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杂文 > 生活讲坛 > 一定要穿游泳衣
一定要穿游泳衣 文 / 莫小邪  2011-7-13 9:34:59 
连日阴雨天,使抑郁症提前十天赶来。这多么令人难过,多么令人沮丧不安!以前,这个事情从来不用我操心费神,它来的很有规律,一般来之前会对我有所暗示,我收到信息后,马上做好迎接它的准备工作,但是今夜呵,长夜漫漫,我无心睡眠,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睁大眼盯着墙上的一块儿月光,一点点模糊了。我在无聊之中坐起身,盘腿打坐,胡乱修炼昨晚上从武侠电视剧里学来的玉女心经,但怎么也找不到修身养性的感觉,我索性又躺下,像一只在海边沙滩上搁浅的鲸鱼,瞪着死鱼眼,有气无力的喘息喘息,发出那种仿佛来自于
    天外的呻吟。
      现在我脑袋里面格外清醒,还考虑了许多关于经济呵政治呵的问题,我在想海湾的战火又打响了,那里的人民痛苦的忍受着战争给他们带来的残酷性,这下又要浪费联合国安理会多少财力和物力呵,会牺牲多少无辜的百姓呵。我总结出一条,凡各国战争年代最不幸的人就是妇女和儿童,她们有可能成为孤儿寡妇。我是一个女人,女的不能在女了,我担心的不是战争使我成为孤儿寡妇。目前我们伟大的祖国正处于和平年代,小小台湾能有多大本事造反,要担心也是担心突然有一天,我做女人做烦了,腻歪上了,自身又没有去做变性手术的条件,那就可能常不起年累月的抑郁下去。自古以来,练功走火入魔,由男变女,由女变男的人还少吗?结构到身体为止。哎呀,我怎么胡思乱想上啦,想的越深入越透彻我越有精神。这时,我突然打了一个喷涕,浑身不免一颤,鼻孔里象爬过一只虫,又麻又痒泛着酸,通过面部神经中枢的直通线到达两个眼角,挤出一滴眼泪。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莫非有人对我暗地里起了歹心?想到这里,我倒抽一口凉气,从嘴巴凉到胃,深入到胃部以下,冲过丹田直达关底。
      一阵凉风袭来,我顿感不妙,非其时而有其气,则谓之邪气,太过与不及,伤害身体。我在自己胳膊上掐了一把,没感到疼,转身又在肚子上掐了一把,还没感到疼,看来还是我太柔了,对自己下不去手。要是在这时候,我摸着谁的身体,准会毫不迟疑的贴上去,紧紧抱住,接着用冰凉的手指,尖利的指甲,寻找人身上最细皮嫩肉的地方,准确百分之百掐上一把,当耳朵里充斥别人痛苦的嚎叫声时,我想我会带着甜蜜的笑,心满意足的睡去。但现在我找不到可以被我掐被我蹂躏的身体嘛,所以我的虐待心理得不到满足,这种心理待在我体内蹲伏藏匿,憋的实在难以忍受,想到那么多的胳膊和大腿,就开始往外流口水。别无选择,为了自己舒服就去折磨别人吧,先对自己身边的亲人下手,然后是朋友,有时这也是一种爱的另类表现!所谓真正的先锋,就是看谁先疯。
      我摸着下巴,内心做了两次并不怎么激烈的思想斗争,战胜懒散的意志,从床上一跃而起,并没有急忙穿衣服,而是在卧室里面踱步,实际上就是溜达。我一手摸到桌上的索尼手机,看时间距天亮还有两个多小时。于是,我坐在床边,玩起手机里的游戏,过会儿,我把手机又扔到床上,神情沮丧,躺在床上,张大嘴深呼吸。我想手机是用来做什么的?打电话和接电话呗。接下来,我拨了小羊的手机号码,无应答。我拨了小赵的手机号码,还是无应答。这点儿一般谁都不会开机,有是有,但我没碰到,就不好妄自断定,可我心想我不能就此罢手啊,又连续给小李,小赵,小西去了电,没有一个人开机。