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短篇首页 学生 小说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论坛            
首页 > 短篇原创 > 小小说 > > 《左边右边》
《左边右边》 文 / 淡紫色  2011-2-9 

    裴翌和方筱雨分手了。
  他们坐在第一次约会的咖啡厅。
  不同的是他们心境不同,天气也不同。风雨交加。
  沉默的咖啡厅,像是在酝酿什么阴谋一样的静谧。
  翌紧握着那杯没有任何温存的咖啡,就像是曾经握着方筱雨的手一样温暖、为什么?
  “因为,我不爱你了。”方筱雨说完这些连她自己都不肯相信的话语。然后头也不回的冲出了咖啡厅。
  她害怕。
  她怕再呆上几秒、就会忍不住眼泪的决堤。
  翌恍惚地摇着头。对外面风雨交加的天空当成空气般透明。
  从他的视网膜中、流出一种咸咸的的液体。就像窗外玻璃上的水珠、模糊着。
  “不,我不相信……”翌野兽般发疯的冲了出去。朝着方筱雨逃走的方向跑去。任雨水不痛不痒的冲刷。分不清脸上究竟是泪水、或是雨水。
  雨水掩盖住她断断续续的啜泣声。
  他摇晃着她的肩膀说:“我不相信、我要你亲口告诉我,你说你不爱我了,你说啊!”
  她嘴唇蠕动了一下、横下心说连自己都无法相信的谎话:“裴翌、你听好。我—从—来—就—没—有—爱—过—你!!!”
  翌脸上闪出一丝痛苦的表情:“不、我不相信。”然后用力的抱住方筱雨、狠狠的吻了下去。
  筱雨楞了一下、然后用力的拍打着曾经给过她温暖的怀抱,嘴角发出断断续续的梗咽声。
  雨下的还是那么淅沥。
  似乎永远都不会停止一样。
  湿透而有褶皱的衣裳粘在他们身上,他们在大街上拥吻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待翌放开筱雨:“你还是爱我的,否则你为什么刚才不躲避那个吻?”
  “啪”的一声,在雨中演绎的那么悲剧。方筱雨打在翌脸上心里却发出撕心裂肺的呐喊声。被雨声覆盖的很轻,很轻。
  “不管你怎样说,我说我不爱你就是不爱你了。”说完便逃离了翌的视线,她害怕面对翌,她怕下一秒她就会忍不住。
  她走了。
  只留下冰冷的雨与凛冽的风和伤心欲绝的翌。
  那种感觉,就像是在深黑的沼泽里耗尽心力也逃不出的悲伤。
  第二天,方筱雨离开了那个充满回忆的城市。
  下了火车,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
  她很茫然,也很憧憬。
  新鲜的空气涌入她的鼻孔,那种舒适的感觉、就像是那个温暖的胸膛。
  她不愿意去回忆,可回忆就像是没关紧的水龙头,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
  她不想耽误她深爱的他。
  每每想到这里,心绪就像被拉扯般的纠结。
  羁绊。心里就像是被撕裂了一道口子、涓涓的发出血流的声音。
  下午,她找到了住房。里面的东西陈旧,却也干净。两室一厅,有厨房,卫手间。
  她换掉了以前用过的手机卡,衣服,还有她的小包包。
  她打开包里面看还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东西。里面有一些大头贴,看上去甜蜜却充满着感伤。
  还有一堆永远也填不满的空虚,带着眷恋却不得不割弃。
  她知道、无论洗多少次澡,也洗不掉那些刻骨铭心的回忆。
  她需要钱,需要生活。她已经找了几天的工作。
  每天看着金字塔上方的贵族们,开着奔驰或劳斯莱斯。疯狂的挥霍着不屑一顾的钱财。不管油价多么的贵,依然肆无忌惮的轰炸的油门。
  筱雨如泡沫般的憧憬,像积雨云一样笼罩在城市的上空、成为最美好的海市蜃楼。
  这个城市的夜晚灯红酒绿、霓虹四射。是那么的美丽,却夹杂着淡淡的失落。
  汽车碾过之后、留下几道深浅不一的伤口。
  那坑坑洼洼的记忆、像标本一样被珍藏在玻璃试管内。随时光的推移、渐渐的、形成琥伯,然后一点点褪色。
  每天颠沛流离、东奔西走的生活,只知道找工作、找工作。
  不知道这是第几个这样的夜晚。
  累了的几天,身心疲惫。待到一条幽深的巷子里面,随心所欲的风吹的有些漫不经心。
  皎洁的月光洒在地上,倒映出潜伏在前面的半边轮廓。
  匕首反射的光芒射入她的瞳孔,形成一种在沼泽挣扎的恐惧感。
  这是她回家的必经之路,她想跑过去冲破一切防御。
  她明白,冲不出去便意味着什么。
  也许是在电视上看的多了、造就了她看到这一幕就逃跑的惯性。
  “把钱交出来,不然就杀了你……”手中的匕首抵住筱雨的脖子。凶神恶煞的脸面却掩饰不了内心的慌张。脸上写满了手足无措的表情。
  “我……我没有钱,我工作也没有找到。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求求你们了。”筱雨的脸上画满的哀求的表情。
  另一个歹徒不相信,便开始搜筱雨身。筱雨拼命的反抗,得打的却是两嘴巴子。筱雨呜呜的哭了起来。
  “他妈的,不准哭,不然老子杀了你。”狰狞的表情加上恶毒的语言,方筱雨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怎么可能不怕。但是她却没有放弃,她在找机会。
  歹徒搜出一张超市购物清单,气急败坏的说到:“我草,他妈的等了半天等了一个穷鬼。”
  一种很冲的眼神看着筱雨,在月光交相辉映的下的他更加妩媚动人,那样摄人心魂。
