皮,心里忍不住地咒骂:“怎么会梦到这老不死的,她不在家里好好烧香拜佛却跑到梦里来骚扰老子,什么意思?”

正纳闷着突然门铃响了。方硕懒洋洋地跟李艾喊道:“去看看是谁。”

李艾应了一声,听话地走到门口。打开门一看是一个老太太,穿得脏兮兮的,一看到门打开就自言自语地说:“这就是硕子他们家的房子啊,哎呀好大啊,难怪他娘老是说他在外面挣了大钱。咦,你就是硕子他媳妇吧,哟哟,瞧这小模样,多标致啊,硕子是享大福喽,就可怜他老娘了。”这老太太说得动情也不管李艾听得懂听不懂,就开始抹眼泪,一边还不客气地往屋里走,嘴上继续呢喃:“硕子呢,我要见硕子。”

李艾急忙拦着这老太太,一脸疑惑地问:“婆婆,你找谁啊?”

那老太太一见李艾拦她就不高兴了:“你拦我干什么,我找硕子啊,他娘给我说他就住这儿,我找了好几天了。你别拦我,我真要找硕子。”

李艾听她说“硕子”也不敢肯定是不是方硕,况且这老太太一看就疯疯癫癫的,于是李艾说什么也不放她进来。老太太急眼了一屁股坐在门口哭道:“天哪,硕子他娘啊,你这娃的媳妇死活不让俺进去见硕子,你说咋办啊,这城里的女娃子咋都这么浑啊!”

这声音传到了方硕的耳朵里,他在房间里喊道:“怎么回事?是谁啊?怎么那么吵?”

老太太一听到方硕的声音立马又来劲儿了,从地上一站起来就嚷嚷着要往家里冲,嘴里一边嘀咕:“硕子,这就是硕子的声音。”李艾是拦都拦不住,实在没办法,只好跟方硕喊道:“你快出来啊,这里有个老太太,说什么都要往家里冲。”

方硕骂骂咧咧地嘀咕道:“妈的有什么出息,一个老太太都对付不了,一把推出去不就得了。”他极不情愿地从床上爬起来,穿着一件睡衣打着哈欠走了出来。那老太太一看方硕来了更加兴奋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冲了过来,一把拉住方硕的手说:“硕子啊!你不就是硕子吗?”

方硕一听这老太叫自己“硕子”觉得奇怪,这小名只有他小时候老家的人这么叫过——再看看眼前这老太,似乎有那么几分熟悉。可横竖就是想不起来是谁了。

那老太看方硕迟迟不肯叫自己,瞪着眼睛说:“硕子,你不认识我啦?我是你家隔壁的张大妈啊。”

方硕使劲儿地回忆,终于想起来自己老家的邻居中是有个姓张的大妈,以前还跟自己的家里来往挺密切,不过这老太婆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又是怎么找到这里的?方硕百思不得其解。

张大妈看方硕还不肯叫自己,更急了,手在方硕面前来回挥舞着说:“硕子,你不会真不记得我了吧?”

方硕这才想起来还没跟客人打招呼。他立马笑着说:“记得记得,张大妈,小时候经常给我糖吃的张大妈,怎么会不记得?”

张大妈这一听乐呵了,脸上就像笑开了花:“哎呀,记得我就好。”

方硕一面招呼张大妈坐下一面冲着李艾大呼小叫:“刚刚你怎么那么没礼貌,还不给张大妈倒茶!”

李艾忙不迭地点点头,没走几步又听见方硕喊:“把饭桌上那些水果削了给张大妈吃!”

李艾把茶和水果放到张大妈面前,张大妈一边乐呵呵地摆摆手说:“别那么客气。”一边抓起一个苹果就往嘴边送。

方硕冷笑一下,这个张老娘,这么多年了还是这副德行,什么占便宜或者免费的事情她能错过?小时候给方硕糖吃是假,真正的目的无非就是想来方硕家混饭吃。张老娘的丈夫死得早,自己独自一人养两个女儿,日子也不好过。于是每到中午就拿着一块一毛钱能买一大把的软糖跑到方硕家里,嘴上说:“哎呀,我来看看硕子,瞧这娃多可爱,来来来,吃块糖。”这方父方母一看邻居来了,又是午饭时间,就礼貌性地说一句:“张大妈啊,吃饭了没?要不就在这儿吃个便饭吧?”此话一出口张老娘就乐呵了,嘴里假惺惺地说:“哎呀,别那么客气。”屁股却坐在餐桌上不动,而且一顿吃得比谁都多,完了还抹抹嘴说:“真不好意思啊。”久而久之,方父方母见她就想躲,无奈街坊邻居的又不好把事情弄得太僵,也就这么纵容张老娘了。在方硕印象中,这个张老娘最少也在他们家里蹭了三年的饭,直到她两个女儿嫁人。

