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小小说 > 人生百味 > 青阳一字马
青阳一字马 文 / 莫小邪  2011-8-4 9:04:32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那一年,他正好三十岁。这个人就是表哥。他不姓表,也不叫哥。表哥只是诨名。如今,他开着马自达,浑身上下是来自各个国家的名牌服饰。表哥见几个兄弟爱抽烟,从包里拿出一条黄鹤楼1916拆开,一包一包分给几个兄弟。这帮没出息的小子,一脸殷勤地接过烟。
    表哥听说我来自大城市,一边用手比划,一边说:“我以前在大城市干过几个大工程。鸟巢你知道吧?奥运会体育馆你知道吧?”。
    他仿佛现在不在我家,而是在水波荡漾的水立方,旁边就是硕大的鸟巢。长安街头开过一辆军车。他按下车窗,向人民广场上的人民挥手致意。
    不管怎么说,初次见面,表哥给我的印象是什么都敢说,什么都能说。他的气质与他脸上的颧骨一样醒目。
    冷不防,我的几个兄弟被他柔软的三七开分头所征服。如果不是一口方言土话改不过来,表哥象从台湾到内地捞钱的台商。他祖上也许在河北阳泉生活过,那地方解放前出过很多位杰出的翻译官。阳泉是个好地方,一年四季,拧开水龙头都是热水,因为山上有铁矿。据说阳泉是个盆地,最有名的是生产砂锅。两个砂锅反扣就像表哥的颧骨。
    表哥有句口头禅:不但不买单,还要打人。平时,大家都爱说谁谁太爱装逼了。我不知表哥这样算不算装,但他让女人有安全感。要知道,这个地球上绝大部分女人都是装逼高手。她们不会因为一个男的有文化,就忽视这个男的有没有钱。她们见到有文化没钱的男的,最多谈谈文化就对这个男的腻了,一旦她们遇上有点文化又有些钱的男的,便再也无法装矜持啦。一个个像跳水运动员一样排着队,扑腾扑腾向下跳;一个个振振有词地说幸福掌握在自己手中。
    去年冬天,一个阴冷的中午,没有太阳。天空飘起细雪,只是落在地上的刹那间,雪又化成水。
    表哥驾着马自达出现在我家楼下,兄弟们都很焦虑,不知是饿了,还是想见开马自达的表哥。一群人,三四五六个坐上马自达,还有一个坐不下,扒在车门上,跟着来到对街的一个168土菜馆。表哥随便点了几个最贵的菜,有油炸花生米、板栗烧鸡、油闷茄子和酸菜鱼。在表哥点菜前,一个兄弟发现表哥脚下穿了一双新耐克鞋。当大家把目光投在耐克鞋上时,表哥坐在板凳上的身子一歪,把一条腿抬过桌面高,叫大家盯着耐克鞋看个清楚。过后,表哥放下腿,一边喝茶一边说:“我明年要换进口车。哥开的不是车,是品味。”
    一个叫小谢的兄弟脸憋得通红。半天插不上话。这场景并不混乱,谁也没喝多,只是话不对路。好比一只鸡和一只鸭讲话,鸡说“鸡鸡”,鸭说“鸭鸭”。它们相互十分无趣,讲累了,鸡听会了“鸭”,鸭也听会了“鸡”。偶尔跳出一句“鸡鸭”。彼此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又不自觉地各自“鸡鸡”和“鸭鸭”的自言自语。
    表哥放下筷子,准备抽烟时,突然对憋红脸的小谢说:“听说你马子很多,介绍一个给哥玩玩。”
    小谢用手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睛,回答说:“哥你别逗了,过去的马子现在又不听我的。这些女的现在可不傻,过期不候哇。”
    表哥叼着烟,没有接小谢的话。继续跟其他人说明年换车的话题。大家一口众声地说表哥对车有品味。而那辆被表哥看上的进口车,光缴税就要十来万人民币呢。然而,兄弟几个只有文化,没有钱。也就是说,兄弟几个长这么大从没见过十万人民币。年纪最小的小谢,对表哥不是不服气,而是忧伤坏了脑子。看到比他没文化却有钱的表哥,他只敢暗中讽刺人家是土山炮。这种不悦,在富人看来便是仇富。何谓富人?暂定比表哥富有的人。
    表哥总以小包工头自居。从未说过自己住在富人区,也从未说过自己是高级建筑工程师。眼下,在这个小小的土菜馆里,表哥毫无保留地流露出一个少年的天真浪漫。饭馆老板娘养了一只宠物狗,其实是一只土狗。刚满月不久,毛茸茸地像一只小熊。最重要的是,这只狗还不懂什么叫狗眼看人。那双眼睛如出生婴儿一般闪着水晶光亮。即便这样可爱,除了表哥,我们没有一个人愿意把它抱在怀里。我们每次到这家土菜馆吃饭,它老远看见我们来了,便疯了一样冲过去,轻咬我们的裤腿,我们的鞋。它用厚实的爪子踩住我们的脚面,当我们甩开它时,它又顽强地扑上来,跟随我们一路蹒跚的步伐,回到土菜馆。当我们坐下来时,它被老板无情地轰赶出门,可怜兮兮地蹲在玻璃门外。
    表哥指着玻璃门外的它,对我们说:“你们看,它那样儿是不是在说为什么不让我进来。”
    小谢抢先说:“不对啊表哥,不是不让你进来,是不让它进来。”
    我瞪了一眼小谢,我从心里觉得这个人无比低级,不是出身卑微,而是骨子里的媚俗,拍马拍错了地方又绕不回去。
    当饭店老板在后厨忙碌时,那只狗又偷偷溜进来。刚才我们来的时候,它把我们的裤腿,我们的鞋统统咬了一遍,它不知我们当中的一个人是开马自达来的,至于,马自达什么味道,它没有细细品味。是的,它只是一只人来疯的小狗。这是它第一次咬表哥的裤脚,我以为表哥会生气,被一只土狗咬了品牌裤和品牌鞋。事实上,我想错了。表哥一点不生气,反而抓住小狗的前腿,一把拎起它,对我们说:“你们看!是公是母!”