  他们交换一个眼神,互相点了点头,然后开始对筱雨动手动脚。
  色欲熏心的人不管现在是不是大庭广众,便开始脱筱雨身上的衣服。
  正在此时,翌还不死心的拨打着方筱雨的电话。拿着手机按着熟悉的号码,接下来: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停机。”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停机。”
  “你……你……你们想干什么?”方筱雨开始慌了,七上八下,无法面对这样的结局。
  “哈哈……等我门把你衣服脱光了你就知道我想干什么了,哈哈……”
  反抗,挣扎。都没有用,反而引来了更疯狂的动作。
  她不明白,这样更容易勾起歹徒的征服欲。
  最后她明白了,只有呼救。虽然她知道这样的机会微乎其微。
  “救命,有人要强奸我,救命啊……”
  一声声呼救撕破了夜的长眠,刺激着人们的耳膜,还不时从四周传出回声。
  歹徒见这样是不是一个事,打了方筱雨一耳光骂道:“我草,跟老子安静点,否则老子把你先奸后杀。”
  一个人走过,胆小怕事;有一个人开车过来。急中生智的从车上拿出一个手枪式的打火机:“不许动,我是警察。”
  那两个歹徒和幸灾乐祸的人迅速的鸟作兽散,跑的比兔子还快。
  那男子跑过来,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筱雨身上。
  “滚……滚……不要碰我。”筱雨语无伦次的话语,头脑也有些神志不清。
  然后从眼角滑下一种类似自来水的液体,哭了起来。
  “没事了,小姐。他们都跑了,被我吓跑了。”他的声音充满温柔。
  惊魂未定的她转过身来,脸上显示出一丝慌乱。扑到他的怀里,“翌……”眼神中流露出一种妙不可言的感觉,然后晕了过去。
  “喂,小姐,小姐……”
  第二天,筱雨从昏睡中醒过来,嘴角还叫着“翌”的名字。
  她发现他躺在一张白色的床上,头顶上方是紧靠在一起的天花板。空气里充斥着药水的味道。
  她敢肯定,这不是她的家。
  “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筱雨揉揉酸胀的眼睛问道。
  “你醒了,呵呵,先吃个苹果吧!”男生递过去一个洗干净的苹果。
  “你是谁?这里是医院吗?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筱雨想到昨晚的事,心情又有些激动起来。
  “你先冷静。”说完便把她按在床上,让筱雨心情平静些。再把昨晚是事告诉了她。然后说不知道她的家在哪里,你又昏迷了。就擅作主张把她送到医院来检查下身体。还告诉了她自己的名字—裴优。
  这时候,筱雨才静下心来看着裴优。
  清秀的面孔,白哲的皮肤,高挺的鼻子,一双迷人充满阳光的眼神。两边的轮廓清晰,细长的刘海划过眼睛。模样有些帅气,加上嘴角上扬的微笑,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
  他不是翌,只是和翌比较相像而已。
  而优觉得她很漂亮,有一种说不明的迷人。“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方筱雨,你可以叫我筱雨。”筱雨很自然的一笑让伏感到说不出的欢喜。
  他们互伸出手握住对方的手,互道你好。
  筱雨感觉到他的手会让人感觉到莫名的安全感。那种感觉,就像阳光对向日葵的呵护一样温暖。
  优问筱雨为什么这么晚还不回家?伏看着筱雨,有种想保护她的冲动,而他也感觉奇怪,为什么自己会突然关心起一个女生来?
  也许,只是一种人性的善良吧!伏这样安慰自己。
  优的嘘寒问暖让筱雨感觉很暖心,从小到大,没有人真正关心自己。而伏,仅一面之缘就这么贴心!
  筱雨相信优,伏可以依靠。
  就像在漆黑的夜晚迷路的森林找到了太阳将升起的东方一样。
  她哭了,不知道是喜极而泣或是伤心。
  她从未向任何人提起过她的过往,只告诉过翌一个人。“我从小就是一个孤儿,被舅舅养大。而表哥经常对我动手动脚,所以我的家只有我一个人。”
  “你在这边有工作吗?”过了一会儿,伏好像又想起什么,“你有什么特长?”
  “我没有工作,不过我是学会计的……”筱雨一脸疑惑。
  “太好了……”伏拍手叫好。
  “以后这就是你上班的地方,你进去吧!我会安排你工作的详细情况。”优指了指那个房间。
  “优,谢谢你。”
  从优的口中得知伏是这个公司的经理。伏的人如其名,优秀、帅气,是众女倾慕的对象。
  优安排筱雨的是一名会计,他只让组长带她进去介绍,然后开始工作。
  他是经理,能避免就避免。
  筱雨组长带着他进去后,把筱雨言简意赅的介绍一遍。最后还不忘记让她们多多指教之类的话。
  临下班时分,优推开门。其他员工一脸茫然:“这个经理今天怎么有空来这里看了,以前不是连看都懒得看吗?”
  优径直走到筱雨旁边,“下班后,我们去奶茶厅坐一坐吧!”
  筱雨没说什么,只是轻声道:“下班后在公司门口见,你快出去吧!别人看见了多不好。”
  优耸了耸肩,表示不在意,然后留下一个令人看不透的背影。
  “她是谁啊,怎么经理对他特别一些?”
  “哎,她跟优是怎样额关系啊?”
  “没准是优的情人呢?
  待优离开后,她们又开始七嘴八舌地说。
        奶茶厅里,悠扬的萨克斯飘荡在飘扬。
  “筱雨,工作习惯吗?不喜欢的话我……”他准备说让筱雨当秘书,可最终没说出口!
