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科幻灵异 > > 街市小巷
街市小巷 文 / 小和尚 更新时间:2012-4-19 21:03:48
 
白天时大大的太阳,到了傍晚时竟破天荒的响了一道雷,没有一点预兆就往甘可身上击去。脑壳像被别人用木棍狠狠的锤了一下,锤得他眼冒白光,麻木的失去了知觉,毫无疼痛。纵使想控制自身的动作,也无法动弹。直到他昏睡过去为止。他神马事都不知道! 甘可懵忪的一睁眼,再一闭眼,再睁。他什么都没看见!他瞎了?先别管他瞎不瞎先,他腰板上开始有异样的酸痛,一定是刚刚失去知觉太久,现在把所有的感觉神经一下在这刻爆发。才把腰板上一挺,后脑勺意想不到而响亮‘哐’的一声铁铁的撞在了一面……墙壁上? “卧槽,痛。”,他想伸手去摸他可怜的脑壳,可是手肘又被周围的‘墙壁’被阻困,动起来十分不方便,看来这空间并不宽阔吖,他并不是瞎了,而是这里太暗了!庆幸庆幸。但是他是被困住了是吗?甘可用手在周围摸了摸,这种冰凉的触手不像是木箱,而且这东西还是椭圆状。在刚刚不久前被击飞的时候鞋子十分不听话的从他的脚丫上滑落,现在还不知所向,脚底下那刺脚的感触痒痛得让人烦躁。 他在哪?他在哪吖?究竟发生过了什么事,有哪位好人告诉他! 他静下心来,用手继续摸索周遍,企图想找到缺口,现在出去才是个解决方法,傻瓜才想呆在这个地方,试问有谁愿意身处于一个自己不认识的地方关押着,还是乌漆抹黑的地方。可是瞧着暗得根本就像没有缺口的存在,这堵墙又这么硬,总不能用头跟他来个玉石俱焚吧。这样它还没破自己的脑袋又多了几个山丘了!他呆在这狭窄的地方一时半回也不会造成什么不便,可是脚下印着小东西让自己混身不舒服,直想让他发火。再说一直这样呆下去,万一尿急什么的,谁也知道那事没准能忍上多久,到时那就真的麻烦! 于是,他想喊救命,就像电视剧里的那样喊‘救命啊!救命啊!’,那么坏人就会说‘喊吧,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救你的!’随后一个奸笑,可惜这连串客坏人都没啊,你叫谁来向你伸援手。甘可只得软绵绵的拍打凹下去的硬墙,有气无力的唤:“有没人啊,放我出去…我要出去”。甘可干脆把脸给贴在冰凉的瓦墙上,用手去泼开脚底的硬粒,他抓起了一颗捏了捏,凭着造型……他还是想不到是什么。 他叹了一口气,“我怎么会出现这个地方,我刚刚不是在……”,对就是那个鬼地方——阴森公园。跟着启旋他们一起,没想到他们一群人居然抓弄自己,还用语言的冲突侮辱自己出身贫穷,甘可想起来,暴富的梦想越发的强烈,发誓要用钱烧的饭喂他们吃,撑死为止。“然后我就给雷公劈了……真是越穷越见鬼,发冷掉下水,怎么会有这种事?”,甘可顿然想了想,刚不是被雷劈了吗?这么说自己死掉了?那这里应该是……棺材?!一想到这,甘可冒出了冷汗,不过这棺材还不是一般的小,好歹也让死人翻个身吖! 就在他郁闷得快发霉时,又一次的破天荒从头顶上悄然的有了动响,甘可瞪大眼睛不动,悄然的从侧上方开始射进了一束光,这说明什么?!说明出口就在头顶上吖!!甘可接着猛的一站起。 他终于可以看见色调了!对吖,他看见了,看见了……一个男人。 那男子手上那着木盖,玄色的眼瞳正盯着甘可看,就如甘可盯着他看一样。两人都愣在了那。 “hi?”甘可已经没有任何的想法思绪,可嘴里却跳出这一句话。 