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科幻灵异 > > 第二篇 黑粽子
第二篇 黑粽子 文 / 迦南行者 更新时间:2012-4-10 9:25:03
 

 

 

荒坟迷踪

第二天一大早忙完了丧事的一家人就陆陆续续地走得差不多了,到了下午整个宅子里就更是只剩下我一个闲人。至于李越,从我起床就没瞧见他的影子,直到傍晚才见他背着两只鼓鼓囊囊的大包回来,里面装的应该就是他说的装备,大概也是当初他那些伙计留下来的。

他一进门就把背包甩给我,随手拎起茶壶对着嘴猛灌了几口:“怎么样?先瞅瞅吧。都是过去备用的,不过一直也都没机会用。”

我点点头,里里外外地把背包里的东西大致检查了一遍,发现里头的家伙什虽然看上去略显陈旧了些,但好在保存齐全。我暗自嗯了一声拉上拉链对他说道:“相当凑合,你先歇一会儿,等天黑了咱就出发。”

我们两个人到厨房随便煮了点东西,在前厅边吃边聊,一直等到天完全黑透了才各自背起背包偷偷摸摸地溜出去,径直往村子北面的山脚下走,一路上我还给他打着预防针说不要抱太大希望,毕竟这翦龙穴也算不得什么上好的风水,充其量也就是给哪一朝的王爷用的,况且这么多年过去了,说不定就有人捷足先登如何如何的,听得他一时间大为光火。

“我说你能不能说点有劲儿的?”他发牢骚道,“这还没怎么着呢就先打退堂鼓,我干这行这么多年也没见过有你这么做战前动员的。”

我摇摇头,小心翼翼地避开路上的土坑和石头:“我不是给你泄气,就简单分析一下情况,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省得你到时候想不开了再犯浑,况且像这种潜龙式的地宫,里头的东西肯定不会太好,你得事先做好准备。”

“得了,得了,你就是一穷命,分析分析这个,再分析分析那个,挣钱的机会早就分析没了,哪像我……”

“嗯,得了吧,你好像也没挣着什么钱。”我插嘴道。

“那是没遇着好机会!”他呸了一声,“就凭我这身手,不说别的,有多少这种斗儿都不够我倒的,那叫一个手到擒来……”

我一把拽住李越背包的肩带把他往后拉了拉:“我跟你说老四,我以前从来没跟你下过斗儿,这次可得提醒你一句,千万不能大意,安全第一,在地宫里头什么事儿都可能发生,就算是再不值钱的墓里头也可能有尸变的老粽子,待会儿要是下去了你千万要老实点,没什么事儿别乱折腾。”

“放心,放心,我这些年见的东西也不少了,你就请好吧。”他不以为然地望着我。

我暗自叹了一口气放开他,心里打定主意下地之后一定得把这小子看好,省得他再给我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哥,我说你就放一百个心。”李越似乎是想宽慰我,“我又不是个雏儿,只要不碰上皇陵,一般像这种地宫里头的小机关我都门儿清,没什么大不了的。”

得,我已经开始有些后悔跟这小子一块儿出来了,看来以后不管怎么着都得先调查清楚状况再行动,省得再碰上这种大大咧咧的主儿。我哼了一声懒得再跟他辩驳,抬头看看见已经到山脚了,随即提醒他道:“差不多了,翦龙穴的龙头基本都是在山麓一带,仔细找找河道,千万别漏了。”

“知道知道,瞧着呢。”李越在前面打着手电,头也不回地说。

一般来说像这种潜龙的龙脉都需要水的依附才能形成好穴,毕竟风生水起,有水的地方龙才能盘得活,而那个地方通常也就是龙的龙头,所以现在我们只要能找着河道,那这地宫的门就算是开一半了。

我和李越两个人在山脚下的小道上静悄悄地走着,四下寻找干涸的河道。我借着手电筒的灯光左右看去,只见周围野草丛中尽是些年久失修的荒坟,而且越往山里走这种东西就越多。视线可及之处,一个个封土堆被岁月侵蚀得只剩下扁扁的一层,看样子应该是晚清或者民国时候的,我心里暗暗盘算着,要是哪天日子真过不下去了就来这里打打秋风,说不定还能从沙子里淘出金块来。

