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小小说 > 人生百味 > 草原上的白帐篷
草原上的白帐篷 文 / 北海公子  2011-9-19 12:07:01 
    那一定是十月里一个晴朗的星期天的下午,你和女友在外滩中山路漫步的归途。那天中午下了一场急雨,一阵哗哗的急雨过后天空突然就放晴了,雨后的阳光令人心旷神怡,清风爽爽地摇曳着道路两旁的青枝绿叶,发出一阵阵沙沙沙的声响。你和女友坐在黄浦江畔的石栏杆上仰望着东方明珠广播电视塔上的蓝天,身边不时有领孩子的女人领小狗的女人穿运动服的老头老太太骑自行车的人背着行囊的外国佬往来穿行。草坪上不知谁放置的一台收音机里随风播送滕格尔的天堂,苍凉的歌声就象一杯没有放糖的苦咖啡,你仰望着天空,天边飘来的一朵白云正静静地融入你的瞳孔中。
  蓝蓝的天空,静静的湖水,绿绿的草原,这是我的家。
  奔驰的骏马,洁白的羊群,还有你姑娘,这是我的家。
  我爱你,我的家。我的家,我的天堂。……
  “多玛!”你突然喊了一声。
  “多玛?”女友露出一脸的诧异,她将多玛这个词放在掌心里掂了掂,然后耸耸肩,仍是一幅困惑不解的表情。“谁是多玛?”
  是啊,谁是多玛?为什么在这样一个晴朗的令人心旷神怡的星期天的下午,她一下子就攫走了你的心。你不由地抬起头在人群中四处寻找,四下里那有什么多玛的影子,但你却感到她就象天空上那朵飘来的云一样,一下子就潜入了你的心,乍一接触时的那种冰凉的感觉,使你打了一个激灵。
  “呵,是天上的那朵云,你看它多象草原上的白帐篷。”
  “什么白帐篷?真是毫无来由”。
  你瞪着两眼,沉默好久,不知向她说什么好。滕格尔那苍凉的歌声震荡着你的耳膜。
  于是你闭目遐想开了,你看见自己背着行囊站在嵯岗火车站的站台上,你要游览呼伦湖,沿着湖泊转一个大圈。那时也是十月,天气已经转凉了。你走过一个叫吉布胡朗图的地方,在那里渡过乌尔逊河。又来到一个叫赛汉塔拉的地方,在那里渡过克鲁伦河。你沿着那河的左岸又来到一个叫额尔敦乌拉的地方,在那里你打摆子,发起了高烧,你看到你昏倒在草原上。你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座帐篷里,一个蒙古汉子瞪眼看着你。“你终于醒了,你昏睡了一天,小伙子。要不是多玛,你就没命了。”“谁是多玛?你是谁?”“我叫库伦。”蒙古汉子冲着帐篷外面喊了起来,“多玛,他醒了。”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蹦蹦跳跳跑进帐篷。“他醒了吗,阿爸。”“谢谢你,多玛。谢谢你,库伦大叔。”你想站起身子却怎么也没站起来。“你躺着吧,不要动,这几天让多玛照看你,我要到牧场去放马。”那天晚上库伦大叔走了,牧场离这儿很远。以后的几天,多玛没上学,在家照看你。到了第三天的下午,你能下地走动了,虽然还是很虚,但你觉得已无大碍了。“多玛,谢谢你,我要走了。”“不行,你不要走,你走不远还会晕的。”“我好了,真的好了。”“那要等到阿爸回来你才能走。”“好吧,那我今天不走,明天早晨再走,老这样会影响你上学。”“没事,我让阿爸给我请假了。”“多玛,你妈妈呢?我怎么没有看到你阿妈。”“我也没看到过她,我很小的时候,她就走了。”“哦,对不起,我不知道。”“没事儿,有时候我也想她,但我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多玛,我给你画张像吧。”不知为什么,你突然起了给小姑娘画张像的念头,你从行囊中找出画纸和画笔,比比划划调度了好一阵子,直到找到了她最佳的静止状态。你还记得在处理她的鼻翼细部时,你感到了一种不常体验的愉悦,那种微妙的起伏变化,亮部和阴影之间灰调子的过渡,简直美不可言。一阵突发的感受袭来,你的心里一下子充满了温情。