我恼火呵,他们几个历来生活没我有规律,怎么最近闭关啦,晚上不出去瞎混啦。我为何叫他们小西,小羊什么的,那是我给他们的编号--小字头,以防我不小心把他们几个搞混,要说他们几个的事,有一点是相同的,他们向往一切不正经的事,邪门歪道对于他们来说就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乐趣,无耻卑鄙是他们精神领域里崇高的品质,对于什么理想,道德,上进心,爱情,追求,乐于助人什么呵,早已经被他们庞大的欲望从新粉刷过多少回了。和他们成为朋友,我感到自己是多么的纯洁呀,却被他们当做幼稚可笑的理想主义者对待,每逢遇到此类情况,我会抑郁到像草一样无法自拔,然后投入到他们的小邪小恶中,但最后,我还是会拿出一副菩萨心肠,去拯救处于水深火热中的小羊,小西,小赵,小李。想着想着,我困了。其实,一般我凌晨两点才上床,睡到中午也没什么稀奇,碰巧赶上特殊日子,身体懒于活动,睡上二十四小时没问题。
    醒来的时候,已是正午,镜子里的我一脸憔悴,过度熬夜不过如此,但不是我不睡,是我睡不着。从卫生间出来我钻进厨房,饮水机空空的没水,家里没有存货,打电话叫水站来送吧,起码要等一个小时。我猛然拉开冰箱门,由于过度用力,胳膊肘撞在墙上,疼得我掉出眼泪,如同吃了够劲牌芥末,呛得我不知所措。我用手捂住撞墙的胳膊肘蹲在地上,一
    副无辜的样子望着大敞的冰箱门,冰箱里面冒出一股股冷气。
      你也知道,骂人不是我的专长,我善于和人讲道理。有时我冰雪聪明,有时我愚笨透顶,别人骂我,当时我没感觉,走出三里地后,才意识到刚才我被谁骂过了。这样一来,我喜欢和口齿伶俐的人在一起锻炼嘴皮子功夫,经常收看相生小品曲艺节目,自娱自乐说一说山东快书,由于,我学习的过于勤奋,差点自废普通话。这并不等于我的嘴巴就此变厉害了,更显出我在语言方面的薄弱,仅限于他妈的你妈的这小打小闹的限制。我那帮狐朋狗友里有两个人真是语言天才呐,天才都生长在民间,他们能用不同地方的方言与人对骂。当然,英文和日文也可以damn it !说到日文,我相信有很多人都知道--巴个呀鲁!这是典型的日文脏话,相当于混蛋,猪头之类,算不上最生猛。我是从《地雷战》小胡子日本黄军队长嘴里学来的。小日本当年杀人不眨眼,可骂起人来枯燥无味,翻来覆去就那几个词,也胆敢来冒犯我语言大国,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我一边从地上晃悠着站起来,一边自己和自己唠叨,从冰箱里拿出一瓶燕京啤酒,家里没水只好喝它了,真是苦不堪言啊,一大早只有冰啤酒喝。我压根不喜欢喝酒,最多意思一下,江湖儿女不能滴酒不沾。你说现在的人也是,不跟他们喝吧,他们觉得你不把他们当成哥们,不光喝还要能说,才能在人群里如鱼得水,不过,这两样我一样都不占,实在羞愧难耐。
      胡乱在上身套了件红色的T恤,一只手拎着空酒瓶和垃圾袋,我下楼去超市买水果和面包,顺便想一想晚上找谁和我去唱卡拉OK。阳光明媚,鸟语花香。我摇头哼着愉快的小调,蓬着一头卷发,脚下穿一双透明拖鞋,标准的后备家庭主妇形象,可惜我未婚,虽说从穿着打扮上看如同少妇,但要是在这时候遇见熟人,我定会上窜下跳,大呼小叫,瞅见缝就钻,哪能叫他们看见我这个样子,太失礼啦。我轻松地把垃圾丢进垃圾箱里,转身刚要走,我的手机叮咚咚叮咚叮咚咚地响了,一看号码是小西的,他问,打你电话,怎么没人接啊。
      我说,刚下楼,是没人接。
      怎么办呀,小羊出事啦,昨晚他被车撞了,在三六六医院躺着呢。
      啊?昨晚你们几个跟死猪一样都不开机。
      半夜谁开机呀,小许没来电话吗?
