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科幻灵异 > > 第六章
第六章 文 / 曹谁 更新时间:2012-4-16 10:08:13
 

第六章

滑稽列传:教师篇

开学人文学院的学生都会遇到一门有意思的课,叫做哲学基础,这个课太有名,以致全校的学生都去旁听,教室的门经常被挤掉。在未见这个有成就的中年哲学家之前,他们已经听说他是以讲哲学故事而著称的,尤其是一个叫做《魔鬼与地狱》的故事,他每次给新生上第一节课时就讲这个故事,以证明哲学是有用的,借此激发学生们学习哲学的兴趣,不要相信社会上的庸俗偏见。

“为了证明哲学是有用的,借此激发大家学习哲学的兴趣,不要相信社会上的庸俗偏见,我要给大家讲一个脍炙人口的《魔鬼与地狱》的故事。”他知道许多人的眼睛都在盯着他看,有种明星的感觉,他清一清嗓子,准备一口气讲完:

 

据说一个摩尼教修士在沙漠里苦修,有一天来了一个举止高贵的少女,那个少女真是:

 

攘袖见素手,皓腕约金环。

头上金爵钗,腰佩翠琅玕。

明珠交玉体,珊瑚间木难。

罗衣何飘飖,轻裾随风还。

顾盼遗光彩,长啸气若兰。

 

这个修士看到少女,被她的美貌惊呆,此时一根鹅毛都可以把他打晕,他轻轻地吟诵:

 

My heart aches, and a drowsy numbness pains

My sense, as though of hemlock I had drunk,

Or emptied some dull opiate to the drains

One minute past, and Lethe-wards had sunk:

'Tis not through envy of thy happy lot,

But being too happy in thine happiness——

That thou, light -winged Dryad of the trees,

In some melodious plot

 

我的心在痛、困顿和麻木

刺进了感官,有如饮过毒鸠

又像是刚把鸦片吞服

于是向列斯忘川下沉:

并不是我忌妒你的好运,

而是你的快乐使我太欢欣——

因为在林间嘹亮的天地里,

你呵,轻翅的仙灵

 

这是他废寝忘食两个月背下来的英语和汉语的诗句,每到这个地方,他就要引用英语和汉语的诗歌来显示他知识的渊博,巴别国通行这两种语言。下面的人早已听得不耐烦,新生还可以容忍,来凑热闹的人就在下面起哄,让他讲后面的精彩片段,所以他每次都是尽量让听过的高年级学生离开,以免影响他的权威。他继续讲:

 

这个少女说,她是在遥远的地方听说了他的贤名,便发誓要随他一起修行。修士本来以为自己的道行很深,他曾宣布他已经永远把女人戒掉了,但此时也无法自控,于是答应下来。晚上一钩残月挂在大漠之上,望着少女袅娜的身段修士几乎要扑上去将她强奸,不过他是哲学家兼祭司,他要想一个信仰与欲望兼顾的两全之策。后来修士终于想到一个绝妙的计策,一个既能让他帮少女修行,又能让身体舒适的绝妙计策。

修士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非常痛苦,姑娘见他一直那样痛苦,便问他为什么与神交流还那么痛苦,他顺势说他的身体现在正在遭受魔鬼的折磨,非姑娘相救不可。姑娘问怎么相救。他便把衣服脱光,跪在她面前,要姑娘也做同样的动作。姑娘本来是懵懂少女,便也将衣服脱去,于是玉一般的身体便呈现在修士面前。修士喘着粗气问:

“现在我们有什么不同,那便是我的痛苦所在。”

“你的两腿之间多了一块肉。”姑娘说。

“那就是魔鬼,你的两腿之间有一个黑漆漆的洞,那便是地狱,魔鬼必须关到地狱中才能太平。”

“那便赶紧把他关进去吧。”因为上帝将魔鬼关进地狱的事她是从小就听说过的,只是没有想到地狱就在自己身上。

魔鬼便被送进地狱,当天关了七次,姑娘感觉疼痛难忍,过后她说魔鬼果然很邪恶。第二天,姑娘发现魔鬼小了许多,不过一到晚上就又变回原态。姑娘则是越来越感觉魔鬼可爱了。修士说:人类就是为了摆脱魔鬼困扰,夫妻才成对生活在一起的。

 

最后讲师洋洋自得地微闭着眼睛总结:哲学就是诡辩,没有比哲学家更加聪明的。有学生站起来说哲学应该是追求“真”的,他却用眼睛一直瞪着学生让其坐下,然后就又讲了几个智慧的阴谋家欺诈巴别人的故事。

这个故事果然可以激发学生们的智慧,因为新生入学后本来都是十分谨小慎微的,在听过这个故事后同居的人陡然增加,几乎应该同居的都住在一起了。这让学校感觉很奇怪,校长便专门派退休的老教授做调查,老教授是向来对这种无关痛痒的事乐此不疲的。他们的调查结果是:春天是发情的季节,温度回升、衣服变少、景色转美,所以旷男怨女一拍即合。