此刻方硕看着张老娘坐在沙发上大口大口地啃苹果,心里极为不爽。“这不速之客向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这回该不是在农村没东西可吃了想摊到我这里吧。少来,你还当老子是以前的方硕那么好欺负,你要真敢过来混吃混喝的,老子明天就把你送精神病院。”不过心里是这么想的,嘴上可不能这么说,怎么说人家也是老一辈。方硕觉得至少应该主动把事情问清楚。于是他轻声咳了一下,开门见山地问道:“那个,张大妈,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啊?又有什么事情呢?”

张大妈“啊”了一声,差点儿没把咬在嘴里的苹果落到地上去。她一边颤颤巍巍地把苹果拿离嘴边,一边抽了自己一个耳光:“你瞧我这破记性,一瞅见吃的就什么都给忘了,硕子啊,我是有重要事情来跟你说啊。”

方硕斜着眼睛看着这个像蛀虫一样吃了自己家几年的人,心想:“她能有什么破事!”

而张大妈的手此刻颤抖地在空中比画着,眼睛里噙着泪珠,一边跟方硕喃喃地说道:“硕子啊,你妈她……她……”

“她怎么了?”

“她死了!”

2

 

张大妈眼睛里噙着泪水,声音听着有点儿哑,和刚才完全换了个人,她说:“硕子啊,你妈死了,就在昨天。”

方硕心里略微一紧。死了?原来如此,难怪老是在梦里找我。这老婆子,不在了也倒省心。虽然事实上他从来没操过自己母亲的心。

张大妈的手还在胸前比画着,一边说:“硕子啊,你妈死的时候好凄惨啊。我去给她送饭,结果就看到她死在床上了,一身冰凉,那样子,唉……”张大妈说着又抹了把眼泪,“她啊,死的时候都没人知道,去黄泉的路上都没人送一程,硕子啊,你妈可怜啊!”

方硕也不多说话,点点头。和父亲去世时候一样,他依旧没有丝毫悲伤之感。在他看来,什么人都是一样的,所谓人性根本就是空谈而已。

倒是李艾在一旁惊得说不出话来。她一边扯了扯方硕的衣服,一边试探着跟自己的丈夫说:“你没事吧?节哀顺变啊。”

方硕听得想笑。节哀顺变?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男人的爸妈早点儿归西,这样以后也节省了一大笔赡养费。方硕只是用眼角白了李艾一眼,就不再理她,只跟张大妈唠嗑儿:“张大妈啊,感谢你这么大老远跑来给我说这个消息了。晚上就在我们家吃饭吧。”

张老娘一听有免费的晚餐吃立马来劲儿了,笑嘻嘻地就答应下来了。方硕看着这张老娘,突然觉得恶心。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吃,是不是只要有便宜可占就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第二天张老娘就张罗着准备回去,临走的时候问了方硕一句:“硕子啊,你不跟大妈一起回去?好歹给你妈办个体面的丧事吧。”

方硕刚想答应,电话就响了。电话另一边传来的是文勇的声音:“方经理,车子修好了,让你那哥儿们来提车,记住不要直接提车走人啊,账算清楚了再放他走。”

方硕回了一句:“知道,老规矩了。”便挂了电话,然后跟李艾说:“我公司有个案子,这不,电话都打来了,可能是走不掉了,你陪张大妈走一趟吧,给咱妈办个丧事,体面点儿。”

李艾嘟着嘴,一脸的不情愿。换谁也得不情愿,虽说都是两口子了,可这毕竟是你方硕的妈,办丧事怎么也得露露脸吧,让媳妇过去这到了老家人家会怎么说?就连张大妈也在一旁一脸的不解:“我说硕子啊,这事怎么你也得回去一下吧,什么事情比给自己的亲妈办丧事还重要啊,你妈在世的时候可怜,死了怎么也得风光一次吧。”

李艾一看张老娘在说,自己也斗胆借题发挥一次,摇着方硕的手臂说:“就是嘛,妈走了你都不去见最后一面,说不过去啊……”