夜风缓缓吹过,冰冷中没有带来一丝湿润的气息,只吹得坟上的荒草纷纷伏地,相互碰撞着发出凌乱的沙沙声,我深吸一口气,轻轻叫住前面的李越说道:“别在这儿找了,以前的人就是再不懂也不会都把死人埋在河里,穿过这片乱葬岗,找个地势低点的地方看看。”

“嗯,好。”李越答应着,把光线从干燥的地面上挪开,“哥,你说这儿这么多坟,会不会也有点值钱的冥器?”他轻轻地说着,像是怕惊扰了什么东西。

“那可难说,”我摇摇头拉过他往西拐,“不过现在你也甭惦记了,先把你那个大墓找出来吧。”

“唉,我说你能不能别老是对什么都不相信?我发现你这人活得一点盼头都没有……”他在我旁边唠叨着,又像是在自言自语,轻飘飘的声音在黑暗中显得格外突兀。

远处幽幽地传来几声狼嗥,吓得李越不禁一怔,顿时把还没说出口的话咽进了肚子里。我轻轻地拍了拍他肩膀,抽出工兵铲无言地领着他在坟堆里穿行着,像是两个刚刚从地底逃出来的幽灵。

冷风依旧在耳边嗖嗖地刮过,尖啸的声音仿佛是这山林间鬼魅的哀号,我下意识地紧了紧衣领,突然觉得好像有一股什么东西被烧着了的气味从后面飘了过来。我皱了皱眉头,停下脚步提醒李越:“在这地儿抽烟,你也不怕把鬼火勾出来。”

“废话,孙子才抽烟呢!”李越冲我摊了摊手,说完发觉这话有问题随即改口道,“孙子才在这儿抽烟!”

“那这是……”我转过头,目光掠过他肩膀向后看去,只见黑暗中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已经飘起了星星点点的磷火。绿莹莹的幽光贴着荒坟缓缓升起,转眼间就在野草丛中连成了一片,“那这是什么情况?按说这么冷的天,不应该啊……”我抽了抽鼻子,寒风中那股烟火的味道比刚才更浓了,“气味好像也不大对劲。”

“嗨,你管他干吗?反正也就是点鬼火,再说这有点亮儿的不比刚才黑咕隆咚的强?”李越浑不在意。

“话不能这么说,”我摇了摇头,环顾四周,发现身后的绿光飘飘摇摇地似乎正在不断向我们这边蔓延,说话间大有鬼火燎原的趋势。“咱还是快走的好,我看这地方有点邪性。”

“好好,听你的,事不关己,安全第一。”李越嘟囔着,“走吧,办正事儿要紧。”

我嗯了一声,也顾不得再去想这其中的古怪,转过身带着李越就往外走。身背后的幽火不紧不慢地吞噬着荒草丛中的小路,我们两个人在坟堆里七拐八拐的,步履匆匆,一时间各自都是沉默不语。也不知过了多久,旁边的李越突然拽住我低吼了一声“我靠”,古怪的表情看得我心底不由一咯噔,连忙停下来问他怎么了。

“你没发现?他奶奶的这地方咱们刚才来过。”李越四下打量着说道。

 

半盒长白山

“啊?真的?”听他这么一说我才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从一开始我跟李越就是奔着坟地外面的林子去的,然而现在俩人走了少说也有十几分钟,可前头那片阴森森的黑影却始终离我们还是那么远。但问题是——“你怎么知道这里咱们刚才来过?”我疑道。

李越尴尬地笑了笑:“其实刚才吧……我是想抽烟来着,不过那什么,我刚把火柴划着你就闻见了,”他抬起下巴冲地上点了点,“所以我就给扔地上了。”

我调转手电筒朝他指的地方看去,果然见前面两三步远的地方有半截火柴和一支已经被踩瘪了的香烟,不禁怒道:“你他娘的就不能消停点儿?”

四周连绵不绝的磷火如同潮水一般随风涌动着,看得人心里不由得有点哆嗦,我深吸一口气,无奈地摇摇头说:“现在惊扰了人家,撞上鬼打墙了,你说怎么办?”

“这个倒也未必,”李越无力地辩解道,“没准儿咱再……”

“不对!别说话!”我挥手打断他。空气中那股烧东西的味道还未散去,可地上的火柴却是早已经熄灭的!我心里又惊又疑,闭上眼睛仔细分辨着气味的来源,冷不防就觉得有什么东西随风簌簌地飘到了脸上,停留处似乎还带着灼热的温度。我睁开眼睛看了看,顿时感到头皮一阵发麻!