 

据说人文学院的女书记南宫海伦曾经大力贯彻超人党的指示,要狠狠整顿学院风纪。她在整风大会上阴沉沉地说,昨天晚上她到操场上散步,远远地看见操场上有一个木桩在移动。她纳闷操场上怎么可能有木桩,就悄悄绕过去。这时她却听到木桩在自言自语着人类说不出口的话,仔细一看才发现是一对男女,她便突然直直地闯过去,把二人带回办公室。为了对超人党、巴别国和巴别人负责,她坚决要求校医院检查这个女生的处女膜。检查结果是其处女膜荡然无存,学生处的官员就联合审问女生处女膜的去处,那个女生却始终缄口不言。最终没有结果,学校只好把这一对败坏风纪的学生开除。讲完后,她还由衷地哀叹女生们的愚蠢,她咬牙切齿地说:“假如不能结婚,岂不是让男生白白上了吗?!”

接着南宫海伦拿出一本校规让学生们跟着她大声朗读,于是全体学生无精打采地随她朗读,那声音仿佛病人睁着懒洋洋的眼睛看着下午的阳光一般。她要每个学生都时刻注意,谁要是违反校规就立即开除,尤其是发生上面提到的通奸事件。她还批评看门人严重失职,因为宿舍里缺了两个人他们居然没有发现。

不过同学们都没把南宫海伦的话当真,因为人文学院里只是少了三个女生,所以他们都以为是她编造的传奇故事。后来听社会上流传,一对大学生因为被开除不敢回家,相拥卧轨自杀。不过巴别的大学太多,并且书记也没有一点良心受责的表现,仍然穿着职业套装每天走来走去监督男女生谈话,所以那对学生根本不会是他们学院的。

不久他们发现南宫海伦又恢复了深居简出的习性,有小道消息说是某个恶作剧的男生把一个用过的避孕套用一个用过的卫生巾包起来,挂到了书记办公室门口。这让书记对自己的政策感到无比失败,她在办公室一个人阴沉沉地反省。

 

在入学时轩辕赛特认识了两个滑稽的人:Sab和Web,有一天他去Sab留的地址找他,房东老头说他根本不认识这样一个人。这时Web却满嘴泡沫地从门里伸出脑袋,他赶紧招呼轩辕赛特进去,他对任何人都非常热情。Web刚起床,正在洗漱,轩辕赛特只好坐在床上等,Web到卫生间后却许久也不出来。轩辕赛特去找,Web却拿着刷牙杯出来,他说他很喜欢刷牙,嘟嘟囔囔说等他洗过脸就一起去听他们法学院一个非常有名的讲师讲课。

轩辕赛特对人文学院的老师非常失望,正想体会一下其他学院的课,就继续等待。Web把刚穿好的外套轻轻脱下来,然后便开始洗脸。他慢慢地洗,双手从头发到脖子再到耳根慢慢地揉,先涂抹一种香皂,然后再用洁面乳,最后用一种粘毛孔中污垢的面膜。轩辕赛特好不容易看着他洗好脸,以为这就要出发了,Web却打开柜子取出一堆护肤品。轩辕赛特实在等得不耐烦,大吼:“快点,我的头发都等白了!”Web只是专注地慢慢涂抹,一直细细地涂抹了三层油,轩辕赛特烦躁地在门外走来走去。Web却还要去小便,轩辕赛特等了十分钟也不见他出来,就焦急地跑回去寻找,发现Web正专注地从内到外把层层叠叠的裤子穿好了系腰带。“快点!”轩辕赛特已经忍无可忍,“再不走我就把你的洗手间炸掉。”

他们总算上路了,Web却一路上问他的形象怎么样,他还问是左手插在裤兜好还是右手背在身后好,让轩辕赛特无话可说。他们总算到达了教室,轩辕赛特问旁边的学生这个老师怎么样,他们异口同声地说:很有才气。他们等了半个小时也不见人影,Web要轩辕赛特耐心等待,因为他有时在家作诗到忘我状态,便会不知不觉迟到的。轩辕赛特看那些学生不但一点都不抱怨,反而非常崇拜,仿佛这种污点就是为衬托他的卓越才华。

过了好久,一个人推开教室门,拖拖拉拉走上讲台,只见他尖嘴猴腮、面黄肌瘦、邋里邋遢,眼睛好像总是看向天空,两颗门牙在不断地打战。他慢悠悠地点上一支烟便眯缝着眼问同学们上节课讲到什么地方了。他开始讲课,他的确如传说中一般,不用看教案就能够掷地有声地说话。他夹香烟的手指好像一个小喇叭,每抽一口烟就对着天空吹,仿佛老式的火车头。