男子长得十分的俊俏,他开始微笑:“你,你好。”,男子的声音像清晨的太阳般。可他还是顿住了。 两人都上下打量了对方。束起的头发到腰际,额前还落下了几缕发丝,普蓝色的布衣还缝上了补丁,半卷起袖子。这个打扮……NO!他给别人当串客演电视剧? “啊哈,哈哈哈哈……”,两个人僵在不动,笑了起来。“啊哈哈,哈,我究竟在笑什么啊?”。 男子笑眯了眼睛,伸出双手想去扶甘可:“你先出来吧,小和尚。”。 甘可一愣,“小和尚?你管我叫小和尚?”,甘可低下头,是米缸,原来他刚刚是蹲在米缸里,底下还有薄薄的一层米粒,原来搁脚的就是这货!“不准叫我小和尚!”,甘可抬头说道,然后无视男子伸来的双手翻出米缸,还拍拍粘在脚底的米。这桌子椅子,天啊!这有点腐朽的木门、还有门后露出竹编的扫帚,啧啧啧,太逼真了太逼真了,现在居然还有这样逼真的道具! 甘可回头还是见男子的眼睛在看着自己,似乎未在他身上挪开过。:“你在看什么?”,甘可张望,并没导演灯光的工作人员吖,不都说是排戏的嘛?哦!他知道了,莫非这人是傻子。就可能刚被雷劈把自己给劈晕了,结果一不小心就被这个傻子给拖到这个地方来,再把他自己给塞进米缸。没准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 甘可狐视着他并不说话。男子见甘可这一副来者不善的表情依旧是保持微笑,灿烂如夏日。甘可紧起心弦凑前一问:“你是傻子?”,说完赶紧缩了回去。 “傻子?”,男子重复了一句,接着好像了解甘可的想法,赶紧解释道:“我不是傻子,我,我刚刚听到这边传来了声音,我就过来看是不是有猫不小心掉在里边了,所以我就……没想到你藏在里面。”说完,男子又保持一惯的笑意。 “哦”,甘可回答的心不在焉,还是用怀疑的眼光撇着他,挑高眉头:“最近Sara出的新歌你听过没有?” 男子听闻道摇头。 甘可表情越来越复杂,这男的不单是傻的,居然还这么孤陋寡闻。 可是想想,这个眼前的男子长得人畜无害的样子,敢下结论不是坏人,于是他再认真仔细的想了一番,自己的想法也不会这么凑巧跟着事实走在一块,再看看这里的环境,自己也不可能会一下就蹦在米缸里面吖。这不可能,不可能真的有这事的!他坚决不会相信。 “这是什么年代?”,可为了证实,他还是问了。 “嗯?”男子疑惑。 “我问你这是什么年代吖!公元前多少年?”。甘可心里急得真想鄙视他,这人该不会傻得连是什么时代都不清楚吧? “现在是天罡正朝。”,男子回答,表情怪异,好像在问甘可,你不知道? “原来是天罡正朝啊。”,甘可点点下巴,虽然他不知道天罡正朝是什么个来头,但听名字确定了这绝对是古代,他来到这地方不属于他该出现的地方,时空出现了问题么? 甘可一点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不错,自己居然来到了古代,不知比自己出现那个时代还要早几百年几千年的时代!! 男子见况马上慌张的给甘可倒了杯水,自己也坐在甘可的对面。:“先喝水。”,男子把杯子向前一递。甘可接下,一仰头就把它给喝个尽,再大大的叹了一口舒畅的气。一口还不够解渴,于是他自己动手为自己斟水。 “额,小和尚?你从哪来的?” 甘可一板脸,他又再说自己是和尚了,自己哪像和尚了,和尚……?!同一个特征——光头。哇槽!:“你!