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小小说 > 倾城之恋 > 我不要
我不要 文 / 北京爱情  2012-4-21 21:35:19 
整个人呈一坨死肉状趴在桌子上,我眼神空洞神情涣散半死不活喃喃自语:
      “我的心肝宝贝小璐璐,你把哥哥拖这来干什么……你不知道哥哥向来最怕吵的吗……我的妈呀两百多号人两百多张嘴你还真想让我死不安生啊……我徐向南今儿能活着回去你就等着被分尸吧你……”
      问我何以身不由己的瘫在这仅能容纳一百五,却给硬塞进二百多人的小报告厅内任由众人魔音穿脑?简单!这是文法学院举办的校园歌手大赛的初赛现场,而丁璐——某个自诩为我红颜知己的脸皮超厚的女人——报名参赛了。其实这本来完全不干我屁事的,坏就坏在这个比赛的奖品太诱人了——冠军现金三百块呢!!可别笑,作为身家一清二白消费基本靠爹妈供给的大学生,别说三百,三十都是一顿好料!粉嫩粉嫩的票子充分激发了所有人的热情,于是,跟校团委主办的活动相比丝毫不起眼的一场小比赛空前盛大起来,初赛居然有将近一百三十人报名!本来悠哉悠哉等在报告厅的丁璐被渐渐拥进来的人群吓得失了阵杖,也顾不得什么面子不面子,屁滚尿流的打电话给我:
      “喂!向南,你快来报告厅!我出事了我!”
      “……”
      “哎呀你少废话!让你来你就来!来晚了小心我轮暴你!”
      “……”
      “你管我是男是女有没有工具长没长三头六臂七下体,总之十五分钟后你不出现在本姑娘面前后果自行想象!”
      嘟……嘟……嘟……
      我盯着已经发出盲音的手机发了五分钟的呆,接着用一分钟掏了掏几乎被震聋的耳朵,然后……用剩下的九分钟以媲美光的速度飙到了报告厅。没办法,一对上丁璐,我堂堂七尺男儿就萎缩成蚂蚁那丁点儿小了,谁让她……太吵太聒噪!
      结果刚推开报告厅的门就差点被鼎沸的人声直接轰回去,我僵在门口盯着门把半晌没挪窝,思想飞速运转,比较着被吵死和被丁璐……呃……轮暴,哪个下场会比较好一些。正考虑抽身而退的时候,眼尖的丁璐已经豪壮的挥舞起手臂用她那独特的大嗓门朝我吼过来:
      “向南,这呢这呢!赶紧滚过来!”末了还愉悦的拍拍她旁边的空位,那意思很明显了,位子都给你留好了,用不着你站着受罪。
      我当时很想吼回去“本大爷宁可站着死绝不坐着生我就算站外边走廊一晚上也绝不进去你死心吧”,可是在丁璐那极MAN的一吼之后所有人齐刷刷的看向无辜的我,后边因为没地儿坐只能站着的仁兄们表情更为哀怨,估计我要是不给面子西红柿大白菜都能往我头上招呼过来。于是我整了整表情,顶着一张足以羞死太阳的灿烂笑脸大步流星的走了进去。屁股刚挨上椅垫,众人似乎醒过神来似的轰一声又喧闹起来,维持不到一分钟的安静在分贝指数猛然飙高到一百后瞬间化为乌有。我呻吟一声捂住耳朵:
      “丁璐我跟你有杀父之仇夺夫之恨吗你要如此残忍的对我?操!文法的人给全校学生打激素了还是怎么着?一个小破比赛怎么来了这么多人?!吵死了!!!”
      丁璐极不屑的瞟了我一眼,流露出来的鄙夷数量之多程度之深让我想忽视都难:
      “这就是艺术的号召力!你一俗人怎么能体会我们文艺青年为音乐梦想而坚持而忍耐而奋斗的心情?!”