    我们哈哈大笑。表哥又摸了摸小狗的肚子,直到老板来上菜了,才把它放回桌下。我看见这只狗跑开的速度,很快,它便成了一只成年的大狗。后来听说这只狗没了,表哥再也没跟我们去过这家土菜馆。因此,我觉得表哥是一个有同情心的人,至少,他还有一颗童心。
    我们非常想听表哥讲在青阳的故事。提起青阳,表哥一脸骄傲。仿佛那里不是一个穷乡僻壤,那是所有江湖混混的黄埔军校。那里是一个在世界版图上找不到的地方,没有因为有了表哥而闻名天下,但表哥因为青阳却真真切切地疯狂过一把。有句话说,穷山恶水多刁民。如今的中国,一部分农民早已不以种地为生。虽说家家户户都不太富有,少数人靠卖地发点田宅小财,没事就一群人打打麻将。当年,表哥还不知道什么叫马自达,他开一辆嘉陵摩托车在青阳县城内与一帮不良青年飙车。一开始大家都叫他飙哥,叫着叫着也便叫成了表哥。之后,表哥放过高利贷,干什么都得讲究新潮,收租子要签字,表哥觉得飙字笔画太多,于是,他自己也认可了表哥两个字。
    说到这里,不得不解释什么叫青阳一字马。其实,有点文化又有点钱的人,明白表哥就是青阳一字马。因为有了表哥,青阳一字马才得以闻名。
    表哥在青阳混世时,跟九华山下一个气功大师学过几天功夫。说到功夫,表哥也没练过水上漂天上飞的功夫,仅仅练就了一个铁裆功。为什么练这个?因为打架时,表哥身材又高又瘦,总被身材矮小,身手敏捷的人踢到要害。吃过几次亏之后,表哥在一次著名的集体斗殴中,被人暗算了一次。这次,他移动的速度,比不过小矮子起飞腿的速度。他移动的速度,也比不过小矮子挥舞刀枪棍棒的威力。
    卧床数日,表哥觉得自己身下叫老二的玩意儿,除了尿尿,除了叫他觉得自己是个爷们外,不是无敌的老二。难道自己要做一辈子小混混啊,一直混到中年,死于一个阴冷的冬天,没有爱他的女人,没有人记得他是谁,没有人记得他干过什么,他干倒过谁。
    于是,他不再每天打打杀杀地占地盘。很快,他学会上网,知道用谷歌能搜索出上万条关于“表哥”的网页。他学会了用QQ,并且喜欢用名人名言做QQ签名。他最喜欢的莎士比亚说过,在命运的颠沛中,最可以看出人们的气节。
    春天来了,万物复苏。表哥从网友口中得知九华山下有位高人,会许多失传已久的功夫。这位高人隐于乡野,不问官禄,不求富贵,只求修身养性。传说当年发水灾,这位高人带领弟子用水上漂的轻功救了许多落水者。之后,青阳八县五乡的人纷纷传扬他的神话。无论在田间务农,还是饭后如厕,赌鬼的牌桌上,偷情男女的小树林里,到处都在歌颂这位高人的事迹。
    表哥告别青阳的小兄弟,孤身一人前往九华山,他没有觉得自己是个混混,九华山下的高人就不教他。佛说:一切源于心,一切又灭于心。心动一切则动,心不动一切则不动。
    走着走着,走过了一座小山,经过一条河,遇上一个怀孕的妇女。表哥觉得自己是个爷们,不能自己过去了,看人家一个孕妇在河边干着急吧。但表哥没想到,这个孕妇不理人,以沉默作为对表哥的回答。
    于是,表哥心里一股邪念升起,要不是见这孕妇挺个大肚子,说不定,就把她推到河里喝几口凉水了。
    孕妇身后还跟着一个小童,头上梳两根牛角辫,身穿红兜兜和红裤子。小童一直捂着嘴笑,想必是笑表哥呢吧。这样一来,表哥更生气了,问小童:“你笑什么笑?小心我揍你哦!”
