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军事谍战 > > 5
5 文 / 今野敏 更新时间:2012-3-22 11:40:37
 

彼得斯基的保镖兼导游工作给“武藏”带来了极佳的收益,维克多一行回到莫斯科后,社长马克西姆?马列科夫一直喜形于色。这位性格爽朗的原特工,本来就很少发脾气,从和维克多在KGB共事的时候起就是如此。
当年的维克多却很少和人交谈。
这是少年时代的生活造成的影响。维克多的父亲是位渔民,出海时遭遇风暴葬身海底,母亲不得不靠女人的一双手独自抚养维克多。他们原本住在萨哈林,为了找工作,母亲带着维克多来到了莫斯科。
可是不久以后,母亲也因为操劳过度和营养失调而死于肺炎,无依无靠的维克多被送到了孤儿院。孤儿院的环境十分恶劣,到处都布满灰尘,在走廊上就能闻到厕所的臭味。
床铺也很肮脏,一个星期只能洗一次澡,女管理员总是破口大骂,随便动手打人。
比女管理员更可怕的是年纪大一点的孩子们。维克多长了一张东洋人的脸,很容易成为被欺负的对象。
维克多在这段时间里明白了一个道理:失败者就会被杀,为了生存必须抗争。他拼命地活了下来,在明白人生就是一场战争的同时,也学会了掩饰表情、隐藏情感。
为了尽早离开孤儿院独立生活,维克多选择了参军。一开始加入的是陆军部队,很快,因为容貌酷似东洋人,加上会说日语,维克多被选入KGB。
维克多被分配到特种部队,学习使用世界各国的各种武器,接受了格斗术﹑逃生术﹑特殊联系方式的训练,另外还学习了心理学和会话技能。维克多还跟随语言专家学习,提高日语水平。
马克西姆?马列科夫当时也在特种部队,他们的长官是亚历山大?奥涅恩科。
奥涅恩科曾设计陷害维克多,因此,维克多不得不选择杀死他。
马列科夫应该不知道这件事,维克多从来没有跟他提起过奥涅恩科。
年轻时的维克多沉默寡言、态度冷淡,马列科夫总是主动上前搭话。他比维克多年长五岁,性格开朗。
即便如此,维克多仍然很少开口。并非讨厌马列科夫,说实话,他很开心有人跟自己说话,只是不能坦诚地表现自己的感情。
在KGB时代,马列科夫像兄长般对待维克多。在东南亚击退海盗的战斗中,两人同生共死,一起乘坐直升机经历了枪林弹雨。
为了躲避枪弹,直升机震动得比过山车更厉害。维克多至今仍然觉得,自己能活着回来真是个奇迹。
不久,苏联解体了,KGB也随之解散。KGB的很多人才都转移到俄罗斯FSB继续任职,不过像维克多和马列科夫这样地位低下的职员却被解雇。
维克多杀死奥涅恩科后,为了躲避风头出去旅游了一段时间。回到莫斯科后,有一天他和叶琳娜走在阿尔巴特大道上的时候,和马列科夫重逢了。叶琳娜今年二十二岁,跟维克多同居在一起。
阿尔巴特大道是情侣散步再适合不过的地方,方石砌就的道路两边散布着雅致的餐厅﹑咖啡店和各式小商店。
维克多听到有人在露天咖啡厅的遮阳伞下招呼自己。虽然已经十二年没见面,马列科夫还留起了胡子,不过维克多还是马上就认出了他。
简直就像和家人的重逢。时至今日,维克多还清晰地记得那个瞬间。正值七月,一个晴朗的傍晚,六点过后太阳还没有下山。那个季节,晚上十点莫斯科才会迎来黄昏。
杨絮的减少宣告着夏天的到来。六月的杨絮实在让人心烦,多的时候像漫天飞舞的雪花,聚集成堆;不仅如此,杨絮的着火点很低,堆积在一起后,一点儿火星就能引发小爆炸。
七月以后,随着杨絮的消失,真正的夏天到来了。人们陆续心情愉悦地走出家门。
马列科夫一个人在喝茶。
“维克多?塔克奥维奇。”
听到有人叫自己,维克多转头看见了翘着二郎腿的马列科夫。他的眼睛很有特色,蓝色的瞳孔饱含温情,眼角浮现出笑纹。
“马克西姆。”维克多向遮阳伞走过去,把叶琳娜一个人留在人行道上。
“看上去不错嘛。”马列科夫随意地坐着,微笑着说。
维克多和马列科夫握了握手。“我还活着。”
“带了个大美女啊。”马列科夫看了叶琳娜一眼。
“她只是寄宿在我家里。”
叶琳娜没有地方去,所以住在维克多家里。维克多认为两人的关系仅此而已。
“就是说你们在一起生活?”
“不是一般人想象的关系。”
“这样的美人可不多见。怎么认识的?”
