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首页 长篇原创 短篇原创 图书馆 文集 书评 日记 游戏 教育培训 心理 论坛 资讯
 
 
热门搜索: 80后 | 小小说 | 错嫁良缘之洗冤录 | 试着多跑10米 | 飞鸟集 | 四夕若若 | 蝴蝶蛊 | 心里测试 | 百年孤独
 
 
现在位置:首页 > 图书馆> 春秋战国 > 中阿含大品加楼乌陀夷经第一
     
 
中阿含大品加楼乌陀夷经第一 文 / 不祥
热门作品推荐:《不灭天妖》 《无良医生》 《超级异世霸主》 《终极植物操控者》 《僵尸修仙传》 《乡长升职记》
 
      一时。佛游鸯伽国中。与大比丘众俱。往至阿和那住揵若精舍。
  尔时。世尊过夜平旦。著衣持钵。入阿和那而行乞食。食讫中后。收举衣钵。澡洗手足。以尼师檀著于肩上。往至一林。欲昼经行。尊者乌陀夷亦过夜平旦。著衣持钵。入阿和那而行乞食。食讫中后。收举衣钵。澡洗手足。以尼师檀著于肩上。随侍佛后。而作是念。若世尊今昼行者。我亦至彼昼行。
  于是。世尊入于林中。至一树下。敷尼师檀。结跏趺坐。尊者乌陀夷亦入彼林。去佛不远。至一树下。敷尼师檀。结跏趺坐。尔时。尊者乌陀夷独在靖处燕坐思惟。心作是念。世尊为我等多所饶益。善逝为我等多所安隐。世尊于我除众苦法。增益乐法。世尊于我除无量恶不善之法。增益无量诸善妙法。
  尊者乌陀夷则于晡时从燕坐起。往诣佛所。稽首佛足。却坐一面。世尊告曰。乌陀夷。无有所乏。安隐快乐。气力如常耶。
  尊者乌陀夷白曰。唯然。世尊。我无所乏。安隐快乐。气力如常。
  世尊复问曰。乌陀夷。云何汝无所乏。安隐快乐。气力如常耶。
  尊者乌陀夷答曰。世尊。我独在靖处燕坐思惟。心作是念。世尊为我等多所饶益。善逝为我等多所安隐。世尊于我除众苦法。增益乐法。世尊于我除无量恶不善之法。增益无量诸善妙法。世尊昔时告诸比丘。汝等断过中食。世尊。我等闻已。不堪不忍。不欲不乐。若有信梵志.居士往至众园。广施作福。我等自手受食。而世尊今教我断是。善逝教我绝是。复作是说。此大沙门不能消食。然我等于世尊威神妙德敬重不堪。是故我等断中后食。
  复次。昔时世尊告诸比丘。汝等断夜食。世尊。我等闻已。不堪不忍。不欲不乐。于二食中最上.最妙.最胜.最美者。而世尊今教我断是。善逝教我绝是。复作是说。此大沙门不能消食。世尊。昔时有一居士。多持种种净妙食饮。还归其家。敕内人曰。汝等受此举著一处。我当尽共集会夜食。不为朝中。世尊。若于诸家施设极妙最上食者。唯有夜食。我为朝中。而世尊今教我断是。善逝教我绝是。复作是说。此大沙门不能消食。然我等于世尊威神妙德敬重不堪。是故我等断于夜食。
  世尊。我复作是念。若有比丘非时入村而行乞食。或能逢贼。作业不作业。或逢虎逢鹿。或逢虎鹿。或逢豹逢罴。或逢豹罴。或往如是处。或逢恶象.恶马.恶牛.恶狗。或值蛇聚。或得块掷。或得杖打。或堕沟渎。或堕厕中。或乘卧牛。或堕深坑。或入刺中。观见空家。入如是家。若彼入已。女人见之。或呼共行恶不净行。
  世尊。昔一比丘夜闇微雨。睒睒掣电。而非时行入他家乞食。彼家妇人尔时出外洗荡食器。彼时妇人于电光中遥见比丘。谓为是鬼。见已惊怖。身毛皆竖。失声大呼。即便堕娠。而作是语。尊是鬼。尊是鬼。时。彼比丘语妇人曰。妹。我非鬼。我是沙门。今来乞食。尔时。妇人恚骂比丘至苦至恶。而作是语。令此沙门命根早断。令此沙门父母早死。令此沙门种族绝灭。令此沙门腹裂破坏。秃头沙门以黑自缠。无子断种。汝宁可持利刀自破其腹。不应非时夜行乞食。坐此沙门而堕我娠。世尊。我忆彼已。便生欢悦。世尊。我因此欢悦遍充满体。正念正智。生喜.止.乐.定。世尊。我因此定遍充满体。正念正智。如是。世尊。我无所乏。安隐快乐。气力如常。