  “嗯,还好。以后就会渐渐好起来了。优,谢谢你,让我拥有这份工作。”
  “呵,是朋友就别客气。你喝什么?我请你。”
  “嗯,我比较喜欢草莓味优乐美奶茶,谢谢。”
  优打了一个响指:“服务员,来两杯草莓味的优乐美。”
  他们就这样坐了两小时,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只是随便说说时间久过了这么久。
  经过这一次。优和筱雨对彼此更加喜欢了。只是,还没有说出口而已。
  优对筱雨,是更多的关怀与呵护。
  筱雨对优,是更多的纠结与羁绊。
  那个曾经她狠狠伤害过的男人,不知道他现在过的怎样?
  是不是依旧用他那支木雕流金的笔画出一片蔚蓝的天空,形成他的保护色?
  你真的忘得了翌吗?如果有一天在某个十字路口遇到了和他一样的轮廓,你会认为就是他吗?
  “筱雨,我送你回家吧!”优扶正胸口的领带,正色道。
  “筱雨,筱雨。”优推了推筱雨,“你刚才在想什么呢?”
  “嗯?没什么,只是不小心掉进回忆里面了。”
  优俯在筱雨的耳朵上大声叫道:“方大小姐,我送你回家吧。”
  筱雨看着那滑稽的表情,嗔怒道:“优,你坏死啦!”
  “嘿嘿,那为了表示我的歉意,那就惩罚我背你回家吧?不知道在下有没有这个荣幸呢?”优一副很诚恳的表情说到。
  “哈哈,优,这可是你说的喔!那恭敬不如从命啦。”说完才发现以现在的身份说这些话太过亲昵,但看优好像没有生气,只是一味的看筱雨。
  筱雨没有发现,说这些话完全是由潜意识而为。不知不觉中,会有一种心动的感觉。每当优刮她鼻子或类似这种亲昵的举动时,她的心就会跳得很快,血液不停地循环。
  就像,蝴蝶在茧里面不停地努力,飞向另一片天空一样。
  “唉!真拿你没办法,上来吧!”优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做出一个半蹲的姿势。
  “妈,您和爸还有弟现在怎样?”
  “我和你爸爸都还好,这你不用担心,关键是翌这个孩子。他现在终日堕落,画画也不画了。那孩子……我看着揪心啊……”尹梅说着说着眼泪都流出来了。
  “妈,我们应该让翌振作起来。如果这样持续下去,连晚会的机会都没有了啊!”
  “嗯。优,我们会努力开导他的,你不用担心。安心工作,天冷就加衣服,不要饿肚子上班。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要快点找女朋友,老大不小了……”
  “妈,我这边您就不用担心了。我已经有喜欢的女孩了,下月生日就让她陪我一起过,然后表白。”
  “嗯,乖儿子,加油喔!”
  “嗯,妈,我这边还有事,先挂了,拜。”
  “拜.”
  按完挂机键,优觉得不好,然后又给尹梅发了一天简讯,让她好好照顾自己之类的话语。
  这段日子,优和筱雨的关系也没太过亲昵,始终保持着某段距离。偶尔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做事勾手指,刮鼻子的亲昵动作。
  甚至有时候筱雨刮着优的鼻子,优,来一曲。
  优会深思几秒,然后扯了扯嗓子,发出搞怪的声音。
  那动作、声音、表情经常让筱雨捧腹大笑。
  但也偶尔有流言蜚语,公司那是一个藏不住秘密的地方。
  这样的生活持续到优的生日的前一天。
  “明天陪我玩一天,然后去吃饭好吗?”优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附在筱雨耳边说。
  “嗯?你吓死我了。你刚说什么?”筱雨放下手中的笔,看着优道。
  “明天陪我玩一天,你可以找我请假。”优咧了咧嘴对筱雨坏笑。
  “嗯?干嘛突然想带我出去玩?是不是鸿门宴啊?”筱雨淘气的弄着优的头发,才发现在公司这样的举动太过亲昵。
  “因为,明天是我生日。”优显得很从容没我的生日想让你陪我过,这句话他没有说出口。
  “什么?你生日?”说完便走出了会计室。
  “喂,筱雨,你去哪儿啊?”优扯着脖子问。
  “笨蛋,明天你生日我当然去请假啦!”然后从门外传出“砰砰”的下楼梯声音。
  下班后,优一如既往地在公司下面等筱雨。
  “优,我今天有事,拜。”然后就蹦蹦跳跳地走了。
  “喂……喂……我有说我在等你吗?好臭屁的女生。”优低声埋怨道。
  翌日。
  优醒来以后,两眼朦胧翻手机,发现上面有七八个未接电话,都是筱雨打的。然后以看时间,已经十点了。
  “糟了……”说完便以最快的速度扮好自己,然后去楼下开车。
  “喂……我现在去你家接你去吃肯德基,在等我几分钟。”
  挂完电话后,里面还传出筱雨的咒骂声。
  到筱雨家后,优又按了一遍电话,催筱雨快些。
  少顷
  筱雨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出现了,黑色的皮靴,黑色的外套裤子。在阳光下显得更加迷人。就像在百花争艳中式炫丽的一朵,妩媚,摄人心魂。
  “喂,看什么?没见过美女吗?”