    没,除了你,没人来过电话。小羊他没什么事吧。
    我马上过三六六医院去,听说扭了腰,他那人你又不是不知道,被刺扎下手,也和饭店的大厨没完没了的较真,我看他是想讹谁啦。
    这小子怎么老这样,行,你先去吧,一会儿我过去。
    OK,看完小羊,我们去东单体育馆游泳,晚上再去麦乐狄练歌。
    游个头啊,三六六医院和东单游泳馆离着八百六十万公里呢。
    小赵他开车来的,还换了一个新的女朋友!
    不就破奥拓嘛。
    别不把村长当干部,不把奥拓当爱车。
    我跑上楼,从新往脸上胳膊上抹了二十五倍的防晒霜,时间只用了半个小时,然后,我从大柜子里找出一条方格连衣裙,脱掉红T恤,折腾一阵后,猛然抬头看自己,天!镜中的我--绝对淑女。接着我慌慌张张出门了,还好,顺利拦住一辆富康,没人和我抢车,上车后,我对司机大哥说,到三六六医院,麻烦要快,我有个朋友快不行啦。我摆出一副热泪盈眶,嘴唇煽动的样子。司机大哥见状连忙不住点头,脚下油门一踩,我有了富康的速度。
      多么遗憾!我到现在还没学会游泳,可我喜欢泡在游泳池里。我居住的金子城中,常自发组织一批游泳爱好者相互切磋技艺,主要是以自由泳为主,最近,我们又兴起狗刨,堪称金子城三绝之首。(另外两绝请听下回分解)请不要对我猜疑,不是我有什么特殊爱好,如偷看男青年在游泳馆里裸露的身体。也不是我家淋浴器坏了,找不到专业的维修人员上门修理。而是我的特别爱好而已,就像有些人平时根本不听交响乐,偏要开车花一个小时,也不顾堵车的高峰时期,紧皱眉头一直皱到市交响乐团门口,好不容易看见一个空车位吧,结果却被身材苗条的小奥拓见缝插针,自己坐在帕萨特里双手握紧方向盘气急败坏干瞪眼,花上几百块人民币,混进市交响乐团里听什么意大利的涂兰朵,坐位离舞台很远,票又不是贵宾VIP,什么都看不清,只好自己安慰自己说反正是来听音乐的,看不看无所谓。所以,我和这些人比较,不会游泳却泡在游泳池里算不上什么怪癖。
    我从水果摊上捡了一把香蕉,扔给小贩两盒樱桃。我捂住鼻子抱怨医院里消毒水味太呛人,敲开病房,果然不出我所料,小赵,小西,小李他们都在,一个都不少。小羊跟没事人一样,躺在病床上对我笑容可掬,除了天生脸就白以外,并无大碍。还有一个长得不赖的小妞,她是小赵新交的女朋友。是个搞文学的女青年,对于文学青年,这个概念好多人模糊
    不清,文学女青年都是知识妇女么!搞文学难,自由撰稿人难上加难!其实,不是青年搞文学,而是文学搞青年,搞了一代又一代,当青年变成中年,当中年搞成老年……大家还是如此热衷被文学搞上一把,到了闭眼和世界说永别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被文学搞了好多年。女青年不容易呵,搞不好会耽误青春,所以,家父从小培养我女子无才便是德,现在我只读晚报和时装杂志,痴迷电视连续剧的多角恋。前段时间,各地热播台版流星花园,我看了一遍觉得不过瘾,又到音响店租碟,翻来覆去我看了整三遍。
      怎么样,我说话算数吧。小西对我乐呵呵的说。
      我看小羊已忙不过来了,嘴里塞满我拿来的香蕉,含糊不清的说,你真会买东西,知道我好这口。
      我刚想说什么,只见小羊脸山的笑容可掬没了,把香蕉皮丢到床下,马上换成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刚才还生龙活虎,看我来了,恨不得在床上翻几个跟头。回头我一看,是个女医生来察房,小羊的反映说明小西和我说的没错,他在装孙子,压根没事。
      女医生的手在他身上摸了摸,他闭上眼,一副享受的样子,看上去贱极了。这个医生摸了他半天,对我们说,病人需要多休息,受到惊吓,不宜过度疲劳,你们没事就早点走吧,这里有护士照看。
      我问医生,他不是腰扭了吗?