    小童还是在笑,这次没有捂嘴笑。表哥觉得自己好心帮人吧,还被一个瓜娃子嘲笑是非常不人道的事儿。他酸酸地对孕妇说:“你肚子里的孩子出来不会跟你一样难看吧。他有没有爹啊?”
    孕妇转过头,十分淡定的看了表哥一眼,二话没说带着身后的小童走了。
    表哥呆呆地站在河边,觉得刚才孕妇的眼神好神奇,一点不象农村妇女,倒有几分象庙里观音姐姐的模样。孕妇走了以后,表哥伸下脚探了探水深,他把自己脱到只剩一条小裤衩。下河之后,扑腾了几下,又扑腾了几下,游上了岸,表哥才想起来,衣服都放在了对岸。
    这时候,有个牵牛的大婶路过河岸,见到表哥浑身湿漉漉地,说了句唉哟呵流氓啊。眼睛却一直盯着表哥的老二看。
    表哥很生气,举起拳头吓了吓牵牛的大婶。
    表哥继续往前走。终于一座独门独户的宅院出现在眼前。表哥毫不犹豫地上前敲门,开门的正是之前在河边遇到的小童。
    小童打开门让表哥进来。
    表哥见小童还是捂嘴笑他,问:“你老笑什么啊?”
    “哥哥,你的衣服在会客厅,你跟我来吧。”
    表哥有些不好意思,生平为自己只穿一条裤衩感到羞愧,不由用一只手捂住羞处,别别扭扭地跟小童进了会客厅。把衣服穿好后,才知道原来河边的孕妇是高人的女儿,回娘家养胎。
    表哥在会客厅等了一个小时,最后连晚饭都吃过了,还是不见高人出来见客。表哥心里想是不是因为空手而来,人家主人故意刁难自己。但既然已经来到这里,不能空等,也不能马上回去。浪费感情不说,又折腾体力。这一路上,又是游泳,又是翻山,又是走路。
    于是,表哥在会客厅的躺椅上打起盹,梦见空中飘飞着片片梅花瓣,他穿着一套雪白的练功服。他低头发现自己站在梅花桩上骑马蹲裆。两条腿似乎没什么知觉,眼前场景像七十年代的香港武打片,这一切,让他非常焦虑。有多久没烟抽了啊,表哥的额头冒出冷汗。他觉得自己两条腿里没了骨头,轻飘飘地游水一般浮在梅花桩上。要不是他小心地运气,整个人早就随风飘走了吧。这时,有个清瘦面红的老人从天而降,站在表哥对面的梅花桩上,来回换着脚下的木桩。等他停下来时,表哥傻傻地说了一句酷毕了。然后,模仿老人的动作,也在梅花桩上跳跃着跳跃,脚下不是凸起的梅花桩,像是在平地上踏步一样。时间过去的很快。老人一言不发,也不看表哥一眼。突然,一个大鹏展翅恨天低,从木桩上落地,背着手离开此地。表哥一看人走了,慌乱中从梅花桩上掉下来……
    睁开眼,天已经亮了。表哥坐在地上,见会客厅空无一人,正有些惆怅时。昨天那个小童推门进来,手里端着一碗白粥和咸菜,对表哥说:“哥哥醒了,来吃早饭吧。”
    “你家师父呢?”
    “昨晚来过了啊。”
    “嗯?”
