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军事谍战 > > 6
6 文 / 今野敏 更新时间:2012-3-22 11:40:55
 

仓岛侧眼看着上田股长被下平课长叫去。下平课长态度粗暴、脸色难看,一副很狼狈的样子。
十分钟后,上田股长独自回来,对仓岛﹑白崎﹑西本三人说道:“过来一下。”
肯定没有好事。
仓岛心里想着,站了起来。
下平课长等在会议室里。
“发生什么事了?”
下平课长没让大家坐下,就突然发问。四个人只好站着。
上田股长回答道:“现在还不清楚具体情况。”
“外务省让我们汇报。”
仓岛揣测:下平课长大概是被公安部长说了什么才脸色铁青的吧。
上田股长仍然冷静地说:“基本上,没有事情需要让外务省知道。”
“可是那边想了解情况。”
“我反而希望外务省向我们介绍情况。被杀害的外务省官员河中廉太郎似乎对彼得斯基很留意。”
“这种事现在不可能了,他已经死了……”说到这里,下平课长终于反应过来,“等等,你刚才说他是被杀的?”
“显而易见。解剖的医生是这样说的,他的体内被注入了毒素——大概是蓖麻毒。在河中廉太郎的左大腿外侧发现了一个小铁球,这和前苏联KGB使用的手法如出一辙。”
下平课长瞠目结舌地盯着上田股长。
“胡说八道……”下平课长一脸愕然,“苏联已经解体了,KGB也解散了。”
“真想不到啊。”上田股长说。
“想不到?什么?”
“在就职典礼上强调前苏联和NIS各国威胁论的不正是课长吗?”
下平课长移开视线看着地面。仓岛暗自思忖:课长不过是把道听途说的东西拿出来随便讲讲而已,自己根本不了解实情。
“我命令过你们一有消息就向我报告。”下平课长对上田股长说,“我现在什么消息都没有得到。你们掌握了外务省职员可能被杀这样一个重要情报,我却毫不知情,这是怎么回事?”
“我打算等情况明朗以后再向您汇报。”上田股长坦然地回答。
这是理所应当的。仓岛心想:提供不确切的情报,让下平课长无所适从,只会导致工作无法开展。公安的工作并不像刑警那样需要情报共享。
有时甚至要一个人死守秘密,谁也不能告诉。
“你了解到的情况马上在这里汇报给我!”
“基本上等于什么也没了解。”上田股长说,“外务省职员河中横死,可能是被人下毒杀害的,使用的是类似以前KGB的道具。我掌握的只有这么多。”
“和维克多有什么关联?”
“河中身体出现不适,是在和彼得斯基见面后。”
“我现在说的不是彼得斯基,是维克多。维克多?奥奇塔曾经在日本犯过案,却逃回了俄罗斯。他再次来到日本后,紧接着就有一个外务省官员死了……”
听到课长的言论,上田股长摇了摇头。“这不过是推测。事实上有一点需要注意,河中留意的不是维克多?奥奇塔,而是安德烈?彼得斯基。总之,现在掌握的情报太少了。”
“外务省让我们派个人过去。如果不选一个适当的人……”
“如果想听我们的报告,他们过来就行了。”
听到上田股长的话,下平课长瞪大眼睛。“这种话能对外务省说吗?”
上田股长略一考虑,说道:“那我们就去听听对方有什么可说的。我们去那里找谁?”

上田股长和仓岛出发前往外务省。之所以让仓岛同行,是因为一开始就是由他去外务省查询维克多的相关信息的。
回忆起上次的情景,仓岛一百个不情愿,不过他无法拒绝。
出发之前联系了外务省负责人,因此抵达之后对方很快就出来了。和上次一样,两人被请到一间简陋的房间。
负责人名叫安达耕助,和去世的河中年纪相仿——不仅是年龄,体型和发型也相似,甚至戴的眼镜也都是无框镜架。在缺乏个性这一点上,他俩完全一致。
“维克多?奥奇塔曾经在日本杀害了指定暴力团的组长,对吧?”
安达的说话方式也与河中相似。仓岛心里不悦,感觉在陪人开恶意的玩笑。
上田股长看了仓岛一眼,似乎想知道仓岛之前把话说到了什么程度。
仓岛回答:“那件事被当做暴力团之间的火并处理了,维克多逃回了俄罗斯。我把这个事实告诉了河中先生。”
安达沉稳地点点头。“他以前在苏联驻日大使馆任职,利用长相酷似日本人和日语具有母语水平这两点优势,从事过间谍活动,是吗?”