只见一片片燃尽的纸灰在幽光中上下飞舞着,像是刚被人送上路一般,用手轻轻一碰就化作了细碎的粉末,而后便趁着夜色融入了另外一个世界。我悄悄咽了口唾沫,壮着胆子咳嗽两声转身对着鬼火最密集的地方拱了拱手,朗声说道:“诸位,今夜我兄弟二人只欲在此借过一程,如有冒犯之处还请多多包涵,高抬贵手放我们过去,来日必当帮各位燃纸焚香,叩首还愿。”

说完我连忙回过身拉了拉还在发愣的李越,咬着牙往事先看好的方向一路直走,然而还没走出几步,前面的地上就赫然出现了半截火柴和一支瘪了的香烟!我心里咯噔一下子,刚刚鼓起的勇气顿时沉到了谷底。

我扭了扭僵硬的脖子,强抑住狂乱的心跳战战兢兢地回头看去,见点点鬼火中那一大片飘忽的纸灰还在阴魂不散地跟着我们,不禁绝望地瞪了李越一眼,恶狠狠地说道:“他奶奶的,都是你那根破烟给闹的!”

“这……怨我?”李越咧开嘴,勉强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只是言语间却仍有一丝掩饰不住的慌张。

“废话!”我一把攥住他的手往旁边拉了拉,避过那片飞灰,“你也不想想,人家都素了多少年了,现在冷不丁地闻见烟火味,那还不紧赶慢赶地来找你要贡品。”

李越摸摸兜里的烟,强自镇定地说道:“嗨,不就是一盒长白山么,给他们就完了,待会儿咱找块干净地儿给几位爷供上,总不见得还不放咱走吧。”

“别扯淡了,”我耷拉着脑袋,带着他小心翼翼地绕过几个坟头,“这事儿没那么简单。安全第一,现在咱俩也别瞎绕了,还是先找找看你到底惹到哪位大爷了再说。”我叹了口气环顾四周,左右寻找着黑暗中鬼火最密集的那一点。

李越随口嘟囔着“其实也未必是我”,慢吞吞地跟在后面。两个人在林立的荒坟间穿梭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摸到了那片绿光最盛的地方——一座几乎已经被侵蚀得看不出痕迹的孤坟,大概也是这片乱葬岗上年头最久的一个。

几乎所有的磷火都是从这里缓缓燃起而后星散四方的。我举着手电筒四下打量了一番,并没有找到什么特别之处,最后只得回过身来对着那块像是墓碑的石头缓缓鞠了一躬,嘴里默默念叨着客气话,希望这底下的老鬼能放我们一马。

老实说我这会儿打心眼儿里觉得自己挺怂包的。当然这并不是指我迷信或者别的什么,主要是因为这一行干得多了什么都有可能碰上,所以一般来说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跟在斗儿里还不一样,要是在地宫里碰上粽子,那自然是二话不说抄起家伙就得拼到底。毕竟那是你闯到人家家里头去了,就像两个入室行窃的贼,被发现之后如果跑不掉就只能先把主人干趴下再说,没有第三种选择。可我们现在还没进屋呢,甚至都没有打算进屋,这情况顶多就算是在楼道里大声喧哗打扰了里头的住户睡觉,人家不满意了咱们就好声好气地赔个礼道个歉,之后各走各的路,互不影响。不过话又说回来,现如今这个样子最主要的还是因为我怕我们俩人干不过里头这位,否则的话我早就把坟掀开踹丫棺材板了,叫你挡哥们儿的路!

就在我自己低着头胡琢磨的时候,旁边的李越已经在坟前头挖开了浅浅的三个坑。他从烟盒里抽出几根长白山插进去装作香火,再把剩下的烟全都倒出来规规矩矩地摆成一堆,紧接着装模作样地拜了两拜,嘴里念念有词地站起身就要把烟点燃。我在一旁闷不吭声地看着他,心里暗想拿半盒长白山上供的还是头一回见。我盯着坟头缓缓飘起的磷火兀自出神,冷不防一阵山风拂过,掀起一阵阵纸灰拍在我手背上,灼热的温度惊得我不禁一怔,突然间好像明白了什么。

“别点!”我伸出手,冲刚刚把火柴划着的李越大吼道。

 

孤坟野鬼(上)

可是已经晚了,就在李越手中的火柴擦出火花的一刹那,这座孤坟前面的土地上就好像是被浇了汽油一样顿时沸腾了起来,顷刻间大火便绕着封土蔓延开来,鲜红的火舌不断向上涌起,争先恐后地舔舐着黑暗的夜空。

李越被我刚刚那一嗓子喊得有些发蒙,直到火苗烧到近前才突然回过神来连滚带爬地逃了开去,我见状连忙向前几步一把揪住他脖领子把他从火海中拽了出来,抬头看着面前灼热的焦土心底却一个劲儿地发寒。

“怎么回事儿,哥?”李越狼狈不堪地趴在地上,这会儿居然还有心思开玩笑,“看这架势,下面这位大爷是不是嫌咱这烟不上档次啊?”

