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61-71
61-71 文 / 苏沫颜 更新时间:2012-4-19 20:58:11
 

 61

小暖来到文静说的面试点已到晌午10点,抬头看天,天色阴沉的布满乌云,缩着身子要往里挤,有人一把抓住她胳膊,“不是叫你在外边儿等我吗?”

小暖斜了脑袋,“不进大厅哪面试去?”

比起昨个儿模样,文静显然又回复了妖媚本色,拽着小暖走到电梯那儿,“我带人面试还要排队?”伸手摁按钮,“你昨儿几点睡的?”

“两三点吧。”小暖钩她胳臂,“一早起来什么都没吃,没饿死我。”

“你不打算跟莫小北分了?”文静懒散地点烟,看她一脸困惑便毫不诧异地笑,“我跟小颜都选择回避,你呢?一如既往么?”

小暖机械化地摇头,“我压根就不爱他,只我说了你们都不信罢了—你爱他?”

“没—”

文静抽着烟发呆,她忽然觉着姐妹六个没一个过得舒心。佳琪,若柯,子寒,小颜,小暖,包括自己,大伙儿的名字仿佛互相遮了眼—佳琪真的是幸福么?若柯等待的是哪个?子寒,小颜,小暖,这一切似乎都空洞得看不到头—

 

62

电梯攀得飞快,分分钟蹿到顶层。

文静走出电梯重又点一根烟,因为大厦禁止当班期间有员工吸烟,所以来往人员都非常好奇这闲庭信步的女人是什么来头。

小暖对这些人的注目礼觉着奇怪,去推文静,“这人都什么眼神啊?”

“这儿禁烟的—”

文静直奔会议室,推开门拿起桌上的麦克看也不看,“江涵留下,其他的都出去。”这话俨然慈禧老佛爷说给光绪的。小暖直勾勾地去看坐主席位的人,高高瘦瘦,模样挺俊俏,看上去跟国际影星似的。

文静在他边上坐好,“给你推荐一人。”

“成,你说的都好。”江涵笑眯眯地看她,“你不是说戒了?”掉转头看小暖,“我们公司是中国五百强,但你是文静介绍来的那就一定没问题,怎么称呼?”

“她叫冉小暖。”文静喷口烟,“你说付多少钱一月就成,我们还有
事儿。”

“4000。”

“4000?”文静慵懒地笑,“您当我是要饭的还是当我姐妹儿是要饭的?”起了身要走,江涵赶忙抓她手腕,“文静—”

“一万。”

文静靠近他身子,“少一分都不行。要么我走人,这不是我在求你。”

“11月17号。”江涵忽然牛头不对马嘴地说。

小暖愣下,“昨儿,昨儿怎么了?”

“往事如风。”文静笑吟吟地咬他耳垂,“你放开,别让我骂街。好歹游戏里做了两年的夫妻,想跟你好好说话,听不懂?”

小暖在一旁险没跳起来,“他就是往事如风?”蹿上去拽文静,“你昨儿在那生气是因为他?”

文静点点头,重又朝江涵望去。

江涵忽觉自己老了十几岁,松开捏文静的手,“明儿来上班吧。”

 63

“我也一上班族了嘿—”小暖坐文静车里推她,“我这算白领还是
金领?”

“金领吧。”文静边打转向灯边想心事,“哎,你饿不饿?不行了,我饿死了。走,先找地儿吃饭去。”

小暖点点头,掏出电话拨号,“我先给颜宝儿打个招呼,一会儿咱吃好—”正说着,文静的手机忽然飘出彩铃,小暖拿眼瞅她,“江涵?”

文静一路上都跟以往发憷,听小暖的声音重又把放到耳边的电话拿下来,“是小颜。”摁下免提,“亲—有事儿么?”

“没呢,就问问小暖那工作怎么样了。”

文静笑笑,“您这算监工还是怎么着?”冲小暖一龇牙,“你跟咱监工说说姐帮你找的好些钱一个月的工作,羡慕死丫。”

“哟—”苏沫颜在那头儿哈哈大笑。

文静听她笑得可爱有意撩拨她,“这漂亮女人跟高收入是挂等号的。卖番薯是赚钱,卖身也是赚钱;只不过卖番薯赚得少卖身赚得多,但归根结底两者都是以赚钱为目的。这其中道理就跟医学救人肉体而宗教救人灵魂一样,药石有效还罢,药石无效呢?知道自己难逃一死于是早早地请和尚念经超度,说到底还是因为—”

苏沫颜全摸不着头脑,断了她的长篇大论说:“哪儿那些废话?我就问你小暖工作。什么时候学得跟若柯—啊,若柯我错了—我,别掐—”