结果话还没说完,方硕就瞪了李艾一眼,李艾立马就不敢说话了。方硕接过话茬儿,说道:“张大妈啊,不是我不愿意回去,我妈走了我比谁都难过,只是公司这边我确实走不掉。自古忠孝不能两全不是吗?我想我妈也不愿意我为了这件事情耽误到工作。”

话说到这份儿上,张老娘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其实要说忠孝不能两全,也是先尽孝,现在谁有那个觉悟真的舍小家顾大家,况且方硕根本不是公司的问题,纯粹是为了钱,这个掉在钱眼里的男人无论何时何地想的都是自己的利益,加之自己和母亲的关系本来就不好,更没回去的道理。

不由分说,方硕就自己将为亲生母亲送终的事情做了主,让李艾取了点儿钱就跟着张大妈回了乡。送走了老邻居和妻子,方硕马不停蹄地赶往文勇的汽修厂,原来破旧不堪的“毕加索”和货车都已经修理一新,不过方硕用脚丫子想也知道这家伙给用的材料一定是次品。以次充好已经是他们惯用的伎俩了。

看到方硕过来,文勇立马出来迎接:“方经理,看看,修得还不赖吧。”

方硕绕着车子来回看了一圈,点点头说:“没问题。”

文勇递过报价单,方硕一看,好家伙,总共12万多的修理费,自己的定损金额还不超过6万,这下有那哥儿们好看的了。方硕嘴角抹出一丝微笑。文勇在一旁阴险地一笑:“差价有6万多,搞得定不?搞定了按我们的约定你就有2万多的好处费。”

方硕嘿嘿一笑,那有什么问题?凡是有利可图的事情他方硕从来没有失手过,这次当然也不会例外。况且对方还是个老实巴交的人,更没道理失手了。

“勇哥,这事你就不用担心了,我这案子车损已经定了,上边审核也已经通过,就是想改也没得改了。”

准备妥当后方硕打了个电话给那司机,对方一听是方硕的声音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这段时间他被死者的家属逼得自己都想死了,几乎是一天一个电话催他要钱,那阵势分明告诉你死了人不要紧,赔钱才是要紧的事。所以这年头,钱是比人命还金贵的东西,寸金难买寸光阴却可以买到一条命。

“方经理啊,我的赔款什么时候可以领到啊?我都快顶不住了。”

“这个你别催我,公司有公司的规定,赔款保证赔到你手里,至于时间,我们的丧葬赔偿还在做核算工作,要连同车损一并赔偿的,今天下午你先来提车,顺便把死者家属也叫上一起提车。”

“那……这个大概什么时候能领到赔款?”

“你急什么?都给你说了这是必要的程序,总不能我私人垫资给你吧?”方硕倒先不耐烦了。

人善被人欺,司机也不好多说什么,唯唯诺诺道:“那麻烦您了,我们下午过来。”

方硕撇撇嘴,转身跟文勇说:“下午,老规矩办事。”

文勇哈哈大笑:“痛快,走,咱们喝两杯去。”两个人勾肩搭背地走出了汽修厂。

这世界,总是弱肉强食,可惜强弱是相对的,并非绝对。客户是上帝,但是上帝也是可以用来忽悠的。

 

3

 

午后的阳光特别惬意。可在文勇的汽修店里有一个人却笑不出来。倒霉的司机正被死者家属揪着在这里等保险公司的人提车。看得出来这个死者的家属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这不,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正怒目圆睁地指着司机大骂道:“还在磨蹭什么?人呢?你到底会不会办事啊!”

司机知道这女人的厉害,只能沮丧着脸应付道:“林姐,是他们打电话让我来的,估计就快到了,你催我也没用啊。”

这个起码比这司机小了10岁却被唤做林姐的女孩叫林妙妙,今年不过23岁,是死者的未婚妻。此刻她嘴里叼着一根烟,正对这司机大呼小叫着,任凭你怎么看也不能从她的脸上看出刚死了男人的痛苦。而事实也是如此,此刻她更关心的问题一是赔款,二是车子。

这个林妙妙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从小家境便不殷实,可上天偏偏眷顾她,给了她精致的脸庞和聪明的脑袋,深谙玩弄感情和享受生活之道。林妙妙从知道爱情这玩意儿是什么开始就不停地游走于各色男人之间,读书的时候就学会了勾搭学校里边的问题学生或者在社会上混迹的家伙,享受其他各类学生见其面就叫大姐的快感,走入社会后更是凭借自己出众的相貌频繁地现身于各色上流社会的场所,当然现身的同时也少不了献身,而每一次被她捕获的猎物都是这个城市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靠着自己的姿色与聪慧,不少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肝脑涂地地为她出生入死、刀光剑影。