我都叫你不准这样叫我了嘛,你居然还这样叫!”,甘可摸摸头发,他的头发又不会短,那当然,在他们古代的眼里看来那是理所当然的,自己的头毛是比他们短多了,甘可拂着自己碎细的斜刘海,不满的死瞪着他对面的那个人,简直是想用眼神把他给杀死。 “啊。”,男子见甘可满腔的怒火,正急得想反口。“那你叫什么名字?小和……小,小……”,男子想了想:“小朋友。” “咕!”,他要掐死他!!算了,看样子他的确是比自己年长了不少。而且小鬼啊、小朋友这些形容词也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叫过。 “甘可。”,甘可干脆利落的说出自己的名字。男子眨着玄色的眼睛不解的看着甘可。“‘歌安——甘’的甘‘颗鹅——可’的可!”,甘可不耐烦的补充道。 “哦……”,男子应了一声,又久久不语言。 屋里充挤了不可思议的安静。 “你不问我的名字吗?”,男子突然一笑开口问。 甘可一听他这么说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居然还有要求别人知道他名字的人:“那你叫什么名字啊?” 男子笑得开心,:“我姓贺,名叫莫禾。”,不可否认,他的声音的确是开朗得好听。 “这样啊……”,估计甘可没听清楚叫什么来的。他用食指敲着桌子,半仰起头盯着天花板,不,房梁!虽然仅仅用了几根粗木棍支撑住,但感觉起来还是蛮牢靠的。看来他真的得重新的审视这事了,毕竟不能马虎潦草的了结这怪事吖。这种现象该不会是常说的穿越吧?穿越啊……其实想想也就罢了,这等事难道还也让自己给碰上么。甘可四处张望的眼睛不凑巧的又跟对面的男子对望住。 莫禾与甘可对视后,赶紧的把头撇开,干干的笑了几声,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喂喂,他究竟要盯着他看到什么时候,也不就穿着跟你们古代人不一样了么?体恤耶,这是体恤你们知道么?土包子! 甘可侧过脸,时不时的偷偷瞄着莫禾的举动,啊咧!这个呆子居然还偷看自己,看来他的好奇心也不小哇! “那个……叫什么名来的?” “我叫贺莫禾。”男子乖乖的回答。 “对,莫禾,我问你哦,你老老实实告诉我”,甘可庄重了起来。 “嗯!”,莫禾等待指令一样,也跟着甘可一起严肃起来。不过这男人一端肃起来还真是标致的让人心动。 甘可把嘴角一扯,“你少看我一眼就过不了日子啊?昂?” “也,也不是啦,啊哈哈。”,一句话说完后他还是呆呆的笑。 “……………………”,——简直就是呆子! “你要吃点东西吗?肚子饿不?”,莫禾带着笑又次开了话,经他这么一说,自己的肚子是真的狠久没落进东西了,饿得不太明显,被他开了话,肚子争气的饿起来。 甘可把眼睛一斜,望向木门后露出半截的竹编扫帚“我,我没有钱。”,即使有钱也不可能会有这里的钱。 莫禾一听,笑笑摇头:“不用钱。” “既然你这么说的话,诶……我好久都没吃东西了哇。”,甘可说到这,低下的头稍微抬高头看着他, 男子一愣,突然就像被逗笑一般的笑了开来:“行,你等等。”,说完莫禾走出了屋子,这个男人好高,甘可从刚开始就已经发现了,跟他对视还难免仰起头来。自卑啊……自己的单薄的身段。甘可揪着自己的衣服,显得宽大得不得了。 莫禾踏进屋,左手里拿来了一碟馒头,右手还捧着一碗粥。粥飘着热气,馒头带着淡Huang色,干的已经在裂开,看起来好像是放了蛮久。这一碟一碗的放在甘可面前,甘可注视着馒头,他怀疑自己能咽得下去嘛?