      脑震荡,轻微的,在留院观察几天。女医生冷冰冰的说完,戴白手套的手拿着一支圆珠笔在本上写下:无特殊状况。然后无声无息的走了。
      前脚女医生走,后脚老羊来了,老羊是小羊的爸爸。小李赶紧给老羊搬了把椅子,老羊毫不客气,一屁股坐下去。一只手在上衣兜周围摸啊摸,估计他想点支烟抽,但顾及病房里禁止吸烟,摸了半天也没把烟掏出来。小羊问,爸,您怎么跑来了,瞧这头发都湿了,我不是给您打电话说我没事,您还来干嘛呀,这么大岁数啦,万一路上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向我死去的妈交代!
      放屁!你小子咒我有什么三长两短啊!老羊坐在椅子上,一脸怒相冲小羊喊。
      我们几个人吓得干瞪眼,俗话说,老子教训儿子,旁观者勿语。我和小赵,小西打算走,但老羊偏不,执意要我们留下来。他说,你们别走,都给我留下来,听我给你们几个说得说得。所以,我们几个就留下来,听老羊训话。多少年如一日,他经常给我们几个开展共同教育,好比他有一个儿子,又添了两个儿子,一个闺女,可占了我们几个父母亲的大便宜。
    老羊和小羊说,早想和你坐下来,好好谈谈,虽说我和你经常聊天,但我知道每次你都满不在乎,一个耳朵进,另一个耳朵出。你妈死得早,我年轻的时候,对你关心不够,一直把你扔给你奶奶管,那会儿,谁家也不富裕,不过怎么说你奶奶照看你多年,总比我这个做老子的尽心尽责,可惜啊,我这做儿子的对不起她老人家啊!她临走前,我都没在她身边
    守着,还是你李二叔带我给老人家办理的后事。孩子啊,孝敬老人是中国人的传统美德,不能丢,丢啊!老羊呜咽着说。一腔肺腑之言,使我和小赵的女朋友最先掉下眼泪,而小羊面不改色,坐在床上翻白眼。小西和小赵强忍住眼泪,谁看到都会替他们难受。只有小李识大体,上前安慰老羊说,大爷,我们理解您啊!
      老羊吸了吸鼻子,继续说,爸知道你前年想去深圳发展,我不叫你走,是因为现在社会这么乱,一个人出门在外,有多少危险等着你。你从小就调皮捣蛋,在学校里不是跟人打架,就是学习成绩太差,被老师留校。中学你玩重金属,我说的没错吧,我这儿点摇滚知识,都是从你那儿学来的,家里好好一面墙,干干净净多好,你硬不知从哪儿弄来一堆报纸挂历明星画帖成花花绿绿,还偷偷在门后帖外国女人的挂历,都是些穿着特别暴露的不正经的妖精。这种挂历不符合咱家的实际情况,那时你还小,不该被污七糟八的东西腐蚀。上高中后,我想你能踏实点考个大学,也不要求你考北大,起码上个普通师范,你偏在关键时候早恋,你自己说说看,耽误了多少好机会,自己还满不在乎,说什么考大学不是唯一的出路。毕业后你要跟你二叔炒股票,我不同意,你偷偷摸摸去找你二叔,要知你二叔和我虽是亲弟兄,但也二十多年没来往,他在深圳一扎就是二十多年,也不容易,股场风云变幻,谁知今天的英雄,是否明天就不变狗熊呢。一时走错一步,孩子啊耽误你一辈子。你可能觉得我说话夸张,事实上是这样的,你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找到一个稳定的工作单位,起初我厚着一张老脸去找你姑妈给你介绍一家网络公司上班,条件待遇还不错吧,你不老实待下去,迟到早退不说,还和同事们不友好相处。人不能没有上进心,尤其是你们年轻人,更要这样,要珍惜时间,不能白白浪费掉,把精力放在工作与学习上面,过去我没有那个条件,你爷爷也没多少文化,对我放任自流,年轻时,我比你还不学好。当然,我比你幸福,那会儿,你奶奶还活着,如果不是她,说不准我早就堕落了。你这孩子看上去鬼精,其实憨厚,脾气又和你爷爷一样死倔,对社会上看不顺眼的事没遮没拦,光涂嘴上过瘾,把人得罪了还不知道。