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小小说 > > 回眸已是千年
回眸已是千年 文 / 花语清呤  2011-2-28 

    序:(某夜的梦里,我恍惚变成了家乡故里的昭君姑娘,一梦到清晨初醒,看着透白的窗棂,实在不忍变回现实中的自己,而梦中凄美婉约的情节让我在纸上一气呵成,不加一个字的雕饰,待字终,回头再做修改,竟是了无灵感,而梦的记忆也了无痕迹。)
  去吧,孩子,那里有你最向往的美丽的草原,和天一样的蓝,草原上还有雪白的羊群,和云一样的白。去了那里,你就是一只在蓝天自由飞翔的鸽子,你是那么的美丽,你的夫君一定会喜欢你,疼你,把你放在手心里宠着……别想妈妈,放心的去了那里,好好的爱草原,爱你的夫君……
  芳草碧连天,满目桃花盛开的湖畔,一袭白衣轻缓的飘在湖面,荡起一层细碎的清涟。温情的湖水轻裹着玉体,一瓣桃花一路旖旎着往湖心荡漾。纤纤指尖抚过脉动的颈窝,卧在起伏的胸口,半闭的眼帘微望,带着一丝的渴望和憧憬,遥远的草原顷刻间将她温柔的托起,她恍惚间轻身化成一只驯服的鸽子在草原的蓝空快乐的飞翔……
  她着一袭大红的嫁衣,衬着她的脸愈发娇媚。她轻垂眼帘,莲步轻移,胸腔的热血涌满四肢,撑着她的指尖发麻。她看见丫鬟的尖脚停下然后闪在一边,惊惶的嗓音打着颤:陛下……她的下颌被一只大手轻轻抬起,那只手带着一种神秘的力量和一股说不清的味道,混合着烟草又像混合着一股雄性的体味,她的心犹如湖面的清涟,一圈一圈的涟漪轻轻的荡漾开去,汇聚在她的指尖像要滴下露水。当她的眼神被迫的和他对望,两排细密深长的睫毛惊慌的垂下去,眼睛深深的藏在眼帘后,听见自己的心脏在胸腔里惊心动魄的律动……
  鹰一样的眼睛带着草原的狂野和肆无忌惮,杂着一股含混不清的一抹柔情直逼到她的眼窝深处,看到她脸艳过了三月正浓的桃花,他的胸腔发出一种粗犷的大笑,一股旋风而过,她已被卷入他宽如草原的胸膛。我的女人!他对着天空大喊,伏在他怀里,她被他胸膛的回声震的双耳发麻,她的娇弱的身躯箍在他有力的臂膊里如一瓣桃花揉成了花泥,却又甘心被他做成花泥,在幸福的晕厥中化成浓浓的汁液,涂满他的全身……
  丫鬟们的惊叫已唤不醒沉醉的他们。他们紧紧的拥抱,指尖在彼此的身上刻下深深的痕迹,她的一片绸缎被撕裂开来,一枚玉佩不知何时被摔在地上,碎成四分五裂。那是她从生就佩到大的玉佩,香火把神婆的脸熏成腊月的香肠,她张开没牙的嘴,发出一种暗哑的嗓音:这女娃命薄,不短寿就得孤身凄凉终老。母亲急了,有什么法子可救?神婆伸出发颤的手,熏黑的指尖勾魂一样指着她的胸口,玉佩在昏暗的光线下发出暗哑却耀目的光芒。这是我女儿的护生符。母亲领着她一路跌跌撞撞的往外跑,她懵懵懂懂的听到神婆在后面叫着她一生的咒语:不死也得终身凄凉。
  她看着脚下碎裂的玉佩怔住了,而他看着她的背后怔住了。从没有过的安静,空气里却酝酿着说不出的危险。她忽然就被摔在了地上,不是她摔倒,而是他突然松开的双臂,她浑然不觉全身酥软,如一片轻羽飘落地面。她喘息着伏在一双骄蛮的双脚前。那双脚踢了踢她的手,她吃痛的叫起来,她的一只纤纤玉指已落在那双脚底,她忍着连心的痛抬头,泪眼恍惚中,一双挑起的丹凤眼如那那双鹰一样的眼睛直逼到她的眼窝深处,不同的是这双眼睛里没有柔情没有疼惜没有一丝爱怜。