林妙妙很是享受这样的生活,用身体换金钱的交易很公平,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至于是谁在打谁在挨她不关心,重要的是结果。

但是俗话说得好:一山更比一山高。你永远也别认为自己是最厉害的,一物降一物,这是逃不掉的自然规律,林妙妙也被一个男人给降住了,任凭她怎么努力也无济于事,这个男人便是在这次车祸中丧生的她的未婚夫。其实说林妙妙被他降住也有点儿不妥,这男人不是俘获了林妙妙的心,而是林妙妙无法俘获他的钱袋。他是当地一个房地产公司的老总,腰缠万贯却可惜天生阳痿。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这哥儿们料定世上是不会有女人真正想跟他过一辈子的,既然如此就别想在老子这里套到钱—在他看来女人陪男人上床是义务,你没尽到你的义务我也就没义务养你。所以任凭林妙妙使尽浑身解数也无法在这男人身上捞到一分钱好处,为了不让自己的努力白费,心机算尽的林妙妙只能走最后一步,答应和这男人结婚,心想婚后财产自然有自己的一半,大不了结了婚再离—但她直到现在都不知道这男人所有的财产都是做过婚前公证的。不过为了不让林妙妙觉得嫁给自己压根儿捞不到好处,这男人做了一件荒唐透顶的事情,他去买了一份最大500万限额的意外身故保险,受益人是林妙妙,以此来表示自己对未来妻子的重视,但其实谁都明白,这东西不过是废纸一张,500万确实很诱人,不过除非他死了而且是意外死亡不是自然死亡,否则那数字还是一串数字,不能变成支票。

谁也没想到这保险刚买三天他就真的死了,而且还真是意外死亡。这不禁让林妙妙喜出望外。

“切,跟我玩狠的,老天长眼,这是报应啊。”林妙妙此刻美滋滋地想着这一切,再看看眼前这个直接把自己未来丈夫弄死的“恩人”,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实在是太美妙了。她下意识地护住了自己的包,此刻那张500万的保单正在她的包里平静地躺着,前些天她打电话咨询了保险公司,人家已经告诉她这次的事故属于保险范畴,换句话说,这500万已经是她的囊中之物了。可是没有人会嫌钱少,即使500万到手其他该她拿的她也一分不会少要,所以她成天打电话逼自己的“恩人”催要财产保险的赔偿,换句话说:一点儿车损补贴、一辆车子和一点儿丧葬费她也要一个子儿不少地全部拿下。

而正在这时,汽修店门口两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了,肇事司机抬眼看了看,立刻很兴奋地跟林妙妙说:“你看,他们来了。我就说了是他们打电话让我来的,没错吧。”

没错,此刻走进汽修厂的两个男人就是方硕和文勇,这俩哥儿们中午吃饱喝足后还找了个好地方好好地按摩了一下,才懒洋洋地走回汽修厂,一眼就撞见了倒霉蛋司机和美女林妙妙。

这司机看见方硕和文勇立刻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他们跟前说:“你们二位可来了,这姑娘是死者的家属,今天来提车子的。”

方硕抬头看了看林妙妙,这女人正漫不经心地看着他,他笑了一下,跟她说:“你的车子已经没问题了,绝对焕然一新。”

“那么,车在哪里?”林妙妙言简意赅。

这回不等方硕说话。文勇先在一旁回答:“美女,看那边。”然后手一指,那辆毕加索正安静地躺在车库里,斜射过来的阳光照在新换的前引擎盖上,反射出刺眼的光辉。

林妙妙看了一眼文勇,嘿嘿地笑了两声道:“真开眼界了,还真给你修好了。”

文勇哈哈大笑:“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我修理不好的东西,无论是车子还是人。”说完冲着林妙妙一抬眼角,继续嘿嘿地笑。

林妙妙也算是阅人无数,虽然这人八成都是在床上阅的,但这么明显的话中话她还是听得出来,她也不介意和男人用语言调情,毕竟这场面她见多了。于是她头也不抬地回答文勇:“老板好大的口气,有些东西修起来很费零件,恐怕你的店吃不消吧。”

文勇再次狂笑:“我的零件不仅多还质量过硬,无论什么缺口都能补得好好的,什么时候你试试就知道了。”

林妙妙抿嘴一笑,道:“来日方长,如果以后真的有东西坏掉的时候再说吧。”说完跳上车子,正准备发动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什么,探出头来说道:“我叫林妙妙,不知道两位老板怎么称呼?”