“这个嘛,说来话长……”
正如马列科夫所说,叶琳娜美得无可挑剔,她和维克多一样,父亲是日本人,母亲是俄罗斯人。
不过和维克多不同的是,她更多地继承了母亲的基因。俄罗斯民族被称为世界上最美的人种,再加上她又继承了亚洲人的血统,因此二十二岁的叶琳娜看上去风情万种。世上有一种说法,俄罗斯女人到了一定的年纪后就会迅速肥胖起来。
“在做什么工作?”马列科夫问。
“叶琳娜在做餐厅服务员。”
“我问的不是她,是你。”
“什么也没做。”
“那,你是她养的小白脸?”
“有时候做排管工,或者在建筑工地打零工。”
“这不是你应该做的事。”
“工作就是工作。”
“我刚开了一家公司,要是你能来帮我就太好了。”
“什么工作?”
“喂,你打算就这样把她晾在那里?一起坐下来喝杯茶吧。”
维克多答应了。他把叶琳娜介绍给马列科夫,三人一起坐在遮阳伞下喝茶。椅子是露营时很常见的那种,铝管支架上铺着一层塑料板,不过在莫斯科,这里已经算得上时尚场所。在这个季节,坐在室外喝茶是最好的享受。
维克多点了一杯咖啡,叶琳娜点了红茶。
“我开的是一家警卫公司。”马列科夫说。
“再没有人比你更适合这份工作了。”
“但是光靠我一个人不够,我还要考虑如何经营公司,现阶段迫切需要优秀人才的加入。”
“我的条件不符合优秀员工的标准吧?”
“别在我面前谦虚了,我没见过比你更好的军人。”
“打仗和当保镖是两回事。”
“哎呀,”叶琳娜开口说,“你不是很好地保护了我吗?”
马列科夫挑起一边眉毛。“是吗?”
“他把我平安地从日本带回来了。”
马列科夫看着维克多,似乎在问他详细情况。
维克多说:“别问我发生了什么,我不能说。”
“没关系,谁都有秘密,特别是像我们这样的人……我不问你的过去。能在这里相遇是我们的缘分,重要的一点是我现在需要你。”
“我需要训练。”维克多说,“我不了解保镖的工作。”
“当然。我制订了一份培训课程表。你只要两个星期就能成为优秀的保镖。”
这是个难得的机会。维克多一方面想从事正当职业,另一方面,能和马列科夫一起工作这一点也很有吸引力。可以肯定的是,这份工作能够充分发挥维克多的能力。
“什么时候开始训练?”维克多问。
马列科夫咧嘴一笑。“明天就可以开始。训练期间我就开始付工资,不过只有正式工资的百分之六十。”
“足够了。”
马列科夫伸出手,两人再次握了握手。
“今天是个好日子。如果不妨碍你们的话,我想和你们一起吃饭……”
“欢迎!”叶琳娜说,“人多吃饭才有意思。”
那天,他们去了动物园旁边一家马列科夫常去的英国酒吧吃饭。马列科夫和维克多用啤酒杯喝伏特加,干了好几杯。
从此以后,维克多和马列科夫的友好关系就一直持续了下来。马列科夫满足于维克多的工作能力,维克多也满足于马列科夫支付的薪水。
叶琳娜也很喜欢马列科夫的为人,两人像父女一般关系融洽。
维克多从日本回来后的第二天,三个人又聚在一起吃饭。这次他们去莫斯科大学附近品尝了辛辣的格鲁吉亚菜。
吃完饭后,马列科夫一边喝咖啡一边说:“彼得斯基又指名要你给他当保镖,他对你相当满意。”
“他又要去旅游吗?”
“不,是在莫斯科市内保护他。”
“什么时候开始?”
“明天开始。早上九点你去彼得斯基家里接他。”
“车怎么办?”
“你用我的车。”
“那,今天晚上我开车送你回家吗?”
“对,就这么办。”
叶琳娜对维克多说:“要是买一辆车就好了。”
“没钱。”
马列科夫笑了。“照这个状态干下去,你很快就能买车了。”
马列科夫决不是在开玩笑。“武藏”的收入不错,用不了多久应该就能存够钱买一辆二手车。
从餐厅出发开到列宁大街上,维克多的车被交警拦住了,因为他显然是酒后驾车。然而莫斯科交警的目的不是为了取缔违规驾驶,而是想索取贿赂。
莫斯科的司机们对这一点心知肚明。维克多咂了一下嘴,正准备掏钱包时,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马列科夫开口说道:“不用。”
交警透过车窗威严地往里看。马列可夫掏出了钱包,不过他从钱包里拿出的不是钱,而是一张卡,好像是什么证明。
交警皱起眉接过卡,打开手电筒仔细观看了一番。他显然心神不安,却又为了掩饰自己的惊慌而更加强硬地问道:“这是什么?”