“谁知道呢?但愿这火别引着林子才好,”我喃喃念叨着,暗自挺了挺有些发抖的双腿,“快走,快走,要是被……”

话还没说完我就听见荒坟底下嗡的一声闷响,紧接着脚下的土地就像是融化了一般缓缓向下流动,连带着那片火焰也在我们面前摇曳着向地底涌去,仿佛是在火山里翻涌奔腾的熔岩。

慌乱中我急忙拉起李越跌跌撞撞向后退,然而还没退出几步,李越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绊倒了一样整个人直往后仰,猝不及防之下撞得我也不由得踉跄几步,连骂一句街的工夫都没给留,两个人就一前一后双双跌倒在了身背后的草丛里。

“你他娘的……唉!”我躺在地上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抬腿把李越一脚蹬开挣扎着站起来,刚要看看前头的野火燎原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就觉得眼前猛然间一黑,顿时什么也瞧不见了,我下意识地抽出工兵铲挡在身前,从地上拾起手电筒朝那边晃了晃,只见模糊的光晕中烟尘弥漫,像是平地升起了一阵灰蒙蒙的雾气一般,刚刚那片来势汹汹的大火顷刻间就只剩下几缕柔弱的火苗还在地上随风摇曳着,看样子仿佛随时都会熄灭。

“咋地了,哥?”李越灰头土脸地爬起来厚着脸皮问道,“这火怎么有前劲没后劲的,刚开始瞅着烧得那么邪乎,这才半分钟不到就萎啦?”

我回过头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还不是你个王八犊子闹的,我估计原先这坟头上的封土里淋得有火油,你拿火柴刺啦那么一点,再加上先前那么多鬼火,可不就着了么。不过还好这是座荒坟,年头也长,被火一烧就塌了,上面的浮土正好把火盖住,等到封土堆彻底塌了以后,这火自然也就全都灭了。”

我这么解释着,一时间心下大定。本来我还怕这火烧起来之后会引起村里人的注意,现在倒好,还没等怎么着呢它自己就先灭了,不过这倒也给我们减去了不少麻烦,就是苦了底下的这主儿,本来人家睡得好好的被我们无意中吵醒也就算了,大不了跟我们闹腾一晚上回头接着再睡,没想到闹得太大,最后连自个儿的房子都被烧了。我看着眼前烟雾弥漫的焦土心里暗爽:活该!让你再挡大爷的路!

李越小心翼翼地拿着手电四下打量了一番,缓了口气儿轻轻拉拉我袖子犹豫着问道:“那咱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我回过神来笑道,“你这话听着都新鲜,你说怎么办?难不成咱俩今儿晚上是野炊来的?”

“可是……”他左右看了看,眼神始终在那半根火柴上游移不定。

“可是什么可是!”我伸手在他眼前大大咧咧地一挥,“瞧你那怂样,来来你自己闻闻。”我用力抽了抽鼻子,寒风中传来一阵阵草木烧焦的气息,其间还夹杂着隐隐约约的煳味,像是谁家的排骨炖干锅了。“闻见没?被你那么一烧,恐怕那老鬼的骨头都成灰了,哪儿还能跑到咱跟前打墙?你就放心吧。”

“那行,”李越这才放下心来点点头,“我还以为咱把人房子都给烧了,本家儿肯定不会放咱走呢。”

“出息,也不知道你这些年都是怎么混的。”我不以为然地摆摆手,“得嘞,甭扯淡了,赶紧走吧。”

当下我们俩人就各自掸了掸身上的土准备继续往外走,经过刚才那么一通折腾,这片乱葬岗上的鬼火早已经少了许多,只有眼前灰蒙蒙的荒坟附近还残存着点点荧光,也不知是不是被刚才那场大火的余波给引燃的。我回过头看着尘埃落定处犹在风中飘摇不熄的残火,心里犹豫了两下终于还是停下脚步叫住了前头的李越:“哎,等会儿,”我指着旁边塌得只剩下一半的孤坟,“安全第一,咱还是把火苗都给掐灭了的好,省得到时候被风一带再烧起来,那就麻烦了。”