  “对呀!没见过这么美的美女,这位美女,在下能有幸请你上车吗?”说完还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看着优这副玩世不恭的样子,筱雨也咯咯地笑起来,说少跟我油嘴滑舌的。
  上车后,优拉紧安全带,对筱雨挥了挥手,指了指前方。
  筱雨一脸茫然,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走咯……”
  一阵风从车后呼啸而过,带走了筱雨过往的悲伤。
  “啊……优你这个笨蛋,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吓人啊!开慢点啦。”筱雨气急败坏道。然后心里想,优你这个笨蛋,看我下车后怎么扁你,把你变成猪头,带点盐晒成人肉干……
  “刚才不是提醒你拉,只是你笨,不懂我的意思。听说脑子笨的人智商很低喔!”优一脸无辜后又看是耍无赖,哈哈……
  “死优,臭优,烂优,我不管,是你的错。”她知道,只要在优面前耍撒娇,优都会同意的。
  “好啦,是我的错,全是我的错,好了吧!坐好,我开始加速度了。”
  他们坐在肯德基二楼,然后又开始已经熟练地刮筱雨鼻子。
  “优,我今天又准备礼物你喔!”然后抓起一个汉堡,直往嘴里送,完全没有一个淑女形象。
  优捧起那杯饮料,问是什么礼物。可筱雨故作神秘,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然后露去牙齿笑了笑。
  再而他们也问对方有没有男女朋友这种无聊的话题。
  虽然筱雨没有见过他和别的女孩走的亲近。其实与优走得最近的女孩子就是她。
  吃完之后,筱雨提议去公园走走。
  偶尔,优也会牵着筱雨的手,而筱雨,也没有说话,只是会心的笑了笑。
  可是好景不长,偏偏有人来打扰。
  两个混混模样打扮的青年向筱雨走了过来。
  耳钉在阳光的渲染下闪闪发光,五颜六色的头发和一根燃烧到末端的烟蒂仿佛在告诉所有人——我是流氓。
  “哟,这妞长得不错,陪哥俩个玩两天?”其中一个高个子带着挑衅的味道说,目光还时不时朝筱雨身上转动。
  优把筱雨护在身后,狠狠瞪了他一眼“滚。”
  那俩个青年不为所动,还双手把住胸口,腿脚一直在下面抖动,完全把伏当成透明般的。
  “如果你们现在离开,我可以当成什么都没发生过。”说完用一种厌恶的眼神看着他们。
  他们仍掉手中的烟蒂,拍了拍手。“小子,有种,挺狂的哈。”然后指着天空叹息道:“哎,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有人想要进医院,我只能帮帮他咯。”
  优看躲是躲不过了,暗道一声麻烦。随即准备走到高个子面前。
  见优准备上去,筱雨握住他的手,手心的汗显得很是担忧。
  优用眼神致意,示意她不用担心,然后拍了拍她的头。
  优走过去,拍了拍那高个子的背,指着后方说:“你看,张妈妈来了。”
  那高个子一下没懂,楞了一下。
  优出其不意,推他倒地然后踢他肚子。再冲过去放倒小个子。带着筱雨跑了。
  那高个子起身后,掸了掸身上的灰。用牙缝挤出几个字:“他妈的,竟然敢阴我,追。”
  优带着筱雨跑,他们后面追。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最后跑到人潮汹涌的地方。筱雨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我跑不动了。”
  “筱雨,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去买瓶饮料给你。”优看那俩个人没追上来后对筱雨说。
  晚上,优带筱雨来到约好的酒店。
  不久,他的好兄弟方子灏、东方景、欧阳枫也到了。
  待优带着筱雨去接他们三个,方子灏先管不住嘴了。
  “优,那女孩子是谁呀?不错喔!什么时候给我介绍一个?”
  “对啊!优,你从来没有带女孩子来你生日。今天她特殊,她是你什么人呀?记忆中可没有喔!”
  “我记忆中也没有。我想,她应该是优钟意的女孩吧!”
  “哈哈,还是景懂我。走,咱兄弟几个去喝酒,不醉不归哈!”
  喝酒时,他们几个都七嘴八舌地说,不知道扯了些什么。
  最后,他们醉得连自己姓甚名谁都忘记了。
  只知道“再来一杯等”之类的话语。
  待筱雨把优送回预定好的房间后,提出了珍藏的生日蛋糕。
  还有筱雨亲自做的枕头,里面充满着蓬松而馨香的味道。
  筱雨抚摸着他的脸,那种柔情似水的眼神,充满着爱意。
  好想永远这样望着他,就这样一直下去,让时间永远定格在这一秒,筱雨这样想,即使这是一个幻想。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五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
  筱雨知道自己该离开了,猛然放开优的手,刚准备离去的时候。
  优突然叫道:“筱雨,不要走,我喜欢你,不要走……”
  筱雨又停住了脚步,回味刚才优说的那句话,沉溺在幸福之中。
  然后又坐在床沿,摸着优的轮廓,“我不在,我在这里陪你。”
  优好像听到筱雨的呼唤一样,突然紧紧抱住筱雨,口中还在说:“筱雨,不要走,今天晚上陪我好吗?我爱你、”
  这一刹那,筱雨所有的防御被粉碎。甜甜一笑,然后脱下了外套……
  第二天清晨。
  优醒了之后,他不敢相信事实,可事实却不由他不相信。
  他和筱雨睡了一晚上。
  他努力去回忆昨晚发生的事,却只记得有一个人来扶他来睡觉。之后说过的话,发生的事优全部都忘了。
  他努力地去跟筱雨说:“对不起”,而筱雨只一味的回答没关系。
  “昨晚,我们……怎么……怎么会睡在一起!”
  “你全部都不记得了吗?”
  “嗯,昨晚我喝多了,所以,全部都忘记了……”
  “昨晚,你……你说你……说你喜欢我。
  “妈,告诉您一个好消息。她同意当我女朋友啦。”
  “嗯,我知道啦!我又没耳聋,说这么大声音干嘛?对了,你抽个时间把她带回来,看她是怎样的女孩,竟然让我们儿子这么痴迷。”
  “嗯,好的,下个月正好公司比较闲适,正好我就把她带回家吧!”