我现在的身体的确大不如以前,别看我在你面前,总反感你说我这么大岁数了,那是我这个老同志的虚荣。你也别怨我平时爱对你发脾气,甚至有时候,在你眼里蛮不讲理,老顽固一个。可你们几个人大半夜里不在家睡觉,出去瞎混,对你们身体的健康有好处吗!你们几个小子还好说,可人家小六是女孩,也跟你们出去胡混。我说话严重了点,小六你和他们几个从小一个院里出来的,但你终归是个女孩子,与些事情上不能和他们几个小子比。你们几个属小赵家经济条件最好,但不能不珍惜啊,花钱大手大脚不好,要有节制,现在生活比过去好了,但我们不能忘记过去的苦日子。还有,我在多说一句,小羊你也老大不小了,应该成家立业了吧,交女朋友要看是不是安分守己,太漂亮反而祸害,我不反对你交女朋友,但不能乱交,不能同时交好几个,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而且现在的女孩子贪图享受不求上进的有许多,不小心你遇见这样的女孩,到时候甩也甩不掉,她找社会上的小流氓讹诈你,或者绑架你,你爸爸我又不是市政府干部,派出所咱家没有亲戚,你说怎么办?我只有你一个儿子,这不是从我身上放血割肉吗?你看你妈年轻时候的照片,不算出众,但名声好,追你妈的人可多了。我告诉你,一个女人的好坏,不能单从她的外表上去判断,老婆还是自己的好。你以前交过不少女朋友,我看哪个也不像跟你踏踏实实过日子的女人嘛,打扮的妖里妖气,说话没大没小。我是你爸爸,她们当着外人面喊我老羊,你说我说她们什么好。有个叫娜娜的高个姑娘,陪我上街买菜本是件好事,她在街上和我一老头拉拉扯扯,让邻居们看见了腻不腻歪,说不说风凉话,古人云,人言可畏,知道阮玲玉怎么死的,是被人用吐沫淹死的。人活着要有脸面,知廉耻。知道哪错了,改掉就是好同志,就怕执迷不悟!坠入深渊。诶,好了,我就说这么多,我说的再多,也不如你们几个自己有所悟。这保温瓶里是我给你买的药膳,补脑健脾补肾调胃,你一会儿喝了它,我还有事,家里有一堆衣服要洗,洗衣机的电线让对门家的破狗咬断了。
    老羊的话,使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动了,尤其小羊,他从满不在乎到若有所思,假若不是我们几个在,他没准早就朝老羊扑过去了,和老羊抱在一起,父子俩一把鼻涕一把泪,痛诉革命家史,唠唠叨叨下去,没完没了。
      小赵对老羊说,我开车送您回去吧。
      老羊说,我骑自行车来的,不能把车扔在这儿,没事,你们玩你们的,刚就当我说的都是废话。老羊上去拍了拍小羊的肩膀,转身走了,临出门前,发出一声叹息。
      小赵和他女朋友也要走,他和我们说一会儿去游泳。小西喊我走吧,小羊拉着我胳膊死活不乐意我走,他说都几点了,还游个什么泳,不够意思,我都这样啦,你们还不陪我再待一会儿。小西和小李不理他茬,小赵和他的女朋友,先下楼了,我和小西说在大客厅里等我一会儿。小李歪着嘴巴,瞪了一眼小羊,他在想小羊一定是想把他们几个人支开和我说悄悄话。有什么不能当人面说的,难不成还要学老羊真情告白吗。
      我坐在老羊坐过的椅子上对小羊说,兄弟,你有什么话,说吧!他们都走了,只要我能帮上你的,我不会不管。这椅子还热乎着,老羊火力还挺旺盛,坐在上面我有些不自然,其实,我不喜欢医院之类的公共场所,如牙刷不能与人共用。
      小羊心情依旧激动,为老羊刚才的掏心窝,他大概想对我也吐露一番豪情,我深呼吸,挺怕小羊学老羊说一堆掏心窝子的话,又不让人中间插话。所以,我灵机一动,我问,你看你是不是给你家老羊找个老伴啦。
      什么啊?我自己还没伴呢。