虽然他生来就本不应该挑食的人,可是这看起来狠硬吖。难道这呆子就拿不出像话的东西吗?最起码看起来舒服点的。 “啊呵呵……”甘可干笑,伸出手去抓馒头,OHNO!这馒头还真的是硬的,不过可以看得出来,反正它都长成这副模样了。甘可极为尴尬的张开嘴,小小的咬了口,男子一脸认真的看着他,好像是在问他味道怎么样。还能怎么样,馒头本来就没什么味道嘛!不过甘可始终还是不会挑食,这是与生具来的。他只要求喂饱肚子,不管他能不能品尝到什么味道。 他吹开粥面散来的蒸汽,小小的吮了一口。眼睛一亮,微甜的馒头加微咸的粥,原来味道是这么的鲜甜。这种味道果然是狠美味。 “怎样?”,莫禾笑眯着眼睛,细心的给他斟过一杯茶。 “凑合凑合啦!就白粥和馒头而已嘛。”,再一大口狠狠的吮多一口。 “嗯…今天赶着的回来,什么也没买,而且也是一个人吃,再说,我也想不到突然会来客人啊。”,男子紧皱眉头苦笑。这副表情该不会是认为自己在挖苦他吧?! 不由而来的罪恶感让甘可呛了一口:“也不是这样的吖,味道还是狠好嗯,是真的,啊哈哈。”,真是受不了他那表情。 果然,莫禾放下心来,又露出动魄的一笑:“那就好了,我还怕一时没有什么准备,能填肚子的就只有这些了,还好你不介意。”。甘可见状也松下不少,就继续接个接个的吃接口接口的喝。莫禾用手撑着下巴留意甘可的举动,嘴角少少的上翘,瞳孔都印着甘可的模样。可惜,甘可全然不知道,当他吃进一个馒头后,肚子的需求居然大大的增加,他的腮子塞得鼓起,里面全是馒头……。 “甘可。” “哈?”,紧塞在他嘴巴里东西让他发音不准。 莫禾眯眯的笑着说:“你从哪来的?” 甘可顿住,手上的小块硬化的馒头也干脆的塞进嘴里:“这个不好说吖。”,这么会问到他正在迷惑着的问题呢,他自己都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还要让他来做解释嘛?不太适合吧。最简单的说法是穿越到一个自己陌生到极点的地方,而他生活的地方呢是比现在还得晚上几百或上千年的年代。但要是跟他说清事情的来龙去脉的话肯定会被当作疯子的吧,毕竟他们只深信自己生活着的这个时代。 莫禾认真的等待甘可的下文,好像要非得要问出个下文来似的。 “那地方你不知道在哪的!”,甘可简单的说了一句,双手捏杯子,淡淡的看着莫禾。 他一脸迷惑继续追问:“那是在哪?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因为你……你就是不知道。那个地方狠怪狠怪!”,甘可继续简单的说着。 男子一愣,看样子好像是在深思。甘可把捏在手里的杯子渡在唇边,准备一饮而尽。 “那里是怎么样的嘛?” 甘可到口的水差点就咽不下去,他为什么非得围绕这个问题问啊。 “喂。” “嗯?” “诶诶诶我问你,你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你不问这个问题你是不是又过不了日子了?昂?” “嗯?嗯……”,莫禾点点头。 “哎哟!”,甘可还真没预料到他会肯定了,真给他吓了一跳。 男子眼睛深遂起来:“因为甘可你好特别,那个地方也一定非常了不得的吧?” 他简直无语死了,是的,他是非常特别,特别的穷、穷得特别罢了!!对了,甘可激灵一动!一提到穷字,他好像还有事要去做的!没错,就是要成为有钱的人!虽然说刚刚他还对这事耿耿于怀来的说。