安若柯伸手搔她,抢电话冲那头喊:“文静,你一会儿直接带小暖来德云社。昨儿跟佳琪她们打招呼了,晚上大伙儿聚聚,去老郭那儿听相声。”

文静嗯下,换了档问,“那几点见?我跟小暖正找地儿吃饭。”

“6点。” “成,那6点见。”

64

子寒觉着自己做了个梦,梦里不知道被谁困在一个幽黑、巨大的山洞中。山洞里四壁潮湿,时不时散发着幽幽绿光,四周悬挂着竖幅光屏,子寒舒了眉笑,那光屏上赫然便是自己跟韩川生活时的画面,床、地板、沙发,愉悦得仿佛回到了过去。

“小寒,小寒—”

伴着震耳欲聋的敲门声,子寒打梦里爬起,分明是被扰了梦的征兆,子寒拿毛绒熊砸门,“—滚犊子,哪个王八蛋敲这么大声?”

门外静了一下,子寒顿时想起这是在自己家,忙不迭地蹦下床开门,“爸。”见老寒一脸不高兴赶紧伸手拽他,“好些日子没见您哪发财去啦?”

子寒她爸最受不了子寒来这套,“发财—你要入股不?”

子寒很大度地挥下手,“谈入股可就俗了,咱谁跟谁?”一脸谄媚地搂老寒脖子,“咱可是你亲闺女,你的还不就是我的。您说是不是这理儿?”

老寒笑一笑拍子寒脑袋,“昨儿怎么一回来就睡到现在?”

子寒见老爸转移话题便说了在coffee house喝酒喝咖啡的事儿,当说到林子涛蹭过来老寒立马问她有没有被占便宜。子寒自然不能告诉老爸自个儿差点儿就失身给那男人,于是打个哈哈说得亏从小练过,要不那瓶酒下肚肯定实打实一醉不起。

老寒摆严肃说:“打韩川走后你就染上喝酒,男朋友也走马观花地换,女孩子家整夜在外像什么样子。”

“好嘛好嘛—”子寒拿手推他,“爸你出去我换衣服。”

老寒哎一声往外走,忽又转过身,“其实韩川这孩子,我跟你妈—”

“爸—”

 65

半小时后子寒走出屋子,看眼在读报的老寒,“老豆—”没正形地过去转圈儿,“咋样,你闺女这装束养眼不?”

老寒拿眼扫量,然后抬起头,“怎么,约会去?”

子寒坐她爸身边,“我这年纪要没人约您不反而担心?”剥开粒儿糖,“老爸张嘴。”

老寒张开嘴咬,“真谈啦?那你跟小韩不是闹着玩了这次?”

“都分了好些年还会有假?”

子寒仿佛动了真气,“他一张嘴油得很,凭空捏造的东西您没亲眼看见那保管比真金—。”

“小寒呐—”子寒她妈拧钥匙从外头进来,“外面儿有人找你。”

子寒正愁言多必失,万一抖搂出丫当年是为别的女人跟自己分手而不是老寒所想的那样是自己耍小性子导致分手,只怕老寒会当场晕过去,于是跳起来亲老妈脸蛋儿,“妈我爱死你了。”

子寒妈的语气跟老寒如出一辙,“去去,捣蛋。”

子寒笑盈盈地挎包出去,“晚上我有饭局,不用等我啊。”

66

楼下的梦回天桥剧场在三里屯soho左边儿,苏沫颜要等文静一批人来了才跟安若柯下楼,不过相比冬日大雪,咖啡厅的温度较外边儿到底要暖和许多。

安若柯拿曼秀雷敦抹唇,“你说他不缺吃不缺穿,他图什么呀?早先你没跟他分手更是让他坐拥仨娇妻,想不通啊。”掏出小镜子向苏沫颜看去,“你猜一会儿他会来么?”

“你问我?”苏沫颜把嘴抿成一条线,“我又不是他肚里的蛔虫。”

“也是。”安若柯漫不经心地说,“丫那怂样能出这漂亮的蛔虫?”

“安若柯,你诚心的吧—”

苏沫颜话锋忽变,“妈了个逼的,我管他去死。”朝佳琪挑下眉,“是吧大姐—”

佳琪恨得牙痒,在她看来苏沫颜这话完全是自己在背后挑唆指使,忙伸手掐她,“是你个屁!”忽然意识到尚有外人,周伟健立马笑吟吟地赶去解围,“老婆,注意形象。”

苏沫颜去端杯子,佳琪红红的唇印在杯口处映入眼帘,张开嘴贴上,“好佳琪,不生气哈。”

佳琪直嚷无语,起身要去厕所,苏沫颜立马小心陪着。

安若柯撑脑袋笑,“小颜几个还真悲哀,找个男人本以为结婚生子,没想小北只图美色。”无精打采地看周伟健,“你们男人是不是都这么好色?”