      这两句琼瑶味十足的慷慨激昂的话让我的胃一阵翻腾,忍了忍才没让自己吐出来。靠!装什么装?你敢说你不是冲着那三百块钱来的?!我借着周围的喧哗小声嘟囔着:
      “是是是,你为了你的音乐梦想而坚持而忍耐而奋斗,可怜渺小的我为了姑奶奶你而坚持而忍耐而奋斗……”妈的我这是犯的什么贱!
      正暗自在心里抽自己大嘴巴子,丁璐的脑袋贼溜溜的伸过来:
      “向南向南,咱前排坐着的那男生,抱着吉他调音的那个,看见没?长的挺清秀,我喜欢的型。你去帮我搭个讪!”
      闻言我差点没蹦起来:
      “丁璐你没问题吧?!你让我去帮你追男人?我还没卸任呢你就迫不及待要给我爬墙啦?这什么世道?!你好歹给我留点脸面啊你要知道身为男人……”
      “行了你少来!”我话还没说完就被那个火爆脾气给打断了:
      “你摸着自己良心问问你自己什么时候把我当女朋友看过!不过……”丁璐的脸色黯了一下:
      “也怪不得你,我们当初……呵呵,是草率了点儿。”才过一秒钟黯然的脸就瞬间鲜活起来,笑眯眯的人畜无害,变换速度之快跟川剧有得一拼:
      “说真的向南,你是不是从来没见过像我这么爽利的女孩子?我在你心里是不是也稍微有那么一点儿与众不同?要不然当初你也不会一口就答应跟我交往的,是不是?”
      嗯,这点我承认。撇撇嘴角,又想起来我跟丁璐那滑稽却又自然而然的开始。
      想当年刚上大学没多久,我们宿舍除了我以外那五个男生都选好了各自的目标,整晚整晚的对军训时偷偷打量过的女孩子们意淫不止,但却苦于无从下手而郁闷非常。中毒最深的老大魏建瑸终于想出了一个所谓的绝佳泡妞方案:邀请女孩子们去KTV!
      切!老土!
      这就是当时我对彼方案的第一反应。气的那老小子暴跳如雷:
      “徐向南,他妈的有种你别去!夜里哥儿几个谈论女孩子时就你一个人闷声不响盯着窗外猛劲儿瞧,那一脸淫荡相还不是在想女人?!我就不信,都当了三年和尚了就你憋得住!”
      我心里猛的一震,是啊,老子已经不是纯情的小高中生了,该放下的就要放下,该享受的时候就要享受!于是我极为壮烈的吼了一句:
      “谁说我不去了?!谁不去谁是孙子!”
      就见刚刚还火冒三丈的魏某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挂到我身上来,一只胳膊勾着我的脖子笑得贼兮兮:
      “对嘛小南,男儿本色干嘛要忍着呢?到时咱宿舍就把你推出去做男公关,强力宣传,就凭你小子这皮相,那女生还不一窝一窝的往这来呀?不过魏哥可先跟你说下,别的我不管,二班的董贤卿你可得给我留下!那小妞可是个极品,要相貌有相貌要身材有身材,再看人那名字起的,董贤加董卿,才貌双全!绝啊!哈哈……”末了还不忘拍拍我的肩膀以示鼓励。
      “啊对了二哥,我看上的是一班的曹瑞晓!手下留情哈!”这是我们宿舍老幺路乔的声音。
      接着,剩下的三个弟弟统统慌不迭的凑上来报上各自的梦中情人:
      “我的是……”
      “还有我的还有我的……”
      “别忘了我的……”
      “别吵!”我气势十足的喊了声,不耐的看看噤了声的五只兽:
      “我都不认识她们,这么多名字我也记不住,到时候你们表现得积极一点让我看出来就行了。”
      “OK!”这次倒是异口同声。
      没想到的是我们系别的宿舍知道了这个泡妞计划后也表现出了强烈的兴趣,纷纷要求加入。我们几个倒没什么意见,毕竟是男生平摊费用,人多了没什么不好。于是,那个周末我们一行三十多号人,大约二十个男生十几个女生,浩浩荡荡的朝KTV进发,集体约会演变成誓师大会,吓得老板以为我们是去踢场子的腿都抖了。被众人以长相斯文口才过人的烂理由推举为外交大使的我,用了足足五分钟才与老板进行了有效的沟通,一再保证我们纯粹是来消费的之后,老板才指示领路小弟引我们进了二楼的超级大包,并提供了酒水全部半价的优惠,这立即让某些个企图在美眉面前一展海量的男生心痒了起来。于是,包间的茶几上多了两桶大容量水果饮料,以及……一二三四……十打青啤!!