  你就是那个来和亲的丫头。一字一句吐出这句话,丫鬟赶紧说,是的娘娘。没要你来插嘴。霓裳一挥,丫鬟的脸上响起一声清脆的耳光,她从不知道,在那华丽的绸缎下还藏着这么一双干脆有力的手臂,而那手臂温婉而又高贵,金镯的闪亮刺痛着她的眼睛,连全身佩戴的首饰都闪亮着一种霸气和骄横。我的男人!娘娘看着她又像是看着他。跟我回宫!她的语气不容置疑,旋风般的转身,一路洒下佩饰叮咚作响的清呤。她迷一般的望着娘娘的背影,她和他是如此的相像却又如此的天遥地远。
  她听到了他的叹气,此时此刻,她心痛,不是为自己,是为他。鹰一样眼神的男人,威武如山的男人,如金箍将她抱在怀里的男人,撕碎她如一瓣桃花的男人,他的叹息让她听出一种绝望和无助。丫鬟将她搀扶起来,他已经消失不见,空气里徒留一股他身上的气息,浓烈的将她窒息……
  母亲说的草原她从来都没有见到过,更没有亲足踏上草原看羊群骑白马。她只是终日坐在一间西面朝阳的屋子里,屋里有琴有书有画,寂寞时她会看看书抚抚琴,画一画家乡的那片桃林那片亲吻过她身体的湖泊,还有湖边疯长的绿草,曾经,她以为那就是草原了,草原也就是那样了,有一天母亲对她说,真正的草原如天空那么大,望都望不到边的,草原上还有英雄男人,那个英雄就是你日后的夫君,你要学会好好的爱他,用身子去爱,用灵魂去爱。和她一伴长大的木子陪着她骑过竹马摘过青杏的男人从此被她遗忘在梦魂深处,她要把她干净的爱彻底的爱都交给那个未曾谋面的草原英雄。
  泪落在草地化成一滩青泥,颜色在白布上晕开,汪成了一面湖泊。她将指尖沾进青如湖泊的颜色里,终于放声……丫鬟们进来,她已经收了泪,气定安闲的坐在那里,画一个人物,从眉到脸到唇,都是那个鹰一样眼睛的男人的影子,她的笔勾引着她无法停止,直到完成他的胸膛,她就再难以想像下去。娘娘请看,新摘的桃花。丫鬟将瓶里的水满上。每天丫鬟都会从外面采来各种各样的花草被她养在瓶里。她喜欢这个眉宇间浸满忧郁,看似娇柔却又隐藏着无穷力量的娘娘。她会沉默着做完一切事后退回门边听她抚琴看她作画,她不发一言,她也不出一语。两个女人用心默默的感应着对方的心事。一日一日的亲密,虽然言语甚少,却又仿佛说尽了千言万语和人世间的悲欢离合。
  她的渴望就在那天正午苏醒。她在梦里纠缠在家乡的桃林里,满世界的桃花艳得她的眼睛都睁不开,阳光夺目的照在桃林,从林间洒出一圈圈光环,将她的身子圈进一个迷宫的世界。木子追着她在桃林间飞奔,她跌跌撞撞的跑,银铃似的笑声满世界回响。突然木子从一棵桃树间钻出来挡在她的面前,她收脚不住,毫无防备就倒在他的怀里。她在他的嘴唇的左右追击下抬起头,木子的脸突然就变成了那个草原的男人,鹰一样的眼睛直望到她的眼窝深处,光用眼睛就已经把她一层层的衣裳剥得一干二净。天空飘起桃花雨,一瓣瓣的花雨将她淹没,她被再次箍在他有力的臂膊里,身体化成了一滩花泥,随着湖泊的清涟荡漾着……
  刚才陛下来过了?!两个女人一起出声。她是疑问,她是肯定。她望着丫鬟,眼神迷乱。陛下……来了?她颤声问。我在外面给看着呢,娘娘不知道……那个和他一样眼睛却不带一丝柔情的娘娘。她望着丫鬟,脸悄悄的红了。他……来了?来了!她捏了捏自己的指尖,有一丝麻有一丝痛,犹如她的身体,全身的骨骼电流击过一样的溃散而瘫软。她能让自己相信这不是一场梦?她在梦里还和他说了话,她说了什么他说了什么?此刻她居然一个字都记不起。晕开的颜料在白布上浸成一团干涸,惚如床单上一朵艳开的桃花。