“只怕是的—”

周伟健敷衍句,“老说秀色可餐、秀色可餐,这摆明了看到女人身子就饱了,就不用吃饭了。话虽不雅,可到底是老传统了。”

安若柯含含糊糊地说:“柏拉图式?牵个手能一晚上兴奋得睡不着,然后美其名曰秀色可餐?”

“也可以这么说吧。”周伟健低下头弄咖啡,“小颜早先问过我一个问题—她说男人是不是潜意识里都希望自己三妻四妾?跟以前皇帝一样,三宫六院七十二妃。”

安若柯听了心里犯嘀咕,“那你怎么说?”

“我说—”周伟健面有得色,“我说男人三妻四妾的想法压根就不是潜意识而是明摆着—毕竟那是老祖宗千百年来根深蒂固传下来的思想。”

“呸。”安若柯又羞又窘,“就知道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得—”周伟健像是牙疼样吸气,“早先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的可是你们女人,碍着我们男人什么事儿了。”

安若柯没词儿,无奈挑开话题,“文静她们死哪去啦?还不来,6点了嘿—”

67

苏沫颜在厕所洗手的地方等佳琪,正拧开水龙头,佳琪忽然打边上的小阁子里飘出话儿,“听说小北那方面很强,你跟他搞成现在这样是因为你性冷淡?”

“你听谁说的?”

“小暖啊—”

佳琪搁水龙头底下揉手,“要不你以为是谁。”伸出手抱她,“好颜颜,跟大姐说你们仨到底怎么了。”

苏沫颜筋疲力尽地笑,“我恨他有我一个不够还要去招惹文静小暖,我恨他明知道我痛还一遍遍羞辱我,我恨他扒掉我裤子心里还在想文静想小暖—”不知不觉地落下眼泪,“姐妹,男人,哪个才是归属?”

68

夜晚时候天蒙蒙黑,苏沫颜还窝在床上莫小北就拧钥匙进来,额头上有一摊血渍,苏沫颜知道他干吗去了,挪着身子靠墙,“你来干什么?你给我
出去。”

莫小北不做声,一把拽她起来,铁青的脸色仿佛烦躁而呈现出疲惫不堪的神情,“—苏沫颜,咱不是小孩子了,咱过了玩柏拉图式性爱的年纪。你玩不起,我也玩不起。”关掉进屋时苏沫颜点亮的灯,“白天小暖跟文静的模样你也看到了。操,玩什么矜持,你不肯跟我做那就姐妹补上,天底下可没有光说不做的恋爱。”

苏沫颜没来得及反抗便觉身上一凉,低头去看,莫小北摸着她的睡衣一剥到底。

苏沫颜的喉咙很疼,不是因为做爱叫得声嘶力竭,相反是被莫小北扼着自己咽喉。

“颜—”莫小北喘了气,“我爱你,你爱我吗?”

苏沫颜愕然,几乎每次被莫小北剥个精光,他总会喘息着问自己爱不爱他。究其原因,应当追溯在北苑读书的时候,那年莫小北身边的朋友不断被女友戴绿帽子,小北为防患未然借酒跟苏沫颜做爱,其理由是我开垦你的身子,即使以后你红杏出墙我也是正主。

苏沫颜想到这儿顿时觉得痛楚渗透到了绝望,直直盯着莫小北眼睛。

莫小北于这神情发怵,暴起来拿手掴她。

“丫就一贱人莫小北—”

“贱人说谁—”莫小北低头咬她大腿,“我要你一辈子都记得我。”

 69

“他咬你?”佳琪大惊失色,“这事儿你怎么不跟大家伙说?”

“说什么?”苏沫颜难看的脸色比先前少了一半,“他—他跟我的事儿大伙儿都知道,更别提小暖跟文静—他不要脸我还想要,文静跟小暖哪个也不是我想放弃的姐妹,我舍不得—”

佳琪知道早在高中时苏沫颜和文静就莫小北的问题一直没能解决,想迈入社会后或许好转,只没料到大学里又蹦出小暖,屏着息看她,“我还一直以为都是你仨不对,现在看来他简直就是罕见的享尽齐人之福。你们也是,本就不该爱上一个男人,还爱得这么死去活来,合着你们仨该颁他个花心大萝
卜奖。”

70

安若柯摁短信飞快,在选中手机里某个名字后将短信发送出去,才合上盖儿,子寒立马跟一男人前后脚进来。

安若柯乐呵呵地朝她扬了扬手机,“我这儿前手消息您后脚就到?忒神速吧—不是说老人家腿哆嗦么?”