那幅素描你整整用了两个小时,你觉得一下子就抓到了你一直想扑捉的东西,你甚至都不想送给多玛了,但这是不可能的,你刚画完,多玛就把它抢在手里,看了又看,不知放在哪儿好。她的脸变红了,闪过一丝羞涩。那天晚上你久久没能入睡,草原上的夜黑的吓人,黑的什么东西都看不见,也静的吓人,静的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半夜时你被什么东西弄醒,是多玛在笨拙地亲吻着你的脸和前额。看得出来这小丫头真的喜欢你,你在心里扑哧地笑了,一动也不动假装睡着了。第二天早晨,你很早就起来了,“多玛,今天我必须走了,你也必须上学。我们早点走,我送你上学。”你清楚的记得在上学的路上,多玛红着脸小声的问你,“你还会来吗?”你说,“肯定会,多玛。”“那要早点儿来啊,我和阿爸会等你的。”你回头望了一眼身后的白色帐篷,那就是多玛的家。你突然想哭,抱起她的头,轻轻地亲吻着她的眼睛。“多玛,告诉阿爸,我一定回来,一定。”……
  “哎哎哎,你怎么睡着了。”
  你揉了揉眼睛,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
  “装什么装啊,你根本就没睡,你是在想那个多玛吧?”
  “什么?”你吓了一跳,急忙分辨,但怎么能说的清呢?
  “我知道,你先是看到了天边的那朵云,然后呢,就看到什么白帐篷之类,再然后呢,就看到了多玛。对不对?”
  “你怎么知道的?”你惊喊了一声。
  “这还不容易,你喊了一声多玛,象吃了迷魂药一样。”
  “是吗,不过归根结底这迷魂药是我自己愿意吞下去的。”你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支揉搓的皱皱巴巴的香烟,点上了火。
  “你要是真想她,尽管去看她,但你要老实交待。”
  “我交待,我坦白。”于是你把五年前在草原上的那段经历如实地讲给女友听。
  “看不出来,你还真是一个情种。一个小女孩,你也敢打她的主意?”女友哈哈大笑
  你红着脸争辩。“毕竟那是五年前的事,现在的多玛,可不是小女孩了。”
  女友大吃一惊,“你是说……”
  “我什么也没说,我只是想去看看她,看看库伦大叔。”
  “打个电话不就行了?”
  “不行,再说他们也没有电话。”
  “你还真想去啊?”
  你点点头,“必须去!”
  她凝眉想了想,并不再说什么,只是掉过头去用尖细的手指在大理石地面上久久地划拨着。一些美好的回忆仿佛也随着她的指尖被吸进了地心
  “我知道林妹妹是怎么死的了,她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许久她开了一个这样的玩笑。
  你手拄下巴,叼着烟卷,再度仰望着蔚蓝的天空和那朵天边飘来的白云,就象仰望着碧绿的草原和草原上的那座白帐篷。是的,许多事情与别人无关,因为那只是你自己的事情。
  四天以后,第五天的中午,你出现在浦东机场。你已经买好了去齐齐哈尔的机票。CZ3611航班。飞机将在12:40起飞,下午3;25到达。到达齐齐哈尔之后,你要转道满洲里,还是在嵯岗下车,租一辆车再到额尔敦乌拉。你站在机场的候机厅里,突然觉得自己就象一根被抛弃在沙漠中的标志杆,你一脸茫然地看着熙熙攘攘的人流,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了女友的座机。
  铃声响了五次,第六次她出来了。“我正在睡觉呢。”她睡意未醒的说
  “都什么时候了,还睡觉。”
  “昨晚在jj玩了一晚上,回来天都亮了。”
  “呵,你睡吧。我不该把你叫醒,”你笑着说,“不过倒是能证明你还活着。”
  她听了嗤嗤地笑着说,“当然活着了,正是为了活着才拼命的干呢。你过来吧,我们一起去吃饭。”
  “你自己吃吧,我要走了。”
  “喂,你在哪儿,我有话要跟你说。”
  “我在机场,正准备上飞机呢。”
  “你他妈的真走啊?”