那个讲师经常在讲课间突然自我嘲讽与老婆的事情,在轩辕赛特听的两节课中就有三次提到当年他是如何因为大腹便便而把老婆勾引上手的,让所有听课的人都开怀大笑,轩辕赛特想这才是他受欢迎的原因。讲师还不断重复他当年是怎样写诗的,一直坚持到现在。每到邻里婚丧嫁娶时,就由他来拟写请帖。

这讲师的确是英明的,他指出当前巴别的学术界存在军阀主义,即一个老气横秋的学者通过各种途径出名之后便宣布他在研究哪个领域,因为他是按照超人主义辩证法研究的,所以他是对的,其他人想研究便必须做他的门生,否则就别想发表自己的研究论文。他得意地宣布现在的法学院只有他能研究法哲学,后来者只能挑选民法或刑法去研究,但地位都不能与法哲学相提并论。

快下课时他讲了一个关于善良的故事:一个儿子因为自己的母亲过去一直对他很差,便拒绝赡养,于是这个母亲便到警察局告状。警察局觉得这件事太好办了,就派警员把老人的儿子捆绑来。他们把这人的嘴塞起来,让心情压抑的民警狠狠地打,直打到昏过去才审问。他们问儿子愿不愿意赡养自己的母亲,他有气无力地点头,于是事情得到解决。

轩辕赛特感觉警察在滥用职权,便想去与讲师讨论,走近他才发现讲师皮鞋上的后跟已经掉了下来,所以穿起来就像拖鞋一样拖拖拉拉,这样可以塑造他不拘小节的男子汉气概。轩辕赛特说:“他们那不是刑讯逼供吗?”讲师头也不抬地说:“要知道他们的动机是善良的。这就是道德的影响。”轩辕赛特反问:“既然可以那样,他们同样可以为了自己的利益随便抓人拷打。他们应该按照法律办事。”

讲师感觉轩辕赛特太胡搅蛮缠,就假意上厕所。轩辕赛特追到厕所,他就赶紧出来上讲台继续讲课,轩辕赛特只好回到座位。他继续举例证明他的气节,说警察局的人为了感谢他帮忙判的冤假错案经常请他吃饭。他想总不能一直只吃人家的,某一天他就请局长吃饭,局长非常高兴。他点好一千巴元的菜,心想已经够标准了,他们便开始吃。

席间局长的秘书和司机离开了一会儿,不久四个妓女便嘻嘻哈哈破门而入,他当即对着秘书正色问:“今天的客谁请?这种开支你来付!”秘书说:“我们局长没女人不能吃饭!”局面弄得很尴尬,最后他只能不声不响把饭吃完,任局长在那里与妓女调情,过后他就再也不同他们来往。相反一个厅长却很会体谅人,厅长让他请客,除了菜之外,连烟酒都没有要。

“老师,这与法哲学有关系吗?”轩辕赛特本能地站起来。

讲师笑着问轩辕赛特的名字,然后在花名册上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前排有学生说那是旁听生。讲师就继续眯缝着眼睛讲课,讲到得意处他又讲他的一个学生酗酒的故事。一次他在校园里看到一个男生比他还有风度,走路摇摇晃晃的,他就把男生叫到办公室,发现男生刚喝过酒,就大声呵斥:“为什么给老师一个虚假的印象?这就是谎言!”

男生问什么谎言,讲师指责他用酗酒的虚假形象同他争夺风度,这可是违反校规的,学生辩解他只是“酌酒”,不是“酗酒”,所以没有违反校规。讲师一听就怒不可遏地给了学生一个耳光,然后亲自向校长写了五万字的长文,建议把这个学生开除。究竟开除没有,他要留下悬念下次再讲。只见这讲师慢悠悠地点好一支烟,吐一口浓浓的痰在讲台上,然后才扭头穿着没有后跟的皮鞋拖拖拉拉消失在远方。

 

下午Web非要带轩辕赛特去听商学院一个著名讲师的课,他特别提醒轩辕赛特Sab就是商学院的高材生,Sab那么善于欺骗女生,一定有好老师指导。这次轩辕赛特等待快上课才去同他会合,他怕自己等得不耐烦突然将Web打残废。Web在路上跟轩辕赛特讲Sab是如何免费玩舞女的,Sab随身带着一张假警察证,玩过后就取出来吓唬她们。不过有一次玩一个高级舞女时他失败了,那次Sab对舞女说他是警察局副局长,那个女人就立刻打电话,于是他被警察抓去打得半死,最后交了巨额罚款才被放走,因为那个舞女正是警察局副局长经常包占的。

他们像等法学院的名讲师一样在教室等待,上课后好久才见到一个秃顶的人提着皮包走上讲台。那皮包的样式非常古老,轩辕赛特可以确定它是五十年前生产的,因为他外公就保存着一个同样的皮包,走亲戚时总是风风光光提着。秃顶讲师从皮包里取出一厚沓纸读起来,读的过程中常常转动着眼睛四处观看,仿佛时刻提防刺客暗杀似的。他的声音忽高忽低的,好像在起伏的山丘上走路,有时冒出来有时又归隐去。他在讲第三产业,他非常尖锐地看到当前其实只有娱乐业比较发达,也就是色情行业。他认为主要原因是这些产业无关紧要,不会危及超人党的统治。

