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首页 长篇原创 短篇原创 图书馆 文集 书评 日记 游戏 教育培训 心理 论坛 资讯
 
 
热门搜索: 80后 | 小小说 | 错嫁良缘之洗冤录 | 试着多跑10米 | 飞鸟集 | 四夕若若 | 蝴蝶蛊 | 心里测试 | 百年孤独
 
 
现在位置:首页 > 图书馆> 社会科学 > 第一部分02
     
 
第一部分02 文 / 萨冈
热门作品推荐:《不灭天妖》 《无良医生》 《超级异世霸主》 《终极植物操控者》 《僵尸修仙传》 《乡长升职记》
 
     第二章
    
    安娜大概一个星期之内不会来。我抓紧最后几天真正的假日玩耍。我们租住别
    墅两个月。
    可是我知道,一旦安娜来到,就不可能有完全轻松的日子了。任何事物,安娜
    都要给它一种形状,任何词语,她都要赋予它一种意义,而我父亲和我却常常有意
    放过。她给高雅情趣和高尚定了标准。在她突然的退避、受伤害的沉默和面部的表
    情里,人们无法不让自己觉察到这些标准。这既使人兴奋,又叫人厌倦,归根结底
    使人觉得耻辱,因为我感到她有理。
    她到达的那天,我父亲和艾尔莎决定去弗雷儒斯车站迎接她。我则坚决拒绝加
    入远征的行列。我父亲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把花园里所有的葛兰都采集起来,准备
    等她一下火车就献给她。我仅仅劝他不要让艾尔莎拿着花束。他们出发后,3点钟
    的时候,我下到沙滩。天气酷热。我躺在沙子上,迷迷糊糊地正要睡着,西利尔的
    声音把我唤醒了。我睁开双眼,只见天空一片空白,因炎热而浑浊。我没有回答西
    利尔。我不想与他说话。也不想与任何人说话。
    我被这个夏天的全部力量钉在沙子上,两臂沉沉的,嘴巴发干。
    “您死了吗?”他说,“从远处看,您就像一个流浪儿,没人照管的…。”
    我微微一笑。他在我身边坐下,我的心开始急剧地、声音低沉地跳了起来。因
    为他坐下的时候,手触碰了我的肩头。上个星期,我出色的航海训练有10次把我们
    抛入水底。我与他互相搂抱着,却没感到半点不安。不过今日,这种炎热,这种半
    睡半醒的状态,这种笨拙的动作,却足以使我心里的某种东西慢慢绽开。我扭头望
    着他。他也注视我。我开始了解他了:他比通常他这种年龄的人都要沉着、正直。
    因此,我们的处境——这个奇怪的三人家庭——让他反感。他太善良,或者太腼腆,
    木能向我说出来,不过我从他瞟向我父亲的憎恨的目光里感觉到了。也许他希望我
    为此烦恼。可我并未如此。此时唯一让我难受的事情,就是他的目光和我剧烈的心
    跳。他朝我俯下身体。我想起这个星期最后几天和他在一起的安宁,想起我对他的
    信任,于是我为这张长长的、稍有点笨拙的嘴凑过来而遗憾。
    “西利尔,”我说,“我们原来是那样快乐!”
    他轻轻地拥吻我。我望着天。然后,我就只看见我闭合的眼皮下现出的红光。
    炎热、飘然欲醉的感觉,头几个吻的滋味,以及叹息声持续了好长一阵。一声汽车
    喇叭声把我们吓得像贼一样地分开了。我一声不响地离开西利尔,朝别墅走去。迅
    速归来之际,我吃了一惊:
    安娜坐的火车应该还未到,然而我看见她已经站在平台上。她刚下了自己的汽
    车。
    “这是林中睡美人的房子!”她说,“赛茜尔,您晒得多黑!看到您我真高兴。”
    “我也一样。”我说,“您是从巴黎来的吗?”
    “我宁愿坐汽车来。我真累坏了。”
    我把她领到她的房间。我推开窗户,希望看到西利尔的船。可他不见了。安娜
    坐在床上。
    我注意到她眼边有一小圈黑眶。
    “这所别墅真漂亮。”她叹道,“主人在哪儿?”
    “他和艾尔莎上车站接您去了。”
    我把她的箱子放在一张椅子上,然后朝她转过身来,不禁大吃一惊。只见她的
    脸突然变了样,嘴巴在颤抖。
    “艾尔莎·玛冈布尔?他把艾尔莎·玛冈布尔带到这里来了?”
    我无言可答,只是愣愣地望着她。我过去一直看见那张脸那么沉着,那么有自
    制力,现在却变得叫我十分吃惊……她盯着我,眼前却浮现着我的话提供的种种图
    像。最后,她看清了我,便扭过头去。
    “我本该通知你们的。”她说,“但我动身时那样匆忙,又那样疲倦……”
    “可现在……”我不由自主地接下去说。
    