子寒笑哼哼地拎挎包扔她,“姐妹儿六个你行仨我行四,我哪有你老—”跟托着盘的服务生抽张纸巾,“哟,姐夫也在呢。”

“那可不—”周伟健一梗脖子,摇头晃脑跟一说书先生似的。

安若柯揭他老底,“得啦,不是大姐雌威你舍得出来?”

周伟健笑,未免尴尬地往子寒身边的男人瞅,“这位是?”

安若柯正埋怨子寒带陌生男人聚会,听声儿赶紧凑上去搭腔,“是啊怎么称呼?你是小寒新交往的男朋友?”

“哪呀就男朋友—”

子寒立马不乐意了,扑上去掐安若柯,“我看这儿就你跟姐夫在,那合着你跟姐夫是一对儿?”

安若柯作势打她。男人笑一笑自我介绍,“我是林子涛,是子寒的
朋友。”

“可今儿是我们姐妹聚会的日子—”

安若柯瘫沙发上搂子寒腰,“我们都不认识你,贸贸然来您不觉得唐突?”拿手机打眼前晃下,“大姐跟小颜搞什么幺蛾子,住厕所啦?”

周伟健拿咖啡递林子涛跟前儿,“别在意,小安说话就这样,直来
直去。”

林子涛满不在意地指了指远处不被灯光照到的阴暗角落,“那儿,还有那—”笑一笑,“那儿喁喁情话的男女也未必是知己好友,我猜不定就刚认识的,所以安小姐说我贸贸然来也未见得。朋友嘛,都是聊出来的不是吗?更何况我跟子寒和苏小姐早在王府井就见过面了。”

“林先生很会说啊,不知道是从事哪方面的?”

“他是作家—”

子寒蹦起往大门跑,“啊,文静小暖,你们来啦,怎么才来啊—”

小暖微笑着拿出一肯德基全家桶递给她,“文静姐说你们压根儿没吃,所以特地去打包给你们带的这个。我跟文静姐来前吃了,这你们吃—哎,那谁?”

文静循小暖手指看,“小寒—”美眸笑下,伸手搭子寒肩膀,“眼光不赖啊,你男友?”

“哪跟哪啊—”

子寒推文静手,嘴里深深呼吸口气,“我跟丫就见过一面,小颜也知道,后来小颜走了我俩就酒店里玩。我也不知道他怎么知道我住址的,下午临出门前我妈说有人找我,我以为是你们呢,出去一看才发现是他,丫死活跟我来聚会,我都快烦死了—”

小暖幸灾乐祸地笑,“这么极品的男人往日可打灯笼都找不着,今儿叫你赶着了嘿。”

“—您是南城出版社的周伟健周总?”惊讶的声音盖过小暖调笑,林子涛一把攥住周伟健把咖啡杯的手,“早听说内地的出版界有几大风云人物,其中周总的大名更是业界里如雷贯耳。哎呀,一直未能谋面,今儿可算见着了—”

小暖没忍住笑,文静更笑得厉害,“果然极品!”

   71

其实很多事在冥冥中是被归置好的,比方这次聚会,大伙儿都心照不宣全没知会小北,可奇怪的是丫偏偏和他日籍女友铃木美智子一道出现在德云社梦回天桥剧场。

苏沫颜清晰记得莫小北跟铃木美智子进来时郭德纲在台上抛的笑料,他说:“我有个女朋友,名字叫爽,她和我有共同爱好,平常没事儿我俩就对坐品茗探讨艺术,爽喜欢小泽征尔,我更欣赏小泽玛利亚—”

“哎哟—”于谦赶紧拦他,“别说啦,敢情您也爱看点儿这言情
片儿!”

莫小北大乐,同全场异口同声地喊,“噫—”

苏沫颜看他跟铃木美智子亲昵仿佛自己意外怀孕要打胎一样恶心,扭过头不看他,小暖忽然伸手摸自己颧骨,正想说什么,文静忽然开了口笑,“爽死啦—爽死啦—”

这话原是郭德纲的笑料,莫小北听着便从前排回过身子。

苏沫颜笑吟吟地站起身,笑着笑着,眼泪忽然啪嗒啪嗒往下掉。她觉着小北变得不可理喻,推开剧场大门,耳朵里只剩下郭德纲那句“我看有人提前退场了嘛,一会儿说点电视台不让播的—”

 

 
上篇:51-60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5055) | 推荐本文(3)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