秃顶讲师在上面读的时候,轩辕赛特旁边的学生便低声说,其实这个讲师对经济一窍不通,只是善于抄袭,还经常抄错。他现在刚被提拔为副教授,因为他在一份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论文,而那篇论文是他偷偷拿一个学生的毕业论文发表的。

当秃顶讲师开始讲色情业时,就突然把教案撇在讲桌上,变得眉飞色舞起来。他认为色情业应该公开化,还具体分析公开化后的九大好处。

“其实在一个合理的社会中,是不会出现色情业的。假如每个人都按照自己的感觉去生活,他们便可以自由地随时与自己喜欢的异性结合。”轩辕赛特突然站起来说。

那个副教授打断轩辕赛特,他表示不明白怎么可以取消色情业。最后他摸着秃顶的头突然想起来什么,他要取出一份文件看,但是一取,是一件乳罩,他赶紧放回包里;二取,是一件女式内裤,他又赶紧放回包里,三取,跳出一个充气娃娃,这次怎么也放不回去,他赶紧提着包一溜烟消失。

 

新学期开学伊始他们就要上哲学家诸葛摩尼的国家意识形态超人主义课,学生们对这位神秘的哲人充满无尽的好奇,因为这位老教授是这个学院唯一没有逸闻趣事的。他的一切都是隐秘的,没有人知道他是否有妻子或孩子,仿佛黑洞一样不为外人所知。第一次上课时,教室里居然没有空座位,而且还有其他学院的学生闻讯赶来站着旁听的,这真是空前绝后的事情。

学生们提前进入教室,上课铃声响后便有一位老态龙钟的老先生空着手推开门,颤巍巍地走上讲台。教室里顿时鸦雀无声,所有的学生都无比好奇地盯着他看,想象他那褶皱的皮肤下包裹着怎样的灵魂。诸葛摩尼在讲台上坐定并戴上老花眼镜后,口中就有声音发了出来,虽然嘴唇的蠕动谁都看不见:

“我要大家树立一个观念,超人主义是一切科学的总结,它指导一切领域,贯彻一切领域。超人的秩序便是一切人的秩序,超人的幸福便是一切人的幸福,超人是道德与智慧的合一,超人领导人类,超人一定为巴别人的利益着想,把一切交给超人。超人就是孔子说的‘君子’(汉语),也是尼采说的‘übermensch’(德语:超人),要相信君子,远离小人,相信超人,远离常人。”

他虽然老态龙钟,不过透过他地狱的缝隙一般的眼睛,所有的人都不寒而栗。他们无论如何不能想象这样的躯体里面保藏着怎样的灵魂,只是被他那种理所当然的气势所压倒。他坐在那里稳如帕米尔高原,好像全部的物质和意识都集中在他身后。

“我的方法是反复宣传,因为真理非常简单,千古不变。只要我确定,便可以掌控一切,让一切的人接受。大家要记住:只要掌控言论,即使上帝也拿你没办法!”

诸葛摩尼喝了一口茶继续讲:“今天我把超人主义的梗概介绍一下,详细的可以看我编写的教材《东西方超人主义大成》。第一章,世界的产生,主要是讲超人如何使宇宙的秩序成为他们自己的意志的。第二章,人性的研究,主要讲普遍人性,人类分为两种,就是超人或君子和常人或小人。第三章,超人的特性,主要讲超人是如何地完美,所以可以担负领导的责任。第四章,常人的义务,主要讲巴别人应该如何配合超人,才能够促进宇宙的进化。第五章,超人在巴别的组织形式,主要讲超人巴别的独特政体,要在法理上证明超人党所负有的唯一的领导责任。第六章,人类的幸福,主要讲各种具体的人的幸福,这是这些人类配合宇宙进化同时又享受自己的存在的唯一方式。

“目前的你们,根本没有分辨是非的能力,所以目前只需要接受,将来有人具有超人的品格时可以具体探讨。但是目前你们唯一要做的就是接受。”

同学们感觉脖子一直梗着非常累,都趁他闭目养神的间歇转脖子。他的眼睛却突然睁开,不过他根本没有在意学生的脖子转动。这时下课铃声响起,他便让同学们休息,许多旁听的学生赶紧趁机溜掉,因为面对诸葛摩尼他们无法正常呼吸。轩辕赛特感觉不论他讲得对错,首先具有一个哲学家的风范,便主动去找他问一个问题。