李越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冲我点了点头,然而还没等他转过身,身后背包的肩带却又被我一把拉住。

“又怎么了?”他不耐烦地问道。

“还是算了。”我喃喃道,另外一只握着手电筒的手在黑暗中缓缓移动,“瞅这玩意儿被烧得,别到时候火没踩灭你自己再陷下去,还是走吧,安全第一,安全第一。”

“行行行,反正横竖都是你说了算。”

李越耸耸肩膀懒得再跟我废话,嘴里嘟嘟囔囔地迈开步子就朝前走,我暗自叹了口气跟在他后面,心里难免还是有些惴惴。我不放心地又回头看了看,见灰黑色的土壤下面一簇簇暗红色的火苗正在山风中渐渐变得微弱,这才稍稍安下了心。灯光慢慢划过身后破败的孤坟,映出一大片细碎斑驳的草木灰,远远望去就像是从地底流淌而出的鲜血。我心有余悸地吞了口口水,刚要把视线从这座烂坟上挪开就发现手电筒昏黄的光柱下面突然闪过了两点异样的寒芒!

 

孤坟野鬼(下)

似乎是野兽的眼睛,一双淡蓝色的眸子在黑暗中逆着风来回穿梭摆动,流转出一道道清冷的光。我心里微微有些凛然,不动声色地把手电筒调到最暗缓缓跟随着它,然而辗转间却也只能勉强照出几片灰不溜秋的影子,终究还是看不出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忽然,那两点幽蓝好像被惊到了一样猛地回转过来跳到了它背后那片模糊的光晕中,焦黑的头颅上一对狭长的瞳孔迎着光闪烁不定,竟像是在和我对视!

山风缓缓拂动野草,掠过荒坟,迎面吹来阵阵呛人的煳味。我轻轻咽了口唾沫,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悄悄把右手的手电筒压低,这才注意到对面这东西不仅脑袋和脖子,就连整个躯干以及四肢都是黢黑的一片,看上去活像一具刚从火灾现场刨出来的尸体,点点暗黄色的黏液不时地从体内渗出,期间还在不断往下剥落着烧焦的死皮!

它微微抖动着皲裂的身体,没容我再多考虑便哼也不哼一声地顺着光线直冲过来。我心里一寒,这么近的距离之下也来不及提醒前头的李越,慌乱中只能大吼一声“小心”,上前两步抬腿把他踹趴下,自己也借着力往后仰倒,堪堪避过这一扑,然而还没等我站起身,面前却又阴风乍起!那东西扑空后旋即掉转头张开两只前爪再次袭来,一对狭长的瞳孔依旧死死地盯着我不放,黑暗中眯起两道嗜血的凶芒!

眼看着那团黑风越来越近,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只觉得天地间好像顿时安静了许多,唯有自己狂乱的心跳还在胸口一下一下激荡着。然而此时却也容不得我发愣,我定了定神,下意识地往旁边滚去,同时扯着嗓子嚷道:“老四,帮忙!”

话音还没落我就感到脚脖子上一阵剧痛,冷汗立马就浸湿了后背。我怒吼一声挣扎着翻了个身,只见那东西的后腿正踏在我的右脚踝上,一只散发着焦臭气味的烂爪子猛地向下一探,不由分说地就要撕破我的喉咙!

我心下大骇,连忙抬起左脚抵在它的肚子上使劲儿往外踹,可却始终挣脱不得。我心底一发狠,紧咬牙关,强忍着那股令人作呕的臭味猛吸一口气,铆足了劲儿挺起身子,手里攥着金属外壳的手电筒劈头盖脸地冲面前的黑影砸了过去!