“在莫斯科警局及FSB中有很多熟人的证明。”
交警又看了一遍那张卡,还给了马列科夫。他不知所措地问道:“嗯,我应该怎么做?”
马列可夫耸了耸肩膀。“你自己看着办吧。”
交警沉思了片刻说:“你们走吧。”
维克多趁交警还没有改变主意赶紧发动了车。开过列宁大街后,维克多问马列科夫:“那是什么证明?”
“我在警局和FSB做过教官,是那个时候的证件。”
“还有效吗?”
“不知道。这种东西没什么期限的。”
“你是虚张声势?”
“对。想受贿的那些警察心里有鬼,所以这种东西有时候能起到作用。”
坐在后座上的叶琳娜说:“真有俄罗斯特色啊。”
“不错。”马列科夫说,“不管好坏都是俄罗斯特色。政府官员和警察一心想着勒索老百姓,所以我们也不得不想办法对付。”

第二天,维克多一大早起床,洗了个澡,全身上下整理得干干净净。
叶琳娜躺在床上睡眼蒙眬地说:“简直就像去约会。”
“这是我的工作需要。有钱人可不愿意带一个衣冠不整的保镖出去。”
叶琳娜裹着毯子翻了个身,似乎还不愿意起床。
叶琳娜睡在卧室的床上。因为房间很小,维克多只好睡在客厅里,幸亏沙发够大,可以当床睡。
虽然叶琳娜说可以一起睡在床上,不过维克多没这个打算。卧室的床太小了,躺不下两个人。
考虑到早上的交通拥堵状况,维克多提早出了门。莫斯科的主干道包括围绕克里姆林宫的几条环线和成辐射状向市郊延伸的道路。道路宽敞,通常是八车道,可是早晚高峰时段仍拥挤不堪。
彼得斯基住在莫斯科西南部的一栋高级公寓里,那里夹在环绕着莫斯科大学的大道和与之平行的一条大马路之间。
这一带是现在莫斯科最高级的住宅区,环境安全,条件舒适,教育设施齐全,是有钱人和知识分子的聚集地。新开的商店鳞次栉比,到处郁郁葱葱。
然而,再高级的地方也免不了堵车。尽管维克多提前了很长时间出门,抵达彼得斯基的公寓时还是差一点就迟到了。
公寓内墙涂的是暗绿色,天花板很高,显然是上层阶级居住的公寓。
彼得斯基一个人住在这里。他年近五十,维克多不知道他是否结过婚。
独自一人生活在莫斯科的中年男人并不罕见。俄罗斯的离婚率在世界上名列前茅,单身生活可以说是一种社会现象。
“去我的公司。”
维克多听从彼得斯基的吩咐,驾车沿着库托佐夫大道往市中心开去。高耸入云的斯大林式样的乌克兰饭店出现在眼前。
以前,奥涅恩科的家和办公室就设在这家饭店里。现在想来,维克多也没有任何感慨。
经过乌克兰饭店,开过横跨在莫斯科河上的诺瓦阿鲁巴斯基大桥,维克多从库托佐夫大道驶入了新阿尔巴特大道。
彼得斯基的公司就位于新阿尔巴特大道上的一栋高层公寓内。
新阿尔巴特大道是莫斯科成功人士的象征。摩天大楼鳞次栉比,道路两边排列着现代购物中心﹑高级服装店﹑咖啡店等。
彼得斯基的公司规模很小,只配有秘书﹑会计和几个助理,基本上都是他亲自操办各种业务。
彼得斯基走进社长室后,维克多就坐在办公室的空位上,在这里候命就是维克多的工作。
要在莫斯科赚钱,就要做好卷入各种是非的心理准备。总之,很多有能力的商人都是黑手党。如果打算做大生意,就避免不了和黑手党的接触。
车臣黑手党尤以工作勤奋而闻名。一般的俄罗斯男人都安于享乐不愿意工作,车臣男人却十分勤劳。
不过,叶利钦下台、普京当上总统后,情况发生了巨变。普京致力于把黑手党驱逐出经济界,对车臣也采取强硬的态度,实行战时体制。
有观点认为,健全的资本主义制度在俄罗斯生根发芽的时间因此被推迟了几十年。很多人认为不管是黑手党还是别的什么,首先都应该积累雄厚的资本。
先培育市场规模,再等待市场发育成熟。维克多不了解这些经济观点,不过,他感觉普京的做法会让俄罗斯倒退到苏联时代。
普京是KGB出身。西罗维基总是试图靠权力管理民众。石油产业投资带动了俄罗斯的经济复苏,现在民众对普京的支持率有所上升。
然而经济泡沫破裂后,所有的伪装都会被撕开,普京的企图可能会刺激民众。
俄罗斯的政治经济一直危机重重。和很多俄罗斯人一样,维克多对此感同身受。

 
上篇:4 返回目录 下篇:6
点击人数(7013)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