  “好,我知道啦!乖儿子,我去告诉老头子去,让他也乐呵乐呵!”
  “嗯,妈,正好我去告诉她,让她有个心理准备。对了,妈,您可要好好照顾家里哦!等我回家了我为您捶背揉肩,孝顺孝顺您。”
  “嗯,乖儿子。”然后按下挂机键。
  “堂明,堂明,你这死老头,只知道看书,连儿子的幸福也不闻不问了。”尹梅不满地外带白眼对裴堂明说。
  “嗯?翌怎么了?看您这表情,翌钟意的女孩回来啦?”裴堂明放下手中的书,两眼看着尹梅。
  裴堂明对裴翌很为气愤——为了一个女生,连自己的梦想和家庭都可以抛弃。
  但是,裴堂明偏偏对小儿子更为喜欢。虽对翌又气又疼,毕竟是亲生儿子啊!
  “翌倒没怎么,他也还是那样!优又有女朋友了,下个月就带回来。到时候别乱说话啊!如果优又失去幸福,你一辈子也别想进我房门。”尹梅又是一个大白眼。
  “啊?优找到女朋友了喔!好事啊!”这时候裴堂明也显得非常开心。脸上的笑容显得十分耀眼。
  “嗯,只要优喜欢,你这老头子就得无条件同意。”尹梅放下手中的热茶道。
  “对,老婆大人有理。不过为了庆祝这喜事,你是不是该表示点什么啊?”
  “好了,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尹梅回头看了裴堂明一眼,心里暗道,真是父子啊!同一副德性。
  尹梅在客厅正准备换鞋的时候。翌跌跌撞撞地推开门,然后躺在沙发上,身上散发的酒味在四处蔓延,令人作呕的味道。
  头发乱糟糟的,好在衣服还算干净。
  尹梅看了既是心疼又是无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然后叹口气,就走了出去。
  空荡荡的房间,好像在嘲笑着他的狼狈。
  即使尹梅祈祷这只是梦,梦醒之后,斑驳碎片。翌仍然是那个自尊自强的翌。
  可是,在时间的长河里。喜欢和忘却都不是那么轻易地。一不小心就会被湍急的水流卷走,然后收不回。
  “妈,我现在在回家的路上,她就在我的旁边。”优说的时候还看了看筱雨,示意她不要紧张。
  “好,我知道了。你在路上开车小心点啊。我在家为你做你最爱的炸鸡翅。”
  “妈,我会小心的。那待会儿见。妈,拜拜。”说完优便按下手机的挂机键。
  车窗外的天空阴沉沉的。
  积雨云笼罩在城市上空,似乎一下子就能把天空撕裂一道口子一样。
  “优,我怕。”筱雨心里也充满了不安。心,一直七上八下,就像鸟儿即将脱壳时的忐忑不安。期待又紧张。
  “筱雨,没事的。你不用担心,我妈她会喜欢你的。如果像你这么可爱的女孩她都不喜欢,那恐怕就没有女孩让她喜欢咯!”优抚摸着筱雨的脸颊,就像抚摸着琉璃水晶一样安慰着。
  优的安慰让筱雨心里释然不少。
  “妈,我回来啦!”伏拉开车门,筱雨提出给尹梅和配唐敏的见面礼。
  然后掏出钥匙,插进钥匙孔。“啪”的一声,门就打开了。
  尹梅从厨房走出,身上衣服的油渍清晰可见。
  待尹梅与筱雨眼神对视时,筱雨手上的东西突然失去重力掉在地上。
  这一刻,筱雨全明白了。为什么两张轮廓是如此相似,为什么他们会有相同的爱好,而连他们吃东西时的嘴型都那么相似。
  当初,筱雨是怀着优相似翌才。。。。。。而现在,她突然感到世界末日的到来。
  而经过那么多事后,筱雨早已动了真感情。
  “优,方筱雨就是你现在的女朋友?”尹梅再也掩饰不住心里的慌乱。
  “嗯,怎么了?你们认识喔?”优只是感觉惊奇,但没有发现其中的端倪。
  “优,你跟我来一趟书房,我有事对你说。”尹梅走向书房仍下一句话。她知道,纸是保不住火的,事情总有一天会明白的。
  “嗯,筱雨,你先在客厅看会儿电视,桌上有苹果,想吃就自己拿。”优跟尹梅进去的时候还不忘记告诉筱雨。
  知道此时,优对筱雨还是百般呵护,就像阳光呵护着小草一样,那样真实。
  尹梅看到优对筱雨那情深意重的眼神,脸色愈发沉重。她不清楚优知道这件事后会有何感想,也不知道当他们三个人站在一起会发生什么事。但是她看得出来自己的俩个儿子都很爱这个女孩。
  “优,你很好奇我为什么会认识方筱雨把!现在,我把这一切都告诉你,你不要太惊讶!”
  “妈,究竟是什么事?看你对筱雨以前的事很清楚似的?”
  “方筱雨——就是翌一直深爱的女孩子,也就是翌的前女友。”
  “啊!”优一脸诧异。良久,“那当初翌为什么要跟筱雨分手呢?”优问。
  “我知道你心底肯定有很多疑惑,听我仔细跟你叙说。你还记得翌去外国留学的事吗?”
  “嗯,这件事我记得,当初只能一个人去,我就让他去了。怎么?翌去外国留学与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呢?