这可是古代吖,而他是现代人哇,那是浓缩了多少千百年的精华,想发达那是何等的简单!这不明显是机会么?看来不在这个世界出出风头那就太对不起自己了! “喔!对了,我现在必须马上要离开。”,甘可推开椅子。 “诶?”,男子回过神:“甘可要去哪?” “当然是要走啦,那么告辞。” “你要回去嘛?这样吧,我送你回去。”,莫禾也站起挡在甘可前。甘可站在他眼前只到他的肩膀,此时自己真像是个小丑。 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去,你还怎么带?再说了自己还不想回去。“不用!”,甘可把话一冲的说出,也不知道自己用了多少力气去吼出来的。“额,那个,我出来是有任务的,嘿嘿,不怕告诉你,我迷路了,所以呢我不用这么急着回家的。” “那更不得了了,这样的话家里人会着急死了,你还是告诉我你住在哪,我带你回去。”,男子靠近一步。 糟糕……“这个不用你管,”甘可双手撑腰:“我不是跟你说过我出来是完成任务的嘛?而且这任务是家里的人给我实施的,所以没啥关系,就这样了谢谢你的馒头拜拜。”,甘可一边绕过莫禾一边冲了出去。 明媚刺眼的阳光披上了甘可身上,后背开始闷得冒汗。屋外的院子走马观花的在甘可的眼里停留不到一会就这么溜了过去。经过一院子的路程跑到了厚笨的大木门,猛的一推——没开,再猛的一拉,开了,提起光脚丫又想直冲,一堵深古铜色的砖墙咫尺在自己面前。他急转直下的转过左侧一直狂奔出小巷。 一片吵闹菜市展现在他的眼里,人人的神情都自在的带笑,尤其是买桃子摊的大婶,笑得最大声叫卖的就数她了。这里的人个个都是古代的打扮,看来绝对不会错了,甘可再次确认了他来到古代!因为刚一路狂奔,心脏还未缓下,又加上这么大的太阳,额头上的汗直接就滴了下来:“现在是夏天么?好热。”他扯着自己的领子,回头看回小巷,那个难缠的呆子没有跟出来,这才让甘可松了心,还以为他会一直扯着甘可不放问一大堆的问题呢。等身体稍微静下来了点,他的脚底又炽热得给烫水烫着一样,不单单热,那种感觉还包含着刺痛。 他走了半跳街,而全街的人都望向了他,他尴尬的低下头,不对任何一个人对视,地板上被炽烤可以煮开水。换左脚不是换右脚也不是。一路上挑些有遮荫的地方走。说起来,他虽然是有发横材目标不错,可是他仅仅就只有目标吖,那些什么策划啊,手段啊什么什么的都不懂。结果是他想要的,可是过程他必须要经历。甘可蹲在一家茶馆门旁遮凉休息,脸一沉,才想起自己身上上下下一分钱都没,起码也给那么一点先成的钱先周转下嘛,白手起家也不是这么个起发的吖。甘可叹气仰头,吊在茶馆檐下的牌子用粗大的墨水写了‘招聘’俩大字,这甘可是不会看错的吧?对啊,他怎么没想到,他可以去打一份工作,等有了足够的资金再去发横财也说得过去。 “店小二?”,茶楼内喧哗得把甘可的叫声给埋没,进出的客人都要在甘可的肩膀上摩擦碰来碰去,那些人会用不满的恶瞪着他。有一个客人长得发福状态,正个茶楼的门也刚好只够他进出,现在甘可站在门边他根本就过不去,胖客人张开他的肥嘴开声道:“你挡在门口做什么,快点让开。” “啊?是!”,甘可看着他那夸张的身材,移动了身体。看到店小二忙碌的没一刻能停得下来所以自己就不好意思再给别人添麻烦,只好站在一个角落,等客人少点再去问招聘的事。 甘可的汗从额头流到下巴,又从下巴滴下。店里边闷得像蒸炉一样,现在这个天气应该是夏天没错的吧?甘可拭去脸颊上的汗,又站着没地方坐。就这样一直等等了好久,茶楼里的人渐渐的离去。 