  世尊叹曰。善哉。善哉。乌陀夷。汝今不尔如彼痴人。彼愚痴人。我为其说。汝等断此。彼作是说。此是小事。何足断之。而世尊今教我断此。善逝令我绝此。亦如是说。此大沙门不能消食。彼不断此。彼但于我生不可.不忍。及余比丘善护持戒者。亦复为彼生不可.不忍。乌陀夷。彼痴人所缚极坚极牢。转增转急。不可断绝。不得解脱。乌陀夷。犹如有蝇。为涕唾所缚。彼在其中或苦或死。乌陀夷。若人作是说彼蝇所缚。不坚不牢。不转增急而可断绝。则得解脱。者。为正说耶。
  尊者乌陀夷白曰。不也。世尊。所以者何。蝇为涕唾所缚。彼于其中或苦或死。是故。世尊。彼蝇所缚。极坚极牢。转增转急。不可断绝。不得解脱。
  乌陀夷。彼愚痴人我为其说。汝等断此。彼作是说。此是小事。何足断之。而世尊今教我断此。善逝令我绝此。亦如是说。此大沙门不能消食。彼不断此。彼但于我生不可.不忍。及余比丘善护持戒者。亦复为彼生不可.不忍。乌陀夷。彼痴人所缚极坚极牢。转增转急。不可断绝。不得解脱。乌陀夷。若族姓子我为其说。汝等断此。彼不作是说。此是小事。何足断之。而世尊今教我断此。善逝令我绝此。亦不如是说。此大沙门不能消食。彼便断此。彼不于我生不可.不忍。及余比丘善护奉戒者。亦不为彼生不可.不忍。乌陀夷。彼族姓子所缚不坚不牢。不转增急。而可断绝。则得解脱。乌陀夷。犹如象王。年至六十。而以憍慠摩诃能伽。牙足体具。筋力炽盛。彼所坚缚。若怒力转身。彼坚缚者。则便断绝。还归本所。乌陀夷。若人作是说彼大象王年至六十。而以憍慠摩诃能伽。牙足体具。筋力炽盛。彼缚极坚极牢。转增转急。不可断绝。不得解脱。者。为正说耶。
  尊者乌陀夷白曰。不也。世尊。所以者何。彼大象王年至六十。而以憍慠摩诃能伽。牙足体具。筋力炽盛。彼所坚缚。若怒力转身。彼坚缚者。则便断绝。还归本所。世尊。是故彼大象王年至六十。而以憍慠摩诃能伽。牙足体具。筋力炽盛。彼缚不坚不牢。不转增急。而可断绝。则得解脱。
  如是。乌陀夷。彼族姓子我为其说。汝等断此。彼不作是说。此是小事。何足断之。而世尊今教我断此。善逝令我绝此。亦不如是说。此大沙门不能消食。彼便断此。彼不于我生不可.不忍。及余比丘善护持戒者。亦不为彼生不可.不忍。乌陀夷。彼族姓子所缚不坚不牢。不转增急。而可断绝。则得解脱。乌陀夷。若有痴人我为其说。汝等断此。彼作是说。此是小事。何足断之。而世尊今教我断此。善逝令我绝此。亦如是说。此大沙门不能消食。彼不断此。彼但于我生不可.不忍。及余比丘善护持戒者。亦复为彼生不可.忍。乌陀夷。彼痴人所缚极坚极牢。转增转急。不可断绝。不得解脱。
  乌陀夷。犹贫穷人无有钱财。亦无势力。彼有一妇。其眼复瞎。丑不可爱。唯有一屋。崩坏穿漏。乌鸟所栖。弊不可居。而有一床。复破折坏。弊不可卧。正有一瓶。缺不可用。彼见比丘食讫中后。净洗手足。敷尼师檀。坐一树下。清凉和调。修增上心。彼见已。而作是念。沙门为快乐。沙门如涅槃。我恶无德。所以者何。我有一妇。其眼复瞎。丑不可爱。不能舍离。唯有一屋。崩坏穿漏。乌鸟所栖。弊不可居。不能舍离。而有一床。复破折坏。弊不可卧。不能舍离。正有一瓶。缺不可用。不能舍离。爱乐比丘剃除须发。著袈裟衣。至信.舍家.无家.学道。乌陀夷。若人作是说。彼贫穷人无有钱财。亦无势力。所缚不坚不牢。不转增急。而可断绝。则得解脱。者。为正说耶。