      当时我看都看得眼晕了,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后来我才想明白,心机深沉的男孩子们之所以要了这么多酒,并不是自己要喝,而是要灌醉感觉有威胁性的情敌,好为自己创造良机的。不幸的是,我,身高182体重70kg身材绝佳相貌英伟举止优雅气质高贵的徐向南,很自然的就成为众矢之的,一杯杯金黄色的液体被以种种匪夷所思的名目灌了下去。结果歌没捞着唱几首,舌头先不利索了,眼中的人影也开始晃荡起来。眼见我已基本阵亡战斗力还剩不到一成,前一秒钟还围在我身边大唱赞美歌的众男生顷刻间作鸟兽散,朝下一目标奋勇杀去。
      我松了口气,在包间昏暗暧mei的灯光中摸索到沙发,一屁股坐了下去。
      “喂!你踩着我的脚了。”一个清冷的声音不缓不慢的响起来。
      “哦哦,对……对不起”,我迅速挪开脚,“有没有……呃……踩……疼你?”
      我费力的抬起状似千斤的脑袋,视线转到右手边声音的来源,不经意的对上一双含着了然一切的笑意的眼睛。唔,很清爽的女孩子,难得在这种氛围下干净利落的气质还能不被掩盖住。我眯起眼睛细细打量起来,很酷的发型,极薄的两束长发发梢末端分别垂在胸前,虽然总长度很可观,但上半部分被削的很短,像刺猬似的根根树立,不大的小脸上精致的五官很是耐人寻味,跟一般女孩子细长的眉不太一样的稍显浓密的眉毛,小巧挺直的鼻,丰润的双唇,尤其是那两只并不很大的眼睛里流动着的耀眼的光彩,让算不上美女的她整个人都带上一股灵动的味道。
      “喂!”她朝我眨眨眼睛,“再看要收费了哦~”
      我抱歉地笑了笑,缓慢地收回眼光,刚闭上眼睛,戏谑味浓厚的声音就幽幽地飘过来:
      “行啦小子,不要装啦,你根本就没醉。”
      我笑着睁开眼睛,转过头去:
      “同学你真是好眼力,想必酒量不差吧!”
      那受了我一脚的女孩子笑盈盈的答道:
      “马马虎虎过得去而已。”
      语毕一只细长的手伸过来:
      “丁璐。”
      “呵呵……受宠若惊,徐向南。很高兴认识你。”
      两手交握。
      这就是我和丁璐的初识。显然我们是彼此在大学里认识的第一位异性朋友,留给对方的印象也都不错,于是把酒言欢,就真的多喝了点,从KTV出来时两个人的脚步都有点不稳。剩下的菜鸟那更不用说,喝厉害的居然胡言乱语起来,简直忘了此行的目的了,挺难看的。我和丁璐悄悄脱离大部队,绕到后面的过道,靠着墙壁醒酒,好半晌都没说话,直到脑袋渐渐不那么沉重。丁璐首先打破了沉默的气氛:
      “哼哼……就那些小毛头还想泡妞?那德行,拿出来都不怕恶心人,纯现眼!”
      我扯了扯嘴角:
      “这么说你丁大小姐没一个看得上眼的?”