坐在一个角落里的店小二用搭在自己肩膀上的围巾擦脖子上的汗垢热得也够呛,等人少了后这才看见了在前方的掌柜,一副地主财的模样。 “你好,我是来招聘的!”,甘可走到掌柜那畏喏的告诉了他来的目的。 掌柜瞅了瞅他半晌不语:“一个月五两银。”,掌柜抛下他一句话又在他的帐簿上描东描西。 “嗯,嗯我做!”。不过,五两银究竟是怎么个概念,相当与人民币多少呢?反正有钱就做着先吧,甘可暗想,“那现在开工吗?”,甘可又试问了一句。 这次掌柜连头都没抬:“啊禄,带他去熟悉一下。”。 那个叫啊禄的想必就是店小二吧?只见店小二走了过来,指着甘可:“你跟我过来。”,说完了还瞥过了眼。一副看不起他的样子。 切,有什么了不起的,有朝一日你们就知道我多本事!哼!甘可心里头痒痒的,但也装出一副笑脸跟了过去。店小二转过身搜来了一叠纸和一只毛笔:“新来的就用笔记下来客人要点的菜,反正我们店里的菜式这么多,你一时也记不下来。”,店小二嗤笑。“喂,你认字么?” “会。”,甘可不想跟他多话说,可是这只毛笔要怎么抓着写? 一晃的又来了两三个客人,店小二见客人来了也无动于衷,而是使了个眼神给甘可,嚣张的说:“去啊,还愣着干什么?”。“我?我去?”,甘可举着手上的笔和指。“那当然是你去了!”。 甘可只好硬着头皮走上客人前面:“你们要吃……”。“一碟爆椒羊肉和豆鼓炸鱼。”还没等甘可开完口客人就先开了口,“嗯……好,等一下。”,甘可抓着笔,不怎么从何下手,而且一时下,他忘记了椒字怎么写,他笔画着,努力的回想,椒究竟是怎么写来的? 终于,有人把豆鼓炸鱼写成了豆股炸鱼了…… 下午,太阳依旧明媚,与其说明媚还不如说毒辣。甘可走在路边上,第一份工资被没有理由的解雇,不就不会抓毛笔、狠多字都不会写、动作慢、添乱嘛,掌柜就当把给他解雇的理由了!甘可越想越生气:“怎么可以因为这些原因就解雇人家呢?想不起字是狠正常的嘛,第一次上手动作当然会慢了!而且抓毛笔我本来就不会,怎么能怪我!东家不打打西家,有什么好神气的!”。甘可坐在一家人门户的石阶上,光着脚走在路上都已经狠怪的了,衣服裤子都跟别人不一样,大家不是你看我,就是我看他,当异物一样看着。趁着天色还早,甘可没休息多久又开始找工作。这个市场好大,走了这么久景色好像都没怎么改变,而且刚刚见的茶楼也出现过好几次,是自己的错觉还是这的茶楼都大同小异? “老板好!请问这里是不是要招人吖?”,琳琅丝绸段色彩鲜艳,从淡的到深的、从朴素到鲜艳各种的布料摆满了店里外的角落。柜台里摆着一只老山羊版的老板,而他似乎正在神游,出神的看着柜台上的一只苍蝇。甘可一奏声,老山羊老板才顿了一下,凑前眯着眼看了甘可许久。良久,他颤抖着皱巴巴的嘴唇问“你找谁?”,名副其实的‘老’板开了话,那声音慢得跟蜗牛漫步一样。 甘可语塞。于是他放大了声音:“我不是来找人的,我是来招聘啊!你们这是不是要请人!?” “好。”,老板点头,慢吞吞的走出柜台,一身朱色的锦绣穿在他身上松垮得就快要从他身上溜下去,他伸出枯枝嶙峋的手指指在甘可面前:“看你打扮,你是外地人吧?”。“嗯…我从狠远的地方来的。”,老山羊点头,绕了甘可走了一圈后突然大声的喊了一句:“好!” 甘可万分无奈的站着,带笑的哭丧了脸,看着罗嗦的山羊老板一直从左边渡到右边,刚刚开始就说到现在说个没完没了,整整一个多小时吖!