  “是呵,所以打个电话跟你道个别。”
  “你什么时候回来?你等一会儿,我就来,我和你一起去。”
  “你别来,马上就要登机了。”
  “那你早点跟我说呀!”
  “行了,我得挂了,你多保重。”
  “那好吧,拜拜。”她把电话挂上了,我拿着手机怔怔地凝视片刻,便向检票口走去。
  “叔叔,你做梦了吗?你刚才喊多玛。”
  “叔叔喊多玛了吗?”
  你望着坐在你身边的女孩,也是十三四岁的样子。她穿着一条洗白的牛仔裤,黄色的羊皮夹克,头上扎着一条长长的马尾。马尾的黑色缎带上盘着两只蝴蝶,振翅欲飞的样子就象真的一样。他的母亲隔着一条过道坐在她的旁边。这是一幅你经常见到的画面,她们既不很丑,也不很美。既不富有,也不显得寒酸。你想和她们说点什么,又觉得没什么好说,你打了个哈欠,头脑再度变的空空如也,遂掉转身子望着舷窗外的云海。
  “多玛,你别走!”你清楚地记得刚才你在下意识中说的就是这句话。那天你把多玛送到学校门口时,她哭了,“你走了,我会想你的,……”你说,你说什么来着,你什么也没说。那天早晨你的心情不好受,只是含着眼泪点点头,你看着多玛慢慢地走进教室,“多玛,你别走!”这句话是你在心里喊的。
  飞机在航线上平稳地飞行,你看看表已经是下午三点了。飞机在12:40起飞,应该在下午3:25分到达三家子机场,还有25分钟就能到达。
  “多玛,你还好吗?”你看了看身边的女孩,想把她同你的多玛作一个比较,但她长得实在相貌平平,没法同你的多玛相比较。也许是她置身的环境已经象烟气一样浸透了她的灵魂吧,那胖胖的小脸虽然也洋溢着她这般年龄的少女所特有的透明感,但这种透明感将慢慢地消失在麻木的生活中。你甚至为她设计了一个动漫:她惊恐地在镜子里望着镜子外的自己。
  你把头倚在舷窗上,一边闭目回忆着迄今为至你交往过的几个女友的面孔,回忆她们在你脑海中留下的只言片语,但你看到的只是她们那满不在乎的举止哗哗的眼泪和脚脖子的形状。她们现在究竟走着什么样的人生道路,说不定正象黑夜中乱蹦乱跳撞入密林中而毫无察觉的小孩子一般不知不觉地继续深陷于无边的黑暗中吧。一种漠然的悲哀宛如飞蛾身上掉下的银屑,在机舱昏暗的光线下旋舞。你把双手在膝头上摊开,久久地凝视着掌心,它们呈现出一幅暗污的色彩,仿佛深水里两只张开巨爪的乌贼。
  飞机正在平稳的降落,你明显地感到飞机降落时机身的那种轻微的颤动。你兀然地伸出手掌很想把它轻放在紧张注视着你的小姑娘的肩头,但又唯恐惊吓了她。她不是你的多玛。你的多玛和她不一样,你的多玛和她们不一样。“多玛,你在哪儿呵,你说过你会等我的!”……
 
上篇:你好,兔子先生 下篇:十八岁的天空有点蓝
点击人数(25831)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