“这并不少见。”上田股长说,“冷战时期,日本被称为间谍的天堂,各国大使馆都有情报组织的人员。”
这也许是对外务省的挑衅。仓岛心里想着,冷眼观察安达接下来的回应。
安达只是从容地微微一笑,似乎表明不管地方公务员说什么,自己都不介意。
“维克多?奥奇塔以前是KGB?”
“听说是这样的。”上田股长斟酌词语,谨慎地回答。
“他属于哪个部门?”
“特种部队。”
安达点点头。“苏联的特种部队以陆军所属部队最为有名,不过那只是停留在虚幻层面,实际上都是些空有体力的家伙。而KGB特种部队则是名副其实的精英型部队。原KGB的特工,都看不起陆军部队。”
仓岛暗自惊讶:能将与KGB的人相识这件事毫不掩饰地说出来,果然很符合外务省的作风。
“KGB特种部队也有好几个分支机构……第七局领导下的阿尔法小组、第一总局领导下的信号旗小组,还有第八局领导下的瀑布小组……维克多属于哪个小组?”
仓岛感觉到这是对方在试探自己。警视厅公安也在一定程度上掌握了KGB的情报。
仓岛知道以前的KGB有九个分局,其中若干个分局有独立的特种部队,但他不清楚维克多具体属于哪一个分局。
“不知道。”上田股长淡淡地说,“关于维克多?奥奇塔的决定性资料相当缺乏,倒不如说我们想请教外务省。”
“噢?想请教我们……”
“当然。我们能够接触到的情报有本质上的区别。可能的话,很多事情想请教。”
安达对这句话感到心满意足。
和政府官员打交道,首先要示弱,通过示弱操纵对方的心理。上田对这一点得心应手,仓岛还没有练就这个本领。
安达可能是外务省的储备干部,从年龄推算,在警视厅的话,他应该能做到警视正。上田股长是警部,仓岛是警部补,对两人来说那是高不可攀的职位。
然而,上田却勇敢地对安达挑起了心理战。
仓岛觉得上田不是等闲之辈,虽然刚分配到上田手下的时候以为他是个阴险的上司,但现在,身为公安部职员的仓岛由衷地尊敬他。
“维克多?奥奇塔以前属于信号旗小组。你知道信号旗小组吗?”
上田点点头。“一定程度上……是根据非法活动局局长尤里?多罗茨托夫的提案成立的。”
“对,当时设置在第一总局,一九八一年开始活动,任务是情报战以及破坏工作,在战时还包括暗杀﹑绑架敌军的指挥官和情报官。这个组的成员都接受了多国外语﹑逃生术﹑武器改造﹑空降作战等一系列严格的训练。”
不难想象,维克多接受过这样的训练。
安达继续说明:“维克多接受训练时的信号旗小组的指挥官是亚历山大?奥涅恩科大佐,他四年前在黑手党的火并中丧命,死在兼任住处和事务所的乌克兰饭店。当时,乌克兰饭店有好几个黑手党的事务所和住所。四年前正是维克多上次来日本的时间,而且在同一年,暴力团组长也是死于暴力团之间的火并。据你们说,那个暴力团组长是被维克多?奥奇塔杀死的。”
“听说苏联解体后,奥涅恩科在派系斗争中失败,成了一名黑手党。”
“这也不完全正确。信号旗小组在一九九一年的民主化革命中,拒绝进攻议会大厦和逮捕叶利钦。叶利钦高度评价这件事,信号旗小组从而免于解散。同年八月,和阿尔法小组一起被GUO接管。一九九三年莫斯科暴动的时候,信号旗小组拒绝执行叶利钦攻打白宫的命令,之后被编入MVD。随后,很多人才从信号旗小组退役,亚历山大?奥涅恩科就是其中一人。”
“我知道这些。你想问我们什么?”
“奥涅恩科死于黑手党之间的火并,日本的暴力团组长也死于暴力团之间的火并。你不认为情况太相似了吗?”