文勇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林妙妙,说道:“好说,鄙人文勇,以后有时间多联系我。”

方硕也掏出自己的名片,说道:“方硕。”然后在抬眼的时候跟林妙妙四目相对了一下,不禁心里一震,方硕也算是老江湖了,也见过无数美女,不过能让他定睛注视的还真没几个,就连李艾也不是,而这个林妙妙算是一个了。

林妙妙收起两人的名片,一人抛个媚眼,然后一挥手,脚一踩,重新起航的毕加索便消失在两人的视野中,只留下两双追随的目光和两个满是遐想的脑子。

送走了林妙妙之后,方硕才想起那肇事司机还在这儿,他实在是不想跟这傻蛋讲话,不过既然人家都来了也不能不理,他不耐烦地走到司机跟前,扯着嗓子说道:“好了,你也看到了,车子修好了,接车的人也很满意,这里没你什么事了,等赔款吧。”

“嗯,那什么时候……”

“你别跟我提什么时候!”不等他说完方硕又不耐烦了,“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什么时候不是我做主,你这人怎么这么磨叽,我有说过不赔给你吗?等几天都不行了,我告诉你,别再催我,要惹急了老子一分钱都没有!”

那司机急得一脸通红,哈着腰说:“那麻烦您了,方经理,我先走了。”

方硕白了他一眼就不再说话。等这司机走远了,文勇上来拍拍方硕的肩膀,笑着说:“你牛,真他妈牛!”

方硕也不说话,自顾自地去想刚刚林妙妙的模样了。这边文勇也心有灵犀地想起了林妙妙,不过文勇是一个喜欢把事情挂在嘴边说的人:“兄弟,聊聊刚刚那妞吧,真带劲儿啊!”

方硕看看文勇,问道:“勇哥看上了?”

文勇一听这架势心里立马知道了几分,方硕从来不参与女人话题的讨论,今天一提这个林妙妙却这么来劲儿,分明是看上了人家。凭文勇的社会地位要弄到这么个女人那简直是手到擒来的事情,不过这次他准备把林妙妙让给方硕—这个方硕从来都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主,好不容易抓到把柄了能不利用?于是他嘿嘿笑了两声,说:“哪里,我怎么敢跟方经理抢女人呢?”

方硕眼皮子一抬,从嘴角抹出一丝冷笑。可他没发觉,此刻站在他身边的文勇露出了一丝更加阴冷的笑。

 

4

 

李艾跟着张老娘回到方硕老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几个小时的颠簸路途让她身心俱疲。都说长途旅行是最伤人元气的,这话一点儿不假,别看是一直坐在那儿,可全身上下的肌肉都在做着运动,车子颠一下,你也得跟着颠一下,更不要提满车的汗臭和脚臭味,这让生在富贵家庭的李艾很是不适应,几次差点呕吐。她转眼看看坐在一旁的张老娘,她正闭着眼睛呼呼大睡。李艾轻叹一口气,把头转向窗外,突然就想到了方硕,也不知道此刻他在干什么。

方硕此刻正和文勇在一起,同行的还有林妙妙以及文勇的一群狐朋狗友。这群人聚在KTV里,唱着闹着喝着。林妙妙不愧是男人的杀手,凭借着漂亮的脸蛋、魔鬼的身材和性感的舞姿很快让所有男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她的身上,比起她来,同行的其他女人显然差得太远了。林妙妙也不在乎别人的目光,尽情地在包房中央舞蹈,她的低胸超短连衣裙的裙摆随着自己的节奏上下起伏,方硕的心也跟着起伏。

这时文勇发话了:“方经理,别老是坐在那儿,上啊,今天可是给你机会的,把这妞弄醉了,晚上就是你的了。怎么,别告诉我你还不知道狩猎的技巧。”

方硕不屑地笑了一下,端起一杯酒走向林妙妙,而林妙妙此刻正玩得高兴,丝毫没注意到方硕正在接近她,她的舞蹈幅度特别大,手和头随着音乐的节奏快速摇摆着,一个不小心就把刚刚走过来的方硕手中的酒碰倒在地,那酒也洒了方硕一身。林妙妙自知理亏便冲着方硕嘟了嘟嘴:“方经理,我可是真的没看到你,这下你不会让我赔你的名贵西装吧。”