    “哥哥不记得了吗?昨晚师父还教你练功了呢。”
    表哥挠头说:“我记得我睡着了,还做了一个梦。”
    小童从兜里递给表哥一丸用红绸子包好的药,说:“师父说,你回去以后过十天才能吃这丸药。”
    表哥自言自语说:“难道昨晚的梦是真的。”
    很快喝完一碗粥,表哥动身离开这座宅院,走出一百步回头,宅院消失不见了。表哥惊恐万分,不由怀疑自己见鬼了。然后,迅速地跑到河边,这一路,又是游泳,又是翻山,又是走路,跑回了青阳,足足睡了三天三夜,醒来后,表哥第一件事就是找高人给的丸药。可是,他游泳过河时那丸药放到了内裤里,又不幸丢在水里喂鱼了。
    若干年后,凡是有人讲化掉了,表哥就想起丢失了的那丸药。他永远不知道他的铁裆功只练到第七成,后三成一定要吃了药才能练成。
    仅仅凭借七成功力,表哥在青阳街头又一次团伙斗殴中一战成名。据说当时,两个毛头小子抓住表哥两只胳膊,另一个毛头小子开飞车朝表哥冲来。表哥一看,心说坏了,这是要断咱家香火,暗中运气,大吼一声,骑飞车的毛头小子连人带车被一股巨大的气流甩出两米远,重重地摔倒在地,半天没爬起来,地上车轮是车轮,链条是链条。
    时间是一把打开就关不住的门。一晃三年,表哥不再沉迷打打杀杀的古惑仔生涯。他吃完一碗鱼汤泡饭,带了几件衣服,坐上大巴车到省城发展。路上的风景十分怡人,开满金灿灿的油菜花。表哥内心有个声音说,未来的人生一定要比油菜花还要金灿灿。
    到了省城没多久,表哥会见了当地的一帮地头蛇。这些人早就闻名表哥的盖世威猛,不仅请表哥吃饭,还陪表哥打牌。一个刚入团的小弟不小心把香蕉皮掉在地上,不巧,表哥正好起身上厕所,没看见地上的香蕉皮,大大咧咧地踩上去了差点滑倒。这个场面惊心动魄,大家终于见识到了表哥闻名已久的青阳一字马。他毫不费力,两手插兜,腰部一挺。其他几位大哥目瞪口呆。刚来的小弟吓得面色发白,口中喃喃自语:“大哥的裤子开裆了。”
    一个胳膊上有纹身的胖子说:“笨蛋!表哥的铁裆永不会开裆。”
    
    一晃又是三年。表哥已经成为省城的一个成功商人。他认识我们以后,又认识了我们从台湾来的朋友王老吉。老王喜欢穿中式褂子,肚子微凸,头发稀少。老王喜欢聊天,手持一把羽扇,与一群人说古论今,第一眼看上去,老王就是一个文化人。
    他听闻表哥的传奇人生,慢慢饮下一小杯绿茶,面无表情地说:“好茶!好茶!”
    半响又说:“过去原始人用棍子和石头打,冷兵器时代过去了吗,不是导弹就是原子弹满天飞,有了枪炮,防弹衣之后,现在打仗可以放毒气,还能放一些细菌在人喝的水里,就把一些国家和谐掉。但这样阴暗的行为灭不掉一个民族的自尊。”
    小谢说:“肉身都没了,还谈什么尊严。”
    老王说:“一个人的尊严灭了,可以从头再来,一个民族的自尊灭了,永远是历史悲剧。”
    小谢说:“这是历史造成的。”
    老王说:“人不能总埋怨历史,说那些是历史造成的,其实,每个人都是历史的主笔。谁走错了都得对过去的历史负责任。”
    小谢又说:“表哥会铁裆功,一个子弹飞过来,他撒泡尿就挡住了。再不成找个小姐去破他的铁裆功。”
    老王咳嗽了一声,说:“肤浅不是错,你错在低俗。我在说历史悲剧是怎么造成的,你不懂能不能别插话呀。”
    小谢皱了皱眉,对老王说“我怎么低俗了?再强大的人,也有弱点。我不信他的老二能天天硬着。”
    老王摸了摸自己的光头,指着小谢对我们说:“这孩子有病!”
    我们也觉得小谢这人确实有点烦,他不懂面对别人的家事,要么说好话,要么装哑巴。
    没过多久,我们一帮人再次聚会,听说表哥恋爱了,我们从心底为他感到高兴。前不久,他天天失眠,为了跟另一个公司打官司,原本焦虑的表哥出庭时,对女法官一见钟情。之后,表哥天天开着马自达跟在女法官的悍马后面。这一跟,就是一个月又十天。无论在法庭上的女法官多么威严,也是一个女人嘛,哪里经得住表哥这么直接的表白。
    直到现在,我仍然记得入夏那天晚上,我们都在喝酒,只有表哥一个人在喝酸奶。喝完酸奶,表哥说:“看女人不能只看外表,还要看内在美不美。有了这样的婆娘,什么样的甲方都能对付。”
    岁月蹉跎,杯光流离,饭局上的每个人都带着舌头和胃一起历险。青阳一字马的精神永远不倒。表哥找到了一种新的铁裆功,他在法律与生活汇成的大海里游动,像一条疙疙瘩瘩的比目鱼。毫无疑问,我所有兄弟中表哥是最可爱的,比那些说没有什么就是忧伤的家伙们活得洒脱。
    
     
 
上篇:柔道 下篇:舅舅的潘多拉
点击人数(15411)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