“我明白你想说什么。”上田股长说,“我们也认为杀死奥涅恩科的可能是维克多,不过没有证据。”
“根据。”安达说,“我想知道,你们认为可能是维克多杀死奥涅恩科的根据。”
仓岛一方面担心,一方面很感兴趣上田股长会告诉对方多少。没必要把全部实情告诉对方,可是不给对方一点诱饵,交易就难以成立。
上田股长回答说:“我们有充分的理由认为,四年前,维克多?奥奇塔是受雇于奥涅恩科才来到日本的。”
“奥涅恩科让他暗杀暴力团组长?”
“是的。”
“这不构成维克多?奥奇塔杀死奥涅恩科的理由。”
“这个任务本身极有可能是个圈套。”
“什么圈套?”
“这一点不清楚。”上田说,“你也明白,警视厅的搜查范围有限……”
这是谎话。包括上田股长在内,仓岛他们对四年前这件案子了如指掌,然而,上田却镇定自若地对情报官员说谎。这就是交易的策略。
“噢……知道有可能是个圈套,却没有进一步调查下去?”
“我们无能为力。”上田说,“警视厅的任务是搜捕东京市内的犯罪,对发生在莫斯科的事件无法出手。”
“维克多?奥奇塔暗杀了日本人,对吧?”
“我说了很多次,正式说法是暴力团之间的火并。”
仓岛静观安达的反应。
安达的反应大大出乎仓岛的预料,他微微一笑。
“我大致明白了。”
似乎暗示对方可以走了。
上田股长说:“好像突然开始对维克多?奥奇塔感兴趣了?”
“我吗?”
“外务省第四国际情报官室。”
“没这回事,你是不是想太多了?”
“比起维克多?奥奇塔,去世的河中先生似乎更关注安德烈?彼得斯基……”
“谁说的?”
上田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再次问道:“安德烈?彼得斯基是什么人?”
“是俄罗斯的商人吧。或者,警视厅掌握了什么有价值的情报?”
“我们什么也没有掌握,所以向你请教。河中先生大概和彼得斯基见过面,那是为什么?”
“你认为我能回答这个问题吗?”
“如果你能相告,我们将不胜感激。至少,我认为已经把自己掌握的情况全部告诉你了。”
“全部……”安达意味深长。
上田股长坦然回答:“对,全部。”
“就算如此,我也没有义务把知道的情况全部告诉你。”
“我并不是请你告诉我全部,只要告诉我彼得斯基的相关情报就可以了。你明白吗?日本的政府官员可能被外国人谋杀了,作为公安部外事一课的职员,我不能坐视不理。”
安达注视了上田股长片刻,镜片后的眼睛里感觉不到敌意,轻视的表情也不知何时消失了。
接着,安达开口说:“我不知道。”
上田股长皱起眉。“不知道?”
“对。河中可能掌握了什么,不过到了现在,已经无法知道他掌握的情报了。”
“你的意思是他单独行动?”
安达点点头。“你们也会这样吧?”
从事情报活动的人确实如此。知道机密情报的人越多,越有走漏风声的危险。
上田股长慎重地问道:“河中先生认为彼得斯基不是普通的商人……我可以这样理解吗?”
“似乎是这样的。”
“彼得斯基以前有什么样的经历?”
“不清楚。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一个情报机关或司法机关调查过他,因为没这个必要。在俄罗斯他也是个普通商人……”
“可是,河中先生发现了什么……起因是什么呢?”
“他和我一样,专门研究俄罗斯问题,不过不同的是,他对中亚的情况非常了解。在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等国有一些路数,不能否定他得到了某些情报的可能性。”
“中亚……可是,彼得斯基是俄罗斯人吧?”
“他持有俄罗斯护照。”
仓岛心想:这是个微妙的说法。
“没有人辅佐河中先生吗?”
“人力有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毕竟预算并不宽裕,所以要靠最有限的人取得最大的效果。如果,国际情报统括官组织的人员能增加一倍的话,可以采取一人辅佐一人的办法……”
“今后会对彼得斯基继续调查吗?”
“会继续。还有,对维克多的调查也……”
“可以的话,希望我们能通力合作。”
“这是当然的。”话虽如此,语气却完全相反。
上田股长从椅子上站起来。“不好意思说晚了,河中先生的去世,请节哀顺变。”
“谢谢。”安达略一鞠躬。

 
上篇:5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10830)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