甘可就只做了个概念,就是:玲珑绸缎的老板既他,年过半百还有多,这家店他在小时就接他父亲的业绩一直做了下来,到现在已经快有百年的基业。大家买布料都选他这家店,是方圆地方里的老品牌,皆有口碑。也就这一段话,他居然说了一个多小时。甘可插嘴也不是,不听也不是。所以只好任劳的听他唠叨,反正有工资拿就是了。 “我刚接我父亲这家店的时候,那时来了好多的客人呐,于是我……”。甘可一味的苦笑,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时。终于,客人来了。一位穿得极其妖艳绯色轻衣的女子脸上刻着轻蔑的模样摇着一把轻罗小扇踏进了店铺,步伐很缓慢,客人一来山羊老板便马上的停住了嘴。缓声的问那位姑娘:“请随便看一看昂。”说着一边给他引路。 “嗯,随便看一下。”甘可也学样的跟着老板说。谁知那姑娘厉眼一扫了过去,吓得甘可闭上了嘴。 “新来的伙计?”,姑娘淡淡的开了声。 “对,他今天才来的。”,老板继续用他缓慢的语调说着。 “哦。”,是的,她用了疑问的口气。穿绯红色衣服的姑娘撇了一眼甘可,甘可固然只能用微笑对待客人了。“你帮我把那边的那种颜色拿来给我看。”,她用小扇指着最上面的那卷深紫色的绸缎。“好。”,甘可应了声就去她去取,可是那卷放在最上面,甘可根本够不着,他找来了凳子掂起脚把她要的那卷绸缎给取了下来。 绯红衣服姑娘接过绸缎后用手摸了摸,撅起嘴轻哼了一声:“这么粗的。穿在身上我皮肤都给它划伤了,给我换一种,就那上面的那件白色的。”,她又指着另一边最上面的一卷纯白绸缎,甘可又只好蹬着凳子掂脚给她拿下,甘可用双手把纯白绸缎交给她,她这次摸都不摸,直接把脸给侧过去:“颜色这么白,好像是死了人一样,穿丧衣吖?”。这不是你自己说要看的嘛?甘可无语,又只好把它放回原位置。 “喂喂!你怎么把它给放回去啊?”,绯红衣服姑娘见甘可把绸缎拿走张嘴就嚷了起来。 “可你不是觉得这件不好嘛?” “我还没摸它的质地呢!要是顺手的话我可以拿回去给丫鬟穿,谁让你帮我决定的?”。 “那,好吧。”甘可又再次的把白色的绸缎拿了下来。 “哎,算了不要了。”,绯红衣服的姑娘狠的一跺脚顺带瞟了甘可一个白眼。 他这算是什么意思?!放回去又凶,拿出来又凶,分明就是耍人的吧!“那你还要不要啊?!”。 那姑娘一听,脸色大变:“哼,你真是滑稽,我要不要用你问嘛?”,说完他转过头对老板说:“诶,你看你找到的人,对客人还这么凶!你怎么做老板的?” “这,您先别生气,他还是新手,姑娘您再看看要哪种布料的,老身我再算你便宜点就是了。”,老板打了圆场,绯红轻衣姑娘也不再好气。而她只怒视着甘可,伸手随便一指:“这个给我看看。” “哪?” “这啊!你瞎了?”,她就只指着,也不说具体的地方,“这?”甘可指住了她所指的范围。“这边!你没看我指哪吗?”,怎么可能知道你指哪!?甘可咬牙暗想。 “这个?”。 “你怎么这么笨啊,我说的是再左边一点的,你听不懂吗?”,绯红轻衣姑娘用尖锐的声音嗔怪甘可。 “喂,你自己又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你要哪个?你要什么颜色的我拿给你就是了!” “哎呀,你看你看,他又这样了!老板你怎么请的人啊?这种人不要得了!”,绯红色衣服姑娘狠的小脚一跺转向老板。 甘可忍不可忍的从凳子下跳了下来:“老板,你看她……” “你就快点跟客人道歉算了!”。这山羊版的老板的这次说话又这么快,截在甘可的前面先说了出来。 “就是嘛!邋邋遢遢,也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绯红色姑娘的眼光一下移到甘可的光脚丫上。尽是嫌弃的表情。 “我……,这分明就是她的不对!”,甘可心里不服争辩道! “算了,就赶快道歉吧,别让老身这么难做,昂?”, 甘可拉下眼帘。 再抬头带笑:“我怎么会为难老板您呢。既然这家大小姐的嘴巴给别人下了砒霜的话,说话再苛刻再毒也没错,客人至上嘛,当是狗吠就成了,啊哈哈。”,然后走出了店铺,身后还传来了绯红轻衣女子的毒骂声。虽然他心里气愤的不得了,但怎么样也都要装作无所谓的表情让她看!看她能怎么样。 第二份工作、第三份工作……连着大大小小的玲珑绸缎、地摊、酒家挨个挨个的去问,看着老板一个劲的摇头,年龄太小了、招满了等等一堆的借口。可是甘可已经成年了年龄还又怎么会小,招满了为什么还要贴告示!都是大话精。 甘可晃啊晃,又晃到了那家茶楼。上面的木牌还是大大个的写着招聘。“奇怪了,我不都走了很远了嘛?”,甘可走进一看……妈妈吖!果然是那个混蛋掌柜和那白痴店小二!难道他一直在转圈圈咩?苍天啊! 嗓子已经丢失好多好多的水分了,中午这么大太阳,一路上又一个劲的冒汗,身体几乎虚脱。本来就奇怪的打扮现在又惹得这么脏。难怪别人会当瘟神一样逼开他。 夕阳西下,整条街道给染上暖暖的橘Huang色,街市上的人纷纷地走/光,楼屋里点的灯透过纸窗印出来,十分的温暖心。甘可放慢脚步,他闻到一股狠香的味道,好像是酱肉片,也不知道是从哪家飘来的香味呢。天上的月亮飘起,依旧狠淡狠淡……仿佛一晃/眼就不存在。白天的热气好像全都开始消散,到了傍晚开始清凉。甘可稚气的脸抬高,淡蓝色和橙色交替的天空已经沉下。 果然,靠自己的话什么事都做不好呢。甘可靠在一面古铜色的墙上叹气,玩弄着自己的脏手,动了动他脏脚趾头,走了这么多路,脚板疼得厉害,痛得就好像是步步都走在刀刃上一样!“哎”仰头又是叹息。 “左单哥,等下我……你,你不是说到我家吃饭的嘛?”,近处传来了一把小儿声,清脆细腻像风铃极其好听。“不行了,我等会儿还要干活,你先回家。”,这个……一听就知道是个男人的声音,俩人的对话让甘可不留神的全都听了起去。 “那,我来帮你吧,然后就可以早一点的到家,我可以狠快就把饭给做好的。”,小儿接着说话。“我都让你先回去了,你根本帮不了多少忙,少添乱了!”男子的语气很重。小儿低声嘀咕了几个字后又没了声音。 “没声了?”甘可挑高眉头,蹒跚走进了巷子,走不到两步一扇门是敞开的,甘可把脑袋探了过去,院子里的小儿跟在一男的身后,长得好标致……声音也跟女生一样,可是他的打扮,是男生吧?那个叫左单的就是那个男子了?个头蛮高,背后看得出身段还不错。“嗯兄弟嘛?……”,甘可喃喃道。 “甘可?”,从身后来了一声惊喜般讶异语气。“谁?……”,甘可一愣,回头,夕阳下看不清楚男子的模样,男子走向了甘可。“你到回来了?”,像是带着笑,这把好听的声音甚是熟悉,身材厚实高挑的男子那模样渐渐清晰。 “莫…莫禾!?”。 “嗯?”,“莫禾大哥?”。院子里的俩人同时转过身。
 
上篇:暂无记录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9857)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