“诸葛教授,为什么超人可以领导一切?我觉得他首先应该具有普通人的一切特性。”轩辕赛特有点紧张。

诸葛摩尼首先点头示意轩辕赛特坐下,然后说:“因为每个人都在偶然性中产生,所以其中就一定有几率产生具有一切优点的人,他们可以以正义的名义去为众人做事。当然他首先是一个人,但是他可以在那种普通特性的基础上超越,而那种普通特性也正让他可以感受到普通民众的要求。许多人有一种误解,认为超人是确定不变的,其实超人阶层是不断变化的,他们不是由血缘来传承的,而是由一种精神来延续。”

“那如何确定哪个人是超人?假如前面的超人为自己的私利选择维护全体超人共同利益的人怎么办?”轩辕赛特追问。

“因为超人集体是由许多人组成的,只要有人混进去他们便可以凭着他们的品质把他逐出的,这应该从超人的特性论证,不过的确这方面需要更多的法则去规范。”

“那这种法则是什么?是不是民主呢?”

“一定程度上是这样的,问题是常人根本没有智力与正义去决定事情,所以只能给他们有限的民主。”

轩辕赛特还要追问,上课铃声却响了起来,诸葛摩尼露出欣赏的微笑。他建议轩辕赛特多读一些有关超人主义的书,然后以此作基础再去研究其他所有的一切。轩辕赛特直言诸葛摩尼的许多观点他都无法接受,诸葛摩尼却作出无比宽厚的姿态,他认为学术是可以探讨的。

在一次超人主义课间,轩辕赛特又去问诸葛摩尼一些问题,因为轩辕赛特虽然不承认他是正确的,但是感觉他无疑是有智慧的,这是他在人文学院见过的唯一有哲学家气质的人。诸葛摩尼仍然面带微笑。

“我想每个人在人格上是平等的,并且超人同样具有普通人的欲望,所以只要缺少监督便会侵犯公共利益。”轩辕赛特说。

“其实我们是有民主的,内部可以解决的,我们可以充分证明国家是巴别人民的。不过由于传统的影响,巴别常人根本不具有民主素养,假如给他们权利他们就会成为暴民。”

“民主素养是可以培养的,从小便给每个人灌输民主思想,让民主习惯成为他们生活中的一部分,就像他们的习俗一般。中等智力的人可以通过教育培养成为君子,并且他们也是占人口的大多数的,这样社会为中等智力的人和高等智商的人所维护就会非常稳定,因为他们无论在什么方面都是多数。”

“其实无所谓民主或者专制,关键在于领袖的道德。”他还想解释道德,却已经到了上课时间。虽然轩辕赛特不同意超人主义哲学,还是作过系统了解的,因为毕竟这是一种影响巨大的哲学思想。

刚开始学生们发现诸葛摩尼始终阴沉沉地盯着他们,这让学生们对他有种恐惧感,所以他的班级出现了罕见的全勤现象。后来他们发现这老教授平时根本注意不到他们的存在,便渐渐地跟其他课一样照旷不误。

课后轩辕赛特尾随诸葛摩尼,继续同他讨论。他们逐渐将讨论的范围扩大到整个宇宙范围内,于是轩辕赛特发现其实诸葛摩尼只是对跟超人主义相关的哲学有深入的了解,对其他哲学则只是略知皮毛,比如对非常重要的现象学、全息论之类的就只是听说过而已,对科学界的最新发展旧三论、新三论及黑洞和白洞都不甚了了。

“由于我们所了解的事实就是不一样的,并且总结的方法不一样,所以对于整个世界的认识都是不一样的,由此便对任何事物的看法都不一样。我觉得应该首先对巴别学术界作一个彻底的改造。”轩辕赛特说。

诸葛摩尼虽然对轩辕赛特很赞赏,但他还是诚恳地建议轩辕赛特详细研读超人主义原著,这种隐性的老气横秋让轩辕赛特非常反感。轩辕赛特说自己对超人主义已经非常了解。

“你对超人主义误解了,其实超人主义是可以统摄一切哲学的。”

“根本不存在有统摄功能的哲学。”

诸葛摩尼早就准备离去,但是轩辕赛特一直跟着问个不停,居然走走停停到了他家门口。最后诸葛摩尼仍然是居高临下地要轩辕赛特去读超人主义原著,然后就推说有事回家了。诸葛摩尼是轩辕赛特遇到的唯一一个可以称得上哲学家的人,不过也只是真正懂得超人主义而已,轩辕赛特在帕米尔大学感觉透不过气来,后来索性自己看自己的书,经常不去教室上课。

 

虽然司徒院长算是前副教授鲜于查理的学生,但是由于鲜于查理退休很早,无论如何都无法提升为教授,这常常让二人哀叹不已。前副教授是曾经非常风光的,从前他本来已经作为诸葛摩尼的门生被提拔为副教授,于是他第一次兴高采烈地公开办讲座,要把自己的最新研究成果公布。