  尊者乌陀夷白曰。不也。世尊。所以者何。彼贫穷人无有钱财。亦无势力。有一瞎妇。丑不可爱。不能舍离。唯有一屋。崩坏穿漏。乌鸟所栖。弊不可居。不能舍离。而有一床。复破折坏。弊不可卧。不能舍离。正有一瓶。缺不可用。不能舍离。爱乐比丘剃除须发。著袈裟衣。至信.舍家.无家.学道。世尊。是故彼贫穷人无有钱财。亦无势力。所缚极坚极牢。转增转急。不可断绝。不得解脱。
  如是。乌陀夷。若有痴人我为其说。汝等断此。彼作是说。此是小事。何足断之。而世尊今教我断此。善逝令我绝此。亦如是说。此大沙门不能消食。彼不断此。彼但于我生不可.不忍。及余比丘善护持戒者。亦复为彼生不可.不忍。乌陀夷。是故彼痴人所缚极坚极牢。转增转急。不可断绝。不得解脱。乌陀夷。若族姓子我为其说。汝等断此。彼不作是说。此是小事。何足断之。而世尊今教我断此。善逝令我绝此。亦不如是说。此大沙门不能消食。彼便断此。彼不于我生不可.不忍。及余比丘善护持戒者。亦不为彼生不可.不忍。乌陀夷。是故彼族姓子所缚不坚不牢。不转增急。而可断绝。则得解脱。
  乌陀夷。犹如居士.居士子。极大富乐。多有钱财。畜牧产业不可称计。封户.食邑.米谷丰饶。及若干种诸生活具.奴婢.象马。其数无量。彼见比丘食讫中后。净洗手足。敷尼师檀。坐一树下。清凉和调。修增上心。彼见已。而作是念。沙门为快乐。沙门如涅槃。我宁可舍极大富乐金宝.财谷.象马。奴婢。爱乐比丘剃除须发。著袈裟衣。至信.舍家.无家.学道。乌陀夷。若人作是说。彼居士.居士子所缚极坚极牢。转增转急。不可断绝。不得解脱。者。为正说耶。
  尊者乌陀夷白曰。不也。世尊。所以者何。彼居士.居士子。彼能舍离极大富乐金宝.财谷.象马。奴婢。爱乐比丘剃除须发。著袈裟衣。至信.舍家.无家.学道。世尊。是故彼居士.居士子所缚不坚不牢。不转增急。而可断绝。则得解脱。
  如是。乌陀夷。若族姓子我为其说。汝等断此。彼不作是说。此是小事。何足断之。而世尊今教我断此。善逝令我绝此。亦不如是说。此大沙门不能消食。彼便断此。彼不于我生不可.不忍。及余比丘善护持戒者。亦不为彼生不可.不忍。乌陀夷。是故彼族姓子所缚不坚不牢。不转增急。而可断绝。则得解脱。乌陀夷。比丘行舍。彼行舍已。生欲相应念。爱乐结缚。彼乐是。不断.不住.不吐。乌陀夷。我说是缚。不说解脱。所以者何。诸结不善。乌陀夷。结不善故。我说是缚。不说解脱。乌陀夷。比丘行舍。彼行舍已。生欲相应念。爱乐结缚。彼不乐是。断.住.吐。乌陀夷。我说亦是缚。不说解脱。所以者何。诸结不善。乌陀夷。结不善故。我说是缚。不说解脱。乌陀夷。比丘行舍。彼行舍已。或时意忘俱有欲相应念。爱乐结缚。迟观速灭。乌陀夷。犹如铁丸.铁犁。竟日火烧。或有人著二三渧水。渧迟不续。水便速尽。乌陀夷。如是比丘行舍。彼行舍已。或时意忘。俱有欲相应念。爱乐结缚。迟观速灭。乌陀夷。我说亦是缚。不说解脱。所以者何。诸结不善。乌陀夷。结不善故。我说是缚。不说解脱。
  乌陀夷。俱在苦根。游行无生死。于无上爱尽。善心解脱。乌陀夷。我说解脱。不说是缚。所以者何。诸结已尽。乌陀夷。诸结尽故。我说解脱。不说是缚。乌陀夷。有乐。非圣乐。是凡夫乐。病本.痈本.箭刺之本。有食.有生死。不可修.不可习.不可广布。我说于彼则不可修。乌陀夷。有乐。是圣乐.无欲乐.离乐.息乐.正觉之乐。无食.无生死。可修.可习.可广布。我说于彼则可修也。乌陀夷。云何有乐。非圣乐。是凡夫乐。病本.痈本.箭刺之本。有食.有生死。不可修.不可习.不可广布。我说于彼不可修耶。若因五欲生乐生善者。是乐非圣乐。是凡夫乐。病本.痈本.箭刺之本。有食.有生死。不可修.不可习.不可广布。我说于彼则不可修。