  “就是翌去国外留学,与方筱雨相识,最终相恋。当翌把方筱雨带回家的时候,我和你爸爸都很满意,可是后来,翌因为和她在一起,提笔作画的时间也少了。我便和你爸爸商量,让方筱雨劝翌把心思多放在作画上一点。方筱雨也答应了,也实际去做了。可是谁知道翌以为我们是翻地他们交往,然后就赌气不再提笔,当时我的心都是凉的。翌和方筱雨的交往也更加明目张胆。最后我看这样下去,他的作画、梦想就不用再提了。我便想出了一个法子,和你爸爸商量后,最终逼方筱雨和翌分手。当初我看这孩子也挺爱翌的,可是为了翌的一声,我别无它择。可是没想到翌。。。。。”尹梅说着眼泪都流出来,手中的餐巾纸始终在眼角裟裟。
  “妈,我不管怎样,如果您要我和筱雨分手,对不起,我做不到。”优显得有些慌张。
  尹梅看了摇了摇头,两个儿子都是那么掘。
  尹梅坐到优的旁边,然后握住优的手。
  又是这个时间。翌正好喝了酒,跌跌撞撞地舞步。
  “呵呵,我肯定是喝醉了。我在这里看见筱雨了,原来酒喝多了能产生幻觉。”翌一张嘴酒气就开始扩散。像灰尘一样,在空气中压抑得人喘不过气来。
  筱雨转过身来,满脸诧异的表情“翌……”
  没有什么是滞留而不能倾斜的,胆怯罢了。
  颜色再深沉的牛仔裤,也会随时间的推移而褪色。
  那似乎是一张永远都不会笑的脸。
  那为什么不笑呢?
  那张轮廓分明的脸带着忧郁,好像十几年都没有快乐过。
  就像一间许久没有人动过的屋子,沧桑的里面被荒凉的蜘蛛网覆盖。
  “筱雨。”翌揉了揉眼,努力使自己的脑袋清醒过来。“筱雨,你回来了,你终于肯回到我身边了。筱雨,你知道吗?这段时间,我好想你,真很好想你。走,我带你去我的房间,看我为你画的肖像。”说完便拉着筱雨,然后跑进房间。
  “筱雨,你看……看这些……画,都是我凭记忆画的。你……看,像不像?”翌看着墙上、地上、桌子上的画像有些语无伦次。也许是太过激动,也许在他的世界里面只有方筱雨一个人。
  “翌,我……”筱雨一时也乱了方寸,接下来的话还是用力地咽了下去。
  “筱雨,我知道你是爱我的,所以你现在肯回到我身边了。我好开心。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在等你,等你回到我身边。我爱你。我爱你,筱雨。”说完便紧紧把筱雨拥在怀里。
  在翌的眼里,整个世界只有他和筱雨。其它的都如透明的生物般任它们做着不痛不痒的事。
  然而某种情绪正一点一点在小雨心里累积,企图把她推向崩溃的边缘。
  “翌,先放开我,我有话对你说。”筱雨见挣脱不了翌的拥抱,便想把事实告诉他。
  “嗯。刚才是我太过思念,一时激动,没弄疼你吧?走,我们坐在床上说。”翌对筱雨还是如此深爱,甚至已经到了娇纵的地步。
  那种熟悉的温暖从翌的胸口溢了出来,是再湍急的河流也卷不走的温暖。
  但突然又有种黯然神伤的感觉,像在无尽黑暗的沼泽中挣扎,心力交瘁也到不了的结局。
  挣扎、纠结。
  是不是在柔弱的心上涂满发蜡,心就会坚硬起来?
  但过多的仁慈只会伤害过多的人。
  “翌,优是你哥吗?”筱雨低下头,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就像羊看见狼会全力的逃避一样。虽然她知道问了也是白问。
  因为在看到尹梅的时候,一切全都明白了,注定逃不掉的结局。
  “嗯,你认识我哥?那太好了,不用我介绍了。”翌看起来沧桑的脸上顿生笑容。
  然而最真实的伤害的话语,可以粉碎人所有的防御。
  筱雨从右边挪了少些距离,“翌,其实……其实……”
  翌捂住筱雨的双唇说:“筱雨,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什么都不用说,让我好好看看你。”说完便把双手扶向筱雨的脸颊。
  筱雨随即挣脱了翌的双手,说道:“你知道吗?我现在是你哥哥优的女朋友了,我现在已经不是你的女朋友了。从我们分手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不是你的女朋友了。”
  翌惊讶般的情绪随空气蔓延开来,然后钻进他的鼻孔。甚至连自己呼吸的急促声都听得到。
  突然
  “什么?不……不……我不相信。”翌发疯像野兽般的吼叫撕扯着那些画,然后甩向空中,散落一片片小纸屑就像美梦突然被惊醒一样。
  那是一种怎样的情绪——像刹那件被碾碎骨头般的痛楚。
  “翌,你醒醒吧!”筱雨用力地摇晃着翌的双肩,想把他从恍惚的梦境中拉回来。
  却不小心把自己拉入深黑无尽的沼泽,心力交瘁也唤不回的昨天。
  “不……不……筱雨,你是我的,谁也不能把你从我身边抢走。”翌突然被爱冲昏头脑。像受伤的狮子发出撕心裂肺的咆哮声,然后把筱雨压在身下,疯狂的亲吻。
  筱雨努力的挣扎,像羊一样的想挣脱狼的束缚。
  可是,却碰倒了桌上的杯子,发出花儿落地的生意,很轻、很温柔、也很疯狂。
  却惊动了书房的尹梅和优。
  优不知道为什么会有杯子落地的声音,可筱雨还在外面
  尹梅有点头绪了,察觉了其中的端倪:“或许,是翌回家了……”
  “翌,你放开她。”优火冒三丈,仅剩的理智也翌推开,扬起的手却迟迟没有落下去。
  优把筱雨护在身后,溢于情表的关心之色,呆滞了几秒钟。
  “筱雨,我们走。”