许多人专门赶来,想一睹他的风采。他首先提出一个命题:超人是神的后裔。这同国家意识形态“超人是进化来的”正好相反。诸葛摩尼最先意识到危险,就赶紧传纸条给戴着高度近视眼镜假装认真听讲座的校长,让他即刻制止这场演讲,否则整个学校都有麻烦。好不容易校长才在旁边秘书的点拨下明白过来,于是他突然宣布演讲紧急结束,让所有的人都扫兴而去。几天后鲜于查理便仍然降为讲师,并且是永远的讲师,不过他在介绍自己时总用前副教授的头衔。

前副教授这一坚持真理的品格传播得很远,许多丝毫不懂哲学的人都对他钦佩得五体投地,认为可以与布鲁诺、方孝孺媲美。不过从此鲜于查理每次拿着自己的论文去找诸葛摩尼,他总是闭着眼睛躺在椅子上一句话不说。

刚入学时轩辕赛特听说他出版过一本专著,便专门去拜访。轩辕赛特摁门铃,里面说马上开门,然而那门在半个小时后才打开。进去后,轩辕赛特发现一个矮而胖的老人正在解围裙,桌子上放着刚炒好的菜。他丝毫不为开门晚而愧疚,只是让妻子和儿子先吃,他则领轩辕赛特到他的书房兼卧室、兼客厅去谈哲学。

鲜于查理个子矮小,身体肥胖,脑袋硕大,这给人一种智慧的错觉。轩辕赛特早就听说他不论春夏秋冬每天都戴着那顶旧的蓝色鸭舌帽,全校师生都在暗中猜想蓝色鸭舌帽下面隐藏的玄机。今天轩辕赛特注意到他的鸭舌帽始终戴在头上,不知道他在睡觉时是不是拿下来。他的整个脸虽然滚圆,但由于蓝色鸭舌帽的缘故,却总让人感觉是扁的。那些器官胡乱地堆在脸上,给人的感觉是这张脸根本没有灵魂作统帅,仿佛巴别内战时的军阀割据一般散乱。书柜上摆满了书,不过基本上都是超人主义的各种版本的经典著作。鲜于查理领轩辕赛特进去后就坐在硬椅子上说超人是神的后裔。

“超人是神的后裔,这是我最有创见的发现,其他人都迫于政治压力不敢说的我就敢说。”

“那现在的最新的科学,比如旧三论,你如何看?”

“这个,我根本瞧不起,超人是神的后裔。”

轩辕赛特以为他没有听清楚,又问一遍。

“这个,我根本瞧不起,应该是超人是神的后裔,你没有听清楚吗?”

轩辕赛特终于相信他是真的发疯了,他本来想马上就走的,却又想观察一下他疯到何种程度。于是轩辕赛特听到前副教授翻来覆去地讲超人是神的后裔,并且拿出他的书来说这是所有哲学的终结,连巴别大酋长的最新讲话都囊括在内。

前副教授鲜于查理不断地讲,轩辕赛特突然想起昆仑社的事,前副教授却无论如何都不放他走。轩辕赛特想他一定是平时找不到倾听者,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找他谈哲学的人,无论如何都得过过瘾的。轩辕赛特听说就因为他的发疯,他要求免费为哲学系讲课都被主任婉言谢绝,主任说不能屈才让他干这种年轻讲师干的事。他去找司徒院长,司徒诺亚躲着不见。

轩辕赛特始终在忍耐着,决定让这可怜的人好好释放一下没有知音的日子里郁积的苦闷。快到宿舍关门的时间了,轩辕赛特夸张地看表,哲学家却根本注意不到这样的细节。最后轩辕赛特只好起身告辞,前副教授便拿着他的一本书一直追到外面,边走边说超人是神的后裔,他的书是所有哲学的终结。轩辕赛特几乎要大步逃跑,鲜于查理却大声喊出一句辩证的话:

“我最佩服最穷的人却具有最富的人的风度,这就是超人的品格。”然后他嘟囔着回去,这是暗示轩辕赛特买他的书,轩辕赛特却没时间玩味。

轩辕赛特来到宿舍门口发现门早已关上,他只能用与皇甫刎我定好的计策。皇甫刎我接到轩辕赛特的电话,便抱着肚子去楼管处说他必须出去买药,因为突发急性肠炎。平时楼管是非常乐意放人出去的,这样他可以抓到夜不归宿者,对晚归的人则装睡概不开门。楼管非常高兴地打开门,然后轩辕赛特却突然与皇甫刎我一起回去,轩辕赛特说他有治疗急性肠炎的药给他吃。这样的计策屡屡得手,只要每次换一种病楼管便分辨不出。

轩辕赛特把如何拜访鲜于查理的事告诉皇甫刎我,皇甫刎我说他早就知道他是那样的,哲学系不准他讲课,他便偷偷为文学系讲,第一节课他便要每个人都买他的书:“我的书是所有哲学的终结,你们会发现所有的哲学已经在我的书里终结。考试时以我的书为准。”