    
    “现在什么?”她问。
    她的目光带着讯问和蔑视的意味。什么东西都没被它放过。
    “现在,您已经到了。”我搓着手,愚蠢地说,“您知道,您在这儿,我真高
    兴。我在下面等您。您如果想喝点什么,这里的酒吧间倒很不错。”
    我一边结结巴巴地说话,一边走出来,下了楼梯,头脑里思绪纷乱。为什么她
    的脸色变成这样?为什么她的声音这样不安?为什么她变得这么萎靡?我在一张长
    椅上坐下,闭上双眼。我努力回忆安娜所有冷漠的使人放心的面容:嘲弄人的神色,
    自在的神色,威严的神色。
    这次发现这个经不起打击的脸色既让我激动,又让我恼怒。她难道爱我父亲?
    她难道有可能爱他?他身上的一切都不合她的趣味。他意志薄弱、轻浮、有时甚至
    懦弱。不过这或许仅仅是旅途的劳顿,精神上的不快?我用了一个钟头来作各种假
    设。
    5点钟,父亲与艾尔莎回来了。我看着他走下汽车。我极力想知道安娜是否可
    能爱他。
    他快步朝我走过来,头稍向后仰。他微笑着。我想很可能安娜爱他,因为不论
    是谁都爱他。
    “安娜没到那儿。”他大声对我说,“我希望她没有从车门口掉下去。”
    “她在她房间里。”我说,“她开汽车来的。”
    “是吗?这太好了!你只需把花献给她就行了。”
    “您为我买了花少安娜问,“太客气了。”
    她迎着他奔下楼梯,表情轻松,满面笑容,身上罩了一件看不出旅途风尘的连
    衣裙。我闷闷不乐地想,她仅是听到了汽车声才下楼;而她本应该早点下楼,与我
    谈谈话,哪怕是谈我的考试也行!不过,话说回来,那场考试我没参加。这个想法
    又安慰了我。
    父亲大步迎上去,吻她的手。
    “我抱着这束花,傻乎乎地微笑着,在月台上等了一刻钟。谢天谢地,您到了
    这儿。您认识艾尔莎·玛冈布尔吗?”
    我掉开目光。
    “我们大概碰见过吧。”安娜亲切地说,“……我住的房间很漂亮。雷蒙,您
    邀请我来,真是盛情啊。我累坏了。”
    父亲抖着身子。在他看来,一切顺利。他一边说着话,一边开启酒瓶。而我眼
    前则依次浮现出西利尔多情的面孔和安娜的面孔。这两张面孔都显露出强烈的感情。
    我自忖假期是否真如我父亲所表示的那么简单。
    这头一餐晚饭非常快乐。父亲和安娜谈起他们共同的熟人。他们为数虽然不多,
    却极有特点。我十分开心,直到安娜说父亲的合伙人是个小脑袋为止。那是个酒鬼,
    不过人很温和,我们,我父亲与我和他一起吃过饭,那是一些令人难忘的宴席。
    我表示异议:
    “隆巴尔可有意思了,安娜。我见过他,挺好玩的。”
    “不过您得承认他有缺陷。而且,甚至他的幽默…·”“也许他没有那种通常
    的聪明样子,不过…”
    她以宽容的神气打断我的话:
    “您称为聪明样子的东西其实只是年龄。”
    她说话的简洁明了让我听了高兴。对我来说,有些话造成了理智而美妙的气氛,
    吸引着我,即使我完全不了解它们的含义。她那句话使我产生了拥有一个小笔记本,
    一支铅笔的想法。我把这想法告诉了安娜。父亲听了哈哈大笑:
    “至少,你不记恨。”
    我不能够记恨,因为安娜并无坏心。我只觉得她非常冷漠。她的评论没有那种
    简洁,那种恶意的尖刻的简洁,然而却因此更叫人难受。
    这头一天晚上,艾尔莎径直进入父亲卧室,有意无意显出心不在焉的样子,安
    娜似乎没有注意。她给我带来一件她的成套时装商品中的粗羊毛衫,却不让我谢她
    一声。她厌恶别人的感谢,而我的感谢也从不能表达我的高兴之情,因此我也就免
    了。