  乌陀夷。云何有乐。是圣乐.无欲乐.离乐.息乐.正觉之乐。无食.无生死。可修.可习.可广布。我说于彼则可修耶。乌陀夷。若比丘离欲.离恶不善之法。至得第四禅成就游者。是乐是圣乐.无欲乐.离乐.息乐.正觉之乐。无食.无生死。可修.可习.可广布。我说于彼则可修也。乌陀夷。比丘离欲.离恶不善之法。有觉.有观。离生喜.乐。得初禅成就游。圣说是移动。此中何等圣说移动。此中有觉.有观。是圣说移动。此中何等圣说移动。乌陀夷。比丘觉.观已息。内靖.一心。无觉.无观。定生喜.乐。得第二禅成就游。是圣说移动。此中何等圣说移动。若此得喜。是圣说移动。此中何等圣说移动。乌陀夷。比丘离于喜欲。舍无求游。正念正智而身觉乐。谓圣所说.圣所舍.念.乐住.空。得第三禅成就游。是圣说移动。此中何等圣说移动。若此说移动心乐。是圣说移动。此中何等圣说不移动。乌陀夷。比丘乐灭.苦灭。喜.忧本已灭。不苦不乐.舍念.清净。得第四禅成就游。是圣说不移动。
  乌陀夷。比丘离欲.离恶不善之法。有觉.有观。离生喜.乐。得初禅成就游。乌陀夷。我说此不得无.不得断.不得过度。此中何等过度。乌陀夷。比丘觉.观已息。内靖.一心。无觉.无观。定生喜.乐。得第二禅成就游。是谓此中过度。乌陀夷。我说此亦不得无.不得断.不得过度。此中何等过度。乌陀夷。比丘离于喜欲。舍无求游。正念正智而身觉乐。谓圣所说.圣所舍.念.乐住.空。得第三禅成就游。是谓此中过度。乌陀夷。我说此亦不得无.不得断.不得过度。此中何等过度。乌陀夷。比丘乐灭.苦灭。喜.忧本已灭。不苦不乐.舍.念.清净。得第四禅成就游。是谓此中过度。乌陀夷。我说此亦不得无.不得断.不得过度。
  此中何等过度。乌陀夷。比丘度一切色想。灭有对想。不念若干想。无量空。是无量空处成就游。是谓此中过度。乌陀夷。我说此亦不得无.不得断.不得过度。此中何等过度。乌陀夷。比丘度一切无量空处。无量识。是无量识处成就游。是谓此中过度。乌陀夷。我说此亦不得无。不得断。不得过度。此中何等过度。乌陀夷。比丘度一切无量识处。无所有。是无所有处成就游。是谓此中过度。乌陀夷。我说此亦不得无。不得断。不得过度。此中何等过度。乌陀夷。比丘度一切无所有处。非有想非无想。是非有想非无想处成就游。是谓此中过度。乌陀夷。我说至非有想非无想处亦不得无。不得断。不得过度。乌陀夷。颇有一结。或多或少久住者。我说不得无。不得断。不得过度。谓我说不断耶。
  尊者乌陀夷白曰。不也。世尊。
  世尊叹曰。善哉。善哉。乌陀夷。汝不尔如彼痴人。彼愚痴人我为其说。汝等断此。彼作是说。此是小事。何足断之。而世尊今教我断此。善逝令我绝此。亦如是说。此大沙门不能消食。彼不断此。彼但于我生不可.不忍。及余比丘善护持戒者。亦复为彼生不可.不忍。乌陀夷。是故彼痴人所缚极坚极牢。转增转急。不可断绝。不得解脱。乌陀夷。若有族姓子我为其说。汝等断此。彼不作是说。此是小事。何足断之。而今世尊教我断此。善逝令我绝此。亦不如是说。此大沙门不能消食。彼便断此。彼不于我生不可.不忍。及余比丘善护持戒者。亦不为彼生不可.不忍。乌陀夷。是故彼族姓子所缚不坚不牢。不转增急。而可断绝。则得解脱。
  佛说如是。尊者乌陀夷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加楼乌陀夷经第一竟(四千四百六十七字)。
 
上一章:中阿含双品大空经第五 返回目录 下一章:中阿含大品牟犁破群那经第二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