方硕抿嘴一笑,说:“西装就不用赔了,换酒吧,你撞了我一下,起码得三杯才是。”

林妙妙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这年头女人酒后失身的多了去了,她知道凡是在声色场所故意找机会让女人喝酒的男人一定是没安好心。不过她并不在乎是否失身,她只关心身体能换来什么利益,如果是对方愿意重金买春,她也没什么不愿意的。她经历了那么多男人,无一不是上她床容易,下她床难,只要她愿意,她可以榨干男人身上的两样东西,一样是精子,一样是金子。而此刻她正看着这个送上门来的方硕,她从来不做亏本生意,陪你上了床你就一定得有所回报—她在心里盘算着,方硕,保险公司理赔经理,按道理来说不会是个多有钱的货,不过重要的是他手上有权力,可以肆无忌惮地要挟客户,再加上和汽修厂的关系,应该是有点儿油水捞的,最重要的是他身边不是还有个文勇,这个家伙可是当地出了名的大哥级人物,如果能从方硕下手顺便搭上文勇那显然能让她风光上好一阵子。对,一石二鸟,就这么做。想到这儿她转身看了看方硕,果断地决定对他投怀送抱。

林妙妙狐媚地看着方硕,故作撒娇状,说道:“哎哟,方经理,人家是女孩子,你怎么一点儿不让着我,你说这三杯一喝我要是醉了怎么办?”说罢将眼神变得更加迷离,配合着不停闪烁的灯光,将美艳的双唇靠近方硕,轻呼着气,一边说:“难道要方经理你背我回家吗?”

不等方硕说话文勇便在旁边吆喝:“林美女喝了吧,人家方大经理让你喝,你能不给面子?这里所有人都要买他的面子,放心,喝醉了他一定把你背回家。”

旁边的人跟着起哄,林妙妙笑容满面地看着方硕,端起酒杯瞬间把这三杯酒饮下了肚。然后装作醉得不轻似的一个踉跄跌在方硕怀里。方硕一把搂住林妙妙,嘴上说:“林美女,不会真醉了吧,可要小心哦。”可心里却被挑逗得直痒痒,要不是看这里人多,恨不得立马把这美女就地正法。

林妙妙莞尔一笑,从方硕怀里挣脱,一脸迷离地说:“酒量不行啊,真醉了。”然后摸摸脸坐回到沙发上去,二郎腿一跷,点燃了一根烟,由于沙发很软,她的超短裙自然往上移了一点,露出白皙的大腿,她又一次狐媚地对着方硕笑了笑,说:“方经理别劝我喝酒了。”这是林妙妙的惯用伎俩,慢慢地钓住自己的猎物,一点点让对方沉沦,然后心甘情愿地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永远别想出来。很多时候自以为聪明的男人认为自己是猎手,可以肆无忌惮地挑逗身边出没的每个美女,殊不知,在凶猛的老虎眼中,人也是成为作为猎物的。

方硕轻轻地坐在林妙妙身边,轻声在她耳边说:“林美女醉了,要不我送你回去。”说完还在林妙妙的耳朵里吹了一口气,逗得林妙妙的心也跟着痒痒。她嘿嘿地笑了两声,娇嗔道:“别急嘛,人家还想多玩一会儿。”情场中的对弈,比拼的就是耐性,这个时候一方想拖延,另一方也只能屈从。林妙妙不想这么容易让方硕得手,毕竟好果子都得付出艰辛才能采摘到。

剩下的时间这俩人基本没参与活动,喝点儿小酒,顺道互相讲点荤段子调调情,林妙妙到底是调情高手,眉来眼去之间方硕就招架不住了。他一把搂过林妙妙,轻声说:“这里太吵了,我们换个安静点儿的地方聊吧。”

林妙妙魅惑地看着他,笑而不语。方硕二话不说拉起林妙妙就走,文勇在一旁看得真切,眼里却流露出一丝凶光。

在宾馆的房间里,林妙妙红着脸躺在床上,早已按捺不住的方硕立刻像猛虎一样扑向她,两具赤裸的身躯紧紧地贴在了一起。林妙妙用四肢用力地缠绕住方硕,任方硕在自己身上翻云覆雨。她就像一条黑蛇缠住了方硕,然后将他一点点吞噬。

她知道,这躯体和灵魂都将成为她的猎物,她会慢慢地、一点点地将这猎物生吞活剥,不留一点儿残骸。

 
上篇:第一章 返回目录 下篇:第三章
点击人数(2360)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