这一下仿佛是砸到了刚刚融成的玻璃上面,一片片碎裂的死皮夹杂着缕缕黏液噼里啪啦地掉了下来,有几块小的甚至还滑进了我嘴里,又咸又腥,感觉像是刚剐下来的鱼鳞。然而这会儿我却顾不上恶心,趁着脚脖子上稍微有些松懈,连忙一扭身逃了开去。与此同时李越那小子也终于拍马杀到,抡圆了胳膊对着这玩意儿的脑袋就是一铲子,扇得它不由自主地打了两个趔趄,直往旁边退了好几步才停下。

“我靠,大哥,这粽子是不是给它老窝报仇来了?”李越皱着眉头问,随手又上前给了那黑影一铲子。

到这会儿我才注意到面前的这东西除了五官有些模糊以外,大体看上去似乎还是个人的模样。手电筒在刚刚那一砸之下有些变形,但还能用,我调整灯光仔细瞧了瞧,蓦地发现原来我一直以为的纸灰竟是这厮身上掉下来的焦皮,一时间就觉得胃里止不住地恶心。

“他奶奶的,就算要找也得找你才对,刚才那火又不是我点的。”我愤愤道。见那黑粽子似乎仍有扑上来的意思,连忙从背后抽出工兵铲摆在身前。“好在这死鬼年头不长,今儿个咱俩就当是替天行道了。”

这粽子好像是被刚才李越那两下给打怕了,现在见我们手上都抄起了家伙,一时间畏畏缩缩地在原地转了两转,也不敢上前。我跟李越见状胆子就更大了几分,相互使了个眼色点点头刚要逼上前去,就看见它俯下身子猛地往旁边蹿了两蹿,连滚带爬地逃进了那座被烧塌的坟墓里。

我们俩人看得一愣,不禁都有些哑然失笑。李越扶着我肩膀哼哼两声,随手拿铲子蹭着地说道:“他娘的,头一回见着这么好打发的粽子。你看咱是不是要追进去赶尽杀绝一把,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冥器?”

“算了,”我沉吟了一下,摇摇头说,“安全第一,这底下的情况还不清楚,最好别再节外生枝。”说完我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都是你小子闹的,白白折腾了大半宿,今儿晚上要是连那地宫门都摸不着就太他娘的憋屈了。”

“得得得,我错了还不成么?”李越一摊手,“那咱现在也别跟它较劲了,赶紧干正事儿去吧。”

“急什么?你要是早点有这觉悟多好。”我撇撇嘴,解下背包拧了拧湿漉漉的衣服,只觉得后背一阵阵发凉。“等我歇会儿再说。”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让李越打着手电筒帮忙检查刚刚被踩过的脚踝。我撩开裤腿,只见右脚脖子上一片淤青,不过好在骨头没什么事儿,用手碰了碰倒也不是很疼。我试探着轻轻揉了揉,抬起头还要再跟李越扯两句,冷不丁地就看见他小腿肚子后面的地底下,悄无声息地探出两只干瘪的枯手。

“靠!小心脚下!”我瞪大了双眼惊呼道,两条腿在地上踢踏着想要站起来。

李越也不傻,见我神色有异连忙往前一闪,然而却哪里还能躲得及,猝不及防之下被那两只手猛地攥住了小腿,重心一个没踩稳紧跟着整个人就往下栽去。黑暗中只见他奋力扭动着双脚,上半身凌空胡乱挣扎着,手上的手电筒一不留神就甩在了我额头上,顿时又把我砸倒在地。

“你大爷的!”我揉着脑门儿再次坐了起来,反手抽出工兵铲起身想要去帮他,可还没等我完全站好,肩膀上就觉得忽然一沉,像是有什么东西扑了上来,扭头看去,正是刚才的黑粽子!

我又惊又怒,掂起铲柄使劲儿往后一捅,挡住了它即将咬上喉咙的大嘴,旋即握紧拳头抡圆了对着身后就是一通猛捶。只是不论我如何扭打,肩膀上的粽子却始终都不肯松手,眼看着李越已经被拖进去了半个身子,我心里不禁泛起了狠劲儿,放开双手抱住它脖子用力往下一掰,身体同时前倾带着它一起重重滚到了地上。

来不及缓口气儿,我扭着腰板儿又给了它两肘,抬头再看李越都快没到脖颈了,连忙拾起铲子撒开腿冲了过去。我伸手抓住他衣服领子玩儿命地往出拽,可是地底下的力道却大得出奇,带得我也不由得往下沉了沉,无奈之下我只好先放开李越,举起铲子直往土里乱劈。

手上传来一阵阵坚硬的震感,似乎真的是碰到了什么东西,然而还没等我回过味来,脚下就猛地一空,只听见李越不断地在耳边惊呼连连,紧接着我跟他就掉进了这座坟墓的地宫里。

 

 
上篇:第一章 血饕餮 返回目录 下篇:第三篇 八卦门
点击人数(5568)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