      “哟!你也别这么说,我又不是那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我春心荡漾着呢!眼前不就有个超级大帅哥在巴巴地等着我的抚慰?不过说真的,向南你真是生了一副好皮囊,你没瞧见那些女生个个都娇羞万分的瞄你?虽然你这样的男人也只有我配接收了。”
      我彻底无语,脸皮厚的我见过,女孩子当然更见过,脸皮厚到这程度的女孩子还真是头回遭遇。长见识了。
      丁璐瞟了我一眼,又转回头去,盯着某个不知名的远方喃喃道:
      “向南,干脆咱俩凑一对得了,反正,我们都寂寞,一时也找不到对心思的人,看对方也不是不顺眼。看你对那些女生也不是很感兴趣的样子,我可以帮你挡掉她们……”
      声音虽然不大,可是字字都敲进我的耳朵里,我慢慢抬头,发现她的眼睛上不知何时蒙上一层薄薄的水雾,那种熟悉的脆弱……过去的记忆立马有奔流而出的冲动。我赶忙在陷入回忆之前急急的答道:
      “好啊!”
      脱口而出之后才觉得狼狈至极,想开口解释点什么却尴尬的一句话都吐不出来。
      丁璐倒没什么大的反应,只是放松地闭上了眼睛,嘴角轻扬,弯出一丝笑意:
      “向南,答应跟我交往的话,请在遇到真正喜欢的人之后第一个告诉我。可是如果一直没有……那我们俩,就这么一直作伴吧!”
      我稍稍犹豫了一会儿,扶起她的腰,在她耳边温柔的说了句:
      “好。我先送你回去休息。”
      “谢谢。”
      从此,我跟丁璐过上了幸福的大学生活。
      但是,相当对不起,那只是同志们美好的想象。事实上,我万分后悔当初答应丁璐那么荒唐的约定,因为日后我逐渐发现了丁璐的臭脾气大嗓门举止粗暴zhan有欲超强等一系列缺点,而这一系列缺点足够牢牢实实地掩盖住迄今为止我所发现的她的唯一的优点。跟我关系比较亲近的人都知道,我私底下是个相当内秀爱好安静和平异常怕吵的人,到了人多喧闹的场合更是容易头痛,而丁璐的聒噪显然成了我的罩门。刚开始那几天,听到丁璐的声音我都会反射性的捂耳朵,这个症状在两只手背上逐渐多出不计其数的青紫印记后,终于被纠正了过来。因为这个事,在某个时期内我几乎成了整个系的笑料,魏建瑸更是常常取笑我:
      “小南南,当初是谁假清高装的那么不情不愿的去联谊啊?又是谁在联谊之后以超音速把上妹了啊?”
      “恶……你少叫的那么恶心!把什么妹明明是妹把我好不好?”
      “啊?!”那双狼眼瞬间爆发出的邪恶绿光让我全身汗毛齐刷刷的立正敬礼,“妹把你哪了?”
      这个混蛋!
      “你这个人渣垃圾色情狂!你脑子里都装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哟!你一个大男人害的哪门子羞啊?不过真搞不懂你小子,明明只比我差一点点嘛怎么就看上丁璐那种男人婆?!你瞧我们系的女生偷看你时那眼神有多哀怨!赶紧甩了得了!哥哥我介绍更好更安静更温柔的给你,包君满意!”
      “哼!谢了!你还是加紧攻你的小卿卿吧!我还不想被丁璐活扒皮,也不想连累你被五马分尸。”
      “嘶!”魏某人倒吸了一口凉气,琢磨了一下我的话的可信度,很干脆的甩手走人了。
      啧!这就是兄弟。
      话说回来,我也不是完全因为丁璐的恶霸行径而不敢提分手,毕竟是她追的我(如果那也算追的话),毕竟我们的确还没伴儿,毕竟……我和她都有脆弱到需要一个贴心的人安慰的时候。丁璐含着泪的眼睛在脑海里一闪而逝,我笑笑,跟丁璐暧mei不明地继续下去。
      这种状况,于我于她,都没坏处。
      “喂喂喂,徐大少爷请回魂!”