为考试,学生们只好都买一本,不过全是赊账。鲜于查理说:“赊账也没关系,难道你们还能逃出这个学校,我就是有这种超人风度。”课后他就忙着去收账,因为有的学生到毕业也不给。他可以追着学生一直到女生宿舍,他以哲学家式的旁敲侧击法向她们收钱,学生们却都装作听不懂,所以总是收不到钱。

鲜于查理之所以退休得早,就是因为要出书,他已经将养老金全部提前支取了,但是出版社就是不让他出书,因为他的观点与国家意识形态是根本相反的,国家意识形态是正确的,与它相反的理论当然是错误的,错误的理论没有任何发表的必要。他几次三番地去出版社。出版社的人说:“超人主义哲学早已经完成,以后的人只要学习即可。”

鲜于查理威胁说不允许他的书出版,他就自杀。出版社的人笑着说:“自杀去吧!要是让你出书,就必须拉到帖木儿广场活活烧死。去自杀吧!”作为哲学家的他也无法辩驳,只好唉声叹气回去。后来有人给他指点迷津说,只要有足够的贿赂,除推翻超人党统治的小册子外都能出版的。于是他又把房子抵押出去凑了三万巴元送去,那本书终于出版,不过一本也卖不出去。

 

这天轩辕赛特正坐在沙发上看书,突然接到公孙狮谁的电话。公孙狮谁压着嗓音告诉他今天超人主义课点名,让他赶紧去上课,否则就别想及格。轩辕赛特赶紧穿好衣服跑步到学校,他推开门进去看见一个人正装作威武的样子点他的名字,他便一边坐下一边大声地答到。轩辕赛特看这个人的脑袋是三角形的,上面尖尖的,下面胖嘟嘟的,耳朵与眼睛非常小而嘴巴与鼻子却出奇大,非常像猪头,旁边的人说他们本来就叫他“猪头助教”。

猪头助教仍然在点名,点得很有学问的样子,好像他的所有风采都积聚在点名上。轩辕赛特问公孙狮谁怎么突然冒出来一个猪头。公孙狮谁说诸葛摩尼住院了,他便代他来上课。点完名猪头助教便宣布期末考试一定不及格的人的名单,他说今后他每天都要点名,只要被抓住以后就不用再来上课。他规定所有的人必须来上课,至于到教室是看黄书还是谈恋爱,他一概不管。他的原则是:即使死也要死在教室里。

“猪头”装作推心置腹地说他对现在坐在教室里的同学非常羡慕,因为他是费尽周折才混到助教这个位置的,虽然助教的工资非常低,但与他从前相比却已经是天翻地覆。他小时候非常可怜,村里最邋遢的就是他,经常衣衫不整地在路上走,鼻涕可以垂到脚上,嘴角是涎水,眼角是眼屎,耳朵是耳屎。看见别人扔一块山药皮,他便像狗一样叼起来一溜烟离去。他经常分不清楚左脚的鞋与右脚的鞋,便想出一个巧妙的办法,把狗屎抹在右裤角与右鞋上或者左裤脚与左鞋上,那样他即使在黑暗中也可以分辨。他还在讲台上走来走去地表演往鞋子与裤脚上抹狗屎的动作。

这时前排的一个女生突然向前一趴,把早上吃的饭都喷了出来,许多食物还溅在助教的皮鞋上。猪头助教突然瞪大眼睛威胁地看着那个女生,把女生吓得呕吐时都不敢发出声音。不过他马上又变得和颜悦色,并且叫人把她护送出去,同时问那个女生的名字,然后在名字上做一个记号。他继续讲他是如何一步一步由一个初中生混到大学助教的,他正要卷起袖口论述,却听到一个声音:

“我觉得,这与超人主义没有任何关系!”

轩辕赛特忍无可忍。猪头助教非常生气,居然有人敢在课堂上不被他的经历所感动,不过他非常客气地请轩辕赛特坐下,并且问轩辕赛特的名字。他一面在轩辕赛特的名字上圈一个记号,一面解释这是在论证超人主义。

“我就是超人党成员,要是听到最后你们就会发现,其实我之所以能够熬到这个位置正是因为我的超人品格。”

他继续谈他如何每天给某中学的校长的大嫂的二婆的三表妹王三奶奶提水,这样坚持五年后他终于被允许到这个中学做清洁工。他又把每天节省的钱攒起来经常为校长的女儿买玩具,这样两年后便做了中学巴别语教师。后来他不断地找一个卖不出书的前副教授鲜于查理买书,虽然他从来不看。这样一年后就把前副教授感动得认定他为知己,于是鲜于查理拼老命把他弄到大学来做助教,至于自己被降职是后事。

“你这是在践行你的超人主义吗?这是对超人主义秩序的破坏。”一个同学站起来大声说。他仍然客气地让这个学生坐下,同时问他的名字,同样做一个记号。他看看手表,宣布下课时间到了,还摇着头感叹时光如梭。他再次强调考勤的事,并且提醒他们下一节课是最后一节课,他以后再也没有机会给他们上课了。课后他们听说猪头助教每天慢慢地点名,都是为了拖延时间的,这唯一的好处是让人来得及通知旷课的人赶来。因为许多字他都不认识,更别说研究超人主义了。他的目的是这样熬几年调到研究所工作,目前他已经开始行动。