  还是熟悉的那条街。
  筱雨在后,优哉前面。两个人始终隔着距离不紧不慢的走着。
  路旁的积水倒映出筱雨心里的伤痕。想哭,却优柔寡断。
  那些事像爬山虎般紧紧缠绕她意乱如麻的心。
  “优,其实我……”
  “你不用说了,我全部知道了。筱雨……你……你还爱我吗?”优的眼神里充满忧虑,充满着一些不言名状的味道。只有他才懂的感觉,然后准备去牵筱雨的双手也放了下来。
  筱雨看了看那个星座,又有些欲言又止:“优,我现在是你女朋友,就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手也死死抓住优的手,像在洪水中的猛兽死死抓住木头一样牢固。脸的微笑洋溢出幸福的味道。
  就这样,他们牵着对方走了好远。
  车水马龙,川流不息,霓虹闪起。在他们眼里,这些都只是透明,拥有的,只是彼此。
  “我愿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
  优掏出手机,屏幕上面是“尹梅”这两个字。
  尹梅只是让优明天回家吃早餐,还有事跟他商量。
  而优只是认为回来陪母亲吃顿早餐罢了。
  翌日
  优捧住那杯热腾腾的牛奶,然后递给筱雨一杯,还说别烫着了。
  尹梅看到这细小的动作与话语,她能感觉到优对筱雨的爱。尹梅拿起一块披萨,咬了一口,咀嚼后发现没有以前的味道,隐隐约约带一点苦涩。
  她看了看筱雨,想说的话还是说出了口:“优,你把筱雨让给翌好吗?你看你弟弟这段时间过的日子,苦不堪言。算妈求求你了,你也不想看你孪生弟弟堕落下去吧?”
  优一脸诧异,他咬下那一口披萨,以为只是家人之间聚在一起一顿简而易之的一顿饭而已。
  空气中充斥着气愤的味道,画面残忍地定格在了这般。
  优喝了一口牛奶,然后一种悲愤的眼神望着天花板。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就像自己攒了很长时间钱后买了一条心爱已久的牛仔裤,现在就要让给别人。
  “妈,我不懂,为什么每次都是要我让着他?从小到大,难道我让他的东西不够多吗?小时候,糖果我总先让他先吃;后来我又让他那个我梦寐以求的精致画板;最后我竟然把我去国外留学的机会都让给他了。对,我是哥哥,哥哥应该让着弟弟,可我已让就让了二十年了。我从没奢求过他能给我什么。可现在,你竟然还要我把我最爱的女人让给他。你怎么不为我想想,要他也让让我,不要和我争筱雨。”优越说声音越大,红润的嘴唇竟闪出一丝紫色。
  筱雨也被突如其来的暴躁吓了一跳,她从未看到这么温顺的优,在心里却是一个刚毅的男子。
  窗外萧瑟的树叶间传出了鸟儿蹦跳的声音。
  屋子里刹那如油画般安静,向日葵也在女里地向太阳方向伸长。
  他的脸突然如尸体般冰冷。
  沉浮在半空的阳光散发着耀眼的光芒,被践踏过的草坪还残留着草汁味儿。秋天萧瑟的风叶充满着悲伤地味道。
  洗涤过的回忆一幕幕在小雨脑海中回放。这样,自己对得起翌吗?
  本可以和谐散场的结局就这样不欢而散。像电影般地一幕幕记录在筱雨脑海
  尹梅收拾着餐桌上残留的阴霾,就像收拾着自己惹出来的结局一样。
  优也是带着筱雨离开去逛街散步。
  翌也彻夜未归到早晨烂醉如泥的回来。散不开的作呕气味始终徘徊在左右。
  优打算过俩天就带筱雨回到那个城市,他给尹梅发信息,告诉他过俩天就回公司。
  不久之后,手机屏幕会亮起,上面显示“妈”这个字,告诉优让他前一天回家吃顿饭。
  优言简意赅的回了之后,又带筱雨去玩。
  说是去玩,其实是约会。
  其实也是些古老的约会模式,跟电视和小说里面差不多。
  去动物园看动物
  去餐厅吃饭。
  去游乐园坐摩天轮。
  去电影院看电影。
  最后绅士送淑女回房,互道晚安。
  直至最后一天,筱雨贝莱是不愿去的,但优执意让她去吃饭,然后离开这个城市。去往另一个城市。
  到最后,还是筱雨拗不过优的倔强,妥协了。
  下午。
  翌准备好一切洗具——沐浴露、洗发露、肥皂、毛巾等。
  他想以全新的自己站在筱雨面前。
  他对筱雨是镶入灵魂的爱,无论用多少沐浴露,也不管洗多少次澡,也无法将她从生命中洗掉。
  穿上衣服,吹干头发,优和翌还是比较像的。只不过这段时间两人之间有天壤之别。
  优打扮的很花哨,而翌,却很堕落。
  吃饭的时候,优和翌都往筱雨碗里夹菜、
  然后筱雨尴尬,继而裴堂明和尹梅来打圆场。
  这顿饭,筱雨始终被夹在中间。
  站在天平的两端,得不到相同的答案
  像照相机般的镜子,折射出所有的流年与不堪。
  尽是敷衍的饭菜,不自然地笑着,食之无味的食物。
  裴堂明一如既往地去书房,尹梅也徘徊在厨房忙个不停;筱雨和优也在客厅看刚出的青春偶像剧。翌走进房间后,五分钟左右走出房间。
  “筱雨,你出来一趟,我有话对你说。”
  筱雨看了看优,用眼神示意他去说清楚,以后就我们俩个人。
  翌走到那棵梧桐树下,从纸巾擦了擦旁的石凳:“坐。”
  然后抓住手中的匣子,面对着筱雨。不知道用了多少脑细胞才鼓起的勇气:“筱雨,我知道你明天就要走了。我今天把你叫出来,是因为我不想失去你,也不想下次见到你的时候还要叫一声嫂子。我现在想告诉你,我爱你。这么长的时候以来,我从不曾忘记。我不能没有你,就像蝴蝶不能没有花一样。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去弥补以前带给你的伤害。好好地去爱你。你看,这是我们曾经拍的大头贴,你看……”他拿出大头贴,显得有些语无伦次。