      “知道啦!”我一把抓住眼前晃来晃去的手,“头都给你晃晕了。”
      “我去上厕所,你有带手纸吗?我的刚用完了。”
      “哇不是吧小姐,这短短四十多分钟,你都上了七八趟了你是肾虚吗?”
      “碰!”脑袋上挨了相当有力的一掌,“少废话!我紧张不行吗?不然你以为叫你来是干嘛的?!快点拿出来!咦咦不对啊!你刚才不是在走神吗?居然还能注意到我……不错啊!看来我丁璐在徐向南的心里越来越有分量了。嗯,好兆头!”
      说完一把夺过我抽出的手纸,风一般的旋出去了。
      呵呵,这个女人。明明紧张的手心一片冷汗还要跟我逞强。
      哑然失笑。
      视线不经意间落到前排的吉他上,眼睛忽然一痛,接着不动声色的转开了。这才发现,比赛原来早就开始了,台上的选手表情万分扭曲咿咿呀呀的哼唱着走了调的口水歌,怪不得我没注意到,就这水准,非得逼着我的耳朵眼睛自动闭合不可。不到一分钟丁璐又风一般的旋回来了:
      “向南,那吉他小帅哥上了没?”
      “小姐,你上厕所的速度绝对不容怀疑,我很负责的告诉你:没有。”
      丁璐明显松了一口气的表情让我极为不爽:
      “弹吉他了不起啊?搞不好吉他只是那小子的道具而已或是他根本弹的烂透了扛出来瞎显摆的!你看他身边连个陪赛的都没有,肯定是没人愿意跟着他出来丢人,你醒醒吧大花痴女!”
      我的态度显然惹毛了丁璐,她一把揪过我的耳朵在我耳边恶狠狠的低吼:
      “徐向南,自己不会就别嫉妒别人!还算是男人吗你?!”
      我抿着嘴笑了,抬手一根一根掰开丁璐的指头,整整衣领优雅的坐了回去。丁璐被我的态度搞得有点懵,不自觉就松了手,眼神怪异的看着我,仿佛在观察我有没有被鬼附身的迹象。在她看来,我会乖乖任她骂而老实不回嘴是极其反常的。我沉默不语,只是在心里偷偷说,丁璐,这回你可错了。
      “哇!向南你看吉他小帅哥上了!”天!我脆弱的右胳膊几乎快被这个疯狂的女人摇下来。
      无奈,抬头看向台上,那个身高顶多175的小男生已经抱着吉他摆好姿势了。走到立麦前,气氛已经开始沉静,低沉纯粹的嗓音通过麦克弥漫开来:
      “大家好,我是十九号梁翼瞳,我带来的是自己写的一首歌,秋叶,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音箱里传来简单的伴奏,想必也是他自己做的,和着台上嗡嗡的吉他音,悠扬的响了起来。声音不可避免地钻进耳朵,我的思绪也慢慢飘远……
      “哇哦简直太棒了向南!向南?向南你……你怎么了?!”
      台下如雷贯耳的掌声更加剧了我的头痛,脑袋里像有成千上万的蚂蚁在啮咬一样,我死死的捂住耳朵,头痛欲裂的感觉没有减退分毫,冷汗涔涔而下,衬衫已被打湿,紧紧地贴在背上。
      丁璐没有怔愣太久,放开我的肩膀,迅速低下头从她包包里翻出止疼药,拧开水壶盖子凑到我嘴边:
      “向南,张嘴,把药吃下去。”
      我依然保持那个姿势,顺从地吞下丁璐喂过来的药。感觉过了好久,头痛慢慢褪去,这才睁开眼睛,放开关节泛白的手,虚脱得倒在丁璐的怀里。丁璐松了一口气,随即又紧张兮兮地问道:
      “向南,你不是说你的神经性头痛已经好了吗?从大二起就没见你这病再发作过,今天怎么回事?”