      你着什么急,你要为老羊想想,他一个人孤零零过了大半辈子啦。
      那我也不能随便拉过来一个,我家老羊就愿意啊,刚你没听他说,追我妈的人以前可多了,说明他心里只有我妈一个人。
      得了吧,你压根就不想老羊过得舒服一点。
      照你这么说,我要不给我自己找个后妈,就是让我爸过得不舒服。
      对了,是这意思。
      你就别给我家添乱了。
    难道你家老羊如同圣人,对女色视而不见,或者说你怕你后妈将来会……
      停,停啊,你在说下去,可就没底啦,不定说出什么话来呢。
    那好不说就不说,我走了,你好好休息,明天我和小西他们在来。
    不多陪我一会了,我是病人。
    都待一下午啦,我从哪儿块看,你也不像被车撞了,要不真的是脑震荡啦,哎呀,不行我饿的要命,走了走了,回见。
    小西和小李蹲在医院门口抽烟,一下午可把他们憋死了。我问,小赵和他女朋友呢。
    能干嘛去,车里抱着啃呢。小李阴阳怪气的说。
    丫挺会抓紧时间,估计是受了老羊的影响,年轻人要抓紧时间嘛。小西和小李互相坏笑着说。
    我对他们说,你们太不可救药了,要是被老羊听见,他会伤心的。
    小李附和着我说,就是就是,你也太没有觉悟啦!
    我回头瞧见,停车场里的小赵和她女朋友,又蹦又跳的喊我们过去。
    
    五个人挤一辆小车,实在难受,小赵的女朋友自然坐在驾驶坐旁边,后面是我,小西和小李。不一会儿,我开始头晕,心情郁闷,尤其在空气不流通的时候。一路上我闭着眼,小赵放音乐--南加州从来不下雨,本是我喜欢的,但此时,我胃里几乎翻江倒海,欲吐难忍。小西在旁一个劲的说,忍不住你就吐我手里。我点点头,接着把头垂得更低,看上去无精打彩。
    这个时间段是堵车高峰期,说实话,开车还不如走的快呢。我保持原有的姿势,蜷缩在两个男人之间,整个人似乎慢慢萎缩下去。我静止,但车上的发动机把我震荡,我的心肝,我身体里的器官都被震荡了,像被囚禁,嘴里微微发出喘息。不知谁的手,放在我腿上,可能是小西的爪子,妈的死小子,趁我不舒服,敢占便宜,等会儿,我挺过来了,看我怎么收拾他。
    小赵的女朋友把我从车里拖出来,她故意掐我后背一下。我嗯了一声,听见小西和小赵说,要不咱们别游了,一起吃顿饭得了,你看她那样还能游泳吗,一会儿呛两口水,我还得见义勇为,学习雷锋同志。
    小李坏笑,说,你们游去吧,我陪她吃饭。
    我一把推开小赵的女朋友,自己慢慢走两步,转头对他们说,来都来了,走什么走,我还没学会游泳呢。
    游泳馆的更衣室内昏暗,四盏灯坏了三盏,剩下一盏没装灯。我闻着漂白粉味,懒洋洋地靠在长椅上吃小西买来的饼干,他知道我难伺候,非奥利奥夹心不吃。边吃边欣赏小赵的女朋友脱衣服。她身材单薄,腰长腿短。我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她的胸原来戴了飞格帕丝胸罩。难怪刚才在医院,我一眼望过去,她的胸和身材明显不对称,好像把珠穆郎玛挪到了华北平原。三下两下她脱光了,见我还没有脱的动静,她走过来问我,你还头晕吗?
    我说,谢谢你呵,好多了,你先进去找小赵他们吧,我要去外边买个游泳镜。
    小赵的女朋友走了以后,我想她鹅黄色的泳衣下水后,一定跟没穿一样。我从椅子上一越而起,开始飞快的脱衣服,对着模糊的镜子,我把头发高高挽起,哼唱着谁把我的长发盘起,谁给我做的嫁衣。我弯下腰在包里找游泳衣,没想到我忘带游泳衣了。 
 
上篇:坐飞机 下篇:潇洒走一回
点击人数(20037)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