下一节课,果然他抑扬顿挫地花了半个小时点名。点完名,他便问同学们想听什么故事。那些善良的蠢货都乱糟糟地回应,他便笑眯眯地等待时间的过去,突然所有的人沉静下来。

“其实说实话,来学校教书的都是在社会上混不下去——”他正想发一些感慨。

“你混不下去,也不要来残害青年人!”轩辕赛特说。

猪头助教听到后立刻变得满脸通红,不过他并没有发作,只是笑眯眯地说最后一章浅显易懂,所以现在给学生半节课时间自学,同时又在轩辕赛特的名字上加了两个圈。然后他就非常气派地在讲台上巡视,他的体态无比夸张,肚子故意向前挺,手背在后面,头仰得很高,嘴角下拉,这样更加像猪头,让轩辕赛特恨不得跳到讲台上拿棍子在他脸上狠狠地敲打直到肿起很高。下课时间到了,猪头助教让他们下节课继续来上课,因为他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下节课,所有的人都齐刷刷地来到,他们知道助教要偷偷泄题,因为假如学生全部考砸便证明他的水平太差,当然也不能全都考得很好。他首先夸张地点了轩辕赛特等十个人的名字,然后把他们叫到门口,悄悄地跟他们说他们不用听,因为无论如何他们都可以及格的,这样十个人就被打发走了。他回到讲台上强调教师的职业道德,必须为学生负责,绝对不能泄题。他的良苦用心是想让同学们对他感激涕零,因为他是冒着出卖人格的名声救他们的。接着他让男生把窗帘拉严,这才开始正式泄题。

公孙狮谁回去便把助教泄的题都告诉了轩辕赛特,其实即使不知道泄题,轩辕赛特的成绩也照样会是A的。考试后,轩辕赛特却发现自己的超人主义课根本没有及格,他们班总共有十个人不及格,就是那天被叫出去的十个人。轩辕赛特便去找猪头助教,猪头助教一见到他就飞也似的逃掉了,他只好到人文学院查成绩。

“如果每个学生都查成绩,我哪里有时间去干更重要的事!”说完秘书便开始非常专注地吃零食。轩辕赛特引用校规说学生有权利查看自己的成绩,她便让他找出那一条给她看,结果发现果然是那样写的。秘书却说通过老师来查看才公平,双方对质。轩辕赛特说老师是当事人,假如他作弊的话是不可能承认的,你现在就可以做证人的。秘书说不行,说完就自顾自地看起时尚杂志。

从办公室出来轩辕赛特正好遇到猪头助教,轩辕赛特便对他紧追不舍,一直把他逼到女厕所门口。助教发现无路可走,就径直跑进女厕所,一个女生惊叫一声跑了出来,轩辕赛特便在门口守株待兔。马上文学系教导员秃发牛班便跟着女生走过来,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他一看见轩辕赛特便训斥他道德败坏,轩辕赛特说非礼的人是超人主义助教,他还在厕所里躲着。

秃发牛班温柔地问女生是不是这个学生,女生说没有看清楚,他便带着女生走进女厕所搜查,里面空空如也,只有窗户是大开的。这时哲学系教导员正好路过,发现轩辕赛特盯着女厕所不放,就把他叫到办公室里教育。轩辕赛特把刚才发生的事讲给他听,他却根本不相信,仍然训斥了轩辕赛特一个小时才把他放走,因为他好久都没有教书育人了。

这事让轩辕赛特非常气愤,他终于想到一个办法,他写一封信给猪头助教,信中说如果不把他的成绩改过来,他就举报他泄题的事。果然猪头助教马上就约轩辕赛特在一个秘密的地方见面。

轩辕赛特质问为什么陷害他,猪头助教无奈地说什么时候陷害的,试卷他根本不用看,十个人没有见泄的题怎么可能及格。轩辕赛特说即使不上课,他也会是满分。猪头助教说那补考就行,一定让他通过,就交点钱而已。

“我要的是正义!”轩辕赛特大声说。

猪头助教一口拒绝,因为老师是教学生的,假如老师有错就不能教学生,所以老师没有错,而助教是老师的一种。

“假如不给我公正,我就举报泄题的事。”

猪头助教笑着说你没有证据,轩辕赛特说他有录音,就把U盘取出来让他看。他看了轩辕赛特半天,就和颜悦色地说,只能秘密地让他一个人及格,一定不能告诉其他人。轩辕赛特当时一声未吭,回去后,他就把这件事详细地告诉了另外九个人,他们就一起恶狠狠地去找猪头助教。

 

 

 
上篇:第五章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7619) | 推荐本文(3)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