      我费力的摇摇头:
      “我没事丁璐,老毛病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幸好直到现在你还替我随身带着药,要不然,今天我得挂在这。算起来你还救了为夫一命呢!”呵!重新活过来的感觉,真是无法言喻。
      看我能开玩笑了,她便清楚这要命的疼是真的过去了。翻出手纸来替我把额上的冷汗擦干净,低低的说:
      “差不多快轮到我了,我到后台准备去,你要是实在撑不住,就先去外面等我一会儿,唱完咱就走。”
      “呵呵,不用,真的没事了,我在这看着你唱。你不是习惯看着我比赛吗?失了精神支柱,万一你唱砸了又要算到我头上。”
      丁璐愀然变色:
      “臭小子!我是那么输不起的人吗?!等着瞧!”
      说完便要起身,我拉着她的手用力握了握:
      “小璐,别紧张,我在这呢!”
      就见那个脸皮厚度连我都望尘莫及的小丫头破天荒的红了俏脸,轻轻拂开我的手,“唔”了一声就急急忙忙走了。
      不是吧?!她那是……害羞?
      丁璐是三十号,没几分钟就出现在台上,她挑的依然是自己拿手的《杀破狼》。我在台下笑嘻嘻的望着她。别看丁璐平时说话嗓门不小活像河东狮吼,但唱起歌来还是挺有几把刷子的,尤其是她清亮又隐隐带点沙哑的嗓音,大气中透出点些许性感的诱惑,配这首歌刚刚好。不过,让我纳闷的是,以往比赛时她都要求我在台下给她眼神鼓励来着,今天不太一样,似乎想看又不敢看的样子。我瞅了瞅正前方依然抱着吉他,安静地看比赛的梁翼瞳,暗暗笑了一声,丫头,是春心萌动了吗?
      一曲终了,不出所料,反响很好的样子。回来后她整张脸容光焕发,我打趣她:
      “唉!爱情的力量就是伟大!有了心上人了,歌唱的完美,台风也相当不错,不像以前在舞台上只会俩手死命握着话筒充僵尸了。”
      丁璐只管喝水润喉,压根不理我,小小的耳垂却烧得一片红。我涎着脸凑过去:
      “小璐璐,要不要哥哥帮你一把?你是当真看上那姓梁的小子了?放心放心,哥哥我有成人之美,不会死霸着你的。”
      丁璐呛了一下,边咳嗽边神色怪异地说:
      “你是说……咳……梁翼瞳?咳咳……有毛病吧你!”
      “哟嗬!咱俩谁不知道谁呀~少跟我装!”
      说完我笑眯眯地伸出食指,当着她的面戳了下梁小子的脊梁骨,然后火速把脑袋掉转一边,装不认识她。
      猜都猜得出丁璐咬牙切齿恨不得生吃了我的狰狞表情,我暂且放下对未来的担忧,把两只耳朵竖的比兔子还长,捕捉着身后的一言一语。
      “呃……同学你是大几的?”这是丁璐。
      “哦,我是大一新生。”这当然就是梁翼瞳了。
      “啊我是大三的。你……你很……厉害哈!吉他弹得那么好还会自己写歌真是有才!”
      我哧哧笑,小璐璐呀口齿不利索了吧害羞了吧丢人了吧!
      “学姐您过奖了。”有点羞涩的语气。
      “………………”
      “………………”
      不是吧丁璐?开口说话呀!你的嘴上功夫跑哪去了?
      “啊梁学弟你看你的名字真有趣倒过来就是梁同意真是好记的很哪!你是哪个同哪个意该不会真的是同意的同同意的意吧?”
      我彻底晕倒!丁大小姐你到底在说什么呀?是在骂人家名字俗吗?!
      “不是不是!羽翼的翼瞳孔的瞳!”