  她终日在歌终日在舞,她在琴声里身体飞翔成一只快乐的鸽子。在她第一次踏出宫外的围墙,满目的桃红柳绿刺着她的眼睛微闭,熏熏欲醉。她在花海里想念着他,用身体用心灵。从来都没有这样渴望过一个男人的身体渴望过一个男人的眼神,能望到她的眼睛深处,能不用他的双手就将她的衣裳剥落。掐一朵桃瓣嗅在鼻尖,他的气息就那么热烈烈的扑面而来,她被裹在他的味道里欲哭无泪反复挣扎却欲罢不能……
  陛下来了……她做梦一般的望着丫鬟。看见丫鬟的脸惊慌失措。他在哪儿?我想他,他就来了!她在心里说。满面桃花的跑出去,她听到了马蹄也听到了脚步声响。她无法顾及身边的人,她的眼睛只看到了她的他一个人。她好象才第一次发现他身为皇帝的威风,他骑在马上居高临下的看着马前的她。她仰起脸明知够不着却拚尽了气力的踮起脚尖,她的眼睛都是笑,她忘记了他是一个皇帝是一个天子,她只知道他是她的男人,可以将她的身体揉成一滩花泥的男人。
  她再次被摔在了地上,就好象她第一次进宫一样。她已经没了玉佩,她的长发被高高绾起,束着一根金发簪。一双骄蛮的脚再次走到她的面前。头顶一凉,顷刻间,她的长发就披了她满肩。她在零乱的发丝间抬起脸搜寻着眼神像鹰一样威武的男人。一双鹰一样的眼睛直逼到她脸前,那里燃烧着恨和怨,牙关紧咬着吐出的字如利箭没入她心,给我把她拉进冷宫!
  不……她在武将的手下挣扎。救我……她朝着他大喊。满头乌发随风飘扬。她看见他的马掉过头,一步一步踌躇着离去……她在风里第一次痛哭出声。和她亲密两年的丫鬟抱着她的肩叫着娘娘陪她一起哭。
  冷宫里暗无天日,没有了琴没有了花没有了画。终日她陪着一本书打发着日子,只有那个忠诚的丫鬟在每日给她送饭时捎来一些外面的讯息。也是从丫鬟的嘴里,她知道了他的病。从那日她被关进冷宫开始,他就病倒了。胸腔里对他所有的怨全化成了一滩浓得化不开的柔情和心痛。她渴望着再去看他一眼,每日眼巴巴的望着唯一的一扇窗,盼望着他的马蹄声从她的窗前响过。
  她终于还是等来了这一天。她趴在窗前贪婪的看着他在群奴的簇拥下走过来,她用眼睛召唤着他抬头。就是一眼,只要能和她的眼神对望,她终老于此也无怨无悔了。可是她看到了他身旁的那个娘娘,一身霸气的搀着他的手臂,她无法想像这么坚强有力的他还用一个女人去搀扶。他还是抬起了头,却没有望在她的窗口,他望着天空,突然停了脚步,她的心脏跳了起来,回呀!回呀!她在心里喊着,盼望着他转身回头能看到她一眼。可是他的脚步前去了,走到了她的窗子正前,再举步,在和她的窗子错过的一刹那,她在泪光中看到他的脸偏过来,那双眼睛已经消失了鹰一样的烈性,只那么一刹那,他们的眼神已经纠缠在一起无法分开……
  天上突然雷声大作,扑天盖脸的大雨,冲撞着外面的人东倒西歪。快扶陛下回宫。娘娘怒骂周围的侍卫。可是没有谁去搀扶陛下,娘娘在大雨和闪电的冲击下跌跌撞撞的逃。她在窗子内看着他,他在外面看着她,他的眼睛失却了烈性,却充满了从没有过的柔情,这柔情浓得将她的全身包围。她感觉自己像一片轻羽在他的烈焰里飘飞,化成灰烬……
  墙壁在摇晃,他和她都浑然不觉。彼此的对视已成千年的永恒。一摇一晃的岁月里,深沉出他和她烙印深刻的爱情痕迹。没有结局,也说不好结局……总之在摇晃的岁月里,她的身体突然就置身在了家乡的那汪湖泊,就在那天沐浴的正午,她摘下的一片桃瓣随着浪纹一路旖旎前行,她随着那瓣花旖旎着生命的旅程,终结在自己的想像里……


来源:好心情

 
上篇:雨落下了我的帷幕 下篇:心碎·成熟
点击人数(4565)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