  然后像变戏法一样捧出一束企盼的鲜花,鼓起勇气想要被她给接纳。
  “不……不可能了,我现在是优的女朋友,我不能背叛他。”筱雨哭红的双眼,伴着唾沫飞出的话语,瞬间浇灭那份火热的心。
  “筱雨,我先带你去一个地方,那里有我精心准备你的礼物,跟我走。”心急火燎的翌也不管筱雨那句拒绝的话,也不管站在门外的优。带着筱雨就跑了出去。
  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却看到翌想带走筱雨。
  “啪”的一声,翌被优一拳打倒在地。然后拉着筱雨到他的身后,就像一开始优那样保护筱雨一样。
  愤怒的眼神,像冰雹一样狠狠砸在翌身上。
  优带着筱雨走了,丢下一句“我不会把筱雨让给你的,永远不会”就走了
  优带走了筱雨的人,也带走了筱雨的心。
  像在深夜中没关紧的水龙头,发出汩汩的流水声。
  回到房间后,优不停地安慰着筱雨,说你是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
  筱雨摆了摆手,端起桌上的那杯水,一饮而尽。
  “优,我累了。让我休息一会儿。”
  筱雨的反常没有让优觉察到什么,只是认为这些天的事让她确实累了。然后温柔的替她盖好被褥,吻了吻额头:“筱雨,你早点休息,我也去休息了。有事情叫我。”
  待优离开以后,筱雨思考着这些天所发生的事,像碰不碎的泡沫,越夜越快了。
  如果优只是一个优雅的邂逅,那么他会不会就是我的王子?
  如果这只是一个不怀好意的玩笑,那我面对优和翌,该何去何从?
  如果……
  如果我告别了天真,就能够得出最好的结局。我愿意我像流星一样,划过后不会再浮现。
  如果这能挽回所有而回到原点,那么,我愿意——
  筱雨知道——水花溅起就难逃被蒸发的宿命。
  翌日
  须臾的光芒四处散发,照耀着所有的透明。
  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
  只是——
  优懒洋洋的爬了起来,翻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八点五十七。
  望着窗外,今天又是一个好天气。
  努力地扶正衣服,一步步向着筱雨的房间走去。她打了打哈欠:“筱雨,筱雨,起床啦。再睡下去就变猪啦——“
  叫了几声之后,优又扯着脖子叫道,可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回声传出十几米后又沿着原路传回,刺割着优的耳膜。
  “先生,先生。请不要大声喧哗——”
  “哦,那你帮我把这个门打开。我想进去看看我朋友。”
  “先生,请稍等。”
  少顷,就待优的性子快被磨光的时候。
  “先生,昨天晚上那房间里的小姐就退房了。不过她留了一封书信,让我们转交给一个叫裴优的人。先生,请问你是裴优先生吗?”
  “嗯,我是。筱雨留下的信呢?”
  ……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优撕开信,黑色的墨水挺拔娟秀的字迹。翻开内容,读起来甚至有些恍惚。
  “优,对不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离开了这个原本不属于我的城市,原谅我,我的存在只会让你们兄弟俩存在芥蒂。也许,我走以后,一切能回到原点。我只想你们回到那个相信相爱的时日里,让你再做回那个关爱弟弟,微笑的少年——那个原点。
  而我,已经不知道回到原点的路了——
  昨晚没怎么睡好。一直在计划怎么告诉我即将离开的事实。
  结果很累。没想到这么累。
  夹在你们中间——一种叫“力不从心”的感觉。
  对不起,我不能再陪你走下去了。也不能听你在我身边饶舌了。
  或许,这样才是我们的解脱。
  我再也不会对那个目光袒露意思不为人知的感伤少年存在愧疚。
  其实。
  我们总是自以为是。
  以为可以无条件的坚持。
  以为可以无止境的相爱。
  以为任何原因都撼动不了因你而卑微而越发坚守的灵魂。
  最真实的残酷,可以粉碎人所有的防御。
  从一开始就生活的这样的幻想里。
  事实都摆在眼前了,请你忘了我。
  我没办法做到和你相亲相爱然后看着你们兄弟吵闹不断。
  所以我走以后,请你不要来找我。以后好好生活,找一个比我更优秀的女孩结婚。
  希望你幸福!”
  优死死抓住那封信,满满的褶皱写不完他的情绪。
  仔细看那封信,还能看出写到哪里的时候留下的眼泪云开了黑色字体。
  以前上课老师说过,任何肌肉太用力都会在分解释放能量的时候缺氧形成乳酸,于是就会感觉到酸痛楚。
  可是,心里那里满满的酸楚,也是因为太用力了吗?


来源:好心情原创文学

 
上篇:血色菊花诀 下篇:绝情椒榝
点击人数(3061) | 网友评论(0) | 推荐作品(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