      呵呵……估计小朋友也急了,语速稍稍快了点儿。
      “哦,我猜也不会是。你的名字很好听呀!哦对,学姐我是大三国贸系的,丁璐,王加路的的那个璐,至于这……”
      我暗呼不妙,刚想拔腿走人,肩膀在瞬间被强力扭转了90°,眼前一花,就对上一张干净清秀的脸,这才明白丁璐的型到底是什么型。我对梁翼瞳的第一印象是,发质真他妈的好啊!半长不短的刺儿头,刘海长长的从左额斜垂向右眼,又黑又亮的发丝在我眼前轻轻飘着,泛着柔和的光,空气中也弥漫着淡淡的柠檬香气。真是让人心痒难耐,恨不得搓上几把呀!嗯,脸盘很小,跟丁璐差不多大,但是皮肤可比丁璐好多了,虽然天气很热,但他白皙的脸蛋上既不见汗水也不见油光,更没有坑坑洼洼的痘痕。我大叹,丁璐啊一个男生的皮肤都能比你的好上几百倍,你真是够格去撞墙了!接着看接着看,唔,修长浓密的眉毛下是一双漂亮的丹凤眼,目光流转间居然带了些许不自觉的……媚意?呃,虽然用这两个字来形容一个男生不是很合适。鼻子小巧挺拔……像丁璐,嘴唇丰而不满……像丁璐,就连小小的耳朵……都有点像丁璐?!这是什么状况?我正奋力搜索脑海中有没有丁璐跟我说过她有个同胞弟弟的记忆时,丁璐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
      “至于这……只禽兽,是我同班同学兼……男朋友,徐向南。喂!徐向南!不要再盯着人家看啦!你这臭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梁翼瞳你别见怪,他这个人就是这样,看见陌生人总是习惯把人家盯到毛骨悚然为止……”
      耳朵传来一阵剧痛,我这才回过神来,尴尬的对他笑笑:
      “呵呵……对不起啊梁同学,我唐突了。我叫徐向南,跟她是同班同学,今年大三,国贸的……”
      “徐向南!你刚才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混蛋!!”某个女人已经频临崩溃的边缘。
      梁翼瞳忍俊不禁,眉眼弯弯着,整齐雪白的牙齿露了出来,右嘴边居然隐隐约约有个不大的酒窝。他轻笑了两声:
      “学长学姐,你们很幽默呢!不用见外,以后叫我小翼吧,我朋友都是这么叫我的。”
      那个疯女人立马活了过来:
      “好啊好啊小翼,那你以后就叫我小璐姐吧!他嘛……”不屑的眼神意料中的抛了过来,“叫向南哥好了!”
      “好。”
      “丁璐你有弟弟吗?”
      “没啊!我独生女,怎么了?”
      “哦~这样啊!我终于知道你喜欢哪类型的男生了!”
      “哦?说说看!”
      “你喜欢长得像你的,因为你超、级、自、恋!哈哈哈哈……啊嗷!好痛!放手放手放手啊~~”
      小翼就那么静静的看着我和丁璐上演剽悍女虐夫记,眼睛里亮闪闪的溢满笑意,嘴角愉悦的扬着,一个成语就那样毫无预警地突然窜进我的脑海:
      巧笑嫣然。
      丁璐和小翼毫无悬念地杀入了复赛,复赛将从三十位选手中挑出十位进入决赛。结果比赛那天刚好是我去医院复诊的日子,丁璐不好意思耽误我看病,就和小翼两个人约好一起去比赛,临走还不忘给我个熊抱:
      “向南,有小翼在,你不用担心我会怯场,倒是你,可一定要活着回来呀我不想这么年轻就守寡呀……”
      “去!”我一把推开她,“你别咒我就行了!”
      我转头对小翼微微一笑:
      “小翼,加油!”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感觉似乎有点紧张的他马上斗志昂扬了起来,扬起下巴冲我坚定地点下头:
      “向南哥,我一定会进决赛的!”
 
上篇:沙漏·回忆 下篇:放下那通电话 我哭了
点击人数(16956)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