    “我觉得这个艾尔莎很可爱。”她在我走出去之前说。
    她盯着我的眼睛,不露一丝笑容。她在我心里寻找一种她必须消除的想法。我
    应该忘掉她刚才的反应。
    “是的,是的,这是个可爱的女人。嗯,年轻的女人…就是讨人喜欢。”
    我说得结结巴巴。她噗妹一声笑了起来。我很恼火,便去上床睡觉。我想着西
    利尔进入了梦乡。他也许正在县纳与一些姑娘跳舞。
    我意识到我忘了,迫不得已忘了主要的东西:海的存在,它永无止息的运动和
    太阳。我也记不起外省一间寄宿学校院里的四株极树及其芳香。我忘了3年前我从
    寄宿学校出来,父亲在站台上接我时的微笑。那是一种尴尬的笑容,因为我扎了发
    辫,穿着近乎黑色的难看的连衣裙。到了汽车里,他又突然变得兴高采烈,喜气洋
    洋,因为我的眼睛和嘴巴像他,我将成为他最珍贵、最出色的玩物。我什么都不熟
    悉。他将向我展示巴黎、奢华的享受和安逸的生活。我认为我那时的大部分快乐都
    归功于金钱,坐车快速兜风的快乐,有件新连衣裙的快乐,买唱片、书籍、鲜花的
    快乐。我现在仍不为这些轻易获得的快乐而羞耻。再说我称它们为轻易获得的快乐,
    仅仅是因为听到别人这么说。也许我更容易悔恨,否认我的忧愁和内心的恐慌。不
    过爱好快乐与幸福代表了我性格中唯一协调的方面。也许是我读的书不够多?在寄
    宿学校,除了有教益的作品,别的书学生们都不读。在巴黎,我没有时间读书:一
    下课,朋友们就把我拖进电影院。我不熟悉演员的姓名,这使他们大觉惊讶。或者,
    他们把我带到露天咖啡座。我领略着置身于人群里,饮酒喝咖啡,与某人在一起
    (他盯着你的眼睛,然后拉起你的手,领你远离这群人)的诸般乐趣。我们在街上
    走,一直走到家。在那里,他把我拉到一个门口,拥吻我。我第一次尝到了亲吻的
    快乐滋味。我也不往这些回忆里加进一些人名,如让、乌培尔、雅克……这些姓名
    是所有的少女都熟悉的。到了晚上,我就变老了。我们与父亲一道出去参加一些晚
    会。在那些晚会上,我无事可干。那是些人员相当混杂的晚会,我自寻开心,也以
    自己的年纪引人快乐。我们回到家后,父亲便把我扔下,常常又去陪送一个女友。
    我没听到他回来的声音。
    我不愿让人们认为他对自己的风流事儿作了什么炫耀。他仅仅不对我隐瞒这些
    事而已。
    更确切地说,是限于不对我说些体面话或假话,来解释他的某位女友经常在我
    们家用早餐或完全住在我们家的原因……一时瞒住我可以!但不管怎样,时间一长,
    我不可能不知道他和他的“女客”是什么性质的关系。因此,他大概一心想保持我
    对他的信任,而他想避免那些费心劳神的想象,便更要如此。这真是绝妙的算盘。
    它唯一的不足,便是有一阵曾使我对爱情的事儿抱着一种看穿了的厚颜无耻的态度。
    以我的年纪与经历,爱情本应显得给人以娱乐甚于给人以感受。我愿意复述一些简
    洁的格言。例如奥斯卡·王尔德的“罪率是现代社会剩下的唯一的鲜明色调”。我
    以坚信不移的态度,把它变成了自己的格言。我想,我就是把它付诸实践,也远没
    有这样肯定。我认为我的生活可以仿效这句话,借鉴这句话,可以像艾匹纳尔印制
    的一张罪恶图像一样从中显现出来:我忘记了过去的时间、事物的突变和平常的善
    良感情。作为理想,我打算过一种下流的、丑恶的生活